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弓砚缘》【七本】(《十三妹》)(一名:《青云山》)

主要角色
何玉凤:旦,红袄裤,小打扮
安学海:老生
邓九公:净

情节
安学海赖友人帮助,告老还家。为访问十三妹救其子之恩,特带弹弓,至红柳村访邓九公。适十三妹之母已死,正拟单身报父之仇。安学海原与何杞为金兰兄弟。因料十三妹之“十三”二字,乃“玉”字拆开,定系何玉凤。迨与邓九公见面后,藉还弓为名,要与十三妹见面。及见之后,遂历述与何杞之关系,并告其仇人纪献唐,已被皇帝赐死。最后十三妹始允随同安学海,将其母灵柩,运回京都安葬云。

根据《国剧大成》第十二集整理

录入:戊戌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33.35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安学海上,童儿拿弹弓上。)

安学海  (念)     为访十三妹,先寻红柳村。

     (白)     下官,安学海。曾被总漕参官拿问。我儿安骥,押卖房产前来,救我出监。又有门生乌明隅放了钦差,替我申冤,才得原官复任。只因我儿在能仁寺遭难,多亏十三妹搭救。是我盘来问去,才知此人来历。为此告职归里,带了她的弹弓,前来寻访。到了荏平,将家眷安慰店内。且到红柳村邓九公那里问来。

             童儿。

童儿   (白)     有。

安学海  (白)     带马往红柳村去者。

童儿   (白)     吓。

安学海  (二黄原板)  我盟弟名何杞官居总镇,

             得罪了纪献唐监牢丧身。

             他的女名玉凤颇有本领,

             奉老母走天涯隐姓埋名。

             我也曾暗地里差人访问,

             能仁寺十三妹定是此人。

             叫童儿忙带路红柳村进,

             若见了贤侄女细问根因。

(安学海、童儿同下。)

【第二场】

(〖水底鱼〗。邓九公骑马上,丑院子上,接马,邓九公下马,进门,坐。)

邓九公  (白)     咳!

丑院子  (白)     家爷,从青云山回来,为何哀声叹气?

邓九公  (白)     你九爷心下烦闷,你休要罗唣。

丑院子  (白)     想是没有喝酒,拿酒去,

邓九公  (白)     不用。

丑院子  (白)     端茶去。

邓九公  (白)     也不用。

(丑院子背供。)

丑院子  (白)     老头子又动火了啦,怎么好?有了,老头子最喜欢姑奶奶,待我请出姑奶奶。

(丑院子请。邓引娘上。)

邓引娘  (京白)    来啦,来啦。什么事?

丑院子  (白)     老爷子回来,生气呐。

邓引娘  (京白)    待我去问问。

             爹吓,你回来啦?

邓九公  (白)     哎呀,儿吓。你还在家逍遥自在,可知道你那师姐十三妹,不能相见的了!

邓引娘  (京白)    我那师姐十三妹,不是青云山住得好好儿得,怎么说不能相见吓?

邓九公  (白)     哎呀,儿吓。她母亡故,她一不穿孝,二不发丧,适才为父前去吊唁,她言道,将亡灵交付于我,今晚就要报仇去了。

邓引娘  (京白)    她报仇岂有不回?

邓九公  (白)     她言道他的仇人,势力甚大。问她是谁,她又不肯讲明。只怕是有去无回的了。

邓引娘  (京白)    你我父女一同去劝劝她可好?

邓九公  (白)     如此甚好。快快收拾。

邓引娘  (京白)    待我收拾去。

(邓引娘下。安学海上,童儿随上。)

安学海  (白)     来此红柳村,前去问来。

(童儿问丑院子。)

童儿   (白)     借问一声,这里有个邓九公,家在哪里?

丑院子  (白)     这儿就是。

童儿   (白)     这里就是。

(安学海下马取弓。)

安学海  (白)     你将马拉至村外歇息。

(童儿下。)

安学海  (白)     借问小哥:这里可是邓九公的家下?

丑院子  (白)     正是。

安学海  (白)     九公可在家否?

丑院子  (白)     家爷在家呐。

安学海  (白)     有烦通报:说我姓安名学海,自淮阳而来,求见九公。

丑院子  (白)     少待,少待。

             启家爷:门外有一官长求见。

邓九公  (白)     哪里官长,姓甚名谁?

丑院子  (白)     他告我说,我忘呐。

邓九公  (白)     真真糊涂。快去问来。

丑院子  (白)     是呐。

             这位官长,你姓甚名谁,哪道而来?

安学海  (白)     这有名帖拜访。快去通报。

丑院子  (白)     是呐。

             启家爷:他有名帖在此。

(邓九公看。)

邓九公  (白)     前淮阳县令安学海。吓,此人与我素不相识。我正有心事在怀,你回复他去罢。

丑院子  (白)     这我会说。

             吓,官长。我家爷说呐:与你素不相识,他正有心事在怀,叫我回复你去罢。

安学海  (白)     这是什么说话。你说我有要事相访,必须要见。

丑院子  (白)     启家爷:他说他有要事相访,必须要见。

邓九公  (白)     咳,真乃太啰嗦。

丑院子  (白)     啊官长。我家爷说你太啰嗦了。

安学海  (白)     你就说我为十三妹而来,还有一张弹弓要送还与她。

丑院子  (白)     启家爷:他说他为十三妹而来,还有一张弹弓要送还与她。

邓九公  (白)     噢,他为十三妹而来?

丑院子  (白)     正是。

邓九公  (白)     快快有请!

丑院子  (白)     家爷有请。

(邓九公迎出,邓九公、安学海同进,同坐。)

邓九公  (白)     不知安官长驾到,少出远迎,望乞恕罪。

安学海  (白)     岂敢。

邓九公  (白)     名闻大名,如雷贯耳,今日一见三生有幸。

安学海  (白)     岂敢。

邓九公  (白)     官长方才言道:为十三妹而来。有一张弹弓送来。请道其详。

安学海  (白)     安某曾任淮阳,被上司参奏,拿间在监。我有一子名叫安骥,在京都押卖房产,前来救父。行至能仁寺,遇见凶僧。多亏十三妹搭救,又借与这张弹弓,一路方保无事。临行曾对我儿言道,此了日后,送至荏平县红柳村邓九公那里交还,故此拜访。

邓九公  (白)     此事老朽久已闻知,就请将弓留下,老朽有大事在身,不能奉陪,官长请便罢。

安学海  (白)     安某远道而来,还要回见那十三妹,怎好即去?

邓九公  (白)     那十三妹,你是不能得见的了。

安学海  (白)     却是为何?

邓九公  (白)     只因她大仇未报,如今她母亡故,就要报仇去了。

安学海  (白)     咳,不好了!

     (唱)     听说弟妇亡故了,

             点点泪珠往下抛。

             贤侄女此去命难保,

     (白)     贤侄女!

     (唱)     安学海枉走这一遭。

邓九公  (白)     吓!

     (唱)     官长出言有蹊跷,

             莫非他二家有故交?

             十三妹根原难知晓,

             趁此盘问这根苗。

     (白)     官长闻听十三妹之事,为何悲泪?

安学海  (白)     这个……请问九公,与十三妹怎样相称?

邓九公  (白)     师徒相称。

安学海  (白)     可知她身世名姓,仇人是哪一个?

邓九公  (白)     倒还不知。

安学海  (白)     既然师徒相称,怎说不知。

邓九公  (白)     老朽累累相问,奈她不肯明言,难道官长,你倒知晓?

安学海  (白)     安某非但知晓,她祖乃是我的恩师,她父乃是我的盟弟,那十三妹出京时节,还在怀抱,日后书信来往,才知她长大成人,有通天绝地本领。也曾盘问我儿,能仁寺相遇的光景,眉心有一红痣,定是此人的了。

邓九公  (白)     不错,眉心有一红痣。她到底姓甚名谁?

安学海  (白)     她乃京都人氏,姓何名玉凤。将“玉”字拆做“十三”两字,故叫做十三妹。

邓九公  (白)     不错,十三妹。她的仇人也不知是哪一个?

安学海  (白)     她的仇人,乃七省大经略,身挂九头狮子金印,秃头无字大将军纪献唐也。

邓九公  (白)     哦,就是那纪大将军?他们怎样为仇?

安学海  (白)     我那仁弟名叫何杞,在纪大将军麾下,官居总镇。他有一子纪多文,欲与何玉凤为婚,命人提亲,那仁弟执意不允。怒恼了纪献唐,寻计将他参奏,拿问在监,气恼身亡。那何玉凤扶柩回京,奉母逃难,立志与父报仇,故尔隐名至此。

邓九公  (白)     可恼吓,可恼!

     (唱)     听罢言来心头恼,

             今日才知事根苗。

             纪献唐势力果不小,

             我定要相助走一遭。

安学海  (白)     九公何事慌迫?

邓九公  (白)     那十三妹母死之后,一不挂孝,二不发丧,她言道将亡灵交付老朽,就要报仇去了。适才听官长之言,她的仇人,乃是纪献唐,她一人焉能成功?老朽定要帮助她前去。

安学海  (白)     此事还须商议。

邓九公  (白)     咳,听你们文绉绉的商议起来,岂不误我师徒大事?

             女儿、女婿快来!

(褚一官、邓引娘同上。)
褚一官、

邓引娘  (同白)    (岳父)(爹爹)何事?

邓九公  (白)     你们可曾听见这位官长,表叙十三妹的根由?

邓引娘  (京白)    我们在屏风后,早已听明白呐。

邓九公  (白)     我儿也不必往青云山去了。这家门交你夫妇掌管,为父帮助十三妹报仇去也。

褚一官、

邓引娘  (同白)    此事断断使不得。

邓九公  (白)     去心已定,不必拦阻。

安学海  (白)     可叹吓,可叹!

邓九公  (白)     官长叹者何来?

安学海  (白)     久闻九公,乃当今天下第一条英雄好汉。如今看来,称不起什么大丈夫。

邓九公  (白)     吓,怎见得?

安学海  (白)     为大丈夫者,报人以德。想那十三妹父母之仇,不共戴天,自然不顾性命。你我受过她的恩义,就该替她思想万全之策,先安葬他父母亡灵,慢慢申冤报仇。若同她舍身拼命,未必就能成功。纵然成功,她父母所生一女,别无儿子,岂不绝了她何门香烟?

褚一官、

邓引娘  (同白)    着吓!

邓九公  (白)     哎呀!

     (唱)     官长出言理正道,

             拨开云雾见青霄。

             老朽多蒙美言教,

             愿订金兰结拜交。

     (白)     官长有此高见,老朽斗胆,愿与你结为兄弟,同心合意,去劝那十三妹可好?

安学海  (白)     如此甚好。仁兄请受一拜。

邓九公  (白)     愚兄也有一拜。

安学海  (唱)     安学海撩衣忙跪倒,

             我爱仁兄是英豪。

             今日与你结拜好,

     (白)     仁兄!

邓九公  (白)     贤弟吓。哈哈哈!

安学海  (唱)     胜似一母共同胞。

邓九公  (白)     过来见过安叔父。

褚一官、

邓引娘  (同白)    叩见叔父。

安学海  (白)     请起。

             此是何人?

邓九公  (白)     这是小女引娘,这是女婿褚一官。

安学海  (白)     侄女、侄婿请坐。

褚一官、

邓引娘  (同白)    请坐。

(华忠上。)

华忠   (白)     闻听堂前有人讲话,好似我家老爷,待我向前问过。

             啊妹丈。可有位安老爷在此?

褚一官  (白)     不错,有位安老爷在此。

华忠   (白)     老爷在哪里?

(华忠跪。)

华忠   (白)     哎呀,老爷呀!华忠在此。

安学海  (白)     咳,掌家吓!

(〖哭相思〗。)

华忠   (白)     小人跟随公子,中途得病。也曾修书交付公子。送至我妹丈褚一官这里。派人护送公子。小人病好之后,来问妹丈,他不曾见此书信。小人终日挂心,适才听书童说起,险些送了公子性命。小人罪该万死。

安学海  (白)     事有前定,非你之过。只是你怎生在此?怎又说他是你的妹丈?

华忠   (白)     这位褚一官,先娶小人妹子,小人妹子亡故,才招赘邓九爷门下。邓九爷念起前亲,收留小人在此。

安学海  (白)     原来如此。我与九爷商议大事,你在此不便,外面歇息。

华忠   (白)     谢老爷。

(华忠下。)

邓九公  (白)     请坐。

(邓九公、安学海、褚一官、邓引娘同坐。)

邓九公  (白)     十三妹之事,贤弟决定良谋。

安学海  (白)     小弟不才,凭三寸不烂之舌,定能劝她回心。

邓九公  (白)     只恐她不肯与你见面。

安学海  (白)     须要你父女翁婿三人,先到那里,然后小弟,假托旁人名姓,送这张弹弓前去,要见本人方交。自然与我见面的了。

邓九公  (白)     又恐她不肯与你坐谈。

安学海  (白)     见面之后,仁兄一口说去,她母亡故,小弟定要灵前祭吊。想她也不便拦阻。祭罢之后,我自己坐下开谈。岂不是好?

邓九公  (白)     此计甚好。

             贤婿快备车马。

(华忠上。)

华忠   (念)     忙将惊天动地事,报与老爷、九公知。

     (白)     吓,老爷!小人适才在门外,遇一报房人经过。小人取了一本,上有惊天动地之事,老爷请看。

安学海  (白)     待我看来。

             大经略纪献唐在外专权卖法,被九卿六部督抚司道等,合奏一本,参他九十二行大罪。圣上调他进京,赐帛而死。他子纪多文现统飞虎亲军,在山东地面。命各省兵马,一体擒拿,解京治罪。

     (三笑)    哈哈,哈哈,吓,哈哈哈!

     (唱)     这才是强梁终有报,

             苍天可曾把谁饶?

     (白)     仁兄!

     (唱)     那纪献唐老儿败坏了,

             速速报知女英豪。

     (白)     有了这本文报,见了十三妹,一发好讲话了。

邓九公  (白)     事不宜迟,就此一同前往。

(车夫上。邓引娘坐车。邓九公、褚一官、安学海同上马,安学海带弓。众人同下。)

【第三场】

(何玉凤上,起霸。)

何玉凤  (念)     三年闷煞女红颜,父母冤仇不共天。虎穴龙潭奴要闯,终身大事赴流泉。

     (白)     俺,十三妹。恼恨纪献唐老贼,害我父监牢丧命。隐姓埋名母女远逃,投靠师父邓九公,在此青云山住了三载,如今老母亡故。俺对师父说明,将亡灵托付于他,就要前去报仇。母亲吓,母亲!恕你女儿不孝,不能安葬亡灵,且在鬼门关上,等候女儿便了。你阴魂不远,先受一拜!

(何玉凤拜。〖牌子〗。)

何玉凤  (白)     钢刀吓,钢刀!此去成功,要你斩杀仇人。若不成功,要你自刎首级,也请上受我一拜!

(何玉凤放刀拜。〖牌子〗。)

何玉凤  (白)     事到如今,恨奴自己多事。不该在能仁寺,将弹弓赠与那安公子,如今要用此物,不能到手。且等师父到来,再作道理。

(邓九公、褚一官、邓引娘、车夫同上。)

邓九公  (白)     走吓!

     (唱)     来至在青云山忙下鞍桥,

(邓九公下马,褚一官拉下,车夫下。邓九公、邓引娘同进。)

邓引娘  (唱)     见师姐不由奴珠泪号啕。

     (哭)     哎呀,哎呀!

何玉凤  (白)     且慢。我母亡故,身为子女,还不曾哭。师姐何须悲泪。

邓九公、

邓引娘  (同白)    咳!

何玉凤  (白)     师父来得正好。弟子先前话已说明,这亡灵托与师父,今晚就要告别,师父师姐请上,受我十三妹一拜。

     (唱)     三载恩义未曾报,

             老母的亡灵托承招。

             今晚辞别阳关道,

             来生犬马报恩劳。

邓九公  (白)     小姐吓!

     (唱)     小姐休要太急躁,

邓引娘  (唱)     此事还须计议高。

(褚一官上。)

褚一官  (白)     启岳父:门外来了一人叫做尹其明,口称淮阳县安老爷相托,送还弹弓到此。

何玉凤  (白)     那张弹弓来了,请师父出去收下就是。

邓九公  (白)     老朽知道。

(褚一官、邓九公同下。)

何玉凤  (白)     此弓来得凑巧,苍天助我成功也。

邓引娘  (京白)    哎唷,我的姑娘,这是孝心所感,鬼使神差,给你送来了。

(邓九公上。)

邓九公  (白)     吓,小姐。那人执意不交,说见了本人,方肯交弓。

何玉凤  (白)     这也说不得了,与他前堂一会。

(何玉凤、邓引娘同出门,同归下场门,邓九公出。)

邓九公  (白)     尹先生在哪里?

(安学海上。)

安学海  (白)     九公请前堂一叙。

(安学海进,归上场门。)

安学海  (白)     这位就是十三妹姑娘么?

邓九公  (白)     正是。

安学海  (白)     闻听我东人安学海言道,十三妹乃当今第一英雄,俺尹其明今日得见,也不枉人生一世。这厢有礼。

何玉凤  (白)     这厢还礼,先生可是送还弹弓来的?

安学海  (白)     正是。

何玉凤  (白)     有劳先生。就请留下。寒舍卑陋,难容台驾,回去拜上贵东安官长罢。

安学海  (白)     我东人还有两句言语,凭弓取砚,凭砚取弓。

何玉凤  (白)     不错。宝砚交与师父。

安学海  (白)     今在何处?

邓九公  (白)     现在老朽家下。

何玉凤  (白)     师父快些差人将宝砚速速取来。

邓九公  (白)     一官将宝砚取来。

褚一官  (白)     遵命。

安学海  (白)     听我东人言讲:多蒙在能仁寺打救他子,叫我到了此地,必须登堂拜见太夫人,以表寸心。

邓九公  (白)     你不要提起,他的太夫人,已亡故了。

安学海  (白)     哎,可惜吓,可惜。既然亡故,容我灵前一吊。

何玉凤  (白)     此事断断不敢当。

邓引娘  (京白)    哎,姑娘吓,常言说的话,有钱难买灵前吊,这可是不能拦得。咱们后面打扫灵堂罢。

(〖小吹打〗。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四场】

(邓引娘、何玉凤同上,邓九公上,安学海随上,拜。何玉凤跪灵。)

安学海  (叫头)    夫人!

(安学海低声。)

安学海  (叫头)    弟妇!

(安学海高声。)

安学海  (叫头)    咳,夫人吓!

     (西皮导板)  见亡灵不由人珠泪滚滚,

     (叫头)    夫人!

(安学海低声。)

安学海  (叫头)    弟妇!

(安学海高声。)

安学海  (叫头)    夫人吓!

     (唱)     纵然是非亲故也替伤心。

             可叹你家遭难身又丧命,

             撇下了英雄女孤苦伶仃。

(邓引娘唤何玉凤。)

邓引娘  (京白)    姑娘过来。孝子谢客呐!

安学海  (白)     这就不敢。

邓九公  (白)     先生请至外面。

安学海  (白)     俺尹其明,还有一事不明。要坐下慢慢请教。告坐。

邓九公、

何玉凤  (同白)    咳!

(安学海上坐,邓九公陪坐,何玉凤坐,邓引娘坐。)

邓九公  (白)     先生有何事不明,快快请讲。

安学海  (白)     久闻十三妹,乃当今第一英雄。今日一见,却原来是个寻常女子。

邓九公  (白)     呔,你说见了本人交弓。既见本人,又要吊孝。吊孝之后,就该快走。出此莽撞言语,难道藐视我师徒,无有三寸钢刀!

安学海  (白)     俺尹其明,讲到英雄,只论是非,不论强弱。若以强梁欺压,愿作钢刀之鬼。

何玉凤  (白)     师父休动怒,待弟子问来。

             你这先生,怎见得十三妹,是个寻常女子?

安学海  (白)     听了!

     (西皮滚板)  人道你大英雄女中魁俊,

             这件事倒叫俺解测不明。

             自古道人世间孝为根本,

             母死后穿大红怎等奇人?

何玉凤  (白)     你不过这两句言语,我且问你:自古父母并论,还是父亲为大,母亲为大?

安学海  (白)     自然父亲为大。

何玉凤  (白)     父母之事,还是报仇为大,穿孝为大?

安学海  (白)     自然报仇为大。

何玉凤  (白)     你既知此,不必多讲,请便罢。

安学海  (白)     想你这等英雄,难道还有人敢与你为仇?

何玉凤  (白)     此事不劳多问。

邓引娘  (京白)    那你猜不着。

安学海  (白)     待我一猜。

     (西皮滚板)  久闻你拿云手通天本领,

             是何人吞吃了豹胆熊心?

             倘若是小仇家早为齑粉,

             难道是大经略纪大将军?

何玉凤  (白)     唗!

     (唱)     听罢言来明如镜,

             定是纪贼差遣人。

             一把钢刀忙举定,

             料你插翅难飞腾。

(何玉凤劈,邓九公、邓引娘同拉。安学海、何玉凤、邓九公、邓引娘同亮相。)

安学海  (西皮导板)  贤侄女休要太烈性,

何玉凤  (白)     哪个是贤侄女?实言快讲!

安学海  (西皮慢板)  安学海本是为伯的名。

             我与令尊金兰订,

             你在怀抱出都门。

             你父被害丧了命,

             你母女逃走无影形。

             我的儿遭难——

     (西皮二六板) 能仁寺,

             多亏侄女作救星。

             分明你是何玉凤,

             十三妹叫我怎样明?

             仔细盘来仔细问,

             眉心红痣有谁人?

             贤侄女若还不肯信,

             你父盟帖看假真。

何玉凤  (白)     呀!

     (唱)     一见盟帖果然真,

             原来我父结拜人。

     (白)     伯父。方才侄女不知,多有冒犯。

安学海  (白)     有道是不知者不见罪。

何玉凤  (白)     伯父此来,倒成全了侄女一桩心事。

安学海  (白)     此话怎讲?

何玉凤  (白)     侄女本是京都人氏。伯父此番回京,老母亡灵拜求伯父照应,侄女正好前去报仇雪恨了。

安学海  (白)     且慢。为伯一路而来,闻听纪贼业已有人替报仇雪恨,何用你亲自动手。

何玉凤  (白)     伯父此言差矣。想侄女为报父仇,练就十八般武艺,尚且不能刺杀此贼。想这天地世间,还有大得过侄女的本领,押得过纪贼的势力的人吗?

安学海  (白)     若论此人,可算天大,地大,无大不大的了。

何玉凤  (白)     他是何人?

安学海  (白)     就是那当今万岁。

何玉凤  (白)     此话当真?

安学海  (白)     当真。

何玉凤  (白)     果然?

安学海  (白)     果然。

何玉凤  (白)     哎!

安学海  (唱)     现有文报看分明。

(安学海递邓九公,邓九公递邓引娘,邓引娘递何玉凤,何玉凤看。)

何玉凤  (唱)     一闻此言咬牙跟,

             恨不能亲自碎贼身。

             走近前来礼恭敬,

安学海、
邓九公、

邓引娘  (同白)    这是为何?

何玉凤  (唱)     鬼门关去奉双亲。

(邓引娘偷刀。)

邓引娘  (京白)    使不得,傻子。你把这个玩意,趁早拿开罢。

何玉凤  (白)     事到如今,俺只有一死,相从父母地下。

邓九公  (白)     此事断断不可。

(何玉凤转身寻刀。)

何玉凤  (白)     吓,我的刀哪里去啦?师父不要拦阻。

邓引娘  (白)     我早知道你的心眼,那把刀吓,我藏起来啦。

何玉凤  (白)     哎,师姐你这何苦!

安学海  (白)     一死不值紧要,你倒有三行大罪。

何玉凤  (白)     哪三罪?

安学海  (白)     亡父未入坟茔,亡母未归故土,又绝了你何门香烟,岂不是三罪?

何玉凤  (白)     我岂不知,只是无计可施。

安学海  (白)     为伯的,一来与你父同盟,二来报你能仁寺救子之恩,如今专为此事而来,你那义妹张金凤,已做了我的儿媳,同你伯父,俱在旅馆。若结伴一同回京,京城现有你家坟地,那时安葬双亲,方全你的孝道。

何玉凤  (白)     侄女有三句言语,伯父若能允许,方可同行。

安学海  (白)     这一?

何玉凤  (白)     一路之上,只许义妹张金凤与我陪伴亡灵。

安学海  (白)     这二?

何玉凤  (白)     到京安葬双亲,不用你安家一草一木。

安学海  (白)     这三?

何玉凤  (白)     安葬以后,在坟台盖一小小茅庵,了我的终身哪!

(何玉凤哭。)

安学海  (白)     为伯的件件依从。

何玉凤  (白)     如此伯父请上,受侄女一拜。

(何玉凤哭。)

何玉凤  (唱)     有劳师姐把孝衣更,

邓引娘  (京白)    早给你预备好了。

何玉凤  (唱)     择定日期好登程。

(周德胜、李茂、吕芳、韩永、郝武同上。)

周德胜  (白)     走吓!

     (唱)     离了莽牛旧山岭,

             青云山来作吊孝人。

     (白)     有人么?

(褚一官自下场门上。)

褚一官  (白)     原来是众位英雄,到此则甚?

周德胜  (白)     这里可是十三妹姑娘的庄院?

褚一官  (白)     正是。

周德胜  (白)     有烦通报:莽牛山周德胜,带领众兄弟前来吊孝。

褚一官  (白)     莽牛山周德胜,带领众兄弟前来吊孝。

邓九公  (白)     这却难得。要容他一祭。

何玉凤  (白)     师姐回避。

(邓引娘下。)

何玉凤  (白)     请他灵前一会。

褚一官  (白)     众英雄请至内面。

(〖吹打〗。周德胜、李茂、吕芳、韩永、郝武同进,同行礼。)
周德胜、
李茂、
吕芳、
韩永、

郝武   (同白)    我等参见女英雄。

何玉凤  (白)     有劳众位英雄。

周德胜、
李茂、
吕芳、
韩永、

郝武   (同白)    九爷在此,我等有礼。

邓九公  (白)     岂敢。

周德胜  (白)     此位是谁?

邓九公  (白)     淮阳安官长。

周德胜  (白)     哦,原来这就是安大老爷。我等参见。

安学海  (白)     岂敢。小儿安骥,行至莽牛山,多蒙派人护送,我安某感谢不尽。

周德胜  (白)     岂敢。我等敢不效劳。

安学海  (白)     列位有此义气,何不弃了绿林,投军效力,也有出头之日。

邓九公  (白)     着吓!

周德胜  (白)     金玉良言,我等领教。告辞了。

(〖水底鱼〗。周德胜、李茂、吕芳、韩永、郝武同下。)

安学海  (白)     他们已去,明日良辰,辞别九兄父女,扶柩回京便了。

邓九公  (白)     暂时歇息。请!

(邓九公、安学海、何玉凤自两边分下。)

【第五场】

(周德胜、李茂、吕芳、韩永、郝武同上。)

周德胜  (白)     众位贤弟请了!

李茂、
吕芳、
韩永、

郝武   (同白)    请了!

周德胜  (白)     适才听安官长之言,正中我的心怀,也不必再回莽牛山,一同投效官军,岂不是好?

李茂、
吕芳、
韩永、

郝武   (同白)    言之有理。请!

(周德胜、李茂、吕芳、韩永、郝武同下。)

【第六场】

(四下手同上,同一字。纪多文戴孝上。)

纪多文  (白)     俺,纪多文。我父命丧京都,今带飞虎家将,逃往沙漠地方,再作道理。

             众将官,沙漠去者。

(众人同下。)

【第七场】

(四上手、包成功同上。)

包成功  (白)     俺乃山东总兵官包成功是也。奉旨捉拿纪多文,进京问罪,是他逃往沙漠之地。

             众将官,迎敌前进赶去者。

(众人同下。)

【第八场】

(周德胜、李茂、吕芳、韩永、郝武同上。)

周德胜  (白)     那旁有喊杀之声,登高一望。

(四上手、包成功、四下手、纪多文同上,同战,同下。)

周德胜  (白)     且住。前面败的官兵,后面追的纪府人马,你我快快搭救。

(周德胜、李茂、吕芳、韩永、郝武同下。)

【第九场】

(包成功上,纪多文、四下手同追上,包成功落马,周德胜、李茂、吕芳、韩永、郝武同上,同救,同接战下,纪多文败下。)

【第十场】

(四下手架纪多文同逃上,周德胜、李茂、吕芳、韩永、郝武、包成功、四上手同追上,四下手同被杀。纪多文逃下。)

包成功  (白)     列位壮士请转。

周德胜  (白)     大人。

包成功  (白)     纪多文今已逃走,不必追赶。待我申奏朝廷,自有封赏。转至大营一叙。

周德胜  (白)     谢大人。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596 ┊ 字数:9781 ┊ 最后更新:2023-04-05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