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托兆碰碑》

主要角色
杨继业:老生
杨延嗣:净
杨延昭:老生
韩延寿:净
苏武:老生

《李陵碑》周正荣饰杨继业
《李陵碑》周正荣饰杨继业
情节
杨继业被困两狼山,命杨七郎突围搬兵。潘洪为报子仇,用酒将杨七郎灌醉,乱箭射死。杨七郎鬼魂与杨继业托兆。杨继业复命杨六郎回朝求救。援兵不至,人马冻饿,杨继业碰死李陵碑前。

根据《京剧汇编》第五十五集:赵德普藏本整理

录入:人生过客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38.5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鬼卒引杨延嗣同上。)

杨延嗣  (念)     在生前拳打潘豹,赴阴曹恶气难消!

     (白)     我乃七郎延嗣鬼魂是也。只因我父子被困两狼山,奉了爹爹之命,回到雁门搬兵求救。不想潘洪老贼心怀旧恨,将俺诓下马来,用酒劝醉,绑在芭蕉树上,射了俺一百单三箭,将俺射死。俺不免回到两狼山,与我父托上一兆。

             众鬼卒!

四鬼卒  (同白)    唔!

杨延嗣  (白)     驾起阴风,两狼山去者!

四鬼卒  (同白)    唔!

杨延嗣  (唱)     我杨家保宋君忠心秉正,

             可叹我老爹尊困大营、里无粮草、外无救兵、好叫人泪洒埃尘。

             都只为天庆王把巧计定,

             设下了双龙会惹动刀兵。

             我大哥替宋王把忠来尽,

             我二哥短剑下命赴幽冥;

             我三哥被马踏尸无踪影,

             我四哥和八弟失落番营;

             我五哥他把那五台山进,

             弃红尘拜师尊学道法,每日里在禅堂,时时刻刻念经文,他就成了僧人。

             我六哥在三关身挂帅印,

             最可叹我七郎乱箭攒身。

             叫鬼卒驾阴风把两狼山进,

             见了那老爹爹细说分明,我大放悲声。

(杨延嗣、四鬼卒同下。)

【第二场】

(起初更鼓。)

杨继业  (內二黄导板) 金乌坠玉兔升黄昏时候,

(杨继业上。)

杨继业  (二黄回龙)  盼娇儿不由人珠泪双流。我的儿啊!

     (二黄原板)  七郎儿回雁门搬兵求救,

             为什么此一去不见回头?

             怕只怕潘仁美前仇依旧,

             怕只怕我的儿一命罢休。

             含悲泪进大营双眉紧皱,

             腹内肌身寒冷遍体飕飕。

(杨继业睡。起二更鼓。杨延昭上。)

杨延昭  (唱)     听谯楼打罢了二更时分,

             杨延昭倒做了巡更之人。

             迈虎步我且把宝帐来进,

             又只见老爹爹瞌睡沉沉。

             我这里脱衣衫急忙盖定,

             困沉沉坐一旁不敢高声。

(杨延昭坐,睡。起三更鼓。四鬼卒引杨延嗣同上。)

杨延嗣  (唱)     听谯楼打罢了三更时分,

             半空中又来了七郎鬼魂。

             叫鬼卒驾阴风宋营来进,

             又只见老爹爹瞌睡沉沉。

             我这里将他的梦魂惊醒,

(杨延嗣拂杨继业。)

杨继业  (唱)     猛抬头又只见七郎娇生。

             我命儿回雁门搬兵求救,

             儿为何哭啼啼身带雕翎?

             我这里下位去将儿抱定!

(杨继业睡。)

杨延嗣  (唱)     老爹爹休贪睡儿有话云。

             都只为两狼山父子被困,

             老爹爹命孩儿搬取救兵。

             潘洪贼想起了打子仇恨,

             将孩儿绑芭蕉乱箭攒身。

             回头来我再与六兄来论,

             小弟言来听分明:

             高堂母还要你多多侍奉,

             休得要学小弟不孝之人。

             我本当与六兄多谈多论,

             怕的是天明亮难回天庭。

(杨延嗣、四鬼卒同下。)

杨继业  (唱)     方才朦胧刚睡定,

             梦见七郎回大营。

             睁开了昏花眼用目观定,

             又只见六郎儿瞌睡沉沉。

     (白)     我儿醒来!

杨延昭  (唱)     适才间与七弟把话来论,

             猛抬头又只见年迈爹尊。

     (白)     哎呀爹爹呀!适才见七弟浑身是血,头带雕翎,不知是何缘故?

杨继业  (白)     唔呼呀!为父也得此梦。我想梦梦相同,必有应验。哎呀儿呀!快快回去,探听你七弟下落!

杨延昭  (白)     孩儿不去。

杨继业  (白)     为何不去?

杨延昭  (白)     爹爹年迈,孩儿放心不下。

杨继业  (白)     为父虽然年迈,身体倒还健康。我儿不必忧虑,快快前去才是!

杨延昭  (白)     孩儿还是不去!

杨继业  (白)     哎呀儿呀!为父倒有父子之情,难道我儿你就无有手足之义么?

杨延昭  (白)     爹爹不必如此,孩儿前去就是。

杨继业  (白)     这便才是。快快上马去吧!

杨延昭  (白)     孩儿去也!

     (唱)     倘若胡儿来骂阵,

             稳坐大营莫出兵。

             辞别爹爹跨鞍镫,

             探得消息即回程。

(杨延昭下。)

杨继业  (白)     六郎!延昭!唉,我的儿呀!

     (唱)     见娇儿上了马能行,

             手指潘洪发恨声。

             我儿若有好和歹,

             我把老命与尔拼。

     (白)     儿呀!

(杨继业下。)

【第三场】

(四番兵引韩延寿同上。)

韩延寿  (白)     俺,韩延寿。奉了太后之命,把守虎口交牙峪。

             来呀!

四番兵  (同白)    有!

韩延寿  (白)     就此前往!

四番兵  (同白)    啊!

(杨延昭上。)

杨延昭  (白)     来将通名!

韩延寿  (白)     韩延寿在此。

杨延昭  (白)     前番饶你不死,又来送命!

韩延寿  (白)     一派胡言!放马过来!

(杨延昭、韩延寿同起打,过合。杨延昭败下。杨延嗣上。韩延寿退,杨延嗣下。)

韩延寿  (白)     且住!正要擒那六郎下马,忽然七郎显圣。

             巴图鲁!

四番兵  (同白)    有!

韩延寿  (白)     收兵!

四番兵  (同白)    啊!

(韩延寿、四番兵同下。)

【第四场】

(杨延昭上。)

杨延昭  (白)     休赶哪休赶!

             且住!且喜逃出虎口。不免回朝搬兵便了!

(杨延昭下。)

【第五场】

(四老军扛刀、抬弓引杨继业同上。)

杨继业  (唱)     叹杨家秉忠心大宋扶保,

             到如今只落得兵败荒郊。

             恨北国萧银宗打来战表,

             擅敢夺我主爷锦绣龙朝。

             贼潘洪在金殿帅印挂了,

             我父子倒做了马前英豪。

             金沙滩双龙会一阵败了,

             只杀得血成河鬼哭神嚎。

             大郎儿替宋主把忠尽了,

             二郎儿短剑下命赴阴曹;

             杨三郎被马踏尸骨难找,

             四、八郎失番邦无有下梢;

             杨五郎在五台削发修道,

             七郎儿被潘洪射死芭蕉。

             只剩下六郎儿随营征讨,

             可叹他尽得忠又尽孝、身披铠甲、南征北剿、昼夜杀砍、马不停蹄、为国勤劳。

             可叹我八个子四子丧了,把四子丧了,

             我的儿呀!

             一家人只落得无有下梢。

             方良臣与潘洪又生计巧,

             请我主到五台快乐逍遥。

             又谁知中了那奸贼圈套,

             四下里众番奴有如海潮。

             多亏了杨延昭一马来到,

             一杆枪保圣驾闯出笼牢。

             有老夫领人马夜来战道,

             那时我东杀西砍、左冲右撞、虎撞羊群、被困在两狼山,内无有粮、外无有草、盼兵不到、盼子不归、眼见得我这老残生就难以还朝。

             我的儿呀!

四老军  (同白)    饿呀!

杨继业  (唱)     饥饿了就该把战马砍倒!

四老军  (同白)    冷啊!

杨继业  (唱)     身寒冷就该把帐棚焚烧。

(空中雁鸣。)

四老军  (同白)    雁来了!

(杨继业打雁,弓折弦断。)

杨继业  (唱)     宝雕弓打不着空中飞鸟,

             弓又折弦又断为的哪条?

(探子上。)

探子   (白)     报!战马被石虎咬倒。

杨继业  (白)     不好了!

     (唱)     恨石虎把我的战马咬倒,

             为大将无良骑怎把兵交?

             看过了青铜刀前把路找,

             找一个避风所再作计较。

(杨继业、四老军同下。)

【第六场】

(苏武上。)

苏武   (白)     吾乃汉世苏武是也。今当令公归位之期,不免在此点化于他。待我点化一座庙宇,一座碑牌,再变一只老羊。远远望见令公来也!

(杨继业上。)

杨继业  (唱)     当年路过五台山,

             智空长老对我言。

             他道我在两狼山前遭围困,

             到如今果应了智空言。

老丈   (白)     请了!

苏武   (白)     请了!

杨继业  (白)     请问老丈,此地是什么所在?

苏武   (念)     此地是我庄,庄前是两狼。虎口交牙峪,犯者一命亡!

杨继业  (白)     老丈在此做些什么?

苏武   (白)     在此牧羊。

杨继业  (白)     这样兵荒马乱,你还牧的什么羊啊?

苏武   (念)     兵荒不兵荒,与我却无妨。老汉无别干,在此牧老羊。

杨继业  (白)     这老羊有什么贵处呢?

苏武   (念)     慢道老羊无贵样,提起老羊甚惨伤。生下几个羊羔子,轰轰烈烈在世上。

             今日几个死,明日几个亡。老汉掐指算,今日死老羊。

     (白)     老羊!老羊!还不与我死!

杨继业  (白)     呀呸!

     (唱)     老丈说话理不通,

             句句说的杨令公。

             手执宝刀将你砍,

(苏武接刀下。)

杨继业  (唱)     狂风一阵影无踪。

     (白)     且住!一阵狂风,老丈不见,又将我的宝刀收去。有道是:为大将者,能舍千军,不舍寸铁。待我找上前去。

(杨继业走小圆场。)

杨继业  (白)     来此已是苏武庙,待我进去看来。那旁有一碑碣,待我看来。“李陵碑”,呀呀呸!想这李陵乃是背主求荣之人,是何人与他立这碑碣在此?上面还有几行小字,待我看来。

     (念)     “庙是苏武庙,碑是李陵碑。令公来到此,卸甲又丢盔。”

     (白)     且住!这诗句分明是指点于我。想我被困在两狼山——

     (念)     白日受饥饿,夜晚受风吹。盼兵兵不到,盼子子不归。

     (白)     我何必等到冻饿而死,也罢!不免拜谢宋王爵禄之恩,就碰死在这李陵碑下!

(杨继业碰壁,死。四番兵、韩延寿同上。)

韩延寿  (白)     呜呼呀!原来是老令公碰死李陵碑下。

             巴图鲁,将他尸体搭了下去!

(四番兵搭杨继业同下。)

韩延寿  (白)     待我报与太后知道便了!

(韩延寿下。)
(完)


浏览次数:5128 ┊ 字数:3609 ┊ 最后更新:2015年03月11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