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群英会·借东风》

主要角色
诸葛亮:老生,八卦巾,黑三,八卦衣,彩裤,厚底,扇子;第二十场黑蓬头,二龙箍,衬褶子,法衣,白布袜子,云头履,宝剑
鲁肃:老生,纱帽,黑三,紫官衣,玉带,彩裤,厚底
周瑜:小生,紫金冠,翎子,飘带,白龙箭衣,大带,白蟒,玉带,红彩裤,厚底;第三场武生巾,花褶子;第五场学士巾,红帔;第十八场武生巾外系绸条,褶子,腰包
蒋干:丑,绿荷叶巾,八字吊搭,绿花褶子,绦子,彩裤,朝方
曹操:净,相貂,黑满,红蟒,玉带,彩裤,厚底;第七场相巾,紫开氅
黄盖:净,金大蹬,白发髻,黄绸条,白满,黄软靠,红彩裤,厚底
甘宁:老生,荷叶盔,黑三,蓝软靠,红彩裤,厚底
太史慈:净,狮子盔,绿碎脸,红扎,耳毛子,绿软靠,彩裤,厚底
程普:老生,荷叶盔,黪三,红软靠,彩裤,厚底
蔡中:老生,将巾,花箭衣,大带,黑花马褂,彩裤,厚底
蔡和:小生,将巾,花箭衣,大带,黑花马褂,彩裤,厚底
阚泽:老生,纱帽,黪三,黄绸条,玉带,彩裤,厚底;第十二场黪发髻,草帽圈,古铜色褶子,腰包,白布袜子,福字履
庞统:净,紫三块瓦,道巾,黑满,蓝开氅,绦子,彩裤,厚底,蝇帚
丁奉:老生,扎巾盔,黑三,紫软靠,彩裤,厚底
徐盛:净,白花三块瓦,银大蹬,黑满,黑软靠,彩裤,厚底
赵云:武生,白夫子盔,白硬靠,彩裤,厚底
中军:生,中军盔,黑三,红开氅,彩裤,厚底
水手:杂,梢子帽,素箭衣,大带,卒坎,彩裤,薄底
童儿:杂,孩发,素褶子,彩裤,白布袜子,皂鞋
牢子手:杂,小倒缨盔,跨衣,卒坎,彩裤,薄底
旗牌:生,大尾巾,黑三,素箭衣,大带,黑花马褂,彩裤,厚底
纛旗:杂,梢子帽,素箭衣,大带,卒坎,彩裤,薄底
周瑜军士:杂,白小板巾,白龙套,红彩裤,薄底
曹操军士:杂,红小板巾,红龙套,彩裤,薄底
赵云军士:杂,小倒缨盔,抱衣,抱裤,卒坎,医术子,大带,薄底
小道童:杂,黑豆包,蓝素褶子(不戴水袖),白布袜子,皂鞋
丑道童:丑,黑豆包,黑素褶子,绦子,白布袜子,皂鞋

《群英会·借东风》马连良饰诸葛亮
《群英会·借东风》马连良饰诸葛亮
情节
孙权和曹操的军队在长江两岸对峙,正是大战之前的酝酿阶段。曹操派遣谋士蒋干轻舟渡江,劝降周瑜;周瑜一方面集将士,设“群英会”,向蒋干夸耀军容,一方面伪造曹操军中降将蔡瑁和张允的密书,给蒋干制造盗取的机会。蒋干盗去密书,逃回江北,曹操便在疏忽中误杀了二将,周瑜因而解除了北敌水军指挥方面的威胁。这时,诸葛亮衔刘备之命在周瑜帐下参赞军机,周瑜嫉妒他的才能,屡次设计陷害,如:命他暗劫曹营辎重、监造羽箭等,都被他以聪明智谋得解。同时,诸葛亮也明白周瑜收留蔡中、蔡和假降,以及激发黄盖诈降曹营的意图;但是,他以孙、刘两家协力破曹为重,反而解决了因东风、施火攻的战斗时日问题,为赤壁之战的胜利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注释
《群英会·借东风》是描写三国时吴、蜀联军破曹的“赤壁之战”戏剧里的中心剧目。如果连演全部故事,那么,前面还要加上《舌战群儒》、《激权激瑜》、《临江会》,后面还要加上《火烧战船》和《华容道》。
马连良先生的这个剧目是他在五十年前喜连成社科班学习的传统剧目,通过半个世纪之久的演出实践和艺术加工,在剧中人物诸葛亮身上赋与了“智慧的化身”的形象,成为最受观欢迎的剧目。

根据《马连良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录入:痴菊叟


相关剧本
《舌战群儒》(根据《戏考》第十九册整理)
《赤壁鏖兵》【头本】(根据《萧长华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激权激瑜》(根据《京剧丛刊》第十一集整理)
《赤壁鏖兵》【二本】(根据《萧长华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临江会》(根据《关羽戏集:李洪春演出本》整理)
《赤壁鏖兵》【三本】(根据《萧长华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群英会》(根据《戏考》第三册整理)
《赤壁鏖兵》【四本】(根据《萧长华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赤壁鏖兵》【五本】(根据《萧长华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南屏山》(根据《戏考》第十五册整理)
《赤壁鏖兵》【六本】(根据《萧长华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赤壁鏖兵》【七本】(根据《萧长华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华容道》(根据《戏考》第二册整理)
《华容道》(根据《关羽戏集:李洪春演出本》整理)
《赤壁鏖兵》【八本】(根据《萧长华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701.3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黄盖上,起霸。)

黄盖   (念)     数十年来摆战场,恰似猛虎赶群羊。日月穿梭催人老,不觉两鬓白如霜!

(甘宁上,起霸。)

甘宁   (念)     忆昔当年鄱阳湖,手使双戟盖世无。心中恼恨贼黄祖,豪杰一怒投东吴。

(大锣归位。)
黄盖、

甘宁   (同白)    俺!

黄盖   (白)     姓黄,名盖,字公覆。

甘宁   (白)     姓甘,名宁,字兴霸。

黄盖   (白)     将军请了。

甘宁   (白)     请了。

黄盖   (白)     都督升帐,两厢伺候。

甘宁   (白)     请。

(大开门。黄盖、甘宁自两边分下。)

【第二场】

(接大开门。八军士、中军站门同上。四击头。周瑜上,回头,走圆场。周瑜走到台口,归位。)

周瑜   (点降唇牌)  手握兵符,关当要路;施英武,扶立东吴。师出谁敢阻!

(大开门。周瑜进入大帐坐。)

周瑜   (念)     刘表无谋霸业空,引来曹贼下江东。吴侯决策逞英武,本帅扬威显战功。

(大锣归位。)

周瑜   (白)     本帅姓周,名瑜,字公瑾。乃庐州舒城人氏。在吴侯驾前为臣,官拜水军都督,奉命统兵灭曹。今有刘玄德派孔明前来,联合应敌。我观此人,计划机谋,出我之上,若不早除,必为江东之患。

             来!

中军   (白)     有。

周瑜   (白)     鲁大夫进帐。

中军   (白)     鲁大夫进帐。

鲁肃   (内白)    嗯哼!

(小锣帽儿头。鲁肃上,归位。)

鲁肃   (念)     运筹扶汉室,参赞保东吴。

(小锣五击头。鲁肃进门。)

鲁肃   (白)     参见都督!

周瑜   (白)     大夫少礼。孔明安在?

(鲁肃站大边。)

鲁肃   (白)     现在帐外。

周瑜   (白)     说我有请。

鲁肃   (白)     是。

             有请诸葛先生。

诸葛亮  (内白)    嗯哼!

(小锣一锤锣。诸葛亮上。)

诸葛亮  (念)     胆壮何妨探虎穴,智高哪怕入龙潭。

(吹打。)

鲁肃   (白)     孔明到。

周瑜   (白)     有请。

(周瑜出门,鲁肃随出门。)

周瑜   (白)     啊先生。

诸葛亮  (白)     都督!

(周瑜、诸葛亮、鲁肃同进门。诸葛亮坐大边,周瑜坐小边,鲁肃小边跨椅。)

诸葛亮  (白)     唤山人进帐,有何军情议论?

周瑜   (白)     先生,兴军之际,何事当先?

诸葛亮  (白)     这?军马未动,自然是粮草先行。

周瑜   (白)     足见高明。

鲁肃   (白)     啊,高明得很哪!

周瑜   (白)     啊,先生,昔日曹操兵少,袁绍兵多,而操反胜绍者,因用许攸之谋,先断乌巢之粮。今曹操势众,必须先断曹之粮道,然后可破。吾已探明,曹军粮草屯于聚铁山。先生久居汉上,熟知地理,敢烦先生,带领关、张、子龙等,吾亦助兵千人,星夜往聚铁山劫粮。彼此各为主人之事,先生幸勿推却。

诸葛亮  (白)     都督委用,亮自当效劳。就请都督传令。

周瑜   (白)     如此,就请先生一往。

(周瑜将令旗交诸葛亮。)

诸葛亮  (白)     得令!

     (念)     明知周郎借刀计,佯装假作不知情。

(诸葛亮出门,冷笑。小锣五击头。诸葛亮下。周瑜归小座,鲁肃站大边。)

鲁肃   (白)     啊,都督,为何单用孔明劫粮,是何意也?

周瑜   (白)     大夫,我欲杀孔明,恐人谈论,今借曹之刀杀之。你可前去听他讲些什么,速报我知。

鲁肃   (白)     哦哦,是、是、是。

(小锣五击头。鲁肃出门下。)

周瑜   (白)     久闻曹贼惯绝人之粮道,聚铁山必有重兵把守,孔明此去,必为曹兵所杀。孔明哪,孔明,你中我之计也!

(闪锤。周瑜站当中。)

周瑜   (西皮摇板)  曹孟德领人马惯劫粮道,

             聚铁山必埋伏将士英豪;

             诸葛亮此一去性命难保,

             这是我暗杀他不用钢刀。

(周瑜坐小座。小锣抽头。鲁肃上。)

鲁肃   (西皮摇板)  诸葛亮出大营他是呵呵地大笑,

             他笑我周都督用计不高。

(小锣五击头。鲁肃进门站大边。)

周瑜   (白)     那孔明可曾讲些什么?

鲁肃   (白)     那孔明出得营去,是呵呵地大笑哇!

(撕边一击。)

周瑜   (白)     啊?他笑什么?

鲁肃   (白)     他冷笑曰:吾闻江南童谣云:“伏路把关饶子敬,临江水战有周郎。”公等于陆路但能伏路把关;公瑾但堪水战,不能陆战。怎及得我水战、陆战、马战、车战各尽其妙,何愁功绩不成,可惜周郎只习水战一能耳。1

(撕边一击。周瑜绕翎气忿。)

周瑜   (白)     噢!那孔明欺我不能陆战么?

鲁肃   (白)     嘿嘿,然也。

(软撕边一击。)

周瑜   (白)     哼!我不用他劫粮!原令追回!

(大锣一击。)

鲁肃   (白)     是、是、是。

(鲁肃出门。)

鲁肃   (白)     哼,这是何苦哇!

(鲁肃双手一拍。大锣五击头。鲁肃下。)

周瑜   (白)     孔明哪,村夫!我不杀你,誓不为人也!

     (西皮摇板)  实指望借刀计将他瞒过,

             又谁知这机关被他识破。

(大锣长丝头。鲁肃持卷着的令旗自下场门上,进门。)

鲁肃   (白)     原令追回。

周瑜   (白)     放下。

(软撕边一击。鲁肃把令旗交中军,站大边。)

周瑜   (白)     啊,大夫,曹营水军,何人掌管?

鲁肃   (白)     荆襄降将蔡瑁、张允。

周瑜   (白)     噢!蔡瑁、张允?我闻此二人久居荆襄,惯习水战,今曹操用此二人统领水军,看来本督大功难成也。

     (西皮摇板)  他二人习水战难敌难破,

             除非是杀二贼方定干戈。

(大锣圆场。甘宁上。)

甘宁   (白)     启都督:蒋干过江。

周瑜   (白)     噢!蒋干过江?

甘宁   (白)     正是。

(周瑜闻言,思考,转眼睛。撕边接慢叫头。周瑜三笑。)

鲁肃   (白)     都督,闻得蒋干过江,都督为何这样大笑?

周瑜   (白)     我破曹贼水军,无计可施;蒋干此番过江,必是为曹操作说客而来,待我略施小计,管叫曹操自杀水军。

鲁肃   (白)     计将安出?

周瑜   (白)     附耳上来。

(周瑜耳语,欲提笔写信。)

鲁肃   (白)     慢来,慢来!都督与蒋干同窗契友,恐识笔迹,肃来代笔。

周瑜   (白)     就请大夫写来。

鲁肃   (白)     好,好,好!书信呵──

(小锣急三枪。鲁肃修书。)

周瑜   (白)     你可将此书信,暗放我之帐中。附耳上来!

(周瑜耳语。)

鲁肃   (白)     是、是、是。

(鲁肃出门,笑。小锣五击头。鲁肃下。)

周瑜   (白)     来。

甘宁   (白)     有。

周瑜   (白)     大开营门,有请蒋先生。

甘宁   (白)     有请蒋先生。

(甘宁下。吹打。蒋干上,周瑜出迎。)

蒋干   (白)     啊,公瑾。

周瑜   (白)     子翼兄。

蒋干、

周瑜   (同白)    久别了哇!

(周瑜、蒋干同笑。)

周瑜   (白)     仁兄请。

蒋干   (白)     贤弟请。

(周瑜、蒋干同进门,周瑜坐小边,蒋干坐大边。)

蒋干   (白)     啊,公瑾,别来无恙啊?

周瑜   (白)     啊,子翼良苦,远涉江湖,敢是与曹操作说客么?

(撕边一击。)

蒋干   (白)     啊,不,不,不!我久别足下,特来叙旧,奈何疑我与曹氏作说客耳!

(周瑜故作冷笑。撕边一击。)

周瑜   (白)     我虽不及师旷之聪,闻弦歌而知雅意!

蒋干   (白)     哎呀呀呀……足下待故人如此啊,我便告辞。

(蒋干欲行,周瑜站起身。)

周瑜   (白)     啊,子翼兄既无此意,为何去心忒急?

蒋干   (白)     不是哟,贤弟的疑心忒大呀!

周瑜   (白)     弟乃戏言。

蒋干   (白)     我倒多疑了。

周瑜   (白)     请坐叙话。

蒋干   (白)     请。

周瑜   (白)     正是:

     (念)     江上思良友,

蒋干   (念)     军中会故知。

(大锣五击头。周瑜、蒋干同坐。)

周瑜   (白)     传众将进帐!

中军   (白)     众将进帐!

甘宁、
太史慈、
黄盖、

程普   (内同白)   来也。

(大锣圆场。甘宁、太史慈自上场门同上,黄盖、程普自下场门同上。)
甘宁、
太史慈、
黄盖、

程普   (同白)    参见都督

周瑜   (白)     见过蒋先生。

甘宁、
太史慈、
黄盖、

程普   (同白)    蒋先生。呔!敢是与曹操作说客吗?

(快撕边一击。)

蒋干   (白)     喏喏喏……

周瑜   (白)     众位将军。

甘宁、
太史慈、
黄盖、

程普   (同白)    都督。

周瑜   (白)     蒋子翼乃本督同窗契友,虽从江北而来,亦非曹氏说客,公等不要多疑。

甘宁、
太史慈、
黄盖、

程普   (同白)    既是都督同窗契友,待我等侍席把盏。

周瑜   (白)     帐中陪侍。

甘宁、
太史慈、
黄盖、

程普   (同白)    是。

周瑜   (白)     看宴来,我与子翼兄把盏。

蒋干   (白)     岂敢,到此就要叨扰。

周瑜   (白)     看酒!

蒋干   (白)     不敢,摆下就是。

(傍妆台牌。周瑜安席,蒋干与众将叙礼,同入八字桌大坐。)

周瑜   (白)     太史慈听令!

太史慈  (白)     在。

周瑜   (白)     公可佩吾剑,以为监酒令官,今日酒席筵前,但叙朋友旧交;有人提起孙曹军旅之事者,即席斩之!

(周瑜将剑交太史慈。)

太史慈  (白)     得令!

(太史慈接剑,三笑。四击头,撕边一击。蒋干吃惊,发呆。软撕边一击。)

周瑜   (白)     子翼兄……喂,子翼兄!

蒋干   (白)     啊、啊……

周瑜   (白)     请。

蒋干   (白)     请。

(周瑜、蒋干同饮酒。)

周瑜   (园林好牌)  笙歌起同饮佳酿,

             我今日营中会同窗。

             蒙主恩权衡独掌,

             为大将恐难当。

蒋干   (园林好牌)  拜大将正相当。

周瑜   (白)     子翼兄。

蒋干   (白)     贤弟。

(大锣五锤。周瑜、蒋干同出座。)

周瑜   (白)     你看,我营将士,可雄壮否?

蒋干   (白)     我观营中诸将,真乃熊虎之士也。

周瑜   (白)     再看后营粮草——

(撕边一击。周瑜、蒋干同往后看视。)

周瑜   (白)     堆积如山,可充足否?

蒋干   (白)     唔呀呀,真个是兵精粮足,名不虚传,名不虚传!

(蒋干谄笑。)

蒋干   (笑)     啊,啊,啊,咦,哈哈哈……

(小锣一击。)

周瑜   (白)     子翼兄。

蒋干   (白)     啊,贤弟。

周瑜   (白)     想你我同窗学业之时,焉能望有今日!

蒋干   (白)     以贤弟高才,实不为过呀!

周瑜   (白)     子翼兄。想大丈夫处世,遇知己之主,外托君臣之义,内结骨肉之亲,言必行,计必从,祸福共之;假使苏秦、张仪、陆贾、郦生复出,口似悬河,舌如利刃,安能动我之心哉呀!

(周瑜狂笑。大锣圆场。周瑜拍手向外转身走小圆场。蒋干感到尴尬,强笑。)

周瑜   (白)     子翼兄。

蒋干   (白)     贤弟。

周瑜   (白)     你看我帐下之将,皆江东之英杰。今日此宴,可名群英会。

蒋干   (白)     哎呀,真个是群英会呀。

周瑜   (白)     啊?

蒋干   (白)     啊?

(周瑜得意地纵声大笑。蒋干不得不敷衍周瑜,随之强笑。)

周瑜   (西皮原板)  人生聚散实难料,

蒋干   (白)     人生天地之间,聚散是难以料得就啊!

周瑜   (西皮原板)  今日相逢会故交。

蒋干   (白)     今日相逢,三生有幸哪!

周瑜   (西皮原板)  群英会上当醉饱,

(大锣闪锤。周瑜、蒋干同入座。)

周瑜   (西皮摇板)  畅饮高歌在今宵。

     (白)     子翼兄,弟自军兴以来,滴酒不闻;今日故友相会,又无疑忌,当饮一醉方休。

蒋干   (白)     是要一醉方休。

周瑜   (白)     来、来、来,你我各饮一百觥!

蒋干   (白)     慢来,慢来。贤弟乃沧海之量,兄乃瓦沟之渠;一百觥,不消;三觥也就够了。

周瑜   (白)     三觥啊?好,就三觥!

             看大杯伺候!

中军   (白)     是。

(中军取大杯斟酒。大锣闪锤。周瑜、蒋干同饮。)

周瑜   (西皮摇板)  酒逢知己千杯少,

周瑜、

蒋干   (同白)    请!

(快长锤。周瑜、蒋干同饮酒毕。)
周瑜、

蒋干   (同白)    干!

(大锣凤点头。周瑜左手照杯,右手掏翎指杯。)

周瑜   (西皮摇板)  眼望中原酒自消。

(单楗子一击,行弦。)

蒋干   (白)     哎呀!这“北酒”性暴,有些难饮哪!

(单楗子一击。周瑜左手翻水袖,绕翎子,冷笑。大锣凤点头。)

周瑜   (西皮摇板)  暴酒难逃三江口,

(快长锤。周瑜拈杯一照,有醉意。行弦。)

蒋干   (白)     贤弟,这顺流而下,可是醉得快呀!

(单楗子一击。周瑜绕翎子,冷笑。大锣闪锤。)

周瑜   (西皮摇板)  顺流而下在东海飘。

(大锣长丝头。周瑜佯醉,周瑜、蒋干同出座。)

蒋干   (白)     贤弟莫非醉了?

周瑜   (白)     吾今醉矣!

蒋干   (白)     我的酒也沉了。

周瑜   (白)     久与仁兄相别,今日弟要舞剑作歌,以助一乐。

蒋干   (白)     贤弟酒后舞剑,非同儿戏呀!

周瑜   (白)     不妨。

             中军,卸袍!

(大锣慢圆场。周瑜下。)

蒋干   (白)     啊,这位将军上姓?

黄盖   (白)     姓黄。

蒋干   (白)     敢莫是黄公覆?

黄盖   (白)     然。

蒋干   (白)     年迈了!

黄盖   (白)     唔……

蒋干   (白)     虎老雄心在,老当益壮啊!

(蒋干向甘宁。)

蒋干   (白)     啊,甘将军,辛苦了!

甘宁   (白)     岂敢。

(周瑜换衣上,入座。蒋干入座。)

周瑜   (白)     献丑了。

(周瑜抚琴,唱琴歌。)

周瑜   (唱)     丈夫处世兮立功名,

             立功名兮慰平生,

             慰平生兮吾将醉,

             吾将醉兮发狂吟!

(周瑜表现醉意,大笑。大锣慢圆场。周瑜舞剑。)

周瑜   (风入松牌)  同窗故友会群英,

             江东豪杰逞威风。

             俺今督师破阿瞒,

             哪怕他百万雄兵!

             据长江与敌争锋,

             显男儿立奇功。

(走马锣鼓。周瑜舞剑。急急风牌。周瑜看蒋干。撕边一击,慢冲头。周瑜舞毕佯醉。)

蒋干   (白)     贤弟你当真的醉了么?

周瑜   (白)     弟实实醉矣!

蒋干   (白)     我我我……也醉了。

(蒋干佯醉,呕吐。撕边一击。)

周瑜   (白)     久不与子翼同榻,今宵要抵足而眠。

             来!

中军   (白)     有。

周瑜   (白)     搀扶蒋先生到我帐中安歇。

蒋干   (白)     贤弟就要来呀!

(蒋干佯醉。冲头。中军、军士搀蒋干同下。)

太史慈  (白)     末将交令。

周瑜   (白)     黄公覆听令!

黄盖   (白)     在。

周瑜   (白)     今晚三更时分,你到我的帐中密报军情。

黄盖   (白)     报什么?

周瑜   (白)     附耳上来!

(大锣掐音打咂咂。周瑜耳语。)

黄盖   (白)     咋、咋、咋……得令!

(大锣长尖。黄盖下。)

周瑜   (白)     甘兴霸听令。

甘宁   (白)     在。

周瑜   (白)     今晚命你巡营。蒋干若是逃走,各营头不许拦阻。

甘宁   (白)     得令。

(甘宁下。)

周瑜   (白)     掩门。

(大锣圆场转撤锣。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三场】

(小开门。鲁肃持灯上,进门,走至大边斜桌旁,灯把用桌上盘子压住,拿起桌上的蜡烛,往外弹灯捻,左脚踩灯捻,坐,从袖内取出信看,放下信,看书,看到第三本,把信藏在书内。出位,左手持灯四下一照,出门,往小边走,闻蒋干声,右手以袖掩灯,悄下。中军持灯,二军士扶蒋干同上,入寝帐;中军、军士同下。蒋干出帐向两边偷看。小锣一击。蒋干闻周瑜声,急入帐。中军持灯,二军士扶周瑜同上。中军、军士同下。起初更鼓。)

周瑜   (白)     子翼,仁兄。

             睡着了。

     (南梆子)   安排下巧计谋营门不锁,

             转眼见蒋子翼早已睡着;

             假意儿装醉样和衣而卧,

             朦胧眼且看他行事如何。

(周瑜打哈欠,入寝帐。起二更鼓。蒋干出帐。)

蒋干   (白)     贤弟,公瑾。

             睡着了。唉我此来好悔也!

     (西皮摇板)  悔不该在曹营夸口太过,

             实指望过江来将他说合;

             太史慈持宝剑甚是凶恶,

             若提起孙曹事定把头割。

     (白)     喂呀!坐是坐不定,睡又睡不着。哎呀呀……这便怎么处?

             咦!案上有书,待我看书消遣。

(蒋干入座看书。)

蒋干   (白)     兵书战策。车战,用不着了;陆战,没有什么意思。水战,嗳,周郎最习水战,倒要看看!

(蒋干发现书信。)

蒋干   (白)     “周都督开拆”……小柬一封,看过的了。偷觑偷觑!“荆襄降将蔡瑁、张……”

(周瑜帐内嗽。小锣一击。)

蒋干   (白)     公瑾,贤弟。

             睡着了……

(蒋干念信,周瑜暗出帐。)

蒋干   (白)     “荆襄降将蔡瑁、张允拜上都督:我等降曹,非图仕禄,迫于势耳。今已赚北军困于寨中,但得其便,即将曹贼之首献于麾下。早晚人到,便有关报。幸勿见疑,先此敬复。”

(小锣一击。蒋干软坐,周瑜暗笑入帐。)

蒋干   (白)     哎呀,曹丞相啊,你好险哪!

     (西皮摇板)  曹丞相在帐中安然稳坐,

             他怎知二贼子里应外合!

             若不是蒋子翼把机关解破,

             怕的是你的命一定难活。

     (白)     原来此二贼结联东吴!我不免将此书带回,献与丞相,将此二贼灭却,岂不是我蒋干大大的头功!我就是这个主意。

(蒋干怀书,起立,进门,整理书案,发觉将灯放错,移正,入寝帐。起三更鼓。黄盖持灯上。)

黄盖   (念)     鼓打三更尽,风吹刁斗寒。

     (白)     都督醒来,都督醒来!

(小锣一击。周瑜出寝帐。)

周瑜   (白)     夜静更深,进帐何事?

黄盖   (白)     启都督:今有江北蔡……

(小锣一击。)

周瑜   (白)     噤声!

(周瑜急吹灯,摸黑到帐子前。)

周瑜   (白)     子翼兄!

(周瑜出门。)

周瑜   (白)     “蔡”什么?

(蒋干出帐偷听。)

黄盖   (白)     蔡瑁、张允─—

周瑜   (白)     低声些!

黄盖   (白)     着人前来,言道急切不得下手,早晚必有关报。

(周瑜假怒。)

周瑜   (白)     哼!此事本督早已知道。今有江北外客在此,倘若被他听见,岂不泄露军情!你行军多年,还是这等粗鲁,还不快走去!

黄盖   (白)     咋、咋、咋……

(小锣一击。周瑜、黄盖相视暗笑。小锣一击。黄盖下。)

周瑜   (白)     真乃老迈昏庸!

(周瑜走回帐口。小锣一击,蒋干退回帐中。)

周瑜   (白)     子翼兄!

             睡着了。幸喜不曾被他听见。不免宽衣安睡。

(周瑜入寝帐。起四更鼓。周瑜、蒋干同梦语。)

周瑜   (白)     子翼兄,三日之内,定取曹操首级。

蒋干   (白)     贤弟,你是怎样的杀他?

周瑜   (白)     自有妙计!

蒋干   (白)     只怕不得能够。

周瑜   (白)     你看哪!

蒋干   (白)     妄想啊!

(起五更鼓。蒋干暗出帐外。小锣一击。)

蒋干   (白)     哎呀!吓煞我也!趁此无人,我逃走了吧!

     (西皮摇板)  夜深沉盼到了五更已过,

             到江边寻小舟急忙逃脱。

(小锣长丝头。鲁肃自下场门上,与蒋干相撞。)

鲁肃   (白)     啊啊……

(鲁肃回首与蒋干拱手。)

蒋干   (白)     大夫。啊啊……请了,请了!

(蒋干急逃下。小锣长丝头。鲁肃进门,寻书信,不见,笑。小锣一击。)

鲁肃   (白)     都督醒来,都督醒来!

(鲁肃大笑,站小边。小锣一击。周瑜出帐。)

周瑜   (白)     子敬,为何如此的呆笑哇?

鲁肃   (白)     那蒋干盗书逃走了。

周瑜   (白)     未必吧?

鲁肃   (白)     都督请看哪。

(周瑜向外双翻,觅信,翻回。)

鲁肃   (白)     我放在里面,无有了。

(小锣一击,大锣一击。)

周瑜   (白)     啊?

鲁肃   (白)     啊?

周瑜   (白)     这!

(周瑜笑。)

鲁肃   (白)     这!

(鲁肃随之笑。)

周瑜   (西皮摇板)  蒋子翼盗书信千差万错。

鲁肃   (西皮摇板)  周都督用巧计使人难觉,

周瑜   (西皮摇板)  此一计天下人被我瞒过,

(周瑜自言自语。)

周瑜   (白)     瞒过了!

(周瑜十分得意,笑着下场。鲁肃随周瑜欲下,突翻回。)

鲁肃   (西皮摇板)  怕只怕瞒不了那南阳诸葛。

(大锣一击,行弦。鲁肃寻思。)

鲁肃   (白)     嗯,只恐瞒不过他呀!

(大锣抽头。鲁肃下。)

【第四场】

(大锣长锤。四红文堂引曹操同上。)

曹操   (西皮摇板)  统雄兵下江南交锋对垒,

             得荆襄和九郡大展军威。

             造下了铜雀台缺少二美,

             扫江东灭刘备天意可遂。

(小锣抽头。蒋干上。)

蒋干   (西皮摇板)  在东吴盗书信一宵未睡,

             回营来见丞相色舞眉飞。

(蒋干进门。)

蒋干   (白)     参见丞相。

曹操   (白)     子翼回来了?

蒋干   (白)     回来了。

曹操   (白)     一旁坐下。

蒋干   (白)     谢座。

(小锣二击。蒋干大边跨椅坐。)

曹操   (白)     那周郎降意如何?

蒋干   (白)     那周郎雅量高致,非言词所能动也。

曹操   (白)     事又不济,反被他人耻笑!

蒋干   (白)     虽然未说周郎来降,却与丞相寻来一件大事。

曹操   (白)     什么大事?

(四红文堂同喊堂威。)

蒋干   (白)     这个么?耳目甚众!

曹操   (白)     两厢退下!

(大锣五击头。四红文堂同下。蒋干取出书信。)

蒋干   (白)     这里有书信一封,丞相请看!

(曹操接过书信,略一观看,对蒋干。)

曹操   (白)     看过的了!

蒋干   (白)     不错。

曹操   (白)     待老夫一观。

(急三枪牌。曹操读信,变色。)

曹操   (白)     啊?此二贼果有反意。吩咐站堂!

(大锣圆场四红文堂自两边分上,曹操入大座,蒋干大边桌边跨椅坐。)

曹操   (白)     来,蔡瑁、张允进帐!

军士   (白)     蔡瑁、张允进帐!

蔡瑁、

张允   (内同白)   来也。

(大锣圆场。蔡瑁、张允自两边分上。)
蔡瑁、

张允   (同白)    参见丞相,有何将令?

曹操   (白)     命你二人操练水军,可曾练熟?

蔡瑁、

张允   (同白)    我二人水军未曾练熟,丞相不可进兵。

曹操   (白)     唗!

(大锣五击头。蔡瑁、张允同跪。)

曹操   (白)     等你二人水军练熟,老夫的人头,早到周郎之手!

             来!

四红文堂 (同白)    有。

曹操   (白)     斩!

(冲头。二红文堂押蔡瑁、张允同下。监斩鼓,冲头。二红文堂同上。)

二红文堂 (同白)    斩首已毕。

(曹操挥手,二红文堂同下。大锣五击头。曹操思考,阅信。大锣一击,行弦,大锣一击。曹操醒悟,嗒然自语。)

曹操   (白)     嘿嘿!

     (西皮摇板)  误中了小周郎借刀之计,

             杀蔡瑁和张允悔之不及!

(撕边一击。曹操想。)

曹操   (白)     来,将水军头领,换毛玠、于禁掌管。

四红文堂 (同白)    啊。

曹操   (白)     传蔡中、蔡和进帐!

军士   (白)     蔡中、蔡和进帐!

(小锣五击头。蔡中、蔡和同上。)

蔡中   (念)     惯使长枪战,

蔡和   (念)     能开宝雕弓。

(小锣二击。蔡中、蔡和同进门。)
蔡中、

蔡和   (同白)    参见丞相。

曹操   (白)     罢了,老夫杀你二人兄长,可有怨恨?

蔡中、

蔡和   (同白)    违误军令,斩之无亏。

曹操   (白)     如今大江南北,难通消息,欲命你二人诈降周郎,可愿去否?

蔡中、

蔡和   (同白)    情愿前往。

曹操   (白)     哼,莫怀二意!

蔡中、

蔡和   (同白)    我二人家眷现在荆州,焉有二意。

曹操   (白)     好,成功之后,另有升赏,去吧。

蔡中、

蔡和   (同白)    遵命。

(蔡中、蔡和同出门。)

蔡中   (念)     辞别曹丞相,

蔡和   (念)     诈降小周郎。

(小锣五击头。蔡中、蔡和同下。)

蒋干   (白)     啊,丞相。这场大功劳,多亏我蒋干吧?

(大锣一击,行弦。曹操目视蒋干,出位走到台口。)

曹操   (白)     啊?

蒋干   (白)     多亏我蒋干吧?

曹操   (白)

     (西皮摇板)  你本是书呆子一盆面浆,

             盗书信不思量做事荒唐。

             杀蔡瑁和张允缺少良将,

(四红文堂自两边分下。曹操欲下,回顾。大锣凤点头。)

曹操   (西皮摇板)  你就是他二人要命阎王。

(大锣一击。曹操上下打量蒋干,左手抓,右手甩绕袖。长锤。曹操背手下。蒋干送曹操下,向内看,转身向外,莫名其妙地叹气。)

蒋干   (白)     哎!

     (西皮摇板)  这一场大功劳他不加升赏,

             为什么当众将羞辱一场?

             我这里低下头暗暗思想──

(行弦。蒋干思索。)

蒋干   (白)     哦哦,是了。

     (西皮摇板)  想必是为周郎不肯归降。

(行弦。)

蒋干   (白)     不错,是的,是的哟!

(小锣抽头。蒋干下。)

【第五场】

(长锤。周瑜持书思索缓步上。)

周瑜   (白)     唉!

     (西皮摇板)  奉主命驱逆贼身当重任,

(大锣闪锤。周瑜外场椅坐。)

周瑜   (西皮摇板)  日操兵夜观书坐卧不宁。

(小锣抽头。鲁肃上,笑。)

鲁肃   (西皮摇板)  曹孟德错杀了蔡瑁张允,

             周都督可算得第一能人。

(鲁肃竖右手拇指。小锣五击头。鲁肃进门站大边。)

鲁肃   (白)     恭喜都督,贺喜都督!

(鲁肃大笑。)

周瑜   (白)     大夫,喜从何来?

鲁肃   (白)     那曹操果中都督之计,杀了蔡瑁、张允;水军头领换了毛玠、于禁掌管了,岂不是一喜呀?

周瑜   (白)     啊?那曹操果中我之计,杀了蔡瑁、张允;水军头领换了毛玠、于禁掌管了?

鲁肃   (白)     不错,是的。

周瑜   (笑)     吾破曹贼水军,无忧矣。

鲁肃   (白)     料无忧矣。

(鲁肃笑。)

周瑜   (白)     我想此事,众将不知,或者有之。惟有那孔明──

鲁肃   (白)     那孔明么?

周瑜   (白)     嗯。

鲁肃   (白)     我谅他不知!

周瑜   (白)     谅他不知!请来叙话。

鲁肃   (白)     是、是、是。

             有请诸葛先生。

(小锣抽头。诸葛亮上。)

诸葛亮  (西皮摇板)  借蒋干施妙计早已料就,

             曹家客竟作了东吴的功臣。

(小锣圆场。周瑜、鲁肃同出迎。)

周瑜   (白)     啊,先生!

诸葛亮  (白)     都督!

周瑜   (白)     请坐。

诸葛亮  (白)     有座。

(小锣归位。周瑜小边坐,诸葛亮大边坐,鲁肃小边跨椅坐。)

诸葛亮  (白)     恭喜都督,贺喜都督!

(周瑜、鲁肃同惊愕。小锣一击。)

周瑜   (白)     喜从何来呀?

鲁肃   (白)     是呀,喜从何来呀?

诸葛亮  (白)     那曹操果中都督之计,杀了蔡瑁、张允;岂不是一喜呀?

(诸葛亮以目暗示鲁肃,周瑜闻言一惊。小锣一击。)

鲁肃   (白)     哎呀,他倒先……

(鲁肃右手一指诸葛亮,周瑜右手急拦。小锣一击。鲁肃自语。)

鲁肃   (白)     他知道了!我说他不知,他倒先知道了!

(周瑜暗中甩袖止鲁肃,转向诸葛亮。)

周瑜   (白)     啊,先生。我观曹军水寨,十分严整有法,故施此计,何足先生挂齿。

诸葛亮  (白)     都督大才。

周瑜   (白)     啊,先生。今曹军势众,非等闲可破,瑜思得一计,不知可否,请先生为我一决。

诸葛亮  (白)     你我不必明言,两下各写一字在手,看看你我心意可同?

周瑜   (白)     好,各自写来。

(诸葛亮、周瑜相背暗在手中同写“火”字。鲁肃站起,面向外自语。)

鲁肃   (白)     写什么不晓得!

诸葛亮、

周瑜   (同白)    大夫请看!

(鲁肃观看诸葛亮、周瑜手,惊诧。)

鲁肃   (白)     哎呀!你二人俱是一个“火”字呀!

周瑜   (白)     未必吧?

(诸葛亮、周瑜同将手收回。)

鲁肃   (白)     请看哪!

(周瑜伸手自念。)

周瑜   (白)     火!

(诸葛亮伸手压在周瑜手上。)

诸葛亮  (白)     火!

鲁肃   (白)     火!

(周瑜面向诸葛亮。)

周瑜   (白)     这?

诸葛亮  (白)     这?

(周瑜面向鲁肃。)

周瑜   (白)     啊?

鲁肃   (白)     啊?

(周瑜笑,诸葛亮边笑边向左转身,周瑜怒视诸葛亮背;鲁肃随之纵声大笑。)

鲁肃   (白)     哎呀呀!他二人俱是一个“火”字呀!

(鲁肃笑。小锣二击。周瑜、鲁肃、诸葛亮同归原座。)

周瑜   (白)     啊,先生,你我二人所见相同,幸勿泄露。

诸葛亮  (白)     两家大事,焉能泄露。

周瑜   (白)     请问先生:水面交锋,何器当先?

诸葛亮  (白)     水面交锋,自然以弓箭当先。

周瑜   (白)     弓箭当先?

鲁肃   (白)     是呀,水面交锋,弓箭是要紧的呀。

周瑜   (白)     唔,先生之言,甚合吾意。只是军中缺箭,敢烦先生监造十万枝狼牙,以为应敌之具。先生此差,万无推辞的了。

诸葛亮  (白)     都督见委,自当效劳。请限日期。

周瑜   (白)     这限期……

(周瑜撩帔搭腿。鲁肃边念边搭腿。)

鲁肃   (白)     哎呀呀,这十万枝狼牙箭么,少不得也要一年哪。

(周瑜拦鲁肃语。)

周瑜   (白)     先生,半月可成?

诸葛亮  (白)     半月,多了!

鲁肃   (白)     啊?怎么会多了?

(周瑜拦鲁肃语。)

周瑜   (白)     十日可完备否?

诸葛亮  (白)     那曹军行兵甚急,若候十日,岂不误了大事?还多!

鲁肃   (白)     啊?怎么十万枝狼牙箭十日……

(周瑜拦鲁肃语。)

周瑜   (白)     七日如何?

诸葛亮  (白)     还多!

鲁肃   (白)     啊?七日还多?哎呀呀!恐怕你造不齐吧?

(周瑜拦鲁肃语。)

周瑜   (白)     如此,请先生自限日期吧!

鲁肃   (白)     是哇,先生自限日期吧!

诸葛亮  (白)     这?

(诸葛亮思索。)

诸葛亮  (白)     三天足矣!

(小锣一击。周瑜惊愕。)

鲁肃   (白)     啊?三天?三天你焉能造齐十万枝狼牙箭哪?

周瑜   (白)     是呀,三日无箭呢?

诸葛亮  (白)     甘当军令!

(周瑜、诸葛亮同站,鲁肃向前拦。)

鲁肃   (白)     诶,先生,军中无戏言!

周瑜   (白)     是呀,军中无有戏言哪!

诸葛亮  (白)     愿立军状!

鲁肃   (白)     军状?立不得!

(鲁肃拦阻诸葛亮,周瑜拦鲁肃。)

周瑜   (白)     先生请写!

诸葛亮  (白)     军状呵……

(急三枪牌。诸葛亮写军状。鲁肃向外摊手。)

鲁肃   (白)     完了!

诸葛亮  (白)     军状在此。

(诸葛亮将军状交周瑜,周瑜交鲁肃。)

诸葛亮  (白)     告辞了!

     (西皮摇板)  在帐中辞公瑾再别子敬,

(小锣抽头。诸葛亮出门。)

诸葛亮  (西皮摇板)  自有那妙法儿去借雕翎。

(小锣五击头。诸葛亮下。鲁肃站大边。)

鲁肃   (白)     啊,都督,那孔明讨限三天造箭,莫非他要借此逃走不成么?

周瑜   (白)     他若逃走,岂不被我东吴耻笑?你可吩咐工匠,物料一概不准凑手。候三日无箭,我便斩孔明也。

鲁肃   (白)     唉!

黄盖   (内白)    二位将军候着!

(大锣五击头。黄盖上,进门站小边。)

黄盖   (白)     启都督:今有蔡中、蔡和,辕门投降。

(周瑜寻思。)

周瑜   (白)     细作到了。

             传!

黄盖   (白)     二位将军进帐。

蔡中、

蔡和   (内同白)   来也。

(小锣五击头。蔡中、蔡和同上。)

蔡中   (念)     离了曹营地,

蔡和   (念)     来此是东吴。

(蔡中、蔡和同进门。)
蔡中、

蔡和   (同白)    与都督叩头。

周瑜   (白)     请起。

(蔡中、蔡和分两边站。)

周瑜   (白)     二位将军事曹日久,今背主投降,是何意也?

蔡中、

蔡和   (同白)    可恨曹贼,杀了我二人兄长,特投都督帐下,借兵与兄报仇,望求收录。

周瑜   (白)     好,弃暗投明,可称俊杰也!

蔡中、

蔡和   (同白)    都督夸奖。

周瑜   (白)     甘兴霸进帐!

甘宁   (内白)    来也。

(大锣冲头。甘宁上。)

甘宁   (白)     都督有何吩咐?

周瑜   (白)     此二人乃荆襄旧将,今来投降,拨在将军标下听用,后当重委。

(周瑜作手势,暗示将来杀之。)

甘宁   (白)     遵命。

             二位将军随我来。

(大锣五击头,大锣一击。)
蔡中、

蔡和   (同白)    谢都督。

(甘宁引蔡中、蔡和同出门。鲁肃随出一看,蔡中、蔡和暗表事成,同下。鲁肃进门。)

鲁肃   (白)     啊,都督,此二人乃是诈降啊!

(周瑜佯怒。)

周瑜   (白)     唗!他因曹操误杀他二人兄长,特投本督帐下,借兵与兄报仇,何诈之有?似你这样多虑,安能容纳天下贤士,还不与我请出帐去!

鲁肃   (白)     告退。

(小锣一击。鲁肃出门。)

鲁肃   (白)     嘿嘿,分明是假,怎说是真?

(鲁肃想。)

鲁肃   (白)     有了,我不免去到馆驿问过孔明便知明白。正是:

     (念)     真假难分辨,好歹我要——

(鲁肃右手正撩水袖。)

鲁肃   (念)     问——

(鲁肃抖下水袖。)

鲁肃   (念)     知——

(鲁肃正撩水袖。)

鲁肃   (念)     音。

(鲁肃抖下水袖,反绕,左手撩袍。小锣五击头。鲁肃下。周瑜笑。)

周瑜   (白)     子敬平日老实,今日忽然乖巧起来了!

黄盖   (白)     嗯!

(软撕边一击。)

周瑜   (白)     老将军还在此?

黄盖   (白)     伺候都督。

周瑜   (白)     可知二将降意否?

黄盖   (白)     他二人乃是诈降。

周瑜   (白)     怎见得?

黄盖   (白)     不带家眷,岂不是诈降!

周瑜   (白)     哦?不带家眷,就是诈降;足见老将军高见。

黄盖   (白)     都督夸奖了。

周瑜   (白)     唉!惜乎哇,惜乎!北军有人诈降我东吴,我东吴就无人诈降那曹操!

黄盖   (叫头)    都督!

     (白)     某黄盖不才,愿诈降那曹操!

周瑜   (白)     老将军愿去诈降?

黄盖   (白)     当报国恩。

周瑜   (白)     诶──呀!我想诈降,非同小可,若不受些苦刑,怎瞒得细作之耳目?只是老将军年迈——

(撕边一击。鲁肃撩黄盖髯。)

周瑜   (白)     如之奈何!

黄盖   (叫头)    都督!

     (白)     某黄盖受东吴三世厚恩,慢说是苦刑,就是粉身碎骨,理所当然!

周瑜   (白)     老将军可是真心?

黄盖   (白)     并无假意。

周瑜   (白)     好哇!真乃社稷之臣也。

黄盖   (白)     都督夸奖了。

周瑜   (白)     请上受我一拜!

黄盖   (白)     末将也有一拜。

(扭丝。周瑜搭手扯着走,黄盖归大边,周瑜归小边,同拜。)

周瑜   (西皮散板)  定下了苦肉计全要你忍,

             我江东生灵福托与将军。

黄盖   (白)     都督!

     (西皮散板)  周都督休得要大礼恭敬,

             俺黄盖受东吴三世厚恩;

             虽然是年纪迈忠心耿耿,

(扭丝。黄盖出门。)

黄盖   (西皮散板)  学一个奇男子诈降曹营。

(黄盖下。)

周瑜   (西皮散板)  好一个黄公覆忠心耿耿,

             我料他此一去大功必成。

(大锣抽头。周瑜下。)

【第六场】

(小锣抽头转垛头。诸葛亮上。)

诸葛亮  (西皮原板)  造雕翎分明是暗藏匕首,

             三日限必笑我自吞鱼钩。

             怎知我测天文早已料就,

             自有那送箭人一礼全收。

(诸葛亮坐八字椅大边,观书。鲁肃上。小锣一击。)

鲁肃   (西皮原板)  限三天造雕翎不多时候!

(小锣一击。鲁肃进门,退出,惊愕。)

鲁肃   (白)     咦!

     (西皮原板)  为什么他那里无愁无忧?

(鲁肃进门。)

鲁肃   (白)     诶!

(鲁肃拍案。小锣三击。)

鲁肃   (西皮快板)  昨日里在帐中夸下海口,

             这桩事倒叫我替你担忧!

(鲁肃站小边,诸葛亮站起,走到鲁肃身旁。)

诸葛亮  (白)     啊,鲁大夫。山人也无有什么要紧之事,大夫替我担的是什么忧哇?

鲁肃   (白)     啊?昨日你在帐中立下了军状,三天造齐十万枝狼牙。你的箭在哪里?我是怎么不替你担忧?啊?我怎么不替你担忧哇?

诸葛亮  (白)     哎呀,怎么还有此事么?

鲁肃   (白)     啊?

诸葛亮  (白)     我倒忘怀了!

鲁肃   (白)     哎呀,他倒忘怀了!你看、看、看!

诸葛亮  (白)     哎呀呀!大夫,你我算算日期吧。

鲁肃   (白)     好,算算日期。

诸葛亮  (白)     昨日,

鲁肃   (白)     一天!

诸葛亮  (白)     今日,

鲁肃   (白)     两天!

诸葛亮  (白)     明日,

鲁肃   (白)     三天!拿来!

诸葛亮  (白)     什么?

鲁肃   (白)     箭哪!

诸葛亮  (白)     哎呀呀,我是一枝也无有哇!

鲁肃   (白)     啊?无有箭,怎么样啊?

诸葛亮  (白)     啊,大夫,你要救我一救啊!

(诸葛亮跪,鲁肃搀扶,诸葛亮以扇遮面暗笑。)

鲁肃   (白)     起来,起来!

(小锣一击。鲁肃思索。)

鲁肃   (白)     有了!啊,先生,我倒有个拙见在此。

诸葛亮  (白)     有何高见?

鲁肃   (白)     你倒不如驾一小舟,暗暗逃回江夏去吧!

诸葛亮  (白)     诶!我奉主公之命,过得江来,同心破曹;如今寸功未立,怎样回复我主。走不得!

鲁肃   (白)     怎么,走不得?

诸葛亮  (白)     走不得。

鲁肃   (白)     哎呀,你看他又走不得!

诸葛亮  (白)     本来的走不得。

(鲁肃寻思。小锣一击。)

鲁肃   (白)     啊,先生,我倒有个干净绝妙的好主意。

诸葛亮  (白)     什么好主意?

鲁肃   (白)     你倒不如投江死了吧。

诸葛亮  (白)     诶,蝼蚁尚且贪生,为人岂不惜命!你不是教我走,就是教我死,你这算是什么朋友哇?

鲁肃   (白)     嘿嘿,教你走,你不肯走;教你死呢,你又舍不得一死。这不是教我鲁肃替你为难了吗?

诸葛亮  (白)     大夫哇!

鲁肃   (白)     大夫,治不了你的病哪!

诸葛亮  (西皮摇板)  鲁大夫平日里待人宽厚,

鲁肃   (白)     还用你说!

诸葛亮  (西皮摇板)  你保我过江来无祸无忧。

鲁肃   (白)     待你不错。

诸葛亮  (西皮摇板)  眼见得祸临头你不搭救,

(行弦。)

鲁肃   (白)     这是你自找哇!

诸葛亮  (白)     唉!

     (西皮摇板)  看起来你算不了什么好朋友!

鲁肃   (白)     诶!

(鲁肃边唱边向诸葛亮欺步。)

鲁肃   (西皮快板)  这件事乃是你自作自受,

             为什么苦苦的埋怨不休?

     (白)     嘿嘿,我倒不够朋友了。岂有此理!

(小锣一击。)

诸葛亮  (白)     唉!你既救不了我,也不难为于你,与你借几样东西,可有哇?

鲁肃   (白)     不用借,早就预备下了。

诸葛亮  (白)     啊,预备下什么?

鲁肃   (白)     寿衣、寿帽、大大的棺木,将你成殓起来,送回江夏。我交朋友,也不过如此了吧?

诸葛亮  (白)     你怎么竟咒我死啊?

鲁肃   (白)     你还想活命哪?呵呵,难得很哪!

诸葛亮  (白)     不是那样的东西。

鲁肃   (白)     什么东西?

诸葛亮  (白)     军中所用的。

鲁肃   (白)     军中所用的,你且讲来。

诸葛亮  (白)     快船二十只。

鲁肃   (白)     有。

诸葛亮  (白)     束草千担。

鲁肃   (白)     有。

诸葛亮  (白)     青布帐幔。

鲁肃   (白)     有。

诸葛亮  (白)     锣鼓全份。

鲁肃   (白)     也有。

诸葛亮  (白)     每船上三十名水军。

鲁肃   (白)     有、有、有。

诸葛亮  (白)     备酒一席。

鲁肃   (白)     备酒做甚哪?

诸葛亮  (白)     少时到了舟中,我还要饮酒取乐啊!

(小锣一击。鲁肃向后退一步,用眼打量诸葛亮,同时右手向下指,表现诧异。)

鲁肃   (白)     嘿嘿,孔明哪,孔明。明日无箭,我看你是吃酒哇,还是取乐呀!

诸葛亮  (白)     你与我办哪!

鲁肃   (白)     办哪!

     (西皮摇板)  十万箭一夜里他是焉能够造就,

             为朋友我只得顺水推舟。

(鲁肃双手弹髯,作推动式,自上场门下。)

诸葛亮  (西皮摇板)  这件事我谅他参详不透,

             趁大雾到曹营去把箭收。

(小锣三击。鲁肃上。)

鲁肃   (西皮快板)  一桩桩一件件安排已就,

             请先生到江边即刻登舟。

(鲁肃进门,见诸葛亮。)

诸葛亮  (白)     怎么样了?

鲁肃   (白)     诸事停当。

诸葛亮  (白)     有劳,有劳!

鲁肃   (白)     岂敢,岂敢!

(鲁肃转身出门欲行,诸葛亮向前拉住。)

诸葛亮  (白)     走、走、走!

鲁肃   (白)     哪里去?

诸葛亮  (白)     你我到舟中饮酒啊!

鲁肃   (白)     不、不、不,我营中有事啊!

诸葛亮  (白)     有什么事!走哇!

(诸葛亮拉鲁肃。小锣下场。诸葛亮、鲁肃同下。)

【第七场】

(吹打。设船、摆草人。二水手同上,二童引鲁肃、诸葛亮同上。)

鲁肃   (白)     我营中有事呀!

诸葛亮  (白)     无有什么要紧。

鲁肃   (白)     我营中有事呀!

诸葛亮  (白)     无有什么要紧。

(水手搭跳,诸葛亮推鲁肃上船,鲁肃坐骑马椅大边,诸葛亮坐小边。吹打住,水声。水手解缆开船。)

水手   (白)     漫江大雾,观不见江景,船往何处而发?

诸葛亮  (白)     将船往江北而发!

(小锣一击。)

水手   (白)     啊。

鲁肃   (白)     慢来。

(鲁肃离座,诸葛亮随着站起。)

鲁肃   (白)     慢来!那江北乃是曹营地面,如何去得?要去你去,我不去。

             来,来!搭了扶手,我要下去了。

(鲁肃欲下船。)

诸葛亮  (白)     慢来,已经开船了。

鲁肃   (白)     啊,开船了?不消说了,我这条性命断送你手了!

诸葛亮  (白)     来、来、来,你我饮酒哇!

鲁肃   (白)     又吃酒了!

(诸葛亮、鲁肃同坐。)

诸葛亮  (西皮原板)  一霎时白茫茫满江雾露,

             顷刻间看不出在岸在舟;

             似这等巧计谋世间少有,

             学轩辕造指南车去破蚩尤。

鲁肃   (白)     诶!

     (西皮原板)  鲁子敬在舟中浑身战抖,

(小锣一击。鲁肃望诸葛亮,诸葛亮执杯让酒。)

鲁肃   (西皮原板)  拿性命当儿戏他全不担忧;

             这时候他还有心肠饮酒,

(鲁肃将酒误倾右目。)

鲁肃   (西皮原板)  怕的是到曹营难保人头!

水手   (白)     离曹营不远。

诸葛亮  (白)     直往曹营进发!

水手   (白)     啊。

(小锣一击。)

鲁肃   (白)     慢来,慢来!

(鲁肃离座,诸葛亮随着站起。)

鲁肃   (白)     哈哈,你这个人有什么疯病吧?那曹营如何去得?要去你去,我不去。

             来,拢岸搭扶手,我要回去了。

诸葛亮  (白)     慢来,慢来,船行半江,他们拢不住岸了。

鲁肃   (白)     怎么?下不去了?

诸葛亮  (白)     拢不住岸了。

鲁肃   (白)     哎呀,这这……

诸葛亮  (白)     啊,大夫,不要着急。来,来,来,你我饮酒取乐呀。

(小锣一击。)

鲁肃   (白)     怎么,还要吃酒?

诸葛亮  (白)     吃酒有趣呀!

鲁肃   (白)     诸葛亮啊!

诸葛亮  (白)     怎么样啊?

鲁肃   (白)     我鲁肃待你不错呀!

诸葛亮  (白)     本来的不错呀。

鲁肃   (白)     怎么你临死还要拉一个垫背的呀?

诸葛亮  (白)     这是怎么讲话呀!

鲁肃   (白)     好了,好了,泼着我这个人头不要,我就交你这个朋友!吃酒哇!

(鲁肃入座,狂饮。)

诸葛亮  (白)     大夫哇。

     (西皮摇板)  鲁大夫你只管宽心饮酒,

             我和你慢摇橹浪里闲游。

水手   (白)     前面已是曹营。

诸葛亮  (白)     擂鼓呐喊!

(水声。)

鲁肃   (白)     慢来,慢来!

(鲁肃抱头伏案。蒋干上。上场门设寨子片一个,蒋干站在后面。)

蒋干   (白)     有请丞相。

(曹操上,站寨子片后面。)

曹操   (白)     何事?

蒋干   (白)     重雾之中,擂鼓呐喊,不知何故?

曹操   (白)     大雾迷江,敌军骤至,我军切莫妄动。

蒋干   (白)     何不乱箭齐发?

曹操   (白)     好!乱箭齐发!

(曹操、蒋干同下。四军士同上。上段风入松牌。四军士同放箭,同下。)

诸葛亮  (白)     将船调头!

水手   (白)     满船是箭,盛载不起。

诸葛亮  (白)     你等高声喊叫:孔明多谢曹丞相赠箭!

水手   (白)     孔明先生多谢曹丞相赠箭!

曹操   (内白)    嘿嘿!

(大锣一击。)

诸葛亮  (白)     大夫醒来,大夫看那!

             开船!

(鲁肃右手水袖撩在头上向外惊望,回头。众人同下。)

【第八场】

(小锣五击头。曹操、蒋干同上。小锣一击。曹操站当中,蒋干站小边。)

曹操   (白)     我道周郎前来偷营,原来是孔明借箭。子翼,吩咐众将,驾大舟追赶。

蒋干   (白)     不成功啊!顺风顺水,赶不上了。

曹操   (白)     怎么,赶不上了?

蒋干   (白)     赶不上了。

曹操   (白)     嘿嘿!又中他人一计!

蒋干   (白)     下次不中,也就是了。

曹操   (念)     时时防技巧,

蒋干   (念)     着着让人高。

曹操   (念)     失去十万箭,

蒋干   (念)     明日再来造。

曹操   (白)     子翼,从此你休多口!

蒋干   (白)     丞相,事事要谨防!

曹操   (白)     哼!此事又坏在你的身上!

(曹操指蒋干,拂袖。小锣一击,小锣五击头。曹操下。)

蒋干   (白)     哎呀,又坏在我的身上了?哎呀呀呀,这曹营中之事,实在的难办,难办得很哪!

(小锣下场。蒋干下。)

【第九场】

(中段风入松牌。二童抱箭引诸葛亮、鲁肃同上。小锣长丝头。鲁肃站小边,诸葛亮站大边,鲁肃大笑。)

鲁肃   (白)     先生,这里来!

诸葛亮  (白)     何事呀?

鲁肃   (白)     你是怎么知道今晚就有此一场大雾呢?

诸葛亮  (白)     为谋士者不通天文,不晓地理,乃为庸才也。

鲁肃   (白)     哦哦哦。

诸葛亮  (白)     来,查看有多少雕翎?

二童   (同白)    除去破头雕翎,十万有余。

诸葛亮  (白)     大夫,十万有余,可能交得令吧?

鲁肃   (白)     交令哪,呵呵,有我。

诸葛亮  (白)     怎么。交令有你?大夫,你这就不替我担忧了吧?

鲁肃   (白)     我还替你担的什么忧哇?我服了你了!

诸葛亮  (白)     你服我何来?

鲁肃   (白)     服你的好天文,好智谋,诺诺,好大的胆量。

诸葛亮  (白)     山人我也实实的服了你了。

鲁肃   (白)     你服我何来?

诸葛亮  (白)     我服你方才在舟中饮酒的时节,你就是这样的哆哆哆……

(诸葛亮摹仿鲁肃船上发抖形状。小锣一击。)

鲁肃   (白)     哎呀呀,又来取笑啊。

(小锣下场。二童同下,诸葛亮、鲁肃同笑,同下。)

【第十场】

(急急风牌。四军士、四牢子手、黄盖、甘宁、阚泽引周瑜同上。周瑜入大座。鲁肃上。急急风牌转冲头。鲁肃进门站大边。)

鲁肃   (白)     参见都督。

周瑜   (白)     罢了。孔明造箭,怎么样了?

鲁肃   (白)     他呀?他造齐了哇!

(撕边一击。周瑜大惊。)

周瑜   (白)     他他……他是怎样的造法?

鲁肃   (白)     都督容禀!

周瑜   (白)     讲!

(大锣归位。)

鲁肃   (白)     那孔明出得营去,一日也不慌,两日也不忙,等到三天,也不用我国的工匠,他只用快船二十只、束草千担、青布帐幔、锣鼓全份、每船上三十名水军;四更时分,是满江大雾,去至曹营,擂鼓呐喊;那曹操只知是都督前去偷营劫寨,吩咐乱箭齐发。借来了十万枝狼牙,特来——

(周瑜绕翎子。)

鲁肃   (白)     交令!

(撕边一击。鲁肃右手撩袖平指。)

周瑜   (白)     哎呀!孔明哪,孔明,你真乃神人也!

鲁肃   (白)     嗯,算得个活神仙!

(大锣一击。鲁肃放下水袖。)

周瑜   (白)     吩咐军政司查点数目。有请!

鲁肃   (白)     是。

(鲁肃站台口。)

鲁肃   (白)     有请──活神仙!

(吹打。诸葛亮上。)

诸葛亮  (念)     狼牙已得就,尽在雾中求。

(周瑜、鲁肃同出迎。诸葛亮、周瑜、鲁肃同进门,诸葛亮大边外椅坐,周瑜小边外椅坐,鲁肃站大边。)

诸葛亮  (白)     交令。

周瑜   (白)     先生立此盖世之功,瑜深敬服。

诸葛亮  (白)     些许小计,何劳都督挂齿。

周瑜   (白)     备得有酒,与先生贺功。

诸葛亮  (白)     叨扰了。

周瑜   (白)     二位大人陪宴,酒宴摆下!

(吹打。周瑜、诸葛亮、鲁肃、阚泽同入八字桌内座,诸葛亮坐大边,鲁肃大边跨坐,周瑜坐小边,阚泽小边跨坐。)
周瑜、

鲁肃   (同白)    请!

阚泽、

诸葛亮  (同白)    请!

(风入松牌合头。周瑜、诸葛亮、鲁肃、阚泽同饮。)
周瑜、
诸葛亮、
鲁肃、

阚泽   (同白)    干!

(周瑜在干杯时以目暗示黄盖。)

周瑜   (白)     啊,先生。今曹操引百万之众,连络三百余里,非一朝可破;我令众将各带三月粮草准备御敌,先生意下如何?

诸葛亮  (白)     都督高见。

周瑜   (白)     如此待本督传令。

黄盖   (白)     且慢!

(撕边一击。)

周瑜   (白)     老将军为何阻令?

黄盖   (叫头)    都督!

     (白)     慢说是三月粮草,就是三载,也不济事。

周瑜   (白)     依你之见?

黄盖   (白)     这月破得便破;若破不得,只好依张子布之言,卸甲抛矛,北面降曹。

周瑜   (叫头)    唗!

     (白)     我今奉主公之命,督兵破曹,敢有再言降曹者,立斩!

黄盖   (叫头)    住了!

     (白)     某随破虏将军,开基创业以来,已历三世,哪见有你!

(鲁肃走到黄盖身边,示意不要再多讲话。)

周瑜   (叫头)    老匹夫!

     (白)     今当两军相敌之际,汝出此言,慢我军心,不斩汝首,难以服众。

             牢子手!

四牢子手 (同白)    有。

周瑜   (白)     斩讫报来!

黄盖   (白)     走!

(快冲头。二牢子手押黄盖同下。鲁肃出门。)

鲁肃   (白)     刀下留人!

(鲁肃进门站大边。)

甘宁   (叫头)    都督,黄盖乃三世老臣,只可一赦,不可一斩。

周瑜   (白)     甘兴霸,你敢乱我的法度么?

             乱棍打出!

(乱锤。甘宁下,鲁肃、阚泽同跪求免,周瑜看,看诸葛亮。诸葛亮饮酒自若。周瑜示意招回黄盖。二牢子手押黄盖自下场门同上。冲头。)

黄盖   (叫头)    周郎!

     (白)     要斩便斩,三番两次,你老爷好不耐烦!

鲁肃   (白)     老将军忍耐了吧。

周瑜   (叫头)    老匹夫!死罪已免,活罪难容。

             牢子手!

二牢子手 (同白)    啊。

周瑜   (白)     重责一百军棍!与我——

(周瑜左手掏翎子,右手以醒木击桌一下,黄盖反蹦子。)

周瑜   (白)     打!

(急急风牌。二牢子手同打黄盖,鲁肃护棍。乱锤。鲁肃站大边,面向里揉腿。)

周瑜   (叫头)    老匹夫!

     (白)     看众将苦苦求免,暂寄五十军棍。再有怠慢,其罪还在。叱出帐去!

(大锣圆场。阚泽搀黄盖同出门,黄盖回顾与周瑜对望。周瑜低头,阚泽会意,搀黄盖同下。软撕边一击。周瑜看诸葛亮。)

周瑜   (白)     先生请!

(诸葛亮饮酒自若,鲁肃着急。)

周瑜   (白)     先生……先生,啊,先生!

(诸葛亮不理。周瑜气极,扔杯。乱锤。周瑜出位直向台口走。鲁肃在大边与周瑜同直向台口走,周瑜、鲁肃相撞,周瑜按剑,鲁肃向周瑜摇手,周瑜、鲁肃同往外翻走,到里边中间。周瑜按剑,鲁肃向周瑜摇手,周瑜、鲁肃同往外走,到台口彼此一看。周瑜衔双翎。四击头。鲁肃、周瑜同往里转身,周瑜拔剑,鲁肃摇手挡阻。撕边,乱锤。鲁肃回头叫诸葛亮,向周瑜打躬。大锣三击,四击头,急急风牌。)

周瑜   (白)     掩门!

(周瑜自上场门下,中军、四军士同随下。鲁肃向上场门一看,看诸葛亮仍自饮,夺杯掷地下。)

鲁肃   (白)     下来!不服你了!

诸葛亮  (白)     鲁大夫,你怎么又不服我了?

鲁肃   (白)     我家都督怒责黄盖,你到此乃一客位,怎么连一个人情都不讲,竟自在一旁请哪,饮哪,干哪;是何道理?

诸葛亮  (白)     啊,大夫,他二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与我什么相干哪?

鲁肃   (白)     啊?想世上的人儿,有愿挨打的么?想是你愿意挨打?

(鲁肃举拳。)

诸葛亮  (白)     诶,大夫,此乃是计呀!

(鲁肃惊愕。)

鲁肃   (白)     啊?怎么?是计?

诸葛亮  (白)     唉,是计!

鲁肃   (白)     我倒要请教,请教。

诸葛亮  (白)     大夫听了!

     (西皮摇板)  他二人定的是苦肉之计,

鲁肃   (西皮摇板)  收蔡中和蔡和?

诸葛亮  (西皮摇板)  暗通消息。

鲁肃   (白)     今日之事?

诸葛亮  (西皮摇板)  黄公覆受苦刑俱是假的,

鲁肃   (白)     哦……

诸葛亮  (西皮摇板)  见公瑾切莫说我诸葛先知。

(诸葛亮下。行弦。鲁肃欲向前走,看诸葛亮,一指。)

鲁肃   (白)     哦哦……原来如此呀!

(小锣下场。鲁肃下。)

【第十一场】

(扭丝。阚泽搀黄盖同上。)

黄盖   (西皮散板)  大丈夫既不能龙吟虎啸,

             生乱世就该当隐蔽为高。

             打不该中军帐自喏烦恼,

(扭丝。黄盖外场椅坐。乱锤。黄盖抚棒伤。大锣凤点头。)

黄盖   (西皮散板)  任海枯与石烂此恨难消!

阚泽   (白)     老将军受屈了!

黄盖   (白)     有劳先生挂怀。

阚泽   (白)     岂敢!老将军莫非与都督有仇?

黄盖   (白)     无仇。

阚泽   (白)     既然无仇,公之受责,莫非是苦──

(黄盖急拦。)

黄盖   (白)     噤声!

             先生何以知之?

阚泽   (白)     我在帐中观看公瑾之举动,已料着八九。

黄盖   (白)     既被先生看破,实不相瞒,某受孙氏三世厚恩,无以为报,故设此计以破曹瞒。皮肉受苦,亦无怨恨。吾遍观军中,无一人可为心腹;惟有先生素怀忠义,敢以心腹相告。

阚泽   (白)     公以心腹相告,莫非要我献诈降书么?

黄盖   (白)     着哇!某实有此意,未知先生肯去否?

阚泽   (白)     老将军!大丈夫不建功立业,岂不与草木同腐!公既捐躯报主,泽又何惜微生!

黄盖   (白)     先生可是真心?

阚泽   (白)     焉有假意!

黄盖   (白)     如此,请上受我一拜。

阚泽   (白)     这就不敢。

黄盖   (西皮散板)  此一番入虎穴非同儿戏。

             必须要放大胆莫漏消息。

阚泽   (西皮散板)  老将军既舍身忠心保主,

             我阚泽纵一死何足为惜!

     (白)     将军,事不宜迟,请速修书。

黄盖   (白)     待某写来。

(急三枪牌。黄盖修书。)

黄盖   (白)     就请先生一往,必须留心在意。

阚泽   (白)     不必叮咛。告辞了!正是:

     (念)     勇将轻生思报主,谋臣为国有同心!

(冲头。阚泽下。黄盖目送,回身。)

黄盖   (白)     阚泽真乃奇男子也!

     (西皮散板)  苦肉计那阚泽下诈降书去,

             破曹瞒大功成盖世第一。

(大锣抽头。黄盖下。)

【第十二场】

(长锤。四军士引曹操站门同上。)

曹操   (西皮摇板)  诸葛亮好大胆前来借箭,

             又被他逃出了虎穴龙潭。

             择一个黄道日与贼交战,

(曹操外场椅坐。)

曹操   (西皮摇板)  指日里破江东剿灭孙权。

(大锣长丝头。蒋干上。)

蒋干   (白)     启禀丞相:巡江军士拿住一渔翁,口称江东阚泽要见。

曹操   (白)     绑了上来!

蒋干   (白)     绑了上来!

(蒋干坐小边跨椅。大锣圆场。二刀斧手押阚泽同上,站大边。)

曹操   (白)     唗!你可是东吴奸细?

阚泽   (白)     我乃东吴参谋,姓阚,名泽,字德润。

曹操   (白)     既是东吴参谋,到此何干?

阚泽   (白)     呜呼呀!人言曹丞相求贤若渴,今观此间,甚不相合。黄公覆啊,黄公覆,你又错寻思了。

曹操   (白)     啊?老夫与东吴旦夕交战,汝私行到此,如何不问!

             来,与他松绑。

(二刀斧手与阚泽松绑。)

阚泽   (白)     这便才是。

曹操   (白)     你来此何干?

阚泽   (白)     黄公覆乃东吴三世老臣,今被周郎在众将面前无端毒打,心中甚是愤恨,欲投降丞相帐下借兵报仇;命我前来下书,不知丞相可容纳否?

曹操   (白)     书在何处?

阚泽   (白)     书信在此,丞相请看。呈上来!

(军士甲递信。大锣五击头。曹操看信后2,怀疑,自语。)

曹操   (白)     定是诈……

             唗!黄盖用苦肉之计,命汝下诈降书,以便就中取事,竟敢戏侮于我。

             来,将阚泽绑了,推去斩!

(冲头。二刀斧手绑阚泽同出帐。阚泽大笑。撕边一击。)

曹操   (白)     召回来!

(大锣五击头。二刀斧手、阚泽同回原位。)

曹操   (白)     你为何发笑?

阚泽   (白)     我不笑你,我笑那黄公覆,他不识人耳!

曹操   (白)     他何不识人?

阚泽   (白)     你要杀便杀,何必多问!

曹操   (白)     啊?吾自幼熟读兵书,深知奸伪之道;汝这条计只好瞒哄别人,如何瞒得我来!

阚泽   (白)     你且说书中哪件是奸计?

曹操   (白)     我说出你的破绽,教你死而无怨。

阚泽   (白)     你且讲来!

曹操   (白)     你既是真心献书投降,为何不明约几时?啊?你还有何理论哪?

(阚泽冷笑。)

阚泽   (白)     亏你不惶恐,敢自夸熟读兵书。岂不闻“背主作窃,不可定期”;倘若约定日期,急切不能下手,这里反来接应,事必泄漏。但可觑便而行,岂可预期相定。汝不明此理,欲屈杀好人,真乃无学之辈。嗳,可惜我屈死你手!

曹操   (白)     呜呼呀!老夫一时浅见,见事不明,误犯尊威,幸勿挂怀!

(曹操与阚泽松绑。)

曹操   (白)     请坐!

(大锣五击头。曹操外场椅坐,让阚泽大边跨椅坐,二刀斧手、四军士同下。)

曹操   (白)     就烦先生仍回江东,晓谕黄公覆及早来降,老夫派兵接应。

阚泽   (白)     我已离江东,不可复还,望丞相另遣机密人去。

(蒋干自指,曹操看蒋干,摇首,向阚泽。)

曹操   (白)     此事若他人前去,恐事泄漏,此事非先生不可。

阚泽   (白)     若去便当即行。

(曹操、阚泽同站起。)

曹操   (白)     宴罢再行,何必速去?

阚泽   (白)     不是啊,惟恐周郎见疑。

曹操   (白)     哎呀,真乃社稷之臣也。恕不留宴。

阚泽   (白)     告辞。

(大锣五击头。阚泽暗笑,下。曹操寻思。)

曹操   (白)     哎呀!黄盖受责,阚泽下书,未可深信。若有人再到周瑜寨中探听虚实方好。

蒋干   (白)     启丞相:前番蒋干过江,未得成功,心怀惭愧;今愿舍身,再往江东,探听实信,回报丞相如何呀?

曹操   (白)     哎呀,子翼呀,你前番过江送了我两个水军头领,今番又要过江,莫非你要断送我八十三万之众么?

蒋干   (白)     哎呀呀,今番过江,若不成功,愿当军令。

曹操   (白)     好。

     (念)     眼观旌旗起,

蒋干   (念)     耳听好消息。

(大锣圆场。蒋干出门下,曹操抽场下。)

【第十三场】

(大锣打上。四军士引周瑜站门同上。)

周瑜   (念)     曹操下江东,在吾掌握中。

(周瑜外场椅坐。大锣长尖。中军上。)

中军   (白)     启禀都督:蒋干二次过江。

周瑜   (白)     哦!

(周瑜寻思。)

周瑜   (白)     二次过江?探我的虚实来了!

             请庞统先生进帐。

中军   (白)     庞统先生进帐!

(小锣一锤锣。庞统上。)

庞统   (念)     怀揣千般计,胸藏百万兵。

(小锣二击。庞统进门。)

庞统   (白)     参见都督。

周瑜   (白)     少礼,请坐。

庞统   (白)     谢座。

(小锣一击。庞统坐大边跨椅。)

庞统   (白)     唤某进帐,有何事议?

周瑜   (白)     曹兵势众,先生有何高见?

庞统   (白)     曹兵势众,须用火攻。

周瑜   (白)     瑜见相同。

庞统   (白)     只是大江之上,一船着火,余船四散,除非用连环之计,教他钉锁一处,然后大功可成。

周瑜   (白)     先生之言是也。我有一计,请先生到西山茅庵住下,候蒋干到来,那时……附耳上来!

(周瑜耳语。)

庞统   (白)     遵命。

     (念)     安排香饵计,专等巨鳌来。

(小锣五击头。庞统下。)

周瑜   (白)     升帐!

中军   (白)     升帐!

(大锣圆场。周瑜入大座。)

周瑜   (白)     蒋干到此,叫他报门而进。

中军   (白)     啊。

(小锣抽头。蒋干上。)

蒋干   (西皮摇板)  奉命来过长江探听实信,

             我到此却缘何无人相迎?

(中军出门。)

中军   (白)     蒋干,我家都督叫你报门而进。

蒋干   (白)     呀呸!我到此是客,怎么报起门来了。岂有此理!待我进入。

(蒋干欲进门。)

四军士  (同白)    哦!

(小锣一击。蒋干止步。)

蒋干   (白)     哎呀!军法无情,不大稳便。

             报,蒋干告进!

(蒋干进门。)

蒋干   (白)     啊,贤弟!

周瑜   (白)     哼!什么贤弟?

蒋干   (白)     怎么不认了?

周瑜   (白)     子翼何故欺我太甚?

蒋干   (白)     诶!你我乃旧日兄弟,何言相欺耳!

周瑜   (白)     你前番过江到此,我用酒筵款待,留你同榻,不想你却盗我私书,回报曹操,杀了蔡瑁、张允,使我大事难成,今日又来做甚?

(蒋干笑。)

蒋干   (白)     若论此事,你必须感激我么才是呀!

周瑜   (白)     今日无故又来必不怀好意。

             来,推出斩了!

蒋干   (白)     哎呀,贤弟呀!还念旧日同窗相契之情哪!

周瑜   (白)     哼!我若不念同窗相契之情,定要将你一刀两断!

蒋干   (白)     喂哟!

周瑜   (白)     若留你在此,必又泄露我的军情。也罢,将你送往西山茅庵之中,待我破曹之后,再来发放于你。

蒋干   (白)     啊,贤弟,贤弟!

周瑜   (白)     掩门!

(大锣五击头。四军士、周瑜抽场同下。)

中军   (白)     蒋先生请到西山茅庵中去吧。

蒋干   (白)     唉,只好如此呀!

     (西皮摇板)  喝一声退宝帐威风凛凛,

             胆大的小周郎反面无情。

             大不该二次里过江打听,

             看起来这是我自把祸寻!

(小锣抽头。中军引蒋干同下。)

【第十四场】

(小锣抽头。庞统上。)

庞统   (西皮摇板)  适才间在帐中辞别公瑾,

             等候了蒋子翼荐入曹营。

(庞统坐八字椅大边。小锣抽头。蒋干上。)

蒋干   (西皮摇板)  小周郎忒心狠将我囚禁,

             全不念同寒窗相契之情。

             远望着茅庵中孤灯隐隐,

(庞统吹箫。节节高牌。)

蒋干   (白)     啊?

     (西皮摇板)  暗地里品洞箫必有高明。

     (白)     待我来拜访拜访。

             哪位先生在?

庞统   (白)     是哪位?

蒋干   (白)     啊,先生。

庞统   (白)     请到里面。

蒋干   (白)     正要拜访。

庞统   (白)     请。

(庞统、蒋干同进庵。)

庞统   (白)     请坐。

蒋干   (白)     有座。

(蒋干坐大边,庞统坐小边。)

蒋干   (白)     请问先生贵姓高名?

庞统   (白)     姓庞,名统,字士元。

蒋干   (白)     哦,莫非是凤雏先生么?

庞统   (白)     正是。

蒋干   (白)     失敬了!

庞统   (白)     岂敢。

蒋干   (白)     今当两军相拒之际,先生为何隐居在此哪?

庞统   (白)     只因周郎轻贤慢士,故而隐居在此,吹箫解闷。

蒋干   (白)     原来如此。

庞统   (白)     公乃何人?

蒋干   (白)     我乃曹营蒋干。

庞统   (白)     原来是蒋先生,失敬了。

蒋干   (白)     岂敢。

庞统   (白)     因何至此?

蒋干   (白)     奉了丞相之命,前来顺说周郎,不料他不念相契之情,将我囚禁于此啊。

庞统   (白)     周郎真乃鼠肚鸡肠。

蒋干   (白)     我想周郎如此轻贤慢士,先生在此,哪有出头之日;若肯归曹,蒋干愿作引荐。

庞统   (白)     先生既有此意,便当早行,如若不然,周郎必然加害。

蒋干   (白)     是极,是极,就请先生同行。请哪!

(蒋干离座。)

蒋干   (西皮摇板)  曹丞相在帐中朝思暮想,

             得先生好一似张氏子房。

庞统   (西皮摇板)  子翼公休得要言语夸奖,

             见了那曹丞相再叙衷肠。

(小锣抽头。庞统、蒋干同下。)

【第十五场】

(长锤。四军士引曹操同上。)

曹操   (西皮摇板)  指日里破江东尽归吾掌,

(曹操归小座。蒋干上,进门,站小边。)

蒋干   (白)     参见丞相。

曹操   (白)     子翼回来了。

蒋干   (白)     回来了。

曹操   (白)     可曾见过蔡中、蔡和?

蒋干   (白)     不曾见那蔡中、蔡和,倒顺说一位谋士前来投降。

曹操   (白)     什么人?

蒋干   (白)     姓庞,名统,字士元。

曹操   (白)     敢是凤雏先生?

蒋干   (白)     正是此人。

曹操   (白)     哎呀,此人前来,乃是天助我成功也!快快有请!

蒋干   (白)     有请庞先生!

(小锣五击头。庞统上。)

庞统   (念)     鬼神难测我玄机,作客江东叹数奇!

蒋干   (白)     丞相有请,随我来。

庞统   (白)     参见丞相!

曹操   (白)     少礼,请坐。

庞统   (白)     谢丞相。

(小锣二击。庞统大边跨椅,蒋干小边跨椅。)

曹操   (白)     值吾两军交锋之际,先生为何隐避不现?

庞统   (白)     久欲投效,奈无机缘,适才同子翼沿江而来,见队伍齐整,丞相操练水军甚妙,可惜不全;不知军中可有良医否?3

曹操   (白)     医者何用?

庞统   (白)     北军不惯乘舟,受此颠簸,每生疾病,某有一策,可使全军无恙,丞相安稳成功。

曹操   (白)     先生有何良策?

庞统   (白)     大江之中,潮生潮落,风浪不息。丞相可将大船、小船互相搭配,或三十为一排,五十为一列,首尾用铁链环锁,钉锁一处;上铺阔板,板上漫土。休言人可渡,马亦可走,任他风浪潮水,难以颠动,复何惧哉!

(曹操闻言色喜,大笑。撕边一击。)

曹操   (白)     若非先生良谋,安能破东吴耶!老夫当面谢过!

庞统   (白)     岂敢。

(曹操向蒋干。)

曹操   (白)     子翼,吩咐军中铁匠连夜打造铁环、大钉,将战船锁连一处,不得有误!

蒋干   (白)     遵命。

     (念)     引来庞统献妙计,也算我蒋干一大功。

(蒋干下。)

庞统   (白)     某观江东豪杰,多有怨恨周郎者,某愿为丞相顺说来降。那周郎孤立无援,必为丞相所擒矣。

曹操   (白)     成功之日,先生必三公列。

庞统   (白)     某非图富贵,只救万民耳。丞相渡江,慎勿杀害。

曹操   (白)     老夫替天行道,安忍杀害百姓。

庞统   (白)     就请丞相发下榜文,以安宗族。

曹操   (白)     好,待老夫明日行文,先生请至馆驿安歇。正是:

     (念)     多蒙先生助孤穷,指日兴兵破江东。

(曹操下。)

庞统   (念)     不是庞统连环计,公瑾焉能建大功!

(大锣圆场。庞统下。4

【第十六场】

(长锤。四军士、纛旗引周瑜持马鞭站门同上。)

周瑜   (西皮摇板)  庞士元献连环未知可否,

(周瑜下马,上正场桌。)

周瑜   (西皮摇板)  但愿他此一去能把功收。

(风声。纛旗站周瑜小边,旗尖扫周瑜。)

周瑜   (白)     哎呀!

(扭丝。)

周瑜   (西皮散板)  斯隆冬十一月东风少见,

             要成功只怕是千难万难。

     (叫头)    哎呀,且住!

     (白)     看西北风大作,我军位于东南,若用火攻,乃烧我自己。看来大事难——

(周瑜左手掏翎子。)

周瑜   (白)     成——

(周瑜右手掏翎子。)

周瑜   (白)     矣!

(周瑜焦急,作吐状。乱锤,大锣圆场。众人引周瑜同下。)

【第十七场】

(小锣抽头。诸葛亮上。)

诸葛亮  (西皮摇板)  庞凤雏献连环安排用火,

             数九天少东风如之奈何。

             小周郎心中病无人知觉,

             这件事瞒不了南阳诸葛。

(诸葛亮坐外椅。大锣快扭丝。鲁肃上。)

鲁肃   (西皮摇板)  周都督得急病飞来奇祸,

             倘若是有差错难抵风波。

(鲁肃进门。)

鲁肃   (白)     唉!

诸葛亮  (白)     啊,大夫,为何这等模样?

鲁肃   (白)     哎呀,先生啊!我家都督偶得急病,倘若曹兵一出,如何得了?

诸葛亮  (白)     公以为如何?

鲁肃   (白)     此乃曹操之福,我江东之祸也!

诸葛亮  (白)     大夫,无妨紧要,你家都督之病,喏,山人能治。

鲁肃   (白)     先生,你还会医病么?

诸葛亮  (白)     比你这大夫会得多。

鲁肃   (白)     不要拿我取笑,将我家都督病体医好,我鲁肃当重礼相谢。

诸葛亮  (白)     不要你的马钱。

鲁肃   (白)     请哪!

诸葛亮  (白)     走哇。

鲁肃   (白)     请哪!

诸葛亮  (白)     走哇。

(诸葛亮笑。小锣凤点头。)

鲁肃   (白)     你不要拿乔作事呀!

诸葛亮  (西皮摇板)  他害的心上病不用服药,

             自有个妙法儿与他调和。

(小锣抽头。诸葛亮、鲁肃同下。)

【第十八场】

(扭丝。中军搀周瑜同上。)

周瑜   (西皮摇板)  为军务昼夜里心血用破,

             火攻计少东风无计奈何!

(周瑜入大座。冲头。鲁肃上。)

鲁肃   (白)     都督病体如何?

周瑜   (白)     略然好些!

鲁肃   (白)     方才孔明言道:都督这病,他能医治。

周瑜   (白)     请来相见。

鲁肃   (白)     有请诸葛先生。

(小锣五击头。诸葛亮上。)

诸葛亮  (念)     病从心上起,还需心上医。

(诸葛亮进门,站大边。)

诸葛亮  (白)     啊,都督。

周瑜   (白)     先生,请坐。

诸葛亮  (白)     有座。

(小锣二击。诸葛亮坐大边跨椅,鲁肃坐小边跨椅。)

诸葛亮  (白)     啊,都督,连日不晤君颜,何期贵体不安!

周瑜   (白)     人有旦夕祸福,岂能自保!

诸葛亮  (白)     是呀,天有不测风云,人又岂能料乎!

(周瑜一惊,长叹。)

周瑜   (白)     唉!

诸葛亮  (白)     都督心中,似觉烦积否?

周瑜   (白)     然!

诸葛亮  (白)     必须用良药治之。

周瑜   (白)     已服良药,全然无效。

诸葛亮  (白)     必须先理其气,气若顺,则呼吸之间,自然痊可。

周瑜   (白)     欲得气顺,当服何药?

诸葛亮  (白)     亮有一方,管教都督气顺。

周瑜   (白)     愿先生赐教。

诸葛亮  (白)     取纸笔过来。

(中军拿盘,诸葛亮从盘中拿出名帖和笔,背身写方。)

鲁肃   (白)     先生写的什么?

诸葛亮  (白)     都督的病源。

(诸葛亮写毕。)

诸葛亮  (白)     亮有十六个字,都督请看。

(诸葛亮将名贴递与周瑜。)

周瑜   (白)     待我看来:

     (念)     “欲破曹兵,须用火攻;万事具备,只欠东风。”

(大锣一击。周瑜笑。)

鲁肃   (白)     啊!都督怎么样了?

诸葛亮  (白)     他的病好了。

鲁肃   (白)     哎呀,你真是神仙一把抓呀!

周瑜   (西皮摇板)  我害的心上病被他分解,

(周瑜出位下拜。)

周瑜   (西皮摇板)  求先生赐教我巧计安排。

     (白)     真乃神人也!请坐。

诸葛亮  (白)     有座。

(诸葛亮坐大边,周瑜坐小边,鲁肃坐小边跨椅。)

周瑜   (白)     愿闻妙策。

诸葛亮  (白)     亮虽不才,习就奇门遁甲之法,能呼风唤雨;都督若要东风,可于南屏山高设一台,名曰七星祭风坛,用一百二十名军士,各执旗旛围绕,待山人披发执剑,摘星步斗,借来三日三夜东风,助都督用兵如何?

周瑜   (白)     不消三日三夜,只要一日一夜,也够那曹操受用的了,但不知几时起风?

诸葛亮  (白)     甲子日起风,丙寅日息止。如何?

周瑜   (白)     好、好、好!如此拜求先生一往。

(周瑜与诸葛亮令箭,诸葛亮接过。)

诸葛亮  (白)     得令。

(诸葛亮出门。)

诸葛亮  (念)     今日令箭到我手,改日还他在黄鹤楼。

(小锣五击头。诸葛亮下。)

周瑜   (白)     传丁奉、徐盛进帐!

中军   (白)     丁奉、徐盛进帐!

丁奉、

徐盛   (内同白)   来也。

(大锣五击头。丁奉、徐盛同上。)

丁奉   (念)     南北争锋决雌雄,

徐盛   (念)     灭却曹贼立大功。

丁奉、

徐盛   (同白)    参见都督。有何将令?

周瑜   (白)     命你二人埋伏南屏山左近,只候东风一起,即将孔明首级斩来见我报功;不得有误!

丁奉、

徐盛   (同白)    得令。

丁奉   (念)     但看东风起,

徐盛   (念)     准备杀孔明。

(冲头。丁奉、徐盛同下。)

鲁肃   (白)     啊,都督,曹兵未破,先杀孔明,岂不是自去其助?

周瑜   (白)     大夫,我杀了孔明,胜似曹兵百万之众,你是怎能知也!

     (西皮摇板)  杀孔明为除我江东之害,

             他插双翅也难逃今日祸灾。

(周瑜笑,下。)

鲁肃   (西皮摇板)  看起来周公瑾量小胸窄,

             好叫我鲁子敬愁眉不开。

(大锣圆场。鲁肃下。)

【第十九场】

(赵云上,起霸。)

赵云   (念)     主公赴会在临江,先生赠我有锦囊。单等甲子东风起,迎接先生转还乡。

(大锣归位。四军士、纛旗手同上。)

赵云   (白)     俺,赵云。主公临江赴会,先生有言:命俺十一月二十甲子日,但看东风一起,驾一小舟,在江东南岸,迎接先生。

             众将官。

(大锣一击。)

众军士  (同白)    啊。

赵云   (白)     登舟去者!

(大锣四边静。军士带马,赵云提枪上马,绕行,小边一字,下马。水手迎上,搭跳,四军士、纛旗手、赵云同下马上船。急急风牌。众人同下。)

【第二十场】

诸葛亮  (内二黄导板) 习天书学兵法犹如反掌,

(大锣圆场。四道童持八卦旗、四道童持七星旗、四道童持幡儿、掌旗丑道童、诸葛亮同上。)

诸葛亮  (回龙)    设坛台借东风相助周郎。

(长锤。诸葛亮站台中。)

诸葛亮  (二黄原板)  曹孟德占天时兵多将广,

             领人马下江南兵扎在长江。

             孙仲谋无决策难以抵挡,

             东吴的臣武将要战文官要降。

             鲁子敬到江夏虚实探望,

             搬请我诸葛亮过长江同心破曹共作商量。

             那庞士元献连环俱已停当,

             用火攻少东风急坏了周郎;

             我料定了甲子日东风必降,

             南屏山设坛台足踏魁罡。

             我这里持法剑把七星坛上,

(大锣抽头。十二道童、丑道童领起同走圆场,横场上台阶,挖开站两边,诸葛亮上台阶,放剑于桌上,叩首,拿剑。长锤。诸葛亮背剑上坛台。)

诸葛亮  (二黄原板)  诸葛亮上坛台观瞻四方:

             望江北锁战船连环排上,

             叹只叹东风起火烧战船,曹营的兵将无处躲藏。

             这也是时机到难逃罗网,

             我诸葛假意儿祝告上苍。

(风声。诸葛亮焚符。)

诸葛亮  (白)     啊!

     (二黄散板)  耳听风声起从东而降,

(大锣一击。)

诸葛亮  (二黄原板)  趁此时返夏口再作主张。

     (叫头)    且住!

     (白)     看东风已起,大功成就。我不免趁此机会,暂回夏口,调动兵将,再于中取事。那时节周郎啊周郎!管教你枉费心机也。

             守台军士何在?

丑道童  (白)     在。

诸葛亮  (白)     穿我法衣,自有分派。

丑道童  (白)     是。

(小拉子。旗童穿法衣,诸葛亮掖扇于背后,拿宝剑。)

诸葛亮  (白)     上得台去,大家闭目躬身,不许偷眼观觑,若交头接耳,违令者斩!

十二道童 (同白)    啊。

(旗童上坛台。)

诸葛亮  (白)     待山人踏罡步斗。

(阴锣。诸葛亮两望,看桌上令箭,拿令箭,宝剑、令箭交左手,出坛。水底鱼牌。诸葛亮回顾,暗笑,下。)
(丁奉、徐盛同上。水底鱼牌,冲头。丁奉、徐盛同上台抓旗童。)
丁奉、

徐盛   (同白)    诸葛亮,看剑!

(撕边一击。)

丑道童  (白)     得啦,得啦!我不是诸葛亮。

丁奉、

徐盛   (同白)    啊,那诸葛亮呢?

丑道童  (白)     他踏罡步斗,一步一步的他就步出去啦。

丁奉、

徐盛   (同白)    紧紧追赶!

丑道童  (白)     快点儿追!

(冲头。丁奉、徐盛同下。)

丑道童  (白)     呵?都走啦,我也溜了吧。

(大锣圆场。众人同下。)

【第二十一场】

诸葛亮  (内白)    走哇!

(快扭丝。诸葛亮上。)

诸葛亮  (西皮散板)  脱身逃出天罗网,

             好似蛟龙奔长江。

             来在南岸用目望,

(大锣凤点头。四军士、水手、赵云持弓箭自下场门同上。)

诸葛亮  (西皮散板)  只见子龙在江旁。

(冲头。水手搭跳,诸葛亮上船。)
丁奉、

徐盛   (内同白)   催舟!

(水底鱼牌。水手、纛旗手、丁奉、徐盛同上,紧随诸葛亮船尾,同走大圆场,归原位。)
丁奉、

徐盛   (同白)    诸葛先生慢走!

(撕边一击。)

诸葛亮  (白)     啊!丁奉、徐盛,你们赶来做甚?

丁奉、

徐盛   (同白)    奉了都督之命,请先生回去。

诸葛亮  (白)     诶,烦你们回去上复都督,就说山人将东风祭起,你家都督,大功已成,好生用兵破曹要紧;山人暂回夏口,容日再见,后会有期。

丁奉   (白)     我家都督请先生回去,还有紧急军情商议。

(诸葛亮冷笑。撕边一击。)

诸葛亮  (白)     吾料都督,不能容我,必来加害。所以么,先叫子龙接我回去。目今孙、刘两家同心破曹,不要伤了和气。请回去吧!

丁奉、

徐盛   (同白)    先生若不回去,我等就要鲁莽了!

诸葛亮  (白)     哼!好不知进退!

赵云   (叫头)    呔!

     (白)     两个无知的匹夫!我家先生过江,立下盖世奇功,你们不来酬谢,反来加害,要尔等何用!待俺结果了你二人的性命。

(赵云搭弓欲射。撕边一击。)

诸葛亮  (白)     诶,不要伤了两家的和气呀!

赵云   (白)     也罢!

(大锣五击头。)

赵云   (白)     念在两家同心破曹,赵某显个手段,射断尔的篷索!

(赵云射落丁奉船篷。小锣放箭效果。)

赵云   (白)     艄水,扯起船篷,催舟哇!

(水声。)

诸葛亮  (白)     请了,请了!

(尾声。诸葛亮、赵云背对背推磨同下,军士、水手随下。)
丁奉、

徐盛   (同白)    嗳!

(丁奉、徐盛自上场门同下,水手随下。)
(完)

——————————
1此段念白左右来回走着念。

2书信原文:“盖受孙氏厚恩,本不当怀二心;然以今日事势论之,用江东六郡之卒,当中国百万之师,众寡不敌,海内所共见也。东吴将吏,无论智愚,皆知其不可。周瑜小子,偏怀浅戆,自负其能,辄欲以卵击石;兼之擅作威福,无罪受刑,有功不赏。盖系旧臣,无端为所摧辱,心实恨之。伏闻丞相诚心待物,虚怀纳士,盖愿率众归降,以图建功雪耻;粮草军仗,随船纳献。泣血拜白,万勿见疑。”演唱时,或念原文,或略去,均可。

3此处原有庞统观曹营水军开操情节,今删。

4此处旧本有庞统回营及两军水战情节,今删。


浏览次数:30262 ┊ 字数:30676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9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