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武家坡》

主要角色
薛平贵:老生
王宝钏:旦

《武家坡》王芸芳饰王宝钏
《武家坡》王芸芳饰王宝钏
情节
薛平贵归家,遇王宝钏于武家坡前,夫妻相别十八年,王宝钏已不识薛平贵。薛平贵假问路以试其心,王宝钏逃回窑。薛平贵赶至,直告己名及别后经历,夫妻相认。

注释
为全部《王宝钏》之第十折。全部《王宝钏》共十三个剧目,除《武家坡》、《大登殿》两折,其余大部均不常见于舞台。有些单出戏经过历次舞台实践得到发展。经串连后,不免有词句重复、情节欠统一之处。本集为了存真,一律未予更动。

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录入:豫让桥


相关剧本
《花园赠金》(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花园赠金》(根据陈正薇授课本整理)
《彩楼配》(根据《戏考》第三册整理)
《彩楼配》(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彩楼配》(根据《京剧丛刊》第十集整理)
《三击掌》(根据《戏考》第二十三册整理)
《三击掌》(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三击掌》(根据《京剧丛刊》第十集整理)
《三击掌》(根据《程砚秋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投军降马》(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平贵别窑》(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平贵别窑》(根据《戏考》第三十六册整理)
《平贵别窑》(根据《京剧丛刊》第十集整理)
《投军别窑》(根据《周信芳演出剧本选集》第一集整理)
《误卯三打》(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探寒窑》(根据《戏考》第二册整理)
《探寒窑》(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母女会》(根据《京剧丛刊》第十集整理)
《鸿雁捎书》(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赶三关》(根据《戏考》第十二册整理)
《赶三关》(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武家坡》(根据《戏考》第五册整理)
《武家坡》(根据1937年【百代唱片】12面录音整理:马连良饰薛平贵,王玉蓉饰王宝钏。)
《算粮登殿》(根据《戏考》第八册整理)
《回龙阁》(根据《戏考》第十一册整理)
《红鬃烈马》(根据《经典京剧剧本全编》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10.6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薛平贵  (内西皮导板) 一马离了西凉界,

(薛平贵上,扯四门。)

薛平贵  (西皮原板)  不由人一阵阵泪洒胸怀。

             青是山绿是水花花世界,

             薛平贵好一似孤雁归来。

             老王允在朝中官居太宰,

             他把我贫穷人哪放在心怀!

             恨魏虎起妒心将我谋害,

             苦苦地要害我所为何来?

             柳林下拴战马——

     (西皮散板)  武家坡外,

(薛平贵下马。)

薛平贵  (西皮散板)  见了那众大嫂细问开怀。

     (白)     列位大嫂请了!

邻人   (内白)    请了!军爷敢是失迷路途么?

薛平贵  (白)     并非失迷路途。我乃找名问姓的。

邻人   (内白)    有名便知,无名不晓。

薛平贵  (白)     王丞相之女,薛平贵之妻,王氏宝钏。

邻人   (内白)    军爷来得不凑巧!

薛平贵  (白)     怎么不凑巧?

邻人   (内白)    适才在此剜菜。

薛平贵  (白)     如今呢?

邻人   (内白)    回转寒窑去了!

薛平贵  (白)     烦劳大嫂,与我通报一声,就说有人与她带来万金家书,叫她前来接取。

邻人   (内白)    请少站!

薛平贵  (白)     有劳了!

邻人   (内白)    啊王三姐!

王宝钏  (内白)    做什么?

邻人   (内白)    有人与你带来万金家书,叫你前去接取。

王宝钏  (内白)    有劳了!

     (内西皮导板) 多蒙邻居对我言,

(王宝钏上。)

王宝钏  (西皮慢三眼板)武家坡又来了王氏宝钏。

             站立在坡前用目看,

             那一旁站定了一位军官。

             假意儿在此间把菜剜,

             他那里问一声我好回答一言。

薛平贵  (西皮原板)  这大嫂传话——

     (西皮快板)  太迟慢!

             武家坡等得我好不耐烦。

             下得坡来用目看,

             见一位大嫂把菜剜。

             看前影看也看不见,

             后影好似妻宝钏。

             本当向前把妻唤,

(薛平贵欲行又止。)

薛平贵  (白)     且慢!

     (西皮散板)  错认民妻礼不端。

     (白)     大嫂请了!

王宝钏  (白)     请了!军爷敢是失迷路途么?

薛平贵  (白)     阳关大道,哪有失迷路途之理?我乃找名问姓的。

王宝钏  (白)     有名便知,无名不晓。

薛平贵  (白)     提起此人,大大有名!

王宝钏  (白)     但不知是哪一家呢?

薛平贵  (白)     王丞相之女,薛平贵之妻,王氏宝钏。

王宝钏  (白)     噢!王宝钏?

薛平贵  (白)     正是。

王宝钏  (白)     军爷与她有亲?

薛平贵  (白)     非亲。

王宝钏  (白)     有故?

薛平贵  (白)     非故。

王宝钏  (白)     非亲非故,问她做甚?

薛平贵  (白)     大嫂有所不知。我与她丈夫同军吃粮,托我带来万金家书,故而动问。

王宝钏  (白)     王宝钏回转寒窑去了。军爷将书信交付与我,我与她带去就是。

薛平贵  (白)     我那薛大哥言道,书信要面交本人。

王宝钏  (白)     若不见本人呢?

薛平贵  (白)     原书带回!

王宝钏  (白)     军爷请少站。

薛平贵  (白)     请便。

王宝钏  (白)     哎呀且住!想我儿夫离家一十八载,今日才有书信回来。本当上前接取,怎奈这衣衫褴褛,这便怎么处?我自有道理。

             啊军爷,我与你打个哑谜,你可晓得?

薛平贵  (白)     略知一二。

王宝钏  (白)     这远?

薛平贵  (白)     远在天边,不能相见。

王宝钏  (白)     这近?

薛平贵  (白)     莫非你就是薛大嫂?

王宝钏  (白)     不敢,平贵之寒妻哟!

薛平贵  (白)     来、来、来,重见一礼。

王宝钏  (白)     方才见过礼了。

薛平贵  (白)     有道是:“礼多人不怪呀!”

王宝钏  (白)     好个“礼多人不怪”。拿书信来呀!

薛平贵  (白)     告便!

王宝钏  (白)     请便。

薛平贵  (白)     哎呀且住!想我平贵,离家一十八载。今日夫妻相会,并不相认,这……

(薛平贵想。)

薛平贵  (白)     我自有道理。

     (西皮快板)  洞宾曾把牡丹戏,

             庄子先生三戏妻。

             秋胡戏过罗氏女,

             薛平贵调戏我自己妻。

             弓插袋内——

     (西皮散板)  把书取,

(薛平贵取书信。)

薛平贵  (白)     哎呀!

     (西皮散板)  我把大嫂的书信失。

王宝钏  (白)     书信呢?

薛平贵  (白)     失落了!

王宝钏  (白)     放在何处?

薛平贵  (白)     弓插袋内。

王宝钏  (白)     敢是不要紧的所在?

薛平贵  (白)     正是要紧的所在。

王宝钏  (白)     既是要紧的所在,因何失落了?

薛平贵  (白)     一路之上,抽弓打雁。

王宝钏  (白)     打雁做甚?

薛平贵  (白)     打雁充饥。

王宝钏  (白)     难道那雁儿吃了你的心肝不成?

薛平贵  (白)     啊大嫂,一封书信,能值几何,为何开口伤人?

王宝钏  (白)     你岂不知:“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失落人家的书信,怎不叫人心痛啊?

薛平贵  (白)     啊大嫂,不必啼哭。那书信上的言语,我还记得几句。

王宝钏  (白)     如此说来,我倒明白了。

薛平贵  (白)     明白何来?

王宝钏  (白)     想我夫带来书信,内有安家银两。一路之上,被你花费。你道是与不是?

薛平贵  (白)     不是的。那日薛大哥修书之时,我在一旁打点行李,偷看了几句,故而记得。

王宝钏  (白)     如此说来,你倒是个有心的人了?

薛平贵  (白)     我若有心,还不失落你的书信呢!

(薛平贵调戏王宝钏。)

王宝钏  (白)     站远些!

薛平贵  (西皮导板)  八月十五月光明,

王宝钏  (白)     住了!军营之中,连个灯亮都无有么?

薛平贵  (白)     军营之中,哪有许多的灯火!

王宝钏  (白)     全凭何物?

薛平贵  (白)     皓月当空!

     (西皮原板)  薛大哥在月下修书文。

王宝钏  (西皮原板)  我问他好来?

薛平贵  (西皮原板)  他倒好。

王宝钏  (西皮原板)  再问他安宁?

薛平贵  (西皮原板)  倒也安宁。

王宝钏  (西皮原板)  三餐茶饭?

薛平贵  (西皮原板)  小军造。

王宝钏  (西皮原板)  衣衫破了?

薛平贵  (西皮原板)  自有人缝。

             薛大哥这几年运不通,

             他在那西凉国受了苦情。

王宝钏  (白)     住了!受苦敢是挨了打了?

薛平贵  (白)     正是挨了打呀!

王宝钏  (白)     但不知打了多少?

薛平贵  (白)     一捆四十。

王宝钏  (白)     喂呀!我那苦命的夫哇!

(王宝钏哭。)

薛平贵  (白)     大嫂不必啼哭。这苦嘛,还在后头呢!

(薛平贵调戏王宝钏。)

王宝钏  (白)     站远些!

薛平贵  (西皮原板)  军营中失了一骑马,

王宝钏  (白)     是官马,还是私马?

薛平贵  (白)     军营之中,哪里来的私马?自然是官马。

王宝钏  (白)     官马岂不要他赔?

薛平贵  (白)     哪怕他不赔!

王宝钏  (白)     哪里来的银钱,与他赔马?

薛平贵  (白)     自然有哇!

     (西皮原板)  为赔马借了我十两银。

王宝钏  (白)     住了!我且问你:你在营中吃几份钱粮?

薛平贵  (白)     一份。

王宝钏  (白)     我那薛郎呢?

薛平贵  (白)     也是一份。

王宝钏  (白)     你二人俱是一样,你哪里来的银钱借与他用?

薛平贵  (白)     大嫂有所不知。我那薛大哥,乃是风流浪子。吃喝嫖赌,无所不为。为军的乃是贫寒出身,故而积下几两银子,借与他赔马了。

王宝钏  (白)     这就不对了!

薛平贵  (白)     怎么不对了?

王宝钏  (白)     我那薛郎,也是个贫寒出身,从不晓得花费银钱的。

薛平贵  (白)     哎呀呀!薛大哥,今日我才知道,你也是个贫寒出身哪!哈……

王宝钏  (白)     倒被他取笑了。

薛平贵  (西皮原板)  本利算来二十两,

             并未曾还我半毫分。

王宝钏  (白)     你就该问他要啊!

薛平贵  (白)     他无有,也是枉然。

王宝钏  (白)     打骂也要问他要。

薛平贵  (白)     岂不伤了弟兄的和气?

王宝钏  (白)     啊军爷,你身带何物?

薛平贵  (白)     防身宝剑。

王宝钏  (白)     杀了他,也该问他要。

薛平贵  (白)     杀人岂不要偿命?

王宝钏  (白)     难道说罢了不成?

薛平贵  (白)     有道是:“善财难舍!”

(薛平贵调戏王宝钏。)

王宝钏  (白)     站远些!

薛平贵  (西皮原板)  那一日过营把债讨,

             他言道长安城有一个王氏宝钏。

王宝钏  (白)     住了!王宝钏该你的?

薛平贵  (白)     不该。

王宝钏  (白)     欠你的?

薛平贵  (白)     不欠。

王宝钏  (白)     不该不欠,提她做甚?

薛平贵  (白)     我且问你:这父债?

王宝钏  (白)     子还。

薛平贵  (白)     夫债呢?

王宝钏  (白)     妻……

薛平贵  (白)     妻怎么样?

王宝钏  (白)     妻不管!

薛平贵  (白)     她倒推得干净。只怕这汗么,要出在病人的身上哟!

     (西皮原板)  薛大哥无钱把妻卖,

             将大嫂卖与了当军的人。

王宝钏  (白)     住了!当军人是哪个?

薛平贵  (白)     喏、喏、喏,就是我!

王宝钏  (白)     有何为证?

薛平贵  (白)     婚书为证。

王宝钏  (白)     拿来我看!

薛平贵  (白)     且慢!大嫂你乃有志气之人。婚书拿到你手,三把两把扯碎,为军的岂不落个人财两空?

王宝钏  (白)     依你之见呢?

薛平贵  (白)     去到前村,找一大户人家,约来三老四少,大家同拆同观。

王宝钏  (白)     此话当真?

薛平贵  (白)     当真。

王宝钏  (白)     果然?

薛平贵  (白)     哪个哄你不成!

王宝钏  (哭头)    啊、啊、啊……狠心的强盗哇!

薛平贵  (白)     骂起来了!

王宝钏  (西皮二六板) 指着西凉高声骂,

             无义的强盗骂几声。

             妻为你不把相府进,

             妻为你失却父女情。

             既是儿夫将我卖,

             谁是三媒——

     (西皮散板)  六证的人?

薛平贵  (西皮快板)  苏龙、魏虎为媒证,

             王丞相是我的主婚人。

王宝钏  (西皮快板)  提起了旁人我不认,

             苏龙、魏虎是内亲。

             你我同把相府进,

             三人对面说分明!

薛平贵  (西皮快板)  他三人与我有仇恨,

             咬定了牙关他不认承!

王宝钏  (西皮快板)  我的父在朝为官宦,

             府上金银堆如山。

             本利算来该多少,

             命人送到那西凉川。

薛平贵  (西皮快板)  西凉国一百单八站,

             为军的要人我不要钱。

王宝钏  (西皮快板)  我进相府对父言,

             家人小子有万千。

             将你送到官衙内,

             打板子,上夹棍,丢南牢,坐监禁,管叫你思前容易就退后难。

薛平贵  (西皮快板)  大嫂说话礼不端,

             为军哪怕到当官!

             衙内衙外我打点,

             管保大嫂断与咱!

王宝钏  (西皮快板)  军爷说话礼不端,

             欺奴犹如欺了天。

             西凉鞑子将你斩!

             妻儿老小奴一般。

薛平贵  (西皮快板)  好一个贞节王宝钏,

             百般调戏也枉然。

             用手取出银一锭,

             将银放在地平川。

             这锭银,三两三,

             拿回去,把家安。

             买绫罗,做衣衫,

             我与你风流夫妻咱们过几年。

王宝钏  (西皮快板)  这锭银子奴不要,

             与你娘做个安家的钱。

             买白布,做白衫,买白纸,糊白幡,

             落一个孝子名儿在天下传。

薛平贵  (西皮快板)  是烈女就该在家园,

             为何来在大道边?

             为军起下——

     (西皮散板)  不良意,

(薛平贵拉马。)

薛平贵  (西皮散板)  一马双跨到西凉川!

     (白)     大嫂上马呀!

王宝钏  (白)     呀!

     (西皮快板)  一见军爷变了脸,

             不由宝钏心胆寒。

             低下头来——

     (西皮散板)  心暗算,

     (白)     有了!

     (西皮快板)  猛然一计上心间:

             抓把沙土——

     (西皮散板)  迷他的眼,

     (白)     军爷,那旁有人来了!

薛平贵  (白)     在哪里?

王宝钏  (白)     在这里。唗!

(王宝钏扬土。)

王宝钏  (西皮散板)  急忙奔到那寒窑前。

(王宝钏下。)

薛平贵  (笑)     哈哈哈……

     (西皮散板)  好一个贞节王宝钏,

             果然为我受熬煎。

             不骑马来步下赶,

(薛平贵拉马到大边。)

薛平贵  (西皮散板)  夫妻们相逢寒窑前。

(薛平贵下。)

【第二场】

(王宝钏上。)

王宝钏  (西皮散板)  前面走的王宝钏,

(薛平贵上。)

薛平贵  (西皮散板)  后面跟随平贵男。

王宝钏  (西皮散板)  进得窑来把门掩,

(王宝钏进窑。)

薛平贵  (西皮散板)  将为丈夫关在这窑外边。

王宝钏  (白)     唗!

     (西皮快板)  先前说是当军汉,

             如今又说儿夫还。

             说得明来重相见,

             说不明来也枉然!

薛平贵  (西皮导板)  提起当年泪不干,

     (西皮原板)  夫妻们寒窑受尽了熬煎!

             自从降了红鬃马,

             唐王驾前去讨官。

             官封我后军都督府,

             你父上殿把本参。

             自从盘古——

     (西皮快板)  立地天,

             哪有岳父把婿参?

             西凉国,造了反,

             薛平贵倒做了先行官。

             两军阵前遇代战,

             代战公主好威严,将我擒过马雕鞍。

             多蒙老王不肯斩,

             反将公主配良缘。

             西凉老王把驾晏,

             代战女保我坐银安。

             那一日驾坐银安殿,

             宾鸿大雁口吐人言。

             手执金弓银弹打,

             打下了半幅血罗衫。

             打开罗衫从头看,

             才知道寒窑受苦王宝钏。

             不分昼夜回家转,

             为的是夫妻得团圆。

             三姐不信掐指算,

             连去带来十八年。

王宝钏  (白)     呀!

     (西皮散板)  既是儿夫回家转,

             可见鸿雁书信传?

薛平贵  (西皮散板)  水流千遭归大海,

             原物交与王宝钏。

(薛平贵取血书交王宝钏。)

王宝钏  (西皮散板)  一见血书心好惨,

             果然儿夫转回还。

             开开窑门来相见,

(王宝钏开门看,关门。)

王宝钏  (白)     唗!

     (西皮散板)  我儿夫哪有五绺髯?

薛平贵  (西皮散板)  少年子弟江湖老,

             红粉佳人两鬓斑。

             三姐不信菱花看,

             也不似当年彩楼前。

王宝钏  (西皮散板)  寒窑哪有菱花镜?

薛平贵  (白)     水盆里面。

王宝钏  (西皮散板)  水盆里面照容颜。

             啊、啊、啊……容颜变,

             十八载老了王宝钏。

薛平贵  (白)     啊三姐,快快开了窑门,夫妻相见才是。

王宝钏  (白)     既是儿夫回转,退后一步!

薛平贵  (白)     退后一步。

王宝钏  (白)     再退后一步!

薛平贵  (白)     再退后一步。

王宝钏  (白)     还要退后一步!

薛平贵  (白)     哎呀妻呀,后面无有路了!

王宝钏  (白)     后面有路,你还不回来呢!

(王宝钏哭。)

王宝钏  (西皮散板)  开开窑门重相见,

(王宝钏开门、出门。)

王宝钏  (白)     也罢!

     (西皮散板)  不如碰死在窑前!

薛平贵  (西皮散板)  三姐不必寻短见,

             为丈夫跪在窑外边。

(薛平贵跪。)

王宝钏  (西皮散板)  走向前来用手搀,

(王宝钏搀薛平贵起,同进窑,同坐。)

王宝钏  (西皮散板)  十八载做的是什么官?

薛平贵  (白)     我进得窑来,你不问我“饥寒”二字,就问“官”大“官”小。难道你吃“官”穿“官”不成?

王宝钏  (白)     你不问我,哪个问你?

薛平贵  (白)     临行之时,我也曾留下安家度用。

王宝钏  (白)     什么度用?

薛平贵  (白)     十担干柴,八斗老米。

王宝钏  (白)     十担干柴,不用提起。八斗老米,慢说是吃,就是数,也把它数完了。

薛平贵  (白)     就该去借!

王宝钏  (白)     哪里去借?

薛平贵  (白)     相府去借!

王宝钏  (白)     自从你去后,我未曾到过相府。

薛平贵  (白)     好!有心胸,有志气。告辞!

(薛平贵离座。)

王宝钏  (白)     哪里去?

(王宝钏离座。)

薛平贵  (白)     相府算粮。

王宝钏  (白)     我家爹爹病了。

薛平贵  (白)     得的什么病症?

王宝钏  (白)     见不得你的病。

薛平贵  (白)     他见不得我?有朝一日,得了大唐天下,他与我牵马坠镫,我还嫌他老呢!

王宝钏  (白)     薛郎,你要醒来讲话!

薛平贵  (白)     不曾睡着。

王宝钏  (白)     句句是梦话。

薛平贵  (白)     句句实言。自古道:“龙行有宝。”

王宝钏  (白)     有宝献宝。

薛平贵  (白)     无宝呢?

王宝钏  (白)     看你的现世报!

薛平贵  (白)     三姐观宝!

     (西皮快板)  在头上整整檐毡帽,

             身上抖抖滚龙袍。

             用手取出番王宝,

             三姐拿去仔细瞧。

(薛平贵坐。)

王宝钏  (西皮快板)  用手接过番王宝,

             不由宝钏喜眉梢。

             走向前来忙跪倒,

             万岁台前讨封号。

(王宝钏跪。)

薛平贵  (白)     下跪何人?

王宝钏  (白)     王宝钏。

薛平贵  (白)     跪在我的面前做甚?

王宝钏  (白)     前来讨封。

薛平贵  (白)     你在武家坡前,骂得我好苦。我是不封啊!

王宝钏  (白)     先前不知是你。

薛平贵  (白)     若知呢?

王宝钏  (白)     还要多骂几句。

薛平贵  (白)     越发不封了!

王宝钏  (白)     当真不封?

薛平贵  (白)     当真不封!

王宝钏  (白)     果然不封?

薛平贵  (白)     果然不封!

王宝钏  (白)     不封我就要……

薛平贵  (白)     哎,哪有不封之理?三姐听封!

     (西皮快板)  非是我不把你来封,

             有个缘故在其中。

             西凉国有一个代……

王宝钏  (白)     薛郎,代什么?

薛平贵  (西皮快板)  西凉国有个女代战,

             她保孤王坐长安。

王宝钏  (西皮快板)  有朝一日登龙位,

             她为正来我为偏。

薛平贵  (西皮快板)  说什么正来道什么偏,

             你我结发在她先。

             有朝一日登龙殿,

             封你昭阳掌正权。

王宝钏  (西皮散板)  谢罢万岁隆恩典,

(薛平贵离座,王宝钏起。)

王宝钏  (西皮散板)  十八载才得凤衣穿。

薛平贵  (西皮散板)  平贵离家十八年,

王宝钏  (西皮散板)  受苦受难王宝钏。

薛平贵  (西皮散板)  今日夫妻重相见,

王宝钏  (西皮散板)  只恐怕相逢在梦间。

薛平贵  (白)     三姐,你看红日当空,不是做梦。

王宝钏  (白)     当真?

薛平贵  (白)     当真。

王宝钏  (白)     果然?

薛平贵  (白)     果然。

王宝钏  (白)     薛郎!

薛平贵  (白)     三姐!

王宝钏  (白)     随我来呀!

薛平贵  (笑)     哈,哈,哈……

(薛平贵、王宝钏同下。)
(完)


浏览次数:397 ┊ 字数:7093 ┊ 最后更新:2017年05月05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