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彩楼配》

主要角色
王宝钏:旦
薛平贵:小生

《彩楼配》吴我尊饰王宝钏
《彩楼配》吴我尊饰王宝钏
情节
王宝钏是丞相王允的第三个女儿,她爱上了花郎薛平贵。当她奉旨在二月二日“抛球选婿”的时候,故意将彩球抛给了薛平贵。

注释
《彩楼配》是根据王瑶卿先生的演出本,由北京戏曲实验学校程玉菁、章小山、于玉蘅与本院(中国戏曲研究院)编辑处田淞、吕瑞明共同整理的。
修改要点:就《彩楼配》中,王宝钏夜梦红星,见薛平贵有富贵之相;由于月老的撮合,二人才得到结合。这些带有迷信宿命论色彩的情节,在整理中已加以修改。

根据《京剧丛刊》第十集整理

录入:痴菊叟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89.7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薛平贵上。

薛平贵  (西皮摇板)  何日得遂凌云志,

             豪杰空怀报国心。

             俺,薛平贵,长安人氏。只因父母双亡,流落外乡。是我闻得苏元帅招募兵将,因此沿途乞讨,回到此地,意欲去往大营投军。怎奈天气寒冷,腹中饥饿得紧,眼看支持不住。唉!天哪,天!真真困煞人也!

     (西皮摇板)  贫困交加实难忍,

             只为饥寒逼煞人。

(薛平贵下。)

【第二场】

(王宝钏上。)

王宝钏  (引子)    孝子是王祥,烈女是孟姜。

     (念)     深闺独处整红妆,承欢膝下慰高堂。五色绒线彩球绣,二月二日选佳郎。

(丫鬟暗上。)

王宝钏  (白)     我,王宝钏。爹爹王允,官居当朝首相;母亲陈氏,生我姐妹三人:大姐金钏许配苏龙,二姐银钏许配魏虎,只我尚未婚配。只因那年母亲染病,我在床前侍奉汤药,直到三载,母亲病体痊愈。正宫娘娘见喜,赐我五色绒线,绣成彩球,定于二月二日高搭彩楼,抛球招赘。但愿得配如意郎君,方为终身之幸。今当正月,大雪初晴,园中梅花盛开,正好前去观赏。

             丫鬟,引路花园。

     (西皮慢板)  银光耀目雪初晴,

             新春天气也宜人。

             几处楼台如画境,

             无边玉宇净无尘。

             叫丫鬟带路花园进,

             满树梅花吐芳芬。

丫鬟   (白)     三姑娘,您瞧今年的梅花开得多好哇。

王宝钏  (白)     果然开得茂盛。

丫鬟   (白)     我去给您掐一枝去。

王宝钏  (白)     我在亭中等你。

(薛平贵上。)

薛平贵  (西皮摇板)  腹中饥饿身寒冷,

             头晕目眩难支持。

             霎时只觉站立不稳……

(薛平贵倒地。丫鬟折梅送给王宝钏。)

王宝钏  (白)     啊丫鬟,闲坐在此,想个主意玩耍?

丫鬟   (白)     我拿棋盘去,跟您下棋吧。

王宝钏  (白)     不好。

丫鬟   (白)     咱们打秋千玩儿吧。

王宝钏  (白)     也不好。

丫鬟   (白)     要不然……咱们上花园外边看看雪景去好不好?

(王宝钏愿意,迟疑。)

王宝钏  (白)     相爷可在府中?

丫鬟   (白)     老爷上朝去了。

王宝钏  (白)     如此开了花园门。

(丫鬟开门。)

丫鬟   (白)     哟,这是谁倒卧在雪地上啦?

             小姐,外面有个人倒卧。

王宝钏  (白)     待我前去看来。

             哎呀且住!看此人面目清秀,仪表非凡,因何落魄至此?

             丫鬟,快将此人唤醒。

丫鬟   (白)     花郎醒来,花郎醒来!

(薛平贵醒来惊起。)

薛平贵  (白)     原来是位大姐。

丫鬟   (白)     这是相府的花园门口,你怎么倒卧在这儿了呢?

薛平贵  (白)     是我行至此处,忽觉头晕目眩,径自倒卧在此。有劳大姐将我唤醒,当面谢过。

丫鬟   (白)     你别谢我;快谢谢我们小姐去吧。

薛平贵  (白)     多谢小姐!

王宝钏  (白)     罢了。

             丫鬟,将这花郎带进花园,我要周济于他。

丫鬟   (白)     我们小姐要周济你哪,跟我进来吧。

薛平贵  (白)     这……噢。

王宝钏  (白)     啊,那一花郎,你姓甚名谁,家住哪里,因何落到这般光景?

薛平贵  (白)     难人薛平贵,乃长安人氏。自幼曾读诗书,略通武艺。只因父母双亡,一贫如洗,意欲投军报效,也好有个出头之日,不想饥寒交迫,倒卧在此。唉!真真愧煞人也。

     (西皮流水板) 难人祖居长安境,

             自幼曾学武和文。

             父母下世家计紧,

             流落他乡受苦情。

             男儿报国当发奋,

             因此立志去从军。

王宝钏  (白)     呀!

     (西皮流水板) 听他言来自思忖,

             他分明是个有志的人。

             抛球选婿事不稳,

             不如与他订婚姻。

             彩楼之事对他论……

     (白)     呀!

     (西皮摇板)  又恐丫鬟一旁听。

     (白)     那一花郎,你可曾用饭?

薛平贵  (白)     这个……咳!

王宝钏  (白)     丫鬟,看他甚是可怜,你去取些银米前来。

丫鬟   (白)     是啦。

(丫鬟下。)

王宝钏  (白)     方才听你之言,父母双亡,你可有……

薛平贵  (白)     有什么?

王宝钏  (白)     可有妻室否?

薛平贵  (白)     想我一贫如洗,怎能娶妻呀?

王宝钏  (白)     我有一言不好启齿。

薛平贵  (白)     小姐有话但讲何妨?

王宝钏  (白)     咳,我对你实说了吧:我家为我终身之事,二月二日在十字街前高搭彩楼,抛球招赘。不知你……可愿去否?

薛平贵  (白)     蒙小姐如此见爱,真乃出于望外。只是我乃落魄之人,小姐你是千金之体,如何使得?

王宝钏  (白)     我既以终身相托,你、你就不必迟疑了。

薛平贵  (白)     相府招赘,接彩之人必然是王孙公子,只恐平贵无份哪。

王宝钏  (白)     不妨,到了那日,你早些前去,站在彩楼之前,我自有道理。

薛平贵  (白)     必当紧记。

王宝钏  (西皮流水板) 二月二日事有准,

             我的言语要记明。

             莫道因缘无有份,

             万事只怕有心人。

(丫鬟上。)

丫鬟   (白)     三姑娘,银米在此。

王宝钏  (白)     付与花郎,叫他去吧。

丫鬟   (白)     给你,你去吧。

薛平贵  (白)     多谢小姐!

     (西皮摇板)  辞别小姐出园门,

王宝钏  (白)     唤他转来!

丫鬟   (白)     花郎回来,小姐叫你哪。

薛平贵  (西皮摇板)  小姐有话请说明。

王宝钏  (西皮摇板)  二月二日勿失信,

             莫做薄情无义人。

薛平贵  (西皮摇板)  小姐不必细叮咛,

             平贵岂是无义人。

(薛平贵下。)

王宝钏  (白)     回房去吧。

     (西皮摇板)  心中暗把天祝定,

             早与平贵配良姻。

(丫鬟、王宝钏同下。)

【第三场】

(四接彩人甲同上。)

接彩人甲 (念)     春游芳草地,

接彩人乙 (念)     夏赏绿荷池。

接彩人丙 (念)     秋饮菊花酒,

接彩人丁 (念)     冬吟白雪诗。

接彩人甲 (白)     请了。

众人   (同白)    请了。

接彩人甲 (白)     今当二月二日,王相府彩楼招婿,你我一同前往。

(众人同走圆场,薛平贵随上,门官迎上。)

门官   (白)     你们可是接彩的?

众人   (同白)    正是接彩的。

门官   (白)     请进。

(接彩人甲、接彩人乙、接彩人丙同进门下。门官将接彩人丁、薛平贵拦住。)

门官   (白)     干什么的?

接彩人丁、

薛平贵  (同白)    接彩的。

(门官向薛平贵。)

门官   (白)     花郎也配接彩?不能进去。

接彩人丁 (白)     对了。你不能进去,我进去。

门官   (白)     你年纪太大了,接不得彩了。

接彩人丁 (白)     你这个人可真是少见多怪。昔日姜太公八十而娶,我比他还小得多哪。

门官   (白)     那也不准你进去。

接彩人丁 (白)     真不让我进去?我这个人可有个怪脾气,要是不让我进去,我非进去不可!

门官   (白)     要是让你进去呢?

接彩人丁 (白)     那我倒不进去啦。

门官   (白)     我来试验试验。我不让你进去!

(薛平贵乘机进门下。)

接彩人丁 (白)     我偏要进去!

门官   (白)     我让你进去了。

(接彩人丁进门。)

接彩人丁 (白)     谢谢您啦!

(接彩人丁下。)

门官   (白)     叫他蒙进去了。

             远远望见三姑娘来也!

(门官下。)

王宝钏  (内西皮导板) 梳妆打扮出绣房,

(丫鬟执彩球引王宝钏同上。)

王宝钏  (西皮慢板)  在堂前辞别了二老爹娘。

             但愿能遂心内想,

             彩球打中平贵郎。

             叫丫鬟带路彩楼上,

(丫鬟、王宝钏同上楼。四接彩人、薛平贵同上。)

王宝钏  (西皮慢板)  手扶着栏杆

     (西皮二六板) 看端详。

             也有王孙公子样,

             也有那士农工商站立在两旁。

             老少人儿纷纷嚷,

             倒叫我含羞带愧心内慌。

             低下头来用目望……

众人   (同白)    不要回去!

王宝钏  (白)     呀!

     (西皮快板)  回府怎见二爹娘?

             左难右难无计想,

             蓦地里见他在楼旁。

     (白)     看彩球!

     (西皮摇板)  假意东抛反西向,

(王宝钏举起彩球向远处虚抛,悄悄抛与薛平贵。)

四接彩人 (同白)    在这儿哪!在这儿哪!

(薛平贵举球。)

薛平贵  (白)     在这里呀!

(薛平贵下。)

四接彩人 (同白)    咳!

     (同西皮摇板) 彩球打中彩花郎。

(四接彩人同下。)

王宝钏  (白)     呀!

     (西皮快板)  耳边厢听得人喧嚷:

             彩球打中讨饭郎。

             想必就是薛平贵,

             不由宝钏意彷徨。

             丫鬟带路回府往,

(王宝钏下楼。丫鬟下。)

王宝钏  (西皮散板)  回府去禀告二老爹娘。

(王宝钏下。)
(完)


浏览次数:17067 ┊ 字数:3462 ┊ 最后更新:2010年11月11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