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花园赠金》

主要角色
王宝钏:旦
薛平贵:小生

《花园赠金》王中黎饰王宝钏、彭小仙饰薛平贵
《花园赠金》王中黎饰王宝钏、彭小仙饰薛平贵
情节
唐丞相王允,生有三女:大女王金钏,嫁苏龙,官居户部;二女王银钏,配魏虎,兵部侍郎;三女王宝钏,因溺爱,许于二月二日,在十字街头,高搭彩楼,抛球选婿。王宝钏为求佳婿,携婢至花园焚香祈祷。事毕,发觉园外有一花郎倒卧,使婢问明,知是薛平贵。王宝钏见其人品不凡,并非久困之人,意有所属。乃命婢往取衣服银两相赠,并嘱薛平贵及期至彩楼前,接球入赘。

注释
为全部《王宝钏》之第一折。全部《王宝钏》共十三个剧目,除《武家坡》、《大登殿》两折,其余大部均不常见于舞台。有些单出戏经过历次舞台实践得到发展。经串连后,不免有词句重复、情节欠统一之处。本集为了存真,一律未予更动。

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录入:豫让桥


相关剧本
《花园赠金》(根据陈正薇授课本整理)
《彩楼配》(根据《戏考》第三册整理)
《彩楼配》(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彩楼配》(根据《京剧丛刊》第十集整理)
《三击掌》(根据《戏考》第二十三册整理)
《三击掌》(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三击掌》(根据《京剧丛刊》第十集整理)
《三击掌》(根据《程砚秋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投军降马》(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平贵别窑》(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平贵别窑》(根据《戏考》第三十六册整理)
《平贵别窑》(根据《京剧丛刊》第十集整理)
《投军别窑》(根据《周信芳演出剧本选集》第一集整理)
《误卯三打》(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探寒窑》(根据《戏考》第二册整理)
《探寒窑》(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母女会》(根据《京剧丛刊》第十集整理)
《鸿雁捎书》(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赶三关》(根据《戏考》第十二册整理)
《赶三关》(根据《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武家坡》(根据《戏考》第五册整理)
《武家坡》(根据1937年【百代唱片】12面录音整理:马连良饰薛平贵,王玉蓉饰王宝钏。)
《算粮登殿》(根据《戏考》第八册整理)
《回龙阁》(根据《戏考》第十一册整理)
《红鬃烈马》(根据《经典京剧剧本全编》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72.4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王宝钏上。)

王宝钏  (念)     每日刺绣龙凤袄,侍奉双亲到白头。

(丫鬟暗上。)

王宝钏  (白)     奴家,王宝钏。爹爹王允,官居首相。母亲陈氏,生我姐妹三人——大姐金钏,许配苏龙。二姐银钏,许配魏虎。只有奴家尚未婚配。这且不言。只因昨夜偶得一梦,梦见一颗斗大红星,坠落卧房,将我惊醒。不知主何吉凶?我不免去到花园焚香祝告。

             丫鬟!

丫鬟   (白)     有。

王宝钏  (白)     捧定香盘,带路花园!

丫鬟   (白)     是。

(王宝钏离座。)

王宝钏  (西皮三眼板) 昨夜晚一梦甚稀奇,

             斗大的红星坠落房里。

             只惊得奴家汗满体,

             不知是凶还是吉?

             叫丫鬟带路花园里,

(丫鬟捧香盘引王宝钏同进园门。丫鬟摆香盘,王宝钏上香跪拜。)

王宝钏  (西皮三眼板) 双膝跌跪——

     (西皮二六板) 在丹墀。

             夜梦红星甚稀奇,

             因此到花园将神祈。

             叩罢头来——

     (西皮散板)  身站起,

(王宝钏站起,归座。丫鬟撤去香盘。)

王宝钏  (西皮散板)  小坐片时暂歇息。

(薛平贵上。)

薛平贵  (西皮散板)  身上无衣御寒凉,

             肚内饥饿实难当。

             将身来在大街上,

(薛平贵走小圆场。)

薛平贵  (西皮散板)  抬头只见府门墙。

     (白)     俺,薛平贵。乃长安人氏。只因时运不佳,落在这乞讨之中。来此已是王相府的花园门首。身体困倦,不免在此打睡片时。正是:

     (念)     丢开心中事,昏沉睡阳台。

(薛平贵卧睡。)

王宝钏  (白)     丫鬟!

(丫鬟允。)

王宝钏  (白)     我闷坐花园,甚是无聊,到哪里去玩耍玩耍?

丫鬟   (白)     咱们到花园门外,玩玩去吧!

王宝钏  (白)     如此,带路!

丫鬟   (白)     是。

(王宝钏离座,随丫鬟同出门。)

丫鬟   (白)     呦,小姐,大事不好啦!

王宝钏  (白)     何事惊慌?

丫鬟   (白)     外面着火啦!

王宝钏  (白)     待我看来。

(王宝钏看薛平贵。)

王宝钏  (白)     呀!

(王宝钏想。)

王宝钏  (白)     丫鬟,你远看?

丫鬟   (白)     是火!

王宝钏  (白)     近观呢?

丫鬟   (白)     是一个花郎。

王宝钏  (白)     你去将那花郎唤醒,带进花园,我有话讲。

丫鬟   (白)     遵命。

(王宝钏进门,归座。)

丫鬟   (白)     花郎醒来!

薛平贵  (白)     原来是丫鬟姐。唤我何事?

丫鬟   (白)     我家小姐叫你进去,有话问你。

薛平贵  (白)     有劳了!

(薛平贵站。丫鬟引薛平贵同进门。薛平贵向王宝钏作揖。)

薛平贵  (白)     参见小姐!

王宝钏  (白)     罢了。

(王宝钏自想。)

王宝钏  (白)     哎呀且住!看这花郎,两耳垂肩,双手过膝,乃大贵之相,为何落在乞讨之中?嗯!我自有道理。

(王宝钏对薛平贵。)

王宝钏  (白)     啊花郎,你家住哪里,姓甚名谁?一一讲来,也好周济于你。

薛平贵  (白)     小姐容禀!

     (西皮快板)  小姐在上容我禀,

             细听花郎说分明:

             家住本国长安地,

             父母早已命归阴。

             若问花郎名和姓,

             薛平贵就是我的名。

王宝钏  (白)     呀!

     (西皮快板)  听他言来自思忖:

             容貌不像受苦的人——

             两耳垂肩贵相品,

             龙眉虎目帝王尊。

             夜梦红星是有准,

             莫非应在此人的身?

             彩球之事——

     (西皮散板)  对他论,

(王宝钏左右两顾。)

王宝钏  (西皮散板)  又恐丫鬟在旁听。

     (白)     啊丫鬟,去到绣房取银子一锭、衣服一件。

丫鬟   (白)     遵命。

(丫鬟下。)

王宝钏  (白)     啊花郎,方才你言道家中父母双亡,你可有……

薛平贵  (白)     有什么?

王宝钏  (白)     可有妻室呀?

(王宝钏用袖掩面作羞。)

薛平贵  (白)     小姐说哪里话来!落在乞讨之中,哪里来得银钱娶妻呀?

王宝钏  (白)     我有一言,不好启齿。

薛平贵  (白)     小姐有何金言,尽管请讲。

王宝钏  (白)     啊花郎,我对你实说了吧:我父约定二月二日,在十字街前,高搭彩楼,抛球招赘。是日你可站在楼前。倘若姻缘有分,也未可知。

薛平贵  (白)     里面都是王孙公子,哪有花郎之份?

王宝钏  (白)     我有一言,你且听了!

     (西皮快板)  二月二日事有准,

             切莫错过好光阴。

             倘若姻缘事有分,

             你是天台路上的人。

(丫鬟上。)

丫鬟   (白)     小姐,银两、衣裳在此。

王宝钏  (白)     付与花郎,叫他去罢。

薛平贵  (白)     多谢小姐!

     (西皮散板)  辞别小姐出园门,

(薛平贵作揖,欲出门。)

王宝钏  (白)     转来!

薛平贵  (西皮散板)  小姐还有何话云?

王宝钏  (西皮散板)  你若不来失了信,

             就是忘恩负义的人!

薛平贵  (白)     小姐!

     (西皮散板)  小姐不必细叮咛,

             平贵岂是负义的人?

(薛平贵出门,下。)

王宝钏  (西皮散板)  奴家暗把天祝定,

             二月二日配良姻。

(王宝钏、丫鬟同下。)
(完)


浏览次数:2117 ┊ 字数:2231 ┊ 最后更新:2014年05月29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