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赤壁鏖兵》【五本】(一名:《横槊赋诗》)

主要角色
曹操:净
周瑜:小生
黄盖:净
庞统:净
阚泽:老生
诸葛亮:老生
鲁肃:老生
徐庶:老生
蒋干:丑

情节
诸葛亮立军令状三日造箭十万。三日期满,周瑜正欲斩诸葛亮,鲁肃报称箭已造齐。周瑜惊问其故,鲁肃一一告知。周瑜即向诸葛亮道劳,夸赞诸葛亮为神人。并设宴相待。席间,问诸葛亮可否使众将领三月粮草准备御敌。黄盖阻令,建议降曹,且出言轻慢。周瑜以其扰乱军心,喝令押出帐外斩首。甘宁讲情,竟被乱棒打出。鲁肃、阚泽再三苦劝,周谕始召回黄盖,责打四十,扠出帐外。鲁肃见诸葛亮若无其事,自斟自饮,责其见死不救。诸葛亮道破诈降之计,鲁肃始恍然。阚泽夜见黄盖,黄盖以实相告,阚泽乃自报奋勇前往曹营献诈降书。及见曹操,曹操再三盘诘,并以死相胁,阚泽泰然自若。时蔡中、蔡和密信已至,曹操乃不疑,即使阚泽归报黄盖,约定归降日期。阚泽归见甘宁,二人假意怨恨周瑜,故使蔡中、蔡和听知。二蔡中计,乃透露此来原系诈降,如欲投曹,愿为引见。阚泽因使二人密报,谓但见船头插有青龙牙旗者即是降船。曹操得信,再使蒋干过江探听消息。周瑜正与庞统议事,忽报蒋干求见,周瑜与庞统定计毕,方出迎。周瑜责蒋干盗书,不容分说,竟将蒋干送至一住所。蒋干夜闻琴声,与庞统相见,庞统诈称周瑜恃才傲物,故隐居于此。蒋干即邀庞统共见曹操。曹操厚礼相待。庞统乘机献上战船连环之计,曹操欣然采纳。庞统愿回东吴,说降众将,曹操应允。庞统路遇徐庶,被徐庶道破行藏。徐庶告以决心不为曹操设一谋,但恐兵败,玉石俱焚,庞统授以密计,徐庶大喜而去。曹操大宴文武百官于江上,悠然自得。程昱请防火攻,曹操谓时值隆冬,西北风大作,吴兵若用火攻,必然自焚,众官服其高见。忽报马腾杀奔许昌,曹操大惊,徐庶请令前往拒敌,曹操依允,并使臧霸随行。调遣完毕,曹操忽见乌鹊南飞,感而横槊赋诗。刘馥谓其出语不祥,曹操一怒用槊将刘馥刺死。既而后悔,命厚葬之。焦触、张南因曹操曾云北军不惯行舟,心中不服,请率水军出战,曹操许之,并使文聘前往接应。

注释
清同治、光绪年间四大徽班中之三庆班卢胜奎先生曾将《三国演义》中刘表托孤至取南郡一段故事编成轴子戏三十六本,每年露演一次,每演必红遍都门,传得盛赞。《赤壁鏖兵》为其中之八本,从曹操兴师南下至败走华容止,包括《舌战群儒》、《激权激瑜》、《临江会》、《群英会》、《横槊赋诗》、《借东风》、《烧战船》、《华容道》。这八本戏在三十六本三国戏中所占分量颇重,更因此剧结构严谨、情节动人,演来很受欢迎。
这戏经萧长华先生参考《三国演义》进行删润、校勘。在历次教学与演出中,随教随修、随演随改,现已成为流行名剧。

根据《萧长华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录入:小戏迷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643.9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急急风牌。四文堂、四大铠、黄盖、甘宁、阚泽、周瑜同上。)

周瑜   (念)     辕门鼓声角高,两厢护立英豪。

     (白)     本督,周瑜。孔明前三日立下军状,造取十万枝狼牙。今日限期已满,定斩孔明也。

             来,传大夫进账。

四文堂、

四大铠  (同白)    鲁大夫进账。

(鲁肃上。)

鲁肃   (念)     忙将稀奇事,报与英雄人。

     (白)     参见都督。

周瑜   (白)     命孔明造箭,可曾造齐?

鲁肃   (白)     孔明哪,他造齐了!

周瑜   (白)     啊,他是怎样造齐的?

鲁肃   (白)     都督容禀:那孔明领了将令,一日也不慌,两日也不忙,到了三日,也不用我国的工匠,只要快船二十只,青布帐幔,束草千担,锣鼓全份,每船上二十五名水军。四更时分是漫江大雾,去至曹营,擂鼓呐喊;那曹操只知是都督前去偷营劫寨,吩咐乱箭齐发,借来十万枝雕翎,特来交令!

周瑜   (白)     呜哟!孔明真乃神人也!

鲁肃   (白)     算得个活神仙!

周瑜   (白)     吩咐军政司查点数目,有请孔明先生。

鲁肃   (白)     有请活神仙。

(诸葛亮上。)

诸葛亮  (念)     狼牙已造就,尽在雾中求。

周瑜   (白)     先生。

诸葛亮  (白)     都督.山人交令。

周瑜   (白)     有劳先生神算,立此盖世之功,瑜深敬服。

诸葛亮  (白)     亮诡谲小计,何足为奇?

中军   (白)     筵齐。

周瑜   (白)     备得有酒,与先生贺功。

诸葛亮  (白)     叨扰了。

周瑜   (白)     二位大夫陪宴。

阚泽、

鲁肃   (同白)    我等把盏。

诸葛亮  (白)     摆下就是。

中军   (白)     赏筵。

周瑜   (白)     先生请。

诸葛亮  (白)     都督、大夫请。

鲁肃、

阚泽   (同白)    孔明先生请。

周瑜、
诸葛亮、
鲁肃、

阚泽   (同白)    干。

周瑜   (白)     啊,先生。今曹操领百万之众,连络三百余里,非一日可破,今令众将各领三个月粮草,准备御敌,先生看之可否?

诸葛亮  (白)     都督高见。

周瑜   (白)     如此待本督传令。

黄盖   (白)     且慢。

周瑜   (白)     黄公覆为何阻令?

黄盖   (白)     都督,慢讲三个月粮草,就是三载,也不济事。

周瑜   (白)     依你之见?

黄盖   (白)     若是这个月破得便罢;若是破不得,只可依张子布之言,弃甲抛矛,北面降曹。

(鲁肃失惊。周瑜怒。)

周瑜   (白)     满口胡言!吾今奉主公之命,督兵破曹,敢有再言降曹者立斩。

黄盖   (白)     住了!某自随破虏将军,纵横东南,已历三世,哪见你这黄毛孺子。

周瑜   (白)     老匹夫!今当两军相敌之际,汝敢出此言,慢我军心,不斩汝首,难以服众。

(二刀斧手、二杠子手自两边分遛上。)

周瑜   (白)     来,将黄盖推出斩了!

二刀斧手 (同白)    啊。

(二刀斧手押黄盖同下。)

甘宁   (白)     刀下留人。

             都督,黄盖乃东吴三世旧臣,求都督宽免。

周瑜   (白)     甘兴霸,你敢乱我的法度吗?

甘宁   (白)     都督开恩。

周瑜   (白)     乱棍打出!

(二杠子手同打甘宁下。鲁肃、阚泽同跪求免。周瑜看,又看诸葛亮。诸葛亮饮酒不理。周瑜拍案。)

周瑜   (白)     起去。将黄盖放回。

鲁肃   (白)     谢都督。

             将黄盖放回。

(二刀斧手押黄盖同上。黄盖怒。)

黄盖   (白)     呔!周瑜呀!要斩便斩,三番两次,好不耐烦!

周瑜   (白)     唗,老匹夫!吾今若不看众官面皮,决须斩首,今且免死。

             来,将黄盖重责一百军棍。

(二杠子手同打黄盖,鲁肃拦,趴黄盖身上。二刀斧手、二杠子手同下。)

周瑜   (白)     今看众官苦苦求免,且寄下五十军棍。再有怠慢,其罪还在。

             来,将黄盖叱出帐去。

(中军扶黄盖起,阚泽接搀黄盖下,回看周瑜。周瑜、阚泽对眼光,阚泽会意。周瑜看诸葛亮,诸葛亮呆。周瑜置酒。)

周瑜   (白)     先生。

(鲁肃扯诸葛亮衣,诸葛亮作不然,自饮。)

周瑜   (白)     先生。

(诸葛亮又自饮不理。周瑜怒,扔杯,翻案。乱锤。周瑜看诸葛亮欲杀,鲁肃拦。)

周瑜   (白)     掩门!

(周瑜下。四文堂、四大铠同下。鲁肃看诸葛亮自饮酒,鲁肃夺诸葛亮酒杯掷地。)

鲁肃   (白)     我不服你了。

诸葛亮  (白)     大夫,你怎么又不服我了?

鲁肃   (白)     我家都督,怒责黄盖,众官皆都求情。可你到此乃是一客位,连一个人情都不讲,竟在一旁吃酒,这个酒就如此好吃,那个酒就如此好吃?我不服你了!

诸葛亮  (白)     啊,大夫,你错怪我了。他二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与我什么相干?

鲁肃   (白)     啊,想世上的人,有愿挨打的么?

诸葛亮  (白)     此乃是计呀。

鲁肃   (白)     怎么又是一计?倒要请教。

诸葛亮  (白)     大夫!

     (西皮摇板)  他二人定的是苦肉之计,

鲁肃   (白)     收蔡中、蔡和呢?

诸葛亮  (西皮摇板)  收蔡中与蔡和暗通消息。

鲁肃   (白)     今日事?

诸葛亮  (西皮摇板)  黄公覆受苦刑尽是假意,

             见公瑾且莫要说我先知。

     (笑)     哈哈哈……

(诸葛亮下。)

鲁肃   (白)     领教领教。

     (西皮摇板)  似这等巧机关难解其意,

             深服了诸葛亮妙算神机。

     (笑)     哈哈哈……

     (白)     我哪里知道!

(鲁肃下。)

【第二场】

(阚泽扶黄盖同上。)

黄盖   (西皮散板)  周公瑾传将令如同山倒,

             责打我五十棍不肯轻饶。

             都只为破曹瞒立功报效,

             大丈夫希图个青史名标。

阚泽   (白)     老将军受屈了。

黄盖   (白)     有劳先生担惊。

阚泽   (白)     老将军莫非与都督有仇?

黄盖   (白)     无仇。

阚泽   (白)     哦,既然无仇,公之受责,莫非是苦肉之计乎?

(黄盖急拦。)

黄盖   (白)     噤声!

(黄盖寻望。)

黄盖   (白)     先生何以知之?

阚泽   (白)     我看公瑾举动,已料着八九。

黄盖   (白)     哎,实不相瞒,某受孙氏三世厚恩,无以为报,故设此计,以破曹瞒。肉虽受苦,亦无怨恨。我遍观军中,无一人可为心腹。惟有先生素怀忠义,敢以心腹相告。

阚泽   (白)     公之所告者,无非要我献诈降书耳。

黄盖   (白)     某实有此意,未知先生可肯去否?

阚泽   (白)     大丈夫不立功建业,不几与草木同腐!公既捐躯报主,我阚泽又何惜微生!

黄盖   (白)     先生可是真心?

阚泽   (白)     焉有假意!

黄盖   (白)     请上受我一拜。

     (西皮散板)  此一番入虎穴非同儿戏,

             必须要放大胆莫露消息。

阚泽   (西皮散板)  老将军既舍生忠心保帝,

             我阚泽纵一死何足为奇!

     (白)     将军,此事宜早不宜迟,可急速修书。

黄盖   (白)     待我来修书,黄盖乎!

(急三枪牌。黄盖修书。)

黄盖   (白)     敢烦先生一往,留心在意。

阚泽   (白)     不用叮嘱。正是:

     (念)     勇将轻生思报主,谋臣为国有同心。

(阚泽下。)

黄盖   (白)     阚泽真乃奇男子也!

     (西皮散板)  苦肉计阚泽献诈降书去,

             破曹兵大功成盖世第一。

(抽头。黄盖下。)

【第三场】

(四大铠、曹操同上。)

曹操   (西皮摇板)  诸葛亮好大胆前来借箭,

             便宜他逃出了虎穴龙潭。

             择选个黄道日与贼会战,

             咫尺间破江东扫灭孙权。

(蒋干上。)

蒋干   (西皮摇板)  做说客盗书信蔡、张殒命,

             又谁知小周郎暗破水军。

     (白)     丞相。

曹操   (白)     进帐何事?

蒋干   (白)     巡江军士拿住一渔翁,口称江东参谋阚泽要见。

曹操   (白)     必是东吴奸细,绑上来。

(四刀斧手押阚泽同上。)

曹操   (白)     你可是东吴奸细?

阚泽   (白)     我乃东吴参谋,姓阚名泽字德润。

曹操   (白)     既是东吴参谋,来此何干?

阚泽   (白)     嗐!人言曹丞相求贤若渴,今观此问,甚不相合。黄公覆啊,你又错寻思了啊!

曹操   (白)     啊?老夫与东吴旦夕交兵,汝私行到此,如何不问。

             来,与他松绑。

(四刀斧手同与阚泽松绑。)

阚泽   (白)     这便才是。

曹操   (白)     你此来何干?

阚泽   (白)     黄公覆乃东吴三世旧臣,今被周瑜于众将之前,无端毒打,不胜忿恨。因欲投降丞相,为报仇之计,吾与黄公覆情同骨肉,径来为献密书。未知丞相肯容纳否?

曹操   (白)     书在何处?

阚泽   (白)     书在此,丞相请看。

(曹操看信。)

曹操   (白)     “盖受孙氏厚恩,本不当怀二心;然以今日事势论之,用江东六郡之卒,当中国百万之师,众寡不敌,海内所共见也。东吴将吏,无论智愚,皆知其不可。周瑜小子,偏怀浅戆,自负其能,辄欲以卵击石。兼之擅作威福,无罪受刑,有功不赏。盖系旧臣,无端为所摧辱,心实恨之!伏闻丞相:诚心待物,虚怀纳士;盖愿率众归降,以图建功雪耻。粮草车仗,随船献纳。泣血拜白,万勿见疑。”

             啊?黄盖用苦肉计,令汝下诈降书,就中取事,却敢来戏侮我也。

             来!将阚泽推出斩了。

(四刀斧手同绑阚泽,阚泽大笑。)

曹操   (白)     召回来。

             阚泽吾已识破奸计,汝何故哂笑?

阚泽   (白)     吾不笑你。吾笑黄盖不识人耳!

曹操   (白)     啊?他何不识人?

阚泽   (白)     杀便杀,何必多问!

曹操   (白)     啊?吾自幼熟读兵书,深知奸伪之道。汝这条计,只好瞒哄别人,如何瞒得我来!

阚泽   (白)     你且说书中哪件是奸计?

曹操   (白)     我说出你的破绽,教你死而无怨。你既是真心献书投降,如何不明约几时?如今你有何理论?

阚泽   (笑)     呵呵呵……

     (白)     亏汝不惶恐,敢自夸熟读兵书!还不及早收兵回去!倘若交战,必被周瑜所擒矣。无学之辈呀,可惜我屈死你手哇!

曹操   (白)     老夫何谓无学?

阚泽   (白)     汝不识机谋,不明道理,岂非是无学?

曹操   (白)     你且说我哪几般不是处?

阚泽   (白)     汝无待贤之礼,吾何必言说。但有一死而已!

(旗牌上。)

旗牌   (白)     启丞相:今有蔡……

曹操   (白)     嗳,住着,蔡什么?

旗牌   (白)     蔡中、蔡和书信呈上。

(旗牌递信。曹操看信。)

曹操   (白)     “周郎兴兵性躁,怒责黄盖,痛打甘宁,众将生心,不久来降。”

(阚泽暗思。)

曹操   (白)     下去。

(旗牌下。)

曹操   (白)     阚泽,老夫何谓无学。你若说得有理,我自然信服。

(阚泽长叹。)

阚泽   (白)     嗳,岂不闻“背主作窃,不可定期”?倘今约定日期,急切下不得手,这里反来接应,事必泄漏。但可觑便而行,岂可预期相订乎?汝不明此理,欲屈杀好人,真乃无学之辈也!

曹操   (白)     呜呼呀!吾见事不明,误犯尊威,幸勿挂怀。

阚泽   (白)     吾与黄公覆,倾心投降,犹如婴儿之望父母,岂有诈乎?

曹操   (白)     哎呀,岂敢哪岂敢。若能建立功勋,他日受爵,必在诸人之上也。

阚泽   (白)     非为爵禄而来,实应天顺人耳。

曹操   (笑)     退下。

(四刀斧手、四大铠自两边分下。)

曹操   (白)     请坐请坐。就烦先生仍回江东,与黄公覆约定,先通消息过江,老夫派兵接应。

阚泽   (白)     某已离江东,不可复还,望丞相别遣机密人去。

(曹操看蒋干,蒋干指鼻,曹操摇首,向阚泽。)

曹操   (白)     若他人去,恐事泄漏,此事非先生不可。

阚泽   (白)     若去则不敢久停,便当即行。

曹操   (白)     宴罢再行,何必速去?

阚泽   (白)     不是啊,又恐周郎见疑。

曹操   (白)     真乃社稷之臣也。恕不留宴。

阚泽   (白)     告辞。

曹操   (念)     直属汉朝臣,同乐值千金。

阚泽   (念)     路遥知马力,

蒋干   (念)     日久见人心。

(蒋干笑。阚泽、曹操、蒋干自两边分下。)

【第四场】

(甘宁上。)

甘宁   (西皮摇板)  周公瑾责黄盖未知真假,

             甘兴霸受凌辱暗自详察。

     (白)     哎,我想黄公覆,乃东吴三世旧臣,今被周郎无端毒打,令人气忿。

(甘宁想。)

甘宁   (白)     呕!莫非诈乎?唔,是的。公瑾将蔡中、蔡和拨在我之帐中,莫非要我用此二人与曹营南北通报消息?唔,是的!我且看他二人动静便了。

     (西皮摇板)  且将计就行计暗藏心下,

             等彼来言语中暗使与他。

(阚泽上。)

阚泽   (西皮摇板)  白日里到曹营前去献诈,

             曹孟德枉奸诈做事有差。

     (白)     下官,阚泽。曾往曹营下诈降书。那曹操被我言语激发,果中我之计;又遣我复回江东,与黄盖约定纳降日期,也曾与黄公覆说明此事。我不免,再往甘宁营中探听蔡中、蔡和消息便了!

     (西皮摇板)  探机密将此事说与兴霸,

             使蔡中和蔡和来往传差。

     (白)     啊,甘将军。

甘宁   (白)     阚先生来了,请坐。

阚泽   (白)     有座。

甘宁   (白)     先生到我营中何事?

(蔡中、蔡和同暗上。)

阚泽   (白)     这……

(阚泽看。)

阚泽   (白)     昨日将军为救黄公覆,被公瑾所辱,吾甚不平。

甘宁   (白)     哎,周瑜自恃其能,全不以我等为念。俺今被辱,羞见东吴诸人。我不杀周郎誓不为人也!

(蔡中、蔡和同走进。)
蔡中、

蔡和   (同白)    啊,请问二公,何故烦恼?

甘宁   (白)     嗳!

阚泽   (白)     我们腹中之苦,汝岂知耶!

蔡中   (白)     二公莫非欲背吴投曹?

阚泽   (白)     这……

甘宁   (白)     啊?我事已被尔等窥破,不可不杀,以灭活口。

蔡和   (同白)    二公勿忧,吾亦当以心腹之事相告。

甘宁   (白)     可速言之。

蔡中、

蔡和   (同白)    我二人乃曹公使来诈降。二公若有归顺之心,我二人愿当引进。

甘宁   (白)     汝言果真否?

蔡中、

蔡和   (同白)    安敢相欺?

甘宁   (白)     若果如此,是天赐之便也。

蔡中   (白)     黄公覆与将军被辱之事,我已报知丞相矣。

阚泽   (白)     我已为黄公覆献书纳降,丞相令我来见兴霸,相约同降耳。

蔡和   (白)     若丞相兴兵攻取,烦二公作一内应。

甘宁   (白)     大丈夫既遇明主,自当倾心相投。

蔡中   (白)     如此待我二人修书报知丞相。

阚泽   (白)     且慢,黄公覆投降未得其便,你可报知丞相:但看船头上插青龙牙旗,即是也。

蔡中   (白)     是。

甘宁   (白)     你我既已同心纳降,千万不可泄漏。

蔡中、

蔡和   (同白)    那个自然。

甘宁   (白)     后帐摆宴,你我同饮。

蔡中、

蔡和   (同白)    请。

(甘宁、阚泽、蔡中、蔡和同下。)

【第五场】

(旗牌上。)

旗牌   (念)     离了三江口,来此是曹营。

     (白)     有人么?

(文堂甲上。)

文堂甲  (白)     什么人?

旗牌   (白)     蔡将军差人求见丞相。

文堂甲  (白)     候着。

旗牌   (白)     啊。

文堂甲  (白)     有请丞相。

(曹操、蒋干同上。)

曹操   (白)     何事?

文堂甲  (白)     蔡中、蔡和差人求见。

曹操   (白)     传。

文堂甲  (白)     啊。来人的,丞相传。

旗牌   (白)     啊。

             下书人与丞相叩头。

曹操   (白)     罢了,奉何人所差。

旗牌   (白)     蔡将军所差,书信呈上。

曹操   (白)     待孤看来。

(急三枪牌。曹操看信。)

曹操   (白)     呜呼呀!原来黄盖欲来,未得其便,但看船头上插青龙牙旗而来者,即是也。

             唔,下书人。

旗牌   (白)     在。

曹操   (白)     你可回去晓与蔡中、蔡和,就说老夫知道了。教他秘密行事。去吧。

旗牌   (白)     遵命。

(旗牌下。)

曹操   (白)     哎呀,江左甘宁,被周瑜所辱,愿为内应;黄盖受责,命阚泽来纳降,未可深信。谁敢直入周郎寨中,探听实信方好。

蒋干   (白)     吾日前空往东吴,未得成功,深怀惭愧。今愿舍身再往江东探听实信,回报丞相如何?

曹操   (白)     子翼呀!你前番过江,送了我两个水军头领。今番过江,莫非你要送我八十三万之众么?

蒋干   (白)     若不成功,愿甘军令,

曹操   (白)     好。

     (念)     仰望旌角起,

蒋干   (念)     耳听好消息。

(曹操、蒋干同下。)

【第六场】

(四大铠、四上手、旗纛、周瑜同上。)

周瑜   (念)     曹贼下江东,在吾掌握中。

     (白)     本督周瑜。已在三江口操练水军,预防曹兵对敌。操练已毕。

             众将官!

四大铠、

四上手  (同白)    有。

周瑜   (白)     回营。

(周瑜归座。中军上。)

中军   (白)     启都督:蒋干过江求见。

周瑜   (白)     呕,他又来了!

(周瑜寻思。)

周瑜   (白)     本督大事成功矣。请庞士元先生来见。

中军   (白)     庞士元先生进帐。

庞统   (内白)    嗯哼。

(庞统上。)

庞统   (念)     胸中包罗天地,内藏万象更新。

     (白)     参见都督。

周瑜   (白)     先生请坐。

庞统   (白)     有座。都督传唤,有何事议?

周瑜   (白)     今曹操艨艟战船,大下江南。先生有何主见?

庞统   (白)     曹兵势众,须用火攻。

周瑜   (白)     瑜见相同。

庞统   (白)     但是大江之上,一船着火,余船四散,除非献连环之计,教他钉锁一处,然后大功可成矣。

周瑜   (白)     先生之言是也。吾有一计:请先生到西山茅庵中住下,候蒋干到来,那时……附耳上来,如此……

庞统   (白)     得令。

     (念)     安排香诱饵,专等巨鳌来。

(庞统下。)

周瑜   (白)     起鼓升帐。来,蒋干到此,叫他报门而进。

中军   (白)     啊。

蒋干   (内白)    嗯哼。

(蒋干上。)

蒋干   (西皮摇板)  奉命来到江东探听实信,

     (白)     咦!

     (西皮摇板)  我到此却缘何无人相迎?

中军   (白)     都督有令,叫你报门而进!

蒋干   (白)     呀呸!我到此是客,如何报门。真道岂有此理!待我进入。

中军   (白)     哦!

蒋干   (白)     哎呀!军法无亲,不当稳便。

             报,蒋干告进。

             啊,贤弟。

周瑜   (白)     哼!甚么贤弟!

蒋干   (白)     怎么不认了?

周瑜   (白)     子翼何故欺我太甚?

蒋干   (白)     嗳!你我乃旧日弟兄,特来吐心腹事,何言相欺耳?

周瑜   (白)     汝要说我降曹,除非海枯石烂!且你前番到此,我以酒筵款待,留你同榻,你却盗我私书,不辞而归,回报曹操,杀了蔡瑁、张允,使我大事难成。今日又来则甚?

蒋干   (白)     哎呀,贤弟呀!若论此事,你必须感谢我么才好。

周瑜   (白)     哼!今日无故又来,必不怀好意。

             来,推出斩了!

中军   (白)     啊。

蒋干   (白)     哎呀,贤弟呀,须念同窗交契之情哪!

周瑜   (白)     若吾不看旧日之情,定要将你一刀两断!

蒋干   (白)     嚒!

周瑜   (白)     若留你在我军中,必又泄漏军情。

             来,将他送往西山茅庵中住下。待吾破曹之后,再来发放于你。

蒋干   (白)     啊,贤弟……

周瑜   (白)     掩门!

(周瑜下。)

中军   (白)     蒋先生,请到西山茅庵中去吧。

蒋干   (白)     唉!也只好如此呦!

     (西皮摇板)  喝一声退宝帐威风凛凛,

             恨只恨小周郎反面无情。

             大不该二次里过江打听,

             看起来这是我自把祸寻。

(中军、蒋干同下。)

【第七场】

(庞统上。)

庞统   (西皮摇板)  在帐中定巧计辞别公瑾,

             使蒋干做引荐我好混进曹营。

(蒋干上。)

蒋干   (西皮摇板)  我只想探虚实反被囚禁,

             这时候倒叫我进退无门;

             远望着茅庵中孤灯隐隐,

(庞统品箫。)

蒋干   (白)     啊?

     (西皮摇板)  深夜里品箫声必有高明。

     (白)     啊?这样夜静更深,何人在此品箫?唔,必是隐士,待我来拜访拜访。

(蒋干叩门。)

庞统   (白)     什么人?

蒋干   (白)     啊,先生。

庞统   (白)     请到里面。

蒋干   (白)     正要拜访。

庞统   (白)     请坐。

蒋干   (白)     有座。请问先生尊姓大名?

庞统   (白)     贫道姓庞名统字士元。

蒋干   (白)     莫非凤雏先生?

庞统   (白)     然。

蒋干   (白)     久闻先生高名,今何僻居在此?

庞统   (白)     周瑜自恃才高,不能容物。故而隐居在此。公乃何人?

蒋干   (白)     我乃曹营蒋干也。

庞统   (白)     公乃曹营名士,何故到此?

蒋干   (白)     嗐!我奉曹丞相之命,过江顺说周瑜,不料他不念相契之情,将我囚禁于此。

庞统   (白)     周郎真乃鼠肚鸡肠。

蒋干   (白)     啊,先生,周郎如此轻贤慢士,焉有出头之日。先生如肯归曹,干愿当引进。先生意下如何?

庞统   (白)     吾意欲离江东久矣。先生既有引进之心,你我便当即行,如迟周郎知觉,必将陷害。

蒋干   (白)     哎呀妙极。如此请先生同行。

庞统   (白)     请。

蒋干   (白)     请哪。

     (西皮摇板)  曹丞相为求贤朝思暮想,

             得先生好一似张氏子房。

庞统   (西皮摇板)  子翼公休得要言语夸奖,

             到曹营见丞相再叙衷肠。

(庞统、蒋干同下。)

【第八场】

(四文堂、曹操同上。)

曹操   (西皮摇板)  倾雄兵征四方群雄已丧,

             战刘备废刘琮又得荆襄。

             指日里扫江东尽归吾掌,

             恨孙权纵用着孺子周郎。

(蒋干笑上。)

蒋干   (西皮摇板)  顺说了庞凤雏来见丞相,

             似这等巧机会世上无双。

     (白)     丞相。

曹操   (白)     子翼回来了,可曾见了蔡中、蔡和?

蒋干   (白)     倒不曾见了蔡中、蔡和。顺说一位谋士前来投降。

曹操   (白)     什么人?

蒋干   (白)     姓庞名统字士元。

曹操   (白)     敢是凤雏先生?

蒋干   (白)     正是。

曹操   (白)     哎呀,此人前来投降,乃我曹营之幸也。有请。

蒋干   (白)     有请庞先生。

(庞统上。)

曹操   (白)     啊,庞先生。

庞统   (白)     丞相。

曹操   (白)     先生请。

庞统   (白)     丞相请上,贫道参见。

曹操   (白)     只行常礼,请坐请坐。

庞统   (白)     谢座。

曹操   (白)     啊,先生。今当两军相抵之际,先生自当出头,为何隐避不现。

庞统   (白)     周瑜年幼,恃才欺人,不能容物,为此避之。今闻丞相待将甚厚,自恨相见之晚矣。

曹操   (白)     喂呀,久闻先生大名,今得惠顾,愿领大教。

庞统   (白)     某素闻丞相用兵有法,今愿讨丞相军容一观。

曹操   (白)     呕,先生要看,请至将台一观。

(曹操、庞统、蒋干同带马,同下马,同上高台。)

曹操   (白)     来,旱军队伍开操。

(许褚、张辽、曹洪、夏侯惇、四大铠、四上手,四下手同上,同操,同下。)

曹操   (白)     先生看之如何?

庞统   (白)     前顾后盼,进退有门,当初孙武在世,不过如此。

曹操   (白)     先生勿得过誉,尚望领教。

庞统   (白)     不然,实在有方。

曹操   (白)     水军队伍开操。

(毛阶、张南、于禁、焦触、四上手、四下手、旗纛、水夫同上,同操,同下。)

庞统   (白)     呜呼呀,丞相果然妙策如神。周郎克期必亡,江东不久必破矣。

曹操   (白)     各归队伍,带马。

(曹操、庞统、蒋干同上马,同走,同下马,同归座。)

曹操   (吧i)    看酒。先生请。

庞统、

蒋干   (同白)    丞相请。

曹操、
庞统、

蒋干   (同白)    干。

庞统   (白)     啊,丞相。军中可有良医否?

曹操   (白)     医者何用?

庞统   (白)     北方人不惯乘船,水军多生疾病,须用良医治之。

曹操   (白)     我军多有不服水土,俱生呕吐之疾,病者即死。吾正忧虑此事耳。

庞统   (白)     丞相教练水军之法甚妙,但可惜不全。

曹操   (白)     先生有何策指教?

庞统   (白)     我有一策,使大小水军,安然无恙。

曹操   (白)     请教。

庞统   (白)     大江之中,潮升潮落,风浪不息,北方人不惯乘舟,受此颠播,便生疾病。若以大小船舟各皆配搭,或以三十只一连,五十只为一排,首尾用铁环连锁,上铺木板,板上漫土,安设四门四关。休言人可渡,马亦可走,乘此而行,任他风浪潮水,难以吹动,复何俱哉?

曹操   (笑)     呵哈哈哈……

     (白)     若非先生良谋,安能破东吴耶?老夫当面谢过。

庞统   (白)     愚浅之见,丞相裁之。

曹操   (白)     实是有方。

             子翼,传令下去,命军中铁匠,连夜打造铁环大钉,锁链战船,不得有误。

蒋干   (白)     得令。

     (念)     引来庞统献妙计,又是我蒋干一大功。

(蒋干下。)

庞统   (白)     某观江左豪杰,多有怨恨周郎者,某愿凭三寸舌,为丞相顺说来降。那周瑜孤立难成,必为丞相所擒。江东已破,则刘备无所用矣!

曹操   (笑)     哈哈哈……

     (白)     先生果能立此大功,操请奏闻天子,封为三公之列。

庞统   (白)     某非为富贵,但欲救万民耳。丞相夺了江东,慎勿杀害百姓。

曹操   (白)     吾替天行道,安忍杀戮百姓。

庞统   (白)     求丞相发下榜文,以安宗族。

曹操   (白)     先生家属,见居何处?

庞统   (白)     只在江边。若得榜文,可保全矣。

曹操   (白)     如此待老夫修文,敢烦先生一往。

庞统   (白)     遵命。啊,丞相,可速进兵,休待周郎知觉。

曹操   (白)     晓得。

庞统   (白)     告辞。

曹操   (白)     正是:

     (念)     多蒙先生助孤穹,指日兴兵破江东。

(曹操下。)

庞统   (念)     若非庞统连环计,周郎安能立大功。

(徐庶上。)

徐庶   (白)     呔!庞士元真个大胆!黄盖用苦肉计,阚泽下诈降书,你又来献连环之计。敢是欺我江北无人?

庞统   (白)     这……唔呼呀!我道是谁,原来是徐道兄,你若说破吾计,江南八十一州百姓,皆是你一人送了。

徐庶   (白)     哈哈,亏你善心,你江南有八十一州百姓,此间八十三万人马,性命如何?

庞统   (白)     哎呀元直啊!你果真要破吾之计么?

徐庶   (白)     非也!吾已受过刘皇叔厚恩,未尝忘报。曹操送死我母,我已说过,终身不设一谋,今安肯破兄良策?只是我亦随军在此,兵败之后,玉石不分,你下此毒手,连我的性命也不顾了么?

庞统   (白)     哎呀,元直如此高见远识,谅此有何难哉!

徐庶   (白)     兄当赐教我一脱身之术,我则缄口远避矣。

庞统   (白)     这……附耳上来。

徐庶   (白)     啊。

(庞统、徐庶同笑。)

庞统   (西皮摇板)  曹孟德下江南他日日担忧,

             你说马腾与韩遂暗起戈矛。

(庞统笑下。)

徐庶   (西皮摇板)  庞凤雏教一语徐庶悟透,

             正好似那游鱼脱去金钩。

(徐庶下。)

【第九场】

(四文堂、十囊旗同上。)
焦触、
张南、
毛阶、
于禁、
许褚、
张辽、
曹洪、
夏侯惇、
张郃、

文聘   (内同白)   催军!

(出队子牌。焦触、张南、毛阶、于禁、许褚、张辽、曹洪、夏侯惇、张郃、文聘同上。)

焦触   (白)     焦触。

张南   (白)     张南。

毛阶   (白)     毛阶。

于禁   (白)     于禁。

许褚   (白)     许褚。

张辽   (白)     张辽。

曹洪   (白)     曹洪。

夏侯惇  (白)     夏侯惇。

张郃   (白)     张郃。

文聘   (白)     文聘。

张郃、

文聘   (同白)    众位将军请了。

焦触、
张南、
毛阶、
于禁、
许褚、
张辽、
曹洪、

夏侯惇  (同白)    请了。

张郃、

文聘   (同白)    丞相有令,命水军锁连战船,以防风浪不稳。今已连锁停当,你我回营,请丞相登舟调度。

焦触、
张南、
毛阶、
于禁、
许褚、
张辽、
曹洪、

夏侯惇  (同白)    请。

张郃、

文聘   (同白)    众将官,回营交令。

(四文堂领十纛旗、焦触、张南、毛阶、于禁、许褚、张辽、曹洪、夏侯惇、张郃、文聘同下。)

【第十场】

(四水军同上,设船扯蓬。徐庶、程昱、荀攸、刘馥同上。)

程昱   (念)     取汉土龙争虎斗,

刘馥   (念)     宴长江涉水登舟。

荀攸   (念)     锁战船北军用武。

徐庶   (念)     进曹营不设一谋。

程昱   (白)     下官,程昱字仲德。

刘馥   (白)     下官,刘馥字元颖。

荀攸   (白)     下官,荀攸字公达。

徐庶   (白)     山人,徐庶字元直。

程昱   (白)     列位请了。今日丞相大宴长江,你我在船头伺候。

焦触、
张南、
曹洪、
夏侯惇、
许褚、
张辽、
张郃、

文聘   (内同白)   哦!

程昱   (白)     远远望见丞相大军来也。

(焦触、张南、曹洪、夏侯惇、许褚、张辽、张郃、文聘、二旗牌、伞夫、曹操同上。)
徐庶、
程昱、
荀攸、

刘馥   (同白)    丞相。

(张郃、文聘同正场桌站,许褚、张辽分两旁椅站,曹洪、夏侯惇下一位。焦触、张南又下一位。曹操入大帐正座。)
徐庶、
程昱、
荀攸、
刘馥、
焦触、
张南、
曹洪、
夏侯惇、
许褚、
张辽、
张郃、

文聘   (同白)    丞相。

曹操   (白)     列公少礼。

徐庶、
程昱、
荀攸、
刘馥、
焦触、
张南、
曹洪、
夏侯惇、
许褚、
张辽、
张郃、

文聘   (同白)    谢丞相。

曹操   (白)     我军连日钉锁战船,诸将辛苦,吾今置酒设乐,与列公同饮。

徐庶、
程昱、
荀攸、
刘馥、
焦触、
张南、
曹洪、
夏侯惇、
许褚、
张辽、
张郃、

文聘   (同白)    我等把盏。

曹操   (白)     看酒伺候。

二旗牌  (同白)    啊。

(二旗牌同斟酒。)

曹操   (白)     列公请。

徐庶、
程昱、
荀攸、
刘馥、
焦触、
张南、
曹洪、
夏侯惇、
许褚、
张辽、
张郃、

文聘   (同白)    丞相请。

曹操   (白)     干。

     (笑)     哈哈哈……

     (白)     你看天气晴明,平风静浪,东山月上,皎皎如同白昼。长江一带,如横素练,看来真乃我主之幸也!

徐庶、
程昱、
荀攸、
刘馥、
焦触、
张南、
曹洪、
夏侯惇、
许褚、
张辽、
张郃、

文聘   (同白)    一来主上洪福,二来丞相调度有方。

曹操   (白)     吾自起义兵,与国家除残去暴,扫清四海,削平天下;所未得者,江南也。你看南屏山色如画,东视柴桑之境,西观夏口之江,南望樊山,北见乌林,四顾空阔。吾今有百万雄师,更赖诸公用命,何患不成功耶?收服江南之后,天下无事,与诸公共享富贵,以乐太平也。

徐庶、
程昱、
荀攸、
刘馥、
焦触、
张南、
曹洪、
夏侯惇、
许褚、
张辽、
张郃、

文聘   (同白)    愿得早奏凯歌,我等终身皆赖丞相福荫。

(曹操笑。)

曹操   (白)     看酒。

(二旗牌同斟酒。)

曹操   (白)     请。

徐庶、
程昱、
荀攸、
刘馥、
焦触、
张南、
曹洪、
夏侯惇、
许褚、
张辽、
张郃、

文聘   (同白)    丞相请。

曹操   (白)     干。

     (笑)     啊哈哈哈……

徐庶、
程昱、
荀攸、
刘馥、
焦触、
张南、
曹洪、
夏侯惇、
许褚、
张辽、
张郃、

文聘   (同白)    丞相为何如此发笑?

曹操   (白)     我笑周瑜、鲁肃不识天时。吾今幸有投降之人,为彼心腹之患,此乃天助我也。

     (笑)     哈哈哈……

程昱   (白)     丞相勿言,恐有泄漏。

曹操   (白)     哎!座上诸公与近侍左右,皆是我心腹之人也,言之何碍?今江东八十一州,在吾掌握之中。刘备、孔明,汝不过蝼蚁之力,欲撼泰山,何其愚也!

(风旗上,过场,下。)

曹操   (白)     唔呼呀!你看西北风大作,吾船在江,稳如平地,若非天命助我,安得庞统献此妙计,铁索连舟,果然渡江如履平地。吾今得此妙用……周瑜啊,孺子!看来你的锐气尽矣!

程昱   (白)     啊,丞相,船皆连锁,固是平稳;但彼若用火攻,难以回避,不可不防。

曹操   (笑)     哈哈哈……仲德此言虽有远虑,却还有见识不到之处。

(曹操笑。)

荀攸   (白)     仲德之言甚是,丞相何故笑之?

曹操   (白)     嗳!凡用火攻者,必借风力。方今时值隆冬,只有西南风,安有东北风?吾现居西北之上,彼军皆在东南,若用火攻,乃烧他自己之兵,吾何惧哉?

徐庶、
程昱、
荀攸、
刘馥、
焦触、
张南、
曹洪、
夏侯惇、
许褚、
张辽、
张郃、

文聘   (同白)    是也。

曹操   (笑)     哈哈哈……

     (西皮摇板)  自起义兵把贼逃,

     (西皮流水板) 与国家除残去暴不辞劳。

             破黄巾诛董卓把吕布扫;

             颜良、文丑祭了美髯公的青龙偃月刀;

             灭袁术收袁绍又平刘表,

             战败了桃园弟兄望风逃。

             荆襄九郡多粮草,

             水陆三军战法高。

             统领着八十三万人马江东到,

             何惧那周郎孺子小儿曹。

             铜雀台已造好,

             缺少大乔与二乔。

             取江东收二女,孤平生一世无怨了,

             朝欢暮乐乐逍遥。

             若得孤登大宝,

             一统山河乐唐尧。

蒋干   (内白)    走哇!

(蒋干上。)

蒋干   (西皮摇板)  在营中得一信甚是烦恼,

             那马腾在西凉要动枪刀。

     (白)     参见丞相,大事不好了!

曹操   (白)     何事惊慌?

蒋干   (白)     蒋干在营中,只见三三五五军卒人等,交头接耳,言道西凉马腾、韩遂谋反,杀奔了许都!

曹操   (白)     哎呀!吾引兵南征,心中所虑者,马腾、韩遂耳。军卒传言,虽虚实未定,然而不可不防。哎呀!

徐庶   (白)     启丞相:徐庶蒙丞相收录,恨无寸功报效。今愿请三千人马,星夜往散关,扎住隘口,以防彼军,如有紧急,再报知丞相如何?

曹操   (笑)     哈哈哈……

     (白)     若得元直前去,孤无忧矣。散关已有军兵,统归先生调用,再发马步三千,命臧霸为先锋,星夜前去,不可延迟。

徐庶   (白)     得令。

     (念)     防兵是假意,避火是真心。

(徐庶下。)

曹操   (白)     唔,徐庶前去,孤无有矣。

(乌鸦叫。)

曹操   (白)     啊?夜半更深,乌鸦何故往南飞鸣而去?

程昱   (白)     月明当空,乌鸦疑是天晓,故离树而鸣。

曹操   (白)     唔,不错,今时在建安十二年十一月十五日。哎,老夫今岁不觉五十有四矣。想吾当年——

(曹操持槊。)

曹操   (白)     请诸侯,灭董卓,吾持此槊,破黄巾、擒吕布、灭袁术,收袁绍;深入塞北,直抵辽东,纵横天下,颇不负大丈夫之志也。今对此江景,甚有感慨。吾当作歌,汝等和之。

程昱、
荀攸、
刘馥、
蒋干、
焦触、
张南、
曹洪、
夏侯惇、
许褚、
张辽、
张郃、

文聘   (同白)    啊。

(众人同看,乌鸦叫。)

曹操   (白)      

     (唱)     对酒当歌,

             人生几何?

             比如朝露,

             去日苦多。

     (白)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风入松牌)  月明星稀,

             乌鹊南飞。

             绕树三匝,

             无枝可依。

             山不厌高,

             水不厌深。

             周公吐哺,

             天下归心。

             昔周公吐哺归心!

     (白)     侥幸喏,侥幸。

     (笑)     哈哈哈……

刘馥   (白)     丞相,今大军相当之际,将士用命之时,何故出此不利之言?

曹操   (白)     何言不利?

刘馥   (白)     “乌鹊南飞,无枝可依”,此皆不利之言!

曹操   (白)     怎么?

刘馥   (白)     南飞而无可依,主其南征无所得,何言吉利?

曹操   (白)     哎!

(曹操刺死刘馥落水。)
程昱、
荀攸、
蒋干、
焦触、
张南、
曹洪、
夏侯惇、
许褚、
张辽、
张郃、

文聘   (同白)    哎!快快捞救。

蒋干   (白)     气已断绝矣。

曹操   (白)     此是何人?

程昱   (白)     乃扬州刺史刘馥字元颖。

曹操   (白)     哎,刘馥啊,刘馥!你自合肥创立州治,聚逃散之民,立学校,广屯田,兴治教,久事老夫,多立功绩。今被吾损伤性命,嗐!悔无及矣!

             来,刘馥以三公厚礼葬之,发军士四十名,晓与他子刘熙,护送灵柩,即日归葬。

(曹操哭。)

蒋干   (白)     乐极生悲!

(二旗牌托刘馥同下。毛阶、于禁同上。)
毛阶、

于禁   (同白)    水军齐备,请丞相调遣,克日进兵。

曹操   (白)     众将官。

焦触、
张南、
曹洪、
夏侯惇、
许褚、
张辽、
张郃、

文聘   (同白)    啊。

曹操   (白)     吾军中水旱二军,俱分五色旗号;中央黄旗毛阶、于禁;前军红旗张郃、文聘;后军皂旗焦触、张南;左军青旗曹洪;右军白旗夏侯惇;许褚、张辽为陆军都救应。外余小船五十只,往来巡警。吕通、吕虔、李典、乐进、徐晃、夏侯渊,以为旱军,各依队伍。

(焦触、张南、曹洪、夏侯惇、许褚、张辽、张郃、文聘、毛阶、于禁各持刀枪架住。)

曹操   (笑)     啊哈哈哈……

     (白)     青、徐、幽、燕之军,不惯乘舟,今非此妙计,安能涉大江之险!

焦触、

张南   (同叫头)   哦呵丞相!

     (同白)    休言北军不能乘舟,今愿借巡船二十只,直抵江口,夺旗鼓而还。

曹操   (白)     嗳!汝二人乃袁绍部下旧将,生在北方,恐乘舟不便。江南之兵,往来水上,习练精熟,汝等勿得轻视性命。

焦触、

张南   (同白)    丞相,末将如其不胜,甘受军法。

曹操   (白)     如此须要小心。

焦触、

张南   (同白)    得令。

(船夫、旗纛引焦触、张南同下。)

曹操   (白)     嗐,只恐二将做鬼!

             文聘听令,你可领三十只巡船接应。

文聘   (白)     得令!

曹操   (白)     吾大船随后掠阵。吩咐催舟!

(水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826 ┊ 字数:15237 ┊ 最后更新:2015年05月15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