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斩伍奢》

主要角色
伍奢:老生
楚平王:净
费无极:丑
孟嬴:旦

情节
春秋时诸侯争霸,临潼斗宝,楚以伍员力举千斤逞胜。秦王因以孟嬴公主许婚楚太子建。及迎娶,楚平王听信谗言,父纳子妻。太傅伍奢力谏不听,反遭缧绁。时伍奢子伍尚、伍员镇守棠邑,楚平王为斩草除根,逼迫伍奢修书调子 “受封”。伍奢虽知是计,但为保全“三代忠良”之名,遂发书。书至棠邑,伍员识破底细,连夜逃脱;伍尚进京,全家被斩。

根据《京剧汇编》第九十七集:马连良藏本整理

录入:豫让桥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665.0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青袍、院子引费无极同上。)

费无极  (引子)    眉头一皱计千条,舌尖杀人不用刀。

     (念)     人生最苦是忠良,哪见忠臣有下场?拚将狼心行谄佞,全凭狐媚伴君王。

     (白)     下官,费无极。楚国为臣,官拜下大夫之职。自为官以来,俺自思天生这副嘴脸,怎能掩袖献媚,取悦于人?只好利用这伶俐口舌,巧言令色,阿谀君王。这且不言。想前番各国诸侯在临潼称霸,秦王将他长妹许配我国太子建为婚。太子今已年长,不免上朝讨旨,前去迎亲。

             来!

四青袍  (同白)    有。

费无极  (白)     打道上朝!

(院子拿牙笏。)

费无极  (数板)    伶牙俐齿巧能言,惯使阴毒损坏奸。又会拍,又会钻,狗苟蝇营有手段。会捣乱,会权变,伤天害理好做官。会贪赃、会搂钱,哪管报应有循环,有循环。

(费无极、四青袍、院子同下。)

【第二场】

(四太监、大太监引楚平王同上。)

楚平王  (唱)     自从霸业临潼上,

             雄据楚邦日图强。

             陈、蔡归并疆土广,

             万民乐业享安康。

(费无极上。)

费无极  (唱)     秦、楚两国结姻好,

             唇齿相依尊周朝。

     (白)     臣,费无极见驾,大王千岁!

楚平王  (白)     平身。赐坐。

费无极  (白)     千千岁!

楚平王  (白)     上殿有何本奏?

费无极  (白)     臣启千岁:昔日诸侯会集临潼,秦王将长妹孟嬴许配我国太子。今太子年长,可以婚配,请旨定夺。

楚平王  (白)     卿言甚是。寡人修好国书,就命卿携带聘金彩锦,前往秦国迎亲。

费无极  (白)     领旨!

(费无极下。)

楚平王  (白)     退班!

(楚平王、四太监、大太监同下。)

【第三场】

(四龙套、伍尚、伍员、伍奢同上。)

伍奢   (唱)     临潼斗宝楚为尊,

             威镇诸侯儿伍员。

     (白)     老夫,伍奢。

伍尚   (白)     伍尚。

伍员   (白)     伍员。

伍奢   (白)     在楚王驾前为臣,官拜太傅。前者临潼斗宝,我儿伍员举鼎称霸,压服各国。时有秦王,愿将其妹与我国太子建联姻。前日费无极也曾奉旨去到秦国迎亲。今日早朝,圣上传旨,命我儿伍尚、伍员,同镇棠邑。不免回府说与夫人。

             来!

四龙套  (同白)    有。

伍奢   (白)     回府!

四龙套  (同白)    啊!

伍奢   (唱)     奉旨领兵棠邑镇,

             食王爵禄报君恩。

             人来引路回府门,

(众人同走圆场,四龙套同接马下。院子暗上。)

伍奢   (唱)     请出夫人说分明。

院子   (白)     有请太夫人!

(伍尚妻、伍员妻、伍夫人同上。)

伍夫人  (唱)     伍尚、伍员奉诏命,

             不知为了何事情?

     (白)     老爷下朝来了?

伍奢   (白)     下朝来了。

伍夫人  (白)     宣他二人入朝,不知为了何事?

伍奢   (白)     只因棠邑乃重要之地,必须能将把守。圣上命他二人同往坐镇。

伍夫人  (白)     但不知几时启程?

伍奢   (白)     君命紧急,必须早行为妙。

伍夫人  (白)     既然如此,你等速备酒宴,与他弟兄饯行。

伍尚妻、

伍员妻  (同白)    遵命!

伍奢   (白)     正是:

     (念)     伍门累代是簪缨,共沐皇家雨露恩。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公子蒲、公子虎同上。)
公子蒲、

公子虎  (同念)    楚国使臣到,把本奏当朝。

公子蒲  (白)     上大夫公子蒲。

公子虎  (白)     大司马公子虎。

公子蒲  (白)     贤弟请了!

公子虎  (白)     请了!

公子蒲  (白)     今有楚国使臣费无极前来迎亲,把本启奏。看香烟缭绕,圣驾临朝排班伺候。

公子虎  (白)     请!

(四太监、大太监引秦哀公同上。)

秦哀公  (引子)    山河锦绣,帝道遐昌。

公子蒲、

公子虎  (同白)    臣等见驾,大王千岁!

秦哀公  (白)     二卿平身。

公子蒲、

公子虎  (同白)    千千岁!

秦哀公  (念)     金阙玉楼五色浮,德行礼乐应从周。九天日月开昌运,万国衣冠拜冕旒。

     (白)     寡人,秦王嬴承在位。自登基以来,风调雨顺。今日早朝,众卿有本早奏!

公子蒲  (白)     臣启万岁:前者在临潼会上,将我国公主许配楚国太子建为婚。今有楚国使臣费无极前来迎亲,已在朝门候旨。

秦哀公  (白)     宣他上殿!

公子蒲  (白)     楚国使臣费无极上殿!

费无极  (内白)    领旨!

(二旗牌托彩礼盘引费无极同上。)

费无极  (念)     一路多劳顿,到此来迎亲。

     (白)     臣,费无极见驾,大王千岁!

秦哀公  (白)     平身。

费无极  (白)     谢千岁!

秦哀公  (白)     你国楚君安好否?

费无极  (白)     我主安泰。臣临行,我主致意,代问大王金安。

秦哀公  (白)     有劳相问。

费无极  (白)     今奉我主之命,呈献聘礼,前来迎亲。请示大王,何日起驾?

秦哀公  (白)     既然如此,内侍!

大太监  (白)     有。

秦哀公  (白)     去往后宫,传孤旨意:晓谕公主于归,并命齐女陪嫁前往。即日起程。

大太监  (白)     领旨!

(大太监下。)

秦哀公  (白)     公主于归,就命上大夫公子蒲护驾前往。寡人赐宴与费大夫洗尘,二卿相陪。退班!

(众人同下。)

【第五场】

(牌子。四朝官、公子虎同上。)

公子虎  (白)     列位大人请了!今有公主于归,奉旨护送。远远望见凤驾来也!

孟嬴   (内唱)    朝在秦暮在楚关山途远,

(四龙套、四大铠、四宫女、公子蒲、费无极、齐女、孟嬴、二车夫同上。)

孟嬴   (唱)     行不尽路迢遥心软意酸。

             蓦想起在宫闱绮罗娇惯,

             听猿啼闻鹤唳珠泪涟涟。

             但愿得好姻缘缔系红线,

             祝期颐偕伉俪瓜瓞绵绵。

             望云峦和雾岭羊肠曲坂,

             想这里必定是右戍崤函。

费无极  (白)     来此两国交界,众位大人不必护送,请回去吧。

四朝官、

公子虎  (同白)    无有公主旨意,我们不敢回去。

费无极  (白)     宫人转致贵人:来此两国交界,众文武护驾至此,请旨定夺。

宫女甲  (白)     来此两国交界,众文武护驾至此,请旨定夺。

孟嬴   (白)     既到两国交界,不必护送,吩咐他们回去吧。

宫女甲  (白)     贵人有旨:既到两国交界,不必护送,吩咐他们回去吧。

费无极  (白)     贵人有旨:既到两国交界,不必护送,列位大人请回去吧。

四朝官、

公子虎  (同白)    谢贵人!

(四朝官、公子虎同下。)

孟嬴   (白)     起驾!

四大铠、

四龙套  (同白)    啊!

(牌子。众人同下。)

【第六场】

(驿丞上。)

驿丞   (念)     居官是驿丞,迎接来往人。

     (白)     下官,上庸驿丞是也。只因费大夫至秦国迎亲,在此预备馆驿,远远望见凤驾来也!

(四龙套、四大铠、四宫女、公子蒲、费无极、齐女、孟嬴、二车夫同上,同挖门。)

驿丞   (白)     驿丞官参见大夫!

费无极  (白)     凤驾在此,晓谕他们,不可喧哗!

驿丞   (白)     遵命!

(驿丞下。)

孟嬴   (白)     宣楚国使臣进见。

齐女   (白)     宣楚国使臣进见。

费无极  (白)     臣,费无极见驾,贵人千岁!

孟嬴   (白)     平身。

费无极  (白)     千千岁!

孟嬴   (白)     你在楚国官居何职?

费无极  (白)     官居下大夫。

孟嬴   (白)     公主到了你国自有重赏。

费无极  (白)     多谢公主。公主请来上宴。

孟嬴   (白)     小心伺候了!

     (唱)     落日西斜乌鹊噪,

             山高水远路途遥。

(齐女搀孟嬴同下,四龙套、四大铠、四宫女、公子蒲、齐女、二车夫同随下。费无极看,拍掌。)

费无极  (白)     哎呀妙哇!

     (唱)     窃看公主花容貌,

             亚似嫦娥下九霄。

     (白)     哎呀且住,看无祥公主,生得天姿国色,绝妙无伦,看来又是一个升官的机会到了。想平王素日最好风花雪月,常对我讲:虽然做了一国之主,平生未遇绝色女子。我如今若将无祥献与平王,那时节下官我——

     (数板)    头上乌纱换金貂,身上另换紫罗袍。不管他人骂与笑,眼前富贵乐逍遥,乐逍遥。

     (笑)     哈哈哈……

     (白)     此事若成,其功不小。

(费无极想。)

费无极  (白)     呃,慢来慢来!我奉旨迎亲,各国皆知,如何遮着众口?

(费无极想。)

费无极  (白)     哦哦有了,方才见那陪嫁宫女,倒也十分俊俏,若将二人调换,将宫女配与太子。再将公主暗暗献与平王,做个“草内藏针”之计,量也无人知晓。不免将齐女唤出,与她商议商议。

             旗牌走上!

旗牌   (内白)    来也!

(旗牌上。)

旗牌   (白)     参见大人!

费无极  (白)     罢了。

旗牌   (白)     大人有何吩咐?

费无极  (白)     对宫娥们去说:请那陪嫁女子出来,老爷有事面谈。

旗牌   (白)     是。

(旗牌下。)

费无极  (白)     若得此女应允,配与太子为婚,也是他们姻缘前定也!

     (唱)     花言巧语将她哄,

             假扮孟嬴配东宫。

(旗牌引齐女同上。)

齐女   (唱)     正要安歇将我请,

             见了大夫问分明。

旗牌   (白)     请少待,容我回禀。

(旗牌进门。)

旗牌   (白)     启大人:女子唤到。

费无极  (白)     说我有请。你且退下!

(旗牌出门。)

旗牌   (白)     大夫有请。

(旗牌下。齐女进门。)

费无极  (白)     啊小姐,请坐!

齐女   (白)     有坐。

费无极  (白)     公主可曾安歇?

齐女   (白)     已然安歇了。大夫呼唤,不知有何见谕?

费无极  (白)     下官一路而来,见你容貌端方,请问尊翁何人,姓甚名谁?

齐女   (白)     大夫容禀!

     (唱)     家本齐国仕秦朝,

             父名马融品位高。

             只因爹娘亡故早,

             二八青春受煎熬。

             秦君见我无倚靠,

             选进宫廷伴凤娇。

费无极  (白)     小姐乃是名门闺秀,做了陪嫁之女,岂不可惜!若能听从下官“移花接木”之计,小姐就可正配东宫。

齐女   (白)     现在明明无祥公主配与太子,正配东宫从何说起?

费无极  (白)     小姐有所不知,孟嬴公主实是我王所聘,冒称太子完婚,此事太子尚不知晓。小姐若肯假冒孟嬴公主,下官自有巧计安排,将小姐送入东宫,安然婚配,岂不是两全其美!

齐女   (白)     只恐与公主各居一宫,一旦相见,岂不露出破绽!

费无极  (白)     此事乃大王做主,自有隔离隐瞒之计。即便日久天长,被人知晓,那时木已成舟,就将此事推在下官身上,自然无事。小姐不必犹疑,将来尊荣不小!

齐女   (白)     呀!

     (唱)     叹公主已入此圈套,

             她忧我喜在心梢。

             可惜她的花容貌,

             千里跋涉嫁年高!

             事已至此应允了,

             感谢大夫美意高。

费无极  (白)     小姐慨允,下官钦佩。此事只有你知我知,千万不可泄露!

齐女   (白)     那个自然。天色不早,我要回避了。

费无极  (白)     请便。

齐女   (白)     正是:

     (念)     富贵求来原不易,

费无极  (念)     风流罪过又何妨。

(费无极、齐女自两边分下。)

【第七场】

(四太监引楚平王同上。)

楚平王  (唱)     无极迎亲到秦邦,

             日久未见转还乡。

(大太监上。)

大太监  (白)     启奏大王:费大夫迎亲还朝,已在宫门候旨。

楚平王  (白)     宣他进宫!

大太监  (白)     费大夫进宫!

费无极  (内白)    领旨!

(费无极上。)

费无极  (念)     安设新台计,挑拨楚王心。

     (白)     臣,费无极见驾,大王千岁!

楚平王  (白)     平身。赐坐。

费无极  (白)     千千岁!

楚平王  (白)     卿家去到秦邦,迎亲一事如何?

费无极  (白)     启奏大王:臣往秦国迎亲,无祥公主已到楚境,离城三舍之远。为臣先行回朝启奏。

楚平王  (白)     卿家一路辛苦。可曾见过秦女,她的相貌如何?

费无极  (白)     大王不问,臣不敢奏。臣在馆驿看见无祥公主容貌,不但楚国后宫无与伦比,就是那前朝的妲己妹喜,纵有其名,也恐不及无祥公主万分之一也!

楚平王  (白)     哦,如此说来,她生得好?

费无极  (白)     生得好!

楚平王  (白)     长得妙?

费无极  (白)     长得妙!

楚平王  (白)     咳!说什么生得好,长得妙,此乃太子的艳福,寡人无福消受!

费无极  (白)     请大王屏退左右,臣有本密奏。

楚平王  (白)     两厢退下!

(四太监、大太监同下。)

费无极  (白)     想大王登基以来,未有西宫。既爱秦女,何不将她纳为西宫,朝夕欢乐,岂不美哉!

楚平王  (白)     唉!想无祥公主既已许配太子为婚,孤若纳之,恐名义不正,岂不有碍人伦!

费无极  (白)     大王差矣!想那无祥公主尚未与太子婚配,纳之无妨。

楚平王  (白)     如此说来,纳得的?

费无极  (白)     纳得的。

楚平王  (白)     孤只怕太子嗟怨,文武谈论。

费无极  (白)     这有何难!臣有计献上。

楚平王  (白)     有何妙计?

费无极  (白)     臣一路行来,见秦国有一陪嫁女子,颇有姿色,查询来历,乃是齐国马融之女。臣与她商议,假扮无祥公主与太子为妻。

楚平王  (白)     好便好,但只一件。

费无极  (白)     哪一件?

楚平王  (白)     孤想花烛之夕,群臣称贺,耳目甚多,怎能瞒过?

(费无极想。)

费无极  (白)     这……臣有二计献上。

楚平王  (白)     有何妙计?

费无极  (白)     今晚花轿至此,密遣心腹之人,将金顶改换银顶,公主至此,送往西宫。齐女乘坐金顶轿,送往东宫,与太子完婚,谅也无人知晓,岂不两全!

楚平王  (笑)     哈哈哈……

     (白)     此计甚妙!如此看来,你真乃孤心腹之臣也!事成之后,加升令尹。

费无极  (白)     谢主隆恩!

楚平王  (白)     卿家替孤传旨:明日与太子完婚,满朝文武齐至东宫朝贺。

费无极  (白)     领旨!正是:

     (念)     昔日卫公新台样,为主纳妃献良方。

(费无极下。四太监、大太监自两边分上。)

楚平王  (白)     宣太子进宫。

大太监  (白)     太子进宫啊!

太子建  (内白)    领旨!

(太子建上。)

太子建  (念)     春色盈庭秀,芝兰后院香。

     (白)     儿臣见驾,父王千岁!

楚平王  (白)     平身。赐坐。

太子建  (白)     谢坐!宣儿臣进宫,有何事议论?

楚平王  (白)     今有秦国公主已到我邦,明日与我儿完成花烛。

太子建  (白)     儿臣领旨。

楚平王  (白)     正是:

     (念)     秦楚两国结姻好,

太子建  (念)     准备乘龙跨凤来。

(众人同下。)

【第八场】

(四龙套、公子蒲同上。)

公子蒲  (念)     来到楚国地,未见他君臣。

费无极  (内白)    费大人到!

公子蒲  (白)     有请!

(费无极上。)

费无极  (白)     大夫,有礼了!

公子蒲  (白)     下官初到上国,所有婚礼,望求指教。

费无极  (白)     岂敢!楚国风俗与他国不同,预先拜见翁姑,然后再行合卺之礼。

公子蒲  (白)     入国随俗。既有此例,唯命是听。禀过公主,一同见君便了。

费无极  (白)     请!

(费无极、公子蒲、四龙套同下。)

【第九场】

(四太监、大太监引楚平王同上。)

楚平王  (唱)     春日融和三阳泰,

             香车俊俏美人来。

             孤王宫中且等待,

(费无极上。)

费无极  (唱)     袖内机关谁解开!

     (白)     来在宫门,待我叩环。

(费无极叩环。)

大太监  (白)     何人叩环?

费无极  (白)     费无极求见大王。

大太监  (白)     候着。

             费无极求见。

楚平王  (白)     宣他进宫。

大太监  (白)     费无极进宫啊!

费无极  (白)     领旨!

             臣,费无极见驾,大王千岁!

楚平王  (白)     平身。赐坐。

费无极  (白)     谢大王!

楚平王  (白)     卿家,今日与太子完婚,诸事可曾停当?

费无极  (白)     诸事已妥。无祥公主已在宫门候旨。

楚平王  (白)     快快宣进宫来!

费无极  (白)     遵旨!

             大王有旨:公主进宫!

孟嬴   (内白)    领旨!

(孟嬴上。)

孟嬴   (唱)     金枝玉叶天潢派,

             芙蓉海棠比艳腮。

     (白)     孟嬴见驾,父王千岁!

楚平王  (白)     抬起头来!

(楚平王看。)

楚平王  (笑)     哈哈哈……

     (唱)     看孟嬴好一个仙姿模样,

             娇羞态风流体面似海棠。

             美妲己笑褒姒也难比量,

     (白)     内侍!

     (唱)     暗暗地送西宫莫要声张!

大太监  (白)     领旨!

孟嬴   (唱)     拜罢父王出宫墙,

             不见齐女在身旁!

(大太监引孟嬴同下。)

楚平王  (白)     费卿,宣齐女进宫!

费无极  (白)     遵旨!

             大王有旨:齐女进宫!

齐女   (内白)    领旨!

(齐女上。)

齐女   (唱)     在中途与费公把计来定,

             冒公主与太子匹配婚姻。

     (白)     叩见大王!

楚平王  (白)     平身。

齐女   (白)     谢大王!

楚平王  (白)     费卿奏道:你乃齐国马融之女,情愿与太子为婚。此话可是么?

齐女   (白)     正是。

楚平王  (白)     既然如此,从今以后,改称“父王”才是。

             费卿,陪送东宫,与太子完婚去吧!

齐女、

费无极  (同白)    领旨!

齐女   (唱)     辞别父王东宫往,

费无极  (唱)     移花接木妙非常。

(费无极、齐女自上场门同下。)

楚平王  (笑)     哈哈哈……

     (唱)     待等良宵新月上,

             后宫去会女娇娘。

     (笑)     哈哈哈……

(楚平王、四太监同下。)

【第十场】

(伍奢、杨勾、武城黑、申包胥同上。)

伍奢   (白)     今乃太子花烛之期,你我前往东宫朝贺。

杨勾、
武城黑、

申包胥  (同白)    请!

(伍奢、杨勾、武城黑、申包胥同走圆场。费无极自下场门上。礼官随上。)

费无极  (白)     啊,列位大人!

伍奢、
杨勾、
武城黑、

申包胥  (同白)    费大人,太子完婚,你忙得很哪!

费无极  (白)     此乃是圣命啊!

大太监  (内白)    大王到!

费无极、
伍奢、
杨勾、
武城黑、

申包胥  (同白)    一同接驾。

(牌子。四太监、大太监、楚平王同上。)
费无极、
伍奢、
杨勾、
武城黑、

申包胥  (同白)    大王在上,臣等拜贺!

楚平王  (白)     免礼,平身。

             礼官,赞礼上来!

礼官   (白)     伏以:

     (念)     天地配合阴阳,牛郎织女一双。他年麒麟子降,今朝龙凤呈祥。

     (白)     请二位新贵人当殿行礼!

(吹打。太子建、二宫人搀齐女同上。太子建、齐女同拜。)

楚平王  (白)     送入东宫。偏殿赐宴,与众卿同饮。

费无极、
伍奢、
杨勾、
武城黑、

申包胥  (同白)    谢大王!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四宫女、孟嬴同上。)

孟嬴   (唱)     自从到楚宫廷佳期来盼,

             终日里锁深闱瘦损华颜。

             为什么偕凤鸾消息中断?

             好叫我芳心内疑虑万千。

     (白)     奴乃无祥公主。兄王将奴许配楚国太子为婚。自离秦邦,已有二十余日。适才金殿朝参,只见父王眉来眼去,不像公爹体态。霎时陪伴宫人不见。既与太子匹配,为何将奴迎入西宫?看天色已晚,不见动静,叫人好难解也!

     (唱)     此时节倒教我愁锁眉黛,

             心儿内暗沉吟自己疑猜。

             陪嫁的旧宫人而今何在,

             独坐在西宫院难遣愁怀!

(四太监引楚平王同上。)

楚平王  (白)     你等退下!

(四太监同下。)

楚平王  (唱)     自观秦女令人爱,

             孽缘种下解不开。

             孤王魂飞天涯外,

             急急忙忙进宫来。

孟嬴   (白)     儿媳见驾,父王千岁!

楚平王  (白)     御妻平身。

孟嬴   (白)     啊!自古道:堂上公公不见儿媳之面,父王为何“御妻”相称,非人伦之道也!

楚平王  (白)     其中有个缘故。你且坐下,听孤讲来。

(楚平王扶孟嬴,孟嬴怒挡。)

孟嬴   (白)     父王在此,焉有儿媳座位!我兄王将我许配太子,为何将奴迎入西宫?

楚平王  (白)     孤王不讲,你也不知。公主原是孤王所聘,只恐你兄嫌孤年迈,故诈称与太子完婚。今乃良辰吉日,看宴与御妻交杯合卺。

孟嬴   (白)     父王此言差矣!我兄在临潼会上,将奴许配太子为婚,天下皆知。今日若与父王苟合,岂不被诸侯议论,太子嗟怨?

     (哭)     喂呀……

     (唱)     可怪婚姻忽然变,

             芳心碎裂颤难言!

楚平王  (白)     御妻不要哭了。

(楚平王抚孟嬴背,孟嬴推。)

孟嬴   (唱)     羞丑之极心缭乱,

             好姻缘反成了恶姻缘。

             红颜薄命将谁怨,

             拼将玉碎不珠圆!

(孟嬴碰壁,楚平王拦。)

楚平王  (白)     御妻莫要如此,听我慢慢道来。孤王已将陪嫁齐女赐与太子为婚,诸侯谁敢议论!

孟嬴   (白)     怎么,齐女配与太子了么?

楚平王  (白)     正是。

孟嬴   (白)     好贱人哪!

     (唱)     听一言来怒满怀,

             心中阵阵似刀裁。

             你今擅把纲常坏,

             仆夺主婚大不该。

             秦国何等将你待,

             胜似同胞一母胎。

             恨贱人把我牙咬坏,

             珠泪滚滚落满怀。

楚平王  (白)     御妻快快近前听封,不要把寡人急坏了!

孟嬴   (白)     啐!

     (唱)     你白发休想鲜花戴,

             芙蓉昼开夜不开。

             我青春怎能配年迈?

             乌鸦妄想与彩凤偕!

楚平王  (白)     御妻呀!

     (唱)     御妻不必泪满腮,

             且听寡人说明白:

             看你梨花带雨态,

             叫孤痛惜在心怀。

     (白)     御妻不必悲伤,你嫌孤老,哪里知道孤是人老心不老,惯会怜香惜玉,最喜风流温柔。你若顺从孤家,封你为昭阳正宫,称得起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谁人不来尊敬,哪个敢不逢迎!倘若日后生下一男,孤王一定将他立为太子,那时你就是这一朝国母,享不尽的荣华富贵,是何等的快乐!你若再不相信,也罢,来来来!待孤对天盟誓:日后孤家若食前言,亏负于你,叫孤死后尸骨难全!梓童啊,你要再思呀,再想!

孟嬴   (白)     呀!

     (唱)     闻言心中暗自揣,

             只好权认命应该。

             事到其间无可奈,

             含羞带愧跪尘埃。

(楚平王搀孟嬴。)

楚平王  (白)     御妻呀!

     (唱)     一见御妻愁眉改,

             不由孤王喜心怀。

             封你昭阳为国母,

             君妃同欢楚阳台。

(楚平王、孟嬴同下。)

【第十二场】

太子建  (内白)    走哇!

(太子建上。)

太子建  (唱)     家门不幸遭奇变,

             父纳子妻伦理翻。

     (念)     欲言家中丑,叫我也难堪。

     (白)     本宫,太——

(太子建望。)

太子建  (白)     太子建。奉诏与秦女完成花烛,进入洞房与她交谈之际,见她言语恍惚,神态不安。是我一时疑虑,婉言追问,才知父王受了谗臣费无极的诱惑,父纳子妻,将齐女马氏换配与我,做了新台之丑!欲待声张,唉!恐遗臭于天下。欲待不言,怎消胸中闷气!为此,一人出宫,我不免去到太傅伍奢那里,说明此事,要个主意便了!

     (唱)     蹑足潜踪袖掩面,

             步履仓皇奔向前。

             恐人知觉多不便,

(太子建跌跤。)

太子建  (唱)     平生未受此艰难。

     (白)     来至伍府。开门来!

(院子上。)

院子   (唱)     处身立世当谨慎,

             为奴须要报主人。

(院子开门。)

院子   (白)     是哪一个?

太子建  (白)     快对你家相爷言说:宫中有人求见。

院子   (白)     有请相爷!

(伍奢上。)

伍奢   (念)     秉性忠直安社稷,不辞危难报国家。

     (白)     何事?

院子   (白)     宫中来人,求见相爷。

(伍奢想。)

伍奢   (白)     叫他进来!

院子   (白)     是。

(院子向太子建。)

院子   (白)     随我进来。

(院子、太子建同进门。伍奢出门看。)

伍奢   (白)     哦!原来是千——

太子建  (白)     噤声!转到密室,再来叙话。

伍奢   (白)     家院,带路书房!

(伍奢、太子建、院子同走圆场。伍奢向院子。)

伍奢   (白)     你且退下!

(院子下。)

伍奢   (白)     千岁驾临,未曾远迎,恕臣之罪!

太子建  (白)     太傅平身。赐坐。

伍奢   (白)     谢坐!千岁改装出宫,驾临臣第,有何密议?

(太子建哭。)

太子建  (白)     太傅哇!

     (唱)     昨日花烛成婚礼,

             不想其中有是非。

伍奢   (白)     千岁花烛婚礼,其中有何是非?请讲当面,老臣愿闻。

太子建  (白)     这——太傅附耳过来!

     (哭)     喂呀……

伍奢   (白)     贼子呀,贼子!

     (唱)     怪不得成婚时贼的神色不定,

             又谁知这内中早有隐情!

             助君王学了那新台旧恨,

             全不顾骂名儿万古留存!

太子建  (哭)     喂呀……

伍奢   (唱)     劝千岁休悲痛暂且隐忍,

             想一条绝妙计除此奸臣。

     (白)     千岁,事已至此,暂且忍耐。有道是:家丑不可外扬。既是费无极助君为虐,移木接花,待老臣明日早朝面君,参奏费无极。一来消却千岁之恨,二来与楚国除此谗佞也!

太子建  (白)     哎呀太傅哇!想此事皆是费无极一人所为。父王既信谗言,父纳子妻,倘若不准太傅之本,如何是好?

伍奢   (白)     哎呀千岁呀!想老臣乃是我朝三世旧臣,曾受先王厚恩,理应谏本。此番上殿,若参不倒费无极,情愿一死,以报先王之恩也!

     (唱)     千岁请把心放定,

             老臣言来听分明:

             贼无极在朝蒙圣听,

             父纳子妻败人伦。

             明日早朝参奸佞,

             斩了无极祸害根。

             大王若是不准本,

             我情愿一死不愿生!

太子建  (唱)     思想起不由我心中痛恨,

             恨不得把无极万剐分身!

伍奢   (唱)     夜已深请千岁转回宫禁,

             明日里参奸佞且听好音。

(起二更鼓。伍奢送太子建出府。)

太子建  (唱)     出相府回宫廷夜深人静,

             除奸佞全仗着太傅之能。

(太子建下。)

伍奢   (唱)     想此事不由我心中气愤,

             费无极使机谋颠倒婚姻。

             明早朝金殿上把君王来问,

             且看他出何言辩白分明!

(伍奢下。)

【第十三场】

(四龙套引公子蒲同上。)

公子蒲  (唱)     奉命送亲楚国往,

             大婚已毕转回乡。

     (白)     下官,上大夫公子蒲。奉了秦王之命,护送孟嬴公主来到楚国,与太子完婚。如今婚礼已毕,回朝交旨。

             人役们!

四龙套  (同白)    有。

公子蒲  (白)     趱行者!

四龙套  (同白)    啊!

公子蒲  (唱)     一路懒观道旁景,

             回朝奏与圣明君。

(公子蒲、四龙套同下。)

【第十四场】

(大太监上。)

大太监  (念)     头戴金丝盘帽,身穿绣花衣袍。

     (白)     咱家,常寿福。只因大王新纳秦女为妃,十分宠爱,今日在御花园设宴赏花,远远望见大王来也!

楚平王  (内白)    梓童请!

(四太监、四宫女同上。楚平王拉孟嬴同上。)

楚平王  (唱)     手挽手与梓童花园来进,

             观美人芙蓉貌雁落鱼沉。

             叫内侍摆酒宴君妃同饮,

(楚平王、孟嬴同入座。)

楚平王  (唱)     观奇花对美景永赏良辰。

             但愿得朝暮乐芳姿常近,

             但愿得与梓童共享长春。

孟嬴   (唱)     承天恩蒙圣眷恩泽宠幸,

             在花园开御宴罗列奇珍。

             愿大王掌楚邦德威远震,

             满朝中臣与民共享太平。

(大太监上。)

大太监  (念)     伍、费叩阍事,奏与大王知。

     (白)     启奏大王:今有伍、费二位大人,不知何故,在朝房争斗。伍奢、费无极要面君陈奏。

楚平王  (白)     宣费无极进见!

大太监  (白)     大王有旨:费无极进见哪!

费无极  (内白)    领旨!

(费无极上。)

费无极  (念)     铁帚难扫胸中气,君王面前搬是非。

     (白)     臣,费无极见驾,大王千岁!

楚平王  (白)     平身!

费无极  (白)     娘娘千岁!

孟嬴   (白)     平身。

费无极  (白)     大王有所不知,今日大王免了早朝,伍奢老儿在朝房毁谤君王。是他言道:“大王贪恋酒色,不理朝政。”为臣与他理论,反说为臣助君为虐,不容分说,举笏便打。他还要面见大王理论!

楚平王  (白)     伍奢老儿又来多事!

             内侍过来!

大太监  (白)     在。

楚平王  (白)     晓谕伍奢,有本改日再奏,叫他去吧!

大太监  (白)     领旨!

(大太监下。)

费无极  (白)     只恐这个老儿未必甘休!

(大太监上。)

大太监  (白)     启奏大王:伍奢一定要面君陈奏,请旨定夺。

费无极  (白)     启奏大王:伍奢老儿既然抗旨不遵,我主传见,看他有何理论!

楚平王  (白)     卿言甚是。

             梓童回避。

             内侍,转至延寿宫!

(孟嬴暗下。楚平王、费无极、大太监、四太监、四宫女同走圆场。)

楚平王  (白)     内侍,宣伍奢进宫!

大太监  (白)     伍奢进宫啊!

伍奢   (内白)    领旨!

(伍奢上。)

伍奢   (唱)     贼无极气得我牙根咬恨,

             助君王纳儿媳败坏人伦。

             今日里见昏王当面理论,

             学龙逄效比干死谏当今。

     (白)     老臣伍奢见驾,大王千岁!

楚平王  (白)     平身。

伍奢   (白)     谢大王!

楚平王  (白)     胆大伍奢,妄谈国政,毁谤孤王,擅打大臣。若不念你是先王旧臣,定要加罪于你!

伍奢   (白)     臣该万死。想费无极在朝官居令尹,不该欺天灭伦,蒙蔽我主,离间骨肉,罪不容诛。请我主将费无极明正典刑,以伸国法!

费无极  (白)     住了!你休得胡说,想下官在朝,忠心耿耿,有何奸处?今当大王在此,无妨明言!

伍奢   (白)     事到如今,还敢隐瞒!我且问你:无祥公主许配何人?

费无极  (白)     我国太子建!

楚平王  (白)     是呀,我儿太子建!

(伍奢冷笑。)

伍奢   (白)     嘿嘿嘿……大王啊!休瞒老臣,前日太子结亲,乃是齐女。大王误听费无极之言,将无祥公主纳为西宫。想大王乃一国之主,若是荒淫酒色,不理朝政,倘被外邦闻知,兴兵问罪,岂不是自取灭亡也!

     (唱)     秦公主原与那太子婚配,

             不料想半途中又生是非。

             想大王原本是仁慈之主,

             万不可听谗言骨肉分离。

             老臣我受皇恩深明大义,

             冒天颜请圣旨快斩无极。

             倘若是贪美色养奸姑息,

             望陛下思一思、想一想,累代的君王,桀宠妹喜、纣宠妲己,一个一个丧了华夷,臭名儿万载提!

楚平王  (白)     啰嗦得很!

伍奢   (唱)     休把那人伦事视同儿戏,

             免被那众诸侯谈论是非。

(费无极冷笑。)

费无极  (白)     嘿嘿嘿……枉费唇舌!

伍奢   (白)     呸!

     (唱)     你好比费仲、尤浑辈,

             只图富贵把天欺。

             拚着一死将你打,

楚平王  (白)     大胆!

     (唱)     打臣如同把君欺!

             内侍与孤传旨意,

             午门斩首免是非!

伍奢   (唱)     瓦釜雷鸣黄钟弃,

             奸谗当道贤士稀。

(四武士同上,绑伍奢同下。)

费无极  (白)     刀下留人!

     (唱)     趁此机会生巧计,

             斩草除根把本提。

     (白)     启奏大王:伍奢斩不得。

楚平王  (白)     怎么斩不得?

费无极  (白)     伍奢有两个儿子,名叫伍尚、伍员,皆人杰也,现在棠邑。若知其父被斩,必然反上朝廷!

楚平王  (白)     依你之见?

费无极  (白)     可命伍奢修书,召其二子回朝,一并杀却,以除后患。

楚平王  (白)     卿家所奏极是。

             内侍!

大太监  (白)     在。

楚平王  (白)     将伍奢放回。

大太监  (白)     将伍奢解下桩来!

(四武士押伍奢同上。)

伍奢   (唱)     午门以外得活命,

             不知其中为何情?

     (白)     谢大王不斩之恩。

楚平王  (白)     非是孤王不斩于你,念你伍门乃世代忠良。你可修书,召你二子还朝,改封官职。快快写来!

伍奢   (白)     这个……且住!指望进宫劝醒昏王,不料他忠言逆耳,袒护奸贼,我反遭毒手!如今昏王诓我修书,召来二子改封官职。哪里是改封官职,分明是斩草除根之计!我若不修此书,违抗君命,乃为不忠。我若修书,想我那长子伍尚,慈温仁信,闻召必至;次子伍员,生来机智,见了书信,若知其中有诈,焉能飞蛾投火,自来送死!他若远逃,将来必为楚国之后患!这、这、这……罢罢罢!

             启奏大王:教臣修书,却也不难,必须要费无极垂手侍立,与臣溶墨,方肯修书!

费无极  (白)     臣启大王:臣官居相位,岂能与他溶墨!

楚平王  (白)     只要他修书,溶墨事小。

费无极  (白)     领旨!

             我就与你溶墨!

伍奢   (白)     费无极呀,费无极!眼睁睁我楚国大好山河,要断送你手!

     (唱)     未提笔先流泪拂纸惆怅,

             可惜了我的儿英雄一双。

             上写着书晓谕伍员、伍尚:

             父子们离别后仓仓皇皇。

             因谏奏获下罪缧绁系项,

             感君恩念先人免赴法场。

             听群臣议功劳赎罪拜相,

             改封你弟兄们供职朝堂。

             见书信即前来莫要观望,

             若违命稍迟延获罪难当。

             书写毕步跄踉恭敬呈上,

             父子们准备着血染秋霜。

     (白)     书信呈上,我主一观。

楚平王  (白)     待孤看来。写得甚好。

             内侍!

大太监  (白)     在。

楚平王  (白)     将伍奢暂押御牢!

大太监  (白)     遵旨!

             将伍奢暂押御牢!

(四武士押伍奢同下。)

楚平王  (白)     费卿,书信修好,必须差一干练之人,前去下书,方为妥当。

费无极  (白)     启大王:臣保举鄢将师前去,必定成功。

楚平王  (白)     好,宣鄢将师进宫。

大太监  (白)     鄢将师进宫啊!

鄢将师  (内白)    领旨!

(鄢将师上。)

鄢将师  (念)     依赖亲戚得禄位,全凭裙带做公卿。

     (白)     臣,鄢将师见驾,大王千岁!

楚平王  (白)     平身。

鄢将师  (白)     谢大王!

楚平王  (白)     寡人有书,命你去往棠邑,召伍尚、伍员回京,加官受爵,不得有误。

鄢将师  (白)     领旨!

费无极  (白)     将军只说他父亲思念二子,修书与他,急速回京。

鄢将师  (白)     遵命!

     (念)     宫中领君旨,星夜赴棠邑。

(鄢将师下。)

楚平王  (白)     啊费卿,只是秦公主要召齐女责问,如何是好?

费无极  (白)     大王,臣闻城父地方,乃国家紧要之地,就命大将奋扬保太子夫妇前去镇守,无旨不许回京。此计如何?

楚平王  (白)     此计甚妙。卿家替孤传旨,就命奋扬保定太子夫妇去往城父镇守,无事不可回京,出宫去吧!

费无极  (白)     领旨!

(众人同下。)

【第十五场】

(丫鬟、鄢氏同上。)

鄢氏   (引子)    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

     (白)     妾身,鄢氏。兄长鄢将师,丈夫费无极,官拜太子太师。只是他声名赫赫,忠心耿耿,多在朝堂,少归私舍。可惜我月貌花容,常使我孤衾独枕,如坐无罪之牢,竟守有夫之寡。几番采兰有伴,只恨赠芍无人。老爷书房中有一书童,倒也聪明俊俏,我家老爷十分宠爱。是我时常瞒着老爷,与他私会。今日老爷朝事未回。

             丫鬟!

丫鬟   (白)     有。

鄢氏   (白)     随我书房去者!

丫鬟   (白)     是。

鄢氏   (唱)     寂寞深闺诰命人,

             岂可虚度误青春!

丫鬟   (白)     来到书房。书童哪儿去啦!

(书童上。)

书童   (念)     生来多俊俏,人人见我笑。

     (白)     夫人来啦?

鄢氏   (白)     丫鬟,你上后房去吧!

丫鬟   (白)     是。

(丫鬟下。)

书童   (白)     正是:

     (念)     你我书房巫山会,

(书童关门。)

鄢氏   (念)     须防窗外有人行。

(鄢氏、书童同入帐。费无极上。)

费无极  (唱)     朝罢归来到书厅,

             白昼因何掩了门?

     (白)     待我闯了进去?

(费无极闯门进。)

鄢氏   (白)     老爷饶命吧!

费无极  (白)     呸!

     (唱)     一见贱人怒气发,

             为何叫我当王八!

     (白)     我把你这奴才。想你自到我府,老爷待你何等恩厚,怎么你竟自这样秽乱我的门庭,我定要你二人的狗命!

书童   (白)     老爷,你今儿个就是把我二人杀死,又何足为重。只恐老爷的性命危在旦夕!

费无极  (白)     呀呸,老爷杀了你们,难道还叫我抵命不成!

书童   (白)     那倒不是。当初老爷定计换轿,将齐女配与太子,将来老王一死,太子正位,必报此仇。那时节只恐老爷全家性命都有些难保!

费无极  (白)     说得也是。也罢,你若想个法儿,保全老爷生命富贵,我就饶了你们!

书童   (白)     这有何难。老爷上殿,奏知大王,说太子私通外邦,有谋位之意,派人将他杀死,不就除了后患了吗。

费无极  (白)     大王若是不信呢?

书童   (白)     老爷一说换轿之事,他就信啦。

费无极  (白)     说得有理,老爷饶了你们。起来!

鄢氏、

书童   (同白)    谢老爷!

费无极  (白)     从今以后,你二人休要瞒着老爷做此不才之事。再若被我撞见,定不宽容!

鄢氏、

书童   (同白)    是。请老爷用饭。

费无极  (白)     正是:

     (念)     功名傀儡场中物,妻子骷髅队里人。只要眼前乐富贵,偷情任她去偷情。

(费无极下。)

鄢氏   (白)     吓坏了我啦!

书童   (白)     得啦,老爷能教大王父子乱伦,难道说就不准我们主仆凑趣儿吗!

鄢氏   (白)     如今好啦。老爷也知道啦,免得偷鸡摸狗的。从今以后,你只管大大方方地到我房里来吧!

书童   (白)     虽然老爷知道,还是秘密为妙!喂,老爷来啦!

(鄢氏、书童同下。)

【第十六场】

(四上手、家将、鄢将师引伍尚同上。)

伍尚   (唱)     棠邑见了爹爹信,

             不分昼夜转回京。

             心急似箭往前进,

             恨不得立刻见双亲。

     (白)     下官,伍尚。与胞弟伍员同镇棠邑。昨日忽接爹爹急信,命我弟兄即刻进京。是伍员见信,心怀疑虑,不肯前来。为此别了贤弟,一人回京。心急似箭,马上加鞭!

     (唱)     登山涉水自沉吟,

             是忧是喜不分明。

             只为尽孝遵父命,

             任它吉凶走一程。

(伍尚、四上手、家将、鄢将师同下。)

【第十七场】

(四龙套、奋扬、四宫女、齐女、车夫、太子建同上。)

太子建  (唱)     奉命城父去镇定,

             想是父王信谗臣。

             无极奸谋确为甚,

             君王不念父子情。

     (白)     本宫,太子建。奉了父王之命,去到城父镇守。

             奋爱卿!

奋扬   (白)     臣。

太子建  (白)     此去全仗卿家大力了。

奋扬   (白)     为臣当报君恩。

太子建  (白)     如此,吩咐人役,城父去者!

     (唱)     咬牙切齿把无极恨,

             使我父王乱人伦。

             吩咐众将往前进,

             暂到城父去安身。

(众人同下。)

【第十八场】

(四虎威军、四大铠、武城黑同上。)

武城黑  (念)     口读伊尹诰,胸藏吕望韬。身披千斤甲,腰悬七宝刀。

     (白)     某,楚国大将武城黑。只因伍奢触犯天颜,主上大怒,命俺抄杀伍奢满门。

             众将官!

四大铠、

四虎威军 (同白)    有。

武城黑  (白)     伍府去者!

四大铠、

四虎威军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九场】

(丫鬟、院子、家将、伍公子、伍员妻、伍尚妻、伍尚、伍夫人同上。)

伍夫人  (唱)     忠孝节义人之本,

伍尚   (唱)     父子本性是天伦。

             空中乌鸦来报信,

             吉凶二字难详情!

(四虎威军、四大铠、武城黑同上,同绑丫鬟、院子、伍公子、伍员妻、伍尚妻、伍尚、伍夫人,家将逃下。武城黑、四虎威军、四大铠绑丫鬟、院子、伍公子、伍员妻、伍尚妻、伍尚、伍夫人同下。)

【第二十场】

伍奢   (内唱)    天昏暗日无光阴霾宇宙,

(四龙套、四刽子手、武城黑、鄢将师、费无极押伍奢同上。)

伍奢   (白)     苍天哪!天!

     (唱)     凄惨惨魂灵儿早去九幽。

             含悲泪受沉冤双眉愁皱,

             满腔中哀和怨气冲斗牛。

             实指望除谗臣才把本奏,

             费无极进谗言,忠良受戮,法场割头,刀斧手貌狰狞,跟随左右,此时节,不由得鬼哭神愁!

             咬牙关步踉跄把法场来走,

(四刽子手押丫鬟、院子、伍公子、伍员妻、伍尚妻、伍尚、伍夫人同上。伍尚跪。)

伍尚   (哭)     爹爹呀……

伍奢   (唱)     你为何一人转回头?

伍尚   (唱)     伍员弟早把事看透,

             他不肯学飞蛾自把火投!

     (白)     哎呀爹爹呀!书信到了棠邑,我弟料知其中有诈,不肯前来。是儿放心不下,故而进京。爹爹既已被害,为何又召我弟兄进京,孩儿不解?

伍奢   (白)     儿呀,岂不知“忠当尽节”。为父修书召你二人同来就死,以全伍门忠节。伍员今不前来,忠孝有亏。我儿今遂父愿,纵然一死,留名千古也!

     (唱)     全家一死把忠尽,

             不忠不孝是伍员。

伍尚   (唱)     休怪我弟不遵命,

             昏王无道斩忠臣。

伍奢   (唱)     纵然一死无怨恨,

             楚国从此不太平。

             想到此时骂奸佞,

             无极奸贼听分明:

             我死青史标名姓,

             奸贼你死无葬身。

             恨不得挖尔的眼方消我恨!

费无极  (笑)     哈哈哈……

     (唱)     看是谁能谁不能!

     (白)     伍奢,事到如今,你打朝的威风何在?

伍奢   (白)     呀呀呸!

     (唱)     你一时得意何足论,

             留得骂名万古存。

             一家人只哭得咽喉哽,

费无极  (白)     刽子手!

四刽子手 (同白)    有。

费无极  (唱)     快快斩去我的眼中钉!

     (白)     时辰可到?

四刽子手 (同白)    时辰未到。

费无极  (白)     管它到与不到,将伍家满门拿去开刀!

四刽子手 (同白)    啊!

(起鼓。四刽子手押丫鬟、院子、伍公子、伍员妻、伍尚妻、伍尚、伍夫人、伍奢同下,四刽子手同上。)

四刽子手 (同白)    斩首已毕。

费无极  (白)     回朝交旨。

四刽子手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266 ┊ 字数:15849 ┊ 最后更新:2015年08月18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