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弓砚缘》【十本】(《十三妹》)(一名:《及第花》)

主要角色
何玉凤:旦
安骥:小生
纪多文:武生
安学海:老生
邓九公:净
佟夫人:旦

情节
安骥应试得中探花,举家欢幸。旋又被派为山东学政,正拟上任,忽闻纪多文勾结关外番王,为其父报仇,业已攻近关口。何玉凤得知,遂请安骥代为呈请皇帝、派令带兵迎剿,以报父仇。皇帝允准后,何玉凤乃求邓九公一同前往。又海马周三等改邪归正,投效官军,迭奏功勋,累升至川陝五路总兵官,奉命迎战纪多文,均未成功。何玉凤到后,遂将纪多文生擒。何玉凤之杀父冤仇,终得报复云。

根据《国剧大成》第十二集整理

录入:戊戌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04.1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大铠、四下手、中军、纪多文同上。〖点绛唇〗。)

纪多文  (念)     我父功臣不到头,今与天子结冤仇。招兵聚将来关口,要夺天朝九龙楼。

     (白)     俺,纪多文。我父纪献唐,命丧京都,飞虎亲军,俱已死故亡逃。是俺单身逃至这沙漠地面,招聚我父部下将士,已经数载,如今又有数十万人马。意欲勾动边外众家王子,一同兴兵,侵犯天朝。也曾修书前去,未见到来。

四王子  (内同白)   众家王子到。

中军   (白)     众家王子到。

纪多文  (白)     有请!

(〖吹打〗。四王子同上,纪多文、四王子同坐。)

纪多文  (白)     不知众家王子驾到,少迎恕罪。

四王子  (同白)    岂敢。我等来得卤莽,公子恕罪。

纪多文  (白)     岂敢。

四王子  (同白)    公子修书,邀动我等,所为何事?

纪多文  (白)     只因我父呵!

(〖牌子〗。)

四王子  (同白)    公子敢有报仇之意?

纪多文  (白)     一来要报父仇,二来闻听天朝,要夺众位王子封地,为此相邀商议。

四王子  (同白)    我等不信。

纪多文  (白)     我有一好友,在朝为官。与我密书一封,众位王子请看。

四王子  (同白)    待我看来。

(〖牌子〗。)

四王子  (同白)    可恼吓,可恼!

纪多文  (白)     恼恨也是枉然。我们一同兴兵,夺取天朝,平分疆土,岂不是好?

四王子  (同白)    既然如此,我等各归封地,起兵前来,会合一处,再议进兵之策。

纪多文  (白)     如此甚好。

四王子  (同白)    告辞了!

(〖吹打〗。四王子同下。)

纪多文  (笑)     哈哈哈哈!

     (念)     一封假书信,邀动四路兵。

     (白)     众将!

四大铠、

四下手  (同白)    有!

纪多文  (白)     每日操练士卒,听候调遣。掩门!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安学海上。)

安学海  (念)     居住山庄似画图,

(佟夫人上。)

佟夫人  (念)     我儿赶考进皇都。

安学海  (白)     安人。

佟夫人  (白)     老爷。

安学海  (白)     想我安学海,自遭风波,告职归里。如今又得玉凤、金凤两个儿媳,替你我料理家务。丰衣足食,居守田园,也算得人生极乐也!

佟夫人  (白)     话虽如此,常言道:

     (念)     不必身富贵,只要子成名。

     (白)     你我那安骥孩儿,自从秋榜得中,如今又赴试春闱。如果联捷登科,方为全美。

(报录人上。)

报录人  (白)     这里可是安大老爷的山庄?

(院子上。)

院子   (白)     正是。

报录人  (白)     少老爷中了第六名进士,特来报喜。

院子   (白)     可有报条?

报录人  (白)     有报条。

(报录人递。)

院子   (白)     启老爷、夫人:少爷中了第六名进士。报喜人在外。这有报单呈上。

安学海  (白)     呈上来。

             第六名进士安骥。

             谢天谢地!

佟夫人  (白)     当谢天地!

安学海  (白)     赏报喜人纹银十两。

院子   (白)     报喜人过来。老爷赏纹银十两。

报录人  (白)     谢老爷。

(报录人下。)

安学海  (白)     请你二位少夫人。

院子   (白)     请二位少夫人!

(何玉凤、张金凤同上。)
何玉凤、

张金凤  (同念)    昨夜灯花结蕊红,今朝喜鹊噪当空。

     (同白)    参见公婆!

安学海、

佟夫人  (同白)    罢了。适才报喜人到来,你丈夫中了第六名进士。

何玉凤、

张金凤  (同白)    此乃公婆教训,请上待儿媳叩贺。

安学海、

佟夫人  (同白)    且慢。候你丈夫殿试归来,一同再贺。且服侍我二老后堂晚膳。

何玉凤、

张金凤  (同白)    遵命。

(佟夫人、何玉凤、张金凤同。)

安学海  (笑)     哈哈哈!

(安学海下。)

【第三场】

(报录人上。)

报录人  (白)     俺,报喜人是也。今有安少老爷钦点一甲第三名探花及第。急急前去报喜。

(报录人走。)

报录人  (白)     来此已是。

             有人么?

(院子上。)

院子   (白)     什么人?

报录人  (白)     我乃报喜人是也。少老爷钦点一甲第三名探花及第。特来报喜。

院子   (白)     报条有么?

报录人  (白)     见了你家老爷,当面叩呈。

院子   (白)     请老爷!

(安学海上。)

安学海  (白)     何事?

院子   (白)     少老爷钦点一甲第三名探花及第。报喜人门外求见。

安学海  (白)     唤他进来。

院子   (白)     唤你进来。

报录人  (白)     报喜人叩头。报条呈上。

(安学海看。)

安学海  (白)     一甲第三名安骥。

     (笑)     吓,哈哈哈!

     (唱)     我的儿连登科正在年少,

             到如今也不枉教子勤劳。

             看纹银二十两作为赏号,

院子   (白)     吓,谢过老爷。

报录人  (白)     谢老爷!

(报录人下。)

安学海  (唱)     从今后做封君快乐逍遥。

(佟夫人上。)

佟夫人  (唱)     猛听得前堂上喧哗喜笑,

(何玉凤、张金凤同上。)
何玉凤、

张金凤  (同唱)    姐妹们奉婆母细问根苗。

安学海  (白)     吓,安人,你我的儿子,点了一甲第三名探花及第,从今你要做太夫人了吓!

     (笑)     哈哈哈!

佟夫人  (白)     呀!

     (唱)     听说是探花郎被儿占了,

             不由人畅心怀喜上眉稍。

何玉凤  (唱)     这都是祖阴功父母训教,

张金凤  (唱)     姐妹们跪堂前叩贺年高。

(众鼓手、众吹打、众执事同上,安骥插花披红上。)

安骥   (白)     爹娘请上,受孩儿一拜!

(安骥拜。)

安学海  (白)     我儿同到后面,拜谢天地祖先吓!

     (笑)     哈哈哈!

(众人同下。)

【第四场】

(〖急急风〗。四大铠、四下手、纪多文同上。)

纪多文  (念)     杀父冤仇恨,常挂一片心。

     (白)     俺,纪多文。操兵练将,要与我父报仇。也曾邀请众家王子合兵一处,怎么还不见前来?

(四小番、四番将、四王子同上。)

纪多文  (白)     众位王子请了!

四王子  (同白)    纪公子请了!

纪多文  (白)     众位王子,大兵已到,就此杀往边关。

四王子  (同白)    且慢。此事须要立一主帅,方可进兵。

纪多文  (白)     但不知立何人为帅?

四王子  (同白)    我等久受老将军之恩,愿推公子为主帅。

纪多文  (白)     纪某不敢。

四王子  (同白)    不必推辞,就请传令。

安学海  (白)     如此斗胆了!

(四下手同取碗。纪多文、四王子同歃血涂面,同唱二句。〖吹打〗。纪多文上坐。)

四王子  (同白)    参见元帅!

纪多文  (白)     众位王子少礼。此番夺取天朝,得了疆土,大家均分。就此杀往边关。

四王子  (同白)    得令!

             众将官!

四小番、

四番将  (同白)    有。

四王子  (同白)    杀往边关。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四上手、将官同上。)

将官   (念)     镇守西北边关,儿郎闻我胆寒。

(报子上。)

报子   (白)     报!启爷:纪多文勾动边外众家王子,起兵数十万,杀到关口。

将官   (白)     再探!

(报子下。)

将官   (白)     且住!纪多文勾动边外四十八家王子,起兵数十万,杀到关口。我不免修下告急本章,请朝中速发大兵抵挡。

             来!

四上手  (同白)    有。

将官   (白)     浓墨侍候。

(将官写。〖牌子〗。)

将官   (白)     传旗牌。

(旗牌上。)

将官   (白)     这有告急本章速递,命你连日连夜,去往进京求救,不得违误。

(旗牌下。报子上。)

报子   (白)     报!贼兵攻打关门。

将官   (白)     带路敌楼。

(将官、四上手同上敌楼。四大铠、四下手、四小番、四番将、四王子、纪多文同上,同攻。开关。纪多文杀将官。)

纪多文  (三笑)    哈哈,哈哈,吓,哈哈哈哈!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四青袍、安骥同上。)

安骥   (白)     打道回府。

(〖牌子〗。安骥下轿。)

安骥   (白)     有请爹娘。

(安学海、佟夫人同上。)
安学海、

佟夫人  (同白)    我儿回来了?

安骥   (白)     儿回来了。

安学海  (白)     今日上朝受职,圣上怎样传旨?

安骥   (白)     哎呀,爹娘吓!圣上封孩儿平西参赞大臣,不日就要赴任。

(安学海惊。)

安学海  (白)     吓!儿虽然探花及第,是新进士,怎么就放为平西参赞大臣?

安骥   (白)     只因圣上偶得一梦,驾巡沙漠地面。贼寇前来劫驾,忽见一匹骏马,上带鞍鞯。半空中又有一只玉色凤凰。马凤齐鸣,将贼寇唬退。故见了孩儿名字叫做安骥,就有此旨。

安学海  (白)     那沙漠地面,八月飞霜,千里无草,乃西北边外寒苦之地。儿此番不得不去,叫我二老怎舍!

(安骥、安学海、佟夫人同哭。)

安学海  (白)     话虽如此,又道吃王爵禄,当报君恩。儿正在青年,到彼历练数载,定然调回。不必啼哭,听为父一言。

     (唱)     圣天子待儿恩似海,

             沙漠重地显英才。

             此番去到边疆外,

             除暴安良理应该。

             地苦天寒儿忍耐,

             小心疾病防祸灾。

             报效三年并五载,

             必然宣儿回朝来。

安骥   (唱)     爹爹讲话儿悲慨,

             远离膝下苦哀哉。

             将双亲请至后堂界,

(安学海、佟夫人同掩泪下。)

安骥   (唱)     洞房告知二裙钗。

(安骥下。)

【第七场】

(何玉凤、张金凤同上。)
何玉凤、

张金凤  (同唱)    夫荣妻贵花放彩,

             姐妹双双伴妆台。

(安骥上。)

安骥   (唱)     霎时叫人愁眉黛,

             见了贤妻说开怀。

何玉凤、

张金凤  (同白)    夫君回来了?

安骥   (白)     回来了。

何玉凤、

张金凤  (同白)    今日上朝受职,为何闷闷不乐?

安骥   (白)     哎呀,妻呀!圣上封我平西参赞大臣,不日就要赴任。

何玉凤、

张金凤  (同白)    吓,夫君。虽然探花及第,乃是新进士,怎么就放了平西参赞大臣?

安骥   (白)     只因圣上偶得一梦,驾巡沙漠地面,贼寇前来劫驾。忽见一匹骏马,上带鞍鞯。半空中又有一只玉色凤凰,马凤齐鸣,唬退贼寇。故见为丈夫名叫安骥,就有此旨。

张金凤  (哭)     哎呀,哎呀!

     (唱)     听说儿夫到边外,

             一家骨肉要丢开。

             实指望为官多自在,

     (哭头)    夫吓!

     (唱)     地苦天寒几时回来?

何玉凤  (唱)     贤妹休要愁眉黛,

             万里封侯展大才。

安骥   (白)     听二卿之言,一个恩义重,一个志量高。但愿圣上收回成命才好。

(书童上。)

书童   (白)     启大人:送来密书一封,等候回信。

安骥   (白)     呈上来。

(安骥看。)

安骥   (白)     “愚兄乌明隅,报与安贤弟知晓:适才边关有告急本章到来,反了众家王子。圣上恐贤弟年幼,难当重任。另差他人前去,将贤弟改放山东学政了”。

     (笑)     吓,哈哈哈哈!

何玉凤、

张金凤  (同白)    果然天从人愿,谢天谢地!

安骥   (白)     吩咐来人,书已收到。明日朝房面会。

书童   (白)     是。

(书童下。)

安骥   (白)     到后堂禀告爹娘知道。

     (笑)     哈哈哈!

(安骥、何玉凤、张金凤同下。)

【第八场】

(周德胜、李茂、吕芳、韩永、郝武同上。)
周德胜、
李茂、
吕芳、
韩永、

郝武   (同白)    俺——

周德胜  (白)     周德胜。

李茂   (白)     李茂。

韩永   (白)     韩永。

吕芳   (白)     吕芳。

郝武   (白)     郝武。

周德胜  (白)     我等投效官军,累累拿强获盗,圣上见喜,封为川陝五路总兵官。昨日圣旨到来,因纪多文勾引边外众家王子,反过边关,调我弟兄前去征剿。众位贤弟!

李茂、
吕芳、
韩永、

郝武   (同白)    三哥。

周德胜  (白)     今乃黄道吉日,那位贤弟请发兵。

李茂、
吕芳、
韩永、

郝武   (同白)    三哥请发兵。

周德胜  (白)     众将走上。

(四上手同上。)

周德胜  (白)     起兵前往。

(众人同下。)

【第九场】

(何玉凤、张金凤同上。)
何玉凤、

张金凤  (同念)    夫君上朝房,姐妹挂心旁。

(安骥上,坐。)
何玉凤、

张金凤  (同白)    圣上又有何旨?

安骥   (白)     圣上因边外反了众家王子,恐我年幼,另差他人前去。将我改放山东学政。

何玉凤  (白)     但不知边外众家王子,因甚造反?

安骥   (白)     边报上说得明白:乃纪献唐之子纪多文,勾引他们造反。

何玉凤  (白)     怎么讲?

安骥   (白)     纪多文。

何玉凤  (白)     好贼子!

     (唱)     只说纪贼断灭了,

             谁知还有祸根苗。

             切齿深仇不能报,

     (哭头)    爹娘吓!

     (唱)     养女不如养儿曹。

安骥   (白)     当年与岳父大人结仇,乃是纪献唐老贼,你为何恨他逆子?

何玉凤  (白)     两家根由,从他逆子纪多文而起。眼前恨我手无兵权,若有兵权,去至沙漠,定擒纪多文。一来为国除害,二来为父报仇。

安骥   (白)     也罢,待下官先替你修下诉冤本章,然后自讨兵权,立此大功可好?

何玉凤  (白)     若得如此,妾身面谢。

(何玉凤拜。)

张金凤  (白)     且慢,此事须禀告公婆。

何玉凤  (白)     姐姐言得极是,我等前去便了。

(何玉凤、张金凤同下。)

安骥   (白)     研墨修本章,上写微官安骥呵!

(〖牌子〗。何玉凤、张金凤同上。)

安骥   (白)     我爹娘怎道?

何玉凤  (白)     公婆言道:圣上若准本章,须同师父邓九公一同前去。

安骥   (白)     言之有理。下官上朝去了。

(安骥下。张金凤暗下。)

何玉凤  (白)     有请师父!

(邓九公上。)

邓九公  (念)     年高八十有谋勇,要与皇家立大功。

何玉凤  (白)     师父请上,受弟子一拜!

邓九公  (白)     你如今乃是皇家诰命夫人,老朽焉敢当你此拜?

何玉凤  (白)     弟子有事奉求,故有此拜。

(何玉凤拜。)

邓九公  (白)     请道其详。

何玉凤  (白)     弟子切齿仇人纪多文,逃至边外,勾动众家王子,反过边关。儿夫替我修下诉冤表本,又上殿自讨兵权,圣上若准本章,公婆意欲请师父同往。

邓九公  (白)     老朽正有此意,且候圣旨定夺。

             且慢,老朽年过八旬,焉能受得风霜之苦?也罢,可命褚一官夫妻二人帮助与你,大功必成。

何玉凤  (白)     多谢师父!

安骥   (内白)    圣旨下。

(〖吹打〗。安骥上。)

安骥   (白)     何玉凤听旨下跪。

何玉凤、

邓九公  (同白)    臣。

安骥   (白)     皇帝诏曰:安骥本奏妻室何玉凤,乃总兵何杞之女,何杞被纪献唐害死,皆由逆子纪多文。如今纪多文勾动番王,反过边界,何玉凤为国为父,情愿从戎,今封安骥为钦差大臣,妻室何玉凤封为女将军,带兵十万,再提五路总兵官,剿灭纪贼。邓振彪,经安骥保奏武艺超群,亦授总兵之职,随军征战。就命安骥奉旨宣读,钦哉谢恩。

何玉凤、

邓九公  (同白)    万万岁!

邓九公  (白)     圣上如此传旨,大人何日起程?

安骥   (白)     圣上言道,边报紧急,不日就要启行。

邓九公  (白)     大家打点戎装,请后堂摆宴,与你夫妻二人饯行。

(安骥、何玉凤、邓九公同下。)

【第十场】

(周德胜、纪多文同上,同二龙出水会阵。)

纪多文  (白)     呔!你们俱是莽牛山毛贼,如今也做军官,能不愧死!

周德胜  (白)     住了。我等改邪归正,何愧之有。你乃朝廷叛臣的逆子,天兵到此,还不受绑!

(周德胜、纪多文同战。周德胜败下,纪多文追下。)

【第十一场】

(褚一官、邓引娘同上,同起霸。)

褚一官  (念)     头戴金盔双翅飘,身穿铠甲绿丝绦。

邓引娘  (念)     上阵全凭飞花马,斩将擒王掌中刀。

(四文堂、四上手、同上,过场,同下。何玉凤上,趟马,下。邓九公上,趟马,下。安骥上,走马,下。)

褚一官  (白)     俺、褚一官。

邓引娘  (京白)    引娘。

褚一官  (白)     请了!元帅兴兵,两厢伺候。

(〖大发点〗。四文堂、四上手、何玉凤、邓九公、安骥同上。〖点绛唇〗。)

何玉凤  (念)     威风凛凛坐将台,炮响三声紫雾开。今日统领人和马,报却父仇称心怀。

     (白)     本帅,何玉凤。奉主旨意,统领人马,擒拿逆贼纪多文。今乃黄道吉日,正好兴兵。

             众将官,起兵前往!

(〖牌子〗。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周德胜、李茂、吕芳、韩永、郝武同上。)

周德胜  (念)     阵前打败仗,贼兵太猖狂。

(报子上。)

报子   (白)     钦差大人兵到。

周德胜  (白)     排队相迎。

(四文堂、四上手、褚一官、邓引娘、何玉凤、邓九公、安骥同上,周德胜、李茂、吕芳、韩永、郝武同迎。褚一官、邓引娘、何玉凤同入坐。)

周德胜  (白)     末将等打参。

何玉凤  (白)     众位将军少礼。你们改邪归正,俱为武将,真乃可喜。

周德胜  (白)     此乃女将军的指教。

何玉凤  (白)     纪多文与我切齿仇人,此番征战,必须一鼓擒拿。

周德胜  (白)     末将等愿听调遣。

褚一官  (白)     且慢!此贼勾动边外众家王子,兵势甚众。待我夫妻二人,与众位将军,分破众王子之兵,女将军独擒此贼,方可成功。

何玉凤  (白)     此计甚好。

(报子上。)

报子   (白)     贼兵讨战!

何玉凤、
褚一官、

邓引娘  (同白)    再探!

             我等会他一阵。

(会阵。纪多文上。)

纪多文  (白)     何方女将,通名受死!

何玉凤  (白)     呔!纪多文,狗奴才。夫人就是何总兵之女,名唤何玉凤。今日冤怨相逢,看你往哪里走!

(纪多文惊。)

纪多文  (白)     哎呀!

(〖牌子〗。何玉凤、纪多文同起打[1]。众人同下。)
(完)

——————————
1. ^ 以下随意排武场。临终四王子败逃,纪多文被擒。


浏览次数:2711 ┊ 字数:6961 ┊ 最后更新:2023-04-05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