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文昭关》(《鼎盛春秋》【三本】)(一名:《一夜白须》)

主要角色
伍员:老生
东皋公:外
皇甫讷:末
米南适:净

《文昭关》周信芳饰伍员
《文昭关》周信芳饰伍员
情节
春秋,伍员逃到昭关,因关前已画图缉拿,过关不去。躲在隐士东皋公家,一连七天,又急又愁,须发皆白。东皋公有友人皇甫讷,与伍子胥相貌,乃遮柬相召,嘱与伍员互易衣服。皇甫讷先至关,果被关吏拿住,大声剖白,关吏不信。正扰攘间,伍员已混出昭关。东皋公乃见关吏,说明被捕者并非伍员,的系至友皇甫讷,关吏释之。后伍员破楚归,齐金帛投东皋公家,但见荒烟蔓草,败瓦颓墙,东皋公已去矣。施恩不望报,东皋公亦人杰矣。

根据《戏考》第一册整理

录入:小豆子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20.8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东皋公上。)

东皋公  (引子)    庄外青山绿水,黄花百草风吹。

     (念)     桃红复含宿雨,柳绿更带照烟。花落家童未扫,鸟啼山客独眠。

     (白)     老汉东皋公,幼年曾拜扁鹊先生门下为徒。只因平王无道,告归林下。今此闲暇无事,不免到庄前庄后游玩一番便了。

     (西皮原板)  闲来无事不从容,

             睡觉东窗日已红。

             万物静观皆自得,

             四时佳兴与人同。

伍员   (内白)    马来!

(伍员上。)

伍员   (西皮摇板)  伍员马上怒气冲,

             逃出龙潭虎穴中!

     (白)     俺,伍员。且喜逃出樊城,要往吴国借兵报仇。行至此地,四面俱是高山峻岭,不知哪条道路可通吴国?

东皋公  (白)     咳,哽哼!

伍员   (白)     哦,呵呀!看那旁有一老丈,待我下马问来。

(伍员下马。)

伍员   (白)     嗳,老丈请了!

东皋公  (白)     请了。来的敢是伍子胥?

伍员   (白)     住口!俺不是伍子胥,老丈不要认差了!

东皋公  (白)     我乃山中隐士,你但讲何妨?

伍员   (白)     愚下正是伍员,老丈何以知晓?

东皋公  (白)     那日闲游昭关,见画图之上,画着将军的相貌。故而冒叫一声,休得见怪。

伍员   (白)     岂敢。

东皋公  (白)     今欲何往?

伍员   (白)     我有满腹含冤,要往吴国借兵报仇!行至此地,四面俱是高山峻岭。不知哪条道路可通吴国?

东皋公  (白)     哦,将军要到吴国。你来看,四面俱是高山峻岭,要到吴国,非打昭关经过不可。

伍员   (白)     可有别路?

东皋公  (白)     并无别路。

伍员   (白)     哎呀,不好了!

     (西皮摇板)  听说吴国路不通,

             好似狼牙箭穿胸。

             心猿意马终何用,

             爹娘呀!

             血海冤仇落了空。

东皋公  (白)     将军不必悲伤,请到老汉家下,暂住几日。慢慢定计,就你出关。

伍员   (白)     萍水相逢,怎好打搅。

东皋公  (白)     忠臣孝子,这有何妨?待老汉与你牵马。

伍员   (白)     这就不敢。

东皋公  (白)     前面引路了。

伍员   (白)     请。

东皋公  (笑)     哈哈哈……

     (西皮流水板) 山在西来水在东,

             山水相逢处处通。

             五湖四海皆朋友,

             人生何处不相逢。

(童儿上。)

童儿   (白)     迎接家爷。

东皋公  (白)     将马带进去。

(童儿带马下。)

东皋公  (白)     将军请进。

伍员   (白)     请。

东皋公  (白)     请。

伍员   (白)     谢坐。请问老丈尊姓大名?

东皋公  (白)     老汉东皋公。昔年曾拜扁鹊先生门下为徒。

伍员   (白)     哦,啊呀!原来是前辈的老先生,失敬了。

东皋公  (白)     岂敢。将军为何这等狼狈?

伍员   (白)     一言难尽!

     (快西皮原板) 恨平王无道乱楚宫,

             父纳子妾礼难容。

             我的父谏奏反把命送,

             满门家眷血染红!

东皋公  (白)     将军不必悲伤,就在后花园中,暂住几日,慢慢定计,救你出关。

伍员   (白)     若得如此,感恩非浅。

东皋公  (白)     请。

伍员   (白)     请。

东皋公  (白)     正是:

     (念)     忠臣孝子当维护,

伍员   (念)     愧煞男儿不丈夫!

东皋公  (白)     大丈夫!

伍员   (白)     惭愧!

(伍员、东皋公同下。)

【第二场】

(皇甫讷上。)

皇甫讷  (引子)    隐居山林地,快乐诗琴棋。

(皇甫讷坐下。)

皇甫讷  (念)     架上书万卷,花饮酒一樽。谈笑红尘事,往来无白丁。

     (白)     卑人皇甫讷,乃楚国人氏。自幼精通琴棋诗书,最爱清闲。今日闲暇无事,不免闲游一番便了。

     (西皮原板)  云淡风清近午天,

             旁花随柳过前川。

             时人不识余心乐,

             将谓偷闲学少年。

(皇甫讷下。)

【第三场】

(伍员上。)

伍员   (西皮快板)  过了一天又一天,

             心中好似滚油煎。

             腰间空悬三尺剑,

             不能报却父母冤。

     (白)     俺,伍员。指望吴国借兵,谁知昭关难过。幸遇东皋公方便,将我留在后花园中,一连七日,未见计出。思想起来,好不焦躁人也!

(起初更鼓。)

伍员   (白)     嗳,爹娘吓!

     (二黄慢板)  一轮明月照窗前,

             愁人心中似箭穿。

             实指望到吴国借兵回转,

             又谁知昭关亦有阻拦。

             幸遇皋公行得方便,

             他将我留在后花园。

             一连七日眉不展,

             夜夜何曾得安眠。

             俺伍员好一比丧家犬,

             满腹含冤对谁言?

             俺好比南来失群雁,

             俺好比波浪中失舵舟船。

             俺好比鱼儿吞了钩线,

             俺好比浅水龙久困在沙滩。

             思来想去我的胆肠断,

     (二黄原板)  今夜晚一过又到明天。

(起二更鼓。东皋公上。)

东皋公  (二黄原板)  一夜漏声催晚箭,

             月移花影上栏杆。

             熄灭灯光窗前站,

             且听愁人口内言。

(起三更鼓。)

伍员   (二黄原板)  心中有事难合眼,

             翻来覆去睡不安。

             背地里只把皋公埋怨,

             叫人难解巧机关。

             既是真心来救我,

             为什么七日不周全?

             贪图富贵将我害,

             你就该拿我献昭关。

             哭一声爹娘难得见,难得见,

     (哭)     我的爹娘吓!

     (二黄原板)  要相逢除非在梦里团圆!

(起四更鼓。)

东皋公  (二黄原板)  听罢言来心内酸,

             铁石人闻也泪涟。

             伍员本是英雄汉,

             忠臣孝子不虚传。

             背地只把老汉怨,

             袖内机关他怎参?

             救人如把弥陀念,

             我明日保他过昭关。

(东皋公下。起五更鼓。)

伍员   (二黄原板)  鸡鸣犬吠五更天,

             越思越想越伤惨。

             想起了在朝为官宦,

             朝臣待漏五更寒。

             到今夜宿居荒村馆,

             冷冷清清对谁言?

             唉,我本当拔宝剑自寻短见,

             父母冤仇化尘烟!

             对天发下宏誓愿,

             不杀平王我的心不安!

(东皋公上。)

东皋公  (二黄摇板)  月淡星移白昼现,

             抱屈人儿夜不眠。

             顶天立地男儿汉,

             事到头来也可怜。

     (白)     将军开门来!

伍员   (二黄导板)  适才朦胧将合眼,

东皋公  (白)     将军开门来!

     (二黄摇板)  忽听门外有人言。

             双手开门拔宝剑,

东皋公  (二黄摇板)  将军为何两鬓斑?

伍员   (白)     老丈为何这等惊慌?

东皋公  (白)     将军为何须发都变白了?

伍员   (白)     我却不信。

东皋公  (白)     将军请看。

伍员   (白)     哎呀,不好了!

     (二黄摇板)  一见发白心好惨,

             点点珠泪洒胸前。

             冤仇未报容颜变,

             一事无成两鬓斑。

东皋公  (白)     恭喜将军,贺喜将军!

(童儿上。)

伍员   (白)     喜从何来?

东皋公  (白)     将军可以过得昭关了。

伍员   (白)     怎么过得昭关?

东皋公  (白)     那昭关上挂的图形,乃是年轻壮士,如今将军须发皆白,与图形不同;老汉有一好友,名唤皇甫讷,待老汉约他前来,设计救你出关。

伍员   (白)     若得如此,感恩非浅!

东皋公  (白)     来。

(童儿允。)

东皋公  (白)     拿我名帖,去请皇甫官人,过府一叙。

童儿   (白)     遵命。

(童儿下。)

伍员   (白)     老丈请上,受我一拜。

     (西皮快板)  跌跪草堂泪不干,

             今日才知巧机关。

             若得昭关无凶险,

             满斗焚香谢苍天。

(伍员、东皋公同下。)

【第四场】

(童儿引皇甫讷同上。)

皇甫讷  (西皮流水板) 皋公有帖将我请,

             急忙到此问分明。

童儿   (白)     有请家爷。

(东皋公上。)

东皋公  (白)     曲径通幽处,园林花木深。

童儿   (白)     皇甫官人来了。

东皋公  (白)     有请。

童儿   (白)     有请。

东皋公  (白)     啊,皇甫贤弟。

皇甫讷  (白)     皋公兄。

东皋公  (白)     请坐。

皇甫讷  (白)     有坐。

(童儿下。)

东皋公  (白)     这两日怎么不到舍下走走?

皇甫讷  (白)     小弟累身,少得亲候。金帖相邀,有何见论?

东皋公  (白)     相邀贤弟,非为别事。只因楚国伍子胥,逃难至此。要到吴国借兵,奈昭关难过。贤弟相貌与伍员相似,特邀贤弟一同计议,救他出关。

皇甫讷  (白)     仁兄之言,小弟无有不遵。伍员今在何处?

东皋公  (白)     现在后园。

皇甫讷  (白)     请来相见。

东皋公  (白)     有请伍明辅。

(伍员上。)

伍员   (白)     父母冤仇恨,常怀一片心。

             有何见论?

东皋公  (白)     皇甫官人到。

伍员   (白)     皇甫兄在哪里?

皇甫讷  (白)     伍明辅,这厢有礼。

伍员   (白)     有礼相还。

皇甫讷  (白)     久闻大名,如雷贯耳,今日一见,名不虚传!

伍员   (白)     穷途末路,如丧家之犬,仁兄誉言,惭愧吓,惭愧!

皇甫讷  (白)     何出此言?

伍员   (白)     老丈,皇甫兄驾已到此,何计救我出关?

东皋公  (白)     要过昭关,有何难哉?皇甫兄扮作将军模样,伍明辅扮作随行家丁。你二人先往昭关。守关之人一见必定捉拿皇甫兄,只管让他拿去。伍明辅趁喧哗之中,混出昭关,岂不是好?

伍员   (白)     此计甚妙,只是皇甫兄受惊了。

皇甫讷  (白)     受惊是小事,难免一场受责。

东皋公  (白)     决不等你受苦。

皇甫讷  (白)     你须要早来!

伍员   (白)     事不宜迟,装扮起来。

     (慢西皮二六板)伍员头上换儒巾,

             乔装改扮往东行。

             临潼会上曾举鼎,

             我在那万马营中显奇能。

             时来了双挂明辅印,

             运退时衰夜宿荒村。

             提起来叫人恨不恨,

             这是我伍员八字命生成。

             回头我对皋公论,

             你是我子胥活命的恩人。

             但愿过得昭关险,

             一重恩报九重恩。

     (西皮摇板)  皇甫兄请上受一礼,

     (西皮快板)  有劳施下这全恩。

             焚香顶礼不为敬,

             来生犬马当报恩。

             伍员心中千般恨,

             大胆且向虎口行!

(伍员下。)

皇甫讷  (西皮快板)  栗阳山下一书生,

             乔装改扮楚伍员。

             过关事儿心担险,

             再与皋公细叮咛:

             你若早来无伤损,

             你若迟来受苦刑。

             你若不来失了信,

             遍体排牙诉不清。

(皇甫讷下。)

东皋公  (西皮摇板)  一条妙计安排定,

             搭救忠良楚伍员。

             把关人儿盘得紧,

             亲到昭关走一程。

(东皋公下。)

【第五场】

(四青袍引米南适同上。)

米南适  (引子)    坐守昭关,威镇名传。

     (白)     俺,米南适。奉了平王旨意,镇守昭关。画影图形,捉拿伍子胥。来往只人,须要盘问明白。

四青袍  (同白)    哦。

(皇甫讷上。)

皇甫讷  (白)     有人么?

四青袍  (同白)    什么人?

皇甫讷  (白)     挂号过关。

四青袍  (同白)    启爷:有一汉子过关。

米南适  (白)     面貌如何?

四青袍  (同白)    与图形相似。

米南适  (白)     传进。

四青袍  (同白)    呔!传进!

皇甫讷  (白)     小人挂号的。

(米南适看。)

米南适  (白)     来,绑赴帅府。

(四青袍同绑皇甫讷,众人同下。)

【第六场】

(伍员上。)

伍员   (白)     且喜过了昭关,不免拜谢东皋公、皇甫讷,奔往吴国去吧!

(伍员下。)

【第七场】

(四青袍、米南适、皇甫讷同上。)

米南适  (白)     呔,胆大伍子胥!你乃反叛之臣,见了本帅,为何立而不跪?

皇甫讷  (白)     住了!谁是伍子胥?俺乃庶民皇甫讷!

米南适  (白)     明明伍子胥,还敢强辩!来,吊在西廊,重打一百皮鞭!

(四青袍同打皇甫讷。东皋公上。)

东皋公  (白)     有人么?

四青袍  (同白)    什么人?

东皋公  (白)     东皋公求见。

四青袍  (同白)    启爷:东皋公求见。

米南适  (白)     有请。

             先生驾到,有失远迎,多多得罪!

东皋公  (白)     岂敢。恭喜将军!

米南适  (白)     喜从何来?

东皋公  (白)     闻说将伍子胥拿住了。

米南适  (白)     拿便拿住了,他说什么“庶民皇甫讷”。

东皋公  (白)     吓,皇甫讷乃是老汉的好友,今在何处?

米南适  (白)     现在西廊。

东皋公  (白)     待我看来!

皇甫讷  (白)     嗳吓,你害得我好苦吓!

东皋公  (白)     我昨日言的明白,叫你在昭关外等我,一同过关。你的面貌,又与图形相似,谁叫你一人先过关来?这也难怪于我!

米南适  (白)     既是先生好友,将他放下。

皇甫讷  (白)     走!

米南适  (白)     哪里走?

皇甫讷  (白)     平王驾前辩理!

东皋公  (白)     不知者不罪!

皇甫讷  (白)     若不看东皋公分上,定不与你干休!

米南适  (白)     二兄请坐。

东皋公  (白)     有坐。

米南适  (白)     东皋公,这几日为何不到关上走走?

东皋公  (白)     有事相绊,少来亲候。昨日约定敝友,往关外闲游,特来挂号。

米南适  (白)     你我知己,讲什么“挂号”?人来,摆酒,与皇甫兄压惊。

皇甫讷  (白)     打也被你打了,压什么惊?不领教了,回来叨扰!

东皋公  (白)     也好,回来叨扰。

米南适  (白)     如此,送过。

皇甫讷  (白)     下次须要盘问明白,不要屈了良民!

东皋公  (白)     是吓,莫叫伍子胥混出昭关!

(东皋公、皇甫讷同下。)

米南适  (白)     众将小心盘查,你等休放伍子胥混出昭关!

四青袍  (同白)    哦!

(米南适、四青袍同下。)
(完)


浏览次数:24745 ┊ 字数:5266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3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