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群英会》(一名:《蒋干中计》;一名:《蒋干盗书》)(带:《草船借箭》;一名:诸葛借箭)

主要角色
诸葛亮:老生
周瑜:小生
鲁肃:老生
蒋干:丑
曹操:净
黄盖:净
甘宁:净
蔡中:小生
蔡和:小生
蔡瑁:净
张允:净
太史慈:净
阚泽:老生

《群英会》马崇仁饰甘宁、马盛龙饰阚泽、马连良饰诸葛亮、叶盛兰饰周瑜、谭富英饰鲁肃、裘盛戎饰黄盖
《群英会》马崇仁饰甘宁、马盛龙饰阚泽、马连良饰诸葛亮、叶盛兰饰周瑜、谭富英饰鲁肃、裘盛戎饰黄盖
情节
三国时,曹操既得荆襄,收降水军蔡瑁、张允后,军威大震,遂率水陆,乘胜大举,图下江南。时孙、刘方结好,刘备遣诸葛亮助吴,共御曹操,惟周瑜器量狭小,深以诸葛亮智出己上为忌。一日,忽故人蒋干渡江至,周瑜知其为曹操作说客也,因设计反间,先伪作蔡、张二人通款书,乃会蒋干,置酒款待,备极殷殷,席次绝不及孙曹事,并令太史慈监酒,以示今夕只谈风月之意。旋周瑜佯醉,引蒋干同榻,蒋干惺忪不自安,果盗书遁归。曹操故多疑者,得书,遂堕其计,怒杀蔡瑁、张允。周瑜既探得此信,知水军不足虑,乃与诸葛亮计议进攻之策,英雄所见略同,彼此各以火攻为先。周瑜见己谋,非第不能高出诸葛亮右,且每为诸葛亮所识破,因是益嫉诸葛亮,故令克期监造战箭十万以难之。诸葛亮奋然身任,无难色,且期以三日。周瑜阴喜其期促必误,惟鲁肃甚忧之,不意及期,诸葛亮果如数缴箭复令,周瑜卒无如之何。盖诸葛亮预知是晚必降大雾,因挟鲁肃,驾小舟数百艘,开赴江北,伪为偷袭者,以诱曹军放箭也,惟鲁肃在船时,股栗胆战,觳觫无人色,则已饱尝虚惊矣。旋蔡中、蔡和来降,周瑜料其诈,因亦激令黄盖用苦肉计去降曹,以备内应。

注释
此剧内容,纯以用计见长,斗智逞谋,如重峦叠嶂,层出不穷,一峰去而,峰又转,最足提起观者兴味,真三国戏中之精华也,然配演颇难,因各人皆须得正角去之,方能工力悉敌,如鲁肃之忠厚诚恳,诸葛亮之谈笑自若,周瑜之英爽风流,蒋干之局促不安,皆非善于描摹神情者,不能得其形似。昔在京师,尝见谭鑫培、朱素云、罗百岁、贵俊卿,合演此剧,谭去鲁肃,贵去诸葛,素云去周瑜,百岁去蒋干,珠联璧合,空前绝后,真得睹未曾见,而令人有观止之叹焉!

根据《戏考》第三册整理

录入:Snake Sui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35.5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黄盖上,起霸。)

黄盖   (念)     二十年前摆战场,好似猛虎赶群羊。光阴不催人自老,不觉两鬓白如霜。

     (白)     老夫,姓黄名盖字公覆。都督升帐,在此伺候。

(甘宁上,起霸。)

甘宁   (念)     东吴大将是甘宁,文韬武略肚内存。任他四路刀兵起,冲锋破敌把功成。

     (白)     俺,姓甘名宁字兴霸。

             老将军请了,请了。

黄盖   (白)     都督升帐,在此伺候。

(四白龙套同上,周瑜上。)

周瑜   (点绛唇牌)  奉勒登台,红衣秀盖,孙武才,社稷安排,好把凌烟黛。

黄盖、

甘宁   (同白)    参见都督。

周瑜   (白)     辕门伺候。

(周瑜坐。)

周瑜   (念)     肥马轻裘白玉鞍,手提令箭一登坛。兴师斩将吞社稷,擒王报效用机关。

     (白)     本都督,姓周名瑜字公瑾。奉主旨意,领兵破曹,昨日与程普将军共议水陆军机,调遣已明,为此今日出堂理事。

             来,有请鲁大夫。

四白龙套 (同白)    有请鲁大夫。

(鲁肃上。)

鲁肃   (念)     旌旗指日冲霄汉,剑戟凌云贯斗寒。

     (白)     参见都督。

周瑜   (白)     罢了。

鲁肃   (白)     谢都督。

周瑜   (白)     命你请那诸葛先生,可曾到来?

鲁肃   (白)     现在馆驿。

周瑜   (白)     说我有请。

(诸葛亮上。)

诸葛亮  (念)     不惜一身探虎穴,计高哪怕入龙潭。

周瑜   (白)     吓,先生。

诸葛亮  (白)     都督。

周瑜   (白)     先生请坐。

诸葛亮  (白)     有坐。传亮进帐哪路军情。

周瑜   (白)     请先生到此非为别事,孙、刘两家同心破曹,但不知这兵马未动,何物当先?

诸葛亮  (白)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周瑜   (白)     吓,粮草先行。想南郡正在乏粮之际,瑜闻曹操在聚铁山屯粮,烦先生带领关、张、赵云等,前去劫粮,料无推辞。

诸葛亮  (白)     都督委用,亮,敢不效劳,请传令。

周瑜   (白)     好,先生听令。

诸葛亮  (白)     得令。

     (念)     明知周郎借刀计,佯装假作不知情。

(诸葛亮下。)

鲁肃   (白)     都督为何命孔明前去劫粮?

周瑜   (白)     大夫,我杀孔明,岂不被天下人等耻笑?命他此去,必被曹操杀之,以除后患。大夫去至后面,听他讲些什么,速报我知。

鲁肃   (白)     得令。

(鲁肃下。)

周瑜   (白)     孔明吓,孔明!此去必被曹操杀之,方去我心头之恨也。

     (西皮摇板)  曹孟德领人马广聚粮草,

             聚铁山必埋伏大将英豪。

             诸葛亮此一去性命难保,

             这是我暗杀他何用钢刀?

(鲁肃上。)

鲁肃   (西皮摇板)  诸葛亮出大言将人耻笑,

             他笑那周都督用计不高。

     (白)     都督。

周瑜   (白)     大夫回来了,他可曾讲些什么?

鲁肃   (白)     那孔明出得营去,哈哈大笑,他说他能陆战马战步战,各战精奇,非比都督只习水战一能耳。

周瑜   (白)     孔明欺我不能陆战,就不用他劫粮,将令追回。

鲁肃   (白)     遵命。

(鲁肃下。)

周瑜   (白)     孔明吓,我不杀你,誓不为人也。

     (西皮摇板)  我只说借刀计将他瞒过,

             故命他聚铁山去把粮夺。

             又谁知诸葛亮藐视与我,

             必须要生巧计将他灭却。

(鲁肃上。)

鲁肃   (白)     将令追回。

周瑜   (白)     大夫,但不知曹营水军头目,是谁掌管?

鲁肃   (白)     荆州降将,蔡瑁、张允二贼。

周瑜   (白)     吓,他二人惯习水战,本都督大功难成也。

     (西皮摇板)  他二人习水战难敌难破,

             恨蔡瑁和张允二贼作恶。

             将荆州献曹操是他之过,

             除非是杀二贼好动干戈。

甘宁   (白)     蒋干过江。

周瑜   (白)     再探。

甘宁   (白)     得令。

(甘宁下。)

周瑜   (笑)     哈哈……

鲁肃   (白)     都督闻听蒋干过江,为何发笑?

周瑜   (白)     大夫,蒋干过江,必与曹操做说客而来,待我略施小计,管叫曹操中计。

             来,客厅伺候。

(江儿水牌。周瑜写书信。)

周瑜   (白)     大夫!

鲁肃   (白)     在。

周瑜   (白)     将此书放在后帐,战策之内,附耳上来,如此如此。

鲁肃   (白)     得令。

(鲁肃下。)

周瑜   (白)     来!

(四白龙套同允。)

周瑜   (白)     有请蒋先生。

四白龙套 (同白)    有请蒋先生。

(蒋干上。)

蒋干   (白)     贤弟。

周瑜   (白)     仁兄请坐。

蒋干   (白)     有坐。

周瑜   (白)     不知仁兄驾到,瑜未得远迎,望乞恕罪。

蒋干   (白)     好说,轻造宝帐,贤弟海涵。

周瑜   (白)     岂敢,仁兄跋涉江湖,从江北而来,大抵为曹氏作说客耳。

蒋干   (白)     这个……久别足下,特来与贤弟作贺,怎说作说客耳?

周瑜   (白)     弟虽不及师旷之聪,略闻弦歌之雅意。

蒋干   (白)     贤弟待故人如此,告辞。

周瑜   (白)     子翼兄因何去心太急?

蒋干   (白)     贤弟的疑心太重。

周瑜   (白)     弟乃戏言。

蒋干   (白)     虽是戏言,兄却脸上无光。

周瑜   (白)     请入帐。

蒋干   (白)     请。

周瑜   (念)     江上思良友,

蒋干   (念)     特地会故交。

周瑜   (白)     请坐。

             传众将进帐。

四白龙套 (同白)    传众将进帐。

(众将同上。)

众将   (同白)    参见都督。

周瑜   (白)     见过蒋先生。

众将   (同白)    吓!敢你是与曹操作说客而来?

蒋干   (白)     吓,贤弟。

周瑜   (白)     众位将军,此乃本都督昔日之同窗好友,虽从江北而来,非是曹氏之说客,公等不必疑虑。看酒来,待我与子翼把盏。

蒋干   (白)     摆下就是。

(吹打。四白龙套同摆酒。)

周瑜   (白)     太史慈听令。

太史慈  (白)     在。

周瑜   (白)     这有宝剑一口,命你与我为监酒令官:今日酒席筵前,只叙朋友之交;有人提起“孙、曹”二字,即便斩之!

太史慈  (白)     得令!

     (三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

周瑜   (白)     子翼兄请!仁兄请!

(众人同喊。)

蒋干   (白)     吓,贤弟请。

(周瑜、蒋干同拂袖子,同饮酒。)

周瑜   (白)     仁兄这里来,看我满营中的将士可雄壮否?

蒋干   (白)     一个个如狼似虎。

周瑜   (白)     你看这后营中的粮草可充足否?

蒋干   (白)     真乃是兵精粮足。

周瑜   (白)     子翼兄,想小弟自幼与兄同窗学艺之时,未曾望有今日耳。

蒋干   (白)     贤弟大才必有大用。

周瑜   (白)     哈哈吓,仁兄,想大丈夫出世要遇知己之际,外托君臣之义,内结骨肉之情,言听计从,祸福共之。假如苏秦、张仪、陆贾、郦生,口如悬河,舌似利刃,岂能同我此心哉?子翼兄,今日此宴,可称得群英会也!

蒋干   (白)     群英会,妙得紧!

周瑜、

蒋干   (同笑)    哈哈……

周瑜   (西皮原板)  人生聚散实难料,

             今日相逢会故交。

             群英会上当酒饱,

             畅饮高歌在今宵。

     (白)     子翼兄,想小弟自奉君以来,滴酒不闻;今乃故友数载未晤,并无别意,岂肯不醉之理?你我饮个尽醉方休。将小杯挨过,各饮一百觥。

蒋干   (白)     愚兄乃瓦沟之水,难比弟量如沧海,不能奉陪。

周瑜   (白)     故友数载未会,哪有不醉之理。

蒋干   (白)     如此三舷罢。

周瑜   (白)     兄言三舷,小弟奉陪。

     (西皮摇板)  富贵荣华人生造,

     (白)     请,

     (西皮摇板)  眼看中原酒自消。

蒋干   (白)     白酒有些性暴。

周瑜   (西皮摇板)  暴酒难逃三江口,

蒋干   (白)     顺流而下醉得快,吓。

周瑜   (西皮摇板)  顺流而下东海飘。

(周瑜吐。)

蒋干   (白)     贤弟怎么样了?

周瑜   (白)     小弟醉了。

蒋干   (白)     兄亦醉了。

周瑜   (白)     久未与仁兄同榻,今日必须抵足而眠。

             来,将蒋先生扶入后帐安歇。

(白龙套甲扶蒋干同下。)

太史慈  (白)     交令。

周瑜   (白)     黄盖听令。

黄盖   (白)     在。

周瑜   (白)     命你三更时分,即报军情。

黄盖   (白)     报什么?

周瑜   (白)     附耳上来。

(周瑜与黄盖耳语。)

黄盖   (白)     得令。

周瑜   (白)     甘宁听令。

甘宁   (白)     在。

周瑜   (白)     今晚命你巡营,各营不许落锁。

甘宁   (白)     得令。

(甘宁下。)

周瑜   (白)     众将官,蒋干若是逃走,尔等不许阻拦。

众人   (同白)    得令。

周瑜   (白)     掩门。

(众人同下。)

【第二场】

(鲁肃上,藏书,下。起初更鼓。白龙套甲扶蒋干同上,白龙套甲下。周瑜上。)

周瑜   (白)     仁兄,子翼。

             他竟自睡着了。

     (西皮摇板)  我有心放他回营门不锁,

             回头看蒋子翼早已睡觉。

             假意儿佯装睡和衣而卧,

             偷眼看仔细观他行事如何?

(起二更鼓。蒋干起。)

蒋干   (白)     贤弟,公瑾。

             他竟睡着了。哎,想我蒋干身入虎穴,怎能脱身?

     (西皮摇板)  离曹营到东吴身带重祸,

             行不安坐不宁两眼难合。

             我只望念故交看待于我,

             又谁知掌军令赛过阎罗。

     (白)     左也睡不着,右也睡不着,这便怎么处?有了,桌案有书,待我看来解闷,有理吓,有理。

             原来一部战策,车战、马战、陆战、水战、步战,乃是他的本等,吓,有一小柬,待我看来。

             “蔡……”

             吓,贤弟,公瑾。

             睡着了,待我掌灯看来。

             “蔡瑁、张允,顿首拜上都督麾下:我等降曹,亦非真心,今将北军困于水寨,但得其便,七日之内,定取曹操首级来见,早晚捷报,幸勿见疑。”

             哎吓,丞相吓,丞相!不是我蒋干过江,你的性命,险送二贼之手!

     (西皮摇板)  曹丞相洪福大安然稳坐,

             他哪知二贼子里应外合。

             若不是我过江机关识破,

             七日内取首级休想命活。

     (白)     我不免将书带回,献于丞相观看,岂不是一场大功也。

(蒋干睡。起三更鼓。黄盖上。)

黄盖   (念)     谯楼鼓打三更尽,夜战貔貅百万兵。

     (白)     吓,都督醒来。

(周瑜起。)

周瑜   (白)     何事?

黄盖   (白)     今有蔡……

周瑜   (白)     噤声!

             子翼,仁兄。

             睡着了。“蔡”什么?

黄盖   (白)     今有蔡瑁、张允,有书到来,不用七日只用三天,定取曹操首级来见。

周瑜   (白)     唗!幸喜蒋先生睡着,若是听见,本都督大事难成。你行军多年,还是这等粗鲁,与我退下。

(黄盖下,周瑜睡。起四更鼓。)

周瑜   (白)     仁兄,你看我七日之内,定取曹操首级来见。

蒋干   (白)     怎样的取法?

周瑜   (白)     我自有妙计。

蒋干   (白)     难吓!

周瑜   (白)     不难!

(蒋干起。)

蒋干   (白)     哎吓!谯楼鼓打四更,倘五更天明,不当稳便。趁此机会,逃过江东罢。

(起五更鼓。)

蒋干   (西皮摇板)  倘若是他知道岂肯放我?

             恨不得插双翅飞过江河。

(鲁肃暗上。)

鲁肃   (白)     蒋先生请了。

蒋干   (白)     大夫请了。

(蒋干下。)

鲁肃   (白)     吓,都督醒来。

(周瑜起。)

周瑜   (白)     何事?

鲁肃   (白)     蒋干逃走了。

周瑜   (白)     书信呢?

鲁肃   (白)     他盗去了。

周瑜   (白)     吓,哈哈……

     (西皮摇板)  曹孟德差蒋干千差万错,

鲁肃   (西皮摇板)  周都督用计谋神鬼不觉。

周瑜   (西皮摇板)  这件事天下人我都瞒过,

鲁肃   (西皮摇板)  怕只怕瞒不过南阳诸葛。

(周瑜、鲁肃同下。)

【第三场】

(四红龙套同上,曹操上。)

曹操   (西皮摇板)  每日里饮琼浆醺醺大醉,

             我心中想不起一条计策。

             自造起铜雀台缺少二美,

             扫东吴杀刘备天意不遂。

(蒋干上。)

蒋干   (西皮摇板)  在东吴得书信喜之不美,

             进帐去见丞相独占高魁。

     (白)     参见丞相。

曹操   (白)     子翼回来了。

蒋干   (白)     回来了。

曹操   (白)     周郎降意如何?

蒋干   (白)     周郎执意不降,得来一桩机密大事。

曹操   (白)     什么大事?

蒋干   (白)     这耳目甚重。

曹操   (白)     两厢退下。

(四红龙套同下。)

蒋干   (白)     书信在此,丞相请看。

曹操   (白)     待老夫看来。

(牌子。曹操看信。)

曹操   (白)     吓,有这等事,吩咐起鼓升堂!

(众手下同上,同喝。)

曹操   (白)     传水军头目进帐。

众人   (同白)    水军头目进帐!

(蔡瑁、张允同上。)
蔡瑁、

张允   (同白)    参见丞相。

曹操   (白)     老夫即日进兵,水军可曾练熟?

蔡瑁、

张允   (同白)    水军不曾练熟,丞相不可进兵。

曹操   (白)     哽,等尔水军练熟,老夫性命,断送你二人之手!

             来,斩了!

(众人推蔡瑁、张允同下。)

曹操   (白)     哎,“不用七日,只要三日”,七日,三日还早,哼哼,是计,不要中了他人之计。

             来,将他二人赦回。

众人   (同白)    斩去了。

曹操   (白)     哦呵!

     (西皮摇板)  一时间错中了周郎之计,

             杀蔡瑁和张允悔之不及。

     (白)     来。

(众人同允。)

曹操   (白)     水军头目,换那毛玠、于禁二人掌管,传蔡中、蔡和进帐。

众人   (同白)    蔡中、蔡和进帐!

(蔡中、蔡和同上。)

蔡中   (念)     两膀千斤力,

蔡和   (念)     能开宝雕弓。

蔡中、

蔡和   (同白)    参见丞相。

曹操   (白)     罢了,老夫误杀你二人兄长,可有怨恨?

蔡中、

蔡和   (同白)    遗误军机,斩者无亏。

曹操   (白)     好个“斩者无亏”!老夫有意命尔诈降周郎,意下如何?

蔡中、

蔡和   (同白)    如此就走。

曹操   (白)     敢有逃走之意?

蔡中、

蔡和   (同白)    我二人家眷俱在荆州,哪有别意?

曹操   (白)     好,成功回来,另加升赏。

蔡中、

蔡和   (同白)    得令。

蔡中   (念)     辞别曹丞相,

蔡和   (念)     诈降小周郎。

(蔡中、蔡和同下。)

蒋干   (白)     丞相,这场大功劳,全亏我蒋干罢!

曹操   (白)     呸!

     (西皮摇板)  书呆子盗书信全不思量,

             去了我左右膀反助周郎。

             我为尔错杀了两员上将,

             你就是他二人送命无常。

(曹操下。)

蒋干   (西皮摇板)  这一场大功劳不加升赏,

             为什么对众将羞辱一场?

             我这里低下头暗暗思量,

     (白)     哦,是了!

     (西皮摇板)  一定是为周郎不来投降。

     (白)     周郎不降,与我什么相干?哎,曹营事情,实实难办。哼,真真难办吓!

(蒋干下。)

【第四场】

(周瑜上。)

周瑜   (西皮摇板)  奉君命破曹兵胜负未定,

             日操兵夜观策坐卧不宁。

(鲁肃上。)

鲁肃   (西皮摇板)  曹孟德果杀了蔡瑁、张允,

             周都督他算得天下能人。

     (笑)     哈哈……

周瑜   (白)     大夫为何这等大笑?

鲁肃   (白)     启都督:那曹操,果中了都督借刀之计,杀了蔡瑁、张允,水军头目,换了毛玠、于禁,岂不是一喜?

周瑜   (白)     此事当真?

鲁肃   (白)     当真。

周瑜   (白)     那孔明可知?

鲁肃   (白)     他未必。

周瑜   (白)     量他不知,有请诸葛先生。

鲁肃   (白)     有请诸葛先生。

(诸葛亮上。)

诸葛亮  (西皮摇板)  昨夜晚观天象早已算定,

             曹孟德中巧计自杀水军。

     (白)     恭喜都督,贺喜都督!

周瑜   (白)     喜从何来?

诸葛亮  (白)     那曹操,中了都督借刀杀人之计,杀了蔡瑁、张允,水军头目,换了毛玠、于禁,此二人不识水性,岂不是大大的一喜?

周瑜   (白)     先生真乃神人也。吾观曹营水寨,十分齐整,故略施小计,何足挂齿。

诸葛亮  (白)     都督的高才。

周瑜   (白)     瑜朝暮思得一计破曹,但是犹豫未决,欲烦先生决一良谋。

诸葛亮  (白)     不必说破,各写一字在手,看看心事对与不对?

周瑜   (白)     如此,先生请写。

(诸葛亮、周瑜同写。)

诸葛亮  (白)     大夫请看。

(鲁肃看。)

鲁肃   (白)     你二人俱是一个“火”字!

周瑜   (白)     只恐未必。

诸葛亮  (白)     如此两下对来。

周瑜、

诸葛亮  (同白)    “火”!

周瑜、
诸葛亮、

鲁肃   (同笑)    哈哈……

周瑜   (白)     请坐,请问先生,这水面交锋,何物当先?

诸葛亮  (白)     弓箭当先。

周瑜   (白)     吓,弓箭当先,怎奈我营缺少狼牙。瑜有请先生监造十万狼牙,谅无推辞了。

诸葛亮  (白)     当得效劳,但不知限山人多少日期?

周瑜   (白)     限一月之期。

诸葛亮  (白)     多了。

周瑜   (白)     十日如何?

诸葛亮  (白)     倘曹兵杀来,岂不误了国家大事?

周瑜   (白)     七日如何?

诸葛亮  (白)     七日么,还多。

鲁肃   (白)     太少了。

周瑜   (白)     住口!

             如此,请先生自限日期。

诸葛亮  (白)     三日交箭。

周瑜   (白)     三日无箭?

诸葛亮  (白)     依军法从事。

周瑜   (白)     军中不可戏言。

诸葛亮  (白)     愿立军令状。

周瑜   (白)     先生请。

鲁肃   (白)     先生立不得吓!

周瑜   (白)     多口。

(牌子。诸葛亮写状。)

诸葛亮  (白)     吓,大夫,这是军令状,还有你的保人,三日后,命五百军士,去到江边搬箭,大夫收好了。

鲁肃   (白)     我看你怎么好。

诸葛亮  (白)     告辞了。

周瑜   (白)     子敬代送。

诸葛亮  (西皮原板)  在帐中辞别了子敬、公瑾,

             三日后到江边去收雕翎。

鲁肃   (白)     吓,都督,孔明止限三日交箭,莫非有诈?

周瑜   (白)     你不用管他,吩咐我国匠人,故意迟挨。三日后江边搬箭,误了日期,按军法施行,斩他无亏。

(黄盖上。)

黄盖   (白)     启都督:今有蔡中、蔡和辕门投降。

周瑜   (白)     命他进帐。

黄盖   (白)     二位将军这里来。

(蔡中、蔡和同上。)
蔡中、

蔡和   (同念)    离了曹营地,来此是东吴。

     (同白)    参见都督。

周瑜   (白)     你二人既以降曹,为何又背主投降?

蔡中、

蔡和   (同白)    曹操无故杀我二人兄长,现投在都督麾下,日后好借兵报仇。

周瑜   (白)     好,二位将军,弃暗投明,果称英豪也。

蔡中、

蔡和   (同白)    都督夸奖。

周瑜   (白)     传甘宁进帐。

众人   (同白)    甘宁进帐。

(甘宁上。)

甘宁   (念)     东吴将甘宁,威风谁敢当。

     (白)     参见都督。

周瑜   (白)     将二位将军,拨在你的帐下,日后自有用处。

甘宁   (白)     得令。

(甘宁、蔡中、蔡和同下。)

鲁肃   (白)     都督,他二人莫非诈降?

周瑜   (白)     那曹操无故杀他二人兄长,投在本都督帐下,日后好借兵报仇,想你这样多虑,怎容天下贤士?退下了!

鲁肃   (白)     是。

     (念)     分明指破平川路,反把忠言当恶言。

(鲁肃下。)

周瑜   (白)     鲁大夫乃忠直之人,他也乖起来了,老将军还在?

黄盖   (白)     在。

周瑜   (白)     可知他二人降意如何?

黄盖   (白)     乃是诈降。

周瑜   (白)     怎见得诈降?

黄盖   (白)     不带家眷,就是诈降。

周瑜   (白)     吓,不带家眷,就是诈降。惜乎吓,惜乎!想他曹营就有此能人前来诈降;我东吴,我东吴就无人敢去诈降那曹操。

黄盖   (白)     都督,末将不才,愿去诈降曹营。

周瑜   (白)     老将军愿献诈降之计么?

黄盖   (白)     正是。

周瑜   (白)     此乃非同小可,若不受些苦刑,怎能瞒过细作之耳目?

黄盖   (白)     盖受东吴三世厚恩,慢说身受苦刑,就粉骨碎身,理所当然。

周瑜   (白)     老将军可是真心?

黄盖   (白)     哪有假意。

周瑜   (白)     好,请上,受我一拜。

     (西皮原板)  老将军秉忠心大义凛凛,

             可算得我东吴第一功臣。

             瞒住了我营将全要你忍,

             怕只怕年纪迈难受五刑。

黄盖   (西皮原板)  周都督你不必礼下恭敬,

             俺黄盖受东吴三世厚恩。

             我虽然年纪迈忠心当秉,

             学一个奇男子大破曹营。

(黄盖下。)

周瑜   (西皮原板)  好一个黄公覆忠心耿耿,

             我二人定此计大功必成。

(周瑜下。)

【第五场】

(诸葛亮上。)

诸葛亮  (西皮原板)  小周郎命鲁肃巡监作守,

             叫山人背地里冷笑不休。

             你那里欲杀我怎能得够,

             一桩桩一件件记在心头。

(鲁肃上。)

鲁肃   (西皮原板)  限三日去交箭不多时候,

             为什么坐一旁不睬不休?

     (白)     吓!先生!

     (西皮快板)  你昨日在帐中夸下海口,

             这件事好叫我替你担忧。

诸葛亮  (白)     我有什么事情,叫你替我担忧?

鲁肃   (白)     吓,咳,你昨日在帐中夸下海口,立下军状,限三日交箭,只是明日一天,支箭全无,看你怎得了?

诸葛亮  (白)     不是大夫提起,亮倒把此事忘怀了。

鲁肃   (白)     你看这样大事,他就忘了!

鲁肃   (白)     我们来算算日期。

鲁肃   (白)     算算看。

诸葛亮  (白)     昨日?

鲁肃   (白)     一天。

诸葛亮  (白)     今日?

鲁肃   (白)     两天。

诸葛亮  (白)     明日?

鲁肃   (白)     拿来!

诸葛亮  (白)     拿什么来?

鲁肃   (白)     拿箭来!

诸葛亮  (白)     大夫你要救我一救!

鲁肃   (白)     先生请起,大家想来……吓,先生,下官倒有一计。

诸葛亮  (白)     有何妙计?

鲁肃   (白)     不如驾一小舟,逃过江去罢。

诸葛亮  (白)     大夫,亮奉主之命,过江同心破曹。如今大功未成,逃了回去,怎么回复吾主?此计使不得。

鲁肃   (白)     这、这,也罢,你莫若投江一死,落个全尸罢!

诸葛亮  (白)     蝼蚁尚且贪生,为人岂不惜命乎,大夫,这一法更使不得。

鲁肃   (白)     叫你走,你又不走;叫你死,又死不得。真真叫我作难吓!

诸葛亮  (白)     大夫吓!

鲁肃   (白)     大夫不会下药!

诸葛亮  (西皮摇板)  鲁大夫你平常待我恩厚,

             你保我过江来无挂无忧。

             周公瑾要杀我你不相救,

             看起来算不得什么好朋友!

鲁肃   (西皮快板)  这件事本是你自作自受,

             为什么把我来埋怨不休?

诸葛亮  (白)     大夫,你不能救亮,问你借几样东西,可有吓?

鲁肃   (白)     你所要的东西,我早以办好了!这寿衣、寿帽、寿鞋,大大的一口棺材!

诸葛亮  (白)     什么话?

鲁肃   (白)     要什么东西?

诸葛亮  (白)     战船二十支?

鲁肃   (白)     有的。

诸葛亮  (白)     军士五百名?

鲁肃   (白)     有的。

诸葛亮  (白)     茅草千担?

鲁肃   (白)     有的。

诸葛亮  (白)     青布幔帐,锣鼓全套?

鲁肃   (白)     有的。

诸葛亮  (白)     还要备酒一席。

鲁肃   (白)     这些东西军中所用,这酒席何用?

诸葛亮  (白)     我与大夫,舟中饮酒取乐吓。

鲁肃   (白)     明日进帐,没有箭交,我看你还是饮酒,还之取乐吓!

诸葛亮  (白)     你去办来。

鲁肃   (西皮快板)  十万箭今夜晚怎生造就?

             怕只怕见都督难保人头。

             倒不如我这里放你逃走,

             鲁子敬为朋友顺水推舟。

(鲁肃下。)

诸葛亮  (西皮摇板)  这件事量鲁肃猜疑不透,

             他哪知我腹内另有机谋。

             要借箭只等到四更时候,

             趁大雾到曹营去把箭收。

(鲁肃上。)

鲁肃   (西皮摇板)  一桩桩一件件俱已办就,

             请先生到江边速速登舟。

诸葛亮  (白)     大夫来了,可曾齐备?

鲁肃   (白)     俱以齐备。

诸葛亮  (白)     请。

鲁肃   (白)     哪里去?

诸葛亮  (白)     同往舟中饮酒。

鲁肃   (白)     下官营中有事,不能奉陪。

诸葛亮  (白)     走走走。

(诸葛亮拉鲁肃同下。)

【第六场】

(二水手同上,诸葛亮拉鲁肃同上。)

二水手  (同白)    启爷:满江大雾,观不见水景。

诸葛亮  (白)     将船往北而进。

鲁肃   (白)     曹营在北,去不得的,我要下去了。

诸葛亮  (白)     船离了岸,不能拢岸。大夫请。

     (西皮原板)  一霎时白茫茫满江大雾,

             顷刻间观不见在岸在舟。

             似这等巧机关世间少有,

             学轩辕造指车去破蚩尤。

鲁肃   (西皮原板)  鲁子敬在舟中浑身战抖,

             把性命当儿戏全不担忧。

             这时候哪还有心肠饮酒?

             此一去到曹营把命来丢!

二水手  (同白)    启爷:离曹营只有四十余里。

诸葛亮  (白)     将船直放曹营。

鲁肃   (白)     水手,去不得的!我要上岸了。

诸葛亮  (白)     船行半江,越发不能去了,只好饮酒取乐。

鲁肃   (白)     好,拼着性命不要,相遇你这朋友,先生请酒。

诸葛亮  (西皮摇板)  劝大夫放开怀宽心饮酒,

             些须小事何要你这等的忧愁。

二水手  (同白)    离曹营只有一箭之地。

诸葛亮  (白)     吩咐鸣锣,擂鼓呐喊。

(内擂鼓。蒋干上。)

蒋干   (白)     启禀丞相:外面人声呐喊。

曹操   (内白)    人声呐喊,想是周郎偷营,吩咐放箭!

蒋干   (白)     放箭!

(四龙套同上,同放箭。牌子。)

二水手  (同白)    启爷:小舟沉载不起。

诸葛亮  (白)     前去大喊三声:“南阳诸葛借箭,谢丞相赠十万雕翎。”

二水手  (同白)    南阳诸葛借箭,谢丞相赠十万雕翎!

鲁肃   (白)     我这才明白了。

(诸葛亮、鲁肃、二水手同下。曹操上。)

曹操   (白)     我道周郎偷营,原来孔明借箭,吩咐众舟追赶!

蒋干   (白)     顺风顺水,追之不上。

曹操   (念)     时时防计巧,

蒋干   (念)     着着让人高。

曹操   (念)     去了十万箭,

蒋干   (念)     明日再来造。

曹操   (白)     又中他人之计了!

蒋干   (白)     下次不中就是。

曹操   (白)     又坏了你手!

蒋干   (白)     又是我的不好,真真难办事吓。

(曹操、蒋干同下。)

【第七场】

(诸葛亮冷笑上,鲁肃上。)

鲁肃   (白)     先生,我真服了你了!

诸葛亮  (白)     服我何来?

鲁肃   (白)     服你好阴阳,好八卦,怎么知道今夜有此大雾?

诸葛亮  (白)     为谋士者,焉有不识天文的道理?

鲁肃   (白)     先生真乃神人也。

诸葛亮  (白)     查看多少雕翎?

四龙套  (同白)    除去破坏,还有十万有余。

诸葛亮  (白)     大夫,可以交得令么?

鲁肃   (白)     交令有我。

诸葛亮  (白)     一同进帐。

鲁肃   (白)     先生请转。

诸葛亮  (白)     作什么?

鲁肃   (白)     我真真服你。

诸葛亮  (白)     服我何来?

鲁肃   (白)     服你好妙算!

诸葛亮  (白)     山人也服你吓!

鲁肃   (白)     服我何来?

诸葛亮  (白)     我服你在舟中饮酒,浑身哪哪哪战抖。

鲁肃   (白)     我的胆险些被你唬破了!

诸葛亮  (白)     笑话。

(诸葛亮、鲁肃同下。)

【第八场】

(周瑜、龙套、甘宁、黄盖、阚泽同上。急急风牌。)

周瑜   (念)     辕门鼓角声高,两旁排列枪刀。

     (白)     本都奉吴侯之命,领兵破曹,孔明限三日交箭。本督量他无箭,按军法施行无亏。

             传鲁大夫。

(鲁肃上。)

鲁肃   (念)     忙将稀奇事,报与智谋人。

     (白)     交令。

周瑜   (白)     大夫,那孔明造箭可造齐了?

鲁肃   (白)     他造齐了。

周瑜   (白)     他是怎样的造法?

鲁肃   (白)     都督容禀:那孔明出得帐去,一天也不忙,两天也不慌,到了三日,他并不用我国工匠人等,只用战船二十支,茅草千担,军士五百名,青布帐幔,锣鼓全套,四更时分,去往曹营擂鼓呐喊,借来十万狼牙,特地前来交令。

周瑜   (白)     哎呀,孔明真乃神人也!

鲁肃   (白)     哼,算得个活神仙!

周瑜   (白)     有请。

鲁肃   (白)     有请活神仙。

(诸葛亮上。)

诸葛亮  (念)     狼牙已造就,只在险中求。

周瑜   (白)     先生请坐。

诸葛亮  (白)     告坐。

周瑜   (白)     先生妙算,令人敬服!

诸葛亮  (白)     些小之事,何必夸奖。

周瑜   (白)     帐中备得酒宴,与先生贺功。

诸葛亮  (白)     叨扰了。

周瑜   (白)     看宴,待瑜把盏。

诸葛亮  (白)     摆下就是。

周瑜   (白)     二位大夫奉陪。

鲁肃、

阚泽   (同白)    先生请。

(牌子。)

周瑜   (白)     黄盖听令!

黄盖   (白)     在。

周瑜   (白)     命你带领三月粮草,准备破曹。

黄盖   (白)     都督且慢。

周瑜   (白)     老将军,为何阻令?

黄盖   (白)     启都督:慢说三月粮草,就是过年半载,也不得成功。

周瑜   (白)     依你之见?

黄盖   (白)     依末将之见,丢盔卸甲,前去降曹。

周瑜   (白)     唗!本帅奉吴侯之命,领兵破曹,何敢怠慢军情!

             来,斩了!

(众人推黄盖同下。)

甘宁   (白)     启都督:念在用兵之际,望乞恕饶。

周瑜   (白)     你是甚等之人,敢来讲情!来,叉了出去!

(众人推甘宁同下。)
鲁肃、

阚泽   (同白)    盖乃东吴老臣,望都督饶恕!

周瑜   (白)     也罢,念在二位大夫讲情,招回来!

(黄盖上。)

黄盖   (白)     谢都督不斩之恩!

周瑜   (白)     非是本督不斩于你,念在二位大人讲情,死罪已免,活罪难饶!

             来,扯下去,重责四十军棍!

(二手下扯黄盖同下,内打,二手下押黄盖同上。)

黄盖   (白)     谢都督的责!

周瑜   (白)     我东吴用你不着,来,叉了出去!

(阚泽扶黄盖同下。)

周瑜   (白)     先生请!

(周瑜气,下。二手下同下。)

诸葛亮  (白)     大夫请酒吓!

鲁肃   (白)     我这一下,就不服你了!

诸葛亮  (白)     怎么不服山人了?

鲁肃   (白)     方才都督怒责黄盖,我等俱是他帐下之人,不好讲情;你乃是一个客位,礼当讲个人情才是。你还在那里,“请吓”,“干吓”,真真岂有此理!

诸葛亮  (白)     大夫,他二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与山人什么相干?

鲁肃   (白)     世间之上,只有愿打,哪有愿挨?来来,我愿打,你可愿挨?

诸葛亮  (白)     你家都督,与黄盖定下苦肉之计,何必瞒我?

鲁肃   (白)     他又是计。

诸葛亮  (白)     大夫吓!

     (西皮摇板)  周都督定的是苦肉之计,

             收蔡中和蔡和暗通消息。

             黄公覆受五刑都是假意,

             进帐去切莫说孔明先知。

(诸葛亮下。)

鲁肃   (西皮摇板)  是这等巧机关难解其意,

             我实在服孔明妙算神机。

(鲁肃下。)
(完)


浏览次数:32625 ┊ 字数:12162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4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