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激权激瑜》(一名:《激权瑜》)

主要角色
诸葛亮:老生
鲁肃:老生
孙权:净
周瑜:小生
吴国太:老旦

情节
东汉末,群雄并起。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削平了北方群雄。刘备败走江夏。曹操亲率马、步、水军八十三万,沿长江下寨,以威胁东吴的孙权。吴文官张昭等主张降曹以自保,而武将黄盖等则坚决主战;权不能自决,遣鲁肃往江夏探听曹营虚实。肃邀刘备之军师诸葛亮来见孙权亮欲藉江东之力抗曹,先用言语激动孙权,又向吴水军都督周瑜假说曹操欲得大乔、小乔(大乔为孙权之嫂,二乔为周瑜之妻),并将曹操子曹植所作《铜雀台赋》中“连二桥于东南兮,若长空之啜蝀”二句改为“揽二乔于东南兮,乐朝夕之与共”,引以为证。周瑜本主战者,闻言益怒,乃向孙权力陈曹军此来多犯兵家之忌,虽多必败,以解孙权之疑惧。孙权拔剑砍断桌案一角,以示决心,立拜周瑜为帅,率众破曹。

注释
《激权激瑜》是《三国演义》中的一段故事。本剧是萧长华先生根据他所藏的三庆班本整理的。萧先生在富(喜)连成科班教学时曾对旧本有所增删、润色,现又重新加以修订。整理时也吸收了姜妙香先生的意见,并由本院编辑处田淞协助进行。

根据《京剧丛刊》第十一集整理

录入:痴菊叟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40.4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众军士、中军、周瑜同上。)

周瑜   (引子)    水师如潮涌,统领貔貅百万军。

     (念)     三韬六略腹内存,职授元戎督水军。扫荡中原归吾主,方显奇谋立功勋。

     (白)     本督,姓周名瑜字公瑾,乃舒城人氏。幼习兵机,饱藏经纶,在吴侯驾前为臣,官拜水军都督,在鄱阳湖操练水军。闻得曹操欲夺江南,兵至汉上,不免急速回转柴桑,以防紧急。

             中军,传令下去,命凌统带兵三千在此驻守,所余全部人马回转柴桑。

中军   (白)     遵命。

             下面听者:都督有令,命凌统带兵三千在此驻守,所余全部人马回转柴桑。

众军士  (同白)    啊。

(牌子。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太监、孙权同上。)

孙权   (引)     虎踞东吴,承霸业,恨贼侵吾。

     (念)     碧睛紫髯貌魁梧,独霸江东立帝都。杀却曹瞒遂孤意,方显男儿大丈夫。

     (白)     孤,姓孙名权字仲谋。承父兄基业,执掌江东六郡八十一州。可恨曹操统领雄兵直抵汉上,有吞江南之意,写来檄文,邀孤会猎于江夏。也曾命鲁肃去往江夏探听虚实,怎么还不见回音。正是:

     (念)     文降武战意不定,未决妙计破曹兵。

鲁肃   (内白)    嗯哼!

(鲁肃上。)

鲁肃   (念)     探听江夏事,报与吴侯知。

     (白)     臣鲁肃参见主公千岁。

孙权   (白)     罢了。

鲁肃   (白)     千千岁。

孙权   (白)     探听江夏虚实如何?

鲁肃   (白)     臣往江夏探听虚实,有一人谋深计广,引来见主。

孙权   (白)     什么人?

鲁肃   (白)     乃诸葛瑾之弟诸葛亮,主公一问便知虚实。

孙权   (白)     敢是卧龙先生?

鲁肃   (白)     正是。

孙权   (白)     宣来一见。

鲁肃   (白)     有请诸葛先生。

(诸葛亮上。)

诸葛亮  (念)     全凭三寸舌,打动霸业人。

鲁肃   (白)     先生,吴侯有请。

诸葛亮  (白)     有劳引山人相见。

鲁肃   (白)     先生见了我主,切不可实言曹操兵多将广啊。

诸葛亮  (白)     是是是,亮自见机而变,决不有误。

鲁肃   (白)     请。

诸葛亮  (白)     臣诸葛亮参见吴侯千岁。

孙权   (白)     先生少礼,请坐。

诸葛亮  (白)     谢座。

(孙权对鲁肃。)

孙权   (白)     坐下。

鲁肃   (白)     谢座。

孙权   (白)     常闻子敬谈足下之才,今幸相见,敢求教益。

诸葛亮  (白)     亮不才无学,有辱明问。

孙权   (白)     足下近在新野辅佐刘豫州,与曹操决战,必深知彼军虚实。

诸葛亮  (白)     我主刘豫州兵微将寡,新野小县无粮,安能与曹操相持。

孙权   (白)     曹兵共有多少?

诸葛亮  (白)     唔……

(鲁肃向诸葛亮示意。)

诸葛亮  (白)     马、步、水军约有一百余万哪。

(鲁肃出乎意料。)

鲁肃   (白)     啊?

孙权   (白)     莫非是诈乎?

诸葛亮  (白)     非诈也!曹操就兖州已有青军二十万,平了袁绍又得五六十万,中原新招之兵三四十万,今又收荆诈之兵二三十万;以此计之,不下一百五十余万。亮以百万言之,恐惊江东之士耳。

(鲁肃对诸葛亮作不满状。)

鲁肃   (白)     嗯……

孙权   (白)     那曹操部下战将共有多少?

诸葛亮  (白)     足智多谋之士,车载斗量;能征惯战之将,何止一二千员。

孙权   (白)     今曹操平了荆楚,复有远图之意乎?

诸葛亮  (白)     他今沿江下寨,准备战船,不欲图江东,而待图何地?

孙权   (白)     若彼有吞并之意,战与不战,请足下为我一决。

诸葛亮  (白)     亮有一言,但恐将军不肯听从。

孙权   (白)     愿闻高论。

诸葛亮  (白)     今曹操新破荆州,威震海内,纵有英雄,无用武之地,故豫州遁逃至此;愿将军量力处之。若能以吴越之众与中原抗衡,不如早与之绝;若其不能,何不从众谋士之论,按兵束甲,北面而事之。

(鲁肃极为失望。)

孙权   (白)     这个……

诸葛亮  (白)     将军外托服从之名,内怀疑贰之见,事急而不断,祸至无日矣。

孙权   (白)     诚如君言,你主刘豫州他何不降曹?

鲁肃   (白)     是呀!

诸葛亮  (白)     昔田横齐之壮士耳,犹守义不辱。况刘豫州帝室之胄,英才盖世,众士仰慕;事之不济,此乃天也,又安能屈处人下乎?

(孙权怒不可遏,作色而起。)

孙权   (白)     噫!

(孙权下。四太监同随下。)

鲁肃   (白)     哎,先生你何故出此言语?幸是吴侯宽洪大度,不即面责。先生之言,藐视吾主甚矣。

诸葛亮  (白)     哈哈哈……大夫,你主何如此不能容物耶?

鲁肃   (白)     怎么?

诸葛亮  (白)     我自有破曹之计,他不问我,我何必言说;怎么反责我藐视于他。

鲁肃   (白)     哎呀呀,你不要如此的做作。

诸葛亮  (白)     我观曹操百万之众,犹如一群蝼蚁耳,但我一举手,则为齑粉矣。

鲁肃   (白)     你果有良策,我便请主公求教。

诸葛亮  (白)     任凭……

鲁肃   (白)     有请主公。

(孙权上。)

孙权   (白)     何事?

鲁肃   (白)     主公为何退入?

孙权   (白)     孔明欺我忒甚。

鲁肃   (白)     臣亦以此责孔明,孔明反笑主公不能容物。破曹之策,孔明不肯轻言,主公何不求之?

孙权   (白)     唔呼呀,原来孔明实有良策,故以言词激我也。我一时浅见,几误大事。

             啊先生,孤适来冒渎尊颜,幸勿见罪。

诸葛亮  (白)     亮言语冒犯,望乞恕罪。

孙权   (白)     岂敢,岂敢。请先生后堂叙话。

诸葛亮  (白)     请。

(孙权、诸葛亮、鲁肃同走圆场,四太监同上,献茶。)

孙权   (白)     请问先生,有何良策,早要指教于我。

诸葛亮  (白)     我看将军内怀疑忌,意有未决,恐惧曹操势大,不敢抗而。

孙权   (白)     哎呀先生!非孤胆怯,曹操平生所恶者:吕布、刘表、袁绍、袁术、刘豫州与孤耳。今数雄已灭,独你主刘豫州与孤尚在。孤不能以全吴之地受制于人。吾计决矣!非你主刘豫州莫与挡曹贼;然你主新败之后,安能抗此难乎?

诸葛亮  (白)     我主虽然新败,然关云长犹率精兵万人,刘琦领江夏战士亦不下万人;曹操虽然势大,但北军不习水战,且荆州士民附曹操者,迫于势耳,非本心也。今将军诚能与我主协力同心,破曹操必矣。曹军破,必北还,则荆、吴之势强,而鼎足形成矣。成败之机在于今日,唯将军裁之。

孙权   (白)     哈哈哈……先生之言顿开茅塞,吾意已决,更无他疑。即日商议起兵,共灭曹操。烦先生助孤一臂之力。

诸葛亮  (白)     愿为参谋效用。

孙权   (白)     子敬,请孔明先生馆驿歇息。

鲁肃   (白)     遵命。

诸葛亮  (白)     告别。

孙权   (白)     请。

鲁肃   (白)     哎先生,我再三嘱咐于你,不可实言曹操兵多将广,你怎么反倒多说出来了?

(诸葛亮哑笑。)

诸葛亮  (白)     诶!你主内怀疑忌,意有未决,忧思寡不敌众,故而言之。你可知那遣将不如激将啊。

鲁肃   (白)     哦!劳驾。请馆驿歇息去吧。

诸葛亮  (笑)     哈哈哈……

(诸葛亮、鲁肃同下。张昭、步隙、薛琮、陆绩同上。)
张昭、
步隙、
薛琮、

陆绩   (同西皮摇板) 诸葛亮劝主公与曹会战,

             若用他奸计谋恐惹祸端。

     (同白)    臣等见驾,吴侯千岁。

孙权   (白)     罢了。

张昭、
步隙、
薛琮、

陆绩   (同白)    千千岁。

孙权   (白)     有何事议?

张昭   (白)     闻得主公要兴兵与曹军争锋,主公自思比袁绍如何?

孙权   (白)     哦……

张昭   (白)     昔日曹操兵微将寡,尚能灭却袁绍,何况今日拥百万之众南征,岂可轻敌!主公若听诸葛亮之言,妄动甲兵,此谓负薪救火也。

步隙   (白)     刘备因为曹操所败,故欲借我江东之兵以拒之,主公奈何为其所用乎?

孙权   (白)     且自消停,容孤思之。退班。

(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三场】

吴国太  (内西皮导板) 恨曹瞒下江南平吞江汉,

(宫女引吴国太同上。)

吴国太  (西皮原板)  挟天子令诸侯作恶多端。

             刘玄德携民渡江遭涂炭,

             最可叹三县民血染黄泉。

             那刘备投襄阳欲脱兵燹,

     (西皮快板)  又谁知刘表已死蔡氏不贤。

             蔡瑁、张允把心肠变,

             荆襄九郡献曹瞒。

             那曹贼得荆襄威势大显,

             蔡氏母子被刀残。

             艨艟战舰兵百万,

             水陆并进下江南。

             看起来我东吴已在危险,

             为疆土昼夜里哪得安然。

孙权   (内白)    摆驾。

(孙权上。)

孙权   (西皮摇板)  文要降武要战不同一念,

             清宸宫见母后细诉根源。

     (白)     儿臣见驾,母后千岁。

吴国太  (白)     平身。

孙权   (白)     千千岁。

吴国太  (白)     赐座。

孙权   (白)     谢座。

吴国太  (白)     进宫何事?

孙权   (白)     启禀母后,今曹操统领雄兵百万,屯于汉上,有窥江南之意。

吴国太  (白)     吾儿意欲若何?

孙权   (白)     欲待战者,恐寡不敌众;欲待降来,又恐曹操不容。因此儿臣犹豫未决,请示母后定夺。

吴国太  (白)     哎,儿啊,何不记得吾姊临终之语乎?

孙权   (白)     这……

吴国太  (白)     先姊遗命云:“儿兄长孙伯符临终有言:‘内事不决问张昭,外事不决问周瑜。’”难道吾儿你就忘怀了?

孙权   (白)     哎呀,不是母后提起,儿臣险些误了大事。待儿臣急召周瑜回朝,商议破敌之策。

吴国太  (白)     好哇。儿父兄之基业皆在儿一人身上了,事不可迟延。

孙权   (白)     遵命。正是:

     (念)     如醉方醒似梦觉,孙权决意不降曹。

(孙权下。)

吴国太  (白)     唉!

     (西皮摇板)  但愿得出良将脱却此难,

(宫女同下。)

吴国太  (西皮摇板)  天佑我东吴民灭却曹瞒。

(吴国太下。)

【第四场】

周瑜   (内白)    催军!

(众军士、中军、周瑜同上,鲁肃迎上。)

鲁肃   (白)     鲁肃迎接都督。

周瑜   (白)     人马列开。

             瑜有何德能,敢劳大夫相迎。

鲁肃   (白)     奉主公之命,请都督回朝议事。

周瑜   (白)     你我回府再议。

鲁肃   (白)     请。

(一翻两翻,众军士、中军同下。)

周瑜   (白)     请坐。

鲁肃   (白)     有座。

周瑜   (白)     有劳大夫远接。

鲁肃   (白)     都督为国不惜劳倦,肃焉敢轻慢。

周瑜   (白)     岂敢。今曹操大军屯于当上,吴侯可有主见?

鲁肃   (白)     唉!我国文臣要降,武将欲战;议论纷纷不一;吴侯犹豫不决,并无主见。

周瑜   (白)     哼,此皆钱躯保妻子之臣,自为谋生之计耳。子敬勿忧,瑜自有主张。

鲁肃   (白)     所以呀,吴侯命鲁肃去往江夏探听虚实,我搬来了诸葛孔明,为此请都督回朝,共议大事。

周瑜   (白)     哦,诸葛亮来了?

鲁肃   (白)     正是。

周瑜   (白)     他现在哪里?

鲁肃   (白)     现在馆驿。

周瑜   (白)     速速请来相见。

鲁肃   (白)     遵命。

(鲁肃下。中军上。)

中军   (白)     启都督,张昭、步隙等请见。

周瑜   (白)     有请。

中军   (白)     有请。

(张昭、步隙、薛琮、陆绩同上。)
张昭、
步隙、
薛琮、

陆绩   (同白)    都督。

周瑜   (白)     先生等请坐。

张昭、
步隙、
薛琮、

陆绩   (同白)    有座。都督鄱阳湖训练水军,多有辛苦。

周瑜   (白)     为国勤劳,何言辛苦。

张昭   (白)     啊都督,可知江东之利害否?

周瑜   (白)     未知也。

张昭   (白)     曹操拥百万之众,屯于汉上,昨传檄文在此,欲请主公会猎于江夏,虽有相吞之意,尚未露其形。昭等劝主公请降,庶免江东之祸;不想鲁子敬从江夏带刘备军师诸葛亮至此,彼因自欲雪愤,特下说词以激吴侯,子敬执迷不悟,正欲待都督一决。

周瑜   (白)     公等之见皆同否?

步隙   (白)     所议皆同。

(周瑜敷衍。)

周瑜   (白)     唔,吾亦欲降久矣。公等请回,明早见主公自有定议。

张昭   (白)     我等告退。

周瑜   (白)     请。

张昭、
步隙、
薛琮、

陆绩   (同白)    正是:

     (同念)    喜公瑾有降曹之意,笑孔明他枉费心机。

(张昭、步隙、薛琮、陆绩同下。)
黄盖、
甘宁、
韩当、

周泰   (内同白)   走哇。

(黄盖、甘宁、韩当、周泰同上。)
黄盖、
甘宁、
韩当、

周泰   (同念)    文武降战不一,晋见都督便知。

     (同白)    有人么?

中军   (白)     什么人?

黄盖、
甘宁、
韩当、

周泰   (同白)    武将等请见都督。

中军   (白)     候着。

             启都督,黄盖等求见。

周瑜   (白)     有请。

中军   (白)     有请。

(中军下。)
黄盖、
甘宁、
韩当、

周泰   (同白)    啊。

             参见都督。

周瑜   (白)     列位将军少礼,请坐。

黄盖、
甘宁、
韩当、

周泰   (同白)    谢坐。啊都督,可知江东早晚属他人否?

周瑜   (白)     哦?未知也!

黄盖、
甘宁、
韩当、

周泰   (同白)    我等自随孙将军开基创业以来,大小数百战,方才战得六郡城池。今主公听谋士之言,欲降曹操,此真可惜可耻之事。我等宁死不辱,望都督劝主公决计兴兵,我等愿效死战。

周瑜   (白)     众位将军所见皆同否?

黄盖   (白)     就将吾头割下,也誓不降曹。

甘宁、
韩当、

周泰   (同白)    我等皆不愿降曹。

周瑜   (白)     好!我正欲与曹操决一死战,安肯投降!将军等请回,瑜见主公自有定夺。

黄盖、
甘宁、
韩当、

周泰   (同白)    我等告退。

周瑜   (白)     请。

黄盖、
甘宁、
韩当、

周泰   (同念)    为将何惜命,捐躯报国恩。

(黄盖、甘宁、韩当、周泰同下。中军上。)

中军   (白)     诸葛先生到。

周瑜   (白)     有请。

中军   (白)     有请诸葛先生。

(鲁肃、诸葛亮同上。)

周瑜   (白)     啊,卧龙先生!

诸葛亮  (白)     周都督!

周瑜   (白)     先生请坐。

诸葛亮  (白)     有座。

周瑜   (白)     久闻先生高名,今幸相见,瑜愿领大教。

诸葛亮  (白)     亮不才无学,有辱都督明问。

周瑜   (白)     岂敢。

(周瑜沉默。鲁肃着急。)

鲁肃   (白)     啊,都督,今曹操驱兵南侵,和与战二策,主公不能一决,听于将军,都督之意如何?

(周瑜故意。)

周瑜   (白)     曹操以天子为名,其师不可拒,且其势大,未可轻敌。战则必败,降则易安。我意已决,来日见主公便当请降。

(鲁肃向鲁肃示意。)

鲁肃   (白)     哎,君言差矣!江东基业已历三世,岂可一旦弃于他人!况且孙伯符遗言,外事付托将军;今正欲仗将军保全国体,为泰山之靠,奈何亦从懦夫之议也?

周瑜   (白)     江东生灵无限,若罹戈之祸,必有归怨于我,故决计请降。

鲁肃   (白)     不然,不然。以将军之英雄,我东吴之险固,那曹操他未必便能得志啊。

(周瑜见鲁肃不解己意,颇觉怏然。)

周瑜   (白)     咳!

(诸葛亮冷笑。)

诸葛亮  (笑)     呵呵……哈哈……

周瑜   (白)     先生何故哂笑?

诸葛亮  (白)     亮不笑别人,笑的是子敬他不识时务耳。

周瑜   (白)     啊先生,你怎么反笑我不识时务?

诸葛亮  (白)     是啊,孔明先生乃识时务之士,必与我有同心。

鲁肃   (白)     哎哎哎,孔明,怎么,你也如何说此啊?

诸葛亮  (白)     你想啊,曹操极善用兵,天下莫挡。向日只有吕布、袁绍、袁术、刘表敢与对敌;今数人皆被曹所灭,天下无人矣。独刘豫州不识时务,强与争衡,今孤身江夏,存亡未保。都督决计降曹,甚好哇。喏,可以保妻子,可以全富贵,国祚迁移付之天命,何足惜哉!

鲁肃   (白)     啊?你叫我主屈膝受辱于国贼乎!

诸葛亮  (白)     愚有一计,并不劳牵羊担酒,纳土献印;亦不用亲自渡江;只须一介之使,扁舟送两个人到江上,曹操若得此二人,百万之众皆卸甲卷旗而退矣。

周瑜   (白)     哦,用哪二人可退曹兵?

诸葛亮  (白)     江东去此两个人,如大林中飘落一叶,太仓减一粟耳;而曹操得之必大喜而去。

周瑜   (白)     果用何二人?

诸葛亮  (白)     亮居隆中时,即闻曹操于漳河新造一台,名曰铜雀台,极其壮丽,广选天下美女以实其中。操本好色之徒,久闻江东乔公有二女——

(鲁肃摆手示意,诸葛亮不理。)

诸葛亮  (白)     长曰大乔,次曰小乔,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操曾发誓曰:“吾一愿扫平四海以成帝业;一愿得江东二乔,置之铜雀台以乐晚年,虽死无恨矣。”他今虽引百万之众,虎视江南,其实为此二女。啊都督,你休不去寻乔公,以千金买此二女,差人送与那曹操。他得此二女,必然是称心满意,一定班师回去了。此乃范蠡献西施之计也。啊都督……

(周瑜勉强支应。)

周瑜   (白)     啊……

诸葛亮  (白)     何不速速为之?

(周瑜怒。)

周瑜   (白)     啊?曹操欲得二乔,有何证验?

鲁肃   (白)     是啊,有何证验?

诸葛亮  (白)     有哇。曹操幼子曹植,字子建,下笔成文;操尝命作一赋,名曰《铜雀台赋》。赋中之意,单道他家身为天子,誓取二乔。

周瑜   (白)     此赋先生可记否?

诸葛亮  (白)     我爱其文华美,尝窃记之。

周瑜   (白)     试请一诵。

诸葛亮  (白)     是。那《铜雀台赋》云:“从明后以嬉游兮,登层台以娱情。见太府之广开兮,观圣德之所营。建高门之嵯峨兮,浮双阙乎太清。立中天之华观兮,连飞阁乎城西。临漳水之长流兮,望园果之滋荣。立双台于左右兮,有玉龙与金凤。揽二乔于东南兮,乐朝夕之与共。”此句呀,就应在那二乔的身上啊!

(周瑜怒极。)

周瑜   (白)     啊!这老贼欺我太甚!

     (快风入松牌) 闻言怒火三千丈,

             奸贼竟敢猖狂!

     (白)     曹操哇,曹操!我不杀你,誓不为人也!

诸葛亮  (白)     啊都督,昔单于屡侵疆界,汉天子许以公主和亲,都督何惜民间二女乎?

周瑜   (白)     哎,先生有所不知。大乔是孙伯符将军主妇……

(诸葛亮佯作吃惊。)

诸葛亮  (白)     啊?

周瑜   (白)     小乔乃瑜之妻也。

诸葛亮  (白)     哎呀,亮实不知,失口乱言,罪该万死。

周瑜   (白)     哎,不知者不怪罪。

诸葛亮  (白)     该死,该死!

周瑜   (白)     曹操哇,曹操,我与你誓不两立也。

诸葛亮  (白)     都督,事须三思,免致后悔呀!

周瑜   (白)     咳,吾承孙伯符寄托,安有屈身降曹之理?适才所言,故相试耳。

诸葛亮  (白)     哎哟,我哪里知道哇。

周瑜   (白)     吾自离鄱阳湖,便有北伐之心,虽刀斧加头,不易其志也。望孔明先生助我一臂之力,共破曹操。

诸葛亮  (白)     若蒙不弃,愿效犬马之劳,早晚供听驱策。

周瑜   (白)     来日入见主公,便议起兵。先生请至馆驿。

诸葛亮  (白)     告辞。

周瑜   (白)     奉送。

(鲁肃指诸葛亮,诸葛亮哑然失笑,下。)

周瑜   (白)     啊子敬,孔明见主公可讲些什么?

鲁肃   (白)     他道主公内怀疑忌,意有未决等语。

周瑜   (白)     哦,他既料主公心事,其计谋高过于我。

鲁肃   (白)     嗯,他非等闲之辈呀。

周瑜   (白)     哼!此人若不早杀,乃江东之患也。

鲁肃   (白)     啊都督,不可啊!曹兵未破先杀贤才,乃是自去其助也。

周瑜   (白)     此人助刘备,日久必为江东后患。

鲁肃   (白)     不可,恐人谈论哪。

周瑜   (白)     不要你管,我自有妙计杀他。

鲁肃   (白)     哎哎哎,差矣。诸葛瑾乃其亲兄,可令其招孔明来降,同事东吴,岂不美哉?

周瑜   (白)     唔,此言甚善,就请诸葛瑾先生来见。

鲁肃   (白)     去请诸葛瑾来见。

中军   (白)     啊。

(中军下。)

周瑜   (白)     子敬请坐。

鲁肃   (白)     有座。

周瑜   (白)     众文武与主公怎样议论?

鲁肃   (白)     哎,都督请听:

     (西皮导板)  我东吴看看遭危险,

     (西皮原板)  尊一声周都督听鲁肃细说一番:

             那曹操得荆襄兵屯江汉,

             水陆并进下江南。

             写来了檄文藏奸险,

             吴侯一见心胆寒。

             张昭、步隙等见识浅,

     (西皮流水板) 文武议论不一般。

             幸得太后有主见,

             想起了孙伯符他有遗言。

             内事不决问张昭,

             外事不决向都督言。

             那曹操龙骧虎视吞江汉,

             因此如都督回朝班。

             军国大事不可缓,

             决意须在顷刻间。

             我东吴文要降、武欲战,

             还望都督定江南。

周瑜   (白)     哦!

     (西皮摇板)  子敬休得发长叹,

             周瑜自有巧机关。

(中军上。)

中军   (白)     诸葛瑾先生到。

周瑜   (白)     有请。

中军   (白)     有请。

(诸葛瑾上。)

诸葛瑾  (念)     舍弟离江汉,独自到江南。我料他心意,借力破曹瞒。

     (白)     都督。

周瑜   (白)     先生。

诸葛瑾  (白)     大夫。

鲁肃   (白)     先生。

周瑜   (白)     请坐。

诸葛瑾  (白)     谢座。

周瑜   (白)     今当两军相敌之际,先生自当出头;何故不理?

诸葛瑾  (白)     舍弟诸葛亮自汉上来,言刘好象州欲结东吴共伐曹操。今文武商议未定,因舍弟为使,瑾不敢多言,专候都督来决此事。

周瑜   (白)     来日见主公自有主张。啊先生,令弟孔明有王佐之才,如何屈身事刘备。今幸至江东,欲烦先生不惜齿牙余论,使令刘备而事东吴,则主公既得良辅,而先生兄弟又得相见,岂不美哉?

诸葛瑾  (白)     瑾自至江东,愧无寸功,今都督有命,敢不效劳。

周瑜   (白)     先生幸即一行。

诸葛瑾  (白)     告辞。

周瑜   (白)     请。

诸葛瑾  (念)     即时投驿亭,去说同胞人。

(诸葛瑾下。)

周瑜   (白)     但愿说得孔明来降,去我周瑜一桩心事。

鲁肃   (白)     唔,那何愁天下不归吴侯矣。

周瑜   (白)     大夫,今夜已晚,请回安歇,明早一同请见主公。

鲁肃   (白)     告退。

(周瑜、鲁肃自两边分下。)

【第五场】

诸葛亮  (内西皮导板) 诸葛亮在馆驿牙关笑破,

(诸葛亮上。)

诸葛亮  (笑)     哈哈哈……

     (西皮流水板) 笑只笑这东吴露出手脚。

             最可笑鲁子敬平生长者,

             最可笑张昭、步隙无才无学,

             最可笑孙促谋枉把江东坐,

             遇事则迷犹豫未决。

             诸葛亮激孙权将他疑心说破,

             激周瑜费了我许多唇舌,

             铜誉台揽二乔是我诸葛移祸,

             最可笑小周郎气闷在心窝。

             用言语激得他反来求我,

             使他南北相争动干戈。

             不用兵马将曹破,

             妙计谁似我诸葛。

             独一人下江东是机会凑我,

     (西皮摇板)  于中取事唾手得。

(诸葛瑾上。)

诸葛瑾  (西皮摇板)

             同胞弟到江东未得会过,

             作说客只恐怕枉费唇舌。

     (白)     贤弟哪里?

诸葛亮  (白)     兄啊!

(诸葛亮哭拜。)

诸葛瑾  (白)     请坐。

诸葛亮  (白)     告坐。

诸葛瑾  (白)     贤弟既到江东,为何不先见我?

诸葛亮  (白)     弟既事刘豫州,理应先公后私,公事未必不敢及私。望兄见谅。

诸葛瑾  (白)     贤弟知道伯夷、叔齐乎?

(诸葛亮自语。)

诸葛亮  (白)     这必是周郎叫来说我。

             夷、齐古之圣贤也。

诸葛瑾  (白)     夷、齐虽饿死首阳山下,弟兄二人亦在一处。我今与你同胞共乳,乃各事其主,不能旦暮相聚,视夷、齐之为人能无愧乎?

     (西皮摇板)  虽饿死首阳山未曾离隔,

             手足情可算得世上罕绝。

             我在此望贤弟年月盼过,

             我和你重聚首情义相合。

诸葛亮  (西皮摇板)  弟与兄手足情焉能忘却,

             一心要扶汉室弟志难夺。

     (白)     兄所言者情也,弟所守者义也。弟与兄皆是汉人,今刘皇叔亦汉室之胄,兄若能弃江东,而与弟同事刘皇叔,则上不愧为汉臣,而骨肉又得相聚,此情义两全之策也。不知兄以为如何?

诸葛瑾  (白)     呀!

     (西皮摇板)  奉命来顺说他反来说我,

             这件事倒叫我无计奈何。

             在驿亭辞贤弟暂且退过,

             回复那周公瑾再为定夺。

(诸葛瑾下。)

诸葛亮  (白)     唉!

     (西皮摇板)  到此时说不得弟兄难舍,

             辅豫州图霸业岂肯背约。

             我兄长作说客无言默默,

             他今来想必是受人嘱托。

(诸葛亮下。)

【第六场】

(四太监、孙权同上。)

孙权   (西皮摇板)  取昨日降和战犹豫未决,

             我东吴文职官无才无学。

             进宫内见母后如梦方觉,

             召周瑜回朝转商量一切。

(张昭、步隙、薛琮、陆绩同上。)
张昭、
步隙、
薛琮、

陆绩   (同白)    臣等参见吴侯千岁。

孙权   (白)     平身。

张昭、
步隙、
薛琮、

陆绩   (同白)    千千岁。主公可曾思之?

孙权   (白)     孤有心决战,恐寡不敌众;意欲降来,又恐曹操不容,待等周瑜回朝,再作良图。

鲁肃   (内白)    候着。

(鲁肃上。)

鲁肃   (念)     孔明用计激吾主,引得周郎立战功。

     (白)     启主公:周瑜回朝。

孙权   (白)     宣来见孤。

鲁肃   (白)     遵命。

             吴侯有旨,周公瑾进见。

周瑜   (内白)    领旨。

(周瑜上。)

周瑜   (念)     胸中预定三分计,要灭曹兵显才能。

     (白)     臣周瑜参见主公千岁。

孙权   (白)     罢了。

周瑜   (白)     千千岁。

孙权   (白)     赐坐。

周瑜   (白)     谢座。启主公:闻得曹操兵屯汉上,驰书至此,主公尊意如何?

孙权   (白)     曹操写来檄文,公瑾你看。

周瑜   (白)     待遇瑜看来。

(周瑜看毕。)

周瑜   (白)     哼!这老贼欺骗我江东无人,敢如此相侮也!主公可与众文武商议否?

孙权   (白)     我国文臣要降,武将欲战,孤难以自主。依卿消退作何计较?

周瑜   (白)     哦?谁劝主公降?

孙权   (白)     张昭、步隙等。

周瑜   (白)     哦。

(周瑜向张昭。)

周瑜   (白)     请问先生,劝主上降曹何意也?

张昭   (白)     曹操挟天子而征四方,动以朝廷为名,近又得荆襄,威所谓愈大。吾江东可以抗拒者及长江耳;今曹操艨艟战舰何止千百,水陆并进,何可当之?不如且降,待图后计。

周瑜   (白)     哼,此乃迂儒之论也!

鲁肃   (白)     骂得好!

周瑜   (白)     启主公:文臣劝降者,乃各自为己之计。我江东自开国以来,今历三世,岂可一旦废弃。

孙权   (白)     如此计将安出?

周瑜   (白)     曹操托名汉相,实为汉贼。主公以神武雄才,仗父兄之基业,据有江东,兵精粮足,正当横行天下,为国家除残去暴,奈何降贼喊捉贼也!且曹操此来,多犯兵家之忌。

孙权   (白)     怎么?

周瑜   (白)     他西凉未平,马腾、韩遂为其后患,乃一忌也。

孙权   (白)     哦……

周瑜   (白)     北军不熟水战,乃二忌也。

孙权   (白)     嗯……

周瑜   (白)     又时值隆冬,马无藁草,乃三忌也。

孙权   (白)     是的!

周瑜   (白)     中原士兵卒远涉江湖而来,不服水土,多生疾病,乃四忌也。

孙权   (白)     不错!

周瑜   (白)     今曹兵犯此数忌,何足惧哉!吾主擒曹正在今日也。

     (西皮摇板)  那曹贼下江南多犯忌戒,

             若交锋管叫他全军灭绝。

孙权   (笑)     哈哈哈……

     (西皮摇板)  周公瑾可算得第一英杰,

             不杀那曹孟德誓不休歇。

     (白)     卿言当伐,甚合孤意,此乃天以卿授我也。就命卿挂帅,程普副职,子敬为赞军校尉,统领倾国人马,定期破曹。

周瑜   (白)     臣决一血战,万死不辞;只恐主公狐疑不定,为臣枉费周折也。

孙权   (白)     哎呀,公瑾此言足释孤疑。张昭等无谋,大失孤望;独卿和子敬与孤同心耳。罢!从今若有人再言降曹者,噫!

(孙权拔剑砍案断隅。)

孙权   (白)     照此案同行。此剑公瑾佩带,如文武将官不听号令者,以此剑诛之!

周瑜   (白)     谢主公!

孙权   (白)     退班!

(孙权下。四太监同随下。)

鲁肃   (白)     公瑾得此重任,乃江东之幸也。

周瑜   (白)     尚望大夫指教。

鲁肃   (白)     哎呀不敢,听候都督示下。

周瑜   (白)     唗,文武百官听者!

(黄盖、甘宁、韩当、周泰、众军士同上。)

周瑜   (白)     吾奉主公之命,率兵破曹。诸将官吏来日俱于帐下听令,按五十四斩施行!

     (三笑)    哈哈,哼哼,啊哈哈哈……

(周瑜下。鲁肃作扬眉吐气状,下。众人同随下。)
(完)


浏览次数:5995 ┊ 字数:11098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3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