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赤壁鏖兵》【头本】(一名:《舌战群儒》)

主要角色
诸葛亮:老生
刘备:老生
鲁肃:老生
曹操:净
张昭:老生
黄盖:净

情节
曹操占据荆州、襄阳之后,当阳一战,刘备兵败夏口。鲁肃过江求见,探问曹军虚实及刘备去向。诸葛亮答以将往苍梧投奔太守吴臣。鲁肃乃邀诸葛亮一同过江,与孙权共商破曹之计,刘备假意不允。诸葛亮自请与鲁肃同行,刘备方许前往。东吴谋士张昭、步骘、蒋综、陆绩等探知消息,欲难倒诸葛亮,以便降曹。及与诸葛亮相见,掀起一场舌辩,诸葛亮侃侃而谈,驳得诸人哑口无言,含羞带愧。黄盖见状,责张昭等徒逞舌辩,并请诸葛亮往见孙权,陈述和战利害。

注释
清同治、光绪年间四大徽班中之三庆班卢胜奎先生曾将《三国演义》中刘表托孤至取南郡一段故事编成轴子戏三十六本,每年露演一次,每演必红遍都门,传得盛赞。《赤壁鏖兵》为其中之八本,从曹操兴师南下至败走华容止,包括《舌战群儒》、《激权激瑜》、《临江会》、《群英会》、《横槊赋诗》、《借东风》、《烧战船》、《华容道》。这八本戏在三十六本三国戏中所占分量颇重,更因此剧结构严谨、情节动人,演来很受欢迎。
这戏经萧长华先生参考《三国演义》进行删润、校勘。在历次教学与演出中,随教随修、随演随改,现已成为流行名剧。

根据《萧长华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录入:小戏迷


相关剧本
《舌战群儒》(根据《戏考》第十九册整理)
《激权激瑜》(根据《京剧丛刊》第十一集整理)
《赤壁鏖兵》【二本】(根据《萧长华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临江会》(根据《关羽戏集:李洪春演出本》整理)
《赤壁鏖兵》【三本】(根据《萧长华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群英会》(根据《戏考》第三册整理)
《群英会·借东风》(根据《马连良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赤壁鏖兵》【四本】(根据《萧长华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赤壁鏖兵》【五本】(根据《萧长华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南屏山》(根据《戏考》第十五册整理)
《赤壁鏖兵》【六本】(根据《萧长华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赤壁鏖兵》【七本】(根据《萧长华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华容道》(根据《戏考》第二册整理)
《华容道》(根据《关羽戏集:李洪春演出本》整理)
《赤壁鏖兵》【八本】(根据《萧长华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34.4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张郃、文聘、许褚、张辽、蔡瑁、张允、毛阶、于禁同上,同起霸,八旗纛同上。点绛唇牌。)
张郃、
文聘、
许褚、
张辽、
蔡瑁、
张允、
毛阶、

于禁   (同白)    俺——

张郃   (白)     张郃。

文聘   (白)     文聘。

许褚   (白)     许褚。

张辽   (白)     张辽。

蔡瑁   (白)     蔡瑁。

张允   (白)     张允。

毛阶   (白)     毛阶。

于禁   (白)     于禁。

张郃   (白)     众位将军请了。

文聘、
许褚、
张辽、
蔡瑁、
张允、
毛阶、

于禁   (同白)    请了。

张郃   (白)     丞相自得襄阳,众军皆有封赏,今又齐集我等,必有南征之意。

(鼓响。)

张郃   (白)     鼓角声高,丞相升帐,你我两厢伺候。

(四文堂、四大铠引曹操同上。)

曹操   (引子)    丹书铁卷,拥旌旄、扫烟尘,群雄尽灭;汉室天子如木偶,锦华夷不日曹接。

张郃、
文聘、
许褚、
张辽、
蔡瑁、
张允、
毛阶、

于禁   (同白)    参见丞相。

曹操   (白)     站立两厢。

张郃、
文聘、
许褚、
张辽、
蔡瑁、
张允、
毛阶、

于禁   (同白)    啊。

曹操   (念)     盖世乾坤已破,一心想占山河。斩杀不待蹉跎,献帝孙刘在佐。

     (白)     老夫,姓曹名操字孟德。沛国谯郡人也,骁骑出身。自起义兵破黄巾,诛董卓、擒吕布、灭袁术、平袁绍、得荆襄,称汉家丞相。前者刘备在当阳被老夫一战,兵败夏口,恐结连东吴是滋蔓也。今奏奉天子命诏,统领八十三万人马大下江南,孙权必惊疑而来降,吾事济矣。

             张郃听令:命汝以为旱路先锋。

张郃   (白)     得令。

曹操   (白)     文聘听令:命汝以为水路先锋。蔡瑁、张允以为水军头领,余下之将,随营调遣。

文聘   (白)     得令。

曹操   (白)     传令下去,我军水陆并进,船骑双行,沿江而走,八十三万人马,大下江南。

张郃、

文聘   (同白)    得令。

             令出。唗!下面听者:丞相有令,我军水陆并进,船骑双行,沿江而走,八十三万人马大下江南。

许褚、
张辽、
蔡瑁、
张允、
毛阶、

于禁   (同白)    啊!

张郃、

文聘   (同白)    传令毕。

曹操   (白)     就此起马。

(牌子。张郃、文聘、许褚、张辽、蔡瑁、张允、毛阶、于禁同领下,伞夫随曹操同下。)

【第二场】

(四文堂、刘备同上。)

刘备   (引子)    汉室苗裔,图大业,复立帝基。

     (念)     邑郡生英俊,飘然自不群。创业心攸重,求贤礼志勤。

     (白)     孤,姓刘名备字玄德。乃大树娄桑人氏,本中山靖王之后,孝景帝之玄孙,倚附堂兄刘表,不幸晏驾。孺子刘琮懦弱无为,将荆襄九郡献与曹瞒,使我弃新野、走樊城、败当阳、走夏口,无处栖身。只得退守江夏。哎!正是:

     (念)     张牙舞爪潜波底,怎得风云起卧龙。

(糜芳上。)

糜芳   (念)     晓日貔貅帐,春风虎豹营。

     (白)     启主公:东吴鲁肃过江求见。

刘备   (白)     啊!我想鲁肃与孤素无相识,他今到此,必有要事。请诸葛先生。

糜芳   (白)     请诸葛先生!

(诸葛亮上。)

诸葛亮  (念)     纬地经天安排策,人称南阳大丈夫。

     (白)     主公。

刘备   (白)     先生请坐。

诸葛亮  (白)     谢座。唤山人进帐,有何军情事议?

刘备   (白)     适才糜芳报道,东吴鲁肃过江求见,不知何故?

诸葛亮  (白)     那曹操统率八十三万人马,虎踞江汉。他焉不差人探听虚实。他今此来,正和我意,待他若问之时,主公只推不知,待山人全凭三寸不烂之舌,去往江东,激动孙权,与曹操南北相争,山人在于中取事,占得汉室诸土。此乃天赐之机会也!

刘备   (笑)     哈哈哈……

     (白)     先生高见。请暂退。

诸葛亮  (白)     告退。

(诸葛亮下。)

刘备   (白)     来!有请鲁大夫。

糜芳   (白)     有请鲁大夫!

(糜芳下。)

鲁肃   (内白)    嗯哼!

(鲁肃上。)

鲁肃   (念)     金殿礼决坐,江山一帆风。

     (白)     啊!刘皇叔!

刘备   (白)     鲁大夫过江来了!

鲁肃   (白)     是。

刘备   (白)     请。

鲁肃   (白)     请。

刘备   (白)     大夫请来上坐。

鲁肃   (白)     不敢不敢。肃乃一介儒生,焉敢与皇叔对坐。

刘备   (白)     你乃江东贵客,理应上坐。

鲁肃   (白)     这就不敢,旁侍一坐。

刘备   (白)     请坐。

鲁肃   (白)     告坐。

刘备   (白)     鲁大夫车马降临,蓬荜生辉,实切可幸。

鲁肃   (白)     久闻皇叔大名,无缘拜会;今幸得相见,实为欣慰。

刘备   (白)     岂敢岂敢。

鲁肃   (白)     近闻皇叔与曹会战,必知彼军虚实。敢问皇叔,那曹军约有几何?

刘备   (白)     备兵微将寡,但闻曹军一至,备便急走,不知彼军虚实。

鲁肃   (白)     闻得皇叔用诸葛孔明之谋,两次火烧得曹操亡魂丧胆,何言不知也?

刘备   (白)     除非问诸葛先生,便知其详。

鲁肃   (白)     孔明安在?愿求一见。

刘备   (白)     来,请诸葛先生。

众人   (同白)    请诸葛先生进帐!

(诸葛亮上。)

诸葛亮  (念)     江东无决计,来使探虚实。

     (白)     主公。

刘备   (白)     见过鲁大夫。

诸葛亮  (白)     啊,鲁大夫。

鲁肃   (白)     不敢。君莫非是卧龙公?

诸葛亮  (白)     不敢。草字孔明。

鲁肃   (白)     久仰久仰。

诸葛亮  (白)     岂敢岂敢。

刘备   (笑)     哈哈哈……

     (白)     请坐。

鲁肃   (白)     向慕先生先生才德,未得拜晤;今幸相遇,愿领大教。

诸葛亮  (白)     亮才疏学浅,有辱明闻。

鲁肃   (白)     请问先生:曹兵共有多少?可下江南否?1

诸葛亮  (白)     曹操奸计,亮已尽知;但恨力未及,故且避之,以待天时耳。

鲁肃   (白)     皇叔今将止于此否?

诸葛亮  (白)     我主与苍梧太守吴臣,乃旧日故交,将往投之。

鲁肃   (白)     吴臣那里,兵微粮少,自不能保,焉能容人?

诸葛亮  (白)     吴臣那里,虽不能久居,且暂依之,别有良图。

鲁肃   (白)     哎!我主孙仲谋,虎踞江东,兵精粮足,又极敬贤礼士;今为君计,莫若遣一心腹往结江东,同心破曹,以图大事,岂不美哉?

诸葛亮  (白)     我主与孙将军素不相识,恐虚费说词。况且,别无心腹之人可使差矣。

鲁肃   (白)     先生令兄,现为东吴参谋,日望与先生相见。肃不才,愿与同见我主,共议大事,你看如何?

刘备   (白)     哎,孔明乃是吾之师,顷刻不可相离,安可去也?

鲁肃   (白)     哎,自今孙刘两家结好,同心破曹,以图大事。

诸葛亮  (白)     主公,事已至此,山人只得请命一往。

刘备   (白)     先生须要早回。

诸葛亮  (白)     晓得。

刘备   (白)     先生啊!

     (西皮摇板)  孤与你朝夕间不离左右,

             到江东必须要早早回头。

             曹孟德兵扎在三江夏口,

             我兵微将又寡孤心担忧。

鲁肃   (西皮摇板)  孙仲谋素平生待人忠厚,

             敬贤才礼能士一礼所求;

             吾东吴文共武兵精粮有,

             管教你报却那当阳之仇。

诸葛亮  (白)     主公!

     (西皮摇板)  我今同鲁子敬往柴桑郡口,

             致使那曹兵将必一旦休。

             待等到冬至后大功成就,

     (白)     大夫请!

鲁肃   (白)     皇叔,我们告辞了。

(鲁肃下。)

诸葛亮  (西皮摇板)  那时节保主公驾坐荆州。

(诸葛亮下。)

刘备   (西皮摇板)  恨曹瞒逼孤穹看看束手,

             天赐下鲁子敬凑我机谋。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文堂、张昭、步骘、蒋综、陆绩同上。)

张昭   (念)     谈天论地口言开,

步骘   (念)     锦绣江山唾手来。

蒋综   (念)     安邦全凭三寸舌,

陆绩   (念)     定国第一栋梁才。

张昭   (白)     下官张昭。

步骘   (白)     下官步骘。

蒋综   (白)     下官蒋综。

陆绩   (白)     下官陆绩,

张昭   (白)     列公请了。

步骘、
蒋综、

陆绩   (同白)    请了。

张昭   (白)     曹操引百万之众,大下江南,列公以为如何?

步骘   (白)     曹操挟天子而往四方,降者为安,战者难保。

蒋综、

陆绩   (同白)    欲见相同。

张昭   (白)     今有诸葛孔明,来至江东探听虚实。闻得此人,丰神潇洒,器宇轩昂,料道此人,必来游说。待他来时,我等以口舌对答,须要难倒此人,不枉我江东之英俊也。

步骘、
蒋综、

陆绩   (同白)    言之及是,依计而行。

(鲁肃、诸葛亮同上。)

鲁肃   (白)     先生请。

诸葛亮  (白)     请。

鲁肃   (念)     未谒江东吴侯主,

诸葛亮  (念)     先到蓬下会群儒。

张昭、
步骘、
蒋综、

陆绩   (同白)    啊,鲁大夫。

鲁肃   (白)     众位大人,见过孔明先生。

张昭、
步骘、
蒋综、

陆绩   (同白)    啊,来者敢是卧龙先生?

诸葛亮  (白)     不敢,草字孔明。请问众位?

张昭   (白)     下官张昭。

步骘   (白)     步骘。

蒋综   (白)     蒋综。

陆绩   (白)     陆绩。

诸葛亮  (白)     原来是众位参谋,亮失敬了。

张昭、
步骘、
蒋综、

陆绩   (同白)    岂敢。

鲁肃   (白)     先生请暂坐,待肃回禀吴侯。

诸葛亮  (白)     请便。

鲁肃   (白)     列位失陪了。

(鲁肃下。)
张昭、
步骘、
蒋综、

陆绩   (同白)    孔明先生远来是客,请来上坐。

诸葛亮  (白)     有僭了。

张昭、
步骘、
蒋综、

陆绩   (同白)    先生乃高明之士,驾临敝地,有失远迎,面前恕罪。

诸葛亮  (白)     岂敢。久闻江东英俊,今幸面睹,承蒙谬赞。

张昭、
步骘、
蒋综、

陆绩   (同白)    惶恐啊,惶恐。

张昭   (白)     昭乃江东微末之士,久闻先生高卧隆中,自比管仲、乐毅。此话果真否?

诸葛亮  (白)     此乃亮平生小可之比,何劳道哉。

张昭   (白)     近闻刘豫州三顾茅庐,相请先生,以为如鱼得水,指望席卷荆襄。今一旦以属曹操,未审是何主见?

诸葛亮  (白)     哎,我观取汉上之地,易如反掌。我主刘豫州躬行仁义,不忍夺同宗基业,故力辞之。孺子刘琮,听信侫言,暗自投降,致使曹操得以猖獗。今我主兵屯江夏,别有良图,非等闲可知也。

张昭   (白)     若此,是先生言行相违也。但先生自比管仲相桓公,霸诸侯,一匡天下;乐毅扶持微弱之燕,下齐七十余城。此二人者,真济世之才也。先生在草庐之中,但笑傲风月,抱膝危坐;今既从事刘豫州,当为生灵兴利除害,剿灭乱贼。刘豫州未得先生之时,尚且纵横寰宇,割据城池。今得先生,人皆仰望:虽三尺童蒙,亦为彪虎生翼,将见汉室复兴,曹室即灭矣。朝廷旧臣,山林隐士,无不拭目而待:以为拂高天之云翳,仰日月之光辉,拯民于水火之中,措天下于袵席之上,在此时也。何先生自扶豫州,曹兵一出,便弃甲抛矛,望风而窜。上不能报刘表以安庶民,下不能辅孤子而据疆土。乃弃新野、走樊城、败当阳、计穷夏口,无容身之地。刘豫州自得先生之后,怎么反不如其初也?

步骘、
蒋综、

陆绩   (同白)    是啊!

张昭   (白)     先生,管仲、乐毅之用兵,果如是乎?哎呀愚直之言,幸勿见怪!

(诸葛亮笑。)

诸葛亮  (白)     鹏飞万里,其志岂群鸟所能识哉?

(张昭、步骘、蒋综、陆绩同怔。)

诸葛亮  (白)     譬如人久染沉疴,当先用糜粥以饮之,和药以服之;待其肺脏调和,身体渐安,然后再用肉食补之。猛药治之,岂非是庸医,若求安保诚则难矣。吾主刘豫州,向日兵败于汝南,兵不满千,将止关、张、赵云而已;此正如得病之时也。新野山僻小县,人民稀少、粮食鲜薄,我主不过暂借容身,岂真将坐守于此也?夫以甲兵不完,城郭不固,军不经练,粮不继日,然而博望烧屯,白河用水,使夏侯惇、曹仁辈心惊胆裂:窃问那管仲、乐毅之用兵,未必过此。至于刘琮降曹,我主实出不知;且又不忍乘乱夺同宗之基业,此乃大仁大义也。当阳之败,我主见有数十万赴义之民,扶老携幼相随,不忍弃之,日行十里,不思进取江陵,甘与同败,此亦大仁大义也。寡不敌众,胜败乃其常事。昔日霸王项羽,百战百胜,一败而可失了天下。吾皇汉高祖,虽百战百败,而垓下一战成功,此非韩信之良谋乎?汉高祖未尝累胜,岂可胜败而论英雄,盖国家大计,社稷安危,是有主谋。非比夸辩之徒,虚誉欺人,坐议立谈,无人可及;临机应变,百无一能,此等之人,诚为天下笑耳。

     (西皮摇板)  汉高祖在咸阳百战百败,

             九里山十埋伏方显英才。

             大丈夫失防备何足为碍,

             你真是腐儒辈休把口开。

步骘   (白)     啊,先生,目今曹公屯兵百万,将列千员,龙骧虎视,平吞江夏,公以为如何?

诸葛亮  (白)     唔,曹操虽收袁绍蝼蚁之兵,又得刘表乌合之众,他军如犯律,而将无良谋,何足惧哉?

步骘   (白)     哎呀先生,兵败于当阳,计穷于夏口,区区求救于人,而犹言不惧,果真是掩耳盗铃,大言欺人也!

(张昭、步骘、蒋综、陆绩同笑。)

诸葛亮  (白)     我主以数千仁义之师,安能敌百万残暴之众,所以退守夏口,待时而动。可你江东倒兵精粮足,又有长江之险,怎么欲使你主北面降曹,苟图富贵,屈膝于人,不顾天下人耻笑。由此论之,我主是真不惧曹贼矣!尔食江东爵禄,怎么倒反夸奖那曹操?依吾看来呀,你真是无耻之辈也!

     (西皮摇板)  曹孟德八十万兵山将海,

             我主爷守夏口待等时来;

             谁教你劝主降低头下拜,

             你真是无耻辈休对高才。

蒋综   (白)     哎呦!孔明所言皆是强词夺理,均非正论,不必再言。请问先生,那曹操为人如何也?

诸葛亮  (白)     那曹操乃是汉贼也。你又何必问!

蒋综   (白)     先生此言差矣。

诸葛亮  (白)     何差?

蒋综   (白)     汉传世至今,天数将终。曹操已有天下三分之二,到处克服,人皆归心。你主刘豫州不识天时,仗关、张之英勇,善用武师,与曹相争衡,正如是以卵击石,安得不败乎?

诸葛亮  (白)     蒋敬之,你安得出此无父无君之言哪!

(张昭、步骘、蒋综、陆绩同惊。)

诸葛亮  (白)     人生天地之间,以忠孝为立身之本。你即为汉臣,则见不臣之人,当誓共诛戮,乃君臣之道也。今日曹操叨食汉禄,不思报效于皇家,反怀篡逆之心,他名为汉相,实为汉贼。正所谓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你怎么倒以天数归之,尔出此言,真乃无父无君之人也!不足共语,请勿复言。

     (西皮摇板)  那曹操臭名儿尽于万代,

             食君禄怀篡逆大理不该;

             为人生尽忠孝厚德福载,

             目无君又无父你真真无才。

陆绩   (白)     啊,先生,那曹操虽挟天子以令诸侯,实是相国曹参之后。你主刘豫州,虽云中山靖王苗裔,却无可稽考,眼见只是织席贩履之夫耳,何足以曹操相抗衡哉!

诸葛亮  (白)     公莫非袁术座间怀橘之陆郎乎?

陆绩   (白)     然。

诸葛亮  (白)     请暂坐,听吾一言。

陆绩   (白)     是。

诸葛亮  (白)     那曹操即是相国曹参之后,则世代汉臣矣。今曹操专权肆横,欺凌君父,是不惟无君,而且藐祖;不惟汉室之乱臣,亦曹氏之贼子也。我主刘豫州,乃中山靖王之后,汉景帝陛下之玄孙,荆襄王刘表之堂弟,当今献帝之皇叔,天子按谱赐爵,何言无可稽考?昔日汉高祖起身乃一亭长,而终有天下。纵织席贩履,何足为辱乎?哎呀,公乃小儿之见,不足与高士共语!

     (西皮摇板)  我主爷他本是汉室后代,

             献帝爷宗谱上龙目查来。

             纵织席或贩履何足为碍,

             大丈夫休与咎听天安排。

陆绩   (白)     这个……

诸葛亮  (白)     哪个?

蒋综   (白)     啊,先生。

张昭、
步骘、

陆绩   (同白)    喂!

诸葛亮  (笑)     哈哈哈……

     (白)     久闻江东英俊,足智多谋,而今一见,是笔下虽有千言,胸中却无一策。看来不过是空有虚名而已,酒桶肉袋也!

黄盖   (内白)    走哇!

(黄盖上。)

黄盖   (西皮散板)  曹孟德统雄师兵山将海,

             鲁子敬在江夏搬来奇才;

             众谋士与孔明舌战比赛,

             不由得黄公覆怒满胸怀。

     (白)     呔!鲁大夫从江夏请来诸葛先生,乃当世奇才。公等以唇齿相难,非敬客之礼。今曹操大军临境,不议御敌之策,乃徒口斗,是何意也?

张昭、
步骘、
蒋综、

陆绩   (同白)    这……

黄盖   (白)     哼!

             啊,诸葛先生请了!

诸葛亮  (白)     请了。请问老将军尊姓高名?

黄盖   (白)     某姓黄名盖字公覆,现为东吴粮官。

诸葛亮  (白)     原来黄公覆,失敬了!

黄盖   (白)     岂敢。愚闻先生多言获利,不如默而无言。何不将金石之论,为吾主言之,何必与众人辩论也?

诸葛亮  (白)     诸公不识世务,互相问难,亮不容不答耳。

黄盖   (白)     吾奉鲁大夫之命,请先生与见吾主。

诸葛亮  (白)     有劳了。

黄盖   (白)     请。正是:

     (念)     暂将金石存腹内,

(黄盖下。)

诸葛亮  (念)     舌战群儒似木雕。

     (白)     失陪了。

张昭、
步骘、
蒋综、

陆绩   (同白)    有慢了。

诸葛亮  (白)     得罪了。

(诸葛亮下。)
张昭、
步骘、
蒋综、

陆绩   (同白)    哎!倒落了个没趣。见了主公再议。请!

     (同念)    双手捧起西江水,难洗今朝满面羞。

     (同白)    哎!

(张昭、步骘、蒋综、陆绩同下。)
(完)

——————————
1或:今幸相会,愿闻目今安危之事。

浏览次数:2922 ┊ 字数:7128 ┊ 最后更新:2013年03月20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