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楚宫恨》

主要角色
伍奢:老生
楚平王:净
费无极:丑
吴祥公主:旦
马昭仪:旦

情节
楚国费无极奉命至秦,迎娶吴祥公主,见公主容貌绝艳,怂恿楚平王纳之,另将秦宫女马昭仪配与太子建。太子建哭诉于伍奢。伍奢入宫苦谏,怒打费无极。费无极谗之于楚平王,楚平王怒,欲斩伍奢。费无极请先令伍奢修书召其二子、伍员、伍尚入朝,一网打尽,以免后患。伍奢心知是计,仍写家书召二子。

根据《传统剧目汇编》第三集:产保福藏本整理

录入:人生过客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72.3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伍员上。院子随上。)

伍员   (引子)    奋飞青云,要把凌云扫。经文纬武习六韬,侍君亲惟臣忠孝。

     (念)     春城无处不飞花,野外轻烟傍日斜。紫雾祥光映宝殿,朝朝相侍帝王家。

     (白)     下官伍员,有举鼎之力,临潼会上斗宝,秦穆公见势不好,将吴祥公主许配我国太子为婚。君臣在他国耀彩而归。今乃爹娘寿诞,樽开北海。

             来,请大老爷。

院子   (白)     有请大老爷。

(伍尚上。)

伍尚   (念)     恭献南山寿,筵开北海樽。

伍员   (白)     兄长见礼。

伍尚   (白)     还礼,请坐。

伍员   (白)     请。

伍尚   (白)     贤弟,今乃爹娘寿诞之期,酒宴可曾齐备?

伍员   (白)     俱已齐备。

伍尚   (白)     一同请上爹娘。

伍尚、

伍员   (同白)    孩儿有请爹娘。

(伍奢、伍母同上。)
伍奢、

伍母   (同念)    华堂开喜色,绣阁耀光辉。

伍尚、

伍员   (同白)    孩儿拜揖。

伍奢、

伍母   (同白)    儿啦,堂上灯烛辉煌,敢是为我二老的生辰?

伍员   (白)     正是。待孩儿拜寿,然后把盏。

(〖吹打〗。)
伍尚、

伍员   (同白)    爹娘请!

(〖园林好〗。伍尚、伍员同拜。)

伍母   (白)     相国,朝中奸佞当道,何不上殿谏奏一本?

伍奢   (白)     夫人,老夫岂不知?怎奈平王不纳忠言,也是枉然。

大太监  (内白)    圣旨下。

伍奢   (白)     将宴撤过,夫人退下。香案伺候。

(〖吹打〗。伍母下。大太监上。)

大太监  (白)     圣旨下,跪听宣读。诏曰:孤见伍员,文能治国,武能安邦,临潼斗宝有功,封为飞卫将军。樊城乃咽喉之地,命伍员弟兄前去镇守,不可擅离汛地。旨意读罢,谢恩。

伍奢、
伍尚、

伍员   (同白)    千千岁!

(〖吹打〗。)

伍奢   (白)     有劳大人捧旨前来。

大太监  (白)     岂敢。二将军,圣旨到来,即日就要出京。

伍尚、

伍员   (同白)    那是自然。

伍奢   (白)     后堂留宴。

大太监  (白)     王命在身,要上殿交旨。

(大太监下。伍母上。)

伍母   (白)     相国,圣旨到来何事?

伍奢   (白)     圣上命伍尚、伍员镇守樊城。无旨不可擅离汛地。

伍母   (白)     几日起程?

伍奢   (白)     即日起程。

伍母   (白)     后堂摆宴,与我儿饯行。

伍尚、

伍员   (同白)    多谢爹娘。

(伍奢、伍母、伍尚、伍员同下。)

【第二场】

(费无极上。四下手同上。)

费无极  (引子)    位列三台,见君王,喜笑颜开。

     (念)     昔日青灯老读书,八斗才高学五车。藏定六韬与三略,平王驾前作大夫。

     (白)     下臣费无极。平王驾前为臣,官拜下大夫之职。今日早朝,理当上殿奉君。来,开道上朝。

(〖牌子〗。费无极、四下手同下。)

【第三场】

(伍奢、费无极、申包胥、伍成黑同上。)

伍奢   (念)     朝臣待漏五更寒,

费无极  (念)     月朗星稀上绣栏。

申包胥  (念)     金钟三响文武至,

伍成黑  (念)     扬尘舞蹈把君参。

伍奢   (白)     老夫相国伍奢。

费无极  (白)     下官费无极。

申包胥  (白)     下官申包胥。

伍成黑  (白)     下官伍成黑。

伍奢   (白)     请了。主公登殿,分班伺候。

伍奢、
费无极、
申包胥、

伍成黑  (同白)    香烟霭霭,圣驾临朝。

(〖吹打〗。四太监、楚平王同上。)

楚平王  (引子)    凤阁龙楼,万古千秋。

     (念)     金殿祥光紫雾开,深宫步出帝王来。金钟三响群臣至,文东武西拜金阶。

     (白)     孤熊朱,国号平王。自先王驾崩,传位与孤。登基以来,仰承天运,干戈尽息,真乃孤之洪福也。今当早朝,众卿有本早奏,无本退班。

伍奢   (白)     臣伍奢有本启奏。

楚平王  (白)     当殿奏来。

伍奢   (白)     主公,昔日临潼赴会,弹压各路诸侯。秦穆公曾将吴祥公主,许配我国太子为婚。今太子年已弱冠,主公可遣使臣,往秦国迎亲,与太子完婚。

楚平王  (白)     奏之有理。

             费大夫,命你速备花红彩缎,往秦国迎亲,与太子完婚。

费无极  (白)     领旨。

楚平王  (白)     申包胥,命你往齐国催贡,即日起程。

申包胥  (白)     领旨。

     (念)     若得君王宠,全家享安康。

(申包胥下。)
伍奢、
费无极、

伍成黑  (同白)    请驾。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四下手、申包胥同上。)

申包胥  (念)     奉了君王命,催贡到边庭。

     (白)     下官申包胥,奉了平王旨意,往各国催贡。

             众将,吩咐起马!

(申包胥、四下手同下。)

【第五场】

(四秦臣、四下手、吴祥公主、马昭仪同上。费无极上。)

费无极  (白)     来此两国交界之地,不劳远送,大人请回去罢。

四秦臣  (同白)    无有娘娘旨意,我等不敢。

费无极  (白)     宫人通禀娘娘,来此两国交界,众文武在此送驾。

马昭仪  (白)     来此两国交界,众文武在此送驾。

吴祥公主 (白)     既是两国交界之地,不必远送,吩咐他们回去罢。

马昭仪  (白)     娘娘有旨:此处已是两国交界之地,不必远送,吩咐回去。

费无极  (白)     众位大人,娘娘传旨,既是交界之地请大人回去罢。

四秦臣  (同白)    如此少送了。

(四秦臣同下。驿官上。)

驿官   (白)     驿官接驾。

费无极  (白)     什么驿官?

驿官   (白)     安城驿。

费无极  (白)     公主在此安歇,小心伺候。

驿官   (白)     知道。

(驿官下。)

费无极  (白)     众人下面伺候。

(四下手同下。)

吴祥公主 (白)     宣楚国使臣。

马昭仪  (白)     娘娘有旨:宣楚国使臣。

费无极  (白)     领旨。

             费无极见驾,娘娘千岁。

吴祥公主 (白)     平身。

费无极  (白)     谢千岁。

吴祥公主 (白)     你在楚国官居何职?

费无极  (白)     下大夫。

吴祥公主 (白)     娘娘到了你国,自有赏赐与你。

费无极  (白)     谢千岁,请娘娘后面歇息。

吴祥公主 (白)     小心伺候。

费无极  (白)     领旨。

吴祥公主 (念)     离别家乡远,思想泪暗弹。

(吴祥公主、马昭仪同下。)

费无极  (白)     细观吴祥公主,天姿国色,真乃天宫美人下凡也。

     (唱)     细观公主娇容貌,

             亚赛嫦娥下九霄。

             绝色佳人世间少,

             巧手丹青难画描。

     (白)     且住。我想平王,素日最喜风花雪月,不免将吴祥公主与平王,那时下官呵!

     (唱)     头上乌纱换金貂,

             身上另换紫罗袍。

             一品当朝荣耀显,

             君王宠信压群僚。

     (白)     此计倒好。若是问起,如何对答?有了。那陪驾的宫人,倒也生得俊俏。不免将金顶轿,改换银顶轿,做一个草内藏珍,就是神仙也难知道。不免唤宫人出来,商议明白。

             宫人走来。

(马昭仪上)

马昭仪  (念)     心中常思想,记念故乡情。

     (白)     宫人叩头。

费无极  (白)     起来。娘娘可曾安歇?

马昭仪  (白)     娘娘早已安歇了。大人呼唤,有何吩咐?

费无极  (白)     我见你容貌端正,非同宫人体相,家住哪里?姓甚名谁?一一讲来。

马昭仪  (白)     大人容禀:

     (唱)     宫人家住齐国马家敖,

             随父上任到秦朝。

             父讳马融官显耀,

             爵受公卿掌群僚。

             只因爹娘亡故早,

             丢下青春女鸾娇。

             秦王见我无倚靠,

             选进宫去伴多姣。

             秦楚联姻陪驾到,

             因此千里相送不辞劳。

(费无极笑。)

费无极  (唱)     听罢言来心欢笑,

             中了老夫计一条。

     (白)     听你之言,乃是齐国马融之女,可称千金小姐。

马昭仪  (白)     不敢。

费无极  (白)     小姐年已长成,尚未婚配。下官有意与你作伐,你意如何?

马昭仪  (白)     蒙大人美意,不知哪一家?

费无极  (白)     就是我国太子建。

马昭仪  (白)     大人说哪里话来,楚国太子,现聘公主为婚,何出此言?

费无极  (白)     小姐不知。吴祥公主实系平王所聘,犹恐秦王嫌平王年迈,故而假称太子迎亲,掩人之耳目。吴祥公主,是平王之妻。

马昭仪  (白)     既如此,必须要奏知公主娘娘。

费无极  (白)     小姐若奏知公主娘娘,此事就不能成了。

马昭仪  (白)     我与公主寸步不离,若与太子匹配,必然各居一宫,公主问起,将何言答对?

费无极  (白)     小姐放心,若是公主娘娘问起,都推在下官身上便了。

马昭仪  (白)     既如此,大人请上,受奴一拜。

     (唱)     喜盈盈屈膝忙跪倒,

             有劳大人天地恩高。

             若得成全夫妻妙,

             结草衔环报恩劳。

费无极  (白)     小姐转来。

马昭仪  (白)     大人何事?

费无极  (白)     此事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马昭仪  (白)     知道了。

(马昭仪下。)

费无极  (白)     正是:

     (念)     为人不用奸谋计,怎得荣华富贵全!

(费无极下。)

【第六场】

(四太监、楚平王同上。)

楚平王  (引子)    雄居楚邦,喜万民,享乐安康。

(费无极上。)

费无极  (念)     一心只想真富贵,且将美人进君王。

     (白)     臣费无极见驾,吾主千岁。

楚平王  (白)     平身。

费无极  (白)     千千岁。

楚平王  (白)     赐坐。

费无极  (白)     谢坐。

楚平王  (白)     卿家秦国迎亲,穆公可发否?

费无极  (白)     亲事已到,臣有机密大事启奏。

楚平王  (白)     内臣退下。

(四太监同下。)

楚平王  (白)     奏来。

费无极  (白)     臣启大王:那吴祥公主生得十分美貌,真乃天宫美女下凡也。

楚平王  (白)     公主生得好?

费无极  (白)     好。

楚平王  (白)     公主生得妙?

费无极  (白)     生得妙。

楚平王  (白)     就是生得好,生得妙,乃是太子洪福,与孤何干?

费无极  (白)     想主公自登基以来,未有西宫。何不将吴祥公主纳为西宫伴驾,以为欢乐之处。

楚平王  (白)     孤家可以纳得吗?

费无极  (白)     大王乃一国之主,怎说纳不得。

楚平王  (白)     纳得的。费大人,你真是孤家心腹之臣了!

费无极  (白)     谢主龙恩。

楚平王  (白)     哎,纳不得。吴祥公主许配太子为婚,众诸侯文武皆知。孤若纳为西宫,犹恐太子怀怨,文武谈论。

费无极  (白)     大王放心。秦国有一陪驾宫人,亦有几分姿色,乃齐国马融之女。臣在途中,与她讲好,情愿与太子为婚。主公传旨,将太子宣上金殿,命吴祥女与太子完婚。一则太子无怨,二则掩众诸侯之耳目。

楚平王  (白)     此计甚好,宣吴祥女上殿。

(吴祥公主上。)

吴祥公主 (念)     玉叶金枝贵,娇容艳海棠。

     (白)     秦女见驾,父王千岁。

楚平王  (白)     哎!

(〖一江风〗。)

楚平王  (白)     将公主迎入宫帏,择日完婚。

吴祥公主 (白)     领旨。

     (念)     耳听笙歌奏,吹入凤凰楼。

(吴祥公主下。)

楚平王  (白)     吴祥公主,果然生得仙姿月貌,宣齐女上殿。

费无极  (白)     齐女上殿。

(马昭仪上。)

马昭仪  (白)     大人有何吩咐?

费无极  (白)     大王宣诏。

马昭仪  (白)     齐女见驾,大王千岁。

楚平王  (白)     费卿奏道:你乃齐国马融之女,愿与太子为婚。孤王封你昭仪贵妃,悄悄梳妆即刻与太子完婚。

马昭仪  (白)     谢主龙恩。

     (念)     幸得君王宠,且沾雨露恩。

(马昭仪下。)

楚平王  (白)     宣太子上殿。

太监甲  (白)     太子上殿。

(太子建上。)

太子建  (念)     春色盈庭秀,芝兰满院香。

     (白)     儿臣见驾,父王千岁。

楚平王  (白)     平身。秦国公主已到,皇儿更衣,当殿完婚。

太子建  (念)     喜作乘龙客,欣为跨凤人。

(太子建下。)

楚平王  (白)     费卿赞礼。

费无极  (白)     领旨。伏以:

     (念)     金殿当头紫阁重,仙人掌上玉芙蓉。嫦娥仙子临凡世,鸾飞合凤锦帐中。

(太子建、马昭仪同上。)

费无极  (白)     拜天地。

(太子建、马昭仪同拜堂,太子建、马昭仪同下。)

楚平王  (白)     费卿,鞍马劳顿,迎亲有功,加封相位。改日赐宴,与卿贺功。

费无极  (白)     谢主龙恩,请驾!

(众人同下。)

【第七场】

(吴祥公主上。)

吴祥公主 (引子)    日色西沉,叫人愁喜难分。

     (白)     奴乃吴祥公主。兄王将奴许配楚国太子为婚。自离秦邦,已有二十余日,方到郢都。适才金殿朝参,只见平王眉来眼去,不像公媳体态。霎时陪伴宫人不见,既与太子匹配,为何将奴迎入西宫?天色已晚,不见动静。叫人好难解也!

     (唱)     日晚黄昏烛映阶,

             东方月上粉墙来。

             吴祥公主愁眉黛,

             心中沉吟自疑猜。

             秦国既结亲罗带,

             就该与太子配和谐。

             适才金殿礼朝拜,

             只见平王笑满怀。

             陪驾宫人今何在,

             独坐宫人无人来。

             袖内机关人难解,

             青鸾黄雁信音乖。

(四太监、楚平王同上。)

楚平王  (唱)     春日融和三阳泰,

             香车俊俏美人来。

             孤王魂飞天涯外,

             一片机关喜在怀。

吴祥公主 (白)     儿媳见驾,父王千岁。

楚平王  (白)     梓童平身。

吴祥公主 (白)     啊!自古道,堂上公公,不见儿媳之面,父王为何梓童相称?非人伦之道。

楚平王  (白)     其中有个原故。你且坐下,听孤讲来。

吴祥公主 (白)     父王在此,焉有儿媳的座位?

楚平王  (白)     赐坐便坐,不必过谦。

吴祥公主 (白)     谢父王。我兄王将我许配太子为婚,父王为何如此相称?

楚平王  (白)     今日乃良辰吉日,看宴与梓童交杯合卺。

吴祥公主 (白)     且慢。启父王:我兄在临潼会上将奴许配太子为婚,天下皆知。今若与父王苟合,岂不怕诸侯议论,太子嗟怨。

楚平王  (白)     梓童放心。孤王已将陪驾齐女,赐与太子为婚,孤封为昭仪贵妃,当殿完婚,众诸侯谁敢议论。

吴祥公主 (白)     啊,陪驾齐女,已与太子匹配了!贱人哪,贱人!仆占主婚,败天灭伦,怎的不气死我也!

楚平王  (白)     梓童醒来。

吴祥公主 (西皮导板)  听一言来魂不在,

楚平王  (白)     梓童!

吴祥公主 (白)     喂呀……

     (唱)     心中阵阵似刀裁。

             小贱人她把伦常坏,

             仆占主婚大不该。

             秦国何等将你待?

             胜似同娘共母胎。

             实指望琴瑟多欢爱,

             谁知对面不和谐。

             恨贱人把奴牙咬坏,

             点点珠泪洒胸怀。

楚平王  (白)     梓童跪上来听封。

吴祥公主 (唱)     你白发休想鲜花戴,

             芙蓉昼开夜不开。

             我青春岂配年老迈?

             乌鸦怎与凤同偕?

             思来想去无可奈,

     (白)     罢!

     (唱)     倒不如一死免挂怀。

楚平王  (唱)     梓童不必泪满腮,

             且听孤王说明白。

     (白)     梓童不必悲伤。你嫌孤老了,岂不闻昔日纣王宠妲己,幽王宠褒姒,桀王宠妺喜,皆是年迈之君。何况孤家尚未五旬,何以为老?况且你兄王与孤也是一国之主,难道还玷辱与你?你若顺从孤,孤王将你封为昭阳正宫,与孤同掌山河。日后太子登基,现成的国母,有何不美?你何不再思再想,孤还不老,哈哈……

吴祥公主 (白)     呀!

     (唱)     闻言愁眉面上带,

             背转身来暗自猜。

             如不与他同欢爱,

             一颗宝珠土内埋。

             马行夹道无可奈,

             事到头来少计算。

             无奈何且将愁眉改,

             含羞带愧跪尘埃。

楚平王  (唱)     一见梓童愁眉解,

             不由孤王喜心怀。

             封你昭阳为正院,

             君妃同欢楚阳台。

吴祥公主 (唱)     谢过大王恩似海,

             情愿巫山伴楚台。

(太监甲上。)

太监甲  (白)     启大王:酒宴已齐,请大王、娘娘夜饮。

楚平王  (白)     打扫龙床伺候。

             美人请。

吴祥公主 (白)     大王请。

             贱人哪!

楚平王  (白)     美人。

吴祥公主 (白)     大王。

楚平王  (笑)     啊哈哈哈……

(楚平王、吴祥公主同下。)

【第八场】

(伍奢上。)

伍奢   (念)     紫绶金章立庙廊,披肝沥胆扶平王。怀抱一道无情本,削除奸佞整朝纲。

     (白)     老夫相国伍奢。平王驾前为臣,官居首相。昨晚太子建私出宫庭,亲到我府哭诉实情,言道平王将吴祥公主纳为西宫,陪驾齐女,赐与太子当殿完婚,掩我国文武诸侯之耳目。我想此事,一定是奸贼费无极之谋,因此连夜修下本章,候大王临朝谏奏。正是:

     (念)     嫩草怕霜霜怕日,恶人自有正人磨。

(费无极上。)

费无极  (念)     丝纶阁下文章静,钟鼓楼前时刻长。

     (白)     原来是相国,学生拜揖。

伍奢   (白)     啊,原来是费大人。今日上朝,为何甚早?

费无极  (白)     蒙圣恩加升相位。有谢恩本章,故而甚早。

伍奢   (白)     有道:无功不受禄!

费无极  (白)     受禄必有功!

伍奢   (白)     我见你并无寸进之功,为何加升相位?

费无极  (白)     老相国说哪里话来,下官奉旨秦国迎亲,主上见我远路风霜,鞍马劳顿,故而加升相位,怎道无功?

伍奢   (白)     这迎亲乃吾儿子胥之事,何足言功?这也罢了。我且问你,吴祥公主许与何人?

费无极  (白)     太子建。

伍奢   (白)     既许太子建,就该完其花烛。

费无极  (白)     老相国,难道你不知道,前日鸾轿一到,已在金殿与太子完婚过了。

伍奢   (白)     怎么讲?

费无极  (白)     已在金殿当着文武完过婚了。

伍奢   (唱)     听一言来怒气忿,

             咬牙切齿骂奸臣。

             你做的事儿害天理,

             花言巧语诳谁人?

     (白)     我把你这奸贼,敢欺瞒老夫!

费无极  (白)     下官什么事,瞒着相国?

伍奢   (白)     平王命你迎亲。你在中途,观见吴祥公主花容月貌,起下伤天害理之心。将金顶轿,改换银顶轿,马昭仪替了吴祥公主与太子当殿完婚,吴祥公主暗献平王。你这奸贼,只图眼前富贵,不怕伤风败俗。欺天灭伦,罪不容诛。

费无极  (白)     唔。

伍奢   (唱)     骂声大胆费无极,

             只图富贵把天欺。

             你好比费仲、尤浑辈,

             教昏王荒淫娶子妻。

             太子与你何仇恨,

             你拆散良缘各东西!

费无极  (白)     相国,下官有何奸处,比作费仲、尤浑?

伍奢   (白)     贼啊!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唱)     怒气冲冠骂无极,

             奸贼听我说端的:

             秦国设下临潼会,

             十八家王侯比高低。

             吾儿子胥势无比,

             力举千斤实神奇。

             穆公一见心惊异,

             才把公主配佳期。

             公主本是太子配,

             十八家王侯做红媒。

             你见公主生得美,

             心生巧计把天欺。

             金顶轿改换银顶轿,

             吴祥女改为马昭仪。

             无道昏王纳儿媳,

             陪驾宫人把太子欺。

             伤天害理该何罪,

             举头三尺有神知。

             只顾眼前虚富贵,

             不管万代骂名提。

费无极  (唱)     相国说话太无礼,

             且听无极说端的:

             平王纳媳非我意,

             大王有心臣当依。

             桀王也曾宠妺喜,

             纣王也曾宠妲己。

             忠臣比干归何处?

             箕子、微子在哪里?

             你若解开其中意,

             闲事闲非不要提。

             你若不解其中意,

             只恐是祸到临头悔不及。

伍奢   (白)     唗!

     (唱)     闻言怒从心上起,

             大胆奸贼把我欺。

             俺本堂堂忠良体,

             岂做贪生怕死的?

             生不尽忠死何益?

             枉在朝中挂紫衣。

             越说越恼怒不息,

             一腔热血往上提。

             手执朝笏将尔打!

(伍奢打费无极。)

伍奢   (白)     打死你除却祸根基。

费无极  (唱)     天翻地覆世间稀,

             打臣如同把君欺。

     (白)     伍奢,你敢与我上殿启奏!

伍奢   (白)     老夫何惧。

费无极  (白)     唗!

伍奢   (白)     唔。

费无极  (唱)     此间不分详和细,

             金殿力辩是和非。

伍奢   (唱)     任你摆下牢笼计,

             忠臣岂怕入虎围!

(伍奢、费无极同下。)

【第九场】

(四太监、楚平王同上。)

楚平王  (唱)     朝欢暮乐在宫帏,

             哪管朝中是与非?

             孤王驾坐金殿上,

             看是何人把本提。

(费无极上。)

费无极  (唱)     铁帚扫除胸中气,

(伍奢上。)

伍奢   (白)     贼啦!

     (唱)     削除奸佞整华夷。

费无极  (白)     打坏了!

楚平王  (白)     为何这等模样?

费无极  (白)     臣启大王:今有伍奢毁谤吾主,殴打大臣,望大王作主。

楚平王  (白)     卿家平身。

费无极  (白)     千岁。

楚平王  (白)     大胆伍奢,诬议国政,毁谤孤家,痛打大臣,该当何罪?

伍奢   (白)     启大王:费无极欺天灭伦,助君为虐,请主传旨,明正典刑,以除国患。

楚平王  (白)     费无极忠心耿耿,并无罪过,为何将他正法?

伍奢   (白)     主公,吴祥公主,许配何人?

楚平王  (白)     太子建。

伍奢   (白)     为何不完花烛?

楚平王  (白)     前日在金殿已配,文武大臣尽皆知道,你为何不知道?

伍奢   (白)     大王休瞒老臣,前日在金殿完婚,乃齐女马昭仪;吴祥公主纳为西宫。怎听费无极之谋,做出这伤伦败化之事?诚恐千岁骂名难当,微臣有本章一道请主详察。

楚平王  (白)     呈上来。

费无极  (白)     启大王:伍奢谈君之过,目无尊长,律当斩首。

楚平王  (白)     谈君之过,势为欺主。

             金瓜武士!

四武士  (同白)    有。

楚平王  (白)     推出斩首。

伍奢   (白)     哎呀千岁呀!

     (唱)     羊入虎口难逃避,

             落网鹊鸟怎腾飞?

             自从盘古分天地,

             哪有公公纳儿媳?

             你不降罪费无极,

             反杀忠良命归西。

             昔日桀王宠妺喜,

             失了体统锦华夷。

             纣王也曾宠妲己,

             各路诸侯反西岐。

             大王本是聪明主,

             缘何做事太差矣。

             父纳子妻禽兽辈,

             伤风败化把天欺。

             我今一死何足惜?

             只恐你败国亡家肉化泥!

费无极  (白)     万勿听那奸贼的话。

楚平王  (白)     押下去!

(伍奢下。)

费无极  (白)     刀下留人。

             启大王:伍奢斩不得。

楚平王  (白)     怎样斩不得?

费无极  (白)     斩了伍奢,不关紧要,他有二子镇守樊城,倘若兴兵前来,何人抵挡?

楚平王  (白)     是啊,将他赦了罢。

费无极  (白)     也赦不得。

楚平王  (白)     斩又斩不得,赦又赦不得,该把他怎样?

费无极  (白)     依臣之见,将他解下桩来。命他修下家书一封,叫他二子回京,只说加官受爵。伍尚、伍员平日最孝,见了父信,必然全回。候他来时,将他一齐开刀!

楚平王  (白)     费卿之奏有理,将他解下桩来。

(伍奢上。)

伍奢   (念)     绑在午门外,死里又复生。

     (白)     大王斩又不斩,戏弄老臣,是何意也?

楚平王  (白)     非是孤王不斩于你,念你子伍员在临潼斗宝有功。赐你文房四宝,快快修书一封,诏你两个儿子即日回京,加升官爵,就在金殿写来。

伍奢   (白)     老臣却也明白。斩了老臣,不关紧要。恐我孩儿闻知,兴兵前来,无人抵挡,要臣修书招他回京,做一斩草除根之计,是也不是?

楚平王  (白)     你既知道,可肯写否?

伍奢   (白)     不能写。

楚平王  (白)     你违抗君命,该当何罪?

伍奢   (白)     也罢!

     (唱)     书中暗藏牢笼计,

             管叫昏王不得知。

             气昂昂手执羊毫笔,

             字字行行写端的:

             上写父示吾儿启,

             伍尚、伍员观仔细。

             平王无道纳儿媳,

             陪驾宫人与太子为妻。

             宠信奸贼费无极,

             午门要斩父首级。

             我儿快把干戈起,

             统领人马反帝基。

             先拿奸贼费无极,

             后与昏王辩是非。

             一封书信忙修起,

             君命臣书怎敢违!

楚平王  (白)     唔!大胆伍奢,巧弄笔迹。这样书信,慢说一张,就是十张八张也算不得。

伍奢   (白)     要怎样写?

楚平王  (白)     只说孤王思念伍员斗宝有功,诏他即日进京,加官受职,免你死罪。

伍奢   (白)     老臣情愿一死,要臣再写,万万不能。

费无极  (白)     伍奢,你是忠臣是奸臣?

伍奢   (白)     老臣三朝元老,是大大忠臣。

费无极  (白)     既是忠臣,不该违抗圣命。

伍奢   (白)     写他不难,只是缺少一人。

楚平王  (白)     哪一个?

伍奢   (白)     磨墨之人。

楚平王  (白)     难道孤家与你磨墨不成?

伍奢   (白)     老臣怎敢?只求主公命费无极与臣磨墨。

费无极  (白)     臣启大王,臣居相位,岂与他磨墨?

楚平王  (白)     费卿,只要他写,磨墨事小。

费无极  (白)     臣领旨。

             伍奢,我就与你磨墨。

伍奢   (唱)     含悲忍泪进书位,

             笔尖好比刺人锥。

             上写伍奢修书启,

             伍尚、伍员观仔细。

             平王思念临潼会,

             琼浆御宴把功催。

             加官受职圣上意,

             弟兄见书即早归。

             外加走字多齐备,

             骏马十匹不可违。

             一封书信忙修起,

             纸上相逢这一回。

楚平王  (白)     费卿,伍奢书已修好,将他怎处?

费无极  (白)     将他囚于天牢,候他二子回京,一同问罪。

楚平王  (白)     武士,将伍奢囚于天牢。

四武士  (同白)    领旨。

伍奢   (白)     哎,罢了,罢了哇!

     (唱)     金殿之上上刑具,

             好比笼鸟网内鱼。

             望着樊城心内痛,

     (白)     伍尚!伍员!

     (哭头)    我的儿啦!

     (唱)     生死就在这一回。

(伍奢下。)

楚平王  (白)     命何人前去下书?

费无极  (白)     臣有一心腹之将,可以前去。

楚平王  (白)     宣他上殿。

费无极  (白)     领旨。

             主公有旨:宣鄢将师上殿。

(鄢将师上。)

鄢将师  (念)     忽听万岁宣,迈步上金殿。

     (白)     鄢将师见驾,愿主千岁。

楚平王  (白)     孤家有书信一封,命你往樊城诏伍尚兄弟进京,须要一路同来。

鄢将师  (白)     领旨。

费无极  (白)     将军附耳上来,须要如此如此,切莫走漏消息。

鄢将师  (念)     金殿领圣命,星夜奔樊城。

(鄢将师下。)

楚平王  (白)     费卿,娘娘要同齐女面礼,如何是好?

费无极  (白)     主公放心,臣想樊城重地,无人镇守。主公传旨,命太子夫妇前去,无旨不许进京,可以免此一举。

楚平王  (白)     此计甚好,待孤传旨,即日起程。

费无极  (白)     领旨,请驾。

楚平王  (白)     摆驾!

(楚平王、费无极同下。)

【第十场】

(四下手、太子建同上。)

太子建  (引子)    心事与谁诉,每日锁双眉。

     (白)     本御太子建。可恨费无极拆散我的姻缘,将吴祥公主献与父王,将陪驾宫人配我。相国伍奢谏奏,囚于天牢。昨日父王有旨,命我夫妇镇守樊城,即日出京,无旨不准回京。此事必是奸贼之计,父命在身,怎敢有违?

             来!

四下手  (同白)    有!

太子建  (白)     有请娘娘。

四下手  (同白)    有请娘娘。

(马昭仪上。)

马昭仪  (念)     奴本齐国一难女,得配金枝玉叶人。

     (白)     太子千岁。

太子建  (白)     父王命我夫妇镇守樊城,无旨不许进京。即日就要起行,请御妻一同起程。

             来!

四下手  (同白)    有。

太子建  (白)     兵马发到樊城。

四下手  (同白)    兵马发到樊城。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226 ┊ 字数:10385 ┊ 最后更新:2018-08-24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