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赤壁鏖兵》【六本】(一名:《借东风》)

主要角色
诸葛亮:老生
周瑜:小生
鲁肃:老生
赵云:武生

《借东风》哈元章饰诸葛亮
《借东风》哈元章饰诸葛亮
情节
庞统归见周瑜,告知一切,请速进兵。忽报焦触、张南讨战,周瑜即使韩当、周泰领兵迎敌,杀焦触、张南二人,文聘败走。周瑜观曹军水寨,正自得意,因见西北风大起,心有所感,忽然成疾。众将一筹莫展。诸葛亮探知消息,急告鲁肃,愿为周瑜治病。及见周瑜,诸葛亮手书药方一纸。上写“欲破曹公,宜用火攻,万事皆备,只欠东风”,周瑜一笑而愈。因向诸葛亮求计。诸葛亮自称幼习奇门遁甲,能呼风唤雨,请于南屏山高筑一台,愿往祈借东南风。周瑜依允,待诸葛亮走后,密唤丁奉、徐盛进帐,告以只待东南风起,即杀诸葛亮,提头来见。诸葛亮在南屏山祈祷三日,果然东南风动,料知周瑜必来相害,即与守坛军士易服,单身逃走。徐盛、丁奉赶到,诸葛亮业已去远。二人追至江边,赵云已将诸葛亮迎接上船。诸葛亮请二人归报周瑜,勿伤两家和气。赵云复将二人所乘船篷索射断,丁奉、徐盛遂退走。诸葛亮与刘备相见,知一切均已准备停当,急传众将听令,发兵破曹。

注释
清同治、光绪年间四大徽班中之三庆班卢胜奎先生曾将《三国演义》中刘表托孤至取南郡一段故事编成轴子戏三十六本,每年露演一次,每演必红遍都门,传得盛赞。《赤壁鏖兵》为其中之八本,从曹操兴师南下至败走华容止,包括《舌战群儒》、《激权激瑜》、《临江会》、《群英会》、《横槊赋诗》、《借东风》、《烧战船》、《华容道》。这八本戏在三十六本三国戏中所占分量颇重,更因此剧结构严谨、情节动人,演来很受欢迎。
这戏经萧长华先生参考《三国演义》进行删润、校勘。在历次教学与演出中,随教随修、随演随改,现已成为流行名剧。

根据《萧长华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录入:小戏迷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02.9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文堂、周瑜同上。)

周瑜   (西皮摇板)  庞士元献连环未置可否,

             系本督在帐中心下担忧。

             但愿得此一去大功成就,

             杀曹贼灭刘备尽归吴侯。

(庞统上。)

庞统   (西皮摇板)  入虎穴献连环世上罕有,

             料想那曹孟德难解奇谋。

     (白)     都督。

周瑜   (白)     先生回来了,请坐。

庞统   (白)     谢座。

周瑜   (白)     先生,连环之计如何?

庞统   (白)     大事已成。请都督安排进兵。

周瑜   (白)     先生首功一件,请至后帐歇息。

庞统   (白)     谢都督。

(庞统下。韩当、周泰同上。)
韩当、

周泰   (同白)    启都督:焦触、张南领哨船二十只,直抵江口。

周瑜   (白)     哼!此二贼擅敢直抵我江南水寨。

韩当、

周泰   (同白)    我二人愿当先破敌。

周瑜   (白)     好,吩咐各寨严加守御,不可轻动,你二人各领哨船五只,左右而出,不得有误。

韩当、

周泰   (同白)    得令。

(韩当、周泰同下。)

周瑜   (白)     众将官,将台去者。

(周瑜、四文堂同上高台。水战。焦触与韩当一对,各有旗纛、船夫。张南与周泰一对。韩当刺焦触死下。周泰纵过张南船杀张南死下。文聘、旗纛、船夫同上。)

文聘   (白)     呔,文聘来也!

(周泰、韩当、文聘同开打,两过合,周泰、韩当杀文聘自上场门下。周泰、韩当自下场门同下。)

周瑜   (笑)     哈哈哈……

     (西皮摇板)  看韩当刺焦触一腔血染,

             看周泰纵过船立斩张南。

     (白)     哎呀妙啊!你看韩当、周泰,立斩二将,文聘接杀,抵敌不住。曹军大小船舟连锁一处,一时接应不便。曹操啊,曹操!你中我连环之计也!

     (西皮摇板)  锁战船我用火得其自便,

             那曹贼八十万命丧目前。

(风旗上,过场,下。周瑜惊。)

周瑜   (白)     哎呀且住!你看西北风大作,本督站于东南,若用火攻,乃烧自己,看来大事难成矣!

     (西皮摇板)  斯隆冬十一月东方少见,

             要成功只怕是千难万难!

(周瑜急病晕倒。四文堂搀周瑜同下。)

【第二场】

(诸葛亮上。)

诸葛亮  (笑)     哈哈哈……

     (西皮摇板)  庞凤雏献连环安排用火,

             数九天少东风如之奈何?

             小周郎心中病无人知觉,

             这桩事瞒不了我南阳诸葛。

(鲁肃上。)

鲁肃   (白)     哎呀!

     (西皮摇板)  周都督得重病飞来奇祸,

             倘若是有差错难抵风波。

诸葛亮  (白)     啊,大夫,你为何这样愁眉不展哪?

鲁肃   (白)     哎呀先生哪!我家都督偶得疾病,十分沉重,倘若曹兵一至,如何得了?

诸葛亮  (白)     公以为如何?

鲁肃   (白)     此乃曹操之福,江东之祸也!

诸葛亮  (笑)     哈哈哈……

     (白)     无妨紧要,你家都督之病哪,喏,山人能治。

鲁肃   (白)     怎么?先生还会医病么?

诸葛亮  (白)     唔,比你这大夫会的多呀!

鲁肃   (白)     嗐,事到如今,你还拿我取笑。

诸葛亮  (白)     手到病除。

     (笑)     哈哈哈……

鲁肃   (白)     诚如此,则国家之万幸也!都督病好,我鲁肃重礼相谢。

诸葛亮  (白)     我不要你的马钱。

鲁肃   (白)     我包了你了。

诸葛亮  (白)     你这是什么讲话呀?

鲁肃   (白)     如此就请先生同去看病。

诸葛亮  (白)     正要前去。

鲁肃   (白)     请哪!

     (西皮摇板)  我都督得重病心慌意错,

             你需用仙丹药与他调和。

诸葛亮  (西皮摇板)  他害的心上病不用服药,

             自有个妙方儿叫他开活。

(诸葛亮、鲁肃同下。中军扶周瑜同上。)

周瑜   (西皮摇板)  为军务昼夜里心血用破,

             火攻计少东风无计奈何!

(鲁肃上。)

鲁肃   (西皮摇板)  好一个活神仙南阳诸葛,

             若医好都督病我口念弥陀。

     (白)     都督,病体如何?

周瑜   (白)     心腹绞痛,时复昏迷,不能服药。

鲁肃   (白)     方才孔明言道,都督这病,他手到即愈。

周瑜   (白)     请来相见。

鲁肃   (白)     有请诸葛先生。

(诸葛亮上。)

诸葛亮  (念)     病从心上起,还须心上医。

     (白)     都督。

周瑜   (白)     先生请坐。

诸葛亮  (白)     有座。连日不晤君颜,何其贵体不安?

周瑜   (白)     人有旦夕祸福,岂能自保。

(诸葛亮笑。)

诸葛亮  (白)     天有不测风云,人又岂能料乎?

(周瑜失色,长叹。)

周瑜   (白)     嗳!

诸葛亮  (白)     都督心中,似觉烦积否?

周瑜   (白)     然。

诸葛亮  (白)     宜用凉药解之。

周瑜   (白)     已服凉药,全然无效。

诸葛亮  (白)     必须先理其气,气若顺,则呼吸之间,自然痊可。

周瑜   (白)     欲得顺气,当服何药?

诸葛亮  (白)     亮有一方,便教都督气顺。

周瑜   (白)     愿先生赐教。

诸葛亮  (白)     取纸笔过来。

(诸葛亮退后背身写。)

诸葛亮  (白)     都督之病,不用服药,亮有十六个字,都督看了即愈。

鲁肃   (白)     哦,是甚么法宝灵符?

(诸葛亮写单递与周瑜。)

周瑜   (白)     待我看来。

     (念)     “欲破曹公,须用火攻;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笑)     啊哈哈哈……

鲁肃   (白)     怎么样了?

诸葛亮  (白)     好了病了。

鲁肃   (白)     真是神仙一把抓呀!

周瑜   (西皮摇板)  诸葛亮是神仙从空降来,

             我害的心上病被他解开。

             走向前我这里急忙下拜,

诸葛亮  (白)     哎呀,这就不敢。

周瑜   (西皮摇板)  求先生赐教我巧计安排。

鲁肃   (白)     我说他是活神仙不是!

周瑜   (白)     真乃神人也。请坐。

诸葛亮  (白)     有座。

周瑜   (白)     先生,既知我病源,将用何药治之?

鲁肃   (白)     是要求一急救良方。

诸葛亮  (白)     这有何难,亮虽不才,习就奇门遁甲之法,能呼风唤雨;都督若要东风,可于南屏山高设一台,名曰“七星祭风坛”,用一百二十名军士,各持旗幡围绕,待山人披发执剑,摘星步斗,借来三日三夜东风,助都督用兵如何?

周瑜   (白)     休道三日三夜,只一夜东风,大事可成。

鲁肃   (白)     是啊,不消三日三夜,只须一日一夜,就够那曹操受用的了。

周瑜   (白)     但得如此,乃国家之幸也。只是事在目前,不可迟缓,但不知几时起风?

诸葛亮  (白)     唔,十一月二十甲子日起风,丙寅日息止如何?

周瑜   (白)     如此拜求先生一往。

诸葛亮  (白)     得令。

     (西皮摇板)  南屏山祭东风坛台设摆,

             甲子日这三天风从东来。

(诸葛亮下。)

周瑜   (西皮摇板)  他未必悟透了天地三界,

             数九天这寒风岂能东来?

鲁肃   (白)     都督!

     (西皮垛板)  诸葛亮可算得人间一怪,

             我料他非等闲是神仙投胎;

             你命他劫曹粮欲要加害,

             又谁知借刀计被他解开。

             三天限造十万箭他愁眉不带,

             趁大雾到曹营将狼牙借来。

             似这等行险事可称奇怪,

             今日里借东风不能不来。

周瑜   (白)     如此说来那孔明乃是异人了。

鲁肃   (白)     世间少有。

周瑜   (白)     唔,依吾看来,他的大数到矣。

             来,传丁奉、徐盛进帐。

丁奉、

徐盛   (内同白)   来也!

(丁奉、徐盛同上。)
丁奉、

徐盛   (同念)    吴、魏争锋决雌雄,灭却曹贼立大功。

     (白)     参见都督,有何将令?

周瑜   (白)     命你二人埋伏南屏山水旱两路。但看东风一起,即将孔明首级斩来见我报功,不得有误。

丁奉、

徐盛   (同白)    得令!

丁奉   (念)     但看东风起,

徐盛   (念)     准备杀孔明。

(丁奉、徐盛同下。)

鲁肃   (白)     啊,都督,现下破曹要紧哪,你怎么单要杀那孔明,是何缘故?

周瑜   (白)     大夫,我杀了孔明,胜似曹兵百万之众,你安能知也!

     (西皮摇板)  若不杀那孔明江东之害,

             他插双翅也难逃今之祸灾。

     (笑)     哈哈哈……

(周瑜下。)

鲁肃   (白)     哎!

     (西皮摇板)  看将来周公瑾量小狭窄,

             好教我鲁子敬愁眉不开。

(鲁肃下。)

【第三场】

(赵云上,起霸。)

赵云   (念)     红光罩体困龙飞,战马冲开长坂围。七进曹营无人敌,常山将军逞雄威。1

     (白)     俺,姓赵名云字子龙。主公临江赴会,先生有言,只候十一月二十甲子日,但看东风一起,先生便回,预先命俺驾一小舟,去至江东南岸边,等候先生回归。

             众将官!

(四上手同上。)

四上手  (同白)    啊!

赵云   (白)     江边去者。

(船夫上。旗纛、赵云同上船,同领下。)

【第四场】

(二童子同上,同洒扫坛台,同下。)

诸葛亮  (内二黄导板) 先天数玄妙法犹如反掌,

(四蓝文堂执旗同上,诸葛亮披发执剑上,皂纛随诸葛亮背后上。)

诸葛亮  (回龙)    设坛台借东风相助周郎。

     (二黄原板)  曹孟德占天时兵多将广,

             领人马下江南兵扎在长江。

             孙仲谋无决策难以抵挡,

             东吴的臣武将欲战文官要降。

             鲁子敬到江夏虚实探望,

             他搬请我诸葛亮过长江,同心破曹共作商量。

             周公瑾挂了帅兵符执掌,

             我诸葛建奇功助他逞强。

             庞士元献连环俱已停当,

             用火攻少东风急坏了周郎。

             我算定了甲子日东风必降,

             南屏山设坛台足踏魁罡。

             我这里持法剑七星坛上,

(诸葛亮礼拜,拈香上台。)

诸葛亮  (二黄原板)  诸葛亮上坛台观瞻四方:

             望江北锁战船连环排上,

             叹只叹东风起火烧战船,曹营兵将八十三万一个一个一个一个无处躲藏。

             这也是大数到难逃罗网,

             我诸葛在坛台祝告上苍。

(四黑风旗同上,红门旗自下场门上,两边抄下。)

诸葛亮  (白)     啊!

     (二黄散板)  耳听得风声起从东而降,

             为什么有一道煞气红光。

     (白)     啊?看东风一起,为何有一道煞气拥上坛台。哦哦哦是了,必是周郎差人前来暗害于我。

(诸葛亮冷笑。)

诸葛亮  (笑)     哈哈哈……

     (白)     安得能够。唔,我趁此机会回往夏口,调用兵将,在于中取事,那时周郎啊,周郎!管教你枉费徒劳。

             守坛军士何在?

守坛军  (白)     在。

诸葛亮  (白)     尔可穿我法衣,上得坛台,山人自有分派。

守坛军  (白)     啊。

诸葛亮  (白)     与我更衣。

(守坛军穿诸葛亮法衣上台。)

诸葛亮  (白)     尔可上得台去,闭目躬身,不准偷眼观觑,交头接耳,违令者斩。

守坛军  (白)     啊。

诸葛亮  (白)     待山人踏罡布斗。

(诸葛亮取令箭袖内,看,下台,冷笑下。丁奉、徐盛同上,同上台。)
丁奉、

徐盛   (同白)    孔明现在台上。

丁奉   (白)     将他抓下来。

徐盛   (白)     妖道看剑。

守坛军  (白)     哎呦,谁是老道啊。

徐盛   (白)     啊,那诸葛亮呢?

守坛军  (白)     诸葛亮他早就走啦!

丁奉   (白)     谅他走至不远。

徐盛   (白)     赶上前去。

(丁奉、徐盛同下。)

守坛军  (白)     嚇,好悬家伙!这几块料,还在这当镇物呢。

             嘿,睁开眼吧,够七天了。咱们该吃饭去啦。

四蓝文堂 (同白)    喂。

(众人同下。)

【第五场】

诸葛亮  (内白)    走哇。

(诸葛亮上。)

诸葛亮  (西皮散板)  脱身逃出天罗网,

             蛟龙得水奔长江。

             来在南岸用目望,

(四上手、船夫、旗纛、赵云自下场门同上。)

赵云   (西皮散板)  赵子龙驾舟到江旁。

诸葛亮  (白)     那旁可是赵将军?

赵云   (白)     来者可是诸葛先生?

诸葛亮  (白)     正是。快快搭了扶手。

(丁奉、徐盛、船夫、旗纛同上。)

丁奉   (白)     诸葛先生慢走!

徐盛   (白)     那船上可是诸葛先生?

诸葛亮  (白)     然也。丁奉、徐盛,你们赶来则甚哪?

丁奉   (白)     奉都督之命,请先生回去。

诸葛亮  (白)     嗳,烦你们回去,上复都督,就说山人将东风祭起,你家大功已成,好生用兵破曹要紧。山人暂回夏口,容日再见,后会有期。

徐盛   (白)     我家都督请先生回去,还有紧急军情商议。

诸葛亮  (笑)     哈哈哈……

     (白)     我料都督不能容我,必来加害,所以我预先叫赵子龙来接我回去;目今孙、刘两家同心破曹,不要伤了和气。将军不必追赶,请回吧。

丁奉   (白)     先生若不回去,我们就要鲁莽了。

诸葛亮  (白)     不知进退。

赵云   (白)     呔!两个无知的匹夫,我家先生过江,立此盖世之功,你们不来酬谢,反来加害,要你等何用,结果尔的性命。

诸葛亮  (白)     哎,不要伤了和气。

赵云   (白)     也罢!念在两家同心破曹,赵某显个手段,射断尔的蓬索。

(丁奉旗撤下。)

赵云   (白)     艄水,扯起帆幛,催舟!

诸葛亮  (白)     请了,哈哈。

(四上手、赵云、诸葛亮、船夫、旗纛同下。)
丁奉、

徐盛   (同白)    哎,我们蓬索已断,追之不及,回营。

(丁奉、徐盛、船夫、旗纛同下。四红文堂、刘备同上。)

刘备   (念)     临江赴会场,先生赐锦囊。

     (白)     孤,刘备。曾命子龙过江,去接诸葛先生。看东风已起,先生必到。

             来,江岸去者。

(四上手、赵云、诸葛亮同上。)

刘备   (白)     哎呀,先生回来了。

诸葛亮  (白)     主公驾安?

刘备   (白)     想煞孤穹了。

诸葛亮  (白)     且无暇告诉别事,前者所约军马船只,可曾齐备否?

刘备   (白)     俱已齐备,候先生调度。

诸葛亮  (白)     子龙听令。

赵云   (白)     在。

诸葛亮  (白)     令众将齐到帐下听令。

赵云   (白)     得令。

(赵云下。)

诸葛亮  (白)     众将官,回转大营。

(众人同下。)
(完)

——————————
1或作:“临江赴会场,诸葛有锦囊。甲子东风起,先生转还乡。”


浏览次数:1554 ┊ 字数:5895 ┊ 最后更新:2015年05月15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