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赶三关》(《红鬃烈马》【五本】)

主要角色
薛平贵:老生
代战公主:旦
马达:丑
江海:丑
莫老将军:丑

《赶三关》周信芳饰薛平贵
《赶三关》周信芳饰薛平贵
情节
薛平贵在西凉十八年,既赘为驸马,后又嗣业为西凉国主,显荣已极,惟思家恋旧之心,来尝一日忘。日者正思念王宝钏不已,忽有一宾鸿衔书至,薛平贵见系王宝钏血书,遂急欲回国探望。然恐代战公主不允,因设策用酒灌醉代战,己乃盗令而出。一路偷过三关,尚安然无事。方抵国境,欲叫关而进,而代战已率众追至。城上守关将,尚疑神疑鬼,不敢开关。既以数事为证,乃始开纳。甫入关,而代战已兵临城下,索薛平贵出会话。薛平贵不得已,乃上城楼,告以心事。代战闻薛平贵有妻,且欲归去,初不允,几至决裂。继见薛平贵再三哀求,乃始回意,与以金翎鸽子一头,贝便传信,并要约数事而别。

注释
此“赶三关”,与《查头关》中之“三关”不同。

根据《戏考》第十二册整理

录入:仲愚


相关剧本
《花园赠金》(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花园赠金》(根据陈正薇授课本整理)
《彩楼配》(根据《戏考》第三册整理)
《彩楼配》(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彩楼配》(根据《京剧丛刊》第十集整理)
《三击掌》(根据《戏考》第二十三册整理)
《三击掌》(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三击掌》(根据《京剧丛刊》第十集整理)
《三击掌》(根据《程砚秋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投军降马》(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平贵别窑》(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平贵别窑》(根据《戏考》第三十六册整理)
《平贵别窑》(根据《京剧丛刊》第十集整理)
《投军别窑》(根据《周信芳演出剧本选集》第一集整理)
《误卯三打》(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探寒窑》(根据《戏考》第二册整理)
《探寒窑》(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母女会》(根据《京剧丛刊》第十集整理)
《鸿雁捎书》(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赶三关》(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武家坡》(根据《戏考》第五册整理)
《武家坡》(根据1937年【百代唱片】12面录音整理:马连良饰薛平贵,王玉蓉饰王宝钏。)
《算粮登殿》(根据《戏考》第八册整理)
《回龙阁》(根据《戏考》第十一册整理)
《红鬃烈马》(根据《经典京剧剧本全编》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83.6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薛平贵、四太监、大太监同上。)

薛平贵  (引子)    驾坐西凉,蒙公主,扶保孤王。

     (念)     离长安一十八载,思宝钏常挂心怀。恨魏虎将孤谋害,这冤仇何日解开!

     (白)     孤,薛平贵,乃大国长安人氏。只因那年征战西凉,魏虎挂帅,以孤为前战先行。是孤得胜回来,魏虎假意庆功,用酒将孤灌醉,绑在红鬃烈马之上,放与西凉。又被公主擒来,献于老王。蒙老王不曾将孤杀害,反将公主匹配。只因老王晏驾,多蒙公主扶保孤王登基,一十八载。今当设立早朝。

             内侍,闪放龙门。

(老仙上。)

老仙   (白)     平贵无道,平贵无道!

大太监  (白)     启禀大王:宾鸿大雁,口吐人言。

薛平贵  (白)     侍孤看来。

老仙   (白)     平贵无道,平贵无道!

薛平贵  (白)     哦呵呀!看这宾鸿大雁,骂孤无道,此乃不祥之兆。

             内侍,看弓弹伺候。

     (西皮摇板)  自从盘古立地天,

             哪有宾鸿吐人言?

             人来看过弓和弹,

             对准宾鸿撒了弦。

(老仙下。)

大太监  (白)     启禀大王:宾鸿大雁不见,有血书在此。

薛平贵  (白)     呈上来。

(大太监呈信,薛平贵看。)

薛平贵  (白)     “宝钏”,贤妻,哎呀妻吓!

     (西皮导板)  见书信不由孤泪流满面,

     (三叫头)   宝钏,贤妻,哎,妻吓!

     (西皮慢板)  点点的珠泪儿洒落在胸前。

             常随官与孤把班散,

(大太监、四太监同下。)

薛平贵  (西皮慢板)  一字字一行行写得周全:

             上写着拜上多拜上,

             拜上儿夫无义男。

             自从儿夫西凉战,

             妻为你在寒窑受尽熬煎。

             早来三天还相见,

             迟来三天不能团圆。

             看罢书信望长安,

     (哭头)    王三姐,宝钏,吓吓吓,我的妻吓!

     (西皮摇板)  夫妻们相逢难上难。

             低下头来心思转,

             猛然一计上心间。

             撩袍端带上银安,

(大太监上。)

薛平贵  (西皮摇板)  快宣公主把驾参。

大太监  (白)     公主上殿。

代战公主 (内白)    领旨。

(代战公主上。)

代战公主 (西皮二六板) 适才教场操兵转,

             又听得大王把咱宣。

             宫娥摆驾银安殿,

             参王驾来问王安。

     (白)     妾妃见驾,大王千岁!

薛平贵  (白)     平身。

代战公主 (白)     千千岁!

薛平贵  (白)     赐座。

代战公主 (白)     谢座。大王宣咱家上殿,有何国事议论?

薛平贵  (白)     公主连日操兵辛苦,孤王备得有宴,与公主同饮。

代战公主 (白)     如此待咱家把盏,宫娥看酒伺候。

薛平贵  (白)     摆下就是。

             内侍看酒。

(大太监允。)

薛平贵  (西皮原板)  夫妻们对坐饮琼浆,

             她怎知血书袖内藏。

             江山虽然孤执掌,

             怕的是南朝动刀枪。

代战公主 (西皮摇板)  大王爷但把宽心放,

             细听咱家说端详:

             哪怕南朝兵将广,

             咱一人能挡百万儿郎。

薛平贵  (西皮摇板)  公主虽然韬略广,

             一人怎挡百万郎?

代战公主 (西皮摇板)  一来是大王爷洪福大,

             咱家精心礼该当。

             宫娥女将酒忙斟上,

             这杯酒愿大王福寿绵长。

薛平贵  (西皮摇板)  公主敬酒王心爽,

             多吃几杯有何妨。

     (白)     公主连日操兵辛苦,孤王要把敬你三大杯。

代战公主 (白)     大王,咱家这酒,比不得从前。

薛平贵  (白)     从前能饮多少?

代战公主 (白)     从前有百杯之量。

薛平贵  (白)     如今呢?

代战公主 (白)     五十双杯。

薛平贵  (白)     还是一样!

             内侍看酒。

(薛平贵敬酒,代战公主饮酒,醉。)

大太监  (白)     公主醉了!

薛平贵  (白)     你也醉了!

     (西皮摇板)  一见公主醉银安,

             中了平贵巧机关。

             内侍与孤把衣换,

(薛平贵换衣。)

薛平贵  (西皮快板)  番邦令箭别腰间。

             不辞公主跨雕鞍,

大太监  (白)     倘若公主问道大王,如何回答?

薛平贵  (西皮快板)  难舍公主十分贤。

             桌案现有笔和砚,

             字字行行写一篇:

             春夏秋冬四季天,

             孤王亲自去阅边。

             你若念在夫妻义,

             带领人马赶三关;

             你若不念夫妻义,

             西凉国改为女儿川。

             番儿带过红鬃战,

             公主醒来对她言,孤去阅边。

(薛平贵下。)

大太监  (白)     公主醒来!

代战公主 (西皮导板)  时才酒醉银安殿,

     (西皮摇板)  不见大王在哪边。

     (白)     大王往那里去了?

大太监  (白)     阅边去了。

代战公主 (白)     可留下什么?

大太监  (白)     有书信一封,公主请看。

代战公主 (白)     侍咱家看来。

     (西皮快板)  上写春秋四季天,

             孤王亲自去阅边。

             公主若念夫妻爱,

             带领人马赶三关;

             公主不念夫妻恩,

             西凉改作女儿川。

             看罢书信心思算,

     (白)     哦,是了,

     (西皮摇板)  原来大王回长安。

     (白)     叫咱家带兵追赶。

             内侍,吩咐马达、江海,全身披挂,教场伺候。

大太监  (白)     公主有令:吩咐马达、江海,全身披挂,教场伺候。

代战公主 (西皮摇板)  大王做事礼不端,

             不该私自回长安。

             点齐人马将他赶,

             追赶大王问一番。

(代战公主、大太监同下。)

【第二场】

(马达、江海骑马同上。)

马达   (念)     家住在北国,

江海   (念)     说话不利落,

马达   (念)     吃的是牛羊肉,

江海   (念)     骑的是大骆驼。

马达   (白)     马达。

江海   (白)     江海。

马达   (白)     请了。

江海   (白)     请了。

马达、

江海   (同白)    公主发兵,在此伺候。

(四龙套同上,代战公主上。)

代战公主 (念)     点动兵和将,追赶无义男!

马达、

江海   (同白)    参见公主!

代战公主 (白)     罢了。人马可齐?

马达、

江海   (同白)    俱巳齐备。

代战公主 (白)     吩咐,巴图鲁,兵发头关!

马达、

江海   (同白)    巴图鲁,兵发头关。

(众人同下。)

【第三场】

(番官、小番同上。)

番官   (念)     奉了公主命,把守在头关。

     (白)     孩子们带路上关。

(薛平贵上。)

薛平贵  (白)     呔,开关!

番官   (白)     哪里来的?

薛平贵  (白)     奉了公主将令,出关另有公干。

番官   (白)     可有公主将令?

薛平贵  (白)     请看。

番官   (白)     孩子们开关。

(薛平贵过关,下。代战公主、马达、江海、龙套同上。)

番官   (白)     参见公主!

代战公主 (白)     罢了,我且问你,可见大王爷过关无有?

番官   (白)     人有一个过关,不知可是大王?

代战公主 (白)     你连大王爷都不认识,来,与我打!兵发二关。

(众人同下。)

【第四场】

(番官、小番同上。)

番官   (念)     奉了公主命,把守在二关。

     (白)     孩子们带路上关。

(薛平贵上。)

薛平贵  (白)     呔,开关!

番官   (白)     哪里来的?

薛平贵  (白)     奉了公主将令,出关另有公干。

番官   (白)     可有公主将令?

薛平贵  (白)     请看。

番官   (白)     孩子们开关。

(薛平贵过关,下。代战公主、马达、江海、龙套同上。)

番官   (白)     参见公主。

代战公主 (白)     罢了,我且问你,可见大王爷过关无有?

番官   (白)     方才有一人过去。

代战公主 (白)     你们这个差使,都当回去了,与我绑了!兵发三关。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四青袍、莫老将军同上。)

莫老将军 (念)     白盔白甲白旗号,白胡白须白眉毛。白吃白喝白眺眼,白打白闹白扯搔。

     (白)     俺,莫老将军是也。奉主旨意,镇守三关。儿郎带路上关。

(莫老将军、四青袍同上关。薛平贵上。)

薛平贵  (白)     且住,来此吾国地界,隔界三关。看城上好相莫老将军模样,待我来冒叫一声。

             吓,城上莫老将军请了!

莫老将军 (白)     请了请了,何人叫老夫名讳?

薛平贵  (白)     先行平贵回朝。

莫老将军 (白)     打鬼打鬼!

薛平贵  (白)     何言“打鬼”?

莫老将军 (白)     你死在西凉夏国,跑到我这里显魂来呢?

薛平贵  (白)     仇人甚多,咒骂于我。

莫老将军 (白)     你有何为证?

薛平贵  (白)     红鬃烈马为证。

(众人内同喊。)

薛平贵  (白)     哎呀,老将军,后面追兵甚急,快快开城再叙。

莫老将军 (白)     我谅你一人,也反不到哪里去。

             来,开城。

(薛平贵进城,下。代战公主、马达、江海、龙套同上。)

马达   (白)     启公主:来此他国三关,

代战公主 (白)     怎么,到了三关?

马达、

江海   (同白)    正是。

代战公主 (白)     前去叫关。

(马达、江海同允。)

代战公主 (白)     回来,到了他国地面,说话要和气点。

马达、

江海   (同白)    是。

             老头请呢!

莫老将军 (白)     老头不玩火球。

马达   (白)     老将!

莫老将军 (白)     老姜到菜市买去。

马达   (白)     大王!

莫老将军 (白)     大黄药店买去。

马达   (白)     主子!

莫老将军 (白)     肘子要到肉店里买去。

马达   (白)     皇上!

莫老将军 (白)     鱼摊上买。你们两个人,长的人不人鬼不鬼,也配长了两条仙鹤腿。找一个好面孔的来说罢!

马达、

江海   (同白)    请公主上前答话。

代战公主 (白)     如此待我向前。

             城上的老伯将军请了!

莫老将军 (白)     城下小老太太请了!到此间事?

代战公主 (白)     借问老将军,先行平贵、我国大王过去无有?

莫老将军 (白)     你国大王没有看见,我国先行平贵回来。

代战公主 (白)     老将军有所不知:你国先行平贵,就是我国大王。他若过关,烦你老人家,请他上城来,我们说上三言两句,即刻带兵回去。也不招灾,也不惹祸,老将军,你说好是不好呢?

莫老将军 (白)     丫头吓,丫头!我国先行平贵,精精壮壮,被你们掠了去,不教他好事,尽教他吃鸦片烟,弄的面孔饥瘦。我这里有钩镰枪,把你钩上来,把你浑身衣服剥掉,看看你是男是女。

代战公主 (白)     这老小子真不是东西!

             马达、江海攻城。

(马达、江海同允。)

莫老将军 (白)     慢来,慢来,你一个顶明白的人,同我这么一个老头子斗什么?你将人马暂退一箭之地,我把先行平贵请上城楼,你们两人爱唱什么唱什么。

代战公主 (白)     须要言而有信。

莫老将军 (白)     岂肯失信与你。

代战公主 (白)     众将官,将人马暂退一箭之地。

(代战公主、马达、江海、龙套同下。)

莫老将军 (白)     先行吓,先行。

(薛平贵上城。)

薛平贵  (白)     老将军胜负如何?

莫老将军 (白)     大败而回,请先行敌楼答话。

薛平贵  (白)     有劳了。

(莫老将军下。)

薛平贵  (西皮快板)  莫老将军对我言,

             公主带兵赶三关。

             放心不下敌楼看,

(马达、江海、小番同上。)

薛平贵  (西皮快板)  旌旗遮住半边天。

             马达、江海一声宣,

             请你公主到城边,王有话言。

马达、

江海   (同白)    有请公主!

(代战公主上。)

代战公主 (西皮快板)  马达、江海一声请,

             催马拧枪到关前。

             坐在雕鞍用目看,

     (白)     吓,

     (西皮快板)  城上站的是无义男。

             我国有何亏负你,

             为何私自回长安?

薛平贵  (西皮快板)  那一日驾坐银安殿,

             宾鸿大雁吐人言。

             手使金弓和银弹,

             打下半幅罗裙衫。

             孤王打开从头看,

             家有前妻王宝钏。

代战公主 (白)     站着。大王你张口也是“王宝钏”,闭口也是“王宝钏”。我问你那王宝钏,是你的什么人?

薛平贵  (白)     乃是孤的前妻。

代战公主 (白)     怎么你还有前妻么?

薛平贵  (白)     正是。

代战公主 (白)     哎吓。你可害了我呢!大王,想当初两国相争。你将我两个哥哥杀死,因此咱家出马,将你擒到我国,献于老王。谁知老王不忍杀害,反将咱家匹配你为婚。到后来我父王晏驾,咱家保你登基,执掌西凉一十八载,你并无有说什么前妻。既有前妻,就该对我说明,将她接到西凉,同享荣华,共受富贵;你不该用酒将我灌醉,盗去咱家令箭,你回长安去了。思想起来,你们这南蛮子,真无良心!

     (西皮导板)  代战女坐雕鞍泪流满面,

     (叫头)    大王!

薛平贵  (叫头)    公主!

代战公主 (叫头)    驸马!

薛平贵  (叫头)    妻吓!

代战公主 (西皮快板)  尊一声大王爷细听咱言:

             南朝中有前妻王三姐,

             从前就该说根源。

薛平贵  (西皮快板)  本当与你说实言,

             公主不好也枉然。

代战公主 (西皮快板)  听一言来怒冲冠,

             要回长安难上难。

薛平贵  (白)     哎吓!

     (西皮快板)  一见公主变了脸,

             要回长安难上难。

             站立城楼望长安,

     (三叫头哭板) 王三姐,妻宝钏,嗳噯嗳,我的妻吓!

     (西皮摇板)  夫妻们相逢在梦间。

代战公主 (西皮快板)  见大王哭的心好惨,

             不由咱家自详参:

             有心放他回朝转,

             恐怕一去不回还。

             低下头来心暗转,

     (白)     有了,

     (西皮摇板)  忽然一计上心间。

     (白)     大王你也不必啼哭,非是咱家不放你回去,因你国奸多忠少,是我放心不下。我这里有金翎鸽子一只,带在身边,倘有奸臣谋害,你将金翎鸽子放回,咱家发兵前去搭救就是了。

薛平贵  (白)     多谢公主!

     (西皮摇板)  一见公主开恩典,

             马达、江海听我言:

             人马休回西凉转,

             就在此地扎营盘。

             交换鸽儿金鈚箭,

             到寒窑看一看王氏宝钏。

     (叫头)    公主,贤妻,哎吓!

(薛平贵下。)

代战公主 (西皮快板)  一见大王回长安,

             马达、江海听我言:

             人马休回西凉转,

             就在此地扎营盘。

             等候金翎鸽子转,

             那时发兵反长安。

(代战公主、马达、江海同下。)
(完)


浏览次数:19919 ┊ 字数:5636 ┊ 最后更新:2010年11月08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