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大登殿》

主要角色
薛平贵:老生
王宝钏:旦
代战公主:旦
王允:老生
苏龙:老生
魏虎:净
王夫人:老旦
马达:丑
江海:丑

《大登殿》顾正秋饰王宝钏
《大登殿》顾正秋饰王宝钏
情节
薛平贵得代战公主之助,攻破长安,拿下王允、魏虎,自立为帝。分封王宝钏、代战公主及苏龙。斩魏虎,欲杀王允。经王宝钏苦劝,始赦免。又迎请王母,共庆团圆。

注释
为全部《王宝钏》之第十三折。全部《王宝钏》共十三个剧目,除《武家坡》、《大登殿》两折,其余大部均不常见于舞台。有些单出戏经过历次舞台实践得到发展。经串连后,不免有词句重复、情节欠统一之处。本集为了存真,一律未予更动。

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录入:豫让桥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43.6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薛平贵  (内西皮导板) 龙凤阁内把衣换,

(四太监、马达、江海、薛平贵同上。)

薛平贵  (西皮原板)  薛平贵也有今日天。

             马达、江海把旨传,

             你就说孤王驾坐在长安。

             龙行虎步上金殿,

(薛平贵坐。)

薛平贵  (西皮原板)  朝房内宣苏龙来把驾参。

马达、

江海   (同白)    领旨。

             苏龙上殿哪!

苏龙   (内白)    领旨!

(苏龙上。)

苏龙   (西皮散板)  撩袍端带上金殿,

(苏龙上殿。)

苏龙   (西皮散板)  参王驾来问王安。

(苏龙跪。)

薛平贵  (西皮散板)  孤王金殿把旨传,

             加升三级在朝班。

苏龙   (白)     谢万岁!

(苏龙起。)

苏龙   (西皮散板)  辞别万岁下金殿,

(苏龙下殿。)

苏龙   (西皮散板)  加升三级在朝班。

(苏龙下。)

薛平贵  (西皮散板)  忙将王允押上殿,

马达、

江海   (同白)    啊!

(马达、江海同下,押王允同上。王允跪。)
马达、

江海   (同白)    王允当面!

薛平贵  (西皮快板)  不由孤王怒冲冠。

             先前定计将孤害,

             今日也要报仇冤。

             马达、江海推出斩,

             斩他的人头挂高竿!

(马达、江海同允,押王允同下。四宫女、王宝钏同跑上,站大边。)

王宝钏  (白)     刀下留人!

(马达、江海内同允。)

王宝钏  (西皮快板)  听说万岁将父斩,

             吓得宝钏心胆寒。

             急急忙忙——

     (西皮散板)  上金殿,

(王宝钏跪。)

王宝钏  (西皮散板)  要斩我父为哪般?

薛平贵  (西皮散板)  先前定计将孤害,

             仇报仇来冤报冤!

王宝钏  (西皮散板)  我父犯罪律当斩,

             我母待你恩如山。

薛平贵  (白)     定斩不赦!

王宝钏  (白)     呀!

     (西皮散板)  万岁不赦我父转,

     (白)     罢!

     (西皮散板)  不如碰死在金銮!

(王宝钏碰头,二宫女同拦阻。)

薛平贵  (白)     且慢!

     (西皮散板)  御妻不必行短见,

             午门赦回王相官。

(王宝钏下殿。)

王宝钏  (白)     解下桩来!

(马达、江海内同允,押王允同上。)

王允   (西皮快板)  千层浪里翻身转,

             百尺高竿得命还。

             站在殿角用目看,

             那旁站定王宝钏。

马达、

江海   (同白)    唉,要叫娘娘千岁!

王允   (白)     她是我的女儿呀?

马达、

江海   (同白)    金殿之上,不论亲戚。

王允   (哭头)    娘娘千岁,宝钏我的儿呀!

马达、

江海   (同白)    好,又找补上啦!

王允   (西皮散板)  适才万岁将父斩,

             何人救父活命还?

王宝钏  (西皮散板)  适才万岁将父斩,

             女儿救父命回还。

王允   (西皮散板)  我儿救得父回转,

             可算节孝两双全。

王宝钏  (白)     爹爹呀!

     (西皮二六板) 讲什么节孝两双全?

             女儿言来听根源:

             大姐许配苏元帅,

             二姐许配魏左参。

             唯有女儿命运苦,

             彩球单打平贵男。

             先前道他是花郎汉,

             到如今端端正正、正正端端,驾坐在金銮。

             来、来、来,随女儿上金殿,

(王允、王宝钏同上殿,王允跪。)

王宝钏  (西皮散板)  不斩我父还要封官。

(王宝钏坐。)

薛平贵  (西皮散板)  殿角赐你金交椅,

             朝事齐毕再封官。

王允   (西皮散板)  万岁休把老臣怨,

(王允起。)

王允   (西皮散板)  俱是魏虎起祸端。

(王允下。)

薛平贵  (西皮散板)  忙将魏虎押上殿,

(马达、江海同允,同下,押魏虎同上。魏虎跪。)

薛平贵  (西皮散板)  一见奸贼怒冲冠。

             马达、江海将他斩!

王宝钏  (白)     且慢!

     (西皮散板)  妾妃还要问一番。

             内侍摆下金交椅!

(王宝钏坐小边。)

王宝钏  (西皮快板)  骂一声魏虎狗肺男。

             先前怎样将我害,

             一一从头说根源!

魏虎   (西皮流水板) 有魏虎,泪如梭,

             娘娘千岁听我说:

             你今若是饶了我,

             从今吃素我念弥陀。

王宝钏  (白)     唗!

     (西皮散板)  马达、江海推出斩,

             将他人头挂高竿。

(马达、江海押魏虎同下。王宝钏坐。马达、江海同上。)
马达、

江海   (同白)    斩首已毕。

薛平贵  (西皮散板)  马达、江海将旨传,

             代战公主把驾参!

马达、

江海   (同白)    领旨。

             万岁有旨:代战公主上殿哪!

代战公主 (内白)    领旨!

(代战公主上。)

代战公主 (西皮二六板) 来在他国用目看,

             他国我国不一般。

             大摇大摆上金殿,

             上面坐定女婵娟。

             马达、江海一声唤!

     (白)     马达、江海!

马达、

江海   (同白)    公主。

代战公主 (白)     万岁驾前,哪儿来这么一位眼光娘娘啊?

马达、

江海   (同白)    那就是王宝钏,王娘娘。

代战公主 (白)     噢!她就是王宝钏,王娘娘啊?

马达、

江海   (同白)    对啦。

代战公主 (白)     咱们娘儿们,得上去见个礼儿呀!

马达、

江海   (同白)    得见个礼儿。

代战公主 (白)     见个礼儿吧!

     (西皮流水板) 上面坐的王宝钏。

             走上前来——

     (西皮散板)  把礼见,

(西皮行弦。代战公主行礼。王宝钏离座抬胳臂。)

代战公主 (白)     马达、江海呀!

马达、

江海   (同白)    公主。

代战公主 (白)     咱家给她见礼,她怎么要飞呀?

马达、

江海   (同白)    不是要飞。咱们国行礼,是番邦大礼。

代战公主 (白)     他们国哪?

马达、

江海   (同白)    他们国行礼,是麻绳上水——紧上加紧!

代战公主 (白)     那不成了捣碓儿了吗?

马达、

江海   (同白)    不捣碓儿,不给月饼吃。

代战公主 (白)     咱们娘儿仨捣捣碓儿吧!

     (西皮流水板) 他国我国不一般。

             走向前来把礼见,

             娘娘千岁!

     (白)     你们瞧着!

     (西皮流水板) 驾可安?

(代战公主跪,王宝钏离座。)

王宝钏  (西皮流水板) 王宝钏低头用目看,

             代战女打扮似天仙。

             怪不得儿夫他不回转,

             被她缠恋一十八年。

             宝钏若是男儿汉,

             我也到她国住几年。

             我本当不把礼来见,

             她道我王氏宝钏礼不端。

             走向前来用手搀,

(王宝钏搀代战公主起。)

王宝钏  (白)     贤妹呀!

     (西皮流水板) 尊一声贤妹听我言:

             儿夫西凉你照看,

             多蒙你照看他一十八年。

代战公主 (西皮散板)  姐姐说话礼太谦,

             小妹言来听根源:

             说什么儿夫我照看,

             可怜你受苦一十八年。

王宝钏  (西皮散板)  姐妹双双上金殿,

王宝钏、

代战公主 (同西皮散板) 参王驾来问王安。

(王宝钏、代战公主同跪。)

薛平贵  (西皮快板)  孤王金殿用目看,

             二梓童打扮似天仙。

             宝钏封在昭阳院,

             代战西宫掌兵权。

             孤赐你二人龙凤剑,

             三人同掌锦江山。

王宝钏  (西皮散板)  叩头忙谢隆恩典,

(王宝钏、代战公主同起。)

代战公主 (西皮散板)  你为正来咱为偏。

王宝钏  (西皮流水板) 讲什么正来说什么偏,

             姐妹二人俱一般。

             二人同掌昭阳院,

王宝钏、

代战公主 (同十三咳)  做一对,一呀一呀哈哪一呀哈咳呼咳,凤凰,一哪一哈咳,伴君眠,哪呼咳。一呀一呀哈哪一呀哈咳呼咳呼咳呼咳呼咳,一呀啊哈,啊哪哈,一呀一哪一呀咳呼哪呼哪呼哪呼哪呼咳呼咳呼咳!

薛平贵  (笑)     哈哈哈……

     (西皮散板)  宝钏近前听旨传,

             相府快把岳母搬。

王宝钏  (西皮散板)  万岁金殿把旨传,

(王宝钏下殿。四宫女同下。)

王宝钏  (西皮散板)  相府去把我的老娘搬。

(王宝钏下。)

薛平贵  (西皮流水板) 孤王金殿赦诏颁,

             晓谕满朝文武官:

             一赦钱粮并钱钞,

             二赦囚犯出牢监。

马达、

江海   (同白)    领旨!

(马达、江海同下。王宝钏、王夫人、车夫同上。)

王夫人  (西皮散板)  来在午门下车辇,

(王夫人下车。车夫暗下。)

王夫人  (西皮流水板) 有劳三姐把娘搬。

             站立金殿用目看,

             上面坐定平贵男。

             先前他是花郎汉,

             到如今端端正正一朝天子驾坐在金銮。

             三女儿搀娘——

     (西皮散板)  上金殿,

(代战公主下殿。)

代战公主 (白)     这是谁呀?

王宝钏  (白)     这是我母亲。

             母亲,这是代战公主。

代战公主 (白)     老太太您好哇?

王夫人  (白)     随我来呀!

(王夫人、王宝钏、代战公主同上殿。)

王夫人  (西皮散板)  参王驾来问王安。

(薛平贵离座。王允自下场门暗上。)

薛平贵  (西皮散板)  二梓童搀岳母待王拜见,

(薛平贵叩首。)

薛平贵  (西皮二六板) 尊一声老岳母细听孤言:

             宝钏封在昭阳院,

             代战西宫掌兵权。

             老岳母封在养老院,

             一日三餐王去问安。

             请、请、请,

             老岳母你请下金銮!

王夫人  (西皮散板)  辞别万岁下金殿,

(王夫人、王宝钏、代战公主同下殿。薛平贵归座。)

王夫人  (西皮散板)  抬头只见王相官。

             你道我养女无好处,

             一女胜过十个男。

             宝钏封在昭阳院,

             代战西宫掌兵权。

             将老身封在养老院,

             一日三餐王去问安。

             来、来、来,随我到养老院,

王夫人  (白)     走哇!

王允   (白)     哪里去?

王夫人  (白)     养老院,享荣华受富贵去。

王允   (白)     哼!

王夫人  (西皮散板)  养老院中乐安然。

(王夫人、王宝钏、代战公主同下。)

薛平贵  (西皮散板)  忙将王允宣上殿,

(王允上殿,跪。)

薛平贵  (西皮散板)  孤封你:养老太师在朝班,有职无权。

王允   (西皮散板)  辞别万岁下金殿,

(王允起,下殿。)

王允   (西皮散板)  我王允做的是受气官。

(王允下。)

薛平贵  (西皮散板)  朝事已毕把班散,

(四太监同下。薛平贵离座,到大边。)

薛平贵  (西皮散板)  养老宫中去问安。

(薛平贵下。)
(完)


浏览次数:2072 ┊ 字数:4084 ┊ 最后更新:2018-08-23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