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告御状》

主要角色
杨延昭:老生
宋太宗:老生
赵德芳:小生
呼延必显:小生

情节
杨延昭回京,告潘洪十大罪状。宋太宗赐旨三道,命呼延必显至雁门关捉拿潘洪。

根据《京剧汇编》第五十五集:马连良藏本整理

录入:小豆子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50.9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四太监、大太监引宋太宗同上。)

宋太宗  (引子)    龙楼凤阁九重霄,有道君王坐龙朝。

     (念)     午夜漏声催箭晓,九重春色醉仙桃。旌旗日暖龙蛇动,宫殿风微燕雀高。

     (白)     孤、大宋天子国号雍熙在位。只因胡儿打来战表,寡人命潘洪挂帅,杨家父子以为先行,前去征剿,不知胜负如何。今日早朝。

             内侍,展放龙门!

大太监  (白)     遵旨。展放龙门哪!

(赵德芳上。)

赵德芳  (念)     感叹忠良事,奏与叔王知。

     (白)     儿臣见驾,叔王万岁!

宋太宗  (白)     平身,赐坐。

赵德芳  (白)     谢坐!

宋太宗  (白)     皇儿上殿,有何本奏?

赵德芳  (白)     启奏叔王:今有呼延老将军与杨家做保,气呕身亡了!

宋太宗  (白)     唉,老将军哪!

(宋太宗哭。)

赵德芳  (白)     杨老将军围困两狼山,里无粮草,外无救兵,命七子回营搬兵求救。潘太师不发人马倒也罢了;反提起打子之仇,将七将军绑在芭蕉树上,乱箭射死。

宋太宗  (白)     咳,我朝又丢了一员虎将!

赵德芳  (白)     杨老将军在两狼山下,望兵兵不到,望子子不归,在李陵碑下尽忠而亡!

宋太宗  (白)     皇儿怎么知道?

赵德芳  (白)     杨郡马回朝来了。

宋太宗  (白)     为何不上殿见孤?

赵德芳  (白)     他有父孝在身,不敢上殿。

宋太宗  (白)     恕他无罪。

             内侍,宣杨郡马上殿!

大太监  (白)     杨郡马上殿哪!

杨延昭  (内白)    领旨!

(杨延昭上。)

杨延昭  (高拨子)   为上殿先打朝王鼓,

             午门外来了我叩阁臣。

             朝前走不见了我的年迈父,

             朝后看又不见七弟小英雄。

             往日里上金殿弟兄们成双摆对,

             到如今只落得延昭一个人。

             凄惨惨悲切切把金殿来上,

             有罪的杨延昭见圣君。

     (白)     罪臣、杨延昭见驾,吾皇万岁!

宋太宗  (白)     杨郡马为何不抬起头来?

杨延昭  (白)     有罪不敢抬头。

宋太宗  (白)     恕卿无罪。

杨延昭  (白)     谢万岁!

宋太宗  (白)     头顶何物?

杨延昭  (白)     御状。

宋太宗  (白)     呈上来。

(杨延昭呈状,宋太宗看,念。)

宋太宗  (白)     “具叩阁人罪臣杨延昭,今告太师潘洪按兵不发,谋篡山河等……”

赵德芳  (白)     唔!大胆杨郡马!别人可以告得,潘太师乃当今国丈,你都敢告?吃小王一锏!

宋太宗  (白)     皇儿,只要他告得有理。有道是: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可以告得。

赵德芳  (白)     可以告得?

             杨郡马,万岁准告,你有什么冤枉?一一诉来!

杨延昭  (白)     容奏!

     (唱)     杨延昭跪金阶啼哭掉泪,

             尊一声万岁爷和八贤君。

             我这里写就了御状一纸,

             听为臣一本一本奏当今:

             那胡儿打来了连环战表,

             他要夺吾主爷锦绣乾坤。

             潘仁美在金殿挂了帅印,

             臣父子在马前做了先行。

             在三关领兵来点卯,

             误了日期问典刑。

             多亏了呼延将军把情讲,

             赦却了父子戴罪立功。

             一计不成把二计定,

             可怜他年迈之人气死边庭。

             黄道日不发人和马,

             黑煞日期要兴兵。

             五百名校刀手把守关门上,

             他要臣父子们将胡儿斩尽绝根。

             要得胜许我们回营交令,

             斩不尽杀不绝不许回营。

             臣父子只得决一死战,

             围困在两狼山好不惨情。

             被番兵四下里围成铁桶,

             内无粮草外无救兵。

             命七弟回大营搬兵取救,

             潘太师提起了打子事情。

             将臣弟绑法标屈死可悯,

             射一百单三箭一命归阴。

             臣的父两狼山望兵不到,

             他望子来子亦无音。

             命臣我探听七弟信,

             可怜他年迈人李陵碑下丧残生。

             臣当初八个人把幽州闯,

             到如今只剩下为臣一人。

             没奈何逃出了边关外,

             写下了御状叩明君。

             臣不告圣天子三宫六院,

             臣不告王子与龙孙;

             臣不告朝中公侯驸马,

             臣不告文武众公卿;

             臣不告五府并六院,

             臣不告各府州县共子民;

             臣不告解粮官限误时刻,

             十道本告的是太师潘洪。

宋太宗  (白)     告他何来?

杨延昭  (白)     万岁!

     (唱)     一告他私通辽邦打战表,

             二告他谋篡山河是真情;

             三告他文官挂了武帅印,

             四告他要臣父子做先行;

             五告他逼得那呼延老将丧了命,

             六告他上方宝剑乱斩人;

             七告他公报私仇射死我七弟,

             八告他害我父李陵碑下命归阴;

             九告他在边关开怀畅饮,

             十告他卖官爵私受金银。

             臣告他若有一事错,

             情愿枭首在午门。

             杨延昭心中苦楚说不尽!

赵德芳  (唱)     贤王听来也伤心。

宋太宗  (唱)     这是君也哭来,

杨延昭  (白)     万岁!

     (唱)     我臣也哭,

赵德芳  (唱)     小王落泪,

大太监  (唱)     两旁内侍臣大放悲声。

杨延昭  (白)     万岁呀!

     (唱)     万岁准了臣的本,

             君是君来臣是臣。

             万岁不准臣的本,

             回到火塘为庶民。

(杨延昭下。)

宋太宗  (白)     皇儿传旨:可有粗心胆大之臣,去到雁门关提拿潘洪进京问罪?

赵德芳  (白)     遵旨。

(赵德芳向内。)

赵德芳  (白)     万岁有旨:可有粗心大胆之臣,去到雁门关提拿潘洪进京问罪?

呼延必显 (内白)    呼必显愿往!

赵德芳  (白)     启奏叔王:呼必显愿往。

宋太宗  (白)     随旨上殿!

赵德芳  (白)     随旨上殿。

呼延必显 (内白)    领旨!

(呼延必显上。)

呼延必显 (白)     扫殿侯呼必显见驾,吾皇万岁!

宋太宗  (白)     平身。

呼延必显 (白)     万万岁!

             贤爷千岁!

赵德芳  (白)     平身。

呼延必显 (白)     千千岁!

宋太宗  (白)     呼卿,命你去到雁门关提拿潘洪进京问罪,可有此胆量?

呼延必显 (白)     小臣有此胆量。求万岁赐臣三道圣旨!

宋太宗  (白)     哪三道圣旨?

呼延必显 (白)     头道圣旨:提上方宝剑。

宋太宗  (白)     二?

呼延必显 (白)     二道圣旨:发饷银十万犒赏三军。

宋太宗  (白)     三?

呼延必显 (白)     三道圣旨:后宫娘娘问候老太师金安。

宋太宗  (白)     件件依从。正是:

     (念)     圣旨到北番,

呼延必显 (念)     捉拿奸佞还。

赵德芳  (念)     但愿多仔细,

呼延必显 (白)     贤爷!

     (念)     臣知非等闲。

(呼延必显下。)

赵德芳  (白)     朝事已毕,请驾回宫!

宋太宗  (白)     退班!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3252 ┊ 字数:2520 ┊ 最后更新:2010年12月07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