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赶三关》

主要角色
薛平贵:老生
代战公主:旦
莫洪:丑
马达:丑
江海:丑

《赶三关》周信芳饰薛平贵
《赶三关》周信芳饰薛平贵
情节
薛平贵继位后,一日有鸿雁代王宝钏赍血书飞至。薛平贵得书,顿忆前情,乃灌醉代战公主私逃回国。代战公主醒而追之,连赶三关。追及,薛平贵哭诉衷曲,代战公主怜而允诺,并驻兵国境,以备接应。

注释
为全部《王宝钏》之第九折。全部《王宝钏》共十三个剧目,除《武家坡》、《大登殿》两折,其余大部均不常见于舞台。有些单出戏经过历次舞台实践得到发展。经串连后,不免有词句重复、情节欠统一之处。本集为了存真,一律未予更动。

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录入:豫让桥


相关剧本
《花园赠金》(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花园赠金》(根据陈正薇授课本整理)
《彩楼配》(根据《戏考》第三册整理)
《彩楼配》(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彩楼配》(根据《京剧丛刊》第十集整理)
《三击掌》(根据《戏考》第二十三册整理)
《三击掌》(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三击掌》(根据《京剧丛刊》第十集整理)
《三击掌》(根据《程砚秋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投军降马》(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平贵别窑》(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平贵别窑》(根据《戏考》第三十六册整理)
《平贵别窑》(根据《京剧丛刊》第十集整理)
《投军别窑》(根据《周信芳演出剧本选集》第一集整理)
《误卯三打》(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探寒窑》(根据《戏考》第二册整理)
《探寒窑》(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母女会》(根据《京剧丛刊》第十集整理)
《鸿雁捎书》(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赶三关》(根据《戏考》第十二册整理)
《武家坡》(根据《戏考》第五册整理)
《武家坡》(根据1937年【百代唱片】12面录音整理:马连良饰薛平贵,王玉蓉饰王宝钏。)
《算粮登殿》(根据《戏考》第八册整理)
《回龙阁》(根据《戏考》第十一册整理)
《红鬃烈马》(根据《经典京剧剧本全编》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87.9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西皮小开门。四太监、大太监引薛平贵同上。)

薛平贵  (引子)    驾坐西凉,众文武,扶保孤王。

(薛平贵坐。)

薛平贵  (念)     离长安一十八载,思宝钏常挂心怀。恨魏虎将孤谋害,这冤仇何日解开?

     (白)     孤,薛平贵。恼恨魏虎,用酒将孤灌醉,绑在马上,放至西凉,致被公主擒住。多蒙老王不斩,反将公主匹配。只因老王晏驾,满朝文武,扶孤登基。今当设列早朝。

             内侍!

大太监  (白)     有。

(雁仙暗上,站在大边椅上。)

薛平贵  (白)     闪放龙门!

大太监  (白)     领旨。

             闪放龙门哪!

雁仙   (白)     平贵无道!

大太监  (白)     启大王:空中有一大雁,口吐人言,道大王无道!

薛平贵  (白)     待孤看来。

(薛平贵离座,看。)

雁仙   (白)     平贵无道!

薛平贵  (白)     唔呼呀!看这大雁,口吐人言,道孤无道,定是不祥之兆。

             内侍!

大太监  (白)     有。

薛平贵  (白)     看弓弹伺候!

     (西皮摇板)  自从盘古立地天,

             哪有宾鸿吐人言?

             内侍看过弓和弹,

(薛平贵接弓。)

薛平贵  (西皮摇板)  对准宾鸿撒了弦。

(薛平贵打雁,归座。雁仙掷血书,下。大太监拾血书。)

大太监  (白)     启大王:大雁不见。现有血书在此。

薛平贵  (白)     呈上来,待孤观看。

(薛平贵接书,看。)

薛平贵  (白)     哎呀!

(薛平贵昏迷。)

大太监  (白)     大王醒来!

薛平贵  (西皮导板)  见血书不由人泪流满面,

大太监  (白)     大王醒来!

薛平贵  (三叫头)   三姐,宝钏,妻呀!

     (西皮原板)  点点珠泪洒胸前。

             内侍传旨把班散,

(四太监、大太监同下。薛平贵离座。)

薛平贵  (西皮原板)  待孤王从头仔细观。

             上写宝钏修书柬:

             “拜上儿夫平贵男:

             妻为你懒把父母见,

             妻为你寒窑受熬煎。

             你若念在夫妻义,

     (西皮快板)  不分昼夜返长安。

             你若不念夫妻义,

             稳坐西凉莫回还。

             早来三天还相见,

             迟来三日不团圆!”

             看罢血书肝肠断,

     (哭头)    王三姐!妻宝钏哪!啊、啊、啊……我的妻呀!

     (西皮散板)  想回长安难上难。

             低下头来心暗算,

(西皮行弦。薛平贵想。)

薛平贵  (西皮散板)  猛然一计在心间。

             撩袍端带上银安,

(薛平贵归座。大太监暗上。)

薛平贵  (西皮散板)  快宣公主到银安把王来参!

大太监  (白)     领旨。

             代战公主上殿哪!

代战公主 (内白)    领旨。

(代战公主上。)

代战公主 (西皮二六板) 适才校场把兵演,

             忽听大王把咱宣。

             大摇大摆——

     (西皮散板)  上银安,

(代战公主上殿。)

代战公主 (西皮散板)  参王驾来问王安。

(西皮小开门。)

代战公主 (白)     妾妃见驾。大王千岁!

薛平贵  (白)     平身。

代战公主 (白)     千千岁!

薛平贵  (白)     赐坐。

代战公主 (白)     谢坐。

(代战公主坐。)

代战公主 (白)     啊大王,将咱家宣上殿来,有何国事议论哪?

薛平贵  (白)     孤王备下酒宴,与公主痛饮。

代战公主 (白)     咱家奉陪。

薛平贵  (白)     看酒!

     (西皮原板)  夫妻对坐饮琼浆,

             哪知有血书在孤的袖内藏。

             虽然西凉孤执掌,

             怕的是南朝动刀枪。

代战公主 (白)     大王!

     (西皮原板)  劝大王你且把愁眉展放,

             咱家言来听端详:

             哪怕那南朝兵将广,

             咱一人能挡百万儿郎?

薛平贵  (西皮原板)  公主虽然韬略广,

             你一人怎能挡百万儿郎?

代战公主 (西皮原板)  内侍臣看酒大杯上,

(西皮过门。大太监斟酒。)

代战公主 (西皮原板)  多饮几杯解愁肠。

薛平贵  (白)     公主!

     (西皮散板)  公主进酒王心爽,

             孤王言来听端详。

代战公主 (白)     大王,为何停杯不饮哪?

薛平贵  (白)     非是孤王停杯不饮。孤到西凉以来,一十八载,多蒙公主照看。今日我要把敬三大杯。

代战公主 (白)     哎哟!咱家的酒量,可比不得从前啦。

薛平贵  (白)     从前能饮多少?

代战公主 (白)     从前能饮一百杯。

薛平贵  (白)     如今呢?

代战公主 (白)     如今哪,只能饮五十双杯啦。

薛平贵  (白)     还是一样啊。看酒!

(西皮小开门。代战公主饮酒醉。)

代战公主 (白)     唔……

大太监  (白)     公主酒醉。

薛平贵  (白)     你也醉了!

     (西皮快板)  公主醉倒银安殿,

             中了平贵巧机关。

             内侍与孤把衣换,

(薛平贵换衣。)

薛平贵  (西皮快板)  番邦令箭带身边。

             内侍带过红鬃战!

代战公主 (白)     大王!

薛平贵  (西皮快板)  闪却公主泪如泉。

             桌案现有笔和砚,

(薛平贵修书。)

薛平贵  (西皮快板)  字字行行写根源:

             “春夏秋冬四季天,

             孤王亲自去阅边。

             公主若念夫妻义,

             带领人马赶三关。

             公主不念夫妻义,

             西凉国改做女儿川。”

             内侍带马休迟慢!

(薛平贵上马。)

大太监  (白)     公主若问?

薛平贵  (西皮散板)  公主醒来对她言:王去阅边哪!

(薛平贵下。)

大太监  (白)     公主醒来!

(西皮过门。)

代战公主 (白)     啊?

     (西皮散板)  忽听内侍一声唤!

(代战公主看。)

代战公主 (西皮散板)  不见大王为哪般?

     (白)     内侍,大王上哪儿去啦?

大太监  (白)     阅边去了。

代战公主 (白)     留下什么没有哇?

大太监  (白)     留下书信一封。公主请看。

代战公主 (白)     待咱家看来。

     (西皮流水板) “春夏秋冬四季天,

             孤王亲自去阅边。

             公主若念夫妻义,

             带领人马赶三关。

             公主不念夫妻义,

             西凉国改做女儿川。”

             看罢书信心暗算,

(西皮行弦。)

代战公主 (白)     噢,噢,是了!

     (西皮散板)  想是私自回长安。

     (白)     内侍过来!

大太监  (白)     有。

代战公主 (白)     吩咐马达、江海校场听点!

大太监  (白)     领旨。

(代战公主、大太监同下。)

【第二场】

(马达、江海同上。)

马达   (念)     家住在北国,

江海   (念)     说话不利落。

马达   (念)     喜吃牛羊肉,

江海   (念)     爱骑大骆驼。

马达   (白)     马达。

江海   (白)     江海。

马达   (白)     请啦!

江海   (白)     请啦。

马达   (白)     公主发兵,两厢伺候!

江海   (白)     请!

(四红龙套引代战公主同上。)

代战公主 (念)     带领兵和将,追赶无义郎。

     (白)     马达、江海,人马可齐?

马达、

江海   (同白)    俱已齐备。

代战公主 (白)     吩咐兵发三关哪!

马达、

江海   (同白)    兵发三关哪!

四红龙套 (同白)    呕!

(代战公主上马。代战公主、马达、江海、四红龙套同下。)

【第三场】

(小番上。)

小番   (念)     奉了公主命,把守在头关。

     (白)     就此上关!

(小番上城。薛平贵上。)

薛平贵  (白)     开关!

小番   (白)     哪儿去?

薛平贵  (白)     奉了公主将令,出关另有公干。

小番   (白)     可有令箭?

薛平贵  (白)     请看。

小番   (白)     果然是公主令箭。

             来呀,把城给他举起来!

(小番下城开关。薛平贵出关下。代战公主、马达、江海、四红龙套同上。)

小番   (白)     参见公主!

代战公主 (白)     罢啦。可曾看见大王过去?

小番   (白)     他刚顺这儿钻过去。

代战公主 (白)     没用的东西。给我打!

(小番下。代战公主、马达、江海、四红龙套同下。)

【第四场】

(小番上。)

小番   (念)     把了头关把二关,我的孙子把三关。

     (白)     说得有理。就此上关!

(小番上城。薛平贵上。)

薛平贵  (白)     开关!

小番   (白)     呦!又是你?

             来,把城再给他举起来!

(小番下城开关。薛平贵过关下。代战公主、马达、江海、四红龙套同上。)

小番   (白)     参见公主!

代战公主 (白)     罢啦。可曾见着大王过去?

小番   (白)     他又钻过去啦!

代战公主 (白)     打他!

(小番下。代战公主、马达、江海、四红龙套同下。)

【第五场】

(四白龙套、莫洪同上,莫洪起霸。)

莫洪   (念)     白盔白甲白旗号,白脸白须白眉毛。白吃白喝白挑眼,白打白闹白扯臊。

             姓莫名洪字君兆,把守三关防贼盗。红日当空天不早,带过骆驼上城道。

(四白龙套同下,莫洪上城。薛平贵上。)

薛平贵  (白)     且住!来此界牌三关,乃是我国地界。看城上好像莫老将军模样。待我冒叫一声。

             啊,莫老将军请了!

莫洪   (白)     这是谁呀,这么提名道姓的?

薛平贵  (白)     先行平贵。

莫洪   (白)     打鬼,打鬼!

薛平贵  (白)     何言打鬼?

莫洪   (白)     人都说你死在西凉啦,怎么跑到我这儿显魂来啦?

薛平贵  (白)     此乃仇人咒骂于我。

莫洪   (白)     有何为证哪?

薛平贵  (白)     红鬃烈马为证。

(鼓响。)

薛平贵  (白)     老将军,后面追兵甚紧,你我开城再叙。

莫洪   (白)     谅你一个人,也反不了哪儿去。

             来,把城给他举起来!

(开城。薛平贵进关。代战公主、马达、江海、四红龙套同上。)

代战公主 (白)     来此界牌三关。

             马达、江海!

马达、

江海   (同白)    在。

代战公主 (白)     前去叫关!

马达、

江海   (同白)    遵命。

代战公主 (白)     回来!来此乃是他国地界,说话要和气点儿!

马达、

江海   (同白)    喳!

(马达、江海同对莫洪。)
马达、

江海   (同白)    哎,我说老头儿!

莫洪   (白)     老头儿?我又不玩火球儿!

马达、

江海   (同白)    怎么啦?

莫洪   (白)     怎么啦?问你呀!瞧你们俩人,长得这样儿!一人来高,顶着个肉球儿,上头七八个小窟窿儿!叼着个血饼儿,一嘴碎骨头儿!人不人,鬼不鬼,也配长着两条仙鹤腿!像你们这样的,也配跟我说话?换个好脑袋的过来!

马达、

江海   (同白)    碰啦!

代战公主 (白)     待咱家向前。

             我说城上的老将军请啦!

莫洪   (白)     哎哟,怎么着,我的小老太太儿?

代战公主 (白)     可曾见着我国大王过去?

莫洪   (白)     倒没看见你国大王。我国先行平贵,刚打这儿钻过去。

代战公主 (白)     你国先行,到了我国,就是我国大王。烦劳老将军,叫他城楼答话!

莫洪   (白)     丫头哇,我把你这个黄毛丫头!我国先行平贵,在我国吃得是精精壮壮、肥肥胖胖,到了你国一十八载,你每天跟他“朝于斯、夕于斯”,“蚕吐丝”,才把他闹得这样面黄肌瘦,皮里抽肉。好不容易盼他回得朝来,你又赶到三关还跟老汉我这样“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我劝你急速退兵便罢。如若不然,城上现有钩镰枪,把你搭上城来,扒你个赤条精光!

代战公主 (白)     怎么着?

莫洪   (白)     我看看你有几个脚趾头。

代战公主 (白)     这老东西,胡说八道。

             马达、江海!

(马达、江海同允。)

代战公主 (白)     攻城!

四红龙套 (同白)    呕!

莫洪   (白)     慢着,慢着!拿您一个好人,干吗跟我嘎杂子一般见识?您将人马暂退一箭之地。我把先行平贵叫上城来,你们俩人爱怎么唱怎么唱。您瞧好不好?

代战公主 (白)     老将军,须要言而有信!

莫洪   (白)     岂肯失信于汝乎?

代战公主 (白)     马达、江海,人马暂退!

四红龙套 (同白)    呕!

(代战公主、马达、江海、四红龙套自上场门同下。)

莫洪   (白)     先行,平贵!

薛平贵  (白)     老将军,胜负如何?

莫洪   (白)     好嘛,你带着家眷来的?好厉害!叫你城楼答话。你去吧!

(莫洪下。)

薛平贵  (白)     有劳了!

     (西皮快板)  莫老将军对我言,

             公主带兵到关前。

             放心不下敌楼看,

(薛平贵上城。马达、江海同暗上。)

薛平贵  (西皮快板)  旌旗遮着半边天。

             马达、江海一声唤:

             快宣公主到城边,

     (西皮散板)  王有话言。

马达、

江海   (同白)    有请公主!

(四红龙套、代战公主同上。)

代战公主 (西皮流水板) 马达、江海一声唤,

             催马来到三关前。

             坐在雕鞍用目看,

             城楼站定无义男。

             按着军令将他问:

             为何私自转长安?

薛平贵  (白)     公主!

     (西皮快板)  那一日驾坐银安殿,

             宾鸿大雁吐人言。

             手执金弓和弹打,

             打下了半幅血罗衫。

             打开罗衫从头看,

             想起了寒窑受苦王宝钏。

             非是我独自离宫院,

             为的是前妻王宝钏。

代战公主 (白)     我说你张口王宝钏,闭口王宝钏,到底儿王宝钏是你什么人哪?

薛平贵  (白)     她是孤的前妻呀!

代战公主 (白)     怎么着,你还有前妻哪吗?

薛平贵  (白)     正是。

代战公主 (白)     你可害苦了我啦!

     (西皮导板)  代战女坐雕鞍泪满面,

     (西皮快板)  不由我一阵阵心内酸。

             你有前妻王三姐,

             早该对咱说根源。

薛平贵  (西皮快板)  孤本当对你说实言,

             公主不放也枉然。

代战公主 (西皮快板)  你那里休得巧言辩,

             想回长安难上难!

薛平贵  (白)     哎呀!

     (西皮散板)  一见公主变了脸,

             不由孤王心内酸。

             远望寒窑高声唤,

             王三姐呀!

             夫妻们要相逢难上加难。

代战公主 (白)     呀!

     (西皮散板)  一见大王泪满面,

             倒叫咱家心不安。

             低下头来心暗算,

             忽然一计上心间。

     (白)     大王,并不是咱家不放你回去,皆因你国奸多忠少,咱家放心不下。这儿有金铃鸽儿一只,你带在身旁。若有人谋害于你,你将鸽儿放回,咱家也好发兵搭救于你。

薛平贵  (白)     多谢公主!

     (西皮散板)  多谢公主开恩典,

             马达、江海听我言:

             人马休回西凉转,

             就在此地扎营盘。

             交与公主鈚箭,

(薛平贵交箭取鸽。)

薛平贵  (西皮散板)  寒窑内看一看妻宝钏。

(薛平贵下。)

代战公主 (西皮快板)  一见大王回长安,

             马达、江海听我言:

             人马休回西凉转,

(四红龙套、马达、江海同下。)

代战公主 (西皮散板)  且待发兵反长安!

(代战公主下。)
(完)


浏览次数:726 ┊ 字数:5700 ┊ 最后更新:2016年12月16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