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赤壁鏖兵》【四本】(一名:《群英会》)

主要角色
诸葛亮:老生
鲁肃:老生
周瑜:小生
蒋干:丑
曹操:净
黄盖:净
甘宁:老生
太史慈:净
蔡中:老生
蔡和:小生

《群英会》叶盛兰饰周瑜
《群英会》叶盛兰饰周瑜
情节
蔡瑁、张允败归,备述吴军精熟水战,乃请立水寨,每日教练。曹操使二人试操,不称己意,乃别出心裁,令二人照式改练。文聘探得东吴发兵消息以告曹操,曹操正欲亲征,蒋干因与周瑜自幼同窗,愿往说降,曹操许之。周瑜因蔡瑁、张允二人统领水军多年,颇感难于应付。正忧虑间,忽闻蒋干求见,心中大喜,即与鲁肃定计,伪造蔡瑁、张允降书,预置帐中,然后邀蒋干入帐,设筵相待。席间不许谈论双方对阵情事。周瑜装醉,至使蒋干盗走假信。蒋干归见曹操,献上假降书,曹操一怒杀蔡瑁、张允二人。细思,始知中计。因使毛玠、于禁代领水军,并使蔡中、蔡和往东吴诈降。鲁肃探知蔡瑁、张允二人被杀,急告周瑜。周瑜令鲁肃请诸葛亮入帐,言己思得破曹之计,欲请裁决。诸葛亮请先勿明言,各写一字于掌中。及举掌对照,则均为“火”字,三人相视大笑。周瑜杀诸葛亮之意益决,因请诸葛亮于一月之内造箭十万,以备军用。诸葛亮自请限期三日,并立军令状为凭。鲁肃苦劝诸葛亮,诸葛亮不听。鲁肃疑诸葛亮有意逃走,以告周瑜。周瑜不以为然。吩咐鲁肃一应工匠物料均不许充分供应,三日无箭,决杀诸葛亮。适蔡中、蔡和前来投顺,周瑜拨归甘宁部下。鲁肃疑是诈降,周瑜责其不能容人。鲁肃走后,黄盖又谓二蔡不带家眷定是诈降,周瑜以言激之,二人乃密订苦肉之计。鲁肃见诸葛亮,提造箭一事,诸葛亮假意忘却,并言周瑜有心相害,向鲁肃求助。鲁肃劝速逃走或投江自杀,诸葛亮索借战船、束草、帐幔、锣鼓与少数水军以资应用。另请备办酒席一桌,嘱其切勿告知周瑜。鲁肃应允。诸物办齐,诸葛亮趁满江大雾,邀鲁肃一同登舟取箭,鲁肃推辞再三,船已至江心。鲁肃提心吊胆,陪同诸葛亮饮酒。来至曹营附近,诸葛亮令众军士擂鼓呐喊,蒋干报知曹操,曹操以为周瑜乘雾劫营,急令放箭。诸葛亮所带各船,均满载而归。临行,使众军士高呼:“多谢丞相赠箭!”曹操始知中计。鲁肃见大功告成,深服诸葛亮才智过人,引为知己。

注释
清同治、光绪年间四大徽班中之三庆班卢胜奎先生曾将《三国演义》中刘表托孤至取南郡一段故事编成轴子戏三十六本,每年露演一次,每演必红遍都门,传得盛赞。《赤壁鏖兵》为其中之八本,从曹操兴师南下至败走华容止,包括《舌战群儒》、《激权激瑜》、《临江会》、《群英会》、《横槊赋诗》、《借东风》、《烧战船》、《华容道》。这八本戏在三十六本三国戏中所占分量颇重,更因此剧结构严谨、情节动人,演来很受欢迎。
这戏经萧长华先生参考《三国演义》进行删润、校勘。在历次教学与演出中,随教随修、随演随改,现已成为流行名剧。

根据《萧长华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录入:小戏迷


相关剧本
《舌战群儒》(根据《戏考》第十九册整理)
《赤壁鏖兵》【头本】(根据《萧长华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激权激瑜》(根据《京剧丛刊》第十一集整理)
《赤壁鏖兵》【二本】(根据《萧长华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临江会》(根据《关羽戏集:李洪春演出本》整理)
《赤壁鏖兵》【三本】(根据《萧长华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群英会》(根据《戏考》第三册整理)
《群英会·借东风》(根据《马连良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赤壁鏖兵》【五本】(根据《萧长华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南屏山》(根据《戏考》第十五册整理)
《赤壁鏖兵》【六本】(根据《萧长华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赤壁鏖兵》【七本】(根据《萧长华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华容道》(根据《戏考》第二册整理)
《华容道》(根据《关羽戏集:李洪春演出本》整理)
《赤壁鏖兵》【八本】(根据《萧长华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635.5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张辽、蒋干同文扮上。)

张辽   (念)     三尺龙泉血上斑,平生志气灭孙坚。

蒋干   (念)     雄兵百万干戈绕,看看指日定江南。

张辽   (白)     姓张名辽字文远。

蒋干   (白)     姓蒋名干字子翼。

张辽   (白)     请了。丞相升帐,你我两厢伺候。

(四红文堂、四大铠、曹操同上。)

曹操   (引子)    艨艟巨舰下江南,统雄师扫除狼烟。水陆并进无阻隔,指日里江东归汉。

张辽、

蒋干   (同白)    参见丞相。

曹操   (白)     罢了。

     (念)     自离荆襄到江南,陆路犹如走平川。寨栏连络三百里,剑戟光射斗牛寒。

     (白)     老夫,曹操。自统大兵来到吴地,也曾修写檄文,下与孙权,会猎于江南。可恨周郎斩我遣使,是老夫一怒,差蔡瑁、张允统领水军,在三江口鏖战,一面又差文聘探听虚实,未见回报。

(蔡瑁、张允同上。)
蔡瑁、

张允   (同白)    参见丞相,末将交令。

曹操   (白)     胜负如何?

蔡瑁、

张允   (同白)    吴兵水战精熟,我军难以抵敌。

曹操   (白)     东吴兵少,反为所败,俱是汝等不用心耳。

蔡瑁、

张允   (同白)    启丞相:荆州水军,久不操练,青徐之兵又素不习水战,故尔致败。今当先立水寨,每日教习精熟,方可用之。

曹操   (白)     你二人谁左谁右?

蔡瑁   (白)     瑁在左。

张允   (白)     允在右。

曹操   (白)     左边阵式讲上来。

蔡瑁   (白)     丞相容禀:

     (念)     战船操练整齐、安排头尾高低,火炮连天四面起,亚赛空中霹雳。

             首位回头相顾,四面俱插红旗,冲锋破敌急如飞,摆列青龙阵式。

曹操   (白)     哼!青龙行走,坠耳穿腮,如何成功。右边阵式讲上来!

张允   (白)     丞相容禀:

     (念)     每日操练阵式,两边火炮俱齐,乌鸦不敢往空起,令人胆裂魂飞。

             金锣两面为眼,旌旗犹如翅飞,长枪弓弩箭似鬓,摆列白虎阵式。

曹操   (白)     虎乃山中之王,落于平壤,反被犬欺,焉能取胜。俱要与我改过。听老夫一令。

(牌子。)

曹操   (白)     速速改练。

蔡瑁、

张允   (同白)    得令。

蔡瑁   (白)     你看丞相不识水战,你我怎生调度?

张允   (白)     且自由他。

蔡瑁   (白)     哎!

(蔡瑁、张允同下。)

曹操   (白)     文远,周郎水战精熟,如何抵敌?

张辽   (白)     待等文聘回营,再作计较。

文聘   (内白)    马来。

(文聘上。)

文聘   (念)     去是雕翎箭,回来陆地风。

     (白)     报,文聘告进。参见丞相。

曹操   (白)     探听江东虚实如何?

文聘   (白)     丞相容禀:

     (念)     丞相令出山动,飞船急过江东,孙权闻报心惊痛,自虑江东虚空。

             文臣与主和意,武将个个争锋,降文欲写意皆同,惟有周郎不从。

曹操   (白)     哦!周郎欺吾太甚。传吾将令,八十三万人马杀奔江东,鸡犬不留。

文聘   (白)     啊。

蒋干   (白)     且慢。此事何劳丞相亲领大兵,某自幼与周瑜同窗交契,愿凭三寸不烂之舌,去往江东,顺说周郎来降。江东岂不唾手可得。

曹操   (白)     哦,子翼与公瑾相厚乎?

蒋干   (白)     丞相请放宽心。我蒋干到江左,必要成功。

曹操   (白)     所用何物?

蒋干   (白)     只消一介之使,其余一概不用。干即刻过江。

曹操   (白)     好,文远,后帐备酒与子翼饯行。

蒋干   (白)     谢丞相。

张辽   (白)     遵命。

曹操   (白)     掩门。

(曹操下,蒋干随下,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二场】

(四文堂、四大铠、周瑜、鲁肃同上。)

周瑜   (西皮摇板)  恨曹瞒藐视我实在可恶,

             造下了铜雀台立于漳河。

             今统兵下江南势来逼我,

             思良策出奇兵定杀曹贼。

(甘宁、蒋钦、太史慈同上,同交令。)
太史慈、
甘宁、

蒋钦   (同白)    启都督:末将奉命三江口鏖战,刺死蔡 落水,他军遁逃,追之不及,特来交令。

周瑜   (白)     乃将军之功也。曹营水军头领,何人掌管?

太史慈、
甘宁、

蒋钦   (同白)    乃荆襄降将蔡瑁、张允。

周瑜   (白)     哦,那蔡瑁、张允!众位将军后帐歇息。

太史慈、
甘宁、

蒋钦   (同白)    谢都督。

(太史慈、甘宁、蒋钦同下。周瑜怔。)

周瑜   (白)     啊,大夫,我想蔡瑁、张允,在荆襄惯习水战。今曹操又用此二人督领水军,本督破曹,何日得成功也?

     (西皮摇板)  恨蔡瑁和张允二贼可恶,

             献荆襄与曹瞒是他之过。

(中军上。)

中军   (白)     启都督:蒋干过江。

周瑜   (白)     哦!蒋干过江?

中军   (白)     正是。

周瑜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

鲁肃   (白)     都督,闻得蒋干过江,为何如此发笑?

周瑜   (白)     我破曹贼水军,无计可施;今蒋干此来,必为曹氏说客。吾破水军,亦无忧也。

鲁肃   (白)     哦。

周瑜   (白)     待本督略施小计,管教曹操自杀水军。

鲁肃   (白)     啊!

周瑜   (白)     看文房四宝伺候。

鲁肃   (白)     且慢。都督与那蒋干乃同窗契友,恐识笔迹,肃来代笔。

周瑜   (白)     如此如此。

鲁肃   (白)     晓得。书信呵!

(急三枪牌。鲁肃修书。)

鲁肃   (白)     请看。

周瑜   (白)     将此书信,安放吾之帐中,附耳上来。

(周瑜耳语。)

鲁肃   (白)     是是是。

(鲁肃笑,下。)

周瑜   (白)     有请。

中军   (白)     有请蒋先生。

(吹打。蒋干上。)

周瑜   (白)     啊,子翼兄。

蒋干   (白)     贤弟。

周瑜   (白)     久别了。

蒋干   (白)     久别了。

周瑜   (白)     啊!

蒋干   (白)     啊!

(周瑜、蒋干同笑。)

周瑜   (白)     仁兄请。

蒋干   (白)     贤弟请。

周瑜   (白)     请坐。

蒋干   (白)     啊公瑾,别来无恙啊?

周瑜   (白)     啊——子翼良苦,远涉江湖而来,敢是与曹氏作说客么?

蒋干   (白)     哎,不不不。吾久别足下,特来叙旧,奈何疑我与曹氏作说客耳?

周瑜   (白)     吾虽不及师旷之聪,闻弦歌而知雅意。

蒋干   (白)     呦!阁下待故人如此啊,吾便告辞。

周瑜   (白)     兄既无此心,何必速去?

蒋干   (白)     不是呦!贤弟的疑心忒大呀!

周瑜   (白)     弟乃戏言。

蒋干   (白)     我倒多疑了。

周瑜   (白)     请入帐叙话。

蒋干   (白)     请。

周瑜   (念)     江上思良友,

蒋干   (念)     军中会故知。

周瑜   (白)     久未雅教。

蒋干   (白)     岂敢。

周瑜   (白)     常想如渴。今幸相见,实为欣慰。

蒋干   (白)     呦!你我各事其主,欲见未能。今闻贤弟身挂帅印,特来恭贺。望勿见疑。

周瑜   (笑)     哈哈哈……

     (白)     传众将进帐。

中军   (白)     众位将军进帐。

黄盖、
蒋钦、
甘宁、

太师慈  (内同白)   来也!

(黄盖、蒋钦、甘宁、太史慈同上。)
黄盖、
蒋钦、
甘宁、

太史慈  (同白)    参见都督。

周瑜   (白)     见过蒋先生,

黄盖、
蒋钦、
甘宁、

太史慈  (同白)    啊,蒋先生。

蒋干   (白)     众位将军。

黄盖、
蒋钦、
甘宁、

太史慈  (同白)    呔!敢是与曹操作说客吗?

蒋干   (白)     这……

             啊贤弟,喏喏喏……

周瑜   (白)     众位将军,子翼乃本督同窗契友,虽从江北而来,亦非曹氏说客。公等勿得多疑。

蒋干   (白)     着哇!

黄盖、
蒋钦、
甘宁、

太史慈  (同白)    既是都督同窗契友,我等侍席把盏。

蒋干   (白)     到此就要叨扰。

周瑜   (白)     看酒来,我与子翼兄把盏。

蒋干   (白)     这就不敢,摆下就是。

周瑜   (白)     看酒。

中军   (白)     啊。

(设宴,大吹打。蒋干同黄盖、蒋钦、甘宁、太史慈叙礼。)

蒋干   (白)     啊,这位老将军贵姓哪?

黄盖   (白)     黄。

蒋干   (白)     敢莫是黄公覆?

黄盖   (白)     然。

蒋干   (白)     年迈了。

黄盖   (白)     唔……

蒋干   (白)     虎老雄心在。

             甘将军辛苦了——

周瑜   (白)     子翼兄。

蒋干   (白)     贤弟。看酒来。

周瑜   (白)     做什么?

蒋干   (白)     我与贤弟把盏。

周瑜   (白)     不敢,摆下。请。

             太史慈听令!

太史慈  (白)     在。

周瑜   (白)     公可佩吾剑,以为监酒令官,今日宴前,但叙朋友交情;如有提起孙曹军旅之事者,即席斩之!

太史慈  (白)     得令。

(太史慈对蒋干三笑,向外坐。蒋干惊愕。)

周瑜   (白)     啊子翼兄!喂,子翼兄!

黄盖、
蒋钦、

甘宁   (同白)    哎。

蒋干   (白)     啊……贤弟请。

(蒋干饮酒。)

周瑜   (园林好牌)  笙歌起同饮佳酿,

             我今日营中会同窗;

             蒙主上权衡执掌,

             为大将恐难当,

蒋干   (园林好牌)  拜大将正相当。

(周瑜、蒋干同出座位,携手。)

周瑜   (白)     子翼兄,你看我营将士,可雄壮否?

蒋干   (白)     吾观营中诸将么?真乃熊虎之士也。

周瑜   (白)     再看后营粮草,堆积如山,颇足备否?

蒋干   (白)     喂呦……真果是兵精粮足、兵精粮足,名不虚传、名不虚传。啊,啊,啊,咦哈哈……

周瑜   (白)     子翼兄。

蒋干   (白)     贤弟。

周瑜   (白)     想你我同窗学业之时,焉能望有今日。

蒋干   (白)     呦!贤弟以吾兄高才,实不为过。

周瑜   (白)     子翼兄。想大丈夫处世,遇知己之主,外托君臣之义,内结骨肉之恩,言必行,计必从,祸福共之。假使苏秦、张仪、陆贾、郦生辈复出,口似悬河,舌如利刃,安能动我心哉呀!

     (笑)     哈哈哈……

(蒋干强笑。)

蒋干   (笑)     嘿嘿,嘿嘿,嘿嘿嘿……

周瑜   (白)     子翼兄,此皆江东之英杰,今日此宴,可名“群英会”。

蒋干   (白)     哎呀,真个是群英会呀。

周瑜   (白)     啊?

蒋干   (白)     啊?

(周瑜、蒋干同笑。)
周瑜、

蒋干   (同白)    请!

周瑜   (西皮原板)  人生聚散实难料,

蒋干   (白)     人生天地之间,难以料得就。

周瑜   (西皮原板)  今日相逢会故交。

蒋干   (白)     你我相逢,三生有幸。

周瑜   (西皮原板)  群英会上当醉饱,

(周瑜、蒋干同入座。)

周瑜   (西皮摇板)  畅饮高歌在今宵。

     (白)     子翼兄。

蒋干   (白)     贤弟。

周瑜   (白)     小弟自领军以来,滴酒不敢开饮;今日故友相会,又无疑忌,当饮一醉方休。

蒋干   (白)     哎,是要一醉方休。

周瑜   (白)     你我小杯不饮,各饮一百觥。

蒋干   (白)     慢来,贤弟酒乃沧海之量,兄的酒瓦沟之渠,一百觥不消;三觥就是了。

周瑜   (白)     三觥就三觥。看大杯伺候。

(中军换大杯斟酒。)

周瑜   (西皮摇板)  酒逢知己千杯少,

     (白)     请。

蒋干   (白)     干。

周瑜   (西皮摇板)  眼望中原酒自消。

蒋干   (白)     贤弟,这北酒性暴,有些难饮哪!

(周瑜怔,冷笑。)

周瑜   (笑)     嘿嘿嘿……

     (西皮摇板)  暴酒难逃三江口,

     (白)     请。

蒋干   (白)     贤弟,这顺流而下,可是醉得快呀!

(周瑜冷笑。)

周瑜   (笑)     哼哼哼……

     (西皮摇板)  顺流而下在东海飘。

(周瑜佯吐醉,出座。)

蒋干   (白)     啊,贤弟莫非醉了?

周瑜   (白)     吾今醉矣。

             中军,与本督宽衣,待吾舞剑作歌,以助一乐。

蒋干   (白)     贤弟,酒后舞剑,非同儿戏呀!

周瑜   (白)     小弟舞剑,请兄一观。

蒋干   (白)     倒要瞻仰。

(众人同合摆口,周瑜下卸袍,上。)

周瑜   (白)     看剑伺候。

(周瑜抚琴作歌。)

周瑜   (唱)     丈夫处世兮立功名;

             立功名兮慰平生。

             慰平生兮吾将醉;

             吾将醉兮发狂吟!

(周瑜笑。)

蒋干   (白)     妙得紧哪!

(周瑜舞剑。)

周瑜   (风入松牌)  同窗故友会群英,

             江东豪杰逞威风;

             俺今督师破阿瞒,

             哪怕他百万雄兵;

             抵长江与敌争锋,

             显男儿立奇功。

(周瑜舞剑,扑蒋干。)

蒋干   (白)     啊,贤弟,你当真的醉了么?

周瑜   (白)     喂呀,实实醉矣。

蒋干   (白)     我的酒矣沉了。

周瑜   (白)     吾久不与兄同塌,今宵要抵足而眠。

蒋干   (白)     可也,可也。

周瑜   (白)     来,搀扶蒋先生,到我之帐中安歇。

中军   (白)     啊。

蒋干   (白)     啊,贤弟,就要来呀!

(中军引二文堂,扶蒋干同下。)

太史慈  (白)     末将交令。

周瑜   (白)     黄公覆听令。

黄盖   (白)     在。

周瑜   (白)     今晚三更时分,到我之帐中密报军情。附耳上来,如此如此。

黄盖   (白)     喳喳喳……得令。

(黄盖下。)

周瑜   (白)     甘兴霸听令。

甘宁   (白)     在。

周瑜   (白)     命你巡营,蒋干若是逃走,各营头不许拦阻。

甘宁   (白)     得令。

周瑜   (白)     掩门。

(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三场】

(小开门牌。鲁肃执灯上,入帐作神气,藏书信。蒋干内咳嗽,鲁肃遮灯影下。中军执灯,二文堂扶蒋干同上,入帐中。二文堂、中军同下。蒋干出帐看,周瑜内嗽,蒋干急入帐。中军执灯引二文堂同扶周瑜醉上,入帐中。二文堂、中军同下。)

周瑜   (白)     啊子翼兄。可记得你我同窗学业之时,不曾望有今日耳啊。

(蒋干睡。)

周瑜   (白)     呦!他竟自睡着了。

(起初更鼓。)

周瑜   (南梆子)   安排下巧计谋营门不锁,

             转眼见蒋子翼早已睡着。

             假意儿装醉样和衣而卧,

             朦胧眼且看他行事如何。

(周瑜入帐。起二更鼓。蒋干出帐。)

蒋干   (白)     贤弟,公瑾。睡着了。

(周瑜睡。)

蒋干   (白)     唉!我来此差矣呦!

     (西皮摇板)  悔不该在曹营夸口太过,

             实指望过江来将他说合;

             太史慈抱宝剑甚是凶恶,

             若提起孙曹字定把头割。

     (白)     哎呀,坐是坐不定,睡又睡不着。这便怎么处?

(蒋干看桌上。)

蒋干   (白)     咦!案上有书,待我看书消遣。

(蒋干看书。)

蒋干   (白)     兵书战策,倒要看看。车战,用不着了;陆战,没有什么意思;水战,唔,周郎最习水战,嗳嗳,是要看看。

(蒋干见信。)

蒋干   (白)     “周都督开拆”,啊小柬一封,看过的了。偷觑偷觑。“荆襄降将蔡瑁、张……”

(蒋干惊,到帐前。)

蒋干   (白)     贤弟,公瑾。

(周瑜睡。)

蒋干   (白)     帐外看来。

(蒋干执灯出帐,看信,周瑜跟迹偷听。)

蒋干   (白)     “荆襄降将蔡瑁、张允,拜上都督:某等降曹,非图仕禄,迫于势耳。今已赚北军困于寨中,但得其便,即将曹贼之首,献于麾下。早晚人到,便有关报,幸勿见疑,先此敬复。”

             哎呀,曹丞相啊,你好险哪!

(周瑜暗笑,归帐。)

蒋干   (西皮摇板)  曹丞相在帐中安然稳坐,

             怎知道二贼子里应外合。

             若不是蒋子翼把机关解破,

             怕只怕你性命一定难活!

     (白)     哎呀且住!原来此二贼结连东吴,我不免将这封书信带回。献与丞相,将此二贼灭却,岂不是我蒋干大大的头功。唔,就是这个主意。

(蒋干怀书,放灯,欲入帐,见灯放错,移正,入帐。黄盖执灯上。起三更鼓。)

黄盖   (念)     鼓打三更尽,风吹刁斗寒。

     (白)     都督醒来,都督醒来。

(周瑜出帐。)

周瑜   (白)     老将军进帐何事?

黄盖   (白)     启都督:今有江北蔡瑁……

周瑜   (白)     噤声!

(周瑜速吹灯。黄盖隐灯。)

周瑜   (白)     子翼兄。

(蒋干假睡。)

周瑜   (白)     帐外去讲。

黄盖   (白)     江北蔡瑁、张允……

周瑜   (白)     低声些!

(蒋干暗听。)

黄盖   (白)     着人前来,道急切不能下手,早晚必有关报。

周瑜   (白)     本督早已知道,今有贵客在此,倘被他听见,岂不误了大事!行军多年,还是这等粗鲁,还不走去!

黄盖   (白)     喳……

(周瑜、黄盖相视而笑,黄盖下。)

周瑜   (白)     真乃老迈昏庸!

(周瑜走回帐口,蒋干退入帐中。)

周瑜   (白)     子翼兄,兄啊!

(蒋干假睡。)

周瑜   (白)     幸不曾被他听见。

(周瑜暗笑,入帐中。起四更鼓。)

周瑜   (梦语)    三日之内,定取曹贼首级。

蒋干   (梦语)    你是怎样的杀他呀?

周瑜   (梦语)    自有妙计。

蒋干   (梦语)    只恐不得能够。

周瑜   (梦语)    你看哪?

蒋干   (梦语)    妄想啊!

(起五更鼓。蒋干出帐。)

蒋干   (白)     哎呀,吓煞我也!趁此无人,逃走了吧!

     (西皮摇板)  夜深沉盼到了五更已过,

             到江边寻小舟急忙逃脱。

(鲁肃上,蒋干、鲁肃同碰头。)

鲁肃   (白)     啊,先生。

(蒋干慌。)

蒋干   (白)     大夫,请了请了。

(蒋干急下。鲁肃寻信,不见。)

鲁肃   (白)     啊,都督醒来,都督醒来。

(鲁肃笑。周瑜出帐。)

周瑜   (白)     啊,大夫,笑甚么?

鲁肃   (白)     笑那蒋干盗书逃走了。

周瑜   (白)     果真?

鲁肃   (白)     都督请看哪。

(周瑜笑。)

周瑜   (西皮摇板)  蒋子翼盗书信千差万错,

鲁肃   (西皮摇板)  周都督用巧计神鬼难觉!

周瑜   (西皮摇板)  此一计天下人被我瞒过,

鲁肃   (白)     哦!

周瑜   (白)     瞒过了。

     (笑)     哈哈哈……

(周瑜下。)

鲁肃   (白)     唔!

     (西皮摇板)  怕只怕瞒不过南阳诸葛。

     (白)     嗯,瞒不了他呀!

(抽头。鲁肃下。)

【第四场】

(四红文堂、曹操同上。)

曹操   (西皮摇板)  每日里饮琼浆醺醺大醉,

             蒋子翼过江东未见回归。

             造下了铜雀台缺少二美,

             扫东吴灭刘备天意可遂。1

(蒋干上。)

蒋干   (笑)     哈哈哈……

     (西皮摇板)  在东吴盗书信一宵未睡,

             回营来见丞相色舞眉飞。

     (白)     丞相。

曹操   (白)     子翼回来了?

蒋干   (白)     回来了。

曹操   (白)     一旁坐下。

蒋干   (白)     谢座。

曹操   (白)     那周郎降意如何?

蒋干   (白)     周郎雅量高致,非言词所能动也!

曹操   (白)     事又不济,反为所笑!

蒋干   (白)     虽然未说周郎来降,却与丞相寻来一桩机密大事。

曹操   (白)     什么大事?

蒋干   (白)     嗯……喏!

(蒋干看两旁。)

曹操   (白)     两厢退下。

(四红文堂自两边分下。蒋干取信。)

蒋干   (白)     这有小柬一封,丞相请看。

曹操   (白)     看过的了?

蒋干   (白)     不错。

曹操   (白)     老夫一观!

(急三枪牌。曹操看信。)

曹操   (白)     起鼓升帐!

(四红文堂、四大铠自两边分上。)

曹操   (白)     传蔡瑁、张允进帐!

四红文堂、

四大铠  (同白)    传蔡瑁、张允进帐!

蔡瑁、

张允   (内同白)   来也!

(蔡瑁、张允同上。)
蔡瑁、

张允   (同白)    参见丞相,有何将令?

曹操   (白)     命你二人改练水军,可曾练熟?

蔡瑁、

张允   (同白)    水军不曾练熟,丞相不可进兵。

(四刀斧手自两边分遛上。)

曹操   (白)     唗!待等你二人水军练熟,老夫首级,断送他人之手。

             来,斩。

(四刀斧手押蔡瑁、张允自两边分下。斩。四刀斧手自两边分上。)

四刀斧手 (同白)    斩首已毕。

曹操   (白)     起去。

四刀斧手 (同白)    啊。

(四刀斧手同下。曹操暗思神气,醒觉。)

曹操   (白)     哎呀!吾今错矣!

     (西皮摇板)  我中了小周郎借刀之计,

             杀蔡瑁和张允悔之不及!

     (白)     来,水军头领换毛玠、于禁掌管。传蔡中、蔡和进帐。

四红文堂、

四大铠  (同白)    啊。

             蔡中、蔡和进帐。

蔡中、

蔡和   (内同白)   来也!

(蔡中、蔡和同上。)

蔡中   (念)     惯使长枪战,

蔡和   (念)     能开百力弓。

蔡中、

蔡和   (同白)    参见丞相,有何将令?

曹操   (白)     老夫斩你二人兄长,可有怨恨?

蔡中、

蔡和   (同白)    违误军令,斩之无亏。

曹操   (白)     如今大江南北,难通消息,老夫欲命你二人诈降周郎,可愿去否?

蔡中、

蔡和   (同白)    末将愿往。

曹操   (白)     莫怀二意?

蔡中、

蔡和   (同白)    我二人家眷,现在荆州,焉有二意。

曹操   (白)     好,成功回来,自有升赏,去吧。

蔡中、

蔡和   (同白)    得令。

蔡中   (念)     辅佐曹丞相,

(蔡中下。)

蔡和   (念)     诈降小周郎。

(蔡和下。)

蒋干   (白)     啊,丞相,这场大功劳,多亏我蒋干吧?

(行弦。曹操出座,蒋干退。)

曹操   (白)     啊?

蒋干   (白)     多亏我蒋干哪!

曹操   (白)     呸!

     (西皮摇板)  你本是书呆子一盆面浆,

             怎知道兵法中奥妙无常。

             霎时间折却了两员大将,

             去掉了左右膀反助周郎,

             悔不该听信你言语上当。

     (白)     掩门!

(四红文堂、四大铠同翻下。)

曹操   (西皮摇板)  说不出悔不转百种愁肠。

(曹操下。)

蒋干   (白)     啊?嗳!

     (西皮摇板)  这一场大功劳不加升赏,

             为什么反将我羞辱一场?

             我这里低下头暗暗思想,

     (白)     哦哦,是了!

     (西皮摇板)  想必是为周郎不肯归降。

     (白)     不错,是的,是的呦!

(蒋干下。)

【第五场】

(周瑜换帔执书上。)

周瑜   (白)     咳!

     (西皮摇板)  奉主命驱逆贼身当重任,

             日操兵夜观书坐卧不宁。

(鲁肃上。)

鲁肃   (笑)     哈哈哈……

     (西皮摇板)  曹孟德果杀了蔡瑁、张允,

             周都督可算得第一能人。

     (白)     都督。

     (笑)     哈哈哈……

周瑜   (白)     大夫笑甚么?

鲁肃   (白)     那曹操果中都督之计,杀了蔡瑁、张允。水军头领换了毛玠、于禁掌管了!

周瑜   (白)     呕!那曹操果中吾之计,杀了蔡瑁、张允。水军头领换了毛玠、于禁掌管了?

鲁肃   (白)     正是。

周瑜   (白)     我无忧矣呀。此事那孔明可知?

鲁肃   (白)     孔明不知。

周瑜   (白)     唔!谅他不知。有请。

鲁肃   (白)     有请诸葛先生。

诸葛亮  (内白)    嗯哼。

(诸葛亮上。)

诸葛亮  (西皮摇板)  昨夜晚在馆驿早已料定,

             曹孟德中巧计误杀水军。

周瑜   (白)     先生。

诸葛亮  (白)     都督。

周瑜   (白)     请坐。

诸葛亮  (白)     有座。恭喜都督,贺喜都督。

周瑜   (白)     啊?喜从何来?

鲁肃   (白)     是啊,喜从何来?

诸葛亮  (白)     那曹操杀了蔡瑁、张允,水军已破,岂不是一喜?

鲁肃   (白)     哎呀,他倒先……

(周瑜忙拦。鲁肃自语。)

鲁肃   (白)     他倒先知道了。

周瑜   (白)     啊先生,我观曹军水寨,极为严整,故施小计,何足先生挂齿。

诸葛亮  (白)     都督高才。

(周瑜笑。)

周瑜   (白)     啊先生,今曹兵势大,非等闲可破,瑜思得一计,不知可否,先生幸为我一决。

诸葛亮  (白)     你我不必言出,各写一字在手,看看心事可同。

(诸葛亮、周瑜各在手中写“火”字。)
诸葛亮、

周瑜   (同白)    大夫请看。

(鲁肃看。)

鲁肃   (白)     哎呀,你二人俱是个“火”字啊!

周瑜   (白)     未必?

鲁肃   (白)     看哪。

诸葛亮  (白)     火!

周瑜   (白)     火!

鲁肃   (白)     火!

(诸葛亮、周瑜、鲁肃同笑。)

周瑜   (白)     啊,先生,你我所见皆同,更无疑矣,幸勿泄漏。

诸葛亮  (白)     两家公事,岂有泄漏之理。

周瑜   (白)     这……

诸葛亮  (白)     这……

鲁肃   (白)     啊……

周瑜   (白)     啊……

诸葛亮  (白)     啊……

(诸葛亮、周瑜、鲁肃同笑。)

周瑜   (白)     请问先生,水面交锋,何器当先?

诸葛亮  (白)     大江之上,自然是弓箭当先。

周瑜   (白)     是啊,弓箭当先,弓箭当先……

鲁肃   (白)     弓箭是要紧的呀。

周瑜   (白)     唔,先生之言,甚合我意。但是军中缺箭,敢烦先生监造十万枝箭,以为应敌之具。此系公事,先生幸勿推却。

诸葛亮  (白)     都督见委,亮自当效劳。请限日期。

周瑜   (白)     这限期……

鲁肃   (白)     哎呀,造十万枝箭,少不得也要半年哪!

(周瑜看鲁肃。)

周瑜   (白)     半月可成?

诸葛亮  (白)     半月,多了。

鲁肃   (白)     啊?半月会多了?哎不多啊!

(周瑜拦鲁肃。)

周瑜   (白)     十日可完备否?

诸葛亮  (白)     曹军即日将至,若候十日,必误大事。

鲁肃   (白)     怎么?十日还多么?嗐,哼,真倒奇了!

周瑜   (白)     七日再无少限?

诸葛亮  (白)     还多。

鲁肃   (白)     啊!?七日还多?再无少限了。恐你造不齐吧!

周瑜   (白)     请先生自限日期。

鲁肃   (白)     着哇!先生自限日期吧。

诸葛亮  (白)     唔,三天足矣。

鲁肃   (白)     啊?三天你焉能造齐十万枝狼牙箭哪?

周瑜   (白)     是啊,三日无箭呢?

诸葛亮  (白)     愿甘军令。

鲁肃   (白)     嗳,先生,军中无有戏言哪!

周瑜   (白)     是啊,军中无有戏言哪!

诸葛亮  (白)     我愿立军状。

鲁肃   (白)     哎呀,先生,这军状你是千万立不得!

周瑜   (白)     嗳!立下军状为凭。

             先生请写。

(鲁肃拦。)

诸葛亮  (白)     有僭了。

(急三枪牌。诸葛亮写军状。)

鲁肃   (白)     完了!

诸葛亮  (西皮摇板)  在帐中立军状诸葛讨令。

             三日内无雕翎斩首辕门。

     (白)     都督请看。

周瑜   (白)     斗胆了。

             大夫收好。

诸葛亮  (白)     第三日,你差五百小军,到江边搬箭。

鲁肃   (白)     搬箭哪?搬你的尸首吧!

诸葛亮  (白)     告辞了。

     (西皮摇板)  在帐中辞公瑾又别子敬,

             三日后到曹营去借雕翎。

(诸葛亮下。)

鲁肃   (白)     啊都督。孔明自限三日造箭,莫非他有逃走之意吧?

周瑜   (白)     他若逃走,岂不被我东吴耻笑。你可吩咐工匠物料,一概不准凑手,候三日无箭,我定斩孔明也!

鲁肃   (白)     嗳!

黄盖   (内白)    二位将军候着!

(黄盖上。)

黄盖   (白)     启都督:曹营蔡中、蔡和,辕门投降。

周瑜   (白)     细作到了。

             传。

黄盖   (白)     二位将军进帐。

蔡中、

蔡和   (内同白)   来也!

(蔡中、蔡和同上。)
蔡中、

蔡和   (同念)    离了曹营地,来此是东吴。

     (同白)    与都督叩头。

周瑜   (白)     请起。二位将军既已降曹,又何故到此背之!

蔡中、

蔡和   (同白)    可恨曹操,无故杀我二人兄长,特投都督帐下,借兵与兄报仇。望赐收录。

周瑜   (白)     二位既来投降,乃吾营之幸也。

             来,传甘兴霸进帐。

黄盖   (白)     甘兴霸进帐!

甘宁   (内白)    来也!

(甘宁上。)

甘宁   (白)     参见都督,有何将令?

周瑜   (白)     此二人原是荆襄旧将,今来投降,拨在将军帐下,引军前部,后当重委。

甘宁   (白)     得令。

             二位将军随我来。

(蔡中、蔡和、甘宁同下,蔡和回顾。鲁肃看。)

鲁肃   (白)     啊都督,此二人乃是诈降啊!

周瑜   (白)     住了!他因曹操误杀他二人兄长,特地前来,借兵与兄报仇,似你这等多疑,安能容天下之贤士?你请出帐去吧!

鲁肃   (白)     分明是诈。怎说是实?这是什么缘故?唔,有了。我不免,去到馆驿,问过孔明先生便知。正是:

     (念)     真假难分辨,好歹问知音。

(鲁肃下。)

周瑜   (笑)     哈哈哈……

     (白)     子敬往生长者,今日忽然乖巧!

黄盖   (白)     嗯哼!

周瑜   (白)     老将军还在此?

黄盖   (白)     伺候都督。

周瑜   (白)     可知二将降意否?

黄盖   (白)     乃是诈降!

周瑜   (白)     怎见得?

黄盖   (白)     不带家眷,岂不是诈?

周瑜   (白)     哦!不带家眷者是诈。

黄盖   (白)     正是。

周瑜   (白)     足见老将军高见。

黄盖   (白)     都督夸奖。

周瑜   (白)     嗐,惜乎哇,惜乎!北军有人诈降我东吴,我东吴就无人诈降那曹操!

黄盖   (白)     啊都督,某黄盖不才,愿诈降那曹操。

周瑜   (白)     唔,老将军愿献诈降?哎!我想诈降,非同小可,若不受些苦刑,怎瞒得过细作之耳目。只是老将军年迈,如之奈何?

黄盖   (白)     都督,某黄盖受东吴三世厚恩,慢说苦刑,就是粉身碎骨,肝脑涂地,理所当然。

周瑜   (白)     呕,老将军是真心。

黄盖   (白)     是真心!

周瑜   (白)     无假意?

黄盖   (白)     无假意。

周瑜   (白)     好哇!真乃社稷之臣也,请上受我一拜。

黄盖   (白)     这就不敢。

周瑜   (西皮散板)  明日里苦肉计全要你忍,

             则东吴之万幸托于将军。

黄盖   (白)     都督!

     (西皮散板)  周都督休得要大礼恭敬,

             某黄盖受东吴三世厚恩。

             休笑俺年衰迈忠心当尽,

             何惧那生和死诈降曹营。

(黄盖下。周瑜笑。)

周瑜   (西皮散板)  好一个老黄盖忠心耿耿,

             破曹兵大功成全仗此人。

(周瑜下。)

【第六场】

(诸葛亮上。)

诸葛亮  (西皮原板)  周公瑾命鲁肃行监防守,

             好教我背地里冷笑不休。

             小周郎他要杀我安能得够,

             一桩桩一件件我记在心头。

(鲁肃上。)

鲁肃   (西皮原板)  限三天造雕翎这般时候!

(诸葛亮饮酒。鲁肃看。)

鲁肃   (白)     噫!

     (西皮原板)  为什么他在一旁佯睬不愁。

     (白)     呃!

     (西皮小快板) 昨日里在帐中夸下海口,

             这桩事倒叫我替你担忧。

诸葛亮  (白)     啊,大夫,我又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你替我担的什么忧哇?

鲁肃   (白)     昨日你在帐中,立下军状,三天造齐十万狼牙箭,你的箭在哪里?无忧无虑的在此饮酒,我怎么不替你担忧?

诸葛亮  (白)     哎呀,还有此事吗?

鲁肃   (白)     啊?

诸葛亮  (白)     我倒忘怀了。

鲁肃   (白)     哎呦,他倒忘怀了!

诸葛亮  (白)     算算日期。

鲁肃   (白)     算算日期。

诸葛亮  (白)     昨日。

鲁肃   (白)     一天。

诸葛亮  (白)     今朝。

鲁肃   (白)     两天。

诸葛亮  (白)     明日。

鲁肃   (白)     拿箭来。

诸葛亮  (白)     一枝无有哇!

鲁肃   (白)     啊?

诸葛亮  (白)     大夫,你要救我一救啊!

鲁肃   (白)     哎呦,你呀,怎么好!有了,你驾一小舟,回往江夏去吧。

诸葛亮  (白)     哎,我奉主之命,过江同心破曹,我寸功未立,把甚么言语回复我主啊?走不得!

鲁肃   (白)     走不得?哎,我还有个干净绝妙的主意。

诸葛亮  (白)     什么干净绝妙的主意?

鲁肃   (白)     倒不如投江死了吧!

诸葛亮  (白)     啊?

鲁肃   (白)     你倒是落一个全尸啊。

诸葛亮  (白)     哎。蝼蚁尚且贪生,为人岂不惜命!你救不了我,怎么反教我死,这是甚么朋友?

鲁肃   (白)     哎呀,这倒难了。教你走,你是不肯走;教你死罢,你又舍不得一死。教我鲁肃为难了!

诸葛亮  (白)     大夫哇!

鲁肃   (白)     大夫也救不了你的命哪!

诸葛亮  (西皮摇板)  鲁大夫素日里待人甚厚,

鲁肃   (白)     还用你说。

诸葛亮  (西皮摇板)  你原说保我来并无祸忧。

鲁肃   (白)     我待你不错呀。

诸葛亮  (西皮摇板)  周都督要杀我何不搭救,

鲁肃   (白)     你自招其祸!

诸葛亮  (白)     哎!

     (西皮摇板)  看将来你算不了甚么好朋友!

鲁肃   (白)     哎!

     (西皮小快板) 这件事乃是你自作自受,

             却为何苦苦地埋怨不休?

诸葛亮  (白)     你既救不了我啊,我也不难为你了。我与你借几样东西可有?

鲁肃   (白)     不用借,早与你预备下了。

诸葛亮  (白)     预备下甚么?

鲁肃   (白)     寿衣、寿帽、大大的棺木,将你盛殓,送回江夏。交朋友不过如此了吧?

诸葛亮  (白)     你怎么尽咒我死啊?

鲁肃   (白)     你还要想活命么?难哪!

诸葛亮  (白)     不借那个。

鲁肃   (白)     借甚么?

诸葛亮  (白)     借快船二十只、束草千担、青布帐幔、锣鼓全份,每船上二十五名水军,备酒一席。

鲁肃   (白)     备酒作甚么?

诸葛亮  (白)     我在舟中,还要饮酒取乐呢!

鲁肃   (白)     三日无箭,我看你是饮酒哇,是取乐呀!

诸葛亮  (白)     你快去。

鲁肃   (白)     哎!

     (西皮摇板)  十万箭今夜晚难以造就,

             为朋友我只得顺水推舟。

(鲁肃下。)

诸葛亮  (西皮摇板)  袖儿内之机关他难以猜透,

             怎知道我腹中另有奇谋。

             要取箭只待要四更时候,

             趁大雾到曹营去把箭收。

(鲁肃上。)

鲁肃   (西皮小快板) 一桩桩一件件安排已就,

             请先生到江边及早登舟。

诸葛亮  (白)     怎么样了?

鲁肃   (白)     诸事停当,请先生登舟。

诸葛亮  (白)     走。

鲁肃   (白)     哪里去?

诸葛亮  (白)     一同取箭。

鲁肃   (白)     哪里去取?

诸葛亮  (白)     到了便知。

鲁肃   (白)     我不去。

诸葛亮  (白)     走,走,走。

(诸葛亮拉鲁肃同下。)

【第七场】

(吹打。二水手同设船,同摆草人。二童引诸葛亮、鲁肃同上船。)

鲁肃   (白)     我营中有事。

诸葛亮  (白)     你没有甚么要紧的事情。走哇。

鲁肃   (白)     哎。

(水手甲扯蓬。水声。)

水手甲  (白)     满江大雾,观不见江景。

诸葛亮  (白)     将船往江北而发。

水手甲  (白)     啊。

鲁肃   (白)     慢着,江北乃曹营地面,如何去得?要去是你去,我不去,我上岸回去了!

诸葛亮  (白)     慢来,已就开船了。

鲁肃   (白)     呕,不消说了,我的性命断送你手了!

诸葛亮  (白)     饮酒啊。

鲁肃   (白)     又饮酒了呦!

诸葛亮  (西皮原板)  一霎时白茫茫满江雾露,

             顷刻间辨不出在岸在舟。

             似这等巧机关世间少有,

             学轩辕造指南车去破蚩尤。

     (白)     请哪。

鲁肃   (白)     哎!

     (西皮原板)  鲁子敬在舟中浑身战抖,

诸葛亮  (白)     干。

鲁肃   (白)     唔!

     (西皮原板)  把性命当儿戏全不担忧。

诸葛亮  (白)     大夫,你饮哪!

鲁肃   (西皮原板)  这时候他还有心肠饮酒,

诸葛亮  (白)     干。

诸葛亮  (西皮原板)  怕只怕到曹营难保人头!

水手甲  (白)     离曹营不远。

诸葛亮  (白)     直往曹营进发。

水手甲  (白)     啊。

鲁肃   (白)     哎,慢着!你这个人有甚么疯病吧?那曹营如何去得?我不能奉陪,将船拢岸,搭了扶手,我要回去了。

诸葛亮  (白)     慢来慢来,船到江心,拢不得岸了。

鲁肃   (白)     呕,拢不住岸了?哎呀,这便怎么好哇?

诸葛亮  (白)     不妨不妨,来来来,你我饮酒取乐呀。

鲁肃   (白)     还要饮酒哇?

诸葛亮  (白)     饮酒有趣。

鲁肃   (白)     哎,我也看出来了,拼着我这个人头不要,我就交你这个朋友。来来来,饮酒啊!

(鲁肃饮酒。)

诸葛亮  (西皮摇板)  要取箭只待等四更时候,

             鲁大夫又何必如此担忧?

             我和你放宽心只管饮酒,

             紧催舟慢摇桨浪里闲游。

水手甲  (白)     来到曹营。

诸葛亮  (白)     将船头西尾东摆开,就船上擂鼓呐喊。

鲁肃   (白)     哎,不要呐喊!

诸葛亮  (白)     将船调头。

水手甲  (白)     哦!

(蒋干上。)

蒋干   (白)     哎呀,有请丞相。

(曹操上。)

曹操   (白)     何事?

蒋干   (白)     重雾之中,擂鼓呐喊,不知何故?

曹操   (白)     必是周郎偷营。重雾迷江,敌军骤至,严加守御,不可妄动,吩咐乱箭齐发。

蒋干   (白)     乱箭齐发。

(曹操、蒋干同下。四大铠拿弓箭同上,同射,同下。)

水手甲  (白)     启爷:满船是箭,盛载不起。

诸葛亮  (白)     尔等高声喊叫:孔明先生多谢曹丞相赠箭。

水手甲  (白)     孔明先生多谢曹丞相赠箭!

曹操   (内白)    嘿嘿!

诸葛亮  (白)     大夫看哪。

鲁肃   (白)     哎呀!

(鲁肃下。诸葛亮、二水手、二童同下。)

【第八场】

(曹操、蒋干同上。)

曹操   (白)     我道周郎偷营,原来孔明借箭。

             来,吩咐驾舟追赶。

蒋干   (白)     不成功。顺风顺水,赶不上了。

曹操   (白)     嘿!又中他人一计。

蒋干   (白)     下次不中,就是了。

曹操   (白)      

     (念)     事事防奇巧,

蒋干   (念)     着着让人高。

曹操   (念)     失去十万箭,

蒋干   (念)     明日再来造。

曹操   (白)     子翼,从此休多口。

蒋干   (白)     丞相,事事要谨防。

曹操   (白)     哼!又坏在你的身上。

(曹操下。)

蒋干   (白)     啊!怎么又坏在我的身上?哎呀!这曹营中之事,实在的难办,哎,难办的很喏!

(蒋干下。)

【第九场】

(二童引诸葛亮、鲁肃同上。二卒扛箭同上,过场,同下。)

鲁肃   (笑)     哈哈哈……

     (白)     哎呀先生,你怎知今晚有此一场大雾?

诸葛亮  (白)     为将者,若不通天文,不识地理,不知奇门遁甲,不晓阴阳八卦,不看阵图,不明兵势,乃为庸才也。

鲁肃   (白)     呕。

诸葛亮  (白)     亮于三日前,已算定今有大雾,故而敢任三天之限。公瑾教我十日完办,工匠物料,一概俱不应手,将这一件风流罪过,他明明是要杀我啊;我命系于天,公瑾焉能害我哉!

鲁肃   (白)     哎,我这才明白。

诸葛亮  (白)     查看有多少雕翎?

二童   (同白)    除了破头雕翎,十万有余。

诸葛亮  (白)     大夫,十万有余,可以交得令了吧?

鲁肃   (白)     交令有我。

诸葛亮  (白)     有你?这你就不替我担忧了罢?

鲁肃   (白)     我啊,服了你了。

诸葛亮  (白)     服我何来?

鲁肃   (白)     服你的好阴阳,好八卦,好大的胆量!

诸葛亮  (白)     我啊,也服了你了。

鲁肃   (白)     服我甚么哇?

诸葛亮  (白)     服你在舟中的时节,那么哦哆哆哆哆……

鲁肃   (白)     又来拿我取笑。

(诸葛亮、鲁肃同笑,同下。)
(完)

——————————
1或作:统雄兵下江南交锋对垒,得荆襄和九郡耀武扬威。造下了铜雀台缺少二美,扫东吴灭刘备我意方遂。

浏览次数:2516 ┊ 字数:15407 ┊ 最后更新:2014年10月29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