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武家坡》(《红鬃烈马》【六本】)(一名:《平贵回窑》;一名:《跑坡》)

主要角色
薛平贵:老生
王宝钏:旦

《武家坡》俞振飞饰薛平贵、程砚秋饰王宝钏
《武家坡》俞振飞饰薛平贵、程砚秋饰王宝钏
情节
俗传薛平贵既投身戎行,辗转西征,屡立奇功,番民慑服。西凉国王既封以王爵,复赐尚某公主为妻,以固其心。继念干戈已靖,身膺殊荣。薛平贵虽至人臣极地,然遥忆结发糟糠,或仍守破窑,曾为得一享天伦之乐。回望家山,不觉归心似箭。遂辞别公主,衣锦还乡。但在外十余年,更经风霜,已是须发苍苍,非复当年张绪矣。既抵武家坡,与王宝钏会面,复伪称薛平贵之友,故意调戏,以试王宝钏节操。王宝钏词气严正,见彼语涉亵狎,顿时怒形于色,戟指痛骂,愤愤而回。此段情节,与《桑园会》仿佛相同。谁知王宝钏方欲掩门,薛平贵已随入窑中,乃详告真名,备述别后十八年之状况。王宝钏又细审言语状态,知确系薛平贵,心乃大慰,始纳之。

注释
其后本即《算粮登殿》也。此剧须生、青衫,均须唱做兼功,方能功力悉敌。此次王凤卿、梅兰芳合演是剧,一则雍容华贵,一则幽丽贞静,无论唱功之出人头地,矫矫不群,即其举止神情,已足令观者倾倒矣。古人云“二难并”,吾于斯二人亦云。

根据《戏考》第五册整理

录入:云遮月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15.35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薛平贵  (内西皮导板) 披星戴月奔长安,

(薛平贵上。)

薛平贵  (西皮原板)  不分昼夜回家园。

             在三关辞别了公主代战,

     (西皮快板)  一马儿来至在武家坡前。

             绿阴树下拴了红鬃马,

             尊一声众大嫂借问一言。

     (白)     列位大嫂请了。

大嫂   (内白)    请了。军爷敢是失迷路途?

薛平贵  (白)     并非失迷路途,乃是找名问姓的。

大嫂   (内白)    不知问的是哪一家呢?

薛平贵  (白)     王丞相之女,薛平贵之妻,王氏宝钏。

大嫂   (内白)    军爷问她则甚?

薛平贵  (白)     我与她丈夫同营吃粮,托我带来万金家书,故而动问。

大嫂   (内白)    王三姐。

王宝钏  (内白)    做什么?

大嫂   (内白)    有人与你带来万金家书,叫你前去接收。

王宝钏  (内白)    有劳了。

     (内西皮导板) 有劳大嫂一呼唤。

(王宝钏上。)

王宝钏  (西皮慢板)  寒窑内来了王氏宝钏。

             站立在坡前抬头观看,

             武家坡站定了一位军官:

             前形好像薛平贵,

             后影好似儿夫男。

             我这里假意把菜剜,

             他问一声答一言。

薛平贵  (西皮原板)  这大嫂传话太迟慢,

     (西皮快板)  武家坡站得我两腿酸。

             薛平贵抬头用目望,

             见几位大嫂把菜剜。

             薛平贵不解其中意,

             内有个大嫂泪不干:

             前形好似王三姐,

             后影好似妻宝钏。

             我本当向前把妻唤,

     (白)     呵,

     (西皮快板)  错认民妻理不端。

             我只得上前去施一礼,

             尊一声大嫂借问一言。

     (白)     大嫂请了。

王宝钏  (白)     军爷敢是失迷路途?

薛平贵  (白)     阳关大道,哪有失迷路途之理。我是找名问姓的。

王宝钏  (白)     有名便知,无名不晓。

薛平贵  (白)     提起此人,大大有名。就是王丞相之女,薛平贵之妻,王氏宝钏。

王宝钏  (白)     军爷敢是与她有亲?

薛平贵  (白)     非亲。

王宝钏  (白)     有故?

薛平贵  (白)     非故。

王宝钏  (白)     非亲非故,问她则甚?

薛平贵  (白)     大嫂有所不知,我与她丈夫同营吃粮,托有带有万金家书,故而动问。

王宝钏  (白)     王宝钏,在下边上前不远,军爷将书交付与我,我与她带去就是。

薛平贵  (白)     我那薛大哥言道:“书信要交本人”。

王宝钏  (白)     倘若不见本人呢。

薛平贵  (白)     将原书带回。

王宝钏  (白)     少待。

薛平贵  (白)     请便。

薛平贵  (白)     本当上前接书,怎奈衣衫褴褛;欲待不去接书,夫妻分别一十八载,今日纸上不能相逢,这便如何是好?吓,有了。

             吓,军爷你可晓得哑迷。

薛平贵  (白)     略知一二。

王宝钏  (白)     远?

薛平贵  (白)     远在天边,不能相见。

王宝钏  (白)     这近?

薛平贵  (白)     近,莫非你是薛大嫂?

王宝钏  (白)     不敢,就是平贵之妻。

薛平贵  (白)     重见一礼。

王宝钏  (白)     先前见过礼了。

薛平贵  (白)     有道是:礼多人不怪。

王宝钏  (白)     好一个“礼多人不怪”,拿书来吓。

薛平贵  (白)     且慢,少待。

王宝钏  (白)     请便。

薛平贵  (白)     哎呀,且住。想我平贵离家一十八载,不知她节操如何,不免调戏她一番。她若贞节,与她相会,她若失节,将她一刀两断,回转西凉,也好见我那代战公主也。

     (西皮快板)  洞宾曾把牡丹戏,

             庄子先生三戏妻。

             秋胡曾戏罗氏女,

             薛平贵调戏自己妻。

             弓囊袋内取书信,

     (白)     啊呀,失落书信真出奇。

王宝钏  (白)     书信呢?

薛平贵  (白)     失落了。

王宝钏  (白)     放在何处?

薛平贵  (白)     弓囊袋内。

王宝钏  (白)     敢是不要紧所在?

薛平贵  (白)     倒是要紧的所在在。

王宝钏  (白)     为何失落了?

薛平贵  (白)     我在前面抽弓打雁。

王宝钏  (白)     打雁则甚?

薛平贵  (白)     打雁充饥。

王宝钏  (白)     想是那雁吃了你的心肝不成!

薛平贵  (白)     吓,大嫂,一封书信,能值几何,为何开口伤人?

王宝钏  (白)     你岂不知,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你失落人家书信,呕呀,岂不叫人心痛?

薛平贵  (白)     吓,大嫂不必啼哭,那书信上面言语,我还记得几句。

王宝钏  (白)     吓,是了,想是我那丈夫带来书信,一路之上,你将银子花费,故而你还记得几句。

薛平贵  (白)     大嫂,非是这样讲。因那日薛大哥修书,我在一旁打点行李,是我偷看了几句。

王宝钏  (白)     如此说来你倒是个有心人了。

薛平贵  (白)     我有心,还不失了你的书信。

王宝钏  (白)     你要讲吓。

薛平贵  (白)     你且听了。

     (西皮导板)  八月十五月正明,

王宝钏  (白)     住了。军营中连灯亮也无有?

薛平贵  (白)     军营中哪里来的灯亮,全凭皓月当空。

     (西皮原板)  薛大哥在月下修书文。

王宝钏  (西皮原板)  我问他好?

薛平贵  (西皮原板)  他倒好,

王宝钏  (西皮原板)  再问他安宁?

薛平贵  (西皮原板)  他倒安宁。

王宝钏  (西皮原板)  三餐茶饭?

薛平贵  (西皮原板)  小军造,

王宝钏  (西皮原板)  衣服破了?

薛平贵  (西皮原板)  自己缝。

             薛大哥几年运不通,

             西凉路上受苦刑。

王宝钏  (白)     吓,受了刑,想是挨了打?

薛平贵  (白)     正是挨了打。

王宝钏  (白)     不知打了多少。

薛平贵  (白)     一捆四十。

王宝钏  (白)     喂呀,我那苦命的夫呀!

薛平贵  (白)     吓,大嫂不必啼哭,有苦还在后呢!

     (西皮原板)  军营中失落一匹马,

王宝钏  (白)     还是官马,还是私马?

薛平贵  (白)     自然官马。

王宝钏  (白)     官马岂不要赔?

薛平贵  (白)     哪怕他不赔?

王宝钏  (白)     他哪里来的银钱赔马?

薛平贵  (白)     自然有呢。

     (西皮原板)  因赔马借了我十两纹银。

王宝钏  (白)     住了,我来问你,你在营中,吃的几份钱粮?

薛平贵  (白)     一份。

王宝钏  (白)     我那丈夫呢。

薛平贵  (白)     也是一份。

王宝钏  (白)     你二人俱是一份。你哪里来的银子放账?

薛平贵  (白)     大嫂有所不知,我那薛大哥,乃是风流浪子,将银子俱都花费了。我乃贫寒出身,故而积的下。

王宝钏  (白)     这就不对了。我那丈夫也是贫寒出身,不会花费银钱。

薛平贵  (白)     薛大哥,薛大哥,我今才知你也是贫寒出身吓!

王宝钏  (白)     被他取笑了。

薛平贵  (西皮原板)  本利算来二十两,

             并无有还我半毫分。

王宝钏  (白)     你就该问他要。

薛平贵  (白)     他无有也是枉然。

王宝钏  (白)     你就该打骂问他要。

薛平贵  (白)     岂不伤了兄弟的和气?

王宝钏  (白)     军爷身带何物?

薛平贵  (白)     防身宝剑。

王宝钏  (白)     你就该杀了他问他要。

薛平贵  (白)     清平世界,浩荡乾坤,杀了人岂不要偿命。

王宝钏  (白)     难道你就舍了不成?

薛平贵  (白)     哎呀大嫂,又道善财难舍吓!

     (西皮原板)  那一日在营中讨取银两,

             他说道家还有王氏宝钏。

王宝钏  (白)     啐,唗!王宝钏该你的?

薛平贵  (白)     不该。

王宝钏  (白)     欠你的?

薛平贵  (白)     也不欠。

王宝钏  (白)     一不该,二不欠。问她则甚?

薛平贵  (白)     我且问你,父债?

王宝钏  (白)     子还。

薛平贵  (白)     夫债?

王宝钏  (白)     夫债妻不管!

薛平贵  (白)     你倒推得干净。只怕这银子还要出在你的身上!

     (西皮原板)  无钱他就把妻卖,

             一笔卖与当军人。

王宝钏  (白)     吓。当军人是哪个?

薛平贵  (白)     哪哪哪,就是在下。

王宝钏  (白)     有何为证?

薛平贵  (白)     立有婚书为证。

王宝钏  (白)     拿来我看。

薛平贵  (白)     大嫂,你乃有志气之人,将书拿到你手,三把两把扯碎。我岂不落个人财两空?

王宝钏  (白)     依你之见?

薛平贵  (白)     依我之见,去到前村大户人家,请上三老四少,同扯同观。

王宝钏  (白)     此事当真?

薛平贵  (白)     不当真,还当假不成?

王宝钏  (白)     哎,狠心的夫吓!

     (西皮二六板) 听一言来气难忍,

             无义儿夫骂几声。

             妻为你不把相府进,

             妻为你伤了父女情。

             天上无云怎下雨,

             地下无媒怎成婚?

             既是儿夫将奴卖,

             谁是三媒六证人?

薛平贵  (西皮快板)  那苏龙魏虎为媒证,

             王丞相就是主婚人。

王宝钏  (西皮快板)  你说此话我不信,

             苏龙魏虎是内亲。

             你我同把相府进,

             三人对面要说明。

薛平贵  (西皮快板)  他三人与我有仇恨,

             咬定牙关不认亲。

王宝钏  (西皮快板)  我的父在朝为官宦,

             金银珠宝堆成山。

             算来本利该多少,

             一马送到西凉川。

薛平贵  (西皮快板)  西凉川四十零八站,

             为军的要人不要钱。

王宝钏  (西皮快板)  你若在此胡言乱,

             定然拿你送当官。

             板子打来夹棍夹,

             管教你去时后悔难!

薛平贵  (西皮快板)  大嫂说话言语颠,

             为军的哪怕到当官。

             衙内衙外吾打点,

             管保大嫂断与咱。

王宝钏  (西皮快板)  军爷说话礼不端,

             欺人犹如欺了天。

             西凉鞑子杀了你,

             管教你一家大小尸不全!

薛平贵  (西皮快板)  是烈女就该在家园,

             为何站在大街前?

             为军的起下不良意,

             一马双跨到西凉川。

王宝钏  (西皮快板)  一见军爷翻了脸,

             不由宝钏心胆寒。

             底下头来暗思念,

     (白)     有了。

     (西皮快板)  猛然一计上心尖。

             抓把沙土迷他的眼,

     (白)     军爷,那旁有人来了。

薛平贵  (白)     在哪里?

(王宝钏撒沙,走。)

王宝钏  (西皮摇板)  急忙跑回寒窑间。

(王宝钏下。)

薛平贵  (笑)     哈哈哈!

     (西皮摇板)  好一个贞节王宝钏,

             百般调戏也枉然。

             不骑马来步下赶,

             夫妻们相逢在寒窑前。

(薛平贵下。)

【第二场】

(王宝钏上。)

王宝钏  (西皮摇板)  前面走的王三姐,

(薛平贵上。)

薛平贵  (西皮摇板)  后面跟随薛平贵。

王宝钏  (西皮摇板)  进得窑来把门掩,

薛平贵  (西皮摇板)  将丈夫关至在窑外边。

王宝钏  (西皮快板)  先前说是当军汉,

             如今又说儿夫男。

             若得夫妻重相见,

             说不明来见面难!

薛平贵  (白)     你且听了!

     (西皮导板)  二月二日龙抬头,

     (西皮原板)  王三姐打扮彩楼前。

             王孙公子有千万,

             彩球单打薛平贵。

             怀抱彩球相府转,

     (西皮二六板) 你父一见怒冲冠。

             前门赶出薛平贵,

             后门又赶王宝钏。

             夫妻二人无投奔,

             破瓦寒窑把身安。

             楚江河下妖魔现,

             红鬃烈马把人餐。

             为丈夫擒了红鬃马,

             唐王驾前讨封官。

             封我殿前都督府,

             你父一见把本参。

             他说西凉造了反,

             一封战表到长安。

             唐王展开表文看,

             吓坏了满朝的文武官。

             苏龙、魏虎为元帅,

             薛平贵倒作了先行官。

             号炮三声崔前站,

             平贵寒窑别宝钏。

             王三姐难舍薛平贵,

             平贵舍不得王宝钏。

             马缰绳,剑砍断,

             妻回寒窑夫奔西凉川。

             三姐不信屈指算,

             这连来带去有十八年。

王宝钏  (西皮摇板)  既是儿父回家转,

             前日可有书信传?

薛平贵  (西皮摇板)  水流千遭还相见,

             原物交还王宝钏。

王宝钏  (西皮摇板)  用手接过书信篇,

             果然儿夫转家园。

             开了窑门夫妻见,

     (白)     唗!

     (西皮摇板)  儿夫哪有五绺髯?

薛平贵  (西皮快板)  打罢春来交夏天,

             春夏四季不一般。

             三姐不信菱花看,

             不像当年彩楼前。

王宝钏  (西皮摇板)  寒窑内哪有菱花镜,

薛平贵  (白)     水盆里面,

王宝钏  (西皮摇板)  水盆里面照容颜。

             老了老了真老了,

             十八年老了王宝钏。

薛平贵  (白)     话已说明,开了窑门,夫妻相会。

王宝钏  (白)     要我开门,倒也不难,要你依我一件。

薛平贵  (白)     哪一件?

王宝钏  (白)     你往后退上一步。

薛平贵  (白)     我退上一步。

王宝钏  (白)     你再退上一步。

薛平贵  (白)     再退上一步。

王宝钏  (白)     还要退上一步。

薛平贵  (白)     哎呀,妻呀,后面无有路了。

王宝钏  (白)     后面有路你还不回来呢!

     (西皮摇板)  开开窑门夫妻见,

     (白)     也罢,

     (西皮摇板)  倒不如碰死在寒窑前。

薛平贵  (西皮摇板)  三姐不必寻短见,

             为夫跪在寒窑前。

王宝钏  (西皮摇板)  用手搀起无义汉,

             十八年作的什么官?

薛平贵  (白)     吓,为夫千里而回,不问我“茶饭”二字,就问我作的什么官,难道你吃官穿官不成?

王宝钏  (白)     你不问我,哪个问你?

薛平贵  (白)     我临行之时,有安家度用。

王宝钏  (白)     什么度用。

薛平贵  (白)     十担干柴,八斗老米。

王宝钏  (白)     十担干柴,八斗老米,慢说是吃,就是数也数完了。

薛平贵  (白)     吃完了,就该去借。

王宝钏  (白)     哪里去借?

薛平贵  (白)     相府去借。

王宝钏  (白)     自从你去后,我并不曾上相府。

薛平贵  (白)     好有志气!少陪了。

王宝钏  (白)     哪里去?

薛平贵  (白)     去上相府算粮。

王宝钏  (白)     不要去了,我那爹爹得了病了。

薛平贵  (白)     得了什么病?

王宝钏  (白)     见不得你的病。

薛平贵  (白)     他见不得我,我还见不得他不成!

王宝钏  (白)     我爹爹当朝首相,他还见不得你了?

薛平贵  (白)     你道他当朝首相,有日我得了唐室天下,他与我牵马坠镫,我还嫌他老了!

王宝钏  (白)     薛郎醒来,不要说些梦话。

薛平贵  (白)     句句实言,我还有宝。

王宝钏  (白)     有宝现宝。

薛平贵  (白)     无宝呢?

王宝钏  (白)     无宝却是你那现世宝。

薛平贵  (白)     三姐,你要看宝吓!

     (西皮流水板) 在头上整整掩毡帽,

             身上斗斗滚龙袍。

             怀内取出番王宝,

             三姐拿去仔细瞧。

王宝钏  (西皮流水板) 用手接过番王宝,

             宝钏用目仔细瞧。

             迈步撩衣忙跪倒,

             君王面前讨封诰。

薛平贵  (白)     下跪何人?

王宝钏  (白)     王氏宝钏。

薛平贵  (白)     前来则甚?

王宝钏  (白)     前来讨封。

薛平贵  (白)     你在武家坡前骂得我好苦。我是不封你的!

王宝钏  (白)     武家坡前,不知是你。

薛平贵  (白)     若知是我,想必就不骂了。

王宝钏  (白)     若知是你,还要多骂上几句。

薛平贵  (白)     越发不封了。

王宝钏  (白)     你若不封,我还要骂。

薛平贵  (白)     三姐听封。

     (西皮摇板)  三姐不要跪面前,

             有一个缘故在其间,

             西凉国有一个代……

王宝钏  (白)     你与我带了什么好东西来了?

薛平贵  (白)     你且听了。

     (西皮摇板)  西凉国有一个代战女,

             她保孤王坐长安。

王宝钏  (西皮摇板)  西凉国有一个女代战,

             她为正来奴为偏。

薛平贵  (西皮摇板)  说什么她为正来你为偏,

             你我夫妻还在先。

             孤王有日登宝殿,

             封你昭阳掌正权。

王宝钏  (西皮摇板)  谢罢万岁龙恩典,

             今日才得凤衣穿。

薛平贵  (念)     平贵离家十八年,

王宝钏  (念)     受苦受难王宝钏。

薛平贵  (念)     今日夫妻重相见,

王宝钏  (念)     只怕相逢在梦间。

薛平贵  (白)     三姐,你看红日当空,非是做梦。

王宝钏  (白)     此乃当真?

薛平贵  (白)     当真。

王宝钏  (白)     果然?

薛平贵  (白)     果然。

王宝钏  (笑)     哈哈哈……

薛平贵  (白)     三姐随我来吓!

(薛平贵、王宝钏同下。)
(完)


浏览次数:34688 ┊ 字数:6410 ┊ 最后更新:2010年11月08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