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永平安》

主要角色
呼必显:小生
潘洪:净

情节
呼必显至雁门关,先示恭顺,赚得潘洪印信,然后捕获解京。

根据《京剧汇编》第五十五集:北京图书馆藏本整理

录入:人生过客


相关剧本
《雁门关》(根据《戏考》第九册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68.2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白龙套、四校尉、四马夫、旗牌背圣旨、伞夫引呼必显同上。)

呼必显  (念)     金殿领圣命,捉拿叛逆臣。

     (白)     本爵,扫殿侯呼必显。今奉万岁旨意,去至雁门关散放军粮,暗中捉拿老贼潘洪。今乃黄道吉日,正好启程。

             众将官,一路之上,不可马踏青苗,骚扰黎民,违令者斩!人马缓缓而行!

四白龙套、

四校尉  (同白)    啊!

(牌子。众人同领下。)

【第二场】

(四红龙套、四红大铠同上,同站门。潘洪上。)

潘洪   (点绛唇牌)  执掌兵权,威风八面,兵百万,煽动狼烟,谋主锦江山!

     (念)     辕门战鼓响呛呛,继业父子困两狼。只因吾儿死得苦,箭射七郎一命亡。

     (白)     老夫,太宰潘。宋室为臣,官拜当朝太师。膝下所生二男一女。女儿潘氏,宋王宣进西宫。长子潘强,次子潘豹。只因潘豹在天齐庙设下百日擂台,打了九十七擂,还剩三擂未满,不想杨七郎出得府来,上了擂台,将我儿三拳两脚,打死在擂台之上。老夫闻听此信,随即哭上金殿。好一个宋主皇爷,降下那继业“家教不严”之罪,即时将七郎推出午门斩首。只因为方良臣打来战表,要夺宋室天下,可恼八贤王在金殿连保数本,圣上赦了他的死刑,命杨继业带领人马,前去征剿,得胜回来,将功折罪。是老夫昼夜寻思,心生一计,暗修一封草柬,投到北国萧银宗驾前,命他带领兵将,夺取大宋江山。是老夫在金殿挂了元帅大印,圣上命杨家父子以为马前先行。杨继业在金殿连推不去,八贤王命呼延赞以为杨家保官。是老夫去至行宫,黄道吉日,停兵不战;黑道之期,命他父子出营杀贼。谁知杨继业父子得胜回来。老夫一计不成,又生二计,暗与胡潮静定下一计,言道营中缺粮,命那呼延赞去往雁门关搬运粮草。谁想那老儿出得营去,竟自气呕身亡。杨继业见他保官身死,随即带领二子反出大营。是老夫用白牌调他父子回营。不想杨七郎将老夫白牌打碎。杨继业老儿命六郎延昭进帐求情。老夫传下将令,打了他一捆四十,又命他父子将胡儿斩尽杀绝。谁知他父子被胡儿围困两狼山,杨继业命他七子延嗣回营求救。老夫将他诓下马来,用酒灌醉,绑在芭蕉之上,射了一百单三箭。今日闻得杨继业老儿碰碑身亡,他六子延昭失落,不知去向。因此老夫今日升帐,发放军情。“帅”旗无风自动,必有军情。

             站堂军,伺候了!

四红龙套、

四红大铠 (同白)    啊!

(中军上。)

中军   (念)     龙虎台前出入,貔貅帐内传宣。

     (白)     启太师:圣旨下!

潘洪   (白)     何人押旨?

中军   (白)     扫殿侯呼必显押旨。

潘洪   (白)     啊!呼必显这娃娃也出京来了?

中军   (白)     正是。

潘洪   (白)     离此多远?

中军   (白)     十里长亭。

潘洪   (白)     吩咐摆队相迎!

中军   (白)     摆队相迎!

四红龙套、

四红大铠 (同白)    啊!

(四红龙套、四红大铠同摆队,众人同下。)

【第三场】

(呼必显、四白龙套、四校尉、马夫、旗牌、伞夫同上,过场,同下。)

【第四场】

(四红龙套、四红大铠、潘洪同上,正场站一字。呼必显、四白龙套、四校尉、马夫、旗牌、伞夫同上。众人同下。四红龙套、四红大铠、潘洪、呼必显、四白龙套、四校尉、马夫、旗牌、伞夫同上,同挖门。)

呼必显  (白)     老太师在上,末将参拜!

潘洪   (白)     你乃圣命钦差,不拜也罢。

呼必显  (白)     焉有不拜之理?

潘洪   (白)     如此,有罪了!

(吹打。呼必显拜。)

潘洪   (白)     来,与钦差看座!

呼必显  (白)     老太师在此,哪有小将的座位?

潘洪   (白)     有话叙谈,焉有不坐之理。

呼必显  (白)     如此,多谢老太师!

潘洪   (白)     钦差是金殿接旨,还是午门接旨?

呼必显  (白)     乃是午门接旨。

潘洪   (白)     因何不宣读?

呼必显  (白)     内封外发,请太师亲自开读。

潘洪   (白)     如此,老夫有僭了!

             吾皇万岁!万万岁!

(潘洪开旨读。)

潘洪   (白)     第一道圣旨:圣上念边关众将受尽风霜之苦,钦发赏银十万,赏赐将士。

             钦差!

呼必显  (白)     老太师!

潘洪   (白)     吾主真乃是有道明君!

呼必显  (白)     有道明君!

潘洪   (白)     吾皇万岁!万万岁!

(潘洪开旨读。)

潘洪   (白)     第二道圣旨:调取上方宝剑还京。

             钦差!

呼必显  (白)     老太师!

潘洪   (白)     圣旨上因何调取上方宝剑还京?

呼必显  (白)     这无非去旧而换新。

潘洪   (白)     去旧换新?

呼必显  (白)     正是。

潘洪   (白)     中军!

中军   (白)     有。

潘洪   (白)     传令下去,命胡潮静带领四十名长枪手,护送上方宝剑还京!

中军   (白)     得令。

             下面听者!老太师有令:命胡潮静带领四十名长枪手,护送上方宝剑还京!

众人   (内同白)   啊!

潘洪   (白)     吾皇万岁!万万岁!

(潘洪开旨读。)

潘洪   (白)     第三道圣旨:后宫娘娘有密旨前来,请问老太师金安。

             钦差!

呼必显  (白)     老太师!

潘洪   (白)     自盘古以来,只有臣问君安,哪有反礼而行的道理?

呼必显  (白)     老太师与后宫娘娘乃是父女之情,当得一问。

潘洪   (白)     只是龙恩忒重了。

             吾皇万岁!万万岁!

呼必显  (白)     请问老太师,小将从京而来,观见十里一墩,五里一铺,是我国营盘,还是他国地界?

潘洪   (白)     乃是我国营盘。

呼必显  (白)     倘若胡儿前来要战,众将焉能一时到齐?

潘洪   (白)     无妨。老夫有白牌一面,一调即至。

呼必显  (白)     啊老太师!

潘洪   (白)     钦差!

呼必显  (白)     小将要看看老太师虎威,不知老太师意下如何?

潘洪   (白)     看看老夫虎威,这有何难?

             来,传旗牌进帐!

中军   (白)     旗牌进见!

旗牌   (内白)    来也!

(旗牌上。)

旗牌   (念)     柳营春试马,虎帐夜谈兵。

     (白)     参见元帅!有何将令?

潘洪   (白)     老夫有白牌一面,调众将齐至大营理事。正是:

     (念)     令出山摇动,

旗牌   (念)     军威鬼神惊!

(旗牌下。)

潘洪   (白)     中军,将酒宴摆至后帐,与钦差接风!

呼必显  (白)     多谢老太师!

潘洪   (白)     钦差,你要随我来呀!

潘洪、

呼必显  (同笑)    啊哈哈哈……

(众人同下。)

【第五场】

(旗牌上。)

旗牌   (白)     呔!里面有人么?

(下手甲上。)

下手甲  (白)     作什么?

旗牌   (白)     元帅有白牌一面,调众将齐至大营伺候,不得有误!

下手甲  (白)     得令!

(旗牌下。下手甲跪请。安殿邦上,与下手甲交耳。)

安殿邦  (白)     带马!

(安殿邦、下手甲同下。)

【第六场】

(旗牌上。)

旗牌   (白)     呔!里面有人么?

(下手乙上。)

下手乙  (白)     作什么?

旗牌   (白)     元帅有白牌一面,调众将齐至大营伺候,不得有误!

下手   (白)     得令!

(旗牌下。下手乙跪请。周虎上,与下手乙交耳。)

周虎   (白)     带马!

(周虎、下手乙同下。)

【第七场】

(旗牌上。)

旗牌   (白)     呔!里面有人么?

(下手丙上。)

下手丙  (白)     作什么?

旗牌   (白)     元帅有白牌一面,调众将齐至大营伺候,不得有误!

下手丙  (白)     得令!

(旗牌下。下手丙跪请。黄龙上,与下手丙交耳。)

黄龙   (白)     带马!

(黄龙、下手丙同下。)

【第八场】

(旗牌上。)

旗牌   (白)     呔!里面有人么?

(下手丁上。)

下手丁  (白)     作什么?

旗牌   (白)     元帅有白牌一面,调众将齐至大营伺候,不得有误!

下手丁  (白)     得令!

(旗牌下。下手丁跪请。黄信上,与下手丁交耳。)

黄信   (白)     带马!

(黄信、下手丁同下。)

【第九场】

(八下手引安殿邦、黄信、周虎、黄龙同上,旗牌上。)
安殿邦、
黄信、
周虎、

黄龙   (同白)    待我等下马。

旗牌   (白)     众将不必下马,大家齐到辕门候令,就此趱行!

安殿邦、
黄信、
周虎、

黄龙   (同白)    言之有理。请!

(旗牌、安殿邦、周虎、黄信同下。黄龙跌。)

黄龙   (白)     马怎么样了?

下手丙  (白)     马失前蹄。

黄龙   (白)     回营换马!

(黄龙、下手丙同下。)

【第十场】

(急急风牌。四红大校尉同上,过场,同下。)

【第十一场】

(四红龙套、四大铠、中军引潘洪同上。旗牌上。)

旗牌   (白)     参见元帅!交令。

潘洪   (白)     众将可曾到齐?

旗牌   (白)     俱已到齐,营门伺候。

潘洪   (白)     传众将进帐!

旗牌   (白)     元帅有令:传众将进帐!

(旗牌下。安殿邦、周虎、黄信同上。)
安殿邦、
周虎、

黄信   (同白)    参见元帅!

潘洪   (白)     众将官,今有圣上发饷银十万,赏赐尔等,就此望空谢过!

安殿邦、
周虎、

黄信   (同白)    吾皇万岁!万万岁!

潘洪   (白)     众将可曾到齐?

安殿邦、
周虎、

黄信   (同白)    到齐了。

潘洪   (白)     好。

             中军,吩咐起鼓听点!

中军   (白)     起鼓听点!

安殿邦、
周虎、

黄信   (同白)    啊!

中军   (白)     前营!

四红龙套 (同白)    有!

中军   (白)     后营!

四红龙套 (同白)    有!

中军   (白)     左营!

四红龙套 (同白)    有!

中军   (白)     右营!

四红龙套 (同白)    有!

中军   (白)     安殿邦!

安殿邦  (白)     有!

中军   (白)     周虎!

周虎   (白)     有!

中军   (白)     黄信!

黄信   (白)     有!

中军   (白)     黄龙!

四红龙套 (同白)    未到。

潘洪   (白)     啊!老夫初点大卯,黄龙因何未到?

安殿邦、
周虎、

黄信   (同白)    启元帅:天气炎热,营盘甚远,紧赶不上,也是有之。求元帅宽点二卯。

潘洪   (白)     中军,起鼓听点!

中军   (白)     啊!

             前营!

四红龙套 (同白)    有!

中军   (白)     后营!

四红龙套 (同白)    有!

中军   (白)     左营!

四红龙套 (同白)    有!

中军   (白)     右营!

四红龙套 (同白)    有!

中军   (白)     安殿邦!

安殿邦  (白)     有!

中军   (白)     周虎!

周虎   (白)     有!

中军   (白)     黄信!

黄信   (白)     有!

中军   (白)     黄龙!

四红龙套 (同白)    未到。

潘洪   (白)     啊!老夫连点二卯,黄龙竟敢不到,真正可恼!

中军   (白)     启元帅:天气炎热,营盘甚远,紧赶不上,也是有之。求元帅宽点三卯。

潘洪   (白)     起过。吩咐起鼓,单点黄龙!

四红龙套 (同白)    啊!

中军   (白)     黄龙!

四红龙套 (同白)    未到。

中军   (白)     黄龙!

四红龙套 (同白)    未到。

中军   (白)     黄龙!

四红龙套 (同白)    未到。

潘洪   (白)     中军,将误卯牌悬挂营门!

中军   (白)     啊!

(中军悬挂误卯牌。急急风牌。黄龙上。)

黄信   (白)     兄长,你来了?

黄龙   (白)     兄来了。

黄信   (白)     元帅连点三卯,你往哪里去了?

黄龙   (白)     马失前蹄,回营换马去了。

黄信   (白)     元帅传你,要小心了!

黄龙   (白)     无妨,元帅喜欢的是我呀。

             报!黄龙告进!参见元帅!

中军   (白)     黄龙到!黄龙到!

潘洪   (白)     黄龙,你来了?

黄龙   (白)     来了。

潘洪   (白)     老夫连点三卯,你往哪里去了?

黄龙   (白)     马失前蹄,末将回营换马去了。

潘洪   (白)     回营换马?

黄龙   (白)     正是。

潘洪   (白)     这也难怪你了。

黄龙   (白)     我说元帅喜欢的是我。

潘洪   (白)     住了!倘若胡儿杀来,你也回营换马不成?

黄龙   (白)     元帅开恩!

潘洪   (白)     尔抬起头来!

黄龙   (白)     有罪不敢抬头。

潘洪   (白)     恕你无罪。

黄龙   (白)     谢元帅!

潘洪   (白)     将倒是一员勇将,可惜老了!

黄龙   (白)     末将不老,上得阵去杀得敌,更算不老。

潘洪   (白)     老了!

黄龙   (白)     不老!

潘洪   (白)     住了!老弱残兵,枉费国家钱粮。

             来呀,斩了!

(四刀手同上,押黄龙同下。四刀手同上。)

四刀手  (同白)    斩首已毕。

潘洪   (白)     号令辕门!

四刀手  (同白)    啊!

(呼必显上。)

呼必显  (白)     啊!某正在后帐饮酒,忽听前帐斩斩杀杀,也不知为的是哪路军情?待我进帐,问个明白。

(呼必显看。)

呼必显  (白)     呜呼呀,看这老贼倒有些个威风杀气!我自有道理。

             老太师,末将有礼了!

潘洪   (白)     钦差不在后帐饮酒,来到前帐作甚?

呼必显  (白)     适才老太师斩斩杀杀,但不知斩的是哪员将官?

潘洪   (白)     老将黄龙。

呼必显  (白)     他身犯何罪?

潘洪   (白)     误了老夫大卯,故尔问斩。

呼必显  (白)     但不知他有多大前程?

潘洪   (白)     无非是小小的一个总兵。

呼必显  (白)     八台总兵,不通圣命,竟自敢斩!

潘洪呼  (白)     必显,难道说老夫斩的不公?

呼必显  (白)     斩的公。

潘洪   (白)     斩的不是?

呼必显  (白)     斩的是。

潘洪   (白)     既然斩的公,斩的是,也就罢了。出帐去吧!

呼必显  (白)     哎呀!看这老贼这样虎势狼威,叫我怎生下手?

黄信   (白)     唉,兄长啊!

(黄信哭。)

呼必显  (白)     要拿老贼,必须应在此人身上。

(呼必显转身进帐。)

呼必显  (白)     啊老太师!

潘洪   (白)     钦差,因何去而复转?

呼必显  (白)     小将奉旨前来发放饷银,意欲替老太师代散军饷,不知老太师尊意如何?

潘洪   (白)     散放军饷,乃是老夫份内之事,怎敢劳动钦差?

呼必显  (白)     当得的。只恐三军不服,还要借老太师的虎头金印一用。

潘洪   (白)     呼必显,你来的有奸?

呼必显  (白)     无奸。

潘洪   (白)     有诈?

呼必显  (白)     无诈。

潘洪   (白)     既无奸诈,尔因何要老夫虎头金印?

呼必显  (白)     小将若有奸诈,后宫娘娘焉有密旨前来问候老太师金安?

潘洪   (白)     是啊!尔若有奸诈,后宫娘娘焉有密旨前来问候老夫金安?嘿,尔乃是井底之蛙,能起多大风浪?小小蝼蚁,焉能撼动我这泰山!

             中军,看印拜过!

中军   (白)     遵命!

(中军掌印。吹打。呼必显拜印。)

呼必显  (白)     老太师,小将无非代劳而已,啊哈哈哈……

潘洪   (白)     咳!

(潘洪出帐,在小边椅坐。呼必显入帐子内坐,看。四校尉同上,同跪。)

呼必显  (白)     起过了!正是:

     (念)     孔明用计擒司马,韩信威名灭霸王!

     (白)     本爵,呼必显。奉旨雁门关代散军饷。

             中军,吩咐起鼓听点!

中军   (白)     啊!

             前后营!

四红龙套 (同白)    有!

中军   (白)     左右营!

四红龙套 (同白)    有!

中军   (白)     安殿邦!

安殿邦  (白)     有!

中军   (白)     周虎!

周虎   (白)     有!

中军   (白)     黄信!

四红龙套 (同白)    黄信!黄信!

呼必显  (白)     唗!本爵初点大卯,你在一旁,扬瞅不睬,敢是欺本爵年幼么?

黄信   (白)     启禀侯爷:适才老太师斩的那员老将,乃是末将的胞兄,我在一旁思兄落泪,望侯爷饶恕!

呼必显  (白)     可是一母同胞?

黄信   (白)     正是一母同胞。

呼必显  (白)     黄信附耳上来!

(呼必显与黄信附耳。)

黄信   (白)     喳!喳!喳!

(黄信与安殿邦、周虎交耳。)

呼必显  (白)     中军起鼓!

(黄信与安殿邦、周虎交耳。)

中军   (白)     啊!

             前后营!

四红龙套 (同白)    有!

中军   (白)     左右营!

四红龙套 (同白)    有!

中军   (白)     安殿邦!

安殿邦  (白)     有!

中军   (白)     周虎!

周虎   (白)     有!

中军   (白)     黄信!

黄信   (白)     在!

呼必显  (白)     单点潘洪!

(中军怕,摘帽子。)

中军   (白)     哎呀!

(中军跪。)

潘洪   (白)     啊!这娃娃不会点卯,把老夫的名字,也点在内。待我进帐问个明白。

安殿邦、
周虎、

黄信   (同白)    啊!

潘洪   (白)     看这小冤家,倒有些威风杀气。不要中了他人之计,老夫我自有道理。

             来,将他与我拿下了!

(安殿邦、周虎、黄信同不动。)

呼必显  (白)     圣旨下!“今有老贼潘洪……”

(潘洪惊。)

呼必显  (白)      “在雁门关私通北国,克扣军粮,按兵不动,苦害杨家。钦命扫殿侯呼必显锁拿潘洪,连夜进京。”

             来,与我拿下了!

(安殿邦、周虎、黄信同与潘洪脱衣摘帽。)
安殿邦、
周虎、

黄信   (同白)    呔!

潘洪   (白)     反了哇反了!

     (二黄摇板)  雁门关前失了计,

             凤凰却被雀鸟欺。

     (白)     呼必显!

安殿邦、
周虎、

黄信   (同白)    你要叫侯爷!

潘洪   (白)     叫他侯爷?

安殿邦、
周虎、

黄信   (同白)    叫他侯爷!

潘洪   (白)     他也配!

     (二黄摇板)  你在朝我在朝冤仇永有,

     (白)     除非你死!

     (二黄摇板)  我辞朝不奉君冤仇罢休。

呼必显  (二黄摇板)  本爵帐中传将令,

             大小三军听分明:

             有仇快把仇来报,

             有冤早把冤来伸。

黄信   (二黄摇板)  侯爷帐中传将令,

             杀兄冤仇要报清。

             手使宝剑来斩定,

潘洪   (白)     黄信,你要斩哪个?

黄信   (白)     要斩你!

潘洪   (白)     我乃皇亲国戚,斩我不得!你有几颗人头,擅自敢斩?退后些!

黄信   (白)     啊!

     (二黄摇板)  他是皇家一门亲。

             走上前来忙跪定,

             太师饶我命残生。

呼必显  (白)     住了!

     (二黄摇板)  胆小怎把高官做?

             怕死也要见阎罗!

             将老贼打在囚车内,

             一同上殿把本托。

(四校尉押潘洪同下。)

呼必显  (白)     列位将军,本爵意欲将雁门关印信付与黄老将军执掌,不知列位意下如何?

安殿邦、

周虎   (同白)    但凭侯爷。

黄信   (白)     末将才疏学浅,焉能当此重任!

呼必显  (白)     黄老将军不必推辞,大才必有大用。就此看印拜过!

(吹打。黄信拜印,呼必显拜印。)

黄信   (白)     后帐备有酒宴,与侯爷接风。

呼必显  (白)     王命在身,不敢久留。就此告辞。

             带马!

安殿邦、
周虎、

黄信   (同白)    送侯爷!

(呼必显上马,下。)
安殿邦、

周虎   (同白)    恭喜黄老将军!贺喜黄老将军!

黄信   (白)     大家同喜。后堂摆宴,大家同饮。

安殿宝、

周虎   (同白)    老将军请!

黄信   (白)     列位将军请!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433 ┊ 字数:7129 ┊ 最后更新:2013年11月14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