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红岐山》(一名:《黑松林》)

主要角色
杨延昭:老生
潘洪:净
宋太宗:老生
赵德芳:小生
寇准:老生
潘妃:旦
佘太君:老旦

情节
寇准夜审潘洪后,宋太宗宠幸潘妃,赦去潘洪死罪,原任雁门,并赐上方宝剑。杨延昭率孟良、焦赞等假扮绿林,在黑松林将潘洪刺死。佘太君绑全家上殿请罪,被问斩刑。赵德芳威胁求情,宋太宗始赦。

根据《京剧汇编》第五十五集:安舒元藏本整理

录入:泠娜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715.4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场设城门。四龙套、四上手、潘洪、呼必显同上,过场,同进城,同下。)

【第二场】

(四太监、大太监引宋太宗同上。)

宋太宗  (引子)    凤阁龙楼。万古千秋。

     (念)     太阳一出照九州,平顶冠上九龙头。蓝田玉带朝北斗,眉头一皱百官愁。

     (白)     孤,大宋天子雍熙在位。自登基以来,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可恨潘洪苦害杨家,那杨郡马告下御状,孤命呼必显前去捉拿潘洪,未见到来。

             内侍,展放龙门!

太太监  (白)     遵旨。

             展放龙门哪!

(呼必显上。)

呼必显  (念)     捉拿潘洪事,奏与万岁知。

     (白)     臣呼必显见驾,吾皇万岁!

宋太宗  (白)     平身。

呼必显  (白)     万万岁!

宋太宗  (白)     命卿捉拿潘洪之事,怎么样了?

呼必显  (白)     臣将上方宝剑带回,捉拿太师进京来了。

宋太宗  (白)     卿家之功。下殿去吧。

呼必显  (白)     领旨。

(呼必显下。)

宋太宗  (白)     内侍,宣赵德芳上殿!

太太监  (白)     万岁有旨:赵德芳上殿!

赵德芳  (内白)    领旨!

(赵德芳上。)

赵德芳  (念)     忠心扶社稷,肝胆保乾坤。

     (白)     儿臣见驾,叔王万岁!

宋太宗  (白)     赐坐。

赵德芳  (白)     谢坐!宣儿臣上殿,有何国事议论?

宋太宗  (白)     将老贼拿到,命何人审问?

赵德芳  (白)     依儿臣之见,就命西台御史刘智远审问。

宋太宗  (白)     皇儿替孤传旨。

赵德芳  (白)     领旨!

(赵德芳下。)

宋太宗  (白)     退班!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青袍、二班头引刘智远同上。)

刘智远  (念)     奉命审皇亲,不是降,就是高升。

     (白)     下官、刘智远。官居西台御史。适才圣旨到来,命下官审问潘、杨两家之事。必须按公而断。

             左右,升堂!

丑太监  (内白)    公公到!

刘智远  (白)     有请!

(丑太监上。)

丑太监  (念)     娘娘传密旨,来见有心人。

刘智远  (白)     公公请坐!

丑太监  (白)     有坐。

刘智远  (白)     不知公公驾到,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丑太监  (白)     岂敢!

刘智远  (白)     到此何事?

丑太监  (白)     我想潘、杨两家之事,可是阁下审问吗?

刘智远  (白)     正是。

丑太监  (白)     潘娘娘有份礼单,拿去看来!

(丑太监扔礼单。刘智远看礼单。)

刘智远  (白)     好一份厚礼。

丑太监  (白)     本来不薄。

刘智远  (白)     此礼为何?

丑太监  (白)     后宫潘娘娘言道:只叫太师在,不要太师坏。你要把心眼偏偏,我保你升官换纱帽。

刘智远  (白)     就依公公。照旨而办就是。

丑太监  (白)     咱家告辞啦!

刘智远  (白)     送公公!

丑太监  (白)     免!

(丑太监下。)

刘智远  (白)     来,有请太师爷!

二班头  (同白)    有请太师爷!

(潘洪上。)

潘洪   (念)     雁门结仇恨,何日才罢休!

刘智远  (白)     太师爷受惊了!

潘洪   (白)     刘御史,少时升堂,务要谅情一二!

刘智远  (白)     那个自然。雁门之事,推在杨郡马身上也就是了。

潘洪   (白)     你真会办事。等老夫出去,定要保你升个官儿。

刘智远  (白)     多谢太师爷!请至后面。

(潘洪下。)

刘智远  (白)     来,升堂!

(四青袍升堂。)

刘智远  (白)     带杨郡马!

(杨延昭上。)

杨延昭  (白)     我当何人,原来是刘御史!请了!

刘智远  (白)     唗!胆大杨郡马,见了本御史,为何不跪?

杨延昭  (白)     我乃当朝郡马,岂肯跪你!

刘智远  (白)     圣旨在此!

(杨延昭跪。)

杨延昭  (白)     万岁!

刘智远  (白)     你在雁门关怎样苦害潘老太师?当着圣命,要你一一讲来!

杨延昭  (白)     臣启万岁:明明潘家害我杨家,怎见得是杨家害潘家呢?

刘智远  (白)     还是这样利口!来,将他吊在西廊!

四青袍  (同白)    啊!

(四青袍押杨延昭同下。刘智远、二班头同下。)
(同下)

【第四场】

(赵德芳上。)

赵德芳  (念)     乌鸦鹊鸟同声噪,吉凶事全然不晓。

(大太监上。)

大太监  (白)     启贤爷:大事不好啦!

赵德芳  (白)     何事惊慌?

大太监  (白)     刘御史将杨郡马吊在西廊,百般拷打!

赵德芳  (白)     哦,有这等事!看过窪面金锏,与我带路!

(赵德芳、大太监同下。)

【第五场】

(阴锣。四青袍押杨延昭同上,同吊。二班头、刘智远同上,大太监、赵德芳同上,赵德芳打刘智远,刘智远跑下,赵德芳追下,四青袍同惧,同下。刘智远上,赵德芳追上。)

赵德芳  (白)     你可认得此物?

刘智远  (白)     乃是窪面金锏。

赵德芳  (白)     呀呀呸!这不是窪面金锏,这是五殿阎君,要尔的狗命来了!

(赵德芳打死刘智远。)

赵德芳  (白)     且住!刘智远被我金锏打死,我不免启奏叔王便了!

(赵德芳下。)

【第六场】

(四太监、大太监引宋太宗同上。)

宋太宗  (唱)     孤坐江山天星顺,

             全凭文武保乾坤。

             龙行虎步金殿进,

             潘、杨二家结冤深。

(大太监、赵德芳同上。)

赵德芳  (唱)     内侍带路金殿进,

             见了叔王说分明。

     (白)     启奏叔王:今有刘智远审问潘、杨两家之事,不清不明,被儿臣金锏打死。

宋太宗  (白)     死者不亏。该命何人审问?

赵德芳  (白)     叔王,就该查看清官册才是。

宋太宗  (白)     内侍,取清官册过来!

大太监  (白)     遵旨!

(大太监取册。)

宋太宗  (白)     皇儿查来。

赵德芳  (白)     遵旨。

(赵德芳查册。)

赵德芳  (白)     启奏叔王:我想寇准虽然官卑职小,看那清官册上面,倒也忠心无二。就该金牌调他连夜进京,审问此事。

宋太宗  (白)     就依皇儿。替孤传旨。

赵德芳  (白)     领旨。

宋太宗  (白)     退班!

(宋太宗下。四太监、大太监同下。)

赵德芳  (白)     来,传旗牌进见!

大太监  (白)     旗牌进见!

(旗牌上。)

旗牌   (白)     参见贤爷!

赵德芳  (白)     这有金牌一面,去至霞峪县调寇准连夜进京,不得有误!

旗牌   (白)     遵命!

(旗牌下。赵德芳、大太监同下。)

【第八场】

(四太监、大太监引宋太宗同上。)

宋太宗  (唱)     也曾下旨提寇准,

             潘、杨之事可审清。

(赵德芳、寇准同上。)

寇准   (念)     郡马冤仇恨,今日才得明。

赵德芳  (白)     儿臣见驾,叔王万岁!

寇准   (白)     臣、寇准见驾,吾皇万岁!

宋太宗  (白)     平身。

赵德芳、

寇准   (同白)    万万岁!

宋太宗  (白)     赐坐。

赵德芳、

寇准   (同白)    谢坐!

宋太宗  (白)     寇卿,审问潘、杨两家之事,怎么样了?

寇准   (白)     是为臣升堂理事,不想潘洪上得堂来,耀武扬威,不肯屈膝。为臣把他好有一比!

宋太宗  (白)     比作何来?

寇准   (念)     大鹏展翅恨天低,张牙舞爪向空飞。倚仗皇亲与国戚,见臣不肯屈一膝。

     (唱)     倚仗他是皇亲丈,

             藐视我主法王章。

宋太宗  (白)     后来便怎样?

寇准   (白)     五刑用尽,并无半点口供。为臣万般无奈,便到南清宫贤爷台前领教。

宋太宗  (白)     啊皇儿,你是怎样定夺?

赵德芳  (白)     儿臣把他也有一比!

宋太宗  (白)     比作何来?

赵德芳  (念)     蓬头垢面出牢监,披枷带锁跪厅前。虽然不比森罗殿,也是阎君半壁天!

     (唱)     现有老贼真口状,

             还望叔王作主张。

宋太宗  (唱)     一见口供实可恨,

             私通外邦害忠臣。

             掌朝太师多荣幸,

             不该起下不臣心。

     (白)     寇卿,替孤传旨,宣杨郡马上殿!

寇准   (白)     杨郡马上殿!

杨延昭  (内白)    领旨!

(杨延昭上。)

杨延昭  (唱)     我杨家秉忠心把国来保,

             东西征南北剿立下功劳。

             都只为天齐庙打死潘豹,

             潘仁美害得我无有下梢。

             泪汪汪哭上了金阶御道,

宋太宗  (唱)     见郡马不由孤珠泪双抛。

赵德芳  (唱)     这就是忠良臣为国报效,

寇准   (唱)     可叹他孤单单一人还朝。

宋太宗、
赵德芳、
寇准、

杨延昭  (同唱)    君臣们只哭得泪如水浇,

宋太宗  (白)     卿家!

赵德芳  (白)     妹夫!

寇准   (白)     忠良臣!

杨延昭  (白)     万岁爷!

     (唱)     这就是为臣我命里该着。

宋太宗  (白)     平身,赐坐。

杨延昭  (白)     谢坐!

宋太宗  (白)     皇儿,杨郡马怎样安置?

赵德芳  (白)     原任三关,多加俸米钱粮也就是了。

宋太宗  (白)     原任三关,多加俸米钱粮也就是了。

杨延昭  (白)     领旨!

(杨延昭欲下。)

赵德芳  (白)     转来!

杨延昭  (白)     是。

赵德芳  (白)     此番原任三关,有了本御白牌,方可进京;无有本御白牌,不可进京!

杨延昭  (白)     却是为何?

寇准   (白)     郡马,内中情由,你还不明白么?

杨延昭  (白)     明白了!

     (唱)     贤爷一言来提醒,

             延昭倒作梦中人。

             叩罢君恩出午门,

             回府禀知老娘亲。

(杨延昭下。)

宋太宗  (白)     寇卿听封!

寇准   (白)     臣。

赵德芳  (白)     启奏叔王:加封寇准以为天官之职。

宋太宗  (白)     皇儿封官与孤一样,就封寇卿以为天官之职。

寇准   (白)     谢万岁!

宋太宗  (白)     皇儿,不知潘洪怎样开消?

赵德芳  (白)     论律当斩!

寇准   (白)     命不该活。

赵德芳  (白)     千刀万剐!

寇准   (白)     晾尸七日。

宋太宗  (白)     也罢!就将他暂押七日天牢。

赵德芳  (白)     七日之后?

宋太宗  (白)     这个!容孤思之。退班!

(宋太宗下。四太监、大太监同下。)

赵德芳  (白)     哎呀卿家呀!你看万岁有放老贼之意,命你在朝中打探消息,如有动静,速报我知!

寇准   (白)     遵命。

(赵德芳、寇准同下。)

【第九场】

(四龙套、孟良、焦赞同上。)
孟良、

焦赞   (同念)    不听皇王来诏宣,单听杨家将令传。

     (同白)    俺——

孟良   (白)     孟良。

焦赞   (白)     焦赞。

孟良   (白)     请坐。

焦赞   (白)     有坐!

孟良   (白)     贤弟,元帅进京,为何不见回关,莫非有差?

焦赞   (白)     啊二哥,元帅无有差错还则罢了;若有差错,小弟跨马提鞭,杀上午门,与那昏王辩理!

孟良   (白)     命人打探,未见回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元帅回关。

孟良、

焦赞   (同白)    一同出迎!

(四马童引杨延昭同上。)

杨延昭  (白)     二位贤弟!

孟良、

焦赞   (同白)    元帅,请!

(杨延昭、孟良、焦赞、四马童同进门。)
孟良、

焦赞   (同白)    参见元帅!

杨延昭  (白)     二位贤弟请坐!

孟良、

焦赞   (同白)    谢坐!

杨延昭  (白)     本帅进京,告下御状,圣上将潘洪老贼押在刑部监牢;命本帅原任三关,多加俸米钱粮。

孟良、

焦赞   (同白)    真乃有道明君!

杨延昭  (白)     正是有道明君!

孟良、

焦赞   (同白)    后帐备酒。与元帅接风。

杨延昭  (白)     有劳贤弟。请!

(众人同下。)

【第十场】

(四宫女引潘妃同上。)

潘妃   (唱)     实可恨杨郡马行事太短,

             苦苦地告我父所为哪般?

             将身儿打坐在皇宫后院,

             等内侍他到来细问根源。

(丑太监上。)

丑太监  (白)     启娘娘:大事不好啦!

潘妃   (白)     何事惊慌?

丑太监  (白)     万岁将太师押在刑部监牢去啦。

潘妃   (白)     喂呀!

     (唱)     听说我父受五刑,

             怎不叫人痛伤情。

(四太监引宋太宗同上。)

宋太宗  (唱)     内侍摆驾西宫进,

             梓童免礼且平身。

潘妃   (白)     万岁料理朝中之事,多受辛苦!

宋太宗  (白)     何言“辛苦”二字!

潘妃   (白)     妾妃备酒,与万岁同饮。

             内侍,看酒伺候!

     (唱)     叫内侍你与我将宴摆定,

             尊一声万岁爷细听分明:

             我的父在朝中忠心秉正,

             为什么押监牢去受苦刑?

宋太宗  (唱)     梓童不必来动本,

             孤王言来听分明:

             你的父与杨家结下仇恨,

             害杨家他有那不忠之心。

潘妃   (唱)     父女之情难救命,

     (白)     罢!

     (唱)     不如碰死在宫门。

(潘妃欲碰壁。)

宋太宗  (白)     且慢!

     (唱)     梓童不必寻自尽,

             孤王赦他无罪名。

     (白)     内侍,孤有圣旨一道,去至刑部监牢,将太师赦出,快去!

丑太监  (白)     领旨。

(丑太监下。)

潘妃   (白)     啊万岁,有他杨家作官,也有我潘家作官。就该教我父原任雁门才是!

宋太宗  (白)     那是自然。

(丑太监、潘洪同上。)

潘洪   (白)     臣、潘洪见驾,吾皇万岁!

宋太宗  (白)     平身。

潘洪   (白)     娘娘千岁!

潘妃   (白)     赐坐!

潘洪   (白)     谢坐!将老臣提出监来,莫非要罪上加罪?

宋太宗  (白)     焉能罪上加罪!命你原任雁门关也就是了。

潘洪   (白)     恐怕杨家与我作对,万岁作主!

宋太宗  (白)     这!

潘妃   (白)     啊万岁,可赐我父紫金宝锁、上方宝剑;哪个不遵,先斩后奏!

宋太宗  (白)     赐你紫金宝锁、上方宝剑;哪个不遵,先斩后奏!

潘洪   (白)     谢万岁!正是:

     (念)     宫中领圣命,拔剑斩仇人!

(潘洪下。)

潘妃   (白)     请万岁御花园饮酒!

(宋太宗、潘妃同下。)

【第十一场】

(贺朝进上。)

贺朝进  (念)     太师押在监,罢职又丢官。

     (白)     俺,九门提督贺朝进。太师回朝,押在刑部。将我免官,不免门外闲游。

四龙套  (内同白)   太师回府!

贺朝进  (白)     有请!

(四龙套引潘洪同上。)

贺朝进  (白)     太师怎样赦出监牢?

潘洪   (白)     多亏娘娘保奏,圣上命我原任雁门,又赐我上方宝剑、紫金宝锁,若有不遵者,先斩后奏!

贺朝进  (白)     真乃有道明君!

潘洪   (白)     说什么有道明君?只是杨六儿镇守三关,若不除之,宋室江山难到老夫之手!

贺朝进  (白)     这有何难?太师修书一封,差一心腹之人下到北国韩昌那里,约定八月中秋发来人马,先杀杨家,后灭宋室,天下岂不是唾手而得!

潘洪   (白)     真乃妙计。老夫有一同宗侄儿,名唤潘定安,此人是老夫心腹之人。

             来,传潘定安来见!

四龙套  (同白)    潘定安进见!

(潘定安上。)

潘定安  (念)     龙虎台前出入,貔貅帐内传宣。

     (白)     参见叔父!将侄儿传来,有何吩咐?

潘洪   (白)     老夫待你如何?

潘定安  (白)     恩重如山。

潘洪   (白)     既然如此,老夫修书一封,下到北国韩昌那里,你可愿去?

潘定安  (白)     慢说下书,就是粉身碎骨,理所当然。

潘洪   (白)     溶墨伺候!

     (唱)     人来与爷看文房,

             字字行行写端详。

             上写拜上多拜上,

             拜上韩昌听端详:

             八月中秋发兵将,

             合兵一处灭宋王。

             一封书信忙修上,

             一路之上要提防。

潘定安  (唱)     叔父暂把宽心放,

             些许小事理所当。

             非是小侄夸口讲,

             老贼怎知我心肠。

(潘定安下。)

潘洪   (唱)     人来带过马丝缰,

             雁门关前走一场。

(潘洪、贺朝进自两边分下。)

【第十二场】

(大太监引赵德芳同上。)

赵德芳  (唱)     稳坐宫中心烦闷,

             叔王作事不公平。

(寇准上。)

寇准   (唱)     听说老贼赴雁门,

             定是奸妃巧计生。

             急急忙忙宫门进,

             见了贤爷说分明。

     (白)     参见贤爷!不、不、不好了哇!

赵德芳  (白)     何事惊慌?

寇准   (白)     不、不、不好了!

赵德芳  (白)     寇卿,你莫非疯了?

寇准   (白)     臣倒不曾疯,只怕是万岁他昏了!

赵德芳  (白)     怎见得?

寇准   (白)     哎呀贤爷呀!那万岁听了潘妃之言,将老贼赦出天牢来了!

赵德芳  (白)     难道他就无罪释放了吗?

寇准   (白)     不但无罪,反赐他上方宝剑、紫金宝锁,原任雁门。若有不遵者,先斩后奏!

赵德芳  (白)     反了哇反了!

     (唱)     听一言来心头恼,

             不由本御怒眉梢。

             寇卿与我前引道,

寇准   (白)     哪里去?

赵德芳  (唱)     见了昏王问根苗。

寇准   (白)     哎呀贤爷呀!将杨郡马调回,再作定夺。

赵德芳  (白)     溶墨伺候!

(赵德芳修书。牌子。)

赵德芳  (白)     旗牌来见!

大太监  (白)     旗牌来见!

(旗牌上。)

旗牌   (白)     参见贤爷千岁!

赵德芳  (白)     命你去至三关,将杨郡马速速调回,不得有误!

旗牌   (白)     遵命。

(旗牌欲行。)

赵德芳  (白)     转来!这是本御白牌,明日午刻要到。

旗牌   (白)     是!

(旗牌下。)

赵德芳  (白)     你我等候消息便了!

(赵德芳、寇准同下。)

【第十三场】

(旗牌上。)

旗牌   (白)     俺,旗牌是也。奉了贤爷之命,去到三关口调回杨郡马。连夜进京,就此马上加鞭!

(旗牌下。)

【第十四场】

(四龙套、孟良、焦赞同上。四马童引杨延昭同上。)

杨延昭  (唱)     奉旨镇守三关口,

             胡儿不敢强出头。

             转身且坐宝帐口,

             将令一出鬼神愁。

旗牌   (内白)    白牌到!

杨延昭  (白)     有请!

(旗牌上。)

旗牌   (白)     郡马接牌!贤爷有白牌到来,调你连夜进京,明日午刻要到。

     (念)     白牌如火速,

杨延昭  (念)     即刻便登程。

(旗牌下。)
孟良、

焦赞   (同白)    元帅,白牌来调,这等紧急,此乃不祥之兆。我弟兄保护前去!

杨延昭  (白)     二位贤弟有所不知,白牌到来,必有要事。命你二人看守大营,不得有误!

孟良、

焦赞   (同白)    得令!

杨延昭  (白)     带马!

(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十五场】

(旗牌上,过场,下。)

【第十六场】

(四马童、杨延昭同上,过场,同下。)

【第十七场】

(大太监、赵德芳、寇准上。)

寇准   (唱)     看看午刻已然到,

             不见郡马为哪条!

(旗牌上。)

旗牌   (白)     郡马到。

赵德芳  (白)     有请!

(急急风牌。四马童、杨延昭同上,四马童同下。)

杨延昭  (白)     参见贤爷!

赵德芳  (白)     见过寇先生。

杨延昭  (白)     寇先生!

寇准   (白)     郡马请坐。

杨延昭  (白)     谢坐!贤爷调臣这样紧急,莫非老贼之事又发作了?

赵德芳  (白)     郡马呀!我叔王听信谗言,将老贼赦出天牢来了。

杨延昭  (白)     难道老贼就无罪不成?

寇准   (白)     非但无罪,反赐他上方宝剑,紫金宝锁,原任雁门。若有不遵,先斩后奏!

杨延昭  (白)     哎呀!

(杨延昭气椅。)
赵德芳、

寇准   (同白)    郡马醒来!

杨延昭  (唱)     我主学了前朝样,

             为国忠良无下场。

     (白)     贤爷啊!待为臣赶至中途,将老贼一枪刺死!

寇准   (白)     郡马,你将那老贼刺死,不甚紧要。后宫潘娘娘若是知道,只怕你有灭门之祸!

赵德芳  (白)     呸!你张口潘娘娘,闭口潘娘娘,难道本御怕她不成!

寇准   (白)     哎呀贤爷呀!想他杨家东挡西杀,南征北剿,有十大汗马功劳,尚且如此。就是贤爷你也不中用!

(乱锤。)

赵德芳  (白)     郡马,你坐下。

             寇卿,你也坐下。

             郡马,你可有计?

杨延昭  (白)     为臣无有计策。

赵德芳  (白)     寇卿,你可有计?

寇准   (白)     为臣见事则迷。

赵德芳  (白)     你也无计,本御我……

寇准   (白)     有计!

赵德芳  (白)     也是无计!寇卿,你乃状元出身,又有天官之才,心中不要藏私!

寇准   (白)     这个!为臣计策倒有,不知郡马胆大胆小?

赵德芳  (白)     着哇!

             郡马,你是胆大胆小?

杨延昭  (白)     迎敌上阵尚且不惧,何言“胆小”?

寇准   (白)     胆大就好讲了。想那老贼原任雁门,必打红岐山黑松林经过,那时郡马扮作响马模样,吩咐众将扮作强盗模样,埋伏黑松林。老贼到此,一枪将他刺死。人不知,鬼不觉,你看好是不好?

杨延昭  (白)     此计甚好。潘娘娘知道,如何是好?

寇准   (白)     那我就无有主意了。

赵德芳  (白)     郡马,你只管照计而行,有什么大祸,本御替你作主。

寇准   (白)     还不谢过!

杨延昭  (白)     谢贤爷!

赵德芳  (白)     我上了你的当了!

杨延昭  (唱)     谢贤爷你救我全家性命,

             寇先生你是我救命恩人。

             辞贤爷别先生足跨金镫,

             红岐山黑松林大报冤恨。

(杨延昭下。)

赵德芳  (白)     郡马此去,将老贼刺死,他冤仇也报了,本御气也消了,这就好了。

寇准   (白)     热闹的还在后头呢!

(赵德芳、寇准同下。)

【第十八场】

(潘定安上。)

潘定安  (唱)     相府领了老贼命,

             北国下书走一程。

     (白)     俺,黄豹。我父黄龙。昔年在雁门关潘洪帐下身为八台总兵。潘洪点卯,我父马力不佳,回营换马,误了卯期。怒恼老贼,将父斩首。是我保定我母逃出雁门,有心报仇,怎奈单丝不线,孤树不林,万般无奈,是我改名潘定安,投在老贼帐下听用,他与我“叔侄”相称。有心报仇,总不得下手。他命我北国韩昌那里下书。我杀父的冤仇,未能得报,这便如何是好?有了!我不免将这封书信下到三关杨元帅那里,闻听说他也有杀父冤仇,我二人何不一同报仇?就此马上加鞭!

     (唱)     催马加鞭往前进,

             见了元帅说分明。

(潘定安下。)

【第十九场】

(四上手、杨八姐、杨九妹、孟良、焦赞同上。)

焦赞   (白)     元帅去了多时,不见到来,伺候了!

(杨延昭上。)
孟良、
焦赞、
杨八姐、

杨九妹  (同白)    参见元帅!

杨延昭  (白)     少礼,请坐!

孟良、
焦赞、
杨八姐、

杨九妹  (同白)    贤爷调去元帅,不知为了何事?

杨延昭  (白)     你等有所不知,只因为万岁酒醉,娘娘奏本,将老贼放出天牢,原任雁门。赐有上方宝剑,若有不遵,先斩后奏!

孟良、

焦赞   (同白)    莫若点动人马,大家反了吧!

杨延昭  (白)     且慢!本帅与贤爷定下一计,你我大家扮作响马模样,埋伏黑松林。老贼到来,将他刺死,好与我家报仇雪恨!

孟良、
焦赞、
杨八姐、

杨九妹  (同白)    此计甚好!

杨延昭  (白)     你我大家黑松林去者!

孟良、
焦赞、
杨八姐、

杨九妹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二十场】

(四龙套、贺朝进、潘洪同上。)

潘洪   (唱)     威风凛凛镇边关,

             大小儿郎心胆寒。

             催马加鞭抬头看,

(乌鸦叫声。)

潘洪   (唱)     乌鸦不住叫声喧。

     (白)     啊,乌鸦不住当头乱叫,莫非有不祥之兆?

贺朝进  (白)     恭喜太师!贺喜太师!

潘洪   (白)     喜从何来?

贺朝进  (白)     乌鸦乃是太平之鸟,太师书信到了北国,韩昌发来人马,夺了宋室天下,与太师报喜来了。

潘洪   (白)     哈哈哈……老夫得了天下,封你护国军师。

贺朝进  (白)     谢主隆恩!

潘洪   (白)     还早呢。前面什么所在?

贺朝进  (白)     太平庄。

潘洪   (白)     那一旁呢?

贺朝进  (白)     黑松林。恭喜太师,贺喜太师,原任雁门!前面又是太平庄,日后必坐太平天下。

潘洪   (笑)     哈哈哈……

     (白)     吩咐众将,黑松林去者!

     (唱)     贺朝进开言来夸奖,

             前面又是太平庄。

             大队人马往前闯,

             老夫定作太平王。

(众人同下。)

【第二十一场】

杨延昭  (内西皮导板) 头戴麻冠身穿孝!

(杨延昭、孟良、焦赞、杨八姐、杨九妹、四上手同上。)

杨延昭  (唱)     思想前情泪双抛。

             养军千日一朝用,

             大小三军听根苗:

             哪个拿住老贼到,

             本帅台前立功劳。

             哪个放走奸贼跑,

             项上人头吃一刀。

             黑松林内埋伏了,

             要与我家把仇消。

孟良、
焦赞、
杨八姐、
杨九妹、

四上手  (同白)    来到黑松林。

杨延昭  (白)     埋伏了!

孟良、
焦赞、
杨八姐、
杨九妹、

四上手  (同白)    啊!

(众人同下。潘定安上。)

潘定安  (白)     且住!前面乃是黑松林,待我穿林而过!

(孟良、焦赞同上,同拿潘定安。)
孟良、

焦赞   (同白)    拿住奸细,有请元帅!

(杨延昭上。)

杨延昭  (白)     何事?

孟良、

焦赞   (同白)    拿住奸细。

杨延昭  (白)     唗!胆大奸细,前来窥探,休走,看剑!

潘定安  (白)     我不是奸细,我是下书人。

杨延昭  (白)     你奉何人所差?

潘定安  (白)     我奉潘老太师所差。

杨延昭  (白)     你叫什么名字?

潘定安  (白)     我叫潘定安。

杨延昭  (白)     来者俱是一党,休走,看剑!

潘定安  (白)     慢着!我叫潘定安,我可不姓潘。

杨延昭  (白)     唔呼呀!听此人讲话,话中有意。我自有道理。

             二位贤弟,与他松绑。

(孟良、焦赞同给潘定安松绑。)

潘定安  (白)     多谢大王不斩之恩!

杨延昭  (白)     罢了,可有书信?

潘定安  (白)     现有书信。

杨延昭  (白)     呈上来。待我诉开一观。

(潘定安呈书信,杨延昭看。)

杨延昭  (白)     潘洪啊,奸贼!有这封书信,就是尔的对头到了!

             下书人,你可知道这封书信上的言语?

潘定安  (白)     不过是盗卖江山,苦害忠良。

杨延昭  (白)     好个“盗卖江山,苦害忠良”!你可知潘、杨两家在朝谁忠谁奸?

潘定安  (白)     谁人不知潘洪老贼是大大的奸臣,杨元帅是大大的忠臣!

杨延昭  (白)     你可认识杨元帅?

潘定安  (白)     我不认识。

杨延昭  (白)     俺就是镇守三关的杨延昭在此。

潘定安  (白)     小人不知元帅在此,多多有罪!

杨延昭  (白)     罢了。

潘定安  (白)     元帅为何这样打扮?

杨延昭  (白)     兄台有所不知,只因潘洪老贼打此经过,八贤爷作主,命我扮作响马模样,老贼到此,将他刺死,也好与我杨家报仇。

潘定安  (白)     你有杀父冤仇,我也有杀父冤仇。

杨延昭  (白)     怎见得?

潘定安  (白)     我对你实说了吧!

(牌子。)

潘定安  (白)     我有心到三关去见杨元帅,不想中途相遇,真乃三生有幸!

杨延昭  (白)     兄台,我有意与你结为金兰之好,不知意下如何?

潘定安  (白)     小人怎敢高攀!

杨延昭  (白)     说什么“高攀”,你我弟兄望空一拜!

潘定安  (白)     仁兄请上,受我一拜!

杨延昭  (白)     罢了。贤弟,那老贼几时到此?

潘定安  (白)     二三日必到。

杨延昭  (白)     老贼到此,怎样报仇?

潘定安  (白)     当年七将军被他射了一百单三箭,拿住老贼,还他二百零六枪!

杨延昭  (白)     好哇!好个“二百零六枪”!

             老贼到此,速报我知!

孟良、

焦赞   (同白)    得令!

(众人同下。)

【第二十二场】

(四龙套、贺朝进、潘洪同上。)

潘洪   (唱)     忆昔当年天齐庙,

             我儿摆擂把祸招。

             七郎小儿性情傲,

             打我儿三拳赴阴曹。

             宋王爷,真无道,

             不该将我锁监牢。

             有朝老夫登大宝,

(四上手、孟良、焦赞同上。)
孟良、

焦赞   (同白)    留下金银,放尔过去!

潘洪   (白)     呀!

     (唱)     黑松林内有儿曹。

孟良、

焦赞   (同白)    留下金银,放尔过去!

潘洪   (白)     住了!把你这些狗头,瞎了尔的狗眼!老夫乃当朝太师潘洪在此!

孟良、

焦赞   (同白)    来,将他绑了!

(四上手同绑潘洪。)
孟良、

焦赞   (同白)    有请大王!

杨延昭  (内西皮导板) 二位贤弟一声报!

(杨八姐、杨九妹、杨延昭同上。)

杨延昭  (唱)     倒叫本帅喜眉梢。

             潘洪老贼他来到,

             狭路相逢尔往哪里逃?

     (白)     潘洪!老贼!你倒来了!

潘洪   (白)     唗!我把你们这些强盗!你们不打劫经商客旅,老夫乃当朝首相!

杨延昭  (白)     一不劫经商,二不劫客旅,单劫你这个老贼!你可认识本大王?

潘洪   (白)     呀!此人讲话好生耳熟,待我看来。

(潘洪看杨延昭。)

潘洪   (白)     哎呀,原来是杨郡马!

(潘洪看贺朝进。)

潘洪   (白)     呀,贺朝进,你我与杨家有血海冤仇,今日恐怕难放老夫过去!

贺朝进  (白)     太师爷,事大可小,见面就了。向前见上一面,或许放你过去,也未可知。

潘洪   (白)     是,是。

(潘洪向杨延昭。)

潘洪   (白)     啊杨郡马,许久未见,你可好啊?

杨延昭  (白)     俺不是杨郡马,俺是五殿阎君,要尔的狗命来了!

             来,将狗皮剥了!

(四上手同脱潘洪衣帽。)

潘洪   (白)     杨郡马,你暂且息怒,老夫与你施礼了。也罢!我这里跪下了!

(潘洪哭。)

贺朝进  (白)     啊!大胆的杨六儿!太师偌大年纪,跪在你的面前,你扬扬不睬,是何道理?

杨延昭  (白)     答话者何人?

贺朝进  (白)     九门提督贺朝进!

杨延昭  (白)     贺朝进!奸贼!潘、杨两家结仇,尽由你的身上所起。进前来,好贼子!

     (唱)     一见贼子心好恼,

             狭路相逢难脱逃。

             三尺龙泉出了鞘,

             管叫奸贼命难逃。

(杨延昭杀贺朝进。)

潘洪   (白)     哎呀!

     (唱)     宝剑举人头落,我三魂吓掉!

杨延昭  (白)     老贼!

潘洪   (唱)     眼见得贺朝进命赴阴曹。

             到如今丢了我女儿依靠,

             望郡马你饶我老命一条。

     (白)     杨郡马!杨元帅!哎呀我的杨将军哪!贺朝进与我两家搬动事非,如今将军将他杀死,真乃是死有余辜!如今我也不到雁门关上任去了。望将军将我带回朝去,任凭圣上发落。

杨延昭  (白)     潘洪啊,老贼!曾记得当年呵!

(牌子。)

杨延昭  (白)     今日见面,恨不得食尔之肉,饮尔之血,挖尔之心,碎尔之骨,你要想活命是比登天还难,尔是痴心妄想!

潘洪   (白)     哎呀杨元帅,你饶我一条老命吧!

杨延昭  (白)     各位贤弟,杀的是,放的是?

孟良、

焦赞   (同白)    杀也在元帅,放也在元帅!

杨延昭  (白)     二位贤妹,杀的是,放的是?

杨八姐、

杨九妹  (同白)    杀也在兄长,放也在兄长!

杨延昭  (白)     贤弟,杀的是,放的是?

潘定安  (白)     杀放全凭大哥。有道是:放虎归山,必要伤人!

潘洪   (白)     此人讲话好耳熟,待我看来。

(潘洪看潘定安。)

潘洪   (白)     你不是潘定安么?

潘定安  (白)     是我。

潘洪   (白)     你怎么人面兽心?老夫命你北国下书,你怎么背着老夫降顺他人?况且你也姓潘,怎么归顺姓杨的了?

潘定安  (白)     哪个王八蛋姓潘?我对你实说了吧!

(牌子。)

潘定安  (白)     今日来到此处就是你葬身之地!有道是:忠臣孝子,人人得而敬之;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

(潘定安打潘洪。潘洪背供。)

潘洪   (白)     又是一个仇人。唉!为人不要运败时衰,到了这个地步,轮到老夫身上来了。待我哀告哀告。

(潘洪向杨延昭。)

潘洪   (白)     杨郡马!杨元帅!我的杨祖宗!望求元帅发下恻隐之心,饶我老命,将我带到三关,权当看家之犬,报晓之鸡,吃不了的残茶剩饭,赏我一碗半碗,穿不了的破衣褴衫,赏我一件遮寒,我潘洪纵死九泉,感你大恩大德。杨郡马!杨元帅!我的杨爷爷呀!

杨延昭  (白)     起来!二位贤弟,潘洪哭得可怜,杀的是,放的是?

孟良、

焦赞   (同白)    杀放全在元帅。有道是:报仇事大!

杨延昭  (白)     报仇事大!

             二位贤妹,潘洪哭得可怜,杀的是,放的是?

杨八姐、

杨九妹  (同白)    杀放全在兄长,有道是:报仇事大!

杨延昭  (白)     贤弟,杀的是,放的是?

潘定安  (白)     大哥,今天若不将他杀死,他到了雁门关,兵权到手,定要杀你。况且他女儿陪王伴驾。倘若万岁听了奸妃之言,只怕你全家性命难保!

孟良、

焦赞   (同白)    着哇!

杨延昭  (白)     好啊!枪来!

(牌子。杨延昭刺潘洪。)
孟良、
焦赞、
杨八姐、
杨九妹、

潘定安  (同白)    老贼已死。

杨延昭  (白)     向前验来!

潘定安  (白)     二百零六枪!

杨延昭  (白)     正是:

     (念)     当年兵败在两狼,黑松林内报冤枉。结仇一百单三箭,报仇二百零六枪。

     (白)     贤弟,随定愚兄回朝请罪!

潘定安  (白)     将刑具与我戴上。

杨延昭  (白)     不带也罢。

潘定安  (白)     你们拿过来吧!

(牌子。众人同下。)

【第二十三场】

(场设城门。牌子。杨延昭、孟良、焦赞、杨八姐、杨九妹、潘定安、四上手同上,同进城,同下。)

【第二十四场】

(大太监、赵德芳同上。)

赵德芳  (唱)     郡马此去无音信,

             倒叫本御挂在心。

(寇准上。)

寇准   (唱)     听说老贼丧了命,

             急忙报与八贤君。

     (白)     参见贤爷!

     (笑)     哈哈哈……

赵德芳  (白)     为何发笑?

寇准   (白)     郡马在黑松林,将老贼刺死了。

赵德芳  (白)     你是怎么知道?

寇准   (白)     郡马回朝来了。

赵德芳  (白)     快快宣他进宫!

寇准   (白)     遵命。

             郡马进宫!

(杨延昭上。)

杨延昭  (白)     参见贤爷!

赵德芳  (白)     见过寇先生。

杨延昭  (白)     寇先生!

寇准   (白)     郡马请坐。

杨延昭  (白)     谢坐!

赵德芳  (白)     郡马怎样刺死潘洪?一一讲来!

杨延昭  (白)     贤爷容禀!

     (唱)     可恨老贼太不良,

             苦害杨家为哪桩?

             结仇一百单三箭,

             报仇二百零六枪。

赵德芳  (白)     怎么,你刺了他二百零六枪!你的冤仇也报了,本御的气也消了,这就好了,啊哈哈哈……

寇准   (白)     郡马的仇也报了,贤爷的气也消了,只怕祸事就来到了!

赵德芳  (白)     什么祸事来到了?

寇准   (白)     郡马埋伏黑松林,刺死潘洪,不该露出本来面目。那老贼原任雁门,带的人役不少,逃回京来,将此事传在后宫娘娘耳中,岂不是又有灭门的大祸?

杨延昭  (白)     哎呀不好了!

     (唱)     听一言吓得我魂飞不定,

             眼见大祸要临身。

             走向前来忙跪定,

             搭救为臣命残生。

赵德芳  (白)     郡马起来。你、你、你坐下。

             寇卿你也坐下。寇卿,你命郡马埋伏黑松林,刺死老贼,可是你说的?

寇准   (白)     不错,是为臣说的。

赵德芳  (白)     如今说他杨门有灭门大祸,是你讲的吗?

寇准   (白)     是为臣讲的。

赵德芳  (白)     怎么一个口出两样话来?

寇准   (白)     哈哈哈……非是为臣一个口出两样话来。眼前若有老贼私通北国的书信,或有北国勾通老贼的小柬,慢说一个潘洪,就是十个八个潘洪也是白死。

赵德芳  (白)     这封书信叫我哪里去找!

杨延昭  (白)     现有老贼私通北国的书信,贤爷请看!

(杨延昭呈书。)

寇准   (白)     怎么有书信?这倒巧得很。

赵德芳  (白)     巧得很。郡马请看!

杨延昭  (白)     贤爷请看!

赵德芳  (白)     寇卿请看!

寇准   (白)     贤爷请看!

赵德芳  (白)     大家一同观看!

(赵德芳拆书,念。)

赵德芳  (白)     上写:“大金邦韩驸马开拆。拜上韩驸马:老夫大兵不久到北,二兵合一,先杀杨家,后灭宋室,得了大宋天下,平分疆土,潘洪拜。”

     (笑)     哈哈哈……

     (白)     这就好了。有了这封信,就不怕他了。

寇准   (笑)     哈哈哈……

     (白)     这就好了。有这书信,还是不成功!

赵德芳  (白)     哪有许多“不成功”?

寇准   (白)     必须有一铁板干证,方能成功。

赵德芳  (白)     这铁板干证,哪里去找?

杨延昭  (白)     下书人可算铁板干证。

赵德芳  (白)     下书人现在哪里?

杨延昭  (白)     现在宫外。

赵德芳  (白)     叫他进来。

杨延昭  (白)     遵命。

(杨延昭下。)

寇准   (白)     贤爷,你要惊吓于他。

(杨延昭、潘定安同上。)

杨延昭  (白)     贤弟随我进宫。下书人当面!

潘定安  (白)     与贤爷叩头!

赵德芳  (白)     唗!你是何等样人,擅闯南清宫,推出斩了!

杨延昭  (白)     这算何意?

赵德芳  (白)     试试他的胆量如何。

潘定安  (白)     胆量是好的。

赵德芳  (白)     你叫什么名字?

潘定安  (白)     我叫潘定安。

赵德芳  (白)     哪府当差?

潘定安  (白)     潘府当差。

赵德芳  (白)     新在相府,久在相府。

潘定安  (白)     久在相府。

赵德芳  (白)     这封书信,哪一个交付与你?

潘定安  (白)     潘老太师亲手交付于我。

赵德芳  (白)     下往哪里?

潘定安  (白)     下往北国韩昌那里。

赵德芳  (白)     着哇!此番进得宫去,大胆回话,有本御与你作主。

潘定安  (白)     谢贤爷!

赵德芳  (白)     起过一旁。

             寇卿,郡马怎样开消?

寇准   (白)     暂回天波杨府,等候消息便了!

杨延昭  (白)     谢贤爷!

             贤弟,我却顾不得你了!

潘定安  (白)     去你的,不要紧!

(杨延昭下。)

赵德芳  (白)     正是:

     (念)     侠义英雄两勤劳,留得美名万古标。

寇准   (念)     此番进宫莫胆小,

潘定安  (念)     龙潭虎穴走一遭。

寇准   (白)     走哇!

(赵德芳、寇准、潘定安同下。)

【第二十五场】

(四宫女引潘妃同上。)

潘妃   (唱)     内侍摆驾皇宫院,

             眼跳心惊为哪般?

(丑太监上。)

丑太监  (白)     启娘娘:大事不好啦!

潘妃   (白)     何事惊慌?

丑太监  (白)     老太师路过黑松林,被响马刺死啦!

潘妃   (白)     不好了!

     (唱)     听说爹爹丧了命,

             冷水浇头怀抱冰。

             心中只把响马恨,

     (哭头)    老爹爹呀!

(四太监引宋太宗同上。)

宋太宗  (唱)     梓童为何放悲声?

     (白)     你家娘娘怎么样了?

丑太监  (白)     娘娘偶得急病。

宋太宗  (白)     宣太医进宫,与娘娘调治病症,快去!

丑太监  (白)     遵旨!

(丑太监下。)

宋太宗  (白)     梓童,随孤来!

(宋太宗、潘妃、四太监、四宫女同下。)

【第二十六场】

(大太监引赵德芳同上。)

赵德芳  (念)     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

(寇准上。)

寇准   (唱)     听说奸妃染重病,

             不由寇准喜在心。

     (白)     参见贤爷!

赵德芳  (白)     罢了。坐下。

寇准   (白)     谢贤爷!

     (笑)     哈哈哈……

赵德芳  (白)     为何发笑?

寇准   (白)     我说来,贤爷你要笑哇!

赵德芳  (白)     我笑什么?

寇准   (白)     那奸妃听说老贼一死,她就病了。

赵德芳  (白)     她死了才好!

寇准   (白)     如此,贤爷附耳上来。

(寇准与赵德芳耳语。)

赵德芳  (白)     此计甚好。一同进宫。正是:

     (念)     君臣二人定计巧,

寇准   (念)     哪知袖内暗藏刀!

赵德芳  (白)     有刀?

寇准   (白)     有刀!

赵德芳  (白)     好刀?

寇准   (白)     快得很!

赵德芳、

寇准   (同笑)    啊哈哈哈……

(赵德芳、寇准同下。)

【第二十七场】

(四宫女、四太监、潘妃、宋太宗同上。丑太监、太医同上。)

丑太监  (白)     启禀万岁:太医院宣到。

宋太宗  (白)     宣他进宫。

丑太监  (白)     宣太医院进宫!

太医   (白)     与万岁叩头!

宋太宗  (白)     平身。娘娘偶得急病,命你诊治。

太医   (白)     遵旨。待臣悬丝号脉,便知分晓。

(小开门。太医与潘妃号脉。)

太医   (白)     启万岁:娘娘得的风寒之症,现有丸药,请娘娘服下。

宋太宗  (白)     出宫去吧!

(太医下。)

宋太宗  (白)     梓童,将药服下。

(赵德芳上。)

赵德芳  (白)     待我叩环。

(赵德芳叩环。)

丑太监  (白)     参见贤爷!

赵德芳  (白)     命你奏知万岁,满朝文武请万岁登殿议事。

丑太监  (白)     启万岁:贤爷言道,满朝文武请万岁登殿议事。

宋太宗  (白)     娘娘身染重病,不能议事。

丑太监  (白)     喳!

             启贤爷:万岁说啦,娘娘身染重病,不能议事。

赵德芳  (白)     为了这个谗妃,连国事都不议了,少时再来!

(赵德芳下。)

潘妃   (白)     万岁,方才何人到此?

宋太宗  (白)     皇儿到此,请孤登殿议事。

潘妃   (白)     妾妃病的这般光景,万岁还议的什么事啊!

宋太宗  (白)     着哇!孤不能议事了。

(赵德芳上。)

赵德芳  (白)     待我叩环。

(赵德芳叩环。)

丑太监  (白)     这又是谁呀?

             啊,贤爷来啦!又有何事?

赵德芳  (白)     启禀万岁:今有萧银宗兵扎双龙阁,请万岁御驾亲征。快去!

丑太监  (白)     启万岁:贤爷说啦,今有萧银宗兵扎双龙阁,请万岁御驾亲征。

宋太宗  (白)     娘娘病体沉重,孤的江山不要,也是不征!

丑太监  (白)     娘娘病体沉重,江山不要也是不征!

赵德芳  (白)     哎呀!江山他都不要了,也是不征。

丑太监  (白)     不征嘛!

赵德芳  (白)     回来!

丑太监  (白)     在。

赵德芳  (白)     再对他去讲,就说我探病来了。

丑太监  (白)     启禀万岁:贤爷说他探病来了。

宋太宗  (白)     宫中不洁净,不探也罢。

丑太监  (白)     宫中不洁净,不探也罢。

赵德芳  (白)     叫探也要探,不叫探也要探。探定了!

丑太监  (白)     启禀万岁:贤爷说啦,叫探也要探,不叫探也要探,探定啦!

宋太宗  (白)     宣他进宫!

丑太监  (白)     早说,何必叫我来回跑?

             万岁有旨,贤爷进宫!

赵德芳  (白)     儿臣见驾,叔王万岁!

宋太宗  (白)     平身,赐坐。

赵德芳  (白)     谢坐!娘娘怎么样了?

宋太宗  (白)     身染重病。

赵德芳  (白)     就该请太医院调治。

宋太宗  (白)     饮药无效。

赵德芳  (白)     儿臣保举一人。

宋太宗  (白)     哪一人?

赵德芳  (白)     西台御史寇准。

宋太宗  (白)     那寇准乃是西台御史,哪晓得脉理?

赵德芳  (白)     他幼年读过药书,颇通脉理。

宋太宗  (白)     宣他进宫。

赵德芳  (白)     遵旨。

(赵德芳下。)

潘妃   (白)     何人到此?

宋太宗  (白)     皇儿到此。

潘妃   (白)     到此作甚?

宋太宗  (白)     他保举一人与梓童调治病症。

潘妃   (白)     哪一个?

宋太宗  (白)     西台御史寇准。

潘妃   (白)     那寇准怎能晓得脉理?

宋太宗  (白)     他幼年读过药书,颇通脉理。

潘妃   (白)     等他到来,必要斟酌才是。

宋太宗  (白)     那个自然。

(赵德芳、寇准同上。)

赵德芳  (白)     内侍过来,将寇准领进宫去,有不到之处,多多指教!

丑太监  (白)     是。

(赵德芳下。)

寇准   (白)     将我领进宫去,有不到之处,多多指教!

丑太监  (白)     全有咱家我啦。

寇准   (白)     臣、寇准参见,吾皇万岁!

宋太宗  (白)     平身。

寇准   (白)     万万岁!

宋太宗  (白)     贤爷言道,你能调治病症?

寇准   (白)     脉乃人之根本,请脉一观,便知分晓。

(小开门。寇准与潘妃号脉。)

宋太宗  (白)     娘娘得何病症?

寇准   (白)     风寒急症,待臣出宫开一药方。

宋太宗  (白)     快去快来!

(寇准下。)

潘妃   (白)     万岁,寇准哪里去了?

宋太宗  (白)     开药方去了。

潘妃   (白)     药方到此,妾妃亲自观看。

宋太宗  (白)     那是自然。

(赵德芳、寇准同上。)

赵德芳  (白)     参见叔王!

宋太宗  (白)     平身,赐坐。

赵德芳  (白)     谢坐!

寇准   (白)     药方到。

(寇准呈书。)

宋太宗  (白)     药方在此,梓童观看。

(潘妃观书。)

潘妃   (白)     万岁,明明是书信,怎说是药方?

宋太宗  (白)     皇儿,明明是书信,怎说是药方?

赵德芳  (白)     寇卿,明明是书信,怎说是药方?

寇准   (白)     明明是药方,怎说是书信?

赵德芳  (白)     是呀,明明是药方,怎说是书信?

宋太宗  (白)     是呀,明明是药方,怎说是书信?

潘妃   (白)     万岁,明明是书信,怎说是药方?

宋太宗  (白)     是呀,明明是书信,怎说是药方?

赵德芳  (白)     是呀,明明是书信,怎说是药方?

寇准   (白)     哦,是了。想这药方在书信里面,娘娘拆开观看,她的病就好了。

赵德芳  (白)     哦,想这药方在书信里面,娘娘拆开观看,她的病就好了。

宋太宗  (白)     哦,想这药方在书信里面,梓童拆开观看,你的病就好了。

(潘妃拆信,念。)

潘妃   (白)     上写“大金邦韩驸马开拆,拜上韩驸马:老夫大兵不久到北,二兵合一,先杀杨家,后灭宋室,得了大宋天下,平分疆土。潘……”

             唗!

(寇准跪。)

潘妃   (白)     胆大寇准,叫你取药方,哪里来的书信?还不从实讲来!

宋太宗  (白)     唗!胆大寇准,叫你取药方,哪里来的书信?还不从实讲来!

赵德芳  (白)     唗!胆大寇准,叫你取药方,哪里来的书信?还不从实讲来!

寇准   (白)     贤爷,讲得吗?

赵德芳  (白)     讲得的。

寇准   (白)     这个买卖要紧哪!

赵德芳  (白)     只管言讲,本御作主!

寇准   (白)     如此,我就讲,讲,讲!

             启奏万岁:慢说这封书信,就是下书之人现在……

潘妃   (白)     怎么,还有大胆下书人吗?宣他进宫!

宋太宗  (白)     宣他进宫!

赵德芳  (白)     宣他进宫!

寇准   (白)     遵旨。

             万岁有旨,宣下书人进宫!

(潘定安上。)

寇准   (白)     这里来。进得宫去,大胆回话,有贤爷与你作主。诺诺诺,寇先生与你担待!

             下书人当面。

潘妃   (白)     唗!你是何等样人,擅闯宫闱,推出斩了!

宋太宗  (白)     唗!你是何等样人,擅闯宫闱,推出斩了!

赵德芳  (白)     且慢!下书人进得宫来,一言未发,就要斩首,叫他讲个明白,再斩也还不迟!

宋太宗  (白)     是呀!下书人进得宫来,一言未发,就要斩首,叫他讲个明白,再斩也还不迟!

潘妃   (白)     叫他脸朝外跪!

丑太监  (白)     叫你脸朝外跪!

潘定安  (白)     喳!

潘妃   (白)     我来问你,你叫什么名字?

潘定安  (白)     小人叫潘定安。

潘妃   (白)     你在哪府当差?

潘定安  (白)     我在潘府当差。

潘妃   (白)     新在相府,久在相府?

潘定安  (白)     久在相府。

潘妃   (白)     这封书信,什么人交付与你?

潘定安  (白)     潘老太师亲手交付与我。

潘妃   (白)     下往哪里?

潘定安  (白)     下往北国韩昌那里。

潘妃   (白)     几时起身?

潘定安  (白)     本月十九日。

潘妃   (白)     老太师呢?

潘定安  (白)     比我晚行两日。

潘妃   (白)     这封书信,怎么回转京都来了?

潘定安  (白)     内中有个缘故。

潘妃   (白)     有什么缘故?往下讲!

潘定安  (白)     喳!小人本不姓潘。我姓黄,叫黄豹。我父黄龙,昔年在雁门关潘洪帐下身为八台总兵。潘洪点卯,我父马力不佳,回营替马,误了卯期,怒恼老贼,将我父斩首。是我保定我母逃出雁门,有心报仇,怎奈单丝不线,孤树不林。万般无奈,是我改名潘定安,投在老贼帐下听用。他与我“叔侄”相称,有心报仇,总不得下手。老贼叫我北国下书,行至黑松林,遇见一伙响马,细一看,不是响马。

潘妃   (白)     那是什么人?

潘定安  (白)     他是镇守三关的杨元帅。

潘妃   (白)     哎呀万岁呀!我父被杨六郎刺死,万岁作主!

宋太宗  (白)     往下问来!

潘妃   (白)     往下讲!

潘定安  (白)     他言道:未报父仇,埋伏在此。他有杀父冤仇,我也有杀父冤仇。这封书信,若要下到北国发来人马,先杀杨家,后杀宋家,还有忠臣的活路吗?常言道得好:忠臣孝子,人人得而敬之,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故将这封书信交付杨元帅,我二人同报父仇。这是我已往实话。杀剐留存,任凭娘娘!

潘妃   (白)     老太师待你如何?

潘定安  (白)     待小人恩重如山。

潘妃   (白)     唗!既然恩重如山,哪有恩将仇报的道理?

             万岁,快快将他斩首!

宋太宗  (白)     唗!既然恩重如山,哪有恩将仇报的道理?

             皇儿,快快将他斩首!

赵德芳  (白)     唗!既然恩重如山,哪有恩将仇报的道理?

             寇卿,将他带到南清宫碎尸万段!

寇准   (白)     遵旨。

潘定安  (白)     老爷子,怎么样?

寇准   (白)     一点事也没有。

(寇准、潘定安同下。)

潘妃   (白)     万岁,你看赵德芳与寇准他二人通同作弊,万岁还不加罪与他!

宋太宗  (白)     唗!胆大赵德芳,你与寇准通同作弊,不看在兄王面上,定要加罪于你!出宫去吧!

赵德芳  (白)     我看你昏王怎么得了!

(赵德芳下。)

潘妃   (白)     万岁,快快与我爹爹报仇哇!

宋太宗  (白)     容孤缓缓而行。

潘妃   (哭)     喂呀!

(宋太宗、潘妃同下。)

【第二十八场】

(院子、丫头、杨宗保、杨文广引佘太君同上。)

佘太君  (西皮原板)  恨潘洪老奸贼禽兽一样,

             害得我杨家将好不惨伤。

             只留下六郎儿三关以上,

             日夜里想得我碎心断肠。

(杨八姐、杨九妹、孟良、焦赞引杨延昭同上。)

杨延昭  (白)     参见母亲!

佘太君  (白)     儿等为何这样打扮?你们都往哪里去了?

杨延昭  (白)     哎呀母亲!今有万岁听信谗妃之言,将潘洪提出天牢,原任雁门。那老贼与我杨家作对,是孩儿埋伏黑松林,将潘洪刺死了!

佘太君  (白)     儿怎么讲?

杨延昭  (白)     将潘洪刺死了!

佘太君  (白)     好奴才!

     (唱)     奴才作事不思忖,

             不该暗地杀皇亲。

             刺死老贼不要紧,

             灭门大祸要临身。

     (白)     哎呀且住!想我杨家世代忠良,如今我儿将潘洪刺死,那潘妃,岂肯与我杨家甘休!况且万岁听信谗言,定要前来捉拿我满门大小。也罢!不免将我全家俱以绳捆索绑,宫门请罪,纵然一死也落个清史名标,万古流芳。

             众位将军哪!想我杨家遭此大祸,你等个个逃生去吧!

孟良、

焦赞   (同白)    老太君,我等南征北战,东挡西杀,有十大汗马功劳。为了一个老贼,就有这灭门大祸,倒不如点动人马,杀上金殿,与那昏王辩理!

佘太君  (白)     哼!休得胡言!想我杨家一门忠烈,焉能作叛逆之事?不必多言,你等逃生去吧!

孟良、

焦赞   (同白)    太君如此忠心,我等大家情愿死在一处,不肯相离。

佘太君  (白)     好哇!想我杨家遭这样灭门大祸,他等不肯远离,情愿死在一处。这才是我死为“忠”;子死为“孝”;女死为“节”;尔等大家成全老身一个“义”字。你们请上,受我举家一拜!

     (唱)     难得尔等全忠义,

             留得美名万古题。

             二堂之上忙绑起,

             免得万岁来锁提。

             大家随我宫门去,

             为国忠良遭惨屈。

(众人同下。)

【第二十九场】

(四宫女、四太监、丑太监引宋太宗、潘妃同上。)

宋太宗  (唱)     君妃且把宫院进,

             梓童休要放悲声。

(佘太君、杨延昭、孟良、焦赞、杨八姐、杨九妹、杨宗保、杨文广、院子、丫头同上。)

佘太君  (唱)     可叹杨家遭不幸,

             顷刻就要赴幽冥。

     (白)     待我叩环。

(佘太君叩环。)

丑太监  (白)     原来是佘太君!到此何事?

佘太君  (白)     烦劳公公启奏万岁,就说佘太君带领满门家眷宫门请罪。

丑太监  (白)     等咱家与你转奏。

             启禀万岁:佘太君带领满门家眷宫门请罪。

宋太宗  (白)     这个!

潘妃   (白)     就该将她举家大小绑在西郊问斩!

宋太宗  (白)     传旨下去:将她举家大小绑在西郊问斩!

丑太监  (白)     领旨!

             万岁有旨:将佘太君举家大小绑在西郊问斩!

佘太君  (白)     罢了哇罢了!

(四武士同上,押佘太君、杨延昭、孟良、焦赞、杨八姐、杨九妹、杨宗保、杨文广、院子、丫头同下。宋太宗、潘妃、丑太监、四宫女、四太监同下。)

【第三十场】

(大太引赵德芳同上。)

赵德芳  (唱)     将身且坐皇宫院,

             眼跳心惊为哪般?

寇准   (内白)    走哇!

(寇准上。)

寇准   (白)     反了哇反了!

     (唱)     听说杨家灭满门,

             吓得寇准少三魂。

             怒气不息宫门进,

             这才是君不君来臣不臣。

     (白)     参见千岁!反了哇反了!

赵德芳  (白)     寇卿,你为何这等模样?

寇准   (白)     贤爷,大事不好了!

赵德芳  (白)     何事惊慌?

寇准   (白)     那昏王听信谗言,将杨家满门绑至西郊问斩。

赵德芳  (白)     好昏王啊!

寇准   (白)     昏王啊!

赵德芳  (唱)     我朝昏了宋主君,

             听信谗言害忠臣。

             寇卿带路金殿进,

             我要打谗妃和昏君。

(赵德芳、寇准同下。)

【第三十一场】

(四太监引潘妃、宋太宗同上。)

宋太宗  (唱)     内侍摆驾金殿上!

(丑太监上。)

丑太监  (白)     启禀万岁:八贤爷打上金殿!

宋太宗  (白)     哎呀!驾转西宫!

(宋太宗、潘妃、大太监、四太监同下。)

【第三十二场】

(急急风牌。赵德芳、寇准同上。)

赵德芳  (白)     昏王不在金殿,问问驾转哪宫!

寇准   (白)     待我问来。

             下面听者:万岁哪里去了?

四太监  (内同白)   万岁驾转西宫。

寇准   (白)     跑到西宫去了。

             啊贤爷,万岁驾转西宫。

赵德芳  (白)     哦,这昏王驾转西宫!

寇准   (白)     你就打到西宫!

赵德芳  (白)     好,打到西宫!

寇准   (白)     打!

(赵德芳、寇准同下。)

【第三十三场】

(四太监引潘妃、宋太宗同上。)

宋太宗  (唱)     内侍摆驾西宫院!

(急急风牌。丑太监上。)

丑太监  (白)     启奏万岁:八贤爷打到西宫!

宋太宗  (白)     哎呀!摆驾太平宫!

(宋太宗、潘妃、丑太监、四太监同下。)

【第三十四场】

(赵德芳、寇准同上。)

赵德芳  (白)     昏王不在西宫,问问驾转哪宫?

寇准   (白)     待我问来。

             下面听者:万岁驾转哪宫?

四太监  (内同白)   万岁驾转太平宫。

寇准   (白)     好快的腿!

             贤爷,万岁驾转太平宫。

赵德芳  (白)     哦!这昏王驾转太平宫!

寇准   (白)     你就打到太平宫!

赵德芳  (白)     好!打呀!

寇准   (白)     打呀!

(赵德芳、寇准同下。)

【第三十五场】

(急急风牌。宋太宗、潘妃、四太监、丑太监同上,丑太监闭宫门。寇准、赵德芳同上。)

赵德芳  (唱)     恨不得我一怒打进宫庭,

寇准   (白)     且慢!

     (唱)     劝千岁作此事三思而行。

赵德芳  (白)     哦,三思而行。待我叩环。

(赵德芳叩环。)

丑太监  (白)     谁呀?

赵德芳  (白)     贤爷到了。

丑太监  (白)     启奏万岁:贤爷来啦。

宋太宗  (白)     你就说孤王不在太平宫。

丑太监  (白)     贤爷听者:万岁爷说啦,不在太平宫。

赵德芳  (白)     放屁!

丑太监  (白)     本来不像话么。

赵德芳  (白)     快快开开宫门便罢,如若不然,我要打进宫去!

丑太监  (白)     启奏万岁:贤爷说啦,开开宫门便罢;如若不然,要打进宫来啦!

宋太宗  (白)     好,开了宫门,宣他进宫。

丑太监  (白)     万岁有旨,贤爷进宫!

(丑太监开门。)

赵德芳  (白)     参见叔王!

宋太宗  (白)     赐座。

赵德芳  (白)     谢坐!

宋太宗  (白)     皇儿到此何事?

赵德芳  (白)     杨家满门身犯何罪,为何绑至西郊问斩?

宋太宗  (白)     这个?

潘妃   (白)     那杨延昭刺死我父,理当问斩!

宋太宗  (白)     着哇!杨延昭刺死太师,理当问斩!

赵德芳  (白)     想他杨家有十大汗马功劳,只可以赦,不可以斩!

潘妃   (白)     他杨家有什么功劳?

宋太宗  (白)     着哇!他杨家有什么功劳?

赵德芳  (白)     杨家功劳大得很!

寇准   (白)     杨家功劳,贤爷还记得吗?

赵德芳  (白)     怎么不记得!

寇准   (白)     你记得就好。贤爷你就表他一表!

赵德芳  (白)     如此,万岁容禀:曾记得,老王得了先王遗昭,去至五台烧香还愿,那番邦奏道,卧牛山上出了四季不谢之花草,请老王前去观花。正在观花饮酒之时,忽然山下号炮三声,现出了韩延广、韩延寿、萧天佐、萧天佑四员番将,将山寨团团围住,吓得老王面如土色。多亏老令公手使定宋宝刀,杀进重围,一场血战,才保驾回转。有了老令公,才有老王性命;有了老王性命,才有大宋天下;有了大宋天下,你这昏王才得稳坐江山。如今要将他满门大小俱要斩首,你这君心何忍,我这臣心何安也!

     (二黄碰板)  想当年保驾卧牛山,

             三声大炮响连天。

             不是令公保驾转,

             焉有你这锦江山!

寇准   (白)     好大的功劳!

宋太宗  (白)     呸!

潘妃   (白)     些许之事,算不得功劳!

宋太宗  (白)     些许之事,算不得功劳!

赵德芳  (白)     他杨家还有功劳!

寇准   (白)     还有功劳,你再表他一表!

赵德芳  (白)     好,我就再表上一表。昏王听道:曾记得,当年天庆王在四十里金沙滩,设下双龙会,请你前去赴会。那时你这昏王胆小,不敢前去,多亏大郎延平,假扮你的模样,可叹在酒席筵前,大郎尽忠,二郎剑劈,三郎马踏,四郎、八郎失落番邦,五郎出家,七郎被害,只剩下六郎延昭。最可叹杨老令公被困两狼山下,内无粮草,外无救兵,盼兵兵不到,望子子不归,白日受饥饿,夜晚受风吹,万般无奈,解甲丢盔,碰、碰、碰、碰死在李陵碑下,尽忠而死!这不是杨家的功劳吗?

潘妃   (白)     他杨家有功劳,难道我潘家就无有功劳么?

宋太宗  (白)     是呀,他杨家有功劳,难道说潘家就无有功劳吗?

赵德芳  (白)     潘老太师也有功劳。

寇准   (白)     潘老太师也有功劳,贤爷你记得么?

赵德芳  (白)     怎么不记得!

寇准   (白)     贤爷,你也表他一表!

赵德芳  (白)     好,我表他一表。想那潘老太师,身为当朝国丈,他贪心不足!

寇准   (白)     一!

赵德芳  (白)     克扣军饷。

寇准   (白)     二!

赵德芳  (白)     按兵不动。

寇准   (白)     三!

赵德芳  (白)     私通北国。

寇准   (白)     四!

赵德芳  (白)     暗通书信。

寇准   (白)     五!

赵德芳  (白)     苦害杨家。

寇准   (白)     好大的功劳!

宋太宗  (白)     呸!

潘妃   (白)     万岁,看他二人通同作弊,藐视王章,就该将他们斩首!

宋太宗  (白)     唗!胆大赵德芳,与寇准通同作弊,不看在兄王面上,定要斩首!速速出宫去吧!

赵德芳  (白)     哎呀!

     (唱)     昏王不准我的本,

             倒教本御无计行。

             寇卿带路出宫庭,

寇准   (白)     贤爷,你这买卖打不得皇上吧?

赵德芳  (白)     怎么打不得?

寇准   (白)     打得倒是打啊!

赵德芳  (白)     好哇!

     (唱)     窪面锏今日我打昏君!

(赵德芳进宫欲打宋太宗,寇准拉,宋太宗写赦诏。)

宋太宗  (唱)     皇儿不必苦动本,

             手提羊毫写分明。

             去到西郊来读旨,

             赦回杨家一满门。

(宋太宗、潘妃、丑太监、四太监同下。赵德芳、寇准同出宫看,手指,笑。)

赵德芳  (唱)     叔王被我吓掉魂,

寇准   (唱)     此事全仗我寇先生。

(赵德芳、寇准同下。)

【第三十六场】

(牌子。四武士押佘太君、杨延昭、孟良、焦赞、杨八姐、杨九妹、杨宗保、杨文广、院子、丫头同上。)

赵德芳  (内白)    圣旨下!

佘太君  (白)     接旨!

(赵德芳、寇准同上。)

赵德芳  (白)     圣旨下,跪!

佘太君  (白)     万岁!

赵德芳  (白)     今有杨郡马刺死潘洪,理当问斩;多亏赵德芳苦苦保奏,死罪已免。你们快快谢恩!

佘太君  (白)     万万岁!多谢贤爷搭救!

赵德芳  (白)     太君请起。

佘太君  (白)     请至天波杨府!

(众人同走圆场。)

丑太监  (内白)    圣驾到!

赵德芳、
寇准、
佘太君、

杨延昭  (同白)    接驾!

(四太监、宋太宗同上。丑太监上。)

佘太君  (白)     多谢万岁不斩之恩!

宋太宗  (白)     太君受惊了。

(宋太宗看。)

宋太宗  (白)     供奉何人灵位?

佘太君  (白)     乃是先夫之灵位。

宋太宗  (白)     为国尽忠,待孤一拜。

赵德芳  (白)     且慢!君不拜臣。待儿臣一拜。

寇准   (白)     且慢!大不拜小。

赵德芳  (白)     怎么,大不拜小?寇卿,你代劳了吧!

寇准   (白)     好,临完了我磕头。

(寇准拜。牌子。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奏万岁:今有萧银宗兵扎双龙阁,请万岁御驾亲征。

宋太宗  (白)     再探!

报子   (白)     遵旨!

(报子下。)

宋太宗  (白)     郡马挂帅,太君押粮,皇儿执掌国政,整顿人马,保定孤家御驾亲征!

赵德芳、
佘太君、

杨延昭  (同白)    臣等遵旨,请驾回宫!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498 ┊ 字数:23163 ┊ 最后更新:2014年04月29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