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平贵别窑》

主要角色
薛平贵:小生
王宝钏:旦

《平贵别窑》周信芳饰薛平贵
《平贵别窑》周信芳饰薛平贵
情节
薛平贵婚后,因降服红鬃烈马,受封为后军督府;王允参奏,降为先行,使隶于次婿魏虎麾下,且遣其远征西凉。薛平贵归家,忍痛与王宝钏分别。

注释
为全部《王宝钏》之第五折。全部《王宝钏》共十三个剧目,除《武家坡》、《大登殿》两折,其余大部均不常见于舞台。有些单出戏经过历次舞台实践得到发展。经串连后,不免有词句重复、情节欠统一之处。本集为了存真,一律未予更动。

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录入:豫让桥


相关剧本
《花园赠金》(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花园赠金》(根据陈正薇授课本整理)
《彩楼配》(根据《戏考》第三册整理)
《彩楼配》(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彩楼配》(根据《京剧丛刊》第十集整理)
《三击掌》(根据《戏考》第二十三册整理)
《三击掌》(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三击掌》(根据《京剧丛刊》第十集整理)
《三击掌》(根据《程砚秋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投军降马》(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平贵别窑》(根据《戏考》第三十六册整理)
《平贵别窑》(根据《京剧丛刊》第十集整理)
《投军别窑》(根据《周信芳演出剧本选集》第一集整理)
《误卯三打》(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探寒窑》(根据《戏考》第二册整理)
《探寒窑》(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母女会》(根据《京剧丛刊》第十集整理)
《鸿雁捎书》(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赶三关》(根据《戏考》第十二册整理)
《赶三关》(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武家坡》(根据《戏考》第五册整理)
《武家坡》(根据1937年【百代唱片】12面录音整理:马连良饰薛平贵,王玉蓉饰王宝钏。)
《算粮登殿》(根据《戏考》第八册整理)
《回龙阁》(根据《戏考》第十一册整理)
《红鬃烈马》(根据《经典京剧剧本全编》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17.5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王宝钏上。)

王宝钏  (引子)    闷坐寒窑,终日里,愁锁眉梢。

(王宝钏坐。)

王宝钏  (念)     离了相府住寒窑,思想老母泪滔滔!嫌贫爱富世间少,父母恩情一旦抛。

     (白)     奴家,王宝钏。爹爹王允,官居首相。膝下无儿,生我姐妹三人。前者母亲身染重病,我每日在床前侍奉汤药,不离左右。且喜母亲病体痊愈。后宫娘娘见喜,亲赐五色绒线,绣成彩球,高搭彩楼,抛球招赘。彩球打中薛郎。爹爹嫌贫爱富,叫我退去这门亲事。是我执意不允,与爹爹三击掌,怒出相府,来在寒窑,与薛郎苦度光阴。薛郎投军去了。独坐寒窑,思念母亲,好不忧闷人也。

     (二黄慢三眼板)王宝钏坐寒窑伤心泪掉,

             老爹爹枉做了一品当朝。

             嫌贫穷爱富贵世间稀少,

             他把那父女情一旦皆抛!

(王宝钏离座。)

王宝钏  (二黄慢三眼板)薛平贵虽贫穷志气不小,

             凭武艺去投军报效皇朝。

             走向前我把这窑门闭了,

             等薛郎回窑转细问根苗。

(王宝钏下。)

【第二场】

(中军上。)

中军   (念)     龙虎台前出入,貔貅帐内传宣。

     (白)     俺,苏元帅帐下中军官是也。奉了元帅将令,去到寒窑,催促薛平贵速速回营听点。天时不早,马上加鞭。

(中军下。)

【第三场】

(薛平贵上,起霸。)

薛平贵  (念)     头戴金盔风翅飘,身穿铠甲放光豪。红沙涧内降妖马,扶保唐王立功劳。

     (白)     俺,薛平贵。是我前去投军,降了红鬃烈马。圣上见喜,封俺后军督府。只因西凉夏国,打来连环战表,要夺我主江山。圣上挂苏龙、魏虎以为正副元帅。可恨王允老贼,上殿参奏一本,将俺后军督府,改为马前先锋。今乃黄道吉期,即日就要出兵。因此全身披挂,去到寒窑,辞别三姐。王允哪,老贼!平贵得地,若不杀你,非为人也!

     (西皮导板)  心中只把王允恨,

(薛平贵作备马身段,上马,扯四门。)

薛平贵  (西皮原板)  薛平贵马上暗思忖:

             西凉国打来了连环本,

             他要夺我主锦乾坤。

             我心中只把老贼恨,

             害得我夫妻两离分。

             催马加鞭——

     (西皮散板)  朝前进,

(薛平贵走圆场,下马。)

薛平贵  (西皮散板)  叫声三姐快开窑门。

     (白)     三姐开门来!

王宝钏  (内白)    来了!

(王宝钏上。)

王宝钏  (西皮散板)  忽听门外有人唤,

             想必薛郎转回还。

             开开窑门用目看,

(王宝钏开门。西皮行弦。)

王宝钏  (白)     薛郎!

薛平贵  (白)     三姐!

王宝钏  (白)     来呀!

薛平贵  (白)     来了!

(薛平贵进窑,两旁看。)

王宝钏  (西皮散板)  哪里来的荣耀还?

     (白)     啊薛郎,你哪里来的这身荣耀哇?

薛平贵  (白)     三姐哪里知道。为夫前去投军,降了红鬃烈马。圣上见喜,封俺后军督府。

王宝钏  (白)     如此说来,你做了官了?

薛平贵  (白)     正是。

王宝钏  (白)     待我谢天谢地。

薛平贵  (白)     慢谢天地,其中有变!

王宝钏  (白)     此话从何说起?

薛平贵  (白)     只因西凉夏国,打来连环战表,要夺我主江山,圣上挂苏龙、魏虎以为正副元帅,可恨你父,上殿参奏一本,将俺后军督府,改为马前先行。今乃黄道吉期,即日就要出兵。因此回得窑来,辞别三姐!

王宝钏  (白)     你待怎讲?

薛平贵  (白)     辞别三姐!

王宝钏  (白)     哎呀!

(王宝钏急死。)

薛平贵  (白)     三姐醒来!

王宝钏  (西皮导板)  听一言吓得我心惊胆怕,

薛平贵  (白)     三姐醒来!

王宝钏  (白)     喂呀!

     (西皮原板)  不由人一阵阵珠泪如麻。

             父好比秦赵高指鹿为马,

             又好比汉萧何私造律法。

薛平贵  (白)     三姐!

     (西皮原板)  说什么秦赵高指鹿为马,

             讲什么汉萧何私造律法。

             为丈夫与你父冤仇结下,

             害得我夫妻们各奔天涯!

王宝钏  (西皮原板)  手指相府——

     (西皮二六板) 高声骂!

             苦苦害我理忒差。

             眼看着好鸳鸯——

     (哭头)    如同浪打,

             狠心的爹爹呀!

     (西皮散板)  害得我夫妻们远隔天涯。

薛平贵  (白)     三姐!

     (西皮快板)  三姐不必泪双流,

             丈夫言来听从头:

             干柴十担米八斗,

             你在寒窑度春秋。

             守得住来把我——

     (哭头)    守,

             三姐呀!

     (西皮散板)  守不住来你把我丢!

王宝钏  (西皮流水板) 薛郎说话无来由,

             倒叫为妻心内忧。

             干柴十担米八斗,

             奴在寒窑度春秋。

             守不住来也要守,

             纵死寒窑我也不回头!

薛平贵  (白)     好哇!

     (西皮摇板)  三姐说话志量有,

             落下美名万古留。

(中军上。)

中军   (白)     薛平贵听令!

薛平贵  (白)     来也!

(薛平贵出窑。)

薛平贵  (白)     中军官到此何事?

中军   (白)     元帅初点大卯,军情紧急,速速回营听点!

薛平贵  (白)     遵命。

中军   (念)     将军不下马,

薛平贵  (念)     各自奔前程。

     (白)     请!

(中军下。薛平贵进窑。)

王宝钏  (白)     啊薛郎,方才何人到此?

薛平贵  (白)     中军到此。

王宝钏  (白)     到此何事呢?

薛平贵  (白)     只因元帅初点大卯,叫我速速回营听点。

王宝钏  (白)     啊薛郎,你这就走么?

薛平贵  (白)     这就走了!

王宝钏  (白)     有什么言语,嘱咐为妻几句?

薛平贵  (白)     事到如今,我方寸已乱,你叫我讲些什么?

王宝钏  (白)     薛郎啊!你此番出兵,不定三年五载才能回来,叫为妻依靠何人?

薛平贵  (白)     三姐!为夫此番征战西凉,不定三年五载才得回来。与你留下十担干柴、八斗老米。若是不够哇!你……回转相府,叫你父另选才郎去吧!

王宝钏  (白)     薛郎啊!曾记得与我爹爹三击掌?纵然饿死寒窑,也是不回去的了!

(王宝钏哭。)

薛平贵  (白)     好哇!难得三姐有如此的志量。为夫此番征战西凉,与你留下的柴米若是不够,你在这窑前、窑后、窑左、窑右,与人家浆浆洗洗、缝缝连连。等为丈夫回得家来,我是一家一家,登门叩谢。话已讲明,我要告辞了!

王宝钏  (白)     薛郎,你当真要走么?

薛平贵  (白)     走了!

王宝钏  (白)     待为妻送你一程。

薛平贵  (白)     外面风大,不送也罢!

王宝钏  (白)     一定要送!

薛平贵  (白)     如此,有劳三姐!

(王宝钏哭泣。)

薛平贵  (白)     啊三姐,不要悲伤。为夫此番出征,你在寒窑,保重身体要紧!

王宝钏  (白)     你一路之上,须要留心在意,多加谨慎!

(薛平贵撞窑门。)

王宝钏  (白)     啊薛郎!怎么样了?

薛平贵  (白)     不妨事。

(薛平贵、王宝钏出窑。薛平贵拉马。)

王宝钏  (西皮原板)  夫妻们双双出窑门,

薛平贵  (西皮原板)  好一似万把刀刺在我心。

王宝钏  (西皮原板)  但愿你此一去旗开得胜,

薛平贵  (西皮原板)  自有那探马儿来报佳音。

王宝钏  (西皮原板)  西凉路上你要多加谨慎,

薛平贵  (西皮原板)  你在这寒窑内耐度光阴。

王宝钏  (西皮原板)  送薛郎送至在三岔路——

     (哭头)    口,

             我的夫哇!

薛平贵  (西皮快板)  叫人难舍又难分。

王宝钏  (西皮快板)  从空降下无情剑,

薛平贵  (西皮快板)  斩断夫妻两离分!

王宝钏  (西皮快板)  流泪眼观流泪眼,

薛平贵  (西皮快板)  断肠人送断肠人。

王宝钏  (西皮快板)  宝钏难舍薛平贵,

薛平贵  (西皮快板)  平贵难舍——

     (西皮散板)  受苦人!

王宝钏  (哭头)    夫妻们只哭得珠泪难忍,

薛平贵、

王宝钏  (同哭头)   我的(妻呀)(夫哇)!

(王宝钏痛哭。)

薛平贵  (白)     哎呀!

     (西皮散板)  忽听大炮响三声。

             辞别三姐足踏镫,

(薛平贵拉马同王宝钏跑圆场。)

王宝钏  (西皮摇板)  拉着儿夫不放行。

             你若走来将我——

     (哭头)    带,

             我的夫哇!

薛平贵  (西皮摇板)  你苦苦地拉我为何来?

王宝钏  (西皮摇板)  此去不定三五载,

             撇下为妻靠谁来?

薛平贵  (西皮摇板)  干柴十担米八斗,

             你在寒窑度春秋。

             辞别三姐跨走兽,

(薛平贵推王宝钏。薛平贵拉马跑圆场,王宝钏追。王宝钏拉住薛平贵,薛平贵拔剑割断战袍,王宝钏摔倒。薛平贵上马。)

薛平贵  (白)     三姐保重了!

(薛平贵下。)
(西皮哭头过门。)

王宝钏  (白)     薛郎!我夫!

     (哭头)    啊、啊、啊……我的夫哇!

     (西皮摇板)  一见薛郎上能行,

             好似钢刀刺我心。

             悲悲切切窑门进,

(王宝钏进窑。)

王宝钏  (西皮摇板)  不知何日转回程!

(王宝钏下。)
(完)


浏览次数:1738 ┊ 字数:3544 ┊ 最后更新:2014年10月29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