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鱼肠剑》(《鼎盛春秋》【五本】)(一名:《子胥投吴》;一名:《吹箫乞食》)

主要角色
伍员:老生
专诸:净
姬光:老生
孙武:老生
被离:老生
刘展雄:净
专诸妻:旦

《鱼肠剑》杨宝森饰伍员
《鱼肠剑》杨宝森饰伍员
情节
伍子胥逃出昭关,遇鱼丈人求渡江(剧名《芦中人》),遇濑女乞饮食(剧名《浣纱女》),且嘱勿告追兵,二人皆投江,以死明之。至吴国,吹萧行乞,见专诸,勇而孝,纳为兄弟。一日之市,适说吴公子阖庐出游,伍员随身隘巷,以箫声动之。公子闻箫声,知非常人,呼出与语。见其状魁梧奇伟,深相爱悦,载至府中,委以重任。并命专诸之刺王僚,卒破吴国,霸中原,皆伍子胥之力也。

根据《戏考》第二册整理

录入:Mila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51.9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伍员   (内白)    马来。

(伍员上。)

伍员   (西皮摇板)  匹马单枪弃楚营,

             龙离沧海虎奔山。

             黎阳安居七夜晚,

             发似银条过昭关。

     (白)     俺,伍员。多蒙东皋公、皇甫讷定计,救我出关。看看吴国城池不远,就此马上加鞭。

     (西皮原板)  一事无成两鬓斑,

             恨光阴一去不回还。

             日月轮流长相见,

             看青山绿水在眼前。

             俺伍员弃楚非本愿,

             恨平王杀害我慈颜。

             匹马单枪走如电,

             黎阳山下遇高贤。

             定计出关无风险,

             马到长江有渡船。

             幸得渔人行方便,

             他为我投江实可怜。

             浣纱女,实好善,

             一饭之恩前世缘。

             眼望吴国路不远,

             心急求兵马加鞭。

(伍员下。)

【第二场】

(专诸上。)

专诸   (引子)    爱习拳棒,论英雄,盖世无双。

(专诸坐下。)

专诸   (念)     家住吴国在城东,孝义皆全论英雄。苍天若助三分志,拜相封侯谈笑中。

     (白)     在下专诸,乃吴国人士。胸中颇有智谋,爱习拳棒,恨俺时运未至,在这城内开了一座肉铺。前者拉了牛二几匹牲口,帐还未清,倘若找上门来,又是一场吵闹。正是:

     (念)     君子生平运不通,苍天为何困英雄。

牛二   (内白)    哽嚏。

(牛二上。)

牛二   (念)     可恨专诸太欺情,惹得牛儿找上门。

     (白)     我,牛二。可恨专诸,拉了我几匹牲口,老没给钱,今天找上门去,定要与他吵闹。正是:

     (念)     行行去去,去去行行。

     (白)     到了。专诸开门来!

专诸   (白)     是哪一个?

牛二   (白)     是我。

专诸   (白)     原来是牛二哥,请进。

牛二   (白)     进去就进去。

专诸   (白)     请坐。

牛二   (白)     坐下就坐下。

专诸   (白)     牛二哥,怒气不息,为着谁来?

牛二   (白)     我就为你。

专诸   (白)     为小弟何来?

牛二   (白)     你前两天拉了我两匹牲口,老没给钱,是何道理?

专诸   (白)     这几日买卖不好,改日有了银钱,送上府去。

牛二   (白)     你没有钱,你这个店让我开了。

专诸   (白)     哦,牛二哥要开,恭喜恭喜,开市大吉我让与你了!

牛二   (白)     你回来。你这个店里,什么东西都没有,等要帐的来,难道我还与你还账么?

专诸   (白)     牛二哥不必如此,等小弟时来运转,加利奉还。

牛二   (白)     你还走运了,你等那走死运吧!

专诸   (白)     住了!

     (扑灯蛾牌)  牛二太欺情,

             开口就伤人。

             俺两膀千金力,

             谁敢行凶到门厅!

牛二   (扑灯蛾牌)  专诸无理无理,

             不该把我牛二欺。

             恨不得一拳打死你!

(牛二打。四邻同上。)

专诸   (白)     列位吓!

     (西皮摇板)  列位有所不知情,

             牛二开口就伤人。

             吵得街邻不安静,

(牛二打。)

专诸   (西皮摇板)  暂且饶你命残生。

(专诸妻上。)

专诸妻  (白)     吓,母亲唤你。

(专诸妻下。)

专诸   (白)     来了。

     (念)     忽闻母亲唤,双手闭祸门。

(专诸下。)

牛二   (白)     你不要逃走,出来!

(众人相劝,同下。留老丈。伍员上。)

伍员   (白)     呀。老丈请转。

老丈   (白)     何事?

伍员   (白)     方才这一大汉,与人争斗,出来一女子,手执拐杖,呼唤即回,莫非此人惧内么?

老丈   (白)     此人名唤专诸,乃是大孝之人,这拐杖就是他母亲的拐杖,故而呼唤即回。

伍员   (白)     敬重父母,理所当然。

老丈   (白)     听壮士不像此地人氏。

伍员   (白)     本来不是此地人氏。

老丈   (白)     哪里人氏?

伍员   (白)     楚国监利人氏,避难至此。

老丈   (白)     请到寒舍待茶。

伍员   (白)     萍水相逢,怎好打扰。

老丈   (白)     改日再会。

伍员   (白)     请。

(老丈下。)

伍员   (白)     哦,啊呀。方才听得老丈之言:那专诸孝义兼全。我不免与他结交,若是借得吴兵伐楚,定然助我一臂之力。正是:

     (念)     结交要结真君子,求人须求大丈夫。

     (白)     来此已是。

             吓,专兄开门来!

(专诸上。)

专诸   (念)     君子不得志,低头且耐时。

     (白)     是哪一个?

伍员   (白)     在下拜府。

专诸   (白)     请进。

伍员   (白)     请。

专诸   (白)     请问老丈尊姓大名?

伍员   (白)     在下姓伍名员,字子胥,乃楚国监利人氏。

专诸   (白)     原来是伍将军,失敬了。

伍员   (白)     岂敢。

专诸   (白)     为何这等狼狈?

伍员   (白)     专兄呀。

     (西皮快板)  恨平王无道乱楚邦,

             父纳子妻乱纲常。

             父兄满门具遭丧,

             借兵报仇见吴王。

专诸   (白)     今有姬千岁,招贤纳士,何不投奔那里,借兵报仇。

伍员   (白)     本待投奔姬千岁那里,奈无机会,不敢擅入。

专诸   (白)     就在寒舍,暂住几日。姬千岁闻知,必定前来聘请。

伍员   (白)     若得如此,俺子胥幸也。我观专兄,孝义兼全,意欲与专兄结为昆仲,幸勿见却。

专诸   (白)     俺乃一介蠢夫,怎敢高攀。

伍员   (白)     俺子胥真情实意,不必过谦。

专诸   (白)     需要见过老母。

伍员   (白)     正要叩见伯母。

专诸、

伍员   (同白)    请。

伍员   (西皮摇板)  孝意兼全人钦仰,

专诸   (西皮摇板)  兄有事来弟挂肠。

伍员   (西皮摇板)  报仇事儿全仰仗,

专诸   (西皮摇板)  借来吴兵灭平王。

(伍员、专诸同下。)

【第三场】

(四太监同上,姬光上。)

姬光   (引子)    龙楼凤阁,怎能够,江山归我。

     (念)     人无害虎意,虎有伤人心。要摘天边月,足下不生云。

     (白)     孤,姬光。适才二位先生奏道:伍子胥避难至此。不知身落何地,不免前去寻访。

             内侍,吩咐御林军走上。

太监   (白)     御林军走上。

(御林军同上。)

姬光   (白)     带马。

     (西皮原板)  芳草青青隐翠微,

             青山绿水鸟空啼。

             闻得子胥到此地,

             去访贤臣扶社稷。

             御林军摆驾出城地,

             亲自去访伍子胥。

(众人同下。)

【第四场】

(伍员上。)

伍员   (西皮快板)  行过东来又转西,

             举目无亲独自悲。

             衣衫褴褛谁周济,

             竹箫焉能免得饥。

     (白)     俺,伍员。自从与专诸结拜,闲住苏城,衣衫典尽,衣履全无,只落的乞讨之中。天吓,天吓,想俺伍员,堂堂奇男子,烈烈大英雄,只落得吹箫讨饭吓!

     (西皮原板)  姜子牙无事隐钓溪,

             时衰运败鬼神欺。

             周姬昌梦飞熊夜扑帐里,

             亲访贤臣兴社稷。

             东迁洛邑王纲坠,

     (西皮快板)  战将刀枪何日离。

             伍员单人把楚弃,

             父母冤仇气不息。

             要借吴兵心少计,

             我与姬光会无期。

             英雄落魄如蝼蚁,

             手拿竹箫讨饭吃。

(姬光、御林军、太监同上。)

姬光   (西皮快板)  孤王打马出宫闱,

             姑苏城内多光辉。

             勒住马头用目望,

(伍员吹箫。)

姬光   (西皮快板)  见一老臣相貌奇:

             鹤发童颜少年纪,

             手拿竹箫信口吹。

             勒马停蹄街头立,

             且听来人他是谁。

伍员   (西皮摇板)  子胥抬头用目望,

     (西皮流水板) 见一位官长相貌奇:

             头戴金冠双龙戏,

             身上穿的龙凤衣。

             龙眉凤目非凡体,

             想是天子下瑶池。

             莫非他就是姬千岁,

             有意来访我伍子胥。

             上前通名去见礼,

             冠破衣穿不整齐。

             眉头一皱心生计,

             把我冤仇提一提。

     (白)     天吓,天吓!

     (反西皮摇板) 子胥阀阅门眉第,

             到如今落魄天涯有谁知。

             父母的冤仇沉海地,

             我好比凤脱翎毛怎能飞?

             伍子胥,伍明辅,父母的冤仇不能报,爹娘吓!

姬光   (西皮快板)  听罢言来我心喜,

             来的果是伍子胥。

             本当向前把话启,

             猛然一计在心里。

     (白)     内侍,唤那吹萧之人向前答话。

太监   (白)     是。

             那一汉子,我家千岁,唤你上前答话。

伍员   (白)     来了。

     (西皮快板)  听说千岁传子胥,

             愁人脸上笑嘻嘻。

             走上前来忙见礼,

             愿君福寿与天齐。

     (白)     参见千岁。

姬光   (白)     平身。

伍员   (白)     谢千岁。

姬光   (白)     家住哪里,姓甚名谁,一一讲来。

伍员   (白)     千岁吓!

     (西皮二六板) 富贵穷通不由己,

             也是我时衰命运低。

             我本是楚国功臣家住在监利,

             我的父伍奢保华夷。

             恨平王无道纳儿媳,

             信用那奸贼费无极。

             我的父谏奏反诛死,

             又杀我满门实惨凄。

             闻千岁招贤纳士多仁义,

             还望你拿云仙手你把难人提。

             伍子胥若得这步地,

             知恩报德不敢移。

姬光   (西皮摇板)  闻得将军多仁义,

             今日一见果是实。

             内侍摆驾回宫里,

             我与将军叙军机。

(吹打,伍员换衣。孙武、被离同上。)
孙武、

被离   (同西皮摇板) 慢步且把宝帐进,

             见了主公说分明。

     (同白)    参见主公。

姬光   (白)     罢了,见过伍将军。

孙武、

被离   (同白)    吓,伍将军。

伍员   (白)     二位先生请坐。

(刘展雄上。)

刘展雄  (白)     吓,

     (西皮摇板)  正在后帐把箭比,

             听说来了伍子胥。

             慢步且进宝帐里,

             仁兄为何白了须?

伍员   (西皮快板)  手挽手儿叫贤弟,

             恨平王无道纳儿媳。

             擅杀忠良当儿戏,

             兄来借兵你莫心疑。

刘展雄  (西皮摇板)  仁兄点动人和马,

             再与昏王见高低。

     (白)     请坐。

姬光   (白)     二位先生,伍将军到此,大事可能成功?

孙武、

被离   (同白)    还是不能成功。须必要有一粗心胆大之人,方能成功。

姬光   (白)     这粗心胆大之人哪里有?

孙武、

被离   (同白)    自然有。

伍员   (白)     启禀千岁:臣有一义弟,名唤专诸。此人义孝皆全,大可委用。

姬光   (白)     内侍,带定黄金千两,随伍将军前去聘请。

太监   (白)     遵命。

伍员   (西皮摇板)  有道有德光恩义,

             敬贤礼士称第一。

             辞王别驾奉聘礼,

(伍员、太监同下。)

姬光   (西皮摇板)  得了楚国伍子胥。

             孤王江山可得的?

(伍员、专诸同上。)

专诸   (西皮摇板)  有劳仁兄把我提。

             进帐前行君臣礼,

姬光   (西皮摇板)  壮士果然世间稀。

             君臣对作把话理,

伍员   (西皮摇板)  风吹云散见虹霓。

专诸   (白)     草民有何德能,敢劳千岁,下此聘礼。

姬光   (白)     些些小事,何劳挂齿。二位先生,大事可能成功?

孙武、

被离   (同白)    兄皇平常所爱何物?

姬光   (白)     所爱鲜鱼。

孙武、

被离   (同白)    就把鲜鱼刺之。

姬光   (白)     我兄皇内穿膛鳞袄,刀枪不入。

孙武、

被离   (同白)    膛鳞袄的怕是鱼肠剑。

姬光   (白)     鱼肠剑哪里有?

被离   (白)     吓,世兄,我下山之时,师傅赐我宝剑,名曰匕首,世兄请看。

孙武   (白)     待我看来。

     (念)     “内破膛鳞袄,外面刺王僚。”

     (白)     正是此物。

姬光   (白)     有了鱼肠剑,可能成功?

孙武、

被离   (同白)    必须有酒宴前行刺之人,方能成功。

姬光   (白)     这就难了。

专诸   (白)     千岁,俺专诸不才,情愿行刺那王僚。

姬光   (白)     我兄皇战将千员,壮士有性命之忧。

专诸   (白)     千岁,草民家有八旬老母,还望千岁另眼看待。

姬光   (白)     我若错待伯母,叫我天诛地灭。内侍,看过黄金千金,回去拜到伯母,就说孤不不了。

专诸   (白)     谢千岁。

     (西皮摇板)  多谢千岁赐黄金,

             回家禀报老娘亲。

(专诸下。)

姬光   (西皮摇板)  内侍将酒来摆定,

             我与众卿诉军情。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8386 ┊ 字数:4687 ┊ 最后更新:2011年06月08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