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算军粮》

主要角色
王宝钏:旦
薛平贵:老生
王允:老生
魏虎:净
苏龙:老生
王夫人:老旦

《算粮》李瑛饰王宝钏、郭德发饰魏虎、王盛林饰王允、宋宝罗饰薛平贵
《算粮》李瑛饰王宝钏、郭德发饰魏虎、王盛林饰王允、宋宝罗饰薛平贵
情节
薛平贵乘王允寿辰,与妻王宝钏偕赴相府,向王允、魏虎讨算十八年军粮。互相争辩,一同面君。

注释
为全部《王宝钏》之第十一折。全部《王宝钏》共十三个剧目,除《武家坡》、《大登殿》两折,其余大部均不常见于舞台。有些单出戏经过历次舞台实践得到发展。经串连后,不免有词句重复、情节欠统一之处。本集为了存真,一律未予更动。

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录入:豫让桥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4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王允   (内白)    嗯哽!

(王允上。)

王允   (引子)    调和鼎鼐,位列三台。

(王允坐。)

王允   (念)     头戴乌纱色色新,身穿红袍带围身。老夫在朝为首相,膝下无子甚惨情!

(家院甲暗上。)

王允   (白)     老夫,王允。蒙圣恩官拜当朝首相。今当老夫寿诞之期。满朝文武,必定前来拜寿。

             来!

家院甲  (白)     有。

王允   (白)     伺候了!

家院甲  (白)     是。

(家院乙上。)

家院乙  (白)     三姑娘到!

王允   (白)     噢!那宝钏来了?

家院乙  (白)     正是。

王允   (白)     唤她进来!

家院乙  (白)     是。

             有请三姑娘!

王宝钏  (内白)    来了!

(王宝钏上。)

王宝钏  (西皮二六板) 听得家院一声请,

             寒窑来了受苦人。

             迈步我把——

     (西皮散板)  相府进,

(王宝钏进门。)

王宝钏  (西皮散板)  见了爹爹说分明。

     (白)     参见爹爹!

王允   (白)     罢了。一旁坐下。

王宝钏  (白)     谢坐!

(王宝钏坐。)

王允   (白)     儿呀,想你一十八载,未曾进过相府。今日到此何事?

王宝钏  (白)     女儿与爹爹拜寿来了。

王允   (白)     为父的寿诞儿还记得?

王宝钏  (白)     焉有不记得的道理!

王允   (白)     记得就好。后堂见过你那母亲去吧!

王宝钏  (白)     儿遵命。

(王宝钏离座,出门。)

王宝钏  (西皮散板)  前堂领了爹爹命,

             后堂去见儿的老娘亲。

(王宝钏下。)
苏龙、

魏虎   (内同白)   二位姑老爷到!

家院甲、

家院乙  (同白)    二位姑老爷到!

王允   (白)     有请!

家院甲、

家院乙  (同白)    有请。

(苏龙、魏虎同上。)
苏龙、

魏虎   (同白)    参见岳父大人!

王允   (白)     贤婿少礼。请坐。

苏龙、

魏虎   (同白)    谢坐。

(苏龙、魏虎两旁分坐。)

王允   (白)     啊二位贤婿!

苏龙、

魏虎   (同白)    岳父大人!

王允   (白)     老夫今年寿诞与往年大不相同了。

苏龙、

魏虎   (同白)    怎么大不相同?

王允   (白)     那宝钏也来了。

苏龙   (白)     想是借贷而来?

魏虎   (白)     唉!哪里是借贷而来,想是守节不住了。

王允   (白)     休得胡言!

             啊二位贤婿,老夫有意在酒席宴前劝解宝钏,还劳二位贤婿帮助。

苏龙、

魏虎   (同白)    那个自然。

王允   (白)     家院,请夫人、小姐出堂!

家院甲、

家院乙  (同白)    请夫人、小姐出堂!

(丫鬟扶王夫人同上,王金钏、王银钏、王宝钏同上。)

王夫人  (念)     九月菊花放,

王金钏  (念)     花开满院香。

王银钏  (念)     人前显富贵,

王宝钏  (念)     盼想儿夫郎。

(王允、苏龙、魏虎同离座。王夫人、王金钏、王银钏、王宝钏、丫鬟同进门。王允、王夫人同上站,苏龙、王金钏、魏虎、王银钏、王宝钏、家院甲、家院乙、丫鬟相继拜寿。王允、王夫人同归正座。苏龙、魏虎同坐大边,王金钏、王银钏、王宝钏同坐小边。)

王允   (白)     看酒!

     (西皮原板)  寿堂之上摆酒宴,

王夫人  (西皮原板)  合家团聚乐安然。

王宝钏  (西皮原板)  一家人华堂上庆祝寿诞,

             魏虎贼他那里心不安然。

             他怎知薛郎夫早已回转,

             老爹爹问一声答他一言。

王允   (白)     啊宝钏,你今前来是专为拜寿,是还有别事?

王宝钏  (白)     儿今此来,一来与爹爹拜寿,二来与魏虎算算一十八载的粮饷!

魏虎   (白)     你住了吧!那薛平贵死在西凉,哪有粮饷算还与你?

(魏虎离座。)

王宝钏  (白)     他若不曾死呢?

(王宝钏离座。)

魏虎   (白)     那平贵若在,就将粮饷算还与你!

王宝钏  (白)     敢与你三姑娘击掌?

魏虎   (白)     好,击掌!

(王夫人离座。)

王夫人  (白)     且慢!儿呀,听你之言,莫非那平贵还在?

王宝钏  (白)     娘啊!

     (西皮流水板) 母亲不必来相劝,

             女儿言来听根源:

             只因魏虎将人陷,

             丈夫薛郎丧外边。

             辞别爹娘——

     (西皮散板)  寒窑转,

(王宝钏出门,王夫人、魏虎同归座。)

王宝钏  (西皮散板)  寒窑去把薛郎搬。

(王宝钏下。)

王允   (白)     二位贤婿!

苏龙、

魏虎   (同白)    岳父大人!

王允   (白)     方才听宝钏之言,莫非那平贵他还在?

魏虎   (白)     唉!他早就死啦。

王夫人  (白)     还是在的好!

王允、

魏虎   (同白)    唉,死了的好!

王夫人、

苏龙   (同白)    唉,还是在的好!

薛平贵  (内西皮导板) 为见王允巧改扮,

(薛平贵、王宝钏同上。)

薛平贵  (西皮快板)  寒窑内来了平贵男。

             几载不见王允面,

             相府修盖好威严。

             我与魏虎把粮算!

(西皮小拉子。薛平贵欲见礼,王宝钏暗示阻止。)

薛平贵  (西皮散板)  问我一声答一言。

(薛平贵坐大边,王宝钏坐小边。)

王允   (白)     宝钏!

王宝钏  (白)     哼……

王允   (白)     方才进来的大汉,他是何人?

王宝钏  (白)     他就是征西路上,害不死的薛平贵。他、他、他……又回来了!

王允   (白)     噢!贤婿到了。待老夫下位。

魏虎   (白)     小婿向前!

(魏虎离座。)

魏虎   (白)     哎呀且住!那薛平贵明明死在西凉,怎么又来到长安?莫非是活见了鬼了!待我看来。可不是薛平贵吗?哎呀呀,这便如何是好?有了!我上前与他赔个礼儿也就是了。

             啊先行,平贵,你回得朝来,本帅未曾与你接风掸尘。我这厢有礼了!

(魏虎作揖,王宝钏暗示薛平贵不理。)

魏虎   (白)     啊,没听见。想是行路之人,受了风霜,有些耳沉了。我再来它一家伙。

             啊先行,平贵,你回得朝来,本帅未曾与你接风撢尘。我这厢有礼了!

(王宝钏暗示薛平贵不理。)

魏虎   (白)     唗!本帅好意与你深施一礼。你坐在一旁,昂然不理。她在一旁,指指戳戳。是何道理?

(薛平贵离座,王宝钏随起。)

薛平贵  (白)     魏虎,我今回得朝来,快将一十八载粮饷算还与我!

魏虎   (白)     住了,你私通西凉,哪有粮饷算还与你?

薛平贵  (白)     你敢与我上殿面君?

魏虎   (白)     怕你不成?

薛平贵  (白)     走哇!

     (西皮摇板)  上前抓住袍和带,

             你苦苦地害我为何来?

(薛平贵拉魏虎同下。)

王允   (白)     看他二人抓袍夺带。待老夫上殿保本便了。

(王允、王夫人、苏龙、王金钏、王银钏、王宝钏同下。)
(完)


浏览次数:208 ┊ 字数:2715 ┊ 最后更新:2017年10月27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