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弓砚缘》【五本】(《十三妹》)(一名:《护行程》)

主要角色
纪献唐:净
安骥:小生

情节
海马周德胜经十三妹说劝,与邓九公和好后,又回莽牛山。一日喽啰来报山下生意可作,乃火速下山预备抢劫。安骥乃将十三妹之弹弓,令周德胜看后,周德胜不但不抢,反谓前途不靖,派人护送,直至淮阳始归。当纪献唐派其子纪多文,带大批金银,进京行贿时,朝廷有令调纪献唐进京。纪献唐恐有意外,乃派人追回其子,预备万一。纪多文行至淮阳附近,适遇周德胜喽啰。周德胜等遂下山将纪多文之车辆金银,全数抢劫。纪多文欲尾追,适其父信到,乃不追周德胜等,火速回家。

根据《国剧大成》第十二集整理

录入:戊戌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57.2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下手、李茂、吕芳、韩永、郝武、周德胜同上。)

周德胜  (唱)     我与九公去较量,

             不想遇着女豪强。

李茂   (白)     李茂。

吕芳   (白)     吕芳。

韩永   (白)     韩永。

郝武   (白)     郝武。

周德胜  (白)     周德胜。实指望去邓九公处报复前仇,谁想那里有一女子名唤十三妹,武艺高强,我等难以取胜。此女甚是慷慨,不肯加害于俺,反与我同邓九公和好,永不相犯。为此辞别彼等,大家就此回山去者。

     (唱)     一同催马回山岗,

             从此和好两不伤。

(众喽兵自下场门同上,同接。李茂、吕芳、韩永、郝武、周德胜同下马,同进。)

周德胜  (白)     众喽兵,这几日山上有事没有?

众喽兵  (同白)    并无甚事。

周德胜  (白)     命你们下山打探,若有买卖到此,速报我知,不得有误。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安骥上。)

安骥   (唱)     幸喜脱离天罗网,

(张乐世上。)

张乐世  (唱)     亏得遇着女豪强。

(张夫人、张金凤、车夫同上。)

张夫人  (唱)     十三妹生得好貌相,

张金凤  (唱)     可称文武世无双。

安骥   (白)     不料在能仁寺遇害,多亏十三妹女英雄,救得我们大家性命,我只恐我爹爹朝夕盼望于我,大家急速趱行者。

     (唱)     急忙催车阳关上,

             但愿一时到淮阳。

张金凤  (唱)     思想恩姐实难忘,

             不知后会在何方?

(安骥、张乐世、张夫人、张金凤同下。)

【第三场】

(周德胜、四下手、李茂、吕芳、韩永、郝武同上。)

周德胜  (念)     弟兄同结义,绿林逞英雄。

(丑报子上。)

丑报子  (白)     回禀寨主:山下来了买卖了。

周德胜  (白)     一同下山。

(周德胜、四下手、李茂、吕芳、韩永、郝武同归下场门站。张夫人、张金凤、车夫、张乐世、安骥同上。)

安骥   (唱)     勒住丝缰抬头望,

张夫人、
张金凤、

张乐世  (同唱)    只见多人在路旁。

周德胜  (白)     呔,留下买路金银,放你们过去!

(安骥向张乐世。)

安骥   (白)     哎呀,又有劫路的了!如何是好?

张金凤  (白)     何不拿弹弓与他们观看。

安骥   (白)     哎呀,事到临头,我倒忘怀了。

             吓,列位好汉不必如此,请看此弓。

(安骥拿弓,周德胜接弓。)

周德胜  (白)     此弓何人所赠?

安骥   (白)     十三妹所赠。

周德胜  (白)     吓,原来如此。

(周德胜交弓。)

周德胜  (白)     请问公子要往哪里去?

安骥   (白)     我要往淮阳去。

周德胜  (白)     要往淮阳去,路途甚远。我辈英雄甚多,倘若再有人劫抢,如何是好?

安骥、
张乐世、
张夫人、

张金凤  (同白)    这个……

周德胜  (白)     也罢,我烦李、韩二位保护你们送到淮阳就是。

安骥   (白)     如此多谢众位了!

     (唱)     多承众位侠气广,

             后会再谢好情肠。

(李茂、韩永、张乐世、张夫人、张金凤、车夫、安骥同下。)

周德胜  (白)     呔,众喽兵,暂且回山,等他二人回音便了。

(周德胜、四下手、吕芳、郝武同下。)

【第四场】

(四下手、四家将引纪多文同上。)

纪多文  (唱)     奉令解宝京都往,

             暗听消息好隄防。

     (白)     俺,纪多文。奉吾父之命,押解金珠去京都公干,行了几日,幸喜平安。看前面已是淮阳。

             众家将,速速趱行者。

     (唱)     催促车辆往前进,

             但愿急早到都京。

(纪多文趟马下。四下手、四家将同下。)

【第五场】

(李茂、韩永、张乐世、张夫人、张金凤、车夫、安骥同上。)

安骥   (唱)     思亲遭难心怅惘,

             紧急加鞭马蹄忙。

李茂、

韩永   (同白)    吓,安公子,你看前面已是淮阳,我弟兄不能护送了。

安骥   (白)     既是如此,有劳二位鞍马劳顿远路护送。理当相请二位一同盘桓几日,二位既要回山,我也不便强留。烦劳二位英雄回去拜上周寨主,容改日面谢,你我后会有期。

李茂、

韩永   (同白)    公子请趱路罢。

安骥   (白)     如此告辞了。

     (唱)     感谢一路全仰仗,

             日后拜谢到山岗。

(张乐世、张夫人、张金凤、车夫、安骥同下。)

李茂   (白)     你我回山去者。

(〖内喊声〗。)

李茂   (白)     你看那边来了许多车辆,你我登高一望。

(李茂、韩永同站桌。四下手、四家将、纪多文同上,过场,同下。李茂、韩永同下桌。)

李茂   (白)     贤弟,你看纪多文押解车辆,尘土飞扬,定有金银财宝。你我回山报告三哥知道便了。

(李茂、韩永同下。)

【第六场】

(四青袍、李尉同上。〖牌子〗。)

李尉   (白)     下官,李尉。因九卿连本参奏大将军纪献唐九十二款,下官奉圣命前往调纪献唐将军回京面圣。

             左右!

(四青袍同应。)

李尉   (白)     趱行者。

(〖牌子〗。四青袍、李尉同下。)

【第七场】

(四文堂、纪献唐同上。)

纪献唐  (点绛唇)   职受封疆,文武敬仰,调兵将,任我施扬,升迁归吾掌。

     (念)     坐镇州郡辖文武,升迁调遣谁不尊。风闻朝中有内奏,特命吾儿探信音。

     (白)     老夫,纪献唐只因风闻朝中有人入奏,曾命多文进京打听虚实,也好防范。

             站堂军,侍候了。

(中军上。)

中军   (念)     有事忙传报,无事不乱言。

     (白)     启老爷:圣旨到。

纪献唐  (白)     唔,有圣旨到来。

中军   (白)     是。

纪献唐  (白)     可知是何人押旨。

中军   (白)     是李尉大人押旨。

纪献唐  (白)     吩咐香案接旨。

(〖吹打〗。李尉、四青袍同上。)

李尉   (白)     圣旨下,跪。

纪献唐  (白)     万岁!

李尉   (白)     跪听宣读诏曰:朕思念大将军纪献唐,镇守边外,多受劳苦。朕命李尉调卿回京,有军国大事要与大将军面议。旨意到达,即日来京。将尚方宝剑、九头狮子印随身带来交代军务回都朕另有升赏。旨意读罢,望诏谢恩。

纪献唐  (白)     万万岁!

             大人请坐。

李尉   (白)     大将军请上,押旨官李尉参拜。

             谢坐。

纪献唐  (白)     有劳大人捧旨远来,一路多受风霜之苦。

李尉   (白)     为国勤劳,何言风霜二字。

纪献唐  (白)     吓,大人可知圣上诏我回都,究为何事?

李尉   (白)     圣上思念大将军久镇外疆,饱受辛苦,故调大将军回都,定然另有升赏。

纪献唐  (白)     老夫军务重大,不敢擅离。大人暂居馆驿,候我将军务料理妥当,定日回都就是。

             中军,李大人同到馆驿歇息,小心侍候。

中军   (白)     是。

             李大人随我来。

李尉   (白)     下官暂别,听候行期。

纪献唐  (白)     大人请。恕不奉陪。

李尉   (白)     不敢。

(李尉、中军同下。)

纪献唐  (白)     且住。今有圣旨到来,要将老夫九头狮子印、尚方宝剑解进京都,又调老夫面圣,其中恐有异变,必须早作防备,免得有误。

             来,传旗牌进见。

文堂甲  (白)     传旗牌进见。

旗牌   (内白)    来也!

(旗牌上。)

旗牌   (念)     辕门听候传见,定有紧急军情。

     (白)     参见师爷,有何差遣?

纪献唐  (白)     命你星夜去往京都,追赶少爷,急速回衙,不得有误。

旗牌   (白)     得令。

(旗牌下。)

纪献唐  (白)     来,吩咐门军,若见李尉来见,就说老夫料理军务,不能相见。掩门。

(众人同下。)

【第八场】

(安骥、张乐世、张夫人、张金凤、车夫同上。)

安骥   (唱)     披星戴月向前往,

             幸喜今日到淮阳。

     (白)     吓,我们已到淮阳,请二位老人家暂投店房安住,待我进县衙见过我父,禀明此事,着人相请老人家相见我父,不知老人家意下如何?

张乐世  (白)     好。在这西街有一座三元店,我们就住在那里听候便了。

安骥   (白)     如此我暂别了。

     (唱)     就在店内候相请,

             见了爹娘细禀明。

(安骥下。)

张乐世  (白)     车夫,就往西街三元店去者。

张金凤  (唱)     观看街市多齐整,

             来往客商似锦云。

             都为名利身劳顿,

             全凭各自奔前程。

(张乐世、张夫人、张金凤、车夫同下。)

【第九场】

(四下手、吕芳、郝武、周德胜同上。)

周德胜  (唱)     招聚山林威名好,

             独闯江湖逞英豪。

             虽在绿林却忠孝,

             若遇奸淫难脱逃。

(李茂、韩永同上。)
李茂、

韩永   (同白)    参见三哥。

周德胜  (白)     二位贤弟回来了。

李茂、

韩永   (同白)    回来了。

周德胜  (白)     可将公子送到淮阳?

李茂、

韩永   (同白)    将他送到淮阳,弟兄告辞回山,途中观见纪多文押解数十车辆珠宝金银,特来报与三哥知道。

周德胜  (白)     不知他今到何处?

李茂、

韩永   (同白)    离山不远。

周德胜  (白)     既然如此,一同下山,等候去者。

(众人同下。)

【第十场】

(〖牌子〗。四车夫、四上手、四家将、纪多文同上,同子。四下手、李茂、韩永、吕芳、郝武、周德胜同上。〖急急风〗。四车夫、四上手、四家将、纪多文同上,同会阵。)

周德胜  (白)     呔,留下买路金银,放你等过去!

纪多文  (白)     住了!何方毛贼在此劫抢,通上名来!

周德胜  (白)     你大王爷不必留名,劝你好好将车辆留下,饶你不死。

纪多文  (白)     要俺车辆不难,除非两下抵换。

周德胜  (白)     何为两下抵换?

纪多文  (白)     除非你的项上人头!

周德胜  (白)     一派胡言!

             众贤弟,一齐动手。

(四下手、李茂、韩永、吕芳、郝武、周德胜、四上手、四家将、纪多文同起打,同打下。周德胜、纪多文同上,同打。李茂、韩永、吕芳、郝武同上,同拉车,过场,同下。纪多文追下。四下手、李茂、韩永、吕芳、郝武、周德胜同拉车上,同上山,同下。)

【第十一场】

(四上手、四家将、纪多文同上。)
四上手、

四家将  (同白)    车辆被贼人抢上山去了。

纪多文  (白)     一齐随俺攻山。

(四上手、四家将同应。旗牌上。)

旗牌   (白)     启少爷:帅爷有令,急速回衙,不得有误。

纪多文  (白)     且住!父帅着我回去,必有急事。

             暂且不必攻山,一同回去便了。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020 ┊ 字数:4157 ┊ 最后更新:2023-04-05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