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舌战群儒》(一名:《孔明过江》)

主要角色
诸葛亮:老生
孙权:净
鲁肃:老生
周瑜:小生
张昭:生

情节
曹操既得荆、襄,追逐刘备于江夏。计点大兵八十三万,水陆并进,船骑双行,沿江而来,耽耽焉虎视东吴;且驰檄孙权,使之会猎于江夏,其意实欲孙权降服也。孙权不得主意,使鲁肃往江夏,以吊丧为名,探看刘备举动。诸葛亮正与刘备计议,欲联络东吴,藉作援助;而鲁肃亦有此意。邀诸葛亮同回,为孙刘通好之地。孙权闻卧龙先生至,喜不自胜,乃聚文武于帐下,使诸葛亮先见东吴英俊,以自夸人材之盛。于是,一班谋士如张昭、顾雍、虞翻、步骘、薛琮、陆绩、严畯、程德枢等,互相问难,诸葛亮一一对答,毫无阻滞;众人语塞,无敢与之抗辩,心中亦非常敬服。仍由鲁肃引见孙权,诸葛亮用反言激之,以绝其降服之心,坚其拒敌之态。孙权因留诸葛亮于东吴参赞军务,命周瑜为大都督,统率将士,出三江口下寨,与曹操决战。

根据《戏考》第十九册整理

录入:白头翁


相关剧本
《赤壁鏖兵》【头本】(根据《萧长华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激权激瑜》(根据《京剧丛刊》第十一集整理)
《赤壁鏖兵》【二本】(根据《萧长华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临江会》(根据《关羽戏集:李洪春演出本》整理)
《赤壁鏖兵》【三本】(根据《萧长华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群英会》(根据《戏考》第三册整理)
《群英会·借东风》(根据《马连良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赤壁鏖兵》【四本】(根据《萧长华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赤壁鏖兵》【五本】(根据《萧长华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南屏山》(根据《戏考》第十五册整理)
《赤壁鏖兵》【六本】(根据《萧长华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赤壁鏖兵》【七本】(根据《萧长华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华容道》(根据《戏考》第二册整理)
《华容道》(根据《关羽戏集:李洪春演出本》整理)
《赤壁鏖兵》【八本】(根据《萧长华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51.0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太监引孙权同上。)

孙权   (引子)    南面称孤,镇江东,霸业鸿图。

     (念)     父兄征战有数年,开基创业在江南。曹操统领兵百万,要与孤家启争端。

     (白)     孤,孙权。承父兄之基业,坐镇江南,领守九州八十一郡。今有曹操,得了荆、襄各郡,带兵百万,直下江南,有吞并东吴之意。昨日与群臣会议,文官个个主降,武将大半要主战。倒叫孤家游疑不决。也曾修书去到柴桑,宣召周瑜,等他到来再作商量便了。

(鲁肃上。)

鲁肃   (念)     江北请卧龙,同来见主公。

     (白)     参见主公。

孙权   (白)     大夫少礼。

鲁肃   (白)     谢主公。

孙权   (白)     今有曹操,遣使送来檄文;孤与众卿会议,文官主降,武将主战。不知大夫意下如何?

鲁肃   (白)     众人俱可降曹,惟主公则万万不可降曹。

孙权   (白)     怎见得?

鲁肃   (白)     鲁肃降曹,自然是加官受爵,封妻荫子;若主公降曹,位不过封侯,马不过一骑,从者不过数人,再想南面称孤,只怕不能够了!

(孙权笑。)

孙权   (白)     众人之言,大失孤望;大夫所议,正合孤心。但是那曹操,灭了袁绍,冀州兵马皆为所得;近日又得荆、襄之众,其势甚大,恐难对敌。

鲁肃   (白)     主公休要多虑。肃至江东,请得一人,乃诸葛瑾之弟,名诸葛亮。现到东吴,主公与他相见,定知曹操之虚实也。

孙权   (白)     此人莫非就是那卧龙先生么?

鲁肃   (白)     正是此人。

孙权   (白)     他现在何处?

鲁肃   (白)     现在驿馆。

孙权   (白)     今日天色已晚,明日聚众文武于帐下,教他先看我江东之英俊,然后孤与他相见便了。

鲁肃   (白)     遵命。正是:

     (念)     欲图定国事,须问智谋人。

(鲁肃下。)

孙权   (白)     待等明日,见了诸葛孔明,看他是怎样议论。

             退班!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文堂、四大铠引周瑜同上。)

周瑜   (点绛唇牌)  幼习兵机,智谋无敌,逞雄威,制胜出奇,名震东吴地。

     (念)     甘罗十二智谋高,少年拜相美名标。男儿须抱凌云志,治国安邦立功劳。

     (白)     吾,姓周名瑜字公瑾。吴侯驾前为臣,镇守柴桑一带等处。昨日有书信到来,唤吾到东吴议事。

             唗!众将官:兵发南徐去者!

(四文堂同允。泣颜回牌。众人同转场下。)

【第三场】

(张昭、虞翻、步骘、薛琮、陆绩、严畯同上。)
张昭、
虞翻、
步骘、
薛琮、
陆绩、

严畯   (同念)    衣冠楚楚珮玱玱,朝臣待漏五更忙。九天阊阖开宫殿,万里山河赛帝邦。

     (同白)    下官——

张昭   (白)     张昭。

虞翻   (白)     虞翻。

步骘   (白)     步骘。

薛琮   (白)     薛琮。

陆绩   (白)     陆绩。

严畯   (白)     严畯。

张昭   (白)     请了!

虞翻、
步骘、
薛琮、
陆绩、

严畯   (同白)    请了。

张昭   (白)     今有诸葛孔明过江来见主公,定是前来游说。今日曹操领兵,欲战刘备,那孔明欲借我东吴之兵以敌曹操,幸勿使吴侯中他的诡计。待他到来,我等须要与他辩论一番。

虞翻、
步骘、
薛琮、
陆绩、

严畯   (同白)    请!

鲁肃   (内白)    诸葛先生到!

张昭、
虞翻、
步骘、
薛琮、
陆绩、

严畯   (同白)    有请!

(鲁肃引诸葛亮同上。)

鲁肃   (白)     吓,众位大夫请了!

张昭、
虞翻、
步骘、
薛琮、
陆绩、

严畯   (同白)    先生请坐!

诸葛亮  (白)     告坐。

张昭、
虞翻、
步骘、
薛琮、
陆绩、

严畯   (同白)    先生驾到,吾等不曾远迎,当面恕罪!

诸葛亮  (白)     岂敢!小人来得仓猝,列位海涵。

张昭、
虞翻、
步骘、
薛琮、
陆绩、

严畯   (同白)    好说!

张昭   (白)     久闻先生隐居南阳、高卧隆中,自比管仲、乐毅,不胜钦仰之至。

诸葛亮  (白)     此亮平生小可之比也,何劳大夫挂齿。

张昭   (白)     那刘豫州,曾三顾茅庐聘请先生,言听计从,就该席卷荆、襄;今日荆、襄诸郡尽属曹操,不知是何意见?

诸葛亮  (白)     想吾主刘豫州,自出世以来,以仁德为本,以信义为先。若取汉上之地,易如反掌。怎奈荆襄王刘表,亦是汉室之胄,吾主不忍取同宗之基业,故力辞不受。那刘琮小儿,妄听蔡瑁等之谗言,将荆、襄各郡尽献于曹操,使曹操得以猖獗。今吾主兵屯江夏,别有良图;非君等所知也。

张昭   (白)     先生自比管、乐。想当日,管仲相桓公,霸诸侯,一匡天下;乐毅扶保燕国,下齐邦七十二城,名震当时,皆天下之奇才。今刘豫州聘请先生下山,必能兴利除害、抑强扶弱。刘豫州未得先生之前,尚且占据城池、纵横宇内;既得先生之后,则曹兵一出,抛戈弃甲、望风而逃,乃弃新野、走樊城、败当阳、奔夏口,竟无容身之地!若有管仲、乐毅,必不至此。

(诸葛亮讪笑。)

诸葛亮  (笑)     喝喝哈哈哈哈。

     (白)     万里鹏飞,群鸟难及;鸿鹄之志,燕雀难知。譬如人,身染重病,必先用粥糜调养,复用药剂医治,待其脏腑充盈、形骸平服,然后再用肉食以补之、猛药以投之,则病根除矣。若不待气脉和缓,即投以猛药、厚味,则病人断无生理!吾主刘豫州,自汝南兵败之后,暂依刘表,兵不过千人,将则只有关、张、赵云等,这正如病势尪羸已极之时也。想那新野之地,乃是山僻小县,生民既少,粮草无多,城郭未修,军马未练,器械不足,辎重不备;而能博望烧屯、白河决水,使曹仁、夏侯惇辈,心胆俱裂、弃甲而逃。当日管、乐之用兵,未必能过此。夫军家胜败,乃古之常理,昔日汉高皇帝与项羽争雄,屡战屡败,到后来垓下一战成功,岂非韩信之良谋乎?

     (西皮摇板)  吾主行事多义信,

             打从新野赴江陵。

             难民倒有数万整,

             吾主不肯两离分。

             旷野荒郊哭声震,

             一日只行数里程。

             因此当阳败了阵,

             曹操得胜逞其能。

             自古兵家岂常胜?

             征战全在主谋人。

虞翻   (白)     今曹公带领雄兵百万、勇将千员,蜂拥而来,夺取江夏,不知先生当以何计?

诸葛亮  (白)     曹操得冀州、幽州袁绍蝼蚁之兵,聚荆州刘表乌合之众,虽有数百万,何足惧哉!

虞翻   (白)     你主刘豫州,兵败当阳,逃奔夏口,几无容身之地;今将求救于人,尚言“不惧曹兵”,可谓大言欺人也。

诸葛亮  (白)     吾主当阳之败,乃因携带数十万赴义难民,扶老携幼、号泣相随,吾主不忍舍而去之,一日只行十数里;身旁只有数千仁义之兵,岂能敌曹操百万残暴之众?今日你东吴兵有数万,将有百员,且据长江之险,你等竟欲使其主屈膝降曹,贻笑天下!以此比之,吾主则真“不惧曹操”矣!

步骘   (白)     孔明!你今日过江,莫非要学那苏秦、张仪之辈,游说我东吴么?

诸葛亮  (白)     你道苏秦、张仪为舌辩游说之辈;岂知那苏、张亦是豪杰英雄。苏秦解散各国“合纵连横”之谋,六国封相;张仪相秦,匡扶人国,并非畏强凌弱、避刀怕剑之流。你等今日只信曹操诡诈之言,万分畏惧,贪生怕死,劝主投降,还敢笑苏秦、张仪,真真不知羞耻!

薛琮   (白)     吓,孔明!你道曹操是何等样人?

诸葛亮  (白)     曹操名为汉相,实为汉贼。人人皆知,又何必问!

薛琮   (白)     你此言差矣!汉室衰微,气运已尽。曹公应天之运,天下归心;你主不知时务,强欲相争,如同以卵投石,抱薪救火!

诸葛亮  (白)     薛敬文!你怎么竟出此无父无君之言来了?那曹操宗祖,累食汉朝爵禄,理应忠心为国,报效朝廷。哪知他心怀叛逆,常怀篡汉之心,天下之人,无不痛恨!你今竟以“天命”归之,真无父无君之人也!幸勿多言!

陆绩   (白)     想那曹操,虽然“挟天子以令诸侯”,他本是开国丞相曹参之后;刘豫州虽说是中山靖王之后,却不可考,他织席卖履,人人尽知,似难与曹操抗衡。

诸葛亮  (白)     你莫非在袁绍座前怀橘遗亲之陆郎乎?请坐,听山人讲来:那曹操身为相国曹参之后,世为汉臣,为何霸持朝政,上欺天子,下压群臣,不但无君并且蔑祖!不但是汉室之乱臣,真乃是曹氏门中之贼子!吾主刘豫州,堂堂帝室之胄,当今天子也曾按谱稽查,当殿赐爵,怎道无可稽考?汉室高皇帝,以亭长出身,终有天下;则织席卖履,何足耻哉?

严畯   (白)     听你之言,可谓强词夺理!但不知你所治,是何经典?

诸葛亮  (白)     引经据典,乃腐儒耳。昔日伊尹耕于有莘之野,太公钓于渭水之滨;陈平、张良之流,耿弇、邓禹之辈,经文纬武,治国安邦,图画凌烟,名标青史,并不曾闻治何典。岂似尔等,下士书生,徒守笔砚,专尚虚文,并无实学,终日戏墨弄文而已哉呀!

     (西皮摇板)  自古功臣扶社稷,

             经纶抱负定出奇。

             功勋卓著立战绩,

             岂似你书生念文词。

鲁肃   (西皮摇板)  诸君不必纷纷论,

             先生快见吾主君。

诸葛亮  (白)     请!

     (西皮摇板)  江东文臣将我问,

             一个个俱怀降曹心。

             舌战群儒他无有话论,

             管叫他认识我南阳孔明。

(鲁肃下,诸葛亮随下。)
张昭、
虞翻、
步骘、
薛琮、
陆绩、

严畯   (同西皮摇板) 人言孔明才学广,

             今日见来果然强。

             自比管、乐无虚谎,

             倒叫我等脸无光。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四太监引孙权同上。)

孙权   (西皮摇板)  曹操带兵下江东,

             倒叫孤家挂心中。

             将身且坐银安等,

             单等相会卧龙公。

(鲁肃上。)

鲁肃   (白)     孔明先生到。

孙权   (白)     有请!

鲁肃   (白)     有请诸葛先生。

(牌子。诸葛亮上。)

诸葛亮  (白)     吴侯!

孙权   (白)     先生请坐。

诸葛亮  (白)     告坐!吾主刘玄德问候吴侯金安!

孙权   (白)     岂敢!久闻鲁子敬言道;先生躬耕南阳、抱膝隆中,有安邦定国之才。今幸相见。特地请教!

诸葛亮  (白)     不才无学,有辱重问!

孙权   (白)     先生曾在新野辅佐刘豫州与曹兵交战,必知曹营军情虚实。

诸葛亮  (白)     想那新野城池狭小,粮草不足;吾主刘豫州,兵微将少,寡不敌众,岂能与曹操相峙?

孙权   (白)     曹操此番前来,不知兵将共有多少?

诸葛亮  (白)     马步水军,约有百万。

孙权   (白)     百万兵将,恐是诈词。

诸葛亮  (白)     非诈也。想那曹操,据青、兖、幽、冀之兵已有二三十万;平了袁绍,又有五六十万;中原新招募者,也有三四十万;今又得荆、襄之兵二三十万,如此计算已有一百五十万!亮方才言百万者,恐惊江东士民耳。

孙权   (白)     但不知他帐下战将共有多少?

诸葛亮  (白)     他帐下足智多谋之士、能征惯战之将,至少也有一二千。

孙权   (白)     今曹操平定荆、襄,但不知他尚有远图否?

诸葛亮  (白)     看他沿江下寨、准备战船、教练军士,不是取江东,他要取何处?

孙权   (白)     他既有吞并我江东之意,战与不战,愿先生与孤决之。

诸葛亮  (白)     亮有一言,恐吴侯不肯听从。

孙权   (白)     愿闻高论。

诸葛亮  (白)     吴侯要自己裁处。若以吴越之众,可与中原抗衡,不如早与之决;如其不能,莫如从众谋士之言:投降可也。

孙权   (白)     那刘豫州为何不降曹操?

诸葛亮  (白)     想昔日田横,乃齐之壮士,犹能守义不辱;况刘豫州乃帝室之胄,英才盖世,百姓仰慕,事之不成,乃天命也,岂能屈膝于人下哉?

(孙权愠怒。)

孙权   (白)     孔明大言,欺吾太甚!

(孙权下。)

鲁肃   (白)     哎呀!先生哪,你为何出此言?幸喜主公宽宏大量,不肯下责。你未免藐视吾主太甚矣!

诸葛亮  (白)     你主也太不能容物了。但我视曹兵,如拾草芥;你主不问,我故不言。

鲁肃   (白)     如此,待我去请主公。

             吓,主公有请!

(孙权上。)

孙权   (白)     何事?

鲁肃   (白)     那孔明他言道,他有破曹之计。适才肃曾责备他来,他倒说主公不能容物。

孙权   (白)     既然如此,待吾再去相见。

             吓,先生,适才有犯钧颜,幸勿见怪!

诸葛亮  (白)     亮亦出言冒昧,尚祈恕罪!

孙权   (白)     岂敢!想那曹操,生平所惧者:吕布、刘表、袁术、袁绍、玄德与孤。今日数雄皆灭,惟玄德与孤尚在,孤岂肯以江东之地受制于人?但恐刘玄德新败之后,不能同孤抗此难耳。

诸葛亮  (白)     吴侯吓!

     (西皮原板)  说什么兵败新野城,

             细听山人说分明:

             吾主将官威名震,

             关云长、张翼德勇敌万人;

             还有那赵子龙无人敢近,

             哪怕那曹兵百万人。

     (白)     吾主帐下,关、张、赵云皆能勇敌万人,现有精兵两万;刘琦坐领江东,亦有万人。曹操虽有百万之众,远道而来,疲乏已极;青州之兵,不习水战;荆州之兵,虽然归曹,亦非本心。今日若与我主同心破曹,曹败势必北还,则荆吴之势强,而鼎足之形成矣!

孙权   (笑)     呵哈哈哈哈!

     (白)     先生之言,顿开茅塞!孤意已定:择日兴兵,共灭曹操也!

     (西皮摇板)  听一言来喜在心,

             同心协力破曹军!

     (白)     先生暂请回馆驿歇息。

诸葛亮  (念)     但凭三寸不烂舌,激动江东孙仲谋。

(诸葛亮下。)

孙权   (白)     鲁大夫听者:待等公瑾到了南徐,命他与孔明相见,商议破曹之计。退班!

(孙权、四太监同下,鲁肃随下。)
(完)


浏览次数:4901 ┊ 字数:5478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9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