图标《三击掌》

主要角色
王宝钏:旦
王允:老生

《三击掌》程砚秋饰王宝钏
《三击掌》程砚秋饰王宝钏
情节
王允之女王宝钏,自抛彩球择定丐薛平贵为夫之后,其父大以为辱,不允嫁薛平贵,而王宝钏偏立志欲从之。王允遂逐薛平贵出。王宝钏愤极,宁拔去钗饰,出从薛平贵居寒窑,其父更怒极,竟不齿王宝钏。王宝钏临行,与其父三击掌为誓,谓不富贵不再入父门。其母夫人虽再三从中解释,而王宝钏志甚决,竟一去不顾,其母亦无如之何。

注释
这是个传统剧目,经过程砚秋同志亲手整理,丰富了内容和表演艺术。

根据《程砚秋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录入:小豆子


相关剧本
《花园赠金》(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花园赠金》(根据陈正薇授课本整理)
《彩楼配》(根据《戏考》第三册整理)
《彩楼配》(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彩楼配》(根据《京剧丛刊》第十集整理)
《三击掌》(根据《戏考》第二十三册整理)
《三击掌》(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三击掌》(根据《京剧丛刊》第十集整理)
《投军降马》(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平贵别窑》(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平贵别窑》(根据《戏考》第三十六册整理)
《平贵别窑》(根据《京剧丛刊》第十集整理)
《投军别窑》(根据《周信芳演出剧本选集》第一集整理)
《误卯三打》(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探寒窑》(根据《戏考》第二册整理)
《探寒窑》(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母女会》(根据《京剧丛刊》第十集整理)
《鸿雁捎书》(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赶三关》(根据《戏考》第十二册整理)
《赶三关》(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武家坡》(根据《戏考》第五册整理)
《武家坡》(根据1937年【百代唱片】12面录音整理:马连良饰薛平贵,王玉蓉饰王宝钏。)
《算粮登殿》(根据《戏考》第八册整理)
《回龙阁》(根据《戏考》第十一册整理)
《红鬃烈马》(根据《经典京剧剧本全编》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88.1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王允上。)

王允   (引子)    调和鼎鼐,位列三台。

(二院子暗同上。)

王允   (念)     金殿伴至尊,文武献殷勤。膝下无有子,富贵等浮云。

     (白)     老夫,姓王名允字季玉。唐室为臣,官拜首相,夫人陈氏,膝下无儿,所生三女:长女金钏,许配苏龙;次女银钏,许配魏虎;惟有三女宝钏性情倔强,故而尚未婚配。只因前者夫人染病在床,宝钏在床前侍奉汤药已有三载。夫人病体痊愈,是老夫奏明圣上,圣上见喜,赐我儿日月龙凤袄,山河地理裙;后宫娘娘闻知,恩赐五色绒线,绣成彩球;约定二月二日,在十字街前,高搭彩楼,抛球招赘;打贫随贫,打富随富。指望打中王孙公子,不想打中花郎薛平贵。想老夫身为相位,若将女儿许配花郎,岂不被人耻笑。今日下朝之时,观见新科状元刘迎辉才貌双全,我有意将平贵这门亲事打退,将我儿许配新科状元岂不是好。不知宝钏意下如何?

             家院!

院子   (白)     有!

王允   (白)     请三姑娘出堂。

院子   (白)     是!

             后堂传话,请三姑娘出堂。

丫鬟   (内白)    请三姑娘出堂。

王宝钏  (内白)    来了。

(二丫鬟、王宝钏同上。)

王宝钏  (引子)    五色绒线,绣彩球,择配良缘。

     (白)     参见爹爹。

王允   (白)     罢了,一旁坐下。

王宝钏  (白)     告座。唤女儿出来,有何训教?

王允   (白)     恭喜我儿,贺喜我儿!

王宝钏  (白)     女儿喜从何来呀?

王允   (白)     抛球招赘,可知打中哪家王孙公子?

王宝钏  (白)     女儿不知打中哪家王孙公子。

王允   (白)     哎!哪有什么王孙公子,就是那花郎平贵。

王宝钏  (白)     哦,花郎平贵。

王允   (白)     正是。

             啊?儿啊,你为何暗地沉吟哪?噢噢!是了,想必此事我儿心中不愿,嗯,无妨。为父的也是这样想:我儿千金之体,许配花郎,岂不被人耻笑。今日为父下朝之时,观见新科状元刘迎辉,才貌双全,我有意将平贵这门亲事打退,将我儿许配新科状元,儿啊,你意下如何啊?

王宝钏  (白)     爹爹在上,女儿先告不孝之罪。

王允   (白)     有话坐下讲。

王宝钏  (白)     爹爹,昔日母亲染病在床,女儿侍奉汤药三载,幸喜母亲病体痊愈。此事被后宫娘娘闻知,甚是见喜,赐儿五色绒线,绣成彩球;又命儿在二月二日在十字街前,高搭彩楼,抛球招赘,打贫随贫,打富随富。既然打中花郎平贵,必须要言而有信,还望爹爹三思。

王允   (白)     嗳!想那绣球,乃是一玩物;抛球招赘,犹似儿戏一般,难道为了此事,就将我儿的终身定死了不成?

王宝钏  (白)     啊!爹爹,人而以信为本,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昔日太公避纣乱,孔子绝粮陈蔡间,何况平贵乎?爹爹,女儿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使女们!

丫鬟   (白)     有。

王宝钏  (白)     打坐向前。

丫鬟   (白)     是。

王允   (白)     啊!为父与儿讲话,你将座位调转,敢是与为父的生气不成?

王宝钏  (白)     爹爹,女儿怎敢与爹爹致气,我想此事已定,万难更改。

王允   (白)     尔待怎讲?

王宝钏  (白)     万难更改。

王允   (白)     尔就该掌嘴。

     (西皮原板)  小奴才说此话全不思想,

             只气得年迈人怒满胸膛。

             你大姐配苏龙帅印执掌,

             你二姐配魏虎兵部侍郎;

             惟有你小冤家性情倔强,

             千金体配花郎怎度时光?

王宝钏  (白)     爹爹!

     (西皮慢板)  老爹爹请息怒容儿细讲,

             我立志不嫁那状元才郎。

王允   (冷笑)    呵呵呵!

王宝钏  (西皮慢板)  父休笑薛平贵是花郎模样,

             贫穷人得了志比富还强。

王允   (西皮原板)  薛平贵生来命运低,

             每日里长街去觅食。

             半截褴衫遮不住体,

             挡住了肩头露出磕膝。

王宝钏  (西皮原板)  昔日里有个孟姜女,

             她与那范郎送寒衣。

             心如铁石谁能比,

             至今留名在万古题。

王允   (西皮原板)  小奴才敢把,

     (西皮快板)  古人比!

             你可知张良、韩信与苏秦?

王宝钏  (西皮快板)  张良、韩信与苏秦,

             都是安邦定国臣。

             淮阴漂母救韩信,

             登台拜帅天下闻。

             商鞅不用苏季子,

             六国封相人上人。

王允   (西皮快板)  登台拜帅是韩信,

             未央宫死的是何人?

王宝钏  (西皮快板)  未央宫斩的是韩信,

             难道说为官他就不丧身?

王允   (西皮快板)  董永卖身葬过父,

             仙女嫁的又是何人?

王宝钏  (西皮快板)  仙女配的是董永,

             大孝之人他也忧贫。

王允   (西皮快板)  小奴才抵口言不逊,

             句句话儿伤父心。

王宝钏  (西皮快板)  非是女儿言不逊,

             爹爹你为何要退婚?

王允   (西皮快板)  要退要退偏要退,

王宝钏  (西皮快板)  不能不能是万不能。

王允   (白)     嗯!

     (西皮散板)  执意不听父教训,

             两件宝衣脱下身。

王宝钏  (白)     请问爹爹,这两件宝衣,从何而得?

王允   (白)     乃是圣上赐与为父的。

王宝钏  (白)     圣上赐与爹爹为何?

王允   (白)     不过是君臣之义呀。

王宝钏  (白)     是啊!圣上倒有君臣之义,难道爹爹你就无有父女之情么?

王允   (白)     啊,儿啊,只要你将平贵这门亲事打退,慢说是两件宝衣,就是府下的金银,也任儿搬取。

王宝钏  (白)     啊,为了此事,待我脱还与你了吧!

     (西皮散板)  上脱日月龙凤袄,

             下脱山河地理裙。

             两件宝衣来脱定,

(王宝钏下,脱衣裙。)

院子   (白)     啊,老爷,三姑娘年幼,老相爷不可动气。啊,老相爷饶恕了罢。

             啊,老相爷饶恕了罢!

(王宝钏上。)

王宝钏  (西皮散板)  交与了嫌贫爱富人。

王允   (白)     哼……

(王宝钏扔衣与王允,王允扔回,王宝钏将衣扔与丫鬟。

王宝钏  (西皮散板)  在此间不与父争论。

王允   (白)     哪里去?

王宝钏  (西皮散板)  后堂拜别我的老娘亲。

王允   (白)     前堂无有尔的父,后堂焉有你的母?

             家院!

二院子  (同白)    有。

王允   (白)     丫鬟!

二丫鬟  (同白)    有。

王允   (白)     哪个敢去传话,重责不贷。

王宝钏  (白)     儿不去了!

     (西皮散板)  老爹爹你莫非把心死了?

王允   (白)     啊!怎见得为父把心死了?

王宝钏  (白)     想大姐出嫁有添妆,二姐出嫁也有陪房,今日女儿出嫁,两件宝衣不要儿穿去,也就是了;怎么,我要拜别我那母亲,你也不要儿前去,岂不是把心死了么?

     (西皮散板)  全然不怕人猜人。

王允   (白)     猜女不猜父。

王宝钏  (白)     猜父不猜女。

王允   (白)     猜为父的何来呢?

王宝钏  (白)     猜爹爹你嫌贫爱富!

王允   (白)     为父嫌贫爱富,为的是哪一个哇?

王宝钏  (白)     女儿不知。

王允   (白)     我为的就是你这个奴才!

王宝钏  (白)     噢,女儿之事,何劳爹爹来为,你请坐下吧!

     (西皮快板)  手摸胸膛想一想,

             膝前还有什么人?

王允   (西皮快板)  膝下无儿多不幸,

             王门中绝了后代根。

王宝钏  (西皮快板)  倘若是爹爹身亡故,

             谁是披麻戴孝人?

王允   (西皮快板)  倘若是为父身亡故,

             不亏披麻戴孝人。

王宝钏  (西皮快板)  爹爹倘然亡故后,

             谁来到此哭一声?

王允   (西皮快板)  有朝为父亡故后,

             不用宝钏哭半声。

             至死不见王三姐,

王宝钏  (西皮快板)  女死不见老严亲。

王允   (西皮快板)  若是谁把谁来见,

王宝钏  (西皮快板)  用手挖去,

     (西皮散板)  儿的两眼睛。

王允   (白)     为父的不信。

王宝钏  (西皮散板)  父不信与儿三击掌,

王允   (白)     啊!

     (西皮散板)  活活的气坏了我这年迈的人。

     (白)     罢!

     (西皮散板)  无奈何与儿三击掌,

院子、

丫鬟   (同白)    啊,(老相爷)(三姑娘),使不得。

             啊,(老相爷)(三姑娘),使不得。

             啊,(老相爷)(三姑娘),使不得。

(王宝钏与王允三击掌。)

院子   (同白)    老相爷看仔细!

王宝钏  (西皮散板)  一霎时绝了父女情。

     (西皮二六板) 休怪儿与父三击掌,

             老爹爹做事忒无情!

             可怜慈母爱儿甚,

             一朝肠断两离分。

             眼望后堂珠泪难忍,

     (哭头)    儿的娘啊!

     (西皮摇板)  咫尺天涯怎能闻。

             悲悲切切出府门,

     (白)     爹爹,孩儿拜辞了。

王允   (白)     哼!

(王允下。)

丫鬟   (白)     三姑娘!

王宝钏  (西皮散板)  又听丫鬟唤一声。

     (白)     你唤我何事?

丫鬟   (同白)    我舍不得三姑娘。

王宝钏  (白)     噢!你舍不得三姑娘?

丫鬟   (白)     正是。

王宝钏  (白)     三姑娘也是舍不得你们。本当把击掌的事儿,对母亲说明,怎奈爹爹不允许我前去,只好烦劳你去到后堂,见到我那母亲,就说你三姑娘往寒窑去了!

丫鬟   (同白)    是。

王宝钏  (西皮摇板)  击掌事儿对母禀,

             父女反成陌路的人。

             终须有别莫相送,

丫鬟   (白)     三姑娘保重要紧。

王宝钏  (西皮散板)  从今后不回相府门。

(王宝钏下。丫鬟同下。)
(完)


浏览次数:20246 ┊ 字数:3664 ┊ 最后更新:2010年11月11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