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伍子胥》

主要角色
伍员:老生
伍尚:老生
申包胥:净
东皋公:末
皇甫讷:老生
渔丈人:丑
浣纱女:旦
专诸:净
姬光:老生
姬僚:净
伍奢:老生
鄢将师:丑
费无极:净
米南适:净
家将:小生
家院:外
牛二:丑
专母:老旦
专诸妻:旦
孙武:老生
被离:老生
柳展雄:净
老丈:外

《伍子胥》杨宝森饰伍员
《伍子胥》杨宝森饰伍员
情节
楚平王听信费无极谗言,囚伍奢,并命伍奢修书召其子伍尚、伍员进京,欲一并杀之。镇守樊城的伍尚、伍员见信后,伍员心生疑心,劝伍尚不要前往。伍尚不听,进京见父被抓,与父亲同时遇害。楚平王又命武城黑领兵至樊城捉拿伍员。伍员不敌,弃城逃走,途中遇好友申包胥催贡回朝。伍员向申包胥备诉冤情,立誓雪恨。申包胥劝伍员回朝,伍员执意不肯,必往吴国借兵伐楚。申包胥声言:你若灭楚,我必复楚。于是放伍员逃往吴国。伍员与申包胥分别后,行至昭关。这时楚平王已命人画影图形,四处缉拿。伍员被隐士东皋公请至家中,七日七夜,一筹莫展,须发尽白。东皋公与好友皇甫讷设计,救伍员混出昭关。伍员逃出昭关,为大江所阻,幸好遇到渔丈人渡他过江。过江后,嘱咐渔丈人千万不要向外人泄漏。渔丈人为消除伍员的担心而投江。伍员前行,途中饥饿,向溪边的浣纱女讨饭,临行时嘱咐浣纱女不要走露风声。浣纱女为了表明自己的态度,投江而死。伍员逃至吴国,与专诸结为异姓兄弟。姬光听说伍员到了吴国,出宫寻访,正遇伍员在街头乞讨,于是将他带回宫中,求教谋杀王僚之计。伍员推荐专诸,共同策划刺杀王僚的行动。姬光假设筵席,邀请王僚赴宴。专诸假扮成厨师进鱼,鱼中藏剑,借上菜之机,刺死王僚。专诸也当即被砍死。

根据《经典京剧剧本全编》整理

录入:长弓贯日


相关剧本
《战樊城》(根据《戏考》第九册整理)
《战樊城》(根据1954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录音整理:杨宝森饰伍员,哈宝山饰伍尚,刘盛通饰伍奢,刘砚亭饰武城黑;杨宝忠操琴,杭子和司鼓。)
《长亭会》(根据《戏考》第九册整理)
《长亭会》(根据《京剧汇编》第九十七集:北京市戏曲研究所藏本整理)
《长亭会》(根据1954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录音整理:杨宝森饰伍员,金少臣饰申包胥;杨宝忠操琴,杭子和司鼓。)
《文昭关》(根据《戏考》第一册整理)
《文昭关》(根据1954年录音整理:杨宝森饰伍员,哈宝山饰东皋公,刘盛通饰皇甫讷;杨宝忠操琴,杭子和司鼓。)
《浣纱记》(根据《戏考》第五册整理)
《鱼肠剑》(根据《戏考》第二册整理)
《刺王僚》(根据《戏考》第七册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87.7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战樊城

【第一场】

(伍尚、伍员同上。)

伍尚   (念)     边外狼烟尽,

伍员   (念)     共享太平春。

(家院暗上。)

伍尚   (白)     唉!

伍员   (白)     兄长,自到樊城以来,为何终日愁闷?

伍尚   (白)     贤弟,你我弟兄镇守樊城,不知爹娘可安泰否?

伍员   (白)     吉人自有天相,兄长何必挂怀!

伍尚、

伍员   (同白)    来,伺候了。

家院   (白)     是。

(鄢将师上。)

鄢将师  (念)     离了京城地,来此是樊城。

     (白)     门上哪位在?

家院   (白)     什么人?

鄢将师  (白)     烦劳通禀:京都下书人求见。

家院   (白)     候着。

             启禀二位老爷:京都差来下书人求见。

伍尚、

伍员   (同白)    书先进,人落后。

家院   (白)     来人呢?

             书先进,人落后。

鄢将师  (白)     书信在此。

家院   (白)     候着。

(鄢将师暗下。)

家院   (白)     书信呈上。

(伍尚、伍员同看信。)
伍尚、

伍员   (同白)    “伍尚、伍员开拆”。

伍尚   (白)     贤弟请看。

伍员   (白)     兄长请看。

伍尚、

伍员   (同白)    你我同拆同观。

             爹娘在上,恕孩儿不孝之罪。

伍尚   (西皮原板)  未曾拆书泪淋淋,

             纸上相逢父子情。

             平王思念临潼会,

             伍尚、伍员早回京。

             外加走字多劳顿,

             骏马十匹莫留停。

             看罢书信心喜甚,

伍员   (西皮散板)  伍员心中暗沉吟。

伍尚   (白)     贤弟请看。

伍员   (白)     “外加走字,骏马十匹”,兄长可解?

伍尚   (白)     愚兄不解。

伍员   (白)     此乃“逃走”二字。唤下书人,一问便知明白。

伍尚、

伍员   (同白)    来,唤下书人。

(鄢将师暗上。)

家院   (白)     下书人,老爷传你,小心了。

鄢将师  (白)     是。

             下书人与二位老爷叩头。

伍尚、

伍员   (同白)    罢了,起来。

鄢将师  (白)     多谢二位老爷。

伍员   (白)     下书人,你叫什么名字?

鄢将师  (白)     小人名叫鄢将师。

伍员   (白)     我且问你:你是新进相府,还是久在相府?

鄢将师  (白)     新进相府。

伍员   (白)     太老爷?

鄢将师  (白)     安泰。

伍员   (白)     太夫人?

鄢将师  (白)     福寿康宁。

伍员   (白)     书信何人所交?

鄢将师  (白)     内封外发。

伍员   (白)     调我弟兄进京,所为何事?

鄢将师  (白)     这个……

伍员   (白)     讲!

鄢将师  (白)     无非是加官受爵。

伍员   (白)     呵呵呵……外厢伺候!

鄢将师  (白)     是。

(鄢将师下。)

伍尚   (白)     贤弟,听下书人之言,书信是真的了。

伍尚   (白)     有道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伍尚   (白)     贤弟呀——

     (西皮原板)  贤弟休要太烈性,

             有辈古人向弟云:

             文王被囚遭陷阱,

             伯邑考粉身救父身。

             这都是前辈古人等,

             留下了美名万古存。

伍员   (白)     兄长——

     (西皮原板)  兄长说话欠思忖,

             休把今人比古人。

             文王被囚天注定,

             伯邑考丧身命里生成。

             既是平王加官赠,

     (西皮二六板) 就该有圣旨到樊城。

             若是爹娘修书信,

             为何有“逃走”二字在书后明?

             怕的是失足落陷阱,

             插翅不能远飞腾。

             小弟愿把樊城镇,

             宁做个不忠不孝的人。

伍尚   (西皮快板)  千言万语他不听,

             一心镇守在樊城。

             长子必须遵父命,

             是好是歹走一程。

     (白)     贤弟,听你之言,是不进京的了。

伍员   (白)     凶多吉少,不去的为妙。

伍尚   (白)     也罢,待愚兄一人进京就是。

伍员   (白)     兄长一人进京,小弟放心不下,命家将跟随侍奉。

伍尚   (白)     但凭贤弟。

伍员   (白)     来。

家院   (白)     有。

伍员   (白)     传家将走上。

家院   (白)     家将走上。

(家将上。)

家将   (念)     俺本英雄好汉,侍奉帅府门前。

     (白)     叩见二位老爷。

伍尚、

伍员   (同白)    罢了。

家将   (白)     呼唤小人,有何吩咐?

伍员   (白)     大老爷进京,命你跟随,倘有不测,速报我知。

家将   (白)     但不知几时起程?

伍员   (白)     这个——

伍尚   (白)     即刻起程。

伍员   (白)     备马伺候。

伍尚   (白)     看衣更换。

     (西皮原板)  在头上取下了乌纱帽,

             紫袍朝衣且离身。

             叫家将备马府门等,

             等候了你老爷就要登程。

(家将下。)

伍员   (西皮原板)  一封书信到樊城,

             拆散了弟兄们两离分。

             家院看过酒一樽,

(鄢将师、家将同暗上。)

伍员   (西皮原板)  弟与兄长——

     (西皮二六板) 来饯行。

             登山涉水多劳顿,

             披星戴月转家门。

             非是小弟不从命,

             怎奈有“逃走”二字书后明。

             兄长饮干杯中酒,

             一路平安早到京。

伍尚   (西皮快板)  接过了贤弟酒一樽,

             背转身来谢神灵。

             倘若是家门遭不幸,

             你就是伍家报仇人。

             辞别贤弟足踏镫,

(鄢将师、家将同下。)

伍尚   (西皮散板)  披星戴月奔都城。

(伍尚下。)

伍员   (西皮快板)  兄长上马两泪淋,

             叫人难舍又难分。

             流泪眼观流泪眼,

             断肠人送断肠人。

             倘若家门遭不幸,

             杀上天子午朝门。

             吉凶二字难料定,

             闷坐樊城等信音。

(家院、伍员同下。)

【第二场】

(鄢将师、家将、伍尚同上。)

伍尚   (西皮快板)  爹娘书信到来临,

             心急哪顾路不平。

             无心观看道路景,

             催马加鞭奔帝京。

(鄢将师、家将、伍尚同下。)

【第三场】

(四校尉、费无极同上。)

费无极  (念)     眉头一皱计千条,舌尖杀人不用刀。

(鄢将师上。)

鄢将师  (念)     离了樊城地,报与相爷知。

     (白)     叩见相爷。

费无极  (白)     罢了。

鄢将师  (白)     谢相爷。

费无极  (白)     伍尚、伍员可曾诓到?

鄢将师  (白)     伍尚进京,伍员未到。

费无极  (白)     伍尚往哪里去了?

鄢将师  (白)     监中探父去了。

费无极  (白)     你且回避。

鄢将师  (白)     是。

(鄢将师下。)

费无极  (白)     且住,我想伍尚私自监中探父,我不免上殿参他一本。

             打道上朝。

(四校尉、费无极同走圆场。)

费无极  (白)     臣:费无极见驾,愿大王千岁!

楚平王  (内白)    卿家上殿,有何本奏?

费无极  (白)     今有伍尚,私自进京,监中探父,请旨定夺。

楚平王  (内白)    就命卿家将他父子斩首金阶,领旨下殿。

费无极  (白)     领旨!

             校尉的!

四校尉  (同白)    有!

费无极  (白)     打道金阶。

四校尉  (同白)    啊!

(四校尉、费无极同走圆场。)

校尉甲  (白)     来在金阶。

费无极  (白)     将伍奢、伍尚父子绑了上来!

四校尉  (同白)    啊!

(四校尉同下,绑伍奢、伍尚同上。)

伍奢   (西皮快板)  见伍尚把我的牙咬坏,

             骂声无知小奴才:

             弟兄镇守樊城界,

             为什么私自转回来?

伍尚   (西皮快板)  老爹尊错把孩儿怪,

             书信一到怎敢不来!

             父子们犯了何条罪,

             为何捆绑在金阶?

伍奢   (西皮快板)  平王无道纲常坏,

             父纳子妻理不该。

             为父谏奏反遭害,

             勒逼修书叫你来。

             儿头上枉把乌纱戴,

             “逃走”二字解不开。

伍尚   (西皮快板)  听一言来牙咬坏,

             大骂无极狗奸谗。

             恨不得一脚将尔踹,

             阴曹地府等你来。

伍奢   (西皮散板)  我儿休把情性改,

             忠良哪怕飞祸灾!

伍奢、

伍尚   (同西皮散板) 父子们一死有何碍!

费无极  (白)     看看时辰可到?

校尉甲  (白)     时辰已到。

费无极  (白)     将他父子开刀!

(二校尉押伍奢、伍尚同下,二校尉同上。)

校尉甲  (白)     斩首已毕。

费无极  (白)     且住,我想他父子已死,还有伍员镇守樊城,不免上殿再奏一本。

             校尉的!

四校尉  (同白)    有!

费无极  (白)     打道上朝。

四校尉  (同白)    啊!

(四校尉、费无极同走圆场。)

费无极  (白)     臣:费无极二次见驾,愿大王千岁!

楚平王  (内白)    卿家二次上殿,有何本奏?

费无极  (白)     伍奢、伍尚斩首,还有伍员镇守樊城。现有他的满门家眷在京,请旨定夺。

楚平王  (内白)    就命卿家带领校尉,抄杀伍府。再命武城黑带领三千人马,去至樊城,捉拿伍员进京问罪。领旨下殿。

费无极  (白)     领旨!

             校尉的!

四校尉  (同白)    有!

费无极  (白)     打道伍府。

四校尉  (同白)    啊!

(四校尉、费无极同下。)

【第四场】

(家将上。)

家将   (白)     且住!伍家满门家眷俱已斩首,不免去到樊城,报与二老爷知道便了!

(家将下。)

【第五场】

(四龙套、武城黑同上。)

武城黑  (白)     某:武城黑。奉了平王旨意,带领人马,去到樊城捉拿伍员进京问罪。

             众将官!

四龙套  (同白)    有!

武城黑  (白)     起兵前往。

四龙套  (同白)    啊!

(四龙套、武城黑同下。)

【第六场】

(伍员上。)

伍员   (念)     惦念京都事,心神不安宁。

(家将上。)

家将   (白)     参见二老爷。

伍员   (白)     家将回来了?

家将   (白)     回来了。二老爷,大事不好了!

伍员   (白)     何事惊慌?

家将   (白)     太老爷不知身犯何罪,伍家满门俱已斩首!

伍员   (白)     怎么讲?

家将   (白)     伍家满门俱已斩首!

伍员   (白)     哎呀!

     (西皮导板)  听一言来魂魄荡,

     (叫头)    爹爹,母亲,兄长啊……

     (西皮摇板)  点点珠泪洒胸膛。

             忍悲含泪叫家将,

     (白)     家将!

家将   (白)     在。

伍员   (西皮摇板)  犯罪情由说端详!

家将   (西皮摇板)  费无极谎本来奏上,

             武城黑兵到要提防。

伍员   (白)     好恼!

     (西皮摇板)  骂声无极狗奸党,

             转面再骂楚平王。

             家将与爷备丝缰!

(伍员下。)

家将   (白)     请老爷上马。

(伍员上,上马,四白龙套自两边分上,同出城。四龙套引武城黑同上。会阵。)

伍员   (白)     马前来的敢是武城黑?

武城黑  (白)     然!

伍员   (白)     领兵何往?

武城黑  (白)     奉了大王旨意,拿你进京问罪。

伍员   (白)     一派胡言,放马过来!

(四白龙套、四龙套缠斗同下。伍员、武城黑同起打,伍员败下。家将、武城黑同起打,武城黑杀家将。武城黑追下。伍员败上。)

伍员   (白)     且住!武城黑杀法厉害,他若来时,伤他一箭。

(武城黑上。伍员放箭,武城黑败下。)

伍员   (西皮摇板)  弓开弦响放雕翎,

             武城黑带箭逃了生。

             本帅先出虎穴境,

             可叹家将丧残生。

(伍员下。)

长亭会

【第一场】

(八龙套、中军、申包胥同上。)

申包胥  (点绛唇牌)  奉旨出朝,地动山摇,催贡到,本奏当朝,要把狼烟扫。

     (念)     奉王旨意出朝堂,各国催贡转还乡。且喜人强马又壮,一同回朝见君王。

     (白)     本爵,申包胥。奉了大王旨意,各国催贡。今已催齐,正好回朝缴旨。

             中军!

中军   (白)     有。

申包胥  (白)     人马可齐?

中军   (白)     俱已齐备。

申包胥  (白)     吩咐人马回朝。

中军   (白)     众将官!

八龙套  (同白)    有!

中军   (白)     人马回朝。

八龙套  (同白)    啊!

(八龙套、中军、申包胥同下。)

【第二场】

(伍员上。)

伍员   (白)     且住,且喜逃出樊城,看那旁旌旗飘摇,上面写着斗大“申”字,想必是申包胥贤弟回朝。我不免勒住马头,将我满腹冤仇对他一表。

(八龙套、中军、申包胥同上。)

申包胥  (白)     前道为何不行?

八龙套  (同白)    有人挡道。

申包胥  (白)     人马列开。

八龙套  (同白)    啊!

申包胥  (白)     兄长为何这等模样?

伍员   (白)     贤弟,你且听道啊!

     (西皮二六板) 未曾开言泪双流,

             尊一声贤弟听从头:

             临潼会上兄为首,

             各国不敢强出头。

             双挂明辅印二口,

             俺子胥名儿天下游。

             恨平王无道贪色酒,

             父纳子妻理不周。

             我的父谏奏遭毒手,

             一家满门三百余口就是那鸡犬也不留。

             这等冤仇世少有,

             不杀平王誓不休。

申包胥  (西皮快板)  兄长不必眉头皱,

             小弟言来听从头:

             相国、夫人遭毒手,

             尽都是奸贼用计谋。

             你我回朝把本奏,

             定与你全家报冤仇。

             得放手来且放手,

             得罢休来且罢休。

伍员   (西皮快板)  贤弟说话无来由,

             愚兄言来听从头:

             昏王与我结仇扣,

             岂肯与他做马牛?

             君不正,臣逃走,

             父不仁来子外游。

             此番回朝休泄漏,

             念在同朝情义投。

申包胥  (西皮快板)  兄长借兵来灭楚,

             我为君来你为仇。

             今日分别三岔口,

             快快上马把吴投。

伍员   (西皮快板)  申包胥与我把智斗,

             背转身来反加愁。

             我若是兴兵来伐楚,

             你为君来我为仇。

             贤弟请上兄叩首,

             感你放我往东游。

             辞别贤弟跨马走,

             扬鞭打马吴国投。

(伍员下。)

申包胥  (西皮快板)  一见子胥上马走,

             大小儿郎听从头,

             你等回朝若泄漏,

             军令无私刀割头。

             大队人马回朝走,

(八龙套、中军同下。)

申包胥  (西皮散板)  朝王圣驾在五凤楼。

(申包胥下。)

文昭关

【第一场】

(东皋公上。)

东皋公  (引子)    门外青山绿水,黄花百草风吹。

     (念)     桃红复含宿雨,柳绿更带朝烟;花落家童未扫,鸟啼山客犹眠。

     (白)     老汉,东皋公。昔年曾拜扁鹊先生门下为徒。隐居山林,倒也清闲快乐。今日闲暇无事,不免去到庄外,游玩一番便了。

     (西皮原板)  闲来无事不从容,

             睡觉东窗日已红。

             万物静观皆自得,

             四时佳兴与人同。

伍员   (内白)    马来!

(伍员上。)

伍员   (西皮散板)  伍员马上怒气冲,

             逃出龙潭虎穴中。

     (白)     俺,伍员。满腹含冤,要往吴国借兵报仇。行至此地,四面俱是高山,不知哪条道路可通吴国?那旁有一老丈,待我下马问来。

东皋公  (白)     那旁来的敢是伍子胥?

伍员   (白)     俺不是伍子胥,老丈休要错认了。

东皋公  (白)     将军休要害怕,老汉乃山下隐士,但讲无妨。

伍员   (白)     在下正是伍子胥,老丈何以知之?

东皋公  (白)     那日打从昭关经过,见挂有图形,与将军面貌相似,故而冒叫一声,多有得罪。

伍员   (白)     原来如此。请问老丈:不知哪条道路可通吴国?

东皋公  (白)     将军你来看,四面俱是高山,要到吴国,必须打从昭关经过。

伍员   (白)     你待怎讲?

东皋公  (白)     并无别路。

伍员   (白)     不好了!

     (西皮摇板)  听说吴国路不通,

             好似狼牙箭穿胸。

             心猿意马终何用?

     (西皮散板)  爹娘啊……

     (西皮摇板)  父母的冤仇一场空!

东皋公  (白)     将军不必悲伤。此地离寒舍不远,请至庄中一叙。

伍员   (白)     萍水相逢,怎好打搅!

东皋公  (白)     四海之内,皆是朋友,待老汉与你牵马。

伍员   (白)     这就不敢。

东皋公  (白)     老汉引路了。

     (西皮流水板) 山在西来水在东,

             山水相连处处通。

             男儿四海皆朋友,

             人到何处不相逢。

(东皋公引伍员同走圆场。童儿上。)

东皋公  (白)     将马带进去。

童儿   (白)     是。

(童儿拉马下。)

东皋公  (白)     将军请!

伍员   (白)     请!这厢有礼。

东皋公  (白)     将军请坐。

伍员   (白)     有坐。请问老丈,高姓大名?

东皋公  (白)     老汉东皋公,昔年曾拜扁鹊先生门下为徒。

伍员   (白)     原来是扁鹊先生的高徒,失敬了。

东皋公  (白)     岂敢!将军为何这等模样?

伍员   (白)     唉!一言难尽哪——

     (西皮原板)  恨平王无道乱楚宫,

             父纳子妻礼难容。

             我的父谏奏把命送,

             一家大小血染红!

东皋公  (白)     原来如此。老汉有一后花园,你且闲住几日,待我慢慢定计,救你出关就是。

伍员   (白)     如此,感恩非浅。

东皋公  (白)     正是:

     (念)     忠臣孝子当拥护,

伍员   (念)     愧煞男儿不丈夫。

东皋公  (白)     大丈夫!

伍员   (白)     惭愧!

东皋公  (白)     请!

伍员   (白)     请!

(东皋公、伍员同下。)

【第二场】

(皇甫讷上。)

皇甫讷  (引子)    隐居山林,每日里,诗酒棋琴。

     (念)     架上书万卷,花前酒一樽;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白)     卑人,皇甫讷。在历阳山下居住,倒也逍遥自在。看今日天气晴和,不免到山前山后,游玩一番便了。

     (西皮原板)  自幼儿隐居历阳山,

             闲来无事把琴弹。

             山前山后来游玩,

             不觉红日落西山。

(皇甫讷下。)

【第三场】

(伍员上。)

伍员   (西皮快板)  过了一天又一天,

             心中好似滚油煎。

             腰中枉悬三尺剑,

             不能报却父母冤。

     (白)     俺,伍员。指望吴国借兵报仇,谁知昭关难过。幸蒙东皋公,将我留在他家后花园中,一连七日,不见计出。思想起来,好不焦躁人也!

(起初更鼓。)

伍员   (白)     唉!

     (哭)     爹娘啊……

     (二黄慢板)  一轮明月照窗前,

             愁人心中似箭穿。

             恨平王无道纲常乱,

             父纳子妻礼不端。

             我父谏奏反被斩,

             一家大小被刀餐。

             伍员本是英雄汉,

             杀父冤仇岂心甘?

             指望吴国搬兵转,

             谁知昭关有阻拦。

             幸遇东皋公行方便,

             将我留在后花园。

             一连七日眉不展,

             满腹心事对谁言。

             伍员好比丧家犬,

             好比鱼儿落网间。

             思来想去肝肠断,

             今夜晚怎能够到明天。

(起二更鼓。东皋公上。)

东皋公  (二黄原板)  五夜漏声催晓箭,

             月移花影上栏杆。

             熄灭了灯光窗前站,

             且听愁人口中言。

(起三更鼓。)

伍员   (二黄原板)  心中有事难合眼,

             翻来覆去睡不安。

             背地里只把东皋公埋怨,

             恼恨皋公理不端:

             既是真心来救我,

             为何七日不周全?

             贪图富贵来害我,

             就该拿我献昭关。

             恨平王把我的牙咬断,

             诬杀忠良丧黄泉。

             一连七日眉不展,

             叫人难解巧机关。

             我有心不辞皋公走了吧,

             过不去昭关也枉然。

             千难万难难坏我,

             且等天明问根源。

(起四更鼓。)

东皋公  (二黄原板)  听罢言来心好惨,

             铁石人儿也心酸。

             救人如同把佛念,

             明日设计救他出关。

(东皋公下。起五更鼓。)

伍员   (二黄原板)  鸡鸣犬吠五更天,

             越思越想越伤惨。

             想起在朝为官宦,

             朝臣待漏五更寒。

             今日居宿荒村馆,

             冷冷清清有谁怜!

             我本待拔宝剑寻短见……

             血海冤仇化灰烟。

             对天发下宏誓愿,

             不杀平王心怎甘!

(东皋公上。)

东皋公  (二黄散板)  月退星收白昼现,

             唤醒他人把话言。

     (白)     开门来!

伍员   (二黄导板)  适才朦胧刚合眼,

     (白)     啊!

     (二黄摇板)  忽听门外有人言。

             未曾开门先拔剑,

(伍员开门。)

东皋公  (二黄摇板)  将军为何白了髯?

伍员   (白)     你待怎讲?

东皋公  (白)     将军一夜须发皓然了!

伍员   (白)     我却不信。

东皋公  (白)     你自己看来。

伍员   (白)     哎呀不好了!

     (二黄摇板)  一见须发好伤惨,

             点点珠泪洒胸前。

             冤仇未报容颜变,

             一事无成两鬓斑!

东皋公  (白)     恭喜将军,贺喜将军!须发皓然可以过得昭关了。

伍员   (白)     怎见得?

东皋公  (白)     我有一好友,名叫皇甫讷,与将军像貌相似。将他请过庄来,定计救你出关就是。

(童儿暗上。)

东皋公  (白)     童儿。

童儿   (白)     有。

东皋公  (白)     拿我名贴,请皇甫官人过庄一叙。

童儿   (白)     是。

(童儿下。)

伍员   (白)     如此,老丈在上,受我一拜。

     (二黄散板)  伍员心下甚感念,

             今日才解巧机关。

             过得昭关无凶险,

             来生变犬马当衔环。

东皋公  (二黄散板)  一夜须白真罕见,

             自有妙计过昭关。

(东皋公、伍员同下。)

【第四场】

(童儿、皇甫讷同上。)

童儿   (白)     启爷:皇甫官人到。

(东皋公上。)

东皋公  (白)     贤弟请坐。

皇甫讷  (白)     有坐。

(童儿暗下。)

东皋公  (白)     这几日为何不到庄中走走?

皇甫讷  (白)     家中有事,少来问候,多多有罪。有贴相邀,不知有何见谕?

东皋公  (白)     伍明辅到了。

皇甫讷  (白)     敢是临潼斗宝的伍明辅么?

东皋公  (白)     正是。

皇甫讷  (白)     请来相见。

东皋公  (白)     请少待。

             有请伍将军。

(伍员上。)

伍员   (念)     父母被屈死,何日报冤仇。

     (白)     何事?

东皋公  (白)     皇甫官人来了。

伍员   (白)     在哪里?

东皋公  (白)     这就是伍将军。

皇甫讷  (白)     伍将军。

东皋公  (白)     这就是皇甫官人。

伍员   (白)     皇甫兄。

东皋公  (白)     请坐。

伍员、

皇甫讷  (同白)    有坐。

皇甫讷  (白)     久闻将军之名,如雷贯耳。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伍员   (白)     落难之人,如丧家之犬。二位仁兄,有何妙计救我出关?

东皋公  (白)     事到如今,无有别计:你二人面貌相似,可将衣巾更换。皇甫官人扮作将军模样,前往昭关挂号,那把关人必定将皇甫官人拿住。将军趁混乱之时,便可混出昭关了。

伍员   (白)     此计甚妙,只是皇甫兄受惊了。

皇甫讷  (白)     受惊事小,关前难免一顿饱打。

东皋公  (白)     我去救你就是。事不宜迟,你二人快快更换衣巾。

(伍员、皇甫讷同下。伍员、皇甫讷换衣巾同上。)

伍员   (西皮二六板) 伍员头上换儒巾,

             乔装改扮往东行。

             临潼赴会曾举鼎,

             万马营中显奇能。

             时来双挂明辅印,

             运去时衰宿荒村。

             提起叫人怎不恨,

             也是子胥五行八字命生成。

             我与皋公把话论:

             你是子胥救命恩人。

             若得过了昭关地,

             一重恩当报九重恩。

     (西皮摇板)  皇甫兄请上受一礼,

     (西皮快板)  有劳施下这大恩。

             焚香顶礼不为敬,

             来生变犬马当报恩。

             伍员心下千般恨,

     (西皮摇板)  大胆且向虎山行!

(伍员下。)

皇甫讷  (西皮散板)  你若不来失了信,

             遍体排牙诉不清。

东皋公  (西皮散板)  贤弟不必细叮咛,

             即刻救你走一程。

(东皋公、皇甫讷同下。)

【第五场】

(四龙套、米南适同上。)

米南适  (念)     奉王旨意,捉拿叛臣。

     (白)     俺,米南适。奉了大王旨意,镇守昭关。朝中行文到来,画影图形,捉拿伍员。

             军士们!

四龙套  (同白)    有!

米南适  (白)     小心把守关口,如有可疑之人,速报我知。

四龙套  (同白)    啊!

(皇甫讷、伍员同上。)

皇甫讷  (白)     门上哪个听事?

龙套甲  (白)     做什么的?

皇甫讷  (白)     挂号过关的。

龙套甲  (白)     候着。

             启将军:有人挂号过关。

米南适  (白)     此人面貌如何?

龙套甲  (白)     与图形相似。

米南适  (白)     传他进来!

龙套甲  (白)     呔,将军传你!

皇甫讷  (白)     将军,我是挂号过关的。

(米南适细看皇甫讷。)

米南适  (白)     来,绑回衙去!

(伍员混出关,下。四龙套押皇甫讷引米南适同下。)

【第六场】

(伍员上。)

伍员   (白)     且住!且喜混出昭关,不免马上加鞭,逃往吴国便了!

(伍员下。)

【第七场】

(四龙套押皇甫讷引米南适同上。)

米南适  (白)     呔!胆大伍员,你乃叛逆之臣,见了本帅,为何不跪?

皇甫讷  (白)     住了,哪个是伍员,俺乃此地百姓皇甫讷。

米南适  (白)     你明明是伍员,怎说不是!

             来,吊起来打!

(东皋公上。)

东皋公  (西皮散板)  伍员混出昭关境,

             只怕贤弟受苦情。

     (白)     门上哪位在?

龙套甲  (白)     做什么的?

东皋公  (白)     东皋公求见将军。

龙套甲  (白)     启将军:东皋公求见。

米南适  (白)     有请。

东皋公  (白)     恭喜将军,贺喜将军!

米南适  (白)     喜从何来?

东皋公  (白)     听说将军拿住了伍员,岂不是一喜?

米南适  (白)     拿便拿住了,只是他说是什么此处百姓皇甫讷。

东皋公  (白)     啊,皇甫讷?是老汉的好友,现在何处?我一看便知。

米南适  (白)     好,押了来!

皇甫讷  (白)     哎呀,你害得我好苦哇!

东皋公  (白)     我与你讲得明白,要你等我一同过关,哪个叫你一人先来呢?

米南适  (白)     既是先生的好友,快快松绑。

皇甫讷  (白)     走!

米南适  (白)     哪里去?

皇甫讷  (白)     大王驾前辩理!

东皋公  (白)     不知者不怪罪。

皇甫讷  (白)     我若不看在东皋公份上,定不与你甘休!

米南适  (白)     冒犯先生,幸勿见怪。

皇甫讷  (白)     哼!

东皋公  (白)     啊将军,下次还须要仔细盘查明白,不要屈枉了好百姓,叫那伍员混出关去呀!

米南适  (白)     是是是。

东皋公  (白)     告辞。

皇甫讷  (白)     哼!

(皇甫讷、东皋公同下。)

米南适  (白)     呸,我把你们这些无用的东西!以后你们必须仔细盘查,不要屈枉了好百姓,放走了那伍员!

四龙套  (同白)    啊!

米南适  (白)     嘿!

(四龙套、米南适同下。)

浣纱记

【第一场】

(伍员上。)

伍员   (白)     哎呀且住!前有长江,后有追兵,无舟可渡,如何是好!

渔丈人  (内白)    打鱼哟!

伍员   (白)     唔呼呀,那厢有一渔船,待我将他唤来。

             船家过来。

(渔丈人上。)

渔丈人  (西皮摇板)  耳听岸上人唤我,

             壮士呼唤却为何?

     (白)     壮士唤我何事?

伍员   (白)     烦劳老丈,将我渡过江去。

渔丈人  (白)     老汉这打鱼小舟从不渡人。

伍员   (白)     多把银钱与你。

渔丈人  (白)     我是不爱钱的。

伍员   (白)     老丈,我乃被难之人,你行个方便吧!

渔丈人  (白)     既然如此,待我渡你过江,请上船来。

(水声。伍员上船。)

伍员   (白)     就请老丈将我渡过江去。

渔丈人  (白)     好,待我扯起篷来。

     (唱)     万里孤篷一叶舟,

             萧萧芦荻满江秋。

             看君不是寻常客,

             何事忧愁白了头?

             蹊跷啊,蹊跷啊!

伍员   (白)     请问老丈,此歌从何而起?

渔丈人  (白)     我见你乃是一个壮年,为何忧愁满面,须发皓然?其中必有隐情,故而歌唱。

伍员   (白)     哦,原来如此。唉!

渔丈人  (白)     请问壮士尊姓大名?

伍员   (白)     这个——

渔丈人  (白)     为何不讲?

伍员   (白)     我若说出真名实姓,恐怕走漏风声。

渔丈人  (白)     你看舟中并无别人,但讲何妨。

伍员   (白)     在下姓伍名员字子胥,楚国监利人也。

渔丈人  (白)     原来是明辅将军,失敬了!

伍员   (白)     岂敢。

渔丈人  (白)     船已抵岸,待我与你搭了扶手。

(水声。伍员下船。)

伍员   (白)     多蒙老丈将我渡过江来,无物可谢。我这里有宝剑一口,上有七星,价值连城,赠与老丈,以为渡江之费。

渔丈人  (白)     慢来,慢来。老汉听说楚平王欲得将军,悬有万金之赏。我不图赏,岂图你的酬谢!况这山路险要,将军岂可无剑!老汉打鱼江中,要它何用!请你速速去吧。

伍员   (白)     老丈既不受剑,请问尊姓大名,日后相逢,也好答报。

渔丈人  (白)     这个……日后你我相逢之时,你唤我渔丈人,我唤你芦中人也就是了。

伍员   (白)     如此,渔丈人。

渔丈人  (白)     芦中人。

渔丈人、

伍员   (同笑)    啊,哈哈哈……

伍员   (白)     告辞了!

     (西皮散板)  多蒙渡我把江过,

             日后当报这恩德。

             临行与你拱拱手,

(伍员下。)

渔丈人  (西皮散板)  可叹将军涉风波。

             我把船儿忙摇过,

(伍员自下场门上。)

伍员   (西皮散板)  再与老丈把话说。

渔丈人  (白)     将军为何去而复转?

伍员   (白)     老丈,非是我去而复转,后面倘有追兵,莫说伍员打此经过。

渔丈人  (白)     哎呀且住!老汉偌大年纪,冒着风险将他渡过江来,不料他反而疑我,万一后面追兵将他拿住,必说是我泄漏,岂不以德为怨!也罢,我不免投到江中,也好叫他安心而去。

             啊将军,那边追兵来了!

伍员   (白)     在哪里?

渔丈人  (白)     在那里!

(渔丈人投江,下。)

伍员   (白)     哎呀!

     (扑灯蛾牌)  老丈丧江河、丧江河,

             不由人珠泪落!

             得展凌云志,

             一定报恩德、报恩德!

     (白)     老丈投江一死,不免将篷索砍断,以防不测。

(伍员下。)

【第二场】

(浣纱女上。)

浣纱女  (西皮慢板)  光阴一去快如梭,

             人生在世能几何?

             不求富贵求安乐,

             每日溪边浣纱罗。

     (白)     溧阳史氏女,与寡母同居。年已三十,尚未嫁人。每日浣纱织罗,奉母度日。看天气晴和,不免去到溪旁浣纱便了。

     (西皮慢板)  村边桃花红灼灼,

     (西皮二六板) 垂柳绿叶映清波。

             景色虽好刹那过,

             辜负春光可奈何。

             缓步从容溪边过,

             临流倚石浣纱罗。

伍员   (内西皮导板) 豪杰打马奔吴国,

(伍员上。)

伍员   (西皮流水板) 龙离沧海虎离窝。

             力举千斤伍明辅,

             压定了各国不敢动干戈。

             天下英雄皆服我,

             各路诸侯来求和。

             盖世功勋无过错,

             又谁知一旦起风波。

             可叹我一家人无有结果……

             见一娘行浣纱罗。

             行至此间腹内饿,

             见她篮中饭与馍。

             本当向前求济饿,

     (西皮散板)  含羞带愧无奈何!

(伍员取石击水。)

浣纱女  (白)     呀!

     (西皮流水)  忽见水底人影过,

             落石击水却为何?

             想是壮士呼唤我,

             只得低头把话说。

伍员   (白)     娘行请了!

浣纱女  (白)     请了。客官敢是失迷路途?

伍员   (白)     并非失迷路途,我乃避难之人,行至此间,腹中饥饿。见娘行篮中有饭食馍馍,可否周济于我?

浣纱女  (白)     听客官之言,不像此地人氏,家住哪里,尊姓大名?请道其详。

伍员   (白)     唉!娘行听了——

     (西皮二六板) 未曾开言心难过,

             两眼不住泪如梭。

             家住监利在楚国,

             我的父就是伍相国。

             伍子胥,就是我,

             临潼斗宝压服了各国。

             恨平王无道贪酒色,

             父纳子妻理不合。

             我的父谏奏反得祸,

             可怜我的一家满门三百余口见阎罗!

             只剩下伍员人一个,

             插翅不能逃出网罗。

             幸遇东皋公周全我,

             混出了昭关逃奔吴国。

             行至在江边不能过,

             多蒙渔丈渡江河。

             一路行来腹饥饿,

             但只见你的篮中有饭又有馍。

             娘行若肯周济我,

             没齿不忘大恩德。

浣纱女  (白)     呀!

     (西皮流水板) 听罢言来珠泪落,

             可怜将军受折磨。

             请君饱餐免饥饿,

             篮中取出饭与馍。

伍员   (西皮散板)  多谢娘行周济我,

             用手拿起饭与馍。

             一饭未足充饥饿,

             千金相谢不为多。

浣纱女  (西皮散板)  将军不必言谢我,

             区区小事值几何!

             阳关路上是非多,

             请君快快离此河。

伍员   (西皮散板)  娘行一言提醒我,

             男女交谈是非多。

             辞别娘行奔吴国,

(伍员下。)

浣纱女  (西皮散板)  盖世英雄受折磨。

             浣纱未毕溪边坐,

(伍员自下场门上。)

伍员   (西皮散板)  再与娘行把话说。

浣纱女  (白)     将军为何去而复转?

伍员   (白)     非是我去而复转,倘有追兵到此,莫说我伍员打此经过!

浣纱女  (白)     这……将军少待。

伍员   (白)     娘行请便。

浣纱女  (白)     且住,我好心周济于他,反而疑心于我。也罢!不免投江一死,免他疑心便了。

             将军,那旁有人来了!

伍员   (白)     在哪里?

浣纱女  (白)     在那里!

(浣纱女投水,下。)

伍员   (白)     哎呀!

     (西皮摇板)  娘行身投河,

             两眼泪如梭。

             你死皆因我,

             可怜女娇娥。

             日后若得仇报过,

             建碑立旌报恩德。

     (白)     且住!娘行投河一死,是非之地,不可久停,速速拉马走去。

(伍员下。)

鱼肠剑

【第一场】

伍员   (内白)    马来!

(伍员上。)

伍员   (西皮散板)  单枪匹马弃楚边,

     (西皮流水板) 龙归沧海虎奔山。

             历阳安居七夜晚,

             一夜须白过昭关。

     (白)     俺:伍员。是我弃走樊城,指望吴国借兵报仇,谁知昭关路阻。多蒙东皋公与皇甫讷行施恻隐,设计救我出关。且喜离吴城不远,就此马上加鞭!

     (西皮原板)  一事无成两鬓斑,

             叹光阴一去不回还!

             日月轮流催晓箭,

             青山绿水常在面前。

             俺伍员弃楚非本愿,

     (西皮快板)  恨平王屈杀我慈严。

             既出昭关无阻险,

             马到长江无渡船。

             多蒙渔丈行方便,

             浣纱女子甚可怜。

             眼望吴国路不远,

     (西皮散板)  报仇心切马加鞭。

(伍员下。)

【第二场】

(专诸上。)

专诸   (引子)    爱习拳棒,论英雄,武艺高强。

     (念)     家住吴国在城东,爱习拳棒论英雄;苍天若助三分愿,挂帅封侯谈笑中。

     (白)     俺,专诸,乃吴国人氏。自幼爱习拳棒,家业凋零,就在此地开了一座肉铺。前者拉了牛二两头牲口,宰杀变卖,至今账目未清,那牛二时常找上门来吵闹。少时前来,又是一场恶气。正是:

     (念)     君子无时运不济,时衰反被小人欺。

牛二   (内白)    啊哈!

(牛二上。)

牛二   (念)     专诸做事理不端,怒恼牛二出恶言。

     (白)     说着说着到啦。

             专诸,呔,专诸!

专诸   (白)     是哪一位?

牛二   (白)     是我,是我,是嘚儿我!

专诸   (白)     原来是牛二哥,请进。

牛二   (白)     我正要到你家里走走。

(专诸、牛二同进门。)

专诸   (白)     请坐。

牛二   (白)     坐就坐下吧!

专诸   (白)     牛二哥怒气不息,为着谁来?

牛二   (白)     就为你来!

专诸   (白)     为小弟何来?

牛二   (白)     前者拉了我两头牲口,还不给我钱吗?

专诸   (白)     这几日买卖不佳,有了银钱,送过府去。

牛二   (白)     来一趟没钱,来两趟没钱,你这一辈子还有个有钱的时候哇!这么办,今儿格有钱便罢,要是没钱,你这个肉铺,让我开两天儿吧!

专诸   (白)     啊,牛二哥要做小弟的买卖?

牛二   (白)     你没有钱,我就开两天儿。

专诸   (白)     恭喜恭喜,开市大吉!小弟去了。

牛二   (白)     咳,你上哪儿去?你给我回来吧!你把空屋子交给我,叫我给你搪账主子!你动窝儿给钱都不成!

专诸   (白)     要钱,等小弟时来运转,加倍奉还。

牛二   (白)     怎么着,时来运转?我看你这样儿,是要走死运啦!

专诸   (白)     你待怎讲?

牛二   (白)     你要走死运啦!

专诸   (白)     住口!

     (扑灯蛾牌)  牛二太欺心、太欺心,

             开口就伤人。

             两膀倒有千斤力,

             你敢吵闹到门庭!

牛二   (扑灯蛾牌)  专诸太不仁,

             倚力压乡民。

             你是英雄汉,

             我是惹祸精。

             银钱如性命,

             与你把命拼。

     (白)     呔,着打!

专诸   (白)     着打!

(老丈上,解劝。伍员暗上。)

老丈   (白)     呃!专壮士,为了何事,与牛二争斗起来?

专诸   (白)     老丈啊!

     (西皮摇板)  老丈有所不知情,

             牛二开口就伤人。

             我今不看老丈面,

             一拳要你命残生!

(专诸妻持拐杖上。)

专诸妻  (白)     专诸,母亲唤你,还不进去!

(专诸妻下。)

专诸   (白)     来了。

     (念)     忽闻母亲唤,双手闭祸门。

(专诸下。)

老丈   (白)     你回去吧。

牛二   (白)     我回去?我就回去吧!

(牛二下。老丈欲下。)

伍员   (白)     老丈请转。

老丈   (白)     壮士唤俺何事?

伍员   (白)     请问老丈,适才那一大汉,与人争吵,被一妇人唤去,莫非此人惧内不成?

老丈   (白)     此人姓专名诸,那一妇人是他妻子,手执他母亲拐杖,故而一唤他就进去了。此人侍母至孝,是姑苏城中第一条好汉。

伍员   (白)     哦,原来如此。

老丈   (白)     听壮士之言,不像此地人氏。

伍员   (白)     俺乃楚国监利人氏,避难至此。

老丈   (白)     哦,请到舍下一叙。

伍员   (白)     萍水相逢,怎好打扰。

老丈   (白)     如此请便。

(老丈下。)

伍员   (白)     哎呀且住,适才听老丈之言:专诸孝义双全,力大无比。俺伍员若得此人,何愁大事不成?不免拜访于他。正是:

     (念)     交友须交真君子,方显男儿大丈夫。

     (白)     专兄开门来。

(专诸上。)

专诸   (念)     饶人也非痴呆汉,从来痴汉不让人。

     (白)     是哪一位?

伍员   (白)     愚下拜访。

专诸   (白)     原来是位壮士,请进。

(伍员、专诸同进门。)

专诸   (白)     请坐。

伍员   (白)     有坐。

专诸   (白)     请问壮士,尊姓大名?

伍员   (白)     姓伍名员字子胥,楚国监利人也。

专诸   (白)     敢是临潼斗宝的伍将军么?

伍员   (白)     岂敢。

专诸   (白)     失敬了!将军为何这等模样?

伍员   (白)     专兄啊!

     (西皮快板)  平王无道乱楚邦,

             父纳子妻败纲常。

             我父谏奏把命丧,

             因此借兵见吴王。

专诸   (白)     将军何不投奔姬光千岁那里,借兵报仇?

伍员   (白)     本当去见吴王,无有引见之人,也是枉然。

专诸   (白)     姬光千岁礼贤下士,闻得将军到此,必然召进府去,另眼看待。

伍员   (白)     但愿如此。闻得专兄孝义双全,意欲结为昆仲,不知尊意如何?

专诸   (白)     俺乃山野村夫,怎敢高攀?

伍员   (白)     愚下实意,专兄休得固辞。

专诸   (白)     如此,后面见过家母。

伍员   (白)     正要拜见伯母。请哪!

     (西皮散板)  孝义双全人钦仰,

专诸   (西皮散板)  兄有冤仇弟挂肠。

伍员   (西皮散板)  报仇之事全仰仗,

专诸   (西皮散板)  借得吴兵灭平王。

(伍员、专诸同下。)

【第三场】

(四太监、大太监、姬光同上。)

姬光   (引子)    大地山河,恨姬僚,强霸吴国。

     (念)     忆昔当年统貔貅,吴国兴隆有数秋;可恨王僚无长幼,强霸山河用机谋。

     (白)     孤,姬光。可恨王僚,目无长幼,强霸为王。孤有心将他灭却,无计可施。孙武子奏道:临潼斗宝的伍员逃到此地,要孤御驾亲访。

             来,吩咐御林军起驾。

大太监  (白)     起驾呀!

(四大铠同上。四太监同暗下。)

姬光   (西皮原板)  列国相争刀兵起,

             各为一统锦华夷。

             平王东迁王纲坠,

             后出五霸逞雄威。

             御林军与孤把驾起,

             为访贤臣保社稷。

(四大铠、大太监、姬光同下。)

【第四场】

(伍员上。)

伍员   (西皮快板)  日出东来又转西,

             举目无亲无所依。

             衣衫褴褛谁周济,

             吹箫焉能充得饥!

     (白)     俺:伍员。自与专诸结拜之后,来至姑苏城数十余日,并无进身之策。盘费用尽,衣履全无。天哪,天!想俺伍员,乃是英雄好汉,只落得吹箫讨饭哪!

     (西皮原板)  姜子牙无事隐钓溪,

             运败时衰鬼神欺。

             周文王梦飞熊夜扑帐里,

             渭水河访贤臣兴社稷。

             东迁洛邑王纲坠,

     (西皮二六板) 五霸逞强各施威。

             英雄落魄吴邦地,

             只落得吹箫讨饭吃。

(四大铠、大太监、姬光同上。)

姬光   (西皮快板)  春草青青隐翠溪,

             杨柳丝丝挂晓堤。

             孤王打马御街里,

             人烟稠密多国戚。

             勒住马头用目觑,

(伍员吹箫。)

姬光   (西皮快板)  见一老叟相貌奇:

             白发童颜把箫吹,

             凛凛身材八尺躯。

             孤王停鞭御街立,

             侧耳恭听看端的。

伍员   (西皮快板)  伍员街头用目觑,

             见一官长相貌奇:

             头戴金盔双凤翅,

             身穿一件滚龙衣。

             莫非他是姬千岁,

             特地来访我伍子胥?

             本当向前去见礼,

     (白)     呃!

     (西皮快板)  帽破衣残不整齐。

             眉头一皱心生计,

             把我的冤仇提一提。

     (叫头)    爹爹!母亲!唉,爹娘啊……

     (反西皮摇板) 子胥英能盖当世,

             到如今落魄天涯有谁知!

             可怜我父母冤仇沉海底,

             我好似凤脱翎毛怎能飞!

             伍子胥呀,伍明辅啊!

             父母冤仇不能报,

     (哭)     爹娘啊……

姬光   (西皮快板)  果然来了伍子胥。

             孤王借得他人力,

             重整吴国锦华夷。

     (白)     来,将那吹箫汉子唤来答话。

大太监  (白)     领旨!

             那一吹箫汉子,我家千岁叫你上前答话。

伍员   (白)     来也!

     (西皮快板)  听说一声唤子胥,

             愁人脸上笑嘻嘻。

             走上前来施一礼,

             愿王千岁福寿齐。

姬光   (白)     看你不像寻常之辈,为何长街乞讨?

伍员   (白)     唉,千岁!

     (西皮二六板) 富贵穷通不由己,

             怎奈时衰命运低。

             我本是楚国的功臣住监利,

             姓伍名员字子胥。

             临潼斗宝无人比,

             父子们忠心保华夷。

             恨平王无道纳儿媳,

             信用奸贼费无极。

             我的父谏奏反遭忌,

             害得我满门屈死一家大小血染衣。

             闻听得千岁招贤纳士多仁义,

     (西皮快板)  还望千岁把难臣提。

             伍子胥有日冤仇洗,

             知恩报德不敢移。

姬光   (西皮快板)  孙武子神机无人比,

             算就将军到吴地。

             一同携手把驾起,

(四大铠、大太监、姬光、伍员同走圆场。)

姬光   (西皮散板)  我与将军叙军机。

(吹打。伍员下,换衣,上。孙武、被离同上。)

孙武   (西皮摇板)  群贤府内文武聚,

被离   (西皮摇板)  见了主公把话提。

孙武、

被离   (同白)    参见主公。

姬光   (白)     见过伍将军。

孙武、

被离   (同白)    啊,伍将军!

伍员   (白)     先生!

孙武、

被离   (同白)    请坐。

柳展雄  (内白)    走哇!

(柳展雄上。)

柳展雄  (西皮快板)  正在后帐把箭比,

             听说来了伍子胥。

             撩袍端带进帐里,

     (白)     呀!

     (西皮散板)  几载不见白了须。

伍员   (白)     贤弟呀!

     (西皮快板)  忍悲含泪叫贤弟,

             愚兄冤仇弟尽知。

             只为借兵到此地,

             不杀平王恨怎息!

柳展雄  (西皮散板)  有朝一日把兵起,

             拿他如同笼中鸡。

姬光   (白)     二位先生,孤王有意灭却王僚,如今伍将军到此,有何妙计?

孙武   (白)     还是不能成功。

姬光   (白)     怎见得?

孙武   (白)     还得一人,智勇双全,力大无比,方可成功。

姬光   (白)     这样人哪里去找?

孙武   (白)     自然有啊!

伍员   (白)     启千岁:臣有一结拜兄弟,名唤专诸。此人孝义双全,力大无比,堪当委用。

姬光   (白)     今在何处?

伍员   (白)     现在姑苏城中,臣一唤即至。

姬光   (白)     为孤访贤,哪有空去之理!

             内侍!

大太监  (白)     有。

姬光   (白)     看黄金彩缎,跟随伍将军,一同去访贤士。

伍员、

大太监  (同白)    领旨!

伍员   (西皮散板)  辞别千岁捧聘礼,

(大太监、伍员同下。)

姬光   (西皮散板)  明辅功劳算第一。

             问先生孤王可得地?

孙武   (西皮散板)  前生造就是天机。

             保主驾坐九龙椅,

(大太监、伍员、专诸同上。)

专诸   (西皮散板)  有劳兄长把我提。

             进府忙行君臣礼,

姬光   (西皮散板)  孝义双全世间稀。

             义士请起把话叙,

伍员   (西皮散板)  风吹云散见虹霓。

专诸   (白)     俺专诸有何德能,敢劳千岁下此聘礼!

姬光   (白)     久闻义士孝义双全,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专诸   (白)     夸奖了。

姬光   (白)     二位先生,专义士到了,有何妙计?

孙武   (白)     但不知王僚素日所好何物?

姬光   (白)     我那兄王,素日最爱食鱼。

孙武   (白)     何不以鱼刺之?

姬光   (白)     想那王僚,内穿唐猊铠,外罩锦袍,刀枪难入。

孙武   (白)     唐猊铠最怕鱼肠剑。

姬光   (白)     鱼肠剑世间稀少。

孙武   (白)     自然有啊!

被离   (白)     师兄,小弟炼就一物,名叫匕首,师兄请看。

孙武子  (白)     待我看来:

     (念)     神仙火炼宝剑,其名唤做鱼肠。贯入唐猊铠甲,闪闪利刃放光。

             刺心透骨入胸膛,便刺王僚身丧。

     (白)     正是此物。

姬光   (白)     有了此物,大功必成。

孙武   (白)     还是不能成功。

姬光   (白)     怎见得?

孙武   (白)     还要一人,细心胆大,在酒席筵前刺杀王僚。

姬光   (白)     这就难了。

专诸   (白)     千岁,俺专诸不才,要在那酒席筵前行刺王僚。

姬光   (白)     哎呀义士呀!王僚帐下,将勇兵强,此番前去,只恐性命难保。

专诸   (白)     千岁,慢说一死,就是粉身碎骨,理所当然。但是一件……

姬光   (白)     哪一件?

专诸   (白)     专诸家有八旬老母,妻室孩儿,望求千岁另眼看待。

姬光   (白)     成功之后,我若慢待伯母,叫孤天诛地灭。

专诸   (白)     谢千岁!

姬光   (白)     先生,安排停当。

孙武   (白)     主公设下筵席,请王僚过府,可以成功。正是:

     (念)     大事安排定,吴国又重兴。

(孙武下。)

专诸   (白)     草民回家,禀知老母。

姬光   (白)     且慢。

             内侍!

大太监  (白)     在。

姬光   (白)     看彩缎、黄金过来,付与专义士。

大太监  (白)     领旨!

姬光   (白)     专义士,此番见了伯母,就说孤不义了。

专诸   (白)     谢千岁!

     (西皮散板)  多谢千岁厚礼赠,

             回家禀报老娘亲。

(专诸下。)

姬光   (西皮散板)  好一个忠正专义士,

             报仇全仗伍将军。

(四大铠、大太监、柳展雄、被离、伍员、姬光同下。)

【第五场】

(专母上。)

专母   (西皮散板)  乌鸦不住当头叫,

             叫得老身心内焦。

             将身且坐草堂等,

             我儿回来问根苗。

(专诸上。)

专诸   (西皮散板)  辞别姬光千岁驾,

             见了母亲说根芽。

     (白)     参见母亲!

专母   (白)     罢了,坐下。

专诸   (白)     谢母亲!

专母   (白)     儿呀,姬光千岁唤儿进府,为了何事?

专诸   (白)     无非教习拳棒。

(专诸拭泪。)

专母   (白)     这就好了。啊,儿啊,你为何落泪?

专诸   (白)     孩儿未曾落泪,母亲不必多疑。

专母   (白)     分明落泪,怎说无有!

专诸   (哭白)    哎呀母亲哪……

     (白)     既被母亲看破,孩儿不敢隐瞒,今有姬光千岁,召孩儿进府,要在酒席筵前行刺那王僚!

专母   (白)     怎么讲?

专诸   (白)     刺杀王僚!

专母   (叫头)    专诸,我儿,啊啊啊我的儿呀……

     (西皮导板)  听一言来珠泪掉,

     (叫头)    专诸,儿呀……

     (西皮摇板)  原来我儿要刺王僚。

             他手下将官有多少,

             此番前去命难逃!

专诸   (西皮摇板)  母亲不必珠泪掉,

             只为鲁莽惹祸苗。

             看起来还是行孝道,

     (哭)     儿的娘啊……

     (西皮摇板)  不图万世美名标。

专母   (西皮摇板)  尽得忠来难尽孝,

             我儿前去立功劳。

专诸   (白)     谢母亲!

     (西皮摇板)  辞别母亲姬府到,

(专诸欲下,回。)

专诸   (西皮摇板)  实实难舍老年高。

专母   (白)     为何去而复转?

专诸   (白)     非是孩儿去而复转:母亲年迈,孩儿难以割舍。

专母   (白)     为娘虽然年迈,倒也康健,你快些去吧!

专诸   (白)     孩儿是不去的了。

专母   (白)     你当真不去?

专诸   (白)     当真不去。

专母   (白)     果然不去?

专诸   (白)     果然不去。

专母   (白)     不去,为娘的就要打!

专诸   (白)     打死孩儿也是不去的了!

(专诸哭。)

专母   (白)     呀!

     (西皮摇板)  低下头来生计巧,

             忽然一计上眉梢。

     (白)     儿呀,不去也罢。为娘口中干渴,如何是好?

专诸   (白)     待孩儿厨下取水。

专母   (白)     为娘不要厨下之水,要饮井内清泉。

专诸   (白)     待孩儿取来。

(专诸下。)

专母   (白)     哎呀儿呀,为娘要什么井泉之水:分明母子分别,助你成名,我不免寻个自尽便了!

     (西皮摇板)  姬光千岁恩义好,

             母子性命一旦抛。

             眼望着孩儿难见了,

     (白)     罢!

     (西皮摇板)  不如一命赴阴曹。

(专母自缢死。)

专诸   (内白)    走哇!

(专诸上。)

专诸   (白)     哎呀母亲哪!

     (西皮摇板)  一见母亲命丧了,

             怎不叫人哭嚎啕。

             我哭、哭一声高堂母,

             我叫、叫一声老娘亲哪!

     (哭头)    啊啊啊……儿的娘啊……

     (西皮摇板)  连累白发赴阴曹。

专诸妻  (内白)    走哇!

(专诸妻上。)

专诸妻  (西皮摇板)  忽听前堂悲声放,

             见了儿夫问端详。

     (白)     啊!你为何这等模样?

专诸   (白)     哎呀妻呀,大事不好了!

专诸妻  (白)     何事惊慌?

专诸   (白)     母亲自尽了!

专诸妻  (白)     现在哪里?

专诸   (白)     随我来。

专诸妻  (哭)     喂呀婆母哇……

     (西皮摇板)  一见婆母命丧了,

             不由一阵珠泪抛。

             哭一声老婆母命丧了——

     (哭头)    母亲哪……

     (西皮摇板)  再与我夫说根苗。

     (白)     母亲为何自尽?

专诸   (白)     贤妻有所不知:今有姬光千岁,召我进府,要我在那酒席筵前行刺王僚。是我回到家来,被母亲识破。母亲命我井下取水,是我取水回来,母亲就自尽了哇……

(专诸哭。)

专诸妻  (白)     如此你还是去与不去?

专诸   (白)     我要守孝百日。

专诸妻  (白)     我想母亲为你身丧,你执意不去,你的忠在哪里?孝在何处?

专诸   (白)     妇道人家,晓得什么!

专诸妻  (白)     啊,你当真不去,现有婆母拐杖在此,我就要打!

专诸   (白)     哎呀母亲哪,孩儿就此拜别了哇……

     (西皮摇板)  辞别贤妻珠泪掉,

(专诸欲下,回。)

     (西皮摇板)  忽然大事上心梢。

专诸妻  (白)     为何去而复转?

专诸   (白)     非是为夫去而复转:我有一言,你要牢牢紧记——

     (西皮快板)  今日母亲命丧了,

             怎不叫人哭嚎啕。

             尸首盛殓安排好,

             安葬宝地莫辞劳。

             专毅孩儿年纪小,

             早晚要你好教调。

             狠狠心肠也妻别了,

(专诸妻、专母同暗下。)

专诸   (西皮散板)  酒席筵前立功劳。

     (叫头)    母亲,贤妻,儿呀……

     (白)     罢!

(专诸下。)

刺王僚

【第一场】

(四龙套、四大铠、四将官、姬僚同上。)

姬僚   (引子)    大地山河,图霸业,一统吴国。

     (念)     诸侯各自用兵机,父业子承地无余;开疆拓土立基业,各国谁敢把孤欺!

     (白)     孤,吴王姬僚。先王晏驾,理当姬光接位,是孤强霸为尊。众家公子,不敢仰视。惟有公子姬光,心怀谋略,孤家日夜防之。今日请孤赴宴,不知为了何事?孤必须内穿唐猊甲,外罩锦袍,提防不测。

             众将官!

四将官  (同白)    在!

姬僚   (白)     銮舆可齐?

四将官  (同白)    俱已齐备。

姬僚   (白)     摆驾秦霄府!

四将官  (同白)    摆驾秦霄府!

四大铠、

四龙套  (同白)    啊!

(四龙套、四大铠、四将官、姬僚同下。)

【第二场】

(四太监、姬光同上。)

姬光   (念)     妙计安排定,王僚难逃生。

(大太监上。)

大太监  (白)     启千岁:大王到。

姬光   (白)     有请!

大太监  (白)     有请!

(吹打。四龙套、四大铠、四将官、姬僚同上。)

姬僚   (白)     御弟!

姬光   (白)     兄王!兄王请上,受弟大礼参拜。

姬僚   (白)     不必拜了。

姬光   (白)     当得一拜。

姬僚   (白)     生受你了。

(姬光拜。姬僚、姬光同坐。)

姬光   (白)     不知兄王驾到,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姬僚   (白)     岂敢!御弟请孤过府,有何事议?

姬光   (白)     弟在钱塘江下,打来一尾鲜鱼,弟不敢自食,请兄王到此,一同食用。

姬僚   (白)     到此就要叨扰。

姬光   (白)     将宴摆下,待弟把盏。

姬僚   (白)     摆下就是。

(吹打。)

姬僚   (白)     众将官!

四将官  (同白)    有!

姬僚   (白)     两厢搜来!

四将官  (同白)    啊!

(四将官同搜筵,无所得。)

姬光   (白)     兄王为何疑心忒重?

姬僚   (白)     御弟,我想列国之中,人心难测,御弟休怪!

     (西皮导板)  列国纷纷龙虎斗,

     (白)     御弟请!

     (西皮原板)  弑君犹如宰鸡牛。

             虽然是弟兄们情义厚,

             各人心机各自谋。

             兄昨晚一梦真少有,

     (西皮二六板) 孤王我坐至在打鱼的一小舟。

             见一个鱼儿水上走,

             口吐寒光照孤的双眸。

             冷气吹得孤难禁受,

             大叫渔人快把网来收。

             孤王正在高声吼,

             回头来又不见打鱼的一小舟。

     (西皮快板)  醒来不觉三更后,

             浑身上下冷汗流。

             这样的梦儿解不透,

             贤弟与孤解根由。

姬光   (西皮散板)  吴国自来基业厚,

             黎民安稳乐无忧。

             但愿兄王多福寿,

             江山永固坐龙楼。

姬僚   (西皮散板)  御弟说话情义有,

             不由孤王喜心头。

             来来来推杯换大斗,

姬光   (白)     哎呀!

姬僚   (白)     啊!

     (西皮散板)  御弟为何面带愁?

     (白)     御弟为何这等模样?

姬光   (白)     弟昨日试马,将左足跌伤,至今疼痛不止。

姬僚   (白)     御弟有恙,何不请太医院调治?

姬光   (白)     兄长在此,弟放心不下。

姬僚   (白)     御弟你来看,孤家保驾臣子甚多,料然无事。快快调治去吧!

姬光   (白)     多谢兄王!

     (西皮散板)  辞别兄王下殿走,

             背转身来喜心头。

             老天助我功成就,

             鱼肠剑刺贼一命休!

(姬光下。)

专诸   (内白)    走哇!

(专诸上。)

专诸   (西皮快板)  姬千岁待我恩义厚,

             我今替他报冤仇。

             鱼儿内暗藏剑一口,

             剑刺王僚一命休。

             手捧鲜鱼往上走,

四将官  (同白)    呔!做什么的?

专诸   (白)     进鲜鱼的。

四将官  (同白)    手捧何物?

专诸   (白)     鲜鱼。

四将官  (同白)    可有夹带?

专诸   (白)     并无夹带。

四将官  (同白)    我们要搜!

专诸   (白)     你们要搜?

四将官  (同白)    要搜。

专诸   (白)     你们就搜、搜、搜!

     (西皮快板)  这才是官差不自由。

             解带脱袍请搜透,

(四将官同搜专诸。)

专诸   (白)     可有夹带?

四将官  (同白)    无有夹带。

专诸   (白)     闪开了!

     (西皮快板)  老天爷助我把名留。

             大着胆儿朝前走,

             见君不敢强抬头。

姬僚   (西皮导板)  霎时一阵香风透,

     (白)     啊哈哈哈……

     (西皮快板)  一见鱼儿喜心头。

             平常爱吃这一口,

             御弟待我情义投。

             快快拿来孤消受,

专诸   (西皮散板)  阎王提笔将你勾!

(专诸刺死姬僚,四将官同乱砍专诸,专诸死,下。柳展雄上,打四将官同下。)

柳展雄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柳展雄下。)
(完)


浏览次数:36482 ┊ 字数:21655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11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