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弓砚缘》【六本】(《十三妹》)(一名:《调纪进京》)

主要角色
纪献唐:净
纪多文:武生

情节
总督李尉奉圣旨调纪献唐晋京,纪献唐知凶多吉少,托故迟不晋京。雍正又派定南王赵惠前来,催纪献唐速速晋京。纪献唐知圣旨不可违抗,遂一同启行云。

根据《国剧大成》第十二集整理

录入:戊戌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52.1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李尉上。)

李尉   (引子)    钦奉王命,怎敢辞,昼夜辛勤。

     (念)     自从离都城,昼夜不稍停。到此留驿馆,思想不安宁。

     (白)     下官,李尉。奉旨前来宣诏纪大将军回朝,开读已毕,他将我留至驿馆,言道候他料理军务,一同进京。一连数日,并无动静,又命副将梅高看管与我,一不准交往官民,二不准私自求见,教我十分惊恐。我不免背了副将梅高,去到辕门,探其动静。

             来,带马!

     (西皮原板)  我主爷有道君万民欢庆,[1]

             普天下仰圣恩共享太平。

             都只为纪献堂镇守七省,

             自专权又卖法目无朝廷。

             奉圣命到此间调他回京,

             他将我留驿馆见面难能。

             数日间未见他有何动静,

             莫非是那老儿解透其情?

             教人来你与我前把路引,

             到辕门且看他怎样施行。

(李尉下。)

【第二场】

(四家将、中军引纪献唐同上。)

纪献唐  (白)     某,纪献唐。前日李尉奉圣旨到来,调老夫回京,是我将他留在驿馆,候吾儿回来再作道理。

             中军,伺候了。

(〖急急风〗。纪多文上。)

纪多文  (白)     参见父帅。

(纪献唐急拉纪多文同下。)

中军   (白)     且住!少爷回来,被元帅扯至后面,其中必有原故,不免在辕门等候。

(〖水底鱼〗。李尉上。)

中军   (白)     什么人?

李尉   (白)     烦劳通禀:押旨官求见大将军。

中军   (白)     且慢。大将军吩咐下来,无令不能得见。

李尉   (白)     哦,待我闯进辕门。

(中军三冲。梅高上,梅高扯李尉同下。)

【第三场】

(纪献唐拉纪多文同上,同坐。)

纪多文  (白)     父帅为何这等模样?

纪献唐  (白)     哎呀,儿吓。只因圣上命李尉调为父进京,追回尚方宝剑及九头狮子印,此番进京凶多吉少,故而叫吾儿回来商议此事。

纪多文  (白)     那李尉今在何处?

纪献唐  (白)     我将他留在驿馆,由梅高看守。

纪多文  (白)     孩儿倒有一计:今当大操之期,教那李尉随定爹爹去到教场观操。他观我营将士威武,然后爹爹启奏一本,言道军务事大,难离任署。万岁不论命哪部大臣前来代替署任,方可回京。

纪献唐  (白)     此计甚好,照计而行。

(〖内喧哗声〗。)

纪献唐  (白)     何人喧哗?前去问来。

纪多文  (白)     辕门外何人喧哗?

中军   (内白)    李尉擅闯辕门。

纪献唐  (白)     哦,胆大李尉擅闯辕门。吩咐击鼓升帐!

(〖急急风〗。中军、李尉同上。)

纪献唐  (白)     李尉到此,教他报门而进。

中军   (白)     嘚,李尉!大将军有令:教你报门而进,你要仔细了,打点了!

李尉   (白)     李尉告进。

             参见大将军。

纪献唐  (白)     唗!胆大李尉,擅闯辕门。

             中军,推去斩了!

李尉   (白)     大将军!想我李尉乃是奉旨前来,宣诏大将军回京,下官开读已毕,大将军就该遵旨进京才是,怎么你不遵诏进京,反将我留在驿馆,又命副将梅高看管与我,一不准交往官民,二不准私自求见,一连数日,不见动静?有道是食君之禄,当报君恩,为此特到辕门听候你的议论,怎道我擅闯辕门,是何意也?

纪献唐  (白)     你钦命事大,难道不知我军令如山?

(李尉冷笑。)

李尉   (白)     大将军。虽然你的军令如山,下官我是奉旨的官员,钦命在身,并非是大将军手下的兵丁。将士犯令,可以斩首,你若将我斩首,下官倒也不怕,死于九泉,也是为国尽忠。似你这等行为,分明依权仗势欺压于我,藐视当今,后来自有评论也。

     (唱)     我今前来奉君命,

             欺我如同欺当今。

纪献唐  (唱)     张仪之舌实可敬,

             看他不是等闲人。

     (白)     此乃梅高之过。

             中军,传梅高进帐。

中军   (白)     梅高进帐。

(梅高上。)

梅高   (白)     参见大将军。

纪献唐  (白)     唗!胆大梅高,老夫无令,竟放李尉闯进辕门。

             中军,斩了!

(中军斩梅高。李尉惊坐。梅高下。)

纪献唐  (唱)     口传军令如雷震,

             剑下头落血染尘。

     (白)     这是梅高之过,不与大人相干。

             中军尸首搭下去。

             李大人请坐。

李尉   (白)     谢坐。

纪献唐  (白)     中军传我将令:大小三军,五营四哨,齐下教场操演。

中军   (白)     大小三军,五营四哨,齐下教场操演。

纪献唐  (白)     李大人随我来。

(纪献唐、李尉、纪多文、中军同下。)

【第四场】

(〖牌子〗。四文堂、四下手引赵惠同上。)

赵惠   (白)     本番,定南王赵惠。只因纪献唐在外专权卖法,圣上命李尉奉旨前行调他回京,去了许久,不见复命,为此圣上又命本番前去摘他的剑印。

             军士们,一路之上不许交头接耳,到彼处看我眼色行事。趱行者。

(〖牌子〗。众人同下。)

【第五场】

(纪多文上,起霸。)

纪多文  (念)     少小英雄将,威名振四方。斩将如瓜滚,四海把名扬。

     (白)     俺,纪多文。

(四将、四长枪手、四藤牌手、四撩刀手、四火炮手同上。)

纪多文  (白)     众位将军请了。今当大操之期,同到教场。请!

四将   (同将)    请!

纪多文  (白)     带马。

(众人同下。)

【第六场】

纪献唐  (内西皮导板) 自古军令如山倒,

(四文堂同上,同斜门。李尉上,纪献唐上。)

纪献唐  (西皮流水板) 层层队伍似涌潮。

             大权在握难提调,

             将帅用兵鬼神号。

             本当不遵皇王诏,

             哪一个大胆犯律条?

             来在教场下虎豹,

(纪献唐下马,上高台。)

纪献唐  (西皮流水板) 刀枪明亮放光豪。

             传齐队伍听令号,

(纪多文、四将、四长枪手、四撩刀手、四藤牌手、四火炮手同上。)

纪献唐  (西皮流水板) 大小儿郎听根苗:

             今日若错乱了,

             定斩人头不容饶。

             各归队伍休罗唣,

(四将、四长枪手、四撩刀手、四藤牌手、四火炮手自两边分下。)

纪献唐  (西皮流水板) 好似雀鸟把凤朝。

     (白)     儿呀,见过李大人。

纪多文  (白)     李大人。

纪献唐  (白)     中军,长枪手开操。

中军   (白)     长枪手开操。

(四长枪手同上,同操演,同下。)

纪献唐  (白)     藤牌手开操。

中军   (白)     藤牌手开操。

(四藤牌手同上,同操演,同下。)

纪献唐  (白)     撩刀手开操。

中军   (白)     撩刀手开操。

(四撩刀手同上,同操演,同下。)

纪献唐  (白)     火炮手开操。

中军   (白)     火炮手开操。

(四火炮手同上,同操演,同下。)

纪献唐  (白)     合操上来。

(四长枪手、四撩刀手、四藤牌手、四火炮手同上,同操演,同下。)

纪献唐  (白)     李大人,可曾看见老夫兵丁将士?

李尉   (白)     甚是雄壮整齐。

纪献唐  (白)     带马回营。

     (唱)     好似蛟龙归海岛,

             狂风大浪一旦消。

             永管千里谁敢傲,

(纪献唐下马,进帐。)

纪献唐  (唱)     忙修本章奏当朝。

(纪献唐写本。〖牌子〗。)

纪献唐  (白)     李大人与我转奏。

李尉   (白)     大将军若不遵诏进京,恐圣上龙心不悦。

纪献唐  (白)     本章上写的明白,圣上不论命哪部大臣前来代替,方可回都。

李尉   (白)     大将军只管进京,圣上自有安排。

纪献唐  (白)     老夫若是去后,哪路将官若是谋反,管叫你吃罪不起。

李尉   (白)     哦,是。

赵惠   (内白)    定南王到。

纪献唐  (白)     李大人帐外伺候。

(李尉下。)

纪献唐  (白)     有请!

(赵惠上。)

纪献唐  (白)     不知王爷驾到,未曾远迎,面前恕罪。

赵惠   (白)     岂敢。本番来得卤莽,大将军海涵。

纪献唐  (白)     岂敢。

赵惠   (白)     前者圣上命总督李尉,调大将军回朝,为何不见?他在何处?

纪献唐  (白)     现在帐外。

赵惠   (白)     传来一见。

纪献唐  (白)     来,有请李大人。

(李尉上。)

李尉   (白)     参见王爷。

赵惠   (白)     唗!胆大李尉,圣上命你宣诏大将军回朝,为何这等迟慢?

纪献唐  (白)     此乃我迟慢,不与他相干。

赵惠   (白)     哦,原来如此。大将军是怎样安排?

纪献唐  (白)     军务事大,难离任署。不论哪部大臣前来代替,方可回都。

赵惠   (白)     闻得大将军法令森严,可将统领大将传来本爵一见。

纪献唐  (白)     传众将进帐。

中军   (白)     众将进帐。

(四将同上。)

纪献唐  (白)     见过王爷。

赵惠   (白)     圣旨下跪。宣读诏曰:只因大将军纪献唐,镇守东南七省,受尽风霜辛苦,寡人思念功臣,况有军情大事要与纪卿面议,因此命总督李尉,定南王赵惠先后前往,旨意到彼,即日来京。属下兵丁将士,有标归标,有镇归镇,各自分散。

纪献唐  (白)     请过圣旨。

(四将、李尉同下。)

赵惠   (白)     大将军几时回京?

纪献唐  (白)     容我父子一别。

赵惠   (白)     容你父子一别。

(赵惠下。)

纪献唐  (白)     我儿快来。

(纪多文上。)

纪多文  (白)     爹爹为何惊惶?

纪献唐  (白)     儿吓。定南王赵惠奉旨前来,调为父进京,追回尚方宝剑,九头狮子印。此番进京,性命难保。

纪多文  (白)     孩儿有一计在此。

纪献唐  (白)     有何妙计?

纪多文  (白)     待孩儿去到番邦,借来番兵番将,去到京都搭救爹爹便了。

纪献唐  (白)     此计甚好,照计而行。

     (念)     蛟龙焉失水,

纪多文  (念)     猛虎怕离山!

(纪多文下。赵惠上。)

赵惠   (白)     你父子可曾分别?

纪献唐  (白)     我父子已经分别,随王爷进京。

赵惠   (白)     带马。

(赵惠、纪献唐同下。)
(完)

——————————
1. ^ 本段或唱〖西皮慢板〗。唱时李尉扯四门。


浏览次数:2614 ┊ 字数:3795 ┊ 最后更新:2023-04-05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