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探寒窑》

主要角色
王宝钏:旦
王夫人:老旦

情节
薛平贵出征后,王宝钏苦守寒窑;王允屡逼其改嫁,王宝钏坚决不从,贫病交加。母来探望,见女凄苦,劝其返家,王宝钏将母诓出,紧闭窑门,誓死不回。

注释
为全部《王宝钏》之第七折。全部《王宝钏》共十三个剧目,除《武家坡》、《大登殿》两折,其余大部均不常见于舞台。有些单出戏经过历次舞台实践得到发展。经串连后,不免有词句重复、情节欠统一之处。本集为了存真,一律未予更动。

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录入:豫让桥


相关剧本
《花园赠金》(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花园赠金》(根据陈正薇授课本整理)
《彩楼配》(根据《戏考》第三册整理)
《彩楼配》(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彩楼配》(根据《京剧丛刊》第十集整理)
《三击掌》(根据《戏考》第二十三册整理)
《三击掌》(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三击掌》(根据《京剧丛刊》第十集整理)
《三击掌》(根据《程砚秋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投军降马》(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平贵别窑》(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平贵别窑》(根据《戏考》第三十六册整理)
《平贵别窑》(根据《京剧丛刊》第十集整理)
《投军别窑》(根据《周信芳演出剧本选集》第一集整理)
《误卯三打》(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探寒窑》(根据《戏考》第二册整理)
《母女会》(根据《京剧丛刊》第十集整理)
《鸿雁捎书》(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赶三关》(根据《戏考》第十二册整理)
《赶三关》(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武家坡》(根据《戏考》第五册整理)
《武家坡》(根据1937年【百代唱片】12面录音整理:马连良饰薛平贵,王玉蓉饰王宝钏。)
《算粮登殿》(根据《戏考》第八册整理)
《回龙阁》(根据《戏考》第十一册整理)
《红鬃烈马》(根据《经典京剧剧本全编》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84.8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丫鬟引王夫人同上。)

王夫人  (引子)    鹤发皓首,两鬓如霜。

(王夫人坐。)

王夫人  (念)     夫为相国伴皇家,妻沾雨露享荣华。早晚只把三女叹,怎得周全锦上花?

     (白)     老身,陈氏。配夫王允。膝下无儿,所生三女。长女金钏,许配苏龙。次女银钏,许配魏虎。三女宝钏,许配平贵。我那宝钏女儿性情高傲,独居寒窑,老身百般相劝,执意不肯回府。今早也曾命家院去到寒窑,探望三女近来光景如何,还未见回来。

             丫鬟!

丫鬟   (白)     有。

王夫人  (白)     伺候了。

(家院上。)

家院   (念)     有事来通报,无事不乱言。

     (白)     参见老夫人!

王夫人  (白)     罢了。命你去到寒窑打听三姑娘,怎么样了?

家院   (白)     三姑娘在寒窑身染重病。

王夫人  (白)     怎么讲?

家院   (白)     三姑娘在寒窑身染重病。

王夫人  (白)     哎,儿呀!

     (西皮摇板)  听得家院禀一声,

             烈性的三女病缠身。

             眼望寒窑珠泪——

     (哭头)    滚,

             我的儿呀!

     (西皮摇板)  怎不叫娘痛伤心?

家院   (白)     老夫人不必啼哭。何不多带钱米,去到寒窑探望三姑娘?

王夫人  (白)     家院、丫鬟!

家院、

丫鬟   (同白)    有。

王夫人  (白)     多带钱米,随我探望你家三姑娘。吩咐车辆伺候!

(王夫人离座。)

家院   (白)     车辆走上!

(车夫暗上。)

王夫人  (白)     儿呀!

(王夫人哭。)

王夫人  (西皮三眼板) 为娇儿把我的心机用尽,

             想当年大不该在彩楼招亲。

             为宝钏与相爷时常争论,

             为娇儿失却了夫妻之情。

             叫家院你与我前把路引,

             到寒窑母女们细说分明。

(王夫人、车夫、家院、丫鬟同走圆场。)

家院   (白)     来到寒窑!

王夫人  (白)     前去叫门!

(王夫人下车。车夫暗下。)

家院   (白)     三姑娘开门来!

王宝钏  (内白)    来了!

(王宝钏上。)

王宝钏  (西皮摇板)  忽听窑外有人声,

             想是四邻探奴身。

家院   (白)     三姑娘开门来。老夫人来了!

王宝钏  (白)     呀!

     (西皮流水板) 老娘亲到寒窑前来做甚?

             思往事似钢刀刺在我心。

             薛郎夫去西凉无有音讯,

             这般的光景怎见娘亲?

(王宝钏开窑门,出窑。)

王宝钏  (白)     母亲!

王夫人  (白)     我儿!

王宝钏  (白)     老娘!

王夫人  (白)     宝钏!

王宝钏  (白)     母亲哪!

(王宝钏哭。)

王夫人  (白)     儿呀!

(王夫人哭。)

王夫人  (西皮导板)  见娇儿不由娘两泪淋,

王宝钏  (三叫头)   老娘,母亲,娘啊!

(王宝钏哭。)

王夫人  (三叫头)   宝钏,我儿,儿呀!

(王夫人哭。)

王夫人  (西皮流水板) 手拉娇儿说分明:

             儿在那相府多由性,

             闷来花园散散心。

             自从你把寒窑进,

             面黄肌瘦无精神。

             千般苦处儿受尽,

             叫娘心疼不心疼!

王宝钏  (西皮二六板) 老娘亲不必痛伤心,

             女儿言来听分明:

             大姐、二姐有福分,

             许配达官做夫人。

             唯有宝钏的命运苦,

             彩球单打平贵身。

             倘若世人都为宦,

             谁是那耕田种地的人?

王夫人  (西皮流水板) 我心中只把相国恨,

             一样的女儿两样的心。

             回头我对宝钏论,

             为娘言来听分明:

             今日母女重相会,

             好似枯木又逢春。

王宝钏  (白)     母亲在上,待女儿大礼参拜。

王夫人  (白)     我儿不要拜了!

王宝钏  (白)     女儿久离膝下,少奉甘旨,望母亲恕女儿不孝之罪!

(王宝钏跪拜。)

王夫人  (白)     我儿起来!

             家院、丫鬟,见过你家三姑娘!

家院、

丫鬟参  (同白)    见三姑娘!

(家院、丫鬟同行礼。)

王宝钏  (白)     罢了。母亲不在相府,来到寒窑做甚?

王夫人  (白)     家院回府报道,我儿身染重病。此病从何而起?

王宝钏  (白)     母亲有所不知。只因魏虎回朝,打从寒窑经过。是他言道,我夫平贵命丧西凉。爹爹又差人前来,劝女儿改嫁。儿听此言,痛哭不止,因此身得重病。今日母亲到此,女儿这病么,就好了一半了。

王夫人  (白)     我把你这老天杀的!为何常常来逼女儿改嫁?此番回去,我定要与他吵闹一场。

王宝钏  (白)     啊母亲,不要为了女儿之事,伤了你二老的和气。

王夫人  (白)     儿呀,看在我儿分上,不与你父吵闹就是。

王宝钏  (白)     多谢母亲!

王夫人  (白)     儿呀,为娘要进得窑去,看看我儿的光景如何。

王宝钏  (白)     寒窑窄小,不去也罢!

王夫人  (白)     啊,我儿住得了,难道为娘就进去不得么?

王宝钏  (白)     如此,待女儿打扫打扫。

王夫人  (白)     不要打扫,与为娘带路。儿呀!

     (西皮摇板)  画阁雕梁儿不住,

             破瓦寒窑怎把身存?

(王宝钏、王夫人同进窑。家院、丫鬟同随进。家院端饭碗与王夫人看。)

王夫人  (白)     哎呀!

     (西皮摇板)  珍馐美味儿不用,

             粗茶淡饭怎把饥充?

王宝钏  (白)     母亲!

王夫人  (白)     我儿!

王宝钏  (白)     老娘!

王夫人  (白)     宝钏!

王宝钏  (白)     喂呀,母亲哪!

王夫人  (白)     儿呀!

     (西皮摇板)  我哭哇,哭一声宝钏儿呀!

王宝钏  (西皮摇板)  我叫,叫一声老娘亲!

王夫人  (西皮摇板)  想当初在相府何等光景,

             到如今叫为娘好不心疼!

王宝钏  (西皮摇板)  只当孩儿丧了命,

             母亲莫要挂在心。

王夫人  (西皮摇板)  我儿随娘相府进,

             享尽荣华不愁贫。

王宝钏  (西皮摇板)  儿与爹爹三击掌,

             饿死寒窑也不进相府的门。

王夫人  (西皮摇板)  王宝钏!

王宝钏  (西皮摇板)  老娘亲!

王宝钏、

王夫人  (同西皮摇板) 啊、啊、啊……我的(娘哪)(儿呀)!

王宝钏  (西皮导板)  老娘亲请上容儿禀:

     (西皮慢板)  母女们在寒窑叙一叙苦情。

             都只为老娘亲身染重病,

             女儿我后花园去把香焚。

             许愿降香三年整,

             后宫娘娘得知情。

             恩赐五彩花绒线,

             绣成彩球定终身。

             实指望打中宦门后,

             谁知单打花郎身。

             夫妻二人相府进,

             爹爹一见怒气生。

             前门赶走——

     (西皮二六板) 薛平贵,

             又将女儿赶出了后门。

             夫妻二人无投奔,

             破瓦寒窑把身存。

             红沙涧内妖魔现,

             红鬃烈马乱伤人。

             平贵擒了红鬃马,

             唐王驾前报功勋。

             西凉贼子造了反,

             平贵做了马前先行。

             一去不觉十七载,

             儿似孤雁失了群!

             母亲回府对父论,

             莫把女儿挂在心。

王夫人  (西皮快板)  我儿不必心烦闷,

             为娘言来听分明:

             休与你父来争论,

             不要记挂平贵身。

             儿随为娘相府进,

             随娘坐来伴娘行。

             倘若你父把话论,

             为娘舍死把命拼。

             倘若为娘百年后,

             儿就是披麻戴孝的人。

王宝钏  (西皮流水板) 老娘亲不必泪淋淋,

             女儿言来听分明:

             倘若老娘百年后,

             儿是披麻戴孝的人。

             倘若爹爹身亡故,

             女儿不去哭半声。

             非是女儿不孝敬,

             他那里不把儿当人。

             宝钏心志早已定,

             至死不回这相府的门。

王夫人  (西皮摇板)  立志守节拿得稳,

             皇天不负受苦的人。

     (白)     家院、丫鬟,将带来的银米交与你家三姑娘。

王宝钏  (白)     且慢!相府之物,女儿一概不要。

王夫人  (白)     你如不要,岂不辜负为娘一片好心?儿呀,收下了吧!

王宝钏  (白)     多谢母亲!

王夫人  (白)     这便才是。

             家院、丫鬟,你们暂且回去。老身今日在此陪伴你家三姑娘一宵,明日回府。

王宝钏  (白)     啊母亲,寒窑如此肮脏,母亲怎能住得?

王夫人  (白)     我儿住得,难道为娘就住不得么?

王宝钏  (白)     且住!母亲不回相府,这便如何是好?我自有道理。

             啊母亲,女儿情愿跟随母亲回转相府去了。

王夫人  (白)     这便才是。

             家院,吩咐车辆走上。

             我儿开了窑门!

王宝钏  (白)     是。

(王宝钏开窑门。王夫人、家院、丫鬟同出窑。王宝钏急关窑门。车夫暗上。)

王夫人  (白)     哎呀儿呀!为何将窑门关闭了?

王宝钏  (白)     母亲哪!儿与爹爹三击掌,纵然饿死寒窑,也是不回相府的了!

王夫人  (白)     儿呀!

(王夫人哭。)

王夫人  (西皮摇板)  儿狠心不把娘来送,

王宝钏  (白)     娘啊!

(王宝钏哭。)

王宝钏  (西皮摇板)  儿跪寒窑送娘亲。

王夫人  (西皮摇板)  娘哭儿来天地震,

王宝钏  (西皮摇板)  儿哭娘来泪双淋!

王夫人  (西皮摇板)  我那狠心的宝钏儿!

王宝钏  (西皮摇板)  我那疼儿的老娘亲!

王宝钏、

王夫人  (同哭头)   啊、啊、啊……我的(娘啊)(儿呀)!

(王宝钏自下场门下。王夫人上车,自上场门下,家院、丫鬟同随下。)
(完)


浏览次数:1094 ┊ 字数:3581 ┊ 最后更新:2016年03月31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