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双龙会》(一名:《八虎闯幽州》)(带:《五郎出家》)

主要角色
杨继业:外
杨延德:净
杨延平:末
赵匡义:老生
赵德芳:小生
杨延昭:老生
杨延嗣:净
萧天庆:净
韩延寿:丑
公主:旦
耶律休哥:外
长老:末

《金沙滩》袁世海饰杨延嗣
《金沙滩》袁世海饰杨延嗣
情节
《双龙会》故事出旧小说《杨家将》、《金枪传》中,为北赵匡义时事,即“八虎闯幽州”是也。《四郎探母》中,所称“十五年前沙滩赴会”,即指此事。大旨谓辽邦萧天庆与潘洪串通,骗诱宋帝到幽州被困,又设双龙会,伪约宋帝赴宴议款,盖效项王鸿门宴,欲图当筵杀死宋主也。一面亦效《取荥阳》中纪信替主故事,令杨大郎延平假扮宋帝代主而往,其余自二郎以次至八郎,均保护同往,此即所谓“八虎闯幽州”。既至会,大郎见势不佳,因拼一死,用先发制人之计,以弩射死辽主萧天庆,遂闹成一场恶战。虽能杀出重围,使辽兵败退,然大郎、二郎均战死,三郎踏死马蹄下,四郎、八郎均被擒,所剩生还者,只五、六、七郎三人而已。宋兵元气从此大伤,而杨家将忠心保主之名,则亦从此永久传于世。

注释
《双龙会》本到此而止。惟此剧本中,又代演五郎代主出家之前段,为《五郎出家》剧中所无。非但足与《五台山》紧此衔接,且此段纯系唱工,颇为重头。盖演其与宋主及老父、兄弟等辞别也,中多摇板、二六,足动听。若得名角改词演唱,其声价当不在《珠帘》下也。

根据《戏考》第三十六册整理

录入:lans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61.45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小军引杨继业同上。)

杨继业  (念)     狼烟何日息,吾主日夜忧。股肱怀社稷,将士宿沙堤。

     (白)     老夫杨继业。只因潘仁美诓驾游玩幽州,被困重围。仁美临阵脱逃,我君臣何日脱离虎口,方才听得号炮一声,想是番兵攻城。

             小军,

四小军  (同白)    有。

杨继业  (白)     带马巡城。

(众人同下。)

【第二场】

(二太监引赵匡义同上。)

赵匡义  (引子)    塞外烽烟起,边庭动干戈。

(赵德芳上。)

赵德芳  (念)     怀恨潘洪贼,何日回朝歌。

     (白)     侄儿见驾,叔王万岁。

赵匡义  (白)     平身。

赵德芳  (白)     万万岁。

赵匡义  (白)     坐下。

赵德芳  (白)     谢座。

赵匡义  (白)     寡人赵匡义,国号雍熙。被仁美诓驾幽州,围困番邦,水泄不通,也曾命杨老将军前去巡城,未曾回旨。

赵德芳  (白)     想必来也。

(四小军引杨继业同上。)

杨继业  (念)     忠心贯义胆,哪怕胡儿兵。

(四小军同下。)

杨继业  (白)     臣杨继业见驾,愿吾主万岁,贤爷千岁。

赵匡义  (白)     平身。

杨继业  (白)     万万岁。

赵德芳  (白)     平身。

杨继业  (白)     千千岁。

赵匡义  (白)     赐座。

杨继业  (白)     谢座。

赵匡义  (白)     老将军,巡城一事如何?

杨继业  (白)     韩延寿兵临城下,要请万岁亲自答话。

赵匡义  (白)     哎呀,这就为难了。

赵德芳  (白)     叔王请退,待儿臣前去看个明白。

赵匡义  (白)     甚好,老将军保驾。

杨继业  (白)     臣领旨。

(赵匡义下。)

赵德芳  (西皮摇板)  番兵围困如水洗,

             待小王上城楼看端的。

(四手下引韩延寿同上。)

韩延寿  (白)     城上来的可是大朝皇帝?

杨继业  (白)     吾主未到,贤爷在此。

韩延寿  (白)     原来是八千岁,马上参拜。

赵德芳  (白)     韩驸马领兵何往?

韩延寿  (白)     我狼主在四十里金沙滩设下双龙大会,请你君臣赴宴,同议两邦和好之事。

赵德芳  (白)     既然如此,驸马将人马暂退,待我君臣即来赴会。

韩延寿  (白)     来者君子,不来者小人。

杨继业  (白)     住口。

(韩延寿、四手下同下。)

赵德芳  (白)     不好了。

     (西皮摇板)  一计不成又一计,

             君臣好似网内鱼。

     (白)     有请叔王。

(赵匡义上。)

赵匡义  (西皮摇板)  君臣围困番邦地,

             不知何日转华夷?

赵德芳  (白)     叔王不好了:韩延寿兵临城下,他说道已在四十里金沙滩设下双龙大会,请我君臣讲和番国。

赵匡义  (白)     哪里是讲和番国,分明摆下杀人战场。也罢,皇儿同老将军,各自逃生去吧。

杨继业  (白)     哎呀万岁呀!

     (西皮摇板)  到如今才把奸贼怨,

             诓请御驾来北番。

             四十里沙滩摆下宴,

             此处吉凶难保全。

             君臣正在为难处,

     (白)     哦,有了。

     (西皮摇板)  除非扮一个假宋君。

             杨继业紧铠出宝帐,

             众家孩儿听端详:

             哪一个孩儿像宋王,

             替主赴会到沙场?

杨延平  (内白)    孩儿应去。

杨继业  (西皮摇板)  答话儿郎哪一个?

杨延平  (内白)    长子延平。

杨继业  (白)     好吓。

     (西皮摇板)  出帐来父子们做商量。

(杨延平上。)

杨延平  (白)     孩儿拜揖。

杨继业  (白)     罢了。儿吓,你可情愿替主赴会?

杨延平  (白)     孩儿情愿替主赴会。

杨继业  (白)     好,随为父来。

     (西皮摇板)  父是英雄儿好汉,

             杨家出了假宋王。

杨延平  (白)     臣延平见驾,愿吾主万岁。

杨继业  (白)     臣长子延平愿替主赴宴。

赵匡义  (白)     皇儿,看小将军面貌如何?

赵德芳  (白)     果然像叔王一些不差。

赵匡义  (白)     平身。

赵延平  (白)     万万岁。

赵匡义  (白)     小将军可愿替寡人?

杨延平  (白)     臣愿替主赴会。

赵匡义  (白)     好,更换寡人八宝龙袍。

     (西皮摇板)  头上取下飞龙帽,

             身上脱下衮龙袍。

             救得寡人回朝转,

             凌烟阁上把名标。

杨延平  (白)     谢万岁。

     (西皮摇板)  南宋营盘二君王,

             两国不和动刀枪。

             向前辞过爹爹驾,爹爹吓,

杨继业  (白)     我儿!

(杨继业、杨延平同哭。)

杨延平  (西皮摇板)  天波府拜上老萱堂。

杨继业  (白)     儿吓,

     (西皮摇板)  我的儿不必悲声放,

             痛哭犹恐惊君王。

             出得营外一声叫,

             众家儿郎听端详:

             哪几个儿郎有胆量,

             保你大哥赴会到番邦。

杨延定、
杨延广、
杨延辉、
杨延德、
杨延昭、

杨延嗣  (内同白)   孩儿们都愿去。

杨继业  (白)     答应的孩儿们都愿去吗?

杨延定、
杨延广、
杨延辉、
杨延德、
杨延昭、

杨延嗣  (内同白)   都愿去的。

杨继业  (白)     好吓。

     (西皮摇板)  二郎、三郎一声叫,

             四、五、六、七、八郎听端详:

             去时保定尔兄长,

             回来还父的假宋王。

             在营中与你八员将,

             回来与我人四双。

     (白)     众孩儿!

     (西皮摇板)  尔大哥若有长和短,

             我要你弟兄们把命偿。

             辞别万岁把马上,

(众人同下。)

杨继业  (白)     七郎转来,为父有一言嘱咐于你。

     (西皮摇板)  儿在那酒席筵前紧要提防。

杨延嗣  (白)     得令。

     (西皮摇板)  辞别爹爹泪汪汪,

     (白)     马来!

     (西皮摇板)  舍死忘生到番邦。

(杨继业、杨延嗣同哭,杨延嗣下。)

杨继业  (三叫头)   大郎,延平!哎,我的儿吓!

(杨继业哭。)

杨继业  (西皮摇板)  一见儿郎出宝帐,

             回头启奏吾君王。

     (白)     启奏万岁:众家儿郎俱已前去赴会,城内虚空。请主回至五台,再做道理。

赵匡义  (白)     带龙驹过来。

杨继业  (白)     领旨。

(六幺令。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太监、萧天庆同上。)

萧天庆  (引子)    虎踞萧邦,愿一统归吾掌。

     (念)     几次兴兵破宋朝,屡遭败北费心劳。双龙会上讲和国,但愿一统镇家邦。

     (白)     孤天庆王,虎踞萧邦,龙蟠塞地。屡次兴兵破宋,总被杨家杀得大败。只因潘仁美诓驾幽州,孤在四十里金沙滩,设下双龙大会,请他君臣前来赴会,孤这里暗藏埋伏甲兵,将他君臣一鼓擒拿。

             来!

太监甲  (白)     有。

萧天庆  (白)     传萧天佐进帐。

太监甲  (白)     传萧天佐进帐。

萧天佐  (内白)    来也。

(萧天佐上。)

萧天佐  (念)     身穿袍儿马蹄袖,一心要与宋王斗。

     (白)     开膝。

萧天庆  (白)     命你带领人马三千,埋伏席前,将他君臣一鼓擒拿。

萧天佐  (白)     得令。

(萧天佐下。)

萧天庆  (白)     再传耶律休哥。

太监   (白)     传耶律休哥进帐。

耶律休哥 (内白)    来也。

(耶律休哥上。)

耶律休哥 (念)     喜吃羊肉面,爱的打蜡酥。

     (白)     开膝。

萧天庆  (白)     命你带领人马三千,埋伏帐后,宋王到此,一鼓擒拿。

耶律休哥 (白)     得令。

(耶律休哥下。)

萧天庆  (白)     传公主进帐。

太监甲  (白)     传公主进帐。

公主   (内白)    来也。

(公主上。)

公主   (念)     闲来操弓演箭,闷时琵琶三弦。

     (白)     开膝,开膝。

萧天庆  (白)     命你带领人马三千,埋伏帐左,宋王到此,一鼓擒拿。

公主   (白)     得令。

(公主下。韩延寿上。)

韩延寿  (白)     报:大宋皇帝到。

萧天庆  (白)     吩咐摆队相迎。

(韩延寿、众将同允,分下。)

【第四场】

(杨延平、杨延定、杨延广、杨延辉、杨延德、杨延昭、杨延嗣、杨延顺同上,过场,同下。)

【第五场】

(吹打,四太监引萧天庆同上,杨延平、杨延定、杨延广、杨延辉、杨延德、杨延昭、杨延嗣、杨延顺同上,会阵。)

萧天庆  (白)     吓吓,大朝皇帝。

杨延平  (白)     国主。

(萧天庆、杨延平同笑。众人同下,同上。)

萧天庆  (白)     不知大朝皇帝驾到,孤未曾远迎,有罪。

杨延平  (白)     国主相召,有何国事议论?

萧天庆  (白)     大朝皇帝有所不知,只因二国不和,屡动干戈。可怜军民遭了涂炭之苦。特请大朝皇帝到来立约为盟,插标为界,显息干戈,使黎民也得安业。

杨延平  (白)     此是国主仁德之心。

萧天庆  (白)     岂敢。

二太监  (同白)    宴齐。

萧天庆  (白)     看宴。待孤把盏。

杨延平  (白)     不消,摆下就是。

萧天庆  (白)     来,

二太监  (同白)    有。

萧天庆  (白)     将宴摆开。

(二太监同上宴。杨延嗣上,搜席,看。)

萧天庆  (白)     大朝皇帝请。

杨延平  (白)     国主请。

萧天庆  (白)     耶律休哥,

耶律休哥 (白)     有。

萧天庆  (白)     舞剑奉酒。

杨延平  (白)     不用。

萧天庆  (白)     不用呢。

杨延平  (白)     告便。

萧天庆  (白)     请便。

杨延平  (白)     哎哟,我看天庆王有害孤之心。哦,有了。有道:“打人不如先下手”。

             天庆王向前答话。

萧天庆  (白)     有何话讲?

杨延平  (白)     着大郎袖箭。

(杨延平打袖箭,萧天庆中箭死。杨延平、萧天庆同下。众人同杀,同下。耶律休哥杀杨延定死,同下。韩延寿、萧天佐同杨延广开打,杨延广下。杨延嗣破。杨延辉下。杨延德打棍下。杨延昭破连环,下。公主上,擒杨延顺同下。耶律休哥、韩延寿、公主同上,同杀,众人同下。杨延德、杨延昭、杨延嗣同下。)

【第六场】

(韩延寿、公主同上。)

韩延寿  (白)     哎呀!我道是宋王,原来是杨大郎假扮宋王前来赴会。公主回去保定国母登基。待咱追赶宋王便了。

公主   (白)     得令。

(韩延寿、公主同下。)

【第七场】

(杨延德、杨延昭、杨延嗣同上。)

杨延德  (白)     哎呀!二位贤弟,众哥哥丧命番邦,一同报与爹爹知道。

杨延昭、

杨延嗣  (同白)    请。

(杨延德、杨延昭、杨延嗣同下。)

【第八场】

(四下手引潘仁美同上。)

潘仁美  (念)     棋下一着错,满盘尽皆输。

     (白)     老夫,潘仁美。只因圣上被诓驾幽州,为此兵败董家岭。是我新收四将,陈林、柴干、郎千、郎万。不免前去救驾,恐恕我之罪,也未可知。

             来,转至董家岭。

(众人同下。六幺令。)

【第九场】

(赵匡义、赵德芳、杨继业同上。合头。内喊声。)

杨继业  (白)     启万岁:贼兵追来了。

赵匡义  (白)     老将军抵挡一阵。

杨继业  (白)     领旨。

(赵德芳、赵匡义同下。韩延寿上,开打,杨继业下。陈林、柴干、郎千、郎万、潘仁美同上,同开打,韩延寿下。)
陈林、
柴干、
郎千、

郎万   (同白)    那贼大败。

潘仁美  (白)     转至五台。

(众人同允。六幺令。众人同下。)

【第十场】

(合头。赵匡义、赵德芳、杨继业同上。陈林、柴干、郎千、郎万、潘仁美同上。)

潘仁美  (白)     臣潘仁美见驾,愿吾主万岁。

赵匡义  (白)     住了!大胆奸贼,临阵脱逃,还敢见朕。

             老将军,推出斩了。

潘仁美  (白)     且慢。启奏万岁:念臣在董家岭救驾有功,将功按罪,不及问斩。

赵匡义  (白)     念你董家岭救驾有功,免却一刀之罪,叉出去!

杨继业  (白)     去吧。

潘仁美  (白)     哎哟哟!

     (念)     用手捧尽湘江水,难洗今日满面羞。

(潘仁美下。)

赵匡义  (白)     寡人脱离虎口,皆得老将军之功劳也。

杨继业  (白)     老臣粉骨,何足为奇。只是众儿郎替主赴会之事,不知吉凶如何。

赵德芳  (白)     等候他们回来,便知明白。

(杨延德、杨延昭、杨延嗣同上。)
杨延德、
杨延昭、

杨延嗣  (同白)    叩见万岁。

赵匡义  (白)     平身。

杨延德、
杨延昭、

杨延嗣  (同白)    叩见贤爷。

赵德芳  (白)     平身。

杨延德、
杨延昭、

杨延嗣  (同白)    爹爹,孩儿交令。

杨继业  (白)     吓,你们都回来了吗?你大哥?

杨延德、
杨延昭、

杨延嗣  (同白)    长枪刺杀。

杨继业  (白)     哎呀!你二哥?

杨延德、
杨延昭、

杨延嗣  (同白)    短剑身亡。

杨继业  (白)     你三哥?

杨延德、
杨延昭、

杨延嗣  (同白)    马踹如泥。

杨继业  (白)     你四哥和八顺呢?

杨延德、
杨延昭、

杨延嗣  (同白)    失落番邦。

杨继业  (白)     你怎么讲?

杨延德、
杨延昭、

杨延嗣  (同白)    失落番邦。

杨继业  (白)     哎呀!不好了!

(杨继业昏。)
杨延德、
杨延昭、

杨延嗣  (同白)    爹爹醒来!

杨继业  (西皮导板)  听一言来刀刺心,

(杨继业、杨延德、杨延昭、杨延嗣同哭。)

杨继业  (哭)     哎呀众孩儿吓!

     (西皮摇板)  头顶凉水怀抱冰。

             大郎长枪来刺死,

     (哭头)    大郎吓!

杨延德、
杨延昭、

杨延嗣  (同哭头)   大哥吓!

杨继业  (西皮摇板)  二郎短剑一命身亡。

             三郎马踹如泥浆,

     (哭头)    三郎呵!

杨延德、
杨延昭、

杨延嗣  (同哭头)   兄长吓!

(杨继业、杨延德、杨延昭、杨延嗣同哭。)

杨继业  (西皮摇板)  四郎、八顺失落在番邦。

     (哭头)    四郎、八顺吓!

杨延德、
杨延昭、

杨延嗣  (同哭头)   哎,四哥、八弟吓!

(杨继业、杨延德、杨延昭、杨延嗣同哭。)

杨继业  (西皮摇板)  出府来父子人九个,

             回去把什么交还你的娘?

(杨继业、杨延德、杨延昭、杨延嗣同哭。)

杨继业  (西皮摇板)  昨晚一梦大不祥,

             梦见猛虎赶群羊。

             却原来应在杨家将,

             一个个都丧在番邦。

赵匡义  (西皮摇板)  老将军休把悲声放,

             职上加官在朝堂。

杨继业  (白)     万岁!

     (西皮摇板)  老臣亦非嫌官小,

             可叹儿郎丧边疆。

             在生不能把福享,

             死后焉望封神将。

赵匡义  (西皮摇板)  大郎替朕丧了命,

             孤封他神位平帝君。

             二郎他在剑下死,

             封他花花太岁神。

             三郎马踹如泥浆,

             封他龙华会上第一尊。

             四郎、八顺无音信,

             在生封官死后封神。

杨继业  (西皮摇板)  继业闻言谢龙恩,

             谢过万岁封他们。

杨延昭  (哭)     爹爹吓。

杨继业  (西皮摇板)  见六郎哭得如酒醉,

杨延昭  (哭)     爹爹。

杨继业  (哭)     哎呀儿吓!

(杨继业、杨延德、杨延昭、杨延嗣同哭。)

杨延嗣  (哭)     爹爹吓。

杨继业  (西皮摇板)  听七郎一旁放悲声。

杨延嗣  (哭)     爹爹。

杨继业  (哭)     哎呀儿吓!

(杨继业、杨延德、杨延昭、杨延嗣同哭。)

杨延德  (白)     爹爹吓。

杨继业  (西皮摇板)  五郎犹如刀割肉,

杨延德  (白)     爹爹。

杨继业  (西皮摇板)  好一似群鹰抓群鸡。

             我曾记你母亲送我到门上,

             手挽铠甲泪汪汪:

             交与你弟兄八员将,

             回府去要还她人四双。

             到如今为国在边庭丧,哎呀儿吓,

             回府去怎见得儿的娘?

赵匡义  (西皮摇板)  把六郎、七郎一声宣,

             圣旨再宣五将军:

             六郎三关为总镇,

             七郎斩龙大将军。

(杨延昭、杨延嗣同谢拜。)
杨延昭、

杨延嗣  (同白)    谢主龙恩。

赵匡义  (西皮摇板)  五郎为朕把力竭,

             亏你五台搬救兵。

             总军总督何嫌小,

             靴尖不离午朝门。

杨延德  (白)     万岁吓。

     (西皮导板)  杨五郎闻言头低下,

(杨延德哭。)

杨延德  (白)     哎呀,万岁吓!

     (西皮摇板)  不住两眼泪巴巴。

             可怜我弟兄们死的苦,大哥,二哥,三哥,哎呀,我的哥吓!

     (西皮二六板) 为主江山把命亡。

             这才是朝也杀来暮也杀,

             杀来杀去杀自家。

             刀刀割的心头肉,

             箭箭射的白莲花。

             杨五郎解开其中意,

             要把金刀削头发。

             取下了银盔卸铠甲,

(杨延昭、杨延嗣同哭。)

杨延德  (西皮二六板) 禅堂受戒去出家。

             六弟、七弟一声叫,

             愚兄言来听根芽:

             我杨家秉忠心功劳皆大,

             众兄弟一个个命丧黄沙。

             潘仁美在朝中私把书发,

             暗地里瞒圣驾把幽州下。

             这一阵杀得我心中害怕,

             你一刀我一枪谁肯让咱。

             回府去见老母传声虚话,

             就说是杨五郎死在天涯。

             父年老母年迈寿高白发,

             早晚间你二人侍奉爹妈。

             八姐姐和九妹尚未出嫁,

             兄和弟与姐妹早寻婚家。

             杨五郎诉不尽衷肠苦话,

             狠着心别高堂削去头发。

             上前来苦哀求万岁爷驾,

             万岁爷吓,

(杨延德哭。)

杨延德  (西皮快板)  容小臣到五台削发出家。

赵匡义  (西皮快板)  小将军说的是哪里话,

             讲什么到五台削发出家?

             怎不念你父母年纪高大,

             怎舍得骨肉恩削了头发。

杨延德  (西皮快板)  昔日庄王求殿下,

             所生公主貌如花。

             不愿皇宫招驸马,

             白鹊寺中出了家。

             刳目烙手全不怕,

             修到莲台做菩萨。

赵匡义  (白)     你是凡人,怎么比得。

杨延德  (白)     万岁吓,

     (西皮快板)  臣虽然是凡人不敢来比她,

             也免去轮回苦不受波渣。

赵匡义  (白)     寡人不准。

杨延德  (西皮快板)  万岁爷不准臣的本,

             回头哀告八贤君。

             没奈何哀告千岁驾,千岁爷吓!

赵德芳  (白)     五将军!

(杨延德哭。)

杨延德  (哭)     哎呀,千岁爷吓!

     (西皮快板)  容小臣去五台修学道法。

赵德芳  (西皮快板)  将军说话没来由,

             怎忍别父把母丢?

             杨家功劳阵阵有,

             后来个个觅封侯。

杨延德  (白)     千岁吓!

     (西皮快板)  大帝山河数十秋,

             人心怎比水常流?

             古来多少忠良将,

             汗马功劳不到头。

赵德芳  (白)     小王不允。

杨延德  (西皮快板)  八千岁不准臣的本,

             转身哀告老爹尊。

             向前来哀告严亲父,爹爹吓!

杨继业  (白)     五郎!

(杨延德哭。)

杨延德  (哭)     哎呀,爹爹吓!

     (西皮快板)  儿要去五台山拜师修行。

杨继业  (西皮快板)  小奴才说的是哪里话,

             讲什么五台去出家?

             六弟年小不多大,

             七弟还是小娃娃。

             八姐九妹未出嫁,

             亏你狠心别爹妈。

             父子回朝辞王驾,

             火塘寨上做庄家。

             我二老死后儿把孝挂,

             又好坟前把土抓。

             你今出家到还罢,

(杨继业哭。)

杨继业  (哭)     哎呀,我的儿吓!

     (西皮快板)  天波府还有儿的老白发。

     (西皮滚板)  我哭,哭一声杨五郎!

             我叫,叫一声杨延德!

             哎哎哎,我的五儿呀!

             父子们出兵犹如九只虎,

             到今日一战,死的死,走的走,儿又在此要出家。

     (白)     儿来看——

     (西皮滚板)  为父白发苍苍,

             犹如那风前烛,草上霜。

     (白)     儿吓,既要出家,随为父到天波府,见过你的母亲一面,再来出家,也还不迟了。

(杨继业哭。)

杨延德  (白)     爹爹吓!把孩儿只当作众家哥哥,死在边庭。

杨继业  (白)     唗!为父的不开口,谁敢出家。

杨延德  (白)     哎呀呀,爹爹吓。

     (西皮摇板)  再三再四苦哀告,

             爹爹执意不肯抛。

             今日不将儿来舍,

     (白)     罢,

     (西皮摇板)  撞死五台不回朝。

(杨延昭、杨延嗣同扶杨延德坐。)

赵匡义  (西皮摇板)  千言万语劝不转,

             哭得为王心内焦。

赵德芳  (西皮摇板)  五台出家有什么好,

杨继业  (白)     万岁、贤爷!

     (西皮摇板)  他全然不念父年老。

赵匡义  (白)     老将军舍了吧。

杨继业  (白)     叫老臣如何舍得?

赵匡义  (白)     只当替了寡人吧。

             唤长老。

(长老上。)

长老   (白)     万岁。

赵匡义  (白)     五将军金刀削发。

长老   (白)     领旨。

(四小和尚同上,扶杨延德。杨延德回头看,哭下。赵匡义、赵德芳同下。)
杨延昭、

杨延嗣  (同白)    吓爹爹,五哥金刀削发去了。

杨继业  (白)     哦,你五哥出家去了?

杨延昭、

杨延嗣  (同白)    去了。

杨继业  (叫头)    六郎!

杨延昭  (叫头)    爹爹!

杨继业  (叫头)    七郎!

杨延嗣  (叫头)    爹爹!

杨继业  (叫头)    哎呀,儿吓!

(杨继业、杨延昭、杨延嗣同下。)

【第十一场】

(吹打。四小和尚引杨延德同上,长老上。杨延德拜长老,长老拜杨延德。赵匡义、赵德芳同上。杨继业、杨延昭、杨延嗣同哭上。)

赵匡义  (白)     五将军,受寡人一拜。

赵德芳  (白)     君不拜臣。

赵匡义  (白)     皇儿代拜。

赵德芳  (白)     领旨。

             五将军,受小王一拜。

(杨延昭、杨延嗣回拜。)

赵德芳  (白)     哎,五将军吓。

(赵德芳哭。)

杨继业  (白)     儿吓,你今出了家,乃是佛门中,请上受为父一拜。

杨延昭、

杨延嗣  (同白)    父不拜子。

杨继业  (白)     哦,父不拜子。儿吓,可念手足之情,与为父多拜几拜。

杨延昭、

杨延嗣  (同白)    是。

(吹打。杨继业哭。杨延昭、杨延嗣同拜杨延德。)

赵匡义  (白)     长老,

长老   (白)     万岁。

赵匡义  (白)     五将军在此出家,乃是寡人替僧,不可轻慢。寡人回朝,发银饷十万,以做灯油之费。

长老   (白)     谢主龙恩。

赵德芳、
杨继业、
杨延昭、

杨延嗣  (同白)    请驾回朝。

赵匡义  (白)     起驾。

(众人同送驾,赵匡义、赵德芳同下。牌子。众人同下。小和尚扶杨延德同上。)

杨延德  (白)     爹爹回去,多多拜上母亲,恕孩儿不孝之罪。

杨继业  (白)     哎呀,儿吓,你还记得母亲。儿吓,同为父回去见母一面,再来出家吧。

(杨继业哭。)

杨延德  (白)     爹爹吓,孩儿出家容易,回家万难。儿是不回去了。

杨继业  (白)     儿是当真不回去了?

杨延德  (白)     当真。

杨继业  (白)     哎呀,儿吓,回头看看六弟、七弟。五郎!

杨延德  (白)     爹爹!

杨继业  (白)     我的儿吓!

(杨延昭、杨延嗣同哭。)
杨延昭、

杨延嗣  (同白)    兄长。

杨延德  (白)     二位贤弟!

杨继业  (白)     我的延德儿吓!

(杨继业、杨延德、杨延昭、杨延嗣同哭,自两边分下。)
(完)


浏览次数:18927 ┊ 字数:9013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30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