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战樊城》

主要角色
伍员:老生
伍尚:老生
费无极:净
伍奢:老生
鄢将师:丑
武城黑:武净
家将:小生

《战樊城》周信芳饰伍员
《战樊城》周信芳饰伍员
情节
楚平王听信费无极谗言,囚伍奢,并命其修书召子伍尚、伍员进京,一并杀之。时伍尚、伍员镇守樊城,见书后,伍员心疑,劝伍尚勿受命。伍尚不听,至京见父,被执,与父同时遇害。楚平王又命武城黑带兵至樊城,捉拿伍员,伍员不敌,弃城逃。

根据《京剧汇编》第九十七集:北京市戏曲研究所藏本整理

录入:豫让桥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02.1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伍尚、伍员同上。)

伍尚   (念)     边外狼烟尽,

伍员   (念)     共享太平春。

(伍尚、伍员同坐。院子暗上。)

伍尚   (白)     唉!

伍员   (白)     兄长自到樊城以来,为何终日愁闷?

伍尚   (白)     贤弟,你我弟兄镇守樊城,不知爹娘可安泰否?

伍员   (白)     吉人自有天相,兄长何必挂怀!

伍尚、

伍员   (同白)    来,伺候了。

院子   (白)     是。

(鄢将师上。)

鄢将师  (念)     离了京都地,来此是樊城。

     (白)     门上哪位在?

院子   (白)     什么人?

鄢将师  (白)     烦劳通禀:京都下书人求见。

院子   (白)     候着。

             启禀二位老爷:京都差来下书人求见。

伍尚、

伍员   (同白)    书先进,人落后。

院子   (白)     来人呢?书先进,人落后。

鄢将师  (白)     书信在此。

院子   (白)     候着。

(鄢将师暗下。)

院子   (白)     书信呈上。

(伍尚、伍员同看书。)
伍尚、

伍员   (同白)    “伍尚、伍员开拆”。

伍尚   (白)     贤弟请看。

伍员   (白)     兄长请看。

伍尚、

伍员   (同白)    你我同拆同观。

             爹娘在上,恕孩儿不孝之罪。

伍尚   (西皮原板)  未曾拆书泪淋淋,

             纸上相逢父子情。

             平王思念临潼会,

             伍尚、伍员早回京。

             外加走字多劳顿,

             骏马十匹莫留停。

             看罢书信心喜甚,

伍员   (西皮散板)  伍员心中暗沉吟。

伍尚   (白)     贤弟请看。

伍员   (白)     “外加走字,骏马十匹”,兄长可解?

伍尚   (白)     愚兄不解。

伍员   (白)     此乃“逃走”二字。唤下书人,一问便知明白。

伍尚、

伍员   (同白)    来,唤下书人。

(鄢将师暗上。)

院子   (白)     下书人,老爷传你,小心了。

鄢将师  (白)     是。

             下书人与二位老爷叩头。

伍尚、

伍员   (同白)    罢了。起来。

鄢将师  (白)     多谢二位老爷。

伍员   (白)     下书人,你叫什么名字?

鄢将   (白)     师小人名叫鄢将师。

伍员   (白)     我且问你:你是新进相府,还是久在相府?

鄢将师  (白)     新进相府。

伍员   (白)     太老爷?

鄢将师  (白)     安泰。

伍员   (白)     太夫人?

鄢将师  (白)     福寿康宁。

伍员   (白)     书信何人所交?

鄢将师  (白)     内封外发。

伍员   (白)     调我弟兄进京,所为何事?

鄢将师  (白)     这个!

伍员   (白)     讲。

鄢将师  (白)     无非是加官受爵。

伍员   (笑)     呵呵呵……

     (白)     外厢伺候!

鄢将师  (白)     是。

(鄢将师下。)

伍尚   (白)     贤弟,听下书人之言,书信是真的了。

伍员   (白)     有道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伍尚   (白)     贤弟呀!

     (西皮原板)  贤弟休要太烈性,

             有辈古人向弟云:

             文王被囚遭陷阱,

             伯邑考粉身救父身。

             这都是前辈古人等,

             留下了美名万古存。

伍员   (白)     兄长!

     (西皮原板)  兄长说话欠思忖,

             休把今人比古人。

             文王被囚天注定,

             伯邑考丧身命里生成。

             既是平王——

     (西皮二六板) 加官赠,

             就该有圣旨到樊城。

             若是爹娘修书信,

             为何有“逃走”二字在书后明?

             怕的是失足落陷阱,

             插翅不能远飞腾。

             小弟愿把樊城镇,

             宁做个不忠不孝的人。

伍尚   (西皮快板)  千言万语他不听,

             一心镇守在樊城。

             长子必须遵父命,

             是好是歹走一程。

     (白)     贤弟,听你之言,是不进京的了。

伍员   (白)     凶多吉少,不去的为妙。

伍尚   (白)     也罢。待愚兄一人进京就是。

伍员   (白)     兄长一人进京,小弟放心不下,命家将跟随侍奉。

伍尚   (白)     但凭贤弟。

伍员   (白)     来。

院子   (白)     有。

伍员   (白)     传家将走上。

院子   (白)     家将走上。

(家将上。)

家将   (念)     俺本英雄好汉,侍奉帅府门前。

     (白)     叩见二位老爷。

伍尚、

伍员   (同白)    罢了。

家将   (白)     呼唤小人,有何吩咐?

伍员   (白)     大老爷进京,命你跟随,倘有不测,速报我知。

家将   (白)     但不知几时起程?

伍员   (白)     这个……

伍尚   (白)     即刻起程。

伍员   (白)     备马伺候。

伍尚   (白)     看衣更换。

     (西皮原板)  在头上取下了乌纱帽,

             紫袍朝衣且离身。

             叫家将备马府门等,

             等候了你老爷就要登程。

(家将下。)

伍员   (西皮原板)  一封书信到樊城,

             拆散了弟兄们两离分。

             家院看过酒一樽,

(鄢将师、家将同暗上。)

伍员   (西皮原板)  弟与兄长——

     (西皮二六板) 来饯行。

             登山涉水多劳顿,

             披星戴月转家门。

             非是小弟不从命,

             怎奈有“逃走”二字书后明。

             兄长饮干杯中酒,

             一路平安早到京。

伍尚   (西皮快板)  接过了贤弟酒一樽,

             背转身来谢神灵。

             倘若是家门遭不幸,

             你就是伍家报仇人。

             辞别贤弟足踏镫,

(伍尚上马。鄢将师、家将同下。)

伍尚   (西皮散板)  披星戴月奔都城。

(伍尚下。)

伍员   (西皮快板)  兄长上马两泪淋,

             叫人难舍又难分。

             流泪眼观流泪眼,

             断肠人送断肠人。

             倘若家门遭不幸,

             杀上天子午朝门。

             吉凶二字难料定,

             闷坐樊城等信音。

(院子、伍员同下。)

【第二场】

(鄢将师、家将、伍尚同上。)

伍尚   (西皮快板)  爹娘书信到来临,

             心急哪顾路不平。

             无心观看道路景,

             催马加鞭奔帝京。

(伍尚、鄢将师、家将同下。)

【第三场】

(四校尉、费无极同上。)

费无极  (念)     眉头一皱计千条,舌尖杀人不用刀。

(鄢将师上。)

鄢将师  (念)     离了樊城地,报与相爷知。

     (白)     叩见相爷。

费无极  (白)     罢了。

鄢将师  (白)     谢相爷。

费无极  (白)     伍尚、伍员可曾诓到?

鄢将师  (白)     伍尚进京,伍员未到。

费无极  (白)     伍尚往哪里去了?

鄢将师  (白)     监中探父去了。

费无极  (白)     你且回避。

鄢将师  (白)     是。

(鄢将师下。)

费无极  (白)     且住,我想伍尚私自监中探父,我不免上殿参他一本。

             打道上朝。

(费无极、四校尉同走圆场,同挖门。)

费无极  (白)     臣,费无极见驾,愿大王千岁!

楚平王  (内白)    卿家上殿,有何本奏?

费无极  (白)     今有伍尚,私自进京,监中探父。请旨定夺。

楚平王  (内白)    就命卿家将他父子斩首金阶,领旨下殿。

费无极  (白)     领旨!

             校尉的!

四校尉  (同白)    有!

费无极  (白)     打道金阶。

四校尉  (同白)    啊!

(费无极、四校尉同走圆场。)

四校尉  (同白)    来在金阶。

费无极  (白)     将伍奢、伍尚父子绑了上来!

四校尉  (同白)    啊!

(四校尉同下,绑伍奢、伍尚同上。)

伍奢   (西皮快板)  见伍尚把我的牙咬坏,

             骂声无知小奴才。

             弟兄镇守樊城界,

             为什么私自转回来?

伍尚   (西皮快板)  老爹尊错把孩儿怪,

             书信一到怎敢不来!

             父子们犯了何条罪,

             为何捆绑在金阶?

伍奢   (西皮快板)  平王无道纲常坏,

             父纳子妻理不该。

             为父谏奏反遭害,

             勒逼修书叫你来。

             儿头上枉把乌纱戴,

             “逃走”二字解不开。

伍尚   (西皮快板)  听一言来牙咬坏,

             大骂无极狗奸谗。

             恨不得一脚将尔踹,

             阴曹地府等你来。

伍奢   (西皮散板)  我儿休把情性改,

             忠良哪怕飞祸灾!

伍奢、

伍尚   (同西皮散板) 父子们一死有何碍!

费无极  (白)     看看时辰可到?

四校尉  (同白)    时辰已到。

费无极  (白)     将他父子开刀!

(二校尉押伍奢、伍尚同下。二校尉同上。)

二校尉  (同白)    斩首已毕。

费无极  (白)     且住,我想他父子已死,还有伍员镇守樊城。不免上殿再奏一本。

             校尉的!

四校尉  (同白)    有!

费无极  (白)     打道上朝。

四校尉  (同白)    啊!

(费无极、四校尉同走圆场,同挖门。)

费无极  (白)     臣,费无极二次见驾,愿大王千岁!

楚平王  (内白)    卿家二次上殿,有何本奏?

费无极  (白)     伍奢、伍尚斩首,还有伍员镇守樊城。现有他的满门家眷在京,请旨定夺。

楚平王  (内白)    就命卿家带领校尉,抄杀伍府。再命武城黑带领三千人马,去至樊城,捉拿伍员进京问罪。领旨下殿。

费无极  (白)     领旨!

             校尉的!

四校尉  (同白)    有!

费无极  (白)     打道伍府。

四校尉  (同白)    啊!

(费无极、四校尉同下。)

【第四场】

(家将上。)

家将   (白)     且住!伍府满门家眷俱已斩首,不免去到樊城,报与二老爷知道便了!

(家将下。)

【第五场】

(四龙套、武城黑同上。)

武城黑  (白)     某,武城黑。奉了平王旨意,带领人马,去到樊城捉拿伍员进京问罪。

             众将官!

四龙套  (同白)    有!

武城黑  (白)     起兵前往。

四龙套  (同白)    啊!

(武城黑、四龙套同下。)

【第六场】

(伍员上。)

伍员   (念)     惦念京都事,心神不安宁。

(家将上。)

家将   (白)     参见二老爷。

伍员   (白)     家将回来了?

家将   (白)     回来了。二老爷,大事不好了!

伍员   (白)     何事惊慌?

家将   (白)     太老爷不知身犯何罪,伍家满门俱已斩首!

伍员   (白)     怎么讲?

家将   (白)     伍家满门俱已斩首!

伍员   (白)     哎呀!

     (西皮导板)  听一言来魂魄荡,

     (三叫头)   爹爹,母亲,兄长啊……

     (西皮摇板)  点点珠泪洒胸膛。

             忍悲含泪叫家将,

     (白)     家将!

家将   (白)     在。

伍员   (西皮摇板)  犯罪情由说端详!

家将   (西皮摇板)  费无极谎本来奏上,

             武城黑兵到要提防。

伍员   (白)     好恼!

     (西皮摇板)  骂声无极狗奸党,

             转面再骂楚平王。

             家将与爷备丝缰!

(扫头。伍员下。家将备马。)

家将   (白)     请老爷上马。

(伍员上,上马。四白龙套自两边分上,同出城。武城黑、四龙套同上,同会阵。)

伍员   (白)     马前来的敢是武城黑?

武城黑  (白)     然!

伍员   (白)     领兵何往?

武城黑  (白)     奉了大王旨意,拿你进京问罪。

伍员   (白)     一派胡言,放马过来!

(伍员、武城黑同起打。伍员败下。家将、武城黑同起打,武城黑杀家将,下。伍员败上。)

伍员   (白)     且住!武城黑杀法厉害,他若来时,伤他一箭。

(武城黑上,伍员放箭,武城黑败下。)

伍员   (西皮摇板)  弓开弦响放雕翎,

             武城黑带箭逃了生。

             本帅逃出虎穴境,

             可叹家将丧残生。

(伍员下。)
(完)


浏览次数:622 ┊ 字数:4292 ┊ 最后更新:2017年08月11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