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长亭会》(《鼎盛春秋》【二本】)(一名:《伍申会》)

主要角色
伍员:老生
申包胥:净

《长亭会》张少楼饰伍员
《长亭会》张少楼饰伍员
情节
伍员方从樊城战退武城黑,挂袍江边以疑追者,而倍道向东南而来。正仓皇奔走时,忽邀见前途有大队楚兵至,心甚惊疑。既而探悉系故人申包胥归国,方始安然,私计申包胥乃自幼好友,谅必不翻脸加害,遂出会叙,直告冤情。并数述平王不道之罪,他日誓必借师以图报复。申包胥闻言,则力劝不可,谓“君父无酬,万无报复之理”。伍员坚执不允。申包胥亦谓然深怜其志之苦。至临别,申包胥与伍员约曰:“他日子能覆楚,吾必复楚。各尽其力,各行其志可也。”语时词气激昂,忠诚形于色,遂纵之去。伍员亦深威其德。

注释
此剧即接《战樊城》之后。后为伍员与申包胥相遇中途,彼此各言其志之一段事实,故又名《伍申会》。

根据《戏考》第九册整理

录入:小豆子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153.1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八龙套、中军、申包胥同上。点绛唇牌。)

申包胥  (念)     奉王旨意出朝堂,各国催贡转帝邦。扶保吾主良为上,保定平王锦家邦。

     (白)     俺,申包胥,楚国为臣。奉了平王旨意,各国催贡。催贡已毕,回朝交旨。众将官,今乃黄道吉日,正好班师回朝。

             中军,

(中军允。)

申包胥  (白)     人马可齐?

中军   (白)     俱已齐备。

申包胥  (白)     班师回朝。

中军   (白)     班师回朝。

(众人同喝,同下。)

【第二场】

(伍员上。)

伍员   (白)     俺,伍员。幸喜逃出樊城,去到吴国借兵雪恨。你看前面来了一哨人马,旗帜上面斗大的“申”字,想必是申包胥贤弟到此。等他到来,我将满腹含冤对他一表。

(八龙套、中军、申包胥同上。)

申包胥  (白)     前道为何不行?

众人   (同白)    伍爷挡道。

申包胥  (白)     人马列开!

             吓,兄长为何这等狼狈?

伍员   (白)     贤弟,一言难尽!

     (西皮二六板) 未曾开言泪双流,

             尊一声贤弟听从头:

             临潼关上曾为首,

             我也曾举鼎压诸侯。

             双挂明辅印二口,

             各国不敢统貔貅。

             只恨平王无道贪色酒,

             父纳子妻礼还周?

             我的父谏奏反斩首,

             只杀得伍家鸡犬也不留。

             对天发下洪誓咒:

             不杀平王死不休!

申包胥  (西皮快板)  兄长说话没来由,

             愚弟言来听从头:

             君叫臣死定斩首,

             父叫子亡谁敢留?

             得放手来且放手,

             得罢休来且罢休。

伍员   (西皮快板)  贤弟说话没来由,

             愚兄言来听从头:

             君不正来臣要走,

             父不正来子外游。

             杀了我家丁数百口,

             这等冤仇怎罢休?

申包胥  (西皮快板)  你若兴兵来争斗,

             我为公来你为仇。

             个人怀恨莫泄漏,

             急速打马把吴投。

伍员   (西皮快板)  申包胥与我把舌斗,

             背转身来自己愁。

             走上前来兄叩首,

             有劳你放我往东流。

             今日相别阳关路,

             日后相逢在楚吴。

             辞别贤弟跨走兽,

             扬鞭打马把吴投。

(伍员下。)

申包胥  (西皮快板)  一见兄长跨走兽,

             不由包胥两泪愁。

             本帅阳关传一令,

             大小三军听分明:

             有人回朝风走漏,

             定将满门刀割头!

(众人同喝。同下。)
(完)


浏览次数:17589 ┊ 字数:1216 ┊ 最后更新:2010年11月08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