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弓砚缘》【九本】(《十三妹》)(一名:《彩凤双》)

主要角色
何玉凤:旦
安骥:小生
张金凤:旦
安学海:老生
邓九公:净
佟夫人:旦

情节
何玉凤运灵回京安葬后,并在坟旁盖一茅庵独自居住。三年孝满,安学海又特为何杞盖一祠堂。张金凤自经何玉凤救出,并为订婚,为报再生之恩,拟令何玉凤亦嫁安骥。并商得其公婆同意,邀邓九公前来作媒。经许多曲折,终得如愿,完成花烛,彩凤成双云。

根据《国剧大成》第十二集整理

录入:戊戌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96.1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云童、何杞同上。)

何杞   (念)     生为英杰死为神,俱是千秋正气人。

     (白)     吾神,何杞,在阳世官居总兵,被纪献唐所害。上帝念我正直,封为德州城隍。夫人阳数已尽,也曾迎至神庙。只因夫人思念女儿,暗地保护他回京。去了许久,未见归庙。想必来也。

(侍女引何母同上,何母坐。)

何杞   (白)     夫人,保护女儿回京,为何去了一日,才得归庙?

何母   (白)     天上一日,地下三年。你我那玉凤女儿,跟随安家伯伯,回京之后,埋葬我二老亡骨。又在坟前盖一茅庵,定要终身守志。怎奈他与安家侄儿,有姻缘定分。如今三年孝满,安家伯伯,替我二老盖造祠堂,不久就要提亲,我恐女儿性情执傲,也曾梦中点化于他,故尔归庙迟延。

何杞   (白)     善哉,善哉。

     (念)     从此了却儿女事,

何母   (念)     前因后果总成空。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张金凤上。)

张金凤  (引子)    向阳门第春常在,积善人家庆有馀。

     (白)     奴家,张金凤。在能仁寺遭难,得遇义姐搭救,又凭他为媒,许配安公子。到了淮阳,公婆见爱,六礼成婚。这且不在话下。可叹我那义姐何玉凤,家遭大难,父母双亡,如今虽然安葬双亲,三年孝满,怎奈她立志尽孝,独住祠堂。奴家有意劝她同嫁安郎,共效于飞之乐。昨日密告安郎知晓,不免禀明公婆,再作道理。

             有请公婆!

(安学海、佟夫人同上。)

安学海  (念)     侠义英雄孝女郎,

佟夫人  (念)     可怜独自守祠堂。

张金凤  (白)     参见公婆。

安学海、

佟夫人  (同白)    罢了。坐下。

张金凤  (白)     谢坐。

安学海、

佟夫人  (同白)    请我二老,所为何事?

张金凤  (白)     禀公婆:何家姐姐,自从安葬双亲,三年孝满,如今独住祠堂,终非了局。儿媳有意,劝她同嫁夫君,共效于飞之乐。故尔先禀公婆。

安学海、

佟夫人  (同白)    我二老早有此心。你既然情愿,真乃贤德。也曾修书与邓九公,候他到来,方可为媒。

张金凤  (白)     何家姐姐性情执傲,儿媳累累探问于她,她立志独身,心如铁石。此事还求公婆,思想万全之策。

安学海  (白)     妆奁花烛,早已准备。等候九公到来,即选良辰。以祭奠祠堂为由,立刻劝她成婚。只是话到其间,须仗你劝说于她。

张金凤  (白)     遵命。

邓九公  (内白)    邓九公到。

(院子上。)

院子   (白)     邓九公到。

(邓九公上。安学海出迎。)

安学海  (白)     不知仁兄驾到,少迎恕罪。

邓九公  (白)     岂敢。愚兄来得卤莽,贤弟海涵。

安学海  (白)     岂敢。可曾见小弟书信?

邓九公  (白)     特为书信而来。愚兄随带两万银子,以为赠嫁。

安学海  (白)     不敢当此厚礼。

邓九公  (白)     何家小姐今在哪里?

安学海  (白)     小弟替她亡过父母,盖下祠堂。现在祠堂居住。

邓九公  (白)     待我师徒一见,当面为媒。谅她必然应允。

安学海  (白)     且慢。她性情执傲,若先对她说明,定然不允。仁兄到得正好,明日良辰,小弟已有安排。仁兄且请后面款待。

邓九公  (白)     请。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安骥、院子同上。)

安骥   (白)     小生安骥,且喜秋闱得中。

             来,打道回府。

院子   (白)     有请老爷、夫人。

(安学海、佟夫人同上,同坐。)

院子   (白)     少老爷回府。

安骥   (白)     爹娘请上,孩儿拜见。

安学海  (白)     儿吓,你少年登科,可喜可贺,生受你了。

(安骥拜。)

安学海  (白)     儿吓,随为父拜见祖先堂。

(〖吹打〗。安学海、安骥、佟夫人同下。〖牌子〗。二院子同上。安学海、佟夫人同上。安骥红袍纱帽上。安骥拜祖,一揖,请安学海、佟夫人上坐,安骥跪,院子代插金花,送安学海、佟夫人同下。张金凤上,安骥、张金凤对拜,张金凤下。二院子端两盘,一放弓一放砚。众吹手、众鼓手同上,引安骥同下。)

【第四场】

(何玉凤上。)

何玉凤  (念)     双亲在天多保佑,灭却仇人展眉头。

安学海  (内白)    安老爷来到。

(何玉凤下。二院子、众吹手、众鼓手同上。〖吹打〗。中挂幔子。二院子同将弓、砚放好。安学海、佟夫人同上,同进门,张金凤搀何玉凤同上,何玉凤行礼,安学海、佟夫人对行礼,张金凤行礼,何玉凤向安学海、佟夫人行礼,张金凤扶起,何玉凤、张金凤对拜。)

何玉凤  (白)     多谢伯父伯母,亲自前来祭奠,

安学海  (白)     贤侄女,伯父有一言奉告:想你一人独守祠堂,终非了局。男婚女嫁,大礼难违。今日一来祭奠你双亲,二来我夫妇为子求婚,即日良辰,快叫你妹子,与你冠带,成其大礼。

何玉凤  (白)     且慢。伯父此言差矣。侄女在青云山,曾与伯父言明,要终身守志。今日为何出此无理之言?

安学海  (白)     金凤媳妇过来。

张金凤  (白)     是。

安学海  (白)     将我二老诚意,告你义姐知道。我二老外面等候。

(安学海、佟夫人同下。)

张金凤  (白)     吓,姐姐!

何玉凤  (白)     贤妹何事?

张金凤  (白)     小妹有一言禀告。

何玉凤  (白)     若有别的言语请讲,若方才伯父之言,我早已知道,断难从命。贤妹免讲的好。

张金凤  (白)     姐姐吓!

     (西皮慢板)  姐休要烈性将奴恼,

             细听小妹说根苗:

             男婚女嫁礼正道,

             纵然是英雄也难逃。

何玉凤  (西皮慢板)  贤妹休要来罗唣,

             姐把阳世当阴曹。

             二爹娘为奴命丧掉,

             若不尽孝天不饶。

张金凤  (西皮慢板)  姐把心肠用差了,

             你可有弟兄与同胞?

             姐姐要终身守孤庙,

             不孝有三绝后苗。

何玉凤  (西皮慢板)  任凭你能说又善道,

             奴好似古井无波涛。

             劝贤妹休要多口好,

             又恐伤却结拜交。

张金凤  (西皮二六板) 说什么伤却结拜交,

             提起结拜记心梢。

             能仁寺内遇强盗,

             多蒙你搭救命一条。

             蒙你当面为月老,

             蒙你与妹结同胞。

             自古有恩将恩报,

             知而不言罪难饶。

             弹打凶僧救年少,

             瓜田李下有分毫。

             纵取西江难洗掉,

             倒不如一床锦被遮盖牢。

何玉凤  (白)     呀!

     (西皮紧板)  好一个能言张金凤,

             说得奴家满脸红。

             低头不语把计用,

     (白)     贤妹!

     (西皮紧板)  三件大事难依从。

张金凤  (西皮紧板)  说什么三件事难从,

             一桩一件表从容。

何玉凤  (西皮紧板)  第一件无有父母命,

张金凤  (西皮紧板)  你二老神位在当中。

何玉凤  (西皮紧板)  第二件无有礼物聘,

张金凤  (西皮紧板)  现有宝砚和雕弓。

何玉凤  (西皮紧板)  第三件还比此事重,

             眼前缺少一媒红。

张金凤  (西皮紧板)  闻言喜坏了张金凤,

             你看小妹显神通。

             千里迢迢能请动,

             请动冰人大媒红。

邓九公  (内白)    来也!

(邓九公上。)

邓九公  (西皮紧板)  听说一声请媒红,

             来了荏平的邓九公。

             见了神牌先拜定,

(邓九公拜。)

邓九公  (西皮紧板)  再与小姐说从容:

             我为你神前把香供,

             我为你日夜挂心中。

             今日且喜红鸾动,

             天合姻缘要允从。

何玉凤  (西皮紧板)  见师父叫人好懞懂,

             上了他们计牢笼。

             思想起爹娘心酸痛,

     (哭头)    爹娘吓!

     (西皮紧板)  撇下孤女无定踪。

邓九公  (白)     休要悲泪,后面冠带。

(张金凤扶何玉凤同下。〖吹打〗。安骥上,拜神牌,拜邓九公。何玉凤冠带盖头上,邓九公暗下。安骥骑马下,何玉凤坐轿下。)

【第五场】

(〖吹打〗。二院子、邓九公、安学海、佟夫人、四青袍同上,安骥上,何玉凤、张金凤同上。何玉凤站左,安骥站中,张金凤站右。傧相上。)

傧相   (白)     伏以:

     (念)     花开并蒂玉成双,一凤何妨配两凰。偕老齐眉三不朽,孙孙子子更绵长。

     (白)     新人先拜天地,后拜高堂,三人交拜,送入洞房。

(傧相送安骥、何玉凤、张金凤同下。)

邓九公  (白)     贤弟、弟妇请上,愚兄贺喜,定要一拜。

安学海、

佟夫人  (同白)    我夫妻也有一拜。

(邓九公、安学海、佟夫人同拜,佟夫人暗下。)

安学海  (白)     前堂备酒宴,与仁兄痛饮一醉。

邓九公  (白)     这酒自然要讨扰吓!哈哈哈!

(众人同下。)

【第六场】

(〖细吹打〗。丫头掌灯上,安骥上,入洞房。张金凤、何玉凤同上,同入洞房。丫头扶何玉凤卸凤冠换衣,坐。)

张金凤  (白)     吓,安郎,你我与姐姐在能仁寺一聚,如今终成眷属,真乃天从人愿。

安骥   (白)     小生得报大恩,乃贤妻之功也。

张金凤  (白)     吓,姐姐。今夜良辰,小妹不能奉陪,明日侍奉姐姐罢。

(何玉凤拉张金凤,摇手。)

张金凤  (白)     姐姐放了小妹罢,姐姐放了小妹罢。哎呀,有个蜜蜂在姐姐头上。

(何玉凤撒手。)

何玉凤  (白)     在哪里?

(张金凤跑出,指安骥。)

张金凤  (白)     在那里。

(张金凤下。)

安骥   (笑)     哈哈哈!

(安骥关门。何玉凤坐。)

安骥   (白)     自蒙姐姐搭救,时刻挂心。如今得遂姻缘,大恩可报也。

(安骥看何玉凤十,何玉凤背脸。)

安骥   (白)     我爹娘为姐姐一事,费了多少心机。从今我夫妇三人,要同心合意,孝奉双亲。

(何玉凤背脸。)

安骥   (白)     天已不早,请姐姐安歇罢。

(何玉凤背脸。)

安骥   (白)     你我携手并入罗帏可好?

(安骥拉何玉凤袖,何玉凤带安骥跌倒,何玉凤脚挑安骥。)

安骥   (白)     姐姐金口难开,苦苦守住房门,想是放心不下,姐姐何不开门请出?

何玉凤  (白)     唗!安龙媒。我在能仁寺救你性命,如今公婆苦苦相央,才到你家。今日良辰,你敢大胆轰我出去么?

安骥   (白)     非轰也,吓,非轰也。你出了房门,便出院门,出了院门,便出大门,出了大门,直奔东南,乾方震位,一片打麦场上,有一好大石块,你可搬了进来,顶住房门,岂不可放心大胆安歇了么?

(何玉凤笑。)

何玉凤  (白)     啐!

     (唱)     提起了悦来店那样石块,

             这才是好姻缘棒打不开。

             做夫妻从今后听奴劝解,

             男儿家志青云方显奇才。

安骥   (白)     姐姐吓!

     (唱)     蒙姐姐好言语千金难买,

             今秋月开科选大典抡才。

             安龙媒为两卿努力自爱,

             登黄榜步青云方对裙钗。

     (笑)     哈哈哈!

(安骥、何玉凤同进帐。贼首上。)

贼首   (念)     自幼生来善偷盗,飞墙走壁武艺高。白日观见财和宝,夜晚定要走一遭。

     (白)     我,京都内面第一个做贼高手,跳梁鼠是也。今有安府娶亲,从山东荏平来了一位大媒,随带两万银子赠嫁。被我看在眼里。约会众家兄弟,今晚前去偷盗,怎么还不见到来?

(〖撕边〗。四贼同翻上。)

贼首   (白)     兄弟们都来了。

四贼   (同白)    都来呐。

贼首   (白)     白日所说,你们可记下?

四贼   (同白)    记下呐。

贼首   (白)     咱们走,走,走,走。

(贼首、四贼同转场,同翻过墙,同作推门势。何玉凤、安骥同掀幔。安骥抖。何玉凤摇手藏入幔,起摸刀,觅杆手提坐。贼首拨门,贼首、四贼同进抬箱。何玉凤用杆按箱,贼首、四贼同抬不动,同两边贼摸床。)

何玉凤  (白)     好贼!

(何玉凤打贼首、四贼同下。)

【第七场】

(邓九公上,打呵。贼首、四贼同上,碰邓九公。邓九公脱衣打,何玉凤上,看,下。邓九公打贼首、四贼同下。)

邓九公  (白)     众家丁走上!

(四院子同上。)

四院子  (同白)    何事?

邓九公  (白)     你家有了贼盗,准备绳索伺候。

(邓九公、四院子同下。)

【第八场】

(贼首、四贼同上,邓九公追上,打贼首、四贼同倒。四院子同上,同捆。安学海上。)

安学海  (白)     贼盗在哪里?贼盗在哪里?

邓九公  (白)     俱已捆绑在此。掌灯问来。

(院子甲取灯。邓九公、安学海同坐。)

安学海  (白)     你们是哪里贼盗,为何起此不良?

贼首   (白)     我们远方人氏,闻听尊府娶亲,从山东荏平来了一位大媒,随带两万银子赠嫁,故而起此歹意。不想去至洞房,被你家新娘子,用棍打伤,故尔被擒。

安学海  (白)     哎呀,他们先到了洞房。

             家院快去问来。可曾失落何物?

(院子甲应,下。)

邓九公  (白)     我且问你:你们知道山东来了一位大媒,随带两万银子,可知道山东来的是哪一人?

贼首   (白)     小人们只认得银子,不认识人。

邓九公  (白)     你们可到过山东?

贼首   (白)     也曾到过。

邓九公  (白)     山东有一邓九公,你可知道?

贼首   (白)     不知道。

邓九公  (白)     好贼!

     (唱)     骂声贼人眼瞎了,

             不认得九爷邓振彪!

             钢鞭一举三魂掉,

(邓九公打。)

安学海  (唱)     仁兄请坐把怒消。

     (白)     吓,仁兄。你的大名,必须海马周三、醉金刚郝武等,方可知晓。这些毛贼,如何得知吓?哈哈哈!

(院子甲上。)

院子甲  (白)     洞房不曾失落何物。

安学海  (白)     既然不曾失落何物,这等小小毛贼,放他去罢。

邓九公  (白)     便宜了这些毛贼。

贼首   (白)     谢爷爷!

(贼首、四贼同下。)

邓九公  (念)     贤弟果然积善家,

安学海  (念)     善因善果定无差。

邓九公  (念)     佳儿佳妇门庭喜,何日成名报皇家。

(安学海、邓九公同下。)
(完)


浏览次数:1890 ┊ 字数:5325 ┊ 最后更新:2023-04-05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