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文昭关》

主要角色
伍员:老生
东皋公:老生
皇甫讷:老生
米南适:净

《文昭关》言菊朋饰伍员
《文昭关》言菊朋饰伍员
情节
伍员与申包胥别后,行至昭关。时楚平王已命人画影图形,各处严拿。伍员遇隐士东皋公,邀往家中,七日七夜,须发尽白。经东皋公与好友皇甫讷设计,救伍员出关。

根据《京剧汇编》第九十七集:北京市戏曲研究所藏本整理

录入:豫让桥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81.5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东皋公上。)

东皋公  (引子)    门外青山绿水,黄花百草风吹。

     (念)     桃红复含宿雨,柳绿更带朝烟。花落家童未扫,鸟啼山客犹眠。

     (白)     老汉,东皋公。昔年曾拜扁鹊先生门下为徒。隐居山林倒也清闲快乐。今日闲暇无事,不免去到庄外游玩一番便了!

     (西皮原板)  闲来无事不从容,

             睡觉东窗日已红。

             万物静观皆自得,

             四时佳兴与人同。

伍员   (内白)    马来!

(伍员上。)

伍员   (西皮散板)  伍员马上怒气冲,

             逃出龙潭虎穴中。

     (白)     俺,伍员。满腹含冤,要往吴国借兵报仇。行至此地,四面俱是高山,不知哪条道路可通吴国?那旁有一老丈,待我下马问来。

(伍员下马。)

东皋公  (白)     那旁来的敢是伍子胥?

伍员   (白)     俺不是伍子胥,老丈休要错认了。

东皋公  (白)     将军休要害怕,老汉乃山下隐士,但讲无妨。

伍员   (白)     在下正是伍子胥。老丈何以知之?

东皋公  (白)     那日打从昭关经过,见挂有图形,与将军面貌相似,故而冒叫一声。多有得罪。

伍员   (白)     原来如此。请问老丈:不知哪条道路可通吴国?

东皋公  (白)     将军你来看,四面俱是高山,要到吴国,必须打从昭关经过。

伍员   (白)     你待怎讲?

东皋公  (白)     并无别路。

伍员   (白)     不好了!

     (西皮摇板)  听说吴国路不通,

             好似狼牙箭穿胸。

             心猿意马终何用,

     (哭头)    爹娘啊!

     (西皮摇板)  父母的冤仇一场空!

东皋公  (白)     将军不必悲伤,此地离寒舍不远,请至庄中一叙。

伍员   (白)     萍水相逢,怎好打搅!

东皋公  (白)     四海之内,皆是朋友。待老汉与你牵马。

伍员   (白)     这就不敢。

东皋公  (白)     老汉引路了。

     (西皮流水板) 山在西来水在东,

             山水相连处处通。

             男儿四海皆朋友,

             人到何处不相逢。

(童儿上。)

东皋公  (白)     将马带进去。

童儿   (白)     是。

(童儿拉马下。)

东皋公  (白)     将军请!

伍员   (白)     请!

(东皋公、伍员同进。)

伍员   (白)     这厢有礼。

东皋公  (白)     将军请坐。

伍员   (白)     有坐。请问老丈,高姓大名?

东皋公  (白)     老汉东皋公。昔年曾拜扁鹊先生门下为徒。

伍员   (白)     原来是扁鹊先生的高徒,失敬了。

东皋公  (白)     岂敢!将军为何这等模样?

伍员   (白)     唉,一言难尽哪!

     (西皮原板)  恨平王无道乱楚宫,

             父纳子妻礼难容。

             我的父谏奏把命送,

             一家大小血染红!

东皋公  (白)     原来如此。老汉有一后花园,你且闲住几日,待我慢慢定计,救你出关就是。

伍员   (白)     如此,感恩匪浅。

东皋公  (白)     正是:

     (念)     忠臣孝子当拥护,

伍员   (念)     愧煞男儿不丈夫。

东皋公  (白)     大丈夫!

伍员   (白)     惭愧!

东皋公  (白)     请!

伍员   (白)     请!

(伍员、东皋公同下。)

【第二场】

(皇甫讷上。)

皇甫讷  (引子)    隐居山林,每日里,诗酒琴棋。

     (念)     架上书万卷,花前酒一樽。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白)     卑人,皇甫讷。在历阳山下居住,倒也逍遥自在。看今日天气清和,不免到山前山后,游玩一番便了。

     (西皮原板)  自幼儿隐居历阳山,

             闲来无事把琴弹。

             山前山后来游玩,

             不觉红日落西山。

(皇甫讷下。)

【第三场】

(伍员上。)

伍员   (西皮快板)  过了一天又一天,

             心中好似滚油煎。

             腰中枉悬三尺剑,

             不能报却父母冤。

     (白)     俺,伍员。只望吴国借兵报仇,谁知昭关难过。幸蒙东皋公将我留在他家后花园中,一连七日不见计出。思想起来,好不焦躁人也!

(〖起初更鼓〗。)

伍员   (哭)     唉,爹娘啊……

     (二黄三眼板) 一轮明月照窗前,

             愁人心中似箭穿。

             恨平王无道纲常乱,

             父纳子妻礼不端。

             我父谏奏反被斩,

             一家大小被刀餐。

             伍员本是英雄汉,

             杀父冤仇岂心甘?

             只望吴国搬兵转,

             谁知昭关有阻拦。

             幸遇东皋公行方便,

             将我留在后花园。

             一连七日眉不展,

             满腹心事对谁言。

             伍员好比丧家犬,

             好比鱼儿落网间。

             思来想去肝肠断,

             今夜晚怎能到明天!

(〖起二更鼓〗。东皋公上。)

东皋公  (二黄原板)  一夜漏声催晓箭,

             月移花影上栏杆。

             熄灭了灯光窗前站,

             且听愁人口中言。

(〖起三更鼓〗。伍员换髯。)

伍员   (二黄原板)  心中有事难合眼,

             翻来覆去睡不安。

             背地里只把东皋公埋怨,

             恼恨皋公理不端。

             既是真心来救我,

             为何七日不周全?

             贪图富贵来害我,

             就该拿我献昭关。

             恨平王把我的牙咬断,

             诬杀忠良丧黄泉。

             一连七日眉不展,

             叫人难解巧机关。

             我有心不辞皋公走了吧,

             过不去昭关也枉然。

             千难万难难坏我,

             且等天明问根源。

(〖起四更鼓〗。伍员换白髯。)

东皋公  (二黄原板)  听罢言来心好惨,

             铁石人儿也心酸。

             救人如同把佛念,

             明日设计救他出关。

(东皋公下。〖起五更鼓〗。)

伍员   (二黄原板)  鸡鸣犬吠五更天,

             越思越想越伤惨。

             想起在朝为官宦,

             朝臣待漏五更寒。

             今日居宿荒村馆,

             冷冷清清有谁怜!

             我本待拔宝剑寻短见,

             血海冤仇化灰烟。

             对天发下洪誓愿,

             不杀平王心怎甘!

(东皋公上。)

东皋公  (二黄散板)  月退星收白昼现,

             唤醒他人把话言。

     (白)     开门来!

伍员   (二黄导板)  适才蒙眬刚合眼,

     (白)     啊!

     (二黄摇板)  忽听门外有人言。

             未曾开门先拔剑,

东皋公  (二黄摇板)  将军为何白了髯?

伍员   (白)     你待怎讲?

东皋公  (白)     将军一夜须发皓然了!

伍员   (白)     我却不信。

东皋公  (白)     你自己看来。

(伍员看。)

伍员   (白)     哎呀,不好了!

     (二黄摇板)  一见须发好伤惨,

             点点珠泪洒胸前。

             冤仇未报容颜变,

             一事无成两鬓斑!

东皋公  (白)     恭喜将军,贺喜将军!须发皓然可以过得昭关了。

伍员   (白)     怎见得?

东皋公  (白)     我有一好友,名叫皇甫讷,与将军相貌相似,将他请过庄来,定计救你出关就是。

(童儿暗上。)

东皋公  (白)     童儿。

童儿   (白)     有。

东皋公  (白)     拿我名帖,请皇甫官人过庄一叙。

童儿   (白)     是。

(童儿下。)

伍员   (白)     如此,老丈请上,受我一拜。

     (二黄散板)  伍员心下甚感念,

             今日才解巧机关。

             过得昭关无凶险,

             来生变犬马当衔环。

东皋公  (二黄散板)  一夜须白真罕见,

             自有妙计过昭关。

(伍员、东皋公同下。)

【第四场】

(童儿、皇甫讷同上。)

童儿   (白)     启爷:皇甫官人到。

(东皋公上。)

东皋公  (白)     贤弟请坐。

皇甫讷  (白)     有坐。

东皋公  (白)     这几日为何不到庄中走走。

皇甫讷  (白)     家中有事,少来问候,多多有罪。有帖相邀,不知有何见谕?

东皋公  (白)     伍明辅到了。

皇甫讷  (白)     敢是临潼斗宝的伍明辅么?

东皋公  (白)     正是。

皇甫讷  (白)     请来相见。

东皋公  (白)     请少待。

             有请伍将军。

(伍员上。)

伍员   (念)     父母被屈死,何日报冤仇。

     (白)     何事?

东皋公  (白)     皇甫官人来了。

伍员   (白)     在哪里?

东皋公  (白)     这就是伍将军。

皇甫讷  (白)     伍将军。

东皋公  (白)     这就是皇甫官人。

伍员   (白)     皇甫兄。

东皋公  (白)     请坐。

伍员、

皇甫讷  (同白)    有坐。

皇甫讷  (白)     久闻将军之名,如雷贯耳,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伍员   (白)     落难之人,如丧家之犬。二位仁兄,有何妙计救我出关?

东皋公  (白)     事到如今,无有别计,你二人面貌相似,可将衣巾更换。皇甫官人扮做将军模样,前往昭关挂号,那把关人必定将皇甫官人拿住,将军趁混乱之时,便可混出昭关了。

伍员   (白)     此计甚妙,只是皇甫兄受惊了。

皇甫讷  (白)     受惊事小,关前难免一顿饱打。

东皋公  (白)     我去救你就是。事不宜迟,你二人快快更换衣巾。

伍员   (西皮二六板) 伍员头上换儒巾,

             乔装改扮往东行。

             临潼赴会曾举鼎,

             万马营中显奇能。

             时来双挂明辅印,

             运去时衰宿荒村。

             想起叫人怎不恨,

             也是子胥五行八字命生成。

             我与皋公把话论:

             你是子胥救命恩人。

             若得过了昭关地,

             一重恩当报九重恩。

     (西皮散板)  皇甫兄请上受一礼,

             有劳施下这大恩。

             焚香顶礼不为敬,

             来生变犬马当报恩。

             伍员心下千般恨,

             大胆且向虎口行!

(伍员下。)

皇甫讷  (西皮散板)  你若不来失了信,

             遍体排牙诉不清。

东皋公  (西皮散板)  贤弟不必细叮咛,

             即刻救你走一程。

(东皋公、皇甫讷自两边分下。)

【第五场】

(四龙套、米南适同上。)

米南适  (念)     奉王旨意,捉拿叛臣。

     (白)     俺,米南适。奉了大王旨意,镇守昭关。朝中行文到来,画影图形,捉拿伍员。

             军士们!

四龙套  (同白)    有!

米南适  (白)     小心把守关口,如有可疑之人,速报我知。

四龙套  (同白)    啊!

(皇甫讷、伍子胥同上。)

皇甫讷  (白)     门上哪个听事?

龙套甲  (白)     做什么的?

皇甫讷  (白)     挂号过关的。

龙套甲  (白)     候着。

             启将军:有人挂号过关。

米南适  (白)     此人面貌如何?

龙套甲  (白)     与图形相似。

米南适  (白)     传他进来!

(龙套甲向皇甫讷。)

龙套甲  (白)     呔,将军传你!

(皇甫讷进。)

皇甫讷  (白)     将军,我是挂号过关的。

(米南适看皇甫讷。)

米南适  (白)     来,绑回衙去!

(伍员混出关。米南适、皇甫讷、四龙套同下。)

【第六场】

(伍员上。)

伍员   (白)     且住!且喜混出昭关,不免马上加鞭,逃往吴国便了。

(伍员下。)

【第七场】

(四龙套押皇甫讷引米南适同上。米南适坐。)

米南适  (白)     呔!胆大伍员,你乃叛逆之臣,见了本帅,为何不跪?

皇甫讷  (白)     住了,哪个是伍员,俺乃此地百姓皇甫讷。

米南适  (白)     你明明是伍员,怎说不是!

             来,吊起来打!

(东皋公上。)

东皋公  (西皮散板)  伍员混出昭关境,

             只怕贤弟受苦情。

     (白)     门上哪位在?

龙套甲  (白)     做什么的?

东皋公  (白)     东皋公求见将军。

龙套甲  (白)     启将军:东皋公求见。

米南适  (白)     有请。

(东皋公进。)

东皋公  (白)     恭喜将军,贺喜将军!

米南适  (白)     喜从何来?

东皋公  (白)     听说将军拿住了伍员,岂不是一喜!

米南适  (白)     拿便拿住了,只是他说是什么此处百姓皇甫讷。

东皋公  (白)     啊,皇甫讷?是老汉的好友,现在何处?我一看便知。

米南适  (白)     好,押了来!

(二龙套同押皇甫讷至米南适面前。皇甫讷向东皋公。)

皇甫讷  (白)     哎呀,你害得我好苦哇!

东皋公  (白)     我与你讲的明白,要你等我一同过关,哪个叫你一人先来呢?

米南适  (白)     既是先生的好友,快快松绑。

皇甫讷  (白)     走!

米南适  (白)     哪里去?

皇甫讷  (白)     大王驾前辩理!

东皋公  (白)     不知者不怪罪。

皇甫讷  (白)     我若不看在东皋公分上,定不与你甘休!

米南适  (白)     冒犯先生,幸勿见怪。

皇甫讷  (白)     哼!

东皋公  (白)     啊将军,下次还须要仔细盘查明白,不要屈枉了好百姓,叫那伍员混出关去呀!

米南适  (白)     是是是。

东皋公  (白)     告辞。

皇甫讷  (白)     哼!

(皇甫讷、东皋公同下。)

米南适  (白)     呸,我把你们这些无用的东西!以后你们必须仔细盘查,不要屈枉了好百姓,放走了那伍员!

四龙套  (同白)    啊!

米南适  (白)     嘿!

(米南适、四龙套同下。)
(完)


浏览次数:696 ┊ 字数:4780 ┊ 最后更新:2018-08-24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