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战樊城》(《鼎盛春秋》【头本】)(一名:《杀府逃国》)

主要角色
伍员:老生
伍尚:老生
费无极:净
伍奢:外
武城黑:武净
敖绛士:丑

《战樊城》吴铁庵饰伍员
《战樊城》吴铁庵饰伍员
情节
战国时,楚相国伍奢,为太子建传。因直谏平王,被佞臣费无极进谗陷害。平王怒,下之狱,将杀之。费无极以伍奢有二子伍尚、伍员,在樊城镇守。伍员且有举鼎力,虑不除终必复仇,为后患。因思一网尽之。逼令伍奢在狱中修书,招其二子至。二子在樊城得书,伍尚则欲往,伍员则力阻不可,谓必被害。继而议定,伍尚往以尽孝,伍员留以任复仇。及往,伍尚果与父同遇害。费无极见伍员抗命不进京,知必报复,急遣武城黑率师往捕。及遇,被伍员一箭射中,大惊而退,不敢穷追。而伍员由是得脱身投吴去。

根据《戏考》第九册整理

录入:成斌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36.3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伍尚、伍员同上。)

伍尚   (念)     四面狼烟尽,

伍员   (念)     共享太平春。

(院子上。)

伍尚   (白)     贤弟请坐。

伍员   (白)     兄长请坐。

伍尚   (白)     你我镇守樊城。父母在京。未知安否?

伍员   (白)     吉人自有天相。

(敖绛士上。)

敖绛士  (念)     离了京都地,来此是樊城。

     (白)     门上有人么?

院子   (白)     什么人?

敖绛士  (白)     京中下书人求见。

院子   (白)     候着。

敖绛士  (白)     是。

院子   (白)     启禀二位老爷:京中下书人到来。

伍尚、

伍员   (同白)    书信先进。来人候传。

院子   (白)     书信呈上,人暂退下。

(敖绛士允,下。)

院子   (白)     书信在此,二位老爷请看。

伍尚   (白)     待我看来。

             “不孝儿伍尚、伍员开拆”。

             哦。乃是爷娘家书到来。贤弟观看。

伍员   (白)     兄长请看。

伍尚   (白)     同拆同观。

     (西皮慢板)  未曾拆书两泪淋,

             纸上相逢父子情:

             平王思念临潼会,

             修宴琼浆赏功臣。

             因此为父修书信,

             伍尚、伍员转帝京。

             外加走字多准备,

             骏马十匹少留停。

伍员   (白)     哎!

伍尚   (西皮慢板)  看罢书信心中喜,

伍员   (西皮慢板)  伍员心中自猜疑。

     (白)     请坐。

伍尚   (白)     有座。吓。贤弟看来。

伍员   (白)     待我看来。

     (念)     “外加走字多准备,骏马十匹少留停。”

     (白)     吓。乃是“逃走”二字。兄长,书信上面,言语慌惚,必须传下书人问个明白。

伍尚   (白)     来。传下书人进见。

院子   (白)     下书人走上。

(敖绛士上。)

敖绛士  (白)     参见二位老爷。

伍尚   (白)     罢了。太老爷在京可好?

敖绛士  (白)     安泰。

伍员   (白)     太夫人可安?

敖绛士  (白)     健康。

伍尚、

伍员   (同白)    你叫什么名字。

敖绛士  (白)     小人叫敖绛士。

伍尚、

伍员   (同白)    哦。敖绛士。你还是新近相府,还是久在相府?

敖绛士  (白)     小人是新进相府。

伍尚   (白)     朝中可有什么事情。

敖绛士  (白)     没有什么事情。

伍员   (白)     这书信还是太老爷交付于你,还是由内而发。

敖绛士  (白)     这个……

伍尚、

伍员   (同白)    讲。

敖绛士  (白)     乃是太老爷交付与我。

伍尚、

伍员   (同白)    叫我弟兄进京何事?

敖绛士  (白)     无非是加官授爵。

伍员   (白)     哦。也不过是加官授爵。哼哼!退下。

(敖绛士下。)

伍员   (白)     吓,兄长,听下书人言语慌张。不进京为妙。

伍尚   (白)     贤弟说哪里话来。为臣尽忠,为子尽孝。哪有不进京的道理?

伍员   (白)     有道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伍尚   (白)     贤弟。

     (西皮慢板)  贤弟说话不中听,

             有辈古人听分明:

             昔日有个商纣君,

             宠爱妲己害忠臣。

             文王羑里监囚禁,

             伯邑考粉身留美名。

伍员   (白)     兄长吓!

     (西皮慢板)  兄长说话欠思论,

             怎把古人比今人:

             文王监囚天注定,

             伯邑考自投丧残生。

             既是平王,

     (西皮快板)  恩义盛,

             就该有圣旨到樊城;

             既然爷娘修书信,

             为何有“逃走”二字书后明。

             小弟稳坐樊城郡,

             愿做不忠不孝人。

伍尚   (西皮快板)  听他之言不进京,

             背转身来自沉吟:

             有道是长子遵父命,

             或生或死听天行。

     (白)     贤弟听你之言,一定不去了。待愚兄一人进京,倘有不测,贤弟也好作一准备。

伍员   (白)     兄长一人进京,弟放心不下。命一家将跟随。

伍尚   (白)     但凭贤弟。

伍员   (白)     家院。唤家将走上。

院子   (白)     家将走上。

(家将上。)

家将   (念)     身在相府地,但凭军令行。

     (白)     参见二位老爷。

伍尚、

伍员   (同白)    罢了。

家将   (白)     有何吩咐?

伍员   (白)     命你跟随大老爷进京,倘有甚事,速报我知。

家将   (白)     几时启程?

伍尚   (白)     即刻启程。看衣换。

(伍尚换衣。)

伍尚   (西皮原板)  在头上去下了乌纱顶,

             身上脱下紫罗衿。

             叫家将备过了马能行,

             你老爷即刻就登程。

伍员   (西皮原板)  一封书信到樊城,

             拆散了弟兄两离分。

             叫家院拿过酒一樽,

             我与兄长,

     (西皮二六板) 来饯行。

             登山涉水多劳顿,

             一路风尘转帝京。

             若是父母多吉庆,

             在双亲台前问安宁;

             倘若爷娘遭不幸,

             报仇二字属伍员。

             兄长且饮此杯酒,

             一路平安早到京。

伍尚   (西皮快板)  用手接过酒一樽,

             背转身来谢神明。

             走上前来礼恭敬,

             愚兄言来听分明:

             倘若父母遭不幸,

             你是伍家报仇人。

             辞别贤弟跨金蹬。

             不分昼夜奔都城。

(伍尚、家将、敖绛士同下。)

伍员   (西皮快板)  兄长上马两泪淋,

             不由子胥痛在心。

             机谋二字安排定,

             稳坐樊城等信音。

(伍员下。)

【第二场】

(伍尚上。)

伍尚   (西皮摇板)  过了一程又一程,

             青山绿水面前存。

             无心观看路旁景,

             披星戴月奔帝京。

(伍尚下。)

【第三场】

(龙套引费无极同上。)

费无极  (引子)    独霸朝纲,威震四方。

     (白)     俺费无极。是我劝逼伍奢修信,招伍尚、伍员回京,一同正法。老夫也曾命人下书樊城,未见回报。

             伺候了。

(敖绛士上。)

敖绛士  (念)     忙将樊城事,报与丞相知。

     (白)     参见丞相。

费无极  (白)     罢了。命你下书伍尚伍员,可曾来京?

敖绛士  (白)     伍尚一人来京,伍员镇守樊城。

费无极  (白)     下面领赏。

敖绛士  (白)     谢丞相。

(敖绛士下。)

费无极  (白)     定是伍奢卖弄笔墨。待我上殿参奏一本。

             来,开道上殿。

(龙套同喝,众人同走圆场。)

费无极  (白)     臣费无极见驾,大王千岁!

楚平王  (内白)    卿家有何本奏?

费无极  (白)     今有伍尚私自来京,望吾主定夺。

楚平王  (内白)    伍尚私自来京,将他父子斩首。领旨下殿。

费无极  (白)     遵旨。

             校尉的,打道相府。

龙套   (同白)    哦。

费无极  (白)     带伍尚父子。

(伍奢、伍尚同上。)

伍奢   (西皮摇板)  一见我儿到帝京,

             不由为父胆战惊。

             外加走字书后写,

             骏马十匹少留停。

             我儿枉把诗书念,

             逃走二字解不明。

伍尚   (西皮快板)  一见爹爹把儿怪,

             孩儿言来听开怀:

             只望平王加官赏,

             谁知今日投网来。

             含悲忍泪法场上,

             骂声无极狗肺才:

             生时不能食尔肉,

             阴曹地府追尔的魂来。

费无极  (白)     来,将伍家父子开刀。

(龙套同允,斩。)

费无极  (白)     且住。还有伍员镇守樊城。待我上殿再奏一本。

             来,打道上殿。

(龙套同允,众人同走圆场。)

费无极  (白)     参见大王千岁!

楚平王  (内白)    卿家有何本奏?

费无极  (白)     伍奢父子午门斩首,还有伍员镇守樊城。吾主裁夺。

楚平王  (内白)    命武城黑带三千人马,去到樊城,捉拿伍员,来京问罪。下殿。

费无极  (白)     领旨。

             来,打道回府。

(龙套同允,众人同走圆场。)

费无极  (白)     传武城黑进见。

龙套   (同白)    武城黑进见。

(武城黑上。)

武城黑  (白)     参见丞相。

费无极  (白)     罢了。命你带领三千人马,去到樊城,捉拿伍员来京。

武城黑  (白)     得令。

费无极  (白)     掩门。

(龙套、费无极同下。)

武城黑  (白)     众将官走上。

(四下手同上。)

武城黑  (白)     俺,武城黑。奉了平王旨意,前去樊城捉拿伍员。

             来,兵发樊城。

(众人同允,同下。)

【第四场】

(家将上。)

家将   (念)     只为京都事,报与老爷知。

     (白)     就此趱行。

(家将下。)

【第五场】

(伍员上。)

伍员   (念)     肉跳心惊,坐卧不宁。

(家将上。)

家将   (白)     参见二老爷,大事不好了!

伍员   (白)     何事惊慌?

家将   (白)     大老爷与老太爷,在京一同斩首。

伍员   (白)     你待怎讲?

家将   (白)     一同正法。

伍员   (白)     不好了!

家将   (白)     二老爷醒来。

伍员   (西皮导板)  听说爹爹丧了命,

     (叫头)    兄长吓!

     (西皮摇板)  好似钢刀刺在心。

             回头便把家将问,

             一家为何问斩刑?

家将   (西皮摇板)  金顶轿改换银顶轿,

             马氏女改换女钗裙。

             太老爷上殿把本奏,

             大王一怒问斩刑。

(院子上。)

院子   (白)     启二老爷:今有武城黑带兵围困樊城。

伍员   (白)     再探。

(院子下。)

伍员   (西皮摇板)  听一言来怒气生,

             大骂无极狗肺人。

             叫家将与爷带走阵,

(众人同下。)

【第六场】

(武城黑、四下手同上。伍员上。)

伍员   (白)     呔!武城黑带领人马,前来则甚?

武城黑  (白)     奉了平王旨意,前来拿你问罪!

伍员   (白)     住口,看枪!

(伍员、武城黑开打,武城黑败下,伍员追下。武城黑上。)

武城黑  (白)     哎吓。且住。伍员杀法厉害,倘若追来,回马鞭伤他。

(家将上,武城黑打死家将,武城黑下。伍员上。)

伍员   (白)     且住。此贼杀法厉害,如若追来,赏他一箭。

(武城黑上。)

伍员   (西皮摇板)  开弓就把雕翎放,

(伍员射武城黑,武城黑下。)

伍员   (西皮摇板)  无知匹夫丧疆场。

             本帅逃出天罗网,

             可叹家将一命亡。

(伍员下。)
(完)


浏览次数:23432 ┊ 字数:3963 ┊ 最后更新:2010年11月08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