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打潘豹》

主要角色
杨延嗣:净
杨继业:老生
杨延昭:武生
潘豹:净
潘洪:净
赵普:老生
赵德芳:小生
宋太宗:老生

情节
宋太宗时,潘洪谋篡,命子潘豹摆设擂台,以招天下勇士。潘豹恃权仗势,激怒杨继业七子杨延嗣,将潘豹打死。潘洪即扭杨继业面君。杨延嗣问斩。适边关告急,经八贤王赵德芳谏奏,杨延嗣免死,父子戴罪出征。

根据《京剧汇编》第五十五集:王连平藏本整理

录入:泠娜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56.5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潘洪、赵普、高怀德、曹彬同上。点绛唇牌。)

潘洪   (白)     老夫、潘洪。

赵普   (白)     下官、赵普。

高怀德  (白)     本爵、高怀德。

曹彬   (白)     本帅、曹彬。

潘洪   (白)     列位大人请了!

赵普、
高怀德、

曹彬   (同白)    请了。

潘洪   (白)     昨据进奏院奏称,幽州兵马使杨继业征辽得胜,班师回朝。今日万岁升座朝元殿,召见杨继业。我等肃恭伺候!

潘洪、
赵普、
高怀德、

曹彬   (同白)    呀,八音竞奏,圣驾升座来也!

(四太监、大太监引宋太宗同上。)

宋太宗  (引子)    端冕垂裳,更欣慰,文武臣良。

潘洪、
赵普、
高怀德、

曹彬   (同白)    文武朝参,愿吾皇万岁!

宋太宗  (白)     平身。

潘洪、
赵普、
高怀德、

曹彬   (同白)    万万岁!

宋太宗  (念)     晨开阊阖启曈昽,气盖山河殿宇中。禹甸三千开穑事,姬姓八百肇农功。

     (白)     寡人,大宋天子,年号雍熙,悉遵太祖成法,俾正尊位。且喜四海升平,万民康阜。不料番辽扰乱,朕命杨继业父子前去征剿。昨据进奏院奏称,杨继业父子恢复遂城、瓦桥等处,今日班师回朝,朕当召见慰劳。

             内侍,宣杨继业上殿!

大太监  (白)     万岁有旨:杨继业上殿哪!

杨继业  (内白)    领旨!

(杨继业上。)

杨继业  (念)     宋运兴隆启圣明,武将效命发长征。番人弃甲抛戈遁,方显杨家建奇勋。

     (白)     臣,杨继业见驾,吾皇万岁!

宋太宗  (白)     平身。

杨继业  (白)     万万岁!

宋太宗  (白)     卿将征辽经过,奏与朕知!

杨继业  (白)     容奏!

(牌子。)

宋太宗  (白)     卿家征番功苦。

             内侍,命光禄寺长春殿设宴,与杨家父子贺功。

大太监  (白)     领旨!

杨继业  (白)     谢主隆恩!

(合头。大太监领杨继业同下。)

赵普   (白)     赵普有本启奏。

宋太宗  (白)     平身。奏来!

赵普   (白)     万万岁!臣年逾七旬,气体衰迈。伏乞陛下怜枯朽之体,允卸政事!

宋太宗  (白)     卿相布衣知遇,朝廷赖卿扶持,何以辞职?

赵普   (白)     臣若蒙恩准致仕,虽身归田里,而心在廷阙。此后有生之日。愿效犬马,图报国家。

宋太宗  (白)     卿相所奏,情词迫切,朕加恩以原官致仕,遂卿之志。遇有大事商议,卿闻命之日。当即随使前来,勿负朕望!

赵普   (白)     谢主隆恩!

宋太宗  (白)     曹彬、高怀德!

曹彬、

高怀德  (同白)    臣!

宋太宗  (白)     代朕赐宴,与赵卿相饯行!

曹彬、

高怀德  (同白)    领旨!

赵普   (白)     谢主隆恩!

潘洪   (白)     朝事已毕,请驾回宫!

宋太宗  (白)     退班!

(合头。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二场】

(潘虎、潘豹同上。)
潘虎、

潘豹   (同引子)   胆壮心豪,喜的是,棍棒枪刀!

     (同念)    豪毅英雄胆气粗,轩昂人物世间无。父子专心无别顾,要谋宋室帝王都!

     (同白)    某、潘太师之子——

潘虎   (白)     潘虎。

潘豹   (白)     潘豹。

潘虎   (白)     兄弟请了!

潘豹   (白)     兄长请了!

潘虎   (白)     你我自幼懒读诗书,爱习拳棒,爹爹请来教授周青,传授你我武艺,要密谋朝廷。只是无处下手,如何是好?

潘豹   (白)     小弟倒有一计。

潘虎   (白)     有何妙计?

潘豹   (白)     天齐庙外地面宽大,可以修建擂台。招募天下勇士,以为羽翼。然后密图大事,必定成功。

潘虎   (白)     且候爹爹下朝,一同商议。

潘洪   (内白)    回府!

(四文堂引潘洪同上。)
潘虎、

潘豹   (同白)    参见爹爹!

潘洪   (白)     罢了,坐下。

潘虎、

潘豹   (同白)    告坐!

潘洪   (笑)     哈哈哈……

潘虎、

潘豹   (同白)    爹爹,今日下朝,为何发笑?

潘洪   (白)     为父久蓄异心,密谋朝廷,所虑者赵普也。今赵相辞职,恩予致仕。为父心内无有顾忌,大事济矣。

潘虎   (白)     我二人亦在正议此事。

潘豹   (白)     孩儿有计在此。

潘洪   (白)     有何妙计?

潘豹   (白)     爹爹奏明天子,假说摆设擂台,招募勇士,以为国家之用。那时孩儿施展平生本领,一来打尽天下英雄,二来招募勇士便中行事,这宋室江山岂不唾手而得?

潘洪   (白)     此计甚好。擂台修建何处?

潘豹   (白)     天齐庙外。

潘洪   (白)     如此,你二人修建擂台。待为父奏闻天子,就说征讨南唐,缺少健将,摆设擂台,招募勇士,以为征唐之用。

潘虎、

潘豹   (同白)    爹爹高见。

潘洪   (白)     正是:

     (念)     摆设擂台擒龙策,

潘虎、

潘豹   (同念)    夺取山河顷刻中。

(潘洪、潘虎、潘豹同下。)

【第三场】

(四太监、大太监引宋太宗同上。)

宋太宗  (唱)     匡襄四海事业创,

             敬天法祖治家邦。

             群臣股肱忠君上,

             文修武备震戎羌。

(潘洪上。)

潘洪   (唱)     进宫奏本摆擂场,

             异志图谋宋家邦。

     (白)     来此宫门,待吾叩环。

(潘洪叩环。)

大太监  (白)     何人叩环?

潘洪   (白)     潘洪有本启奏。

大太监  (白)     候着。

             启万岁:潘洪有本启奏。

宋太宗  (白)     宣他进宫。

大太监  (白)     领旨。

             万岁有旨:潘洪进宫!

潘洪   (白)     领旨。

             臣、潘洪参见万岁!

宋太宗  (白)     平身。

潘洪   (白)     万万岁!

宋太宗  (白)     有何本奏?

潘洪   (白)     启奏万岁:南唐李煜昔日奉表归化,实出其心。今久不来朝贡,恐其臣下主谋违抗。臣久蓄伐唐之谋,因北辽用兵,杨家父子既战胜辽兵,还须北防,南唐亦应伐讨。伏乞陛下训示!

宋太宗  (白)     太师忠心为国、但不知可挂何人为帅?

潘洪   (白)     可以挂曹彬为帅。只是缺少健将。臣子潘豹要摆设擂台,招募天下勇士,以为健将。然后再征讨南唐,必定成功。

宋太宗  (白)     依卿所奏,听孤旨下!

     (唱)     李煜无知信羽党,

             辜恩背约负上邦。

             摆设擂台召健将,

             太师筹算定南唐。

潘洪   (白)     万岁!

     (唱)     懦弱南唐无君上,

             不来朝贡理不当。

             因此为臣把国匡,

             摆设擂台招豪强。

             辞别万岁出宫往,

             父子指日作君王。

(潘洪下。)

宋太宗  (唱)     忠勤王事潘国丈,

             杨家父子是栋梁。

             北辽还须去抵挡,

             南唐也要讨他降。

(宋太宗、四太监、大太监同下。)

【第四场】

(杨延平、杨延定、杨延朗、杨延辉、杨延德、杨延昭、杨延嗣同上。)
杨延平、
杨延定、
杨延朗、
杨延辉、
杨延德、
杨延昭、

杨延嗣  (同粉蝶儿牌) 君正臣良,

             诚所谓,君正臣良。

             顺天心,升平景象。

             上勤政,德及万方。

             普州中,皆称颂皇恩浩荡。

     (同念)    国家万年永一统,人民生世遇年丰。父母福寿如山重,兄弟个个受荫封。

杨延平、
杨延定、
杨延朗、
杨延辉、
杨延德、
杨延昭、

杨延嗣  (同白)    俺——

杨延平  (白)     大郎延平。

杨延定  (白)     二郎延定。

杨延朗  (白)     三郎延朗。

杨延辉  (白)     四郎延辉。

杨延德  (白)     五郎延德。

杨延昭  (白)     六郎延昭。

杨延嗣  (白)     七郎延嗣。

杨延平  (白)     众位兄弟请坐!

杨延定、
杨延朗、
杨延辉、
杨延德、
杨延昭、

杨延嗣  (同白)    大哥请坐!

杨延平  (白)     众位兄弟!

杨延定、
杨延朗、
杨延辉、
杨延德、
杨延昭、

杨延嗣  (同白)    大哥!

杨延平  (白)     你我弟兄随父征辽,得胜班师,天子赐宴慰劳,真乃有道明君!

杨延定、
杨延朗、
杨延辉、
杨延德、
杨延昭、

杨延嗣  (同白)    我弟兄蒙恩授为代州团练使,连胜辽敌,以报朝廷知遇厚恩也!

杨延嗣  (白)     大哥,我父子自投天朝以来,每日身临敌境,并无清闲之期。今日歇马无事,闻得天齐庙大开圣会,小弟要前去逛会游玩,不知大哥可允许否?

杨延平  (白)     七贤弟要去逛会,六弟同去游玩!

杨延昭  (白)     是。

杨延嗣  (白)     啊!为何叫咱六哥跟随?

杨延平  (白)     不是啊!恐你惹祸,爹爹知道,大家不便。

杨延嗣  (白)     嘿!你这么唠唠叨叨,好不絮烦!

杨延平  (白)     若不叫你六哥跟随,你就不要去了!

杨延嗣  (白)     但凭大哥!

杨延平  (白)     六弟同去,听愚兄吩咐!

杨延昭、

杨延嗣  (同白)    是。

杨延平  (唱)     七贤弟去逛会凡事慎重,

             六贤弟相依傍意见须同。

杨延昭、

杨延嗣  (同白)    遵命!

杨延昭  (唱)     劝贤弟须谨慎切勿任性,

杨延嗣  (唱)     你何必絮叨叨仔细叮咛!

             急趋行莫错过此番美景,

             天齐庙去游玩别有不同。

(杨延昭、杨延嗣同下。)

杨延平  (唱)     延嗣弟生得来秉性刚猛,

             怕得是惹祸事连累弟兄。

             因此上派延昭身旁跟定,

杨延定、
杨延朗、
杨延辉、

杨延德  (同唱)    他二人去逛庙忙忙匆匆。

(杨延平、杨延定、杨延朗、杨延辉、杨延德同下。)

【第五场】

马飞熊、

李彪   (内同白)   走啊!

(马飞熊、李彪同上。)
马飞熊、

李彪   (同唱)    二龙山上同聚守,

             英雄膂力神鬼愁。

     (同白)    俺——

马飞熊  (白)     马飞熊。

李彪   (白)     李彪。

马飞熊  (白)     贤弟请了!

李彪   (白)     兄长请了!

马飞熊  (白)     你我弟兄聚守二龙山,剪径劫商,倒也安然自在。今闻潘国舅在天齐庙设立擂台,你我前去会会虎、豹弟兄!

李彪   (白)     请啊!

马飞熊、

李彪   (同唱)    熊、彪二人擂台走,

             虎、豹弟兄顷刻休。

(马飞熊、李彪同下。)

【第六场】

史文   (内白)    走啊!

(史文上。)

史文   (唱)     太祖封父东平王,

             功在开国定边疆。

     (白)     俺、东平王世子史文是也。今有潘豹弟兄在天齐庙摆下擂台。俺心不忿,要会会潘氏弟兄,就此走遭也!

     (唱)     他父潘洪是奸相,

             倚仗势力压一方。

             史文不忿擂台往,

             显个手段把他伤。

(史文下。)

【第七场】

(四游人同上。)

游人甲  (白)     列位,今天是天齐大帝圣诞,庙前有许多杂耍艺儿,咱们得瞧瞧去。

游人乙  (白)     听说潘国舅在庙旁高搭擂台,要在人前卖弄他的武艺。这个热闹咱们得去开开眼。

四游人  (同白)    走着!

(四游人同下。)

【第八场】

潘虎、

潘豹   (内同白)   马来!

(潘虎、潘豹同上。)
潘虎、

潘豹   (同唱)    椒房贵戚谁能僭,

             英勇自恃力揪天。

     (同白)    俺——

潘虎   (白)     潘虎。

潘豹   (白)     潘豹。

潘虎   (白)     兄弟请了!

潘豹   (白)     兄长请了!

潘虎   (白)     你我今在天齐庙外立下擂台,意欲打尽天下武士,方显我父子是第一人物也。

潘豹   (白)     言之有理,擂台去者!

潘虎   (白)     请啊!

潘虎、

潘豹   (同唱)    平生技能难施展,

             立擂方显艺无边。

(潘虎、潘豹同下。)

【第九场】

(场设庙堂。住持上。)

住持   (念)     道学三乘法,玄宫妙道真。

     (白)     小道乃天齐庙中住持便是。今乃天齐大帝圣诞之期,年例百姓迎神赛会,今年又有潘国舅在庙旁高搭擂台,要在人前卖弄他的武艺,今日之会非同往年,不免吩咐烹茶伺候烧香客人。正是:

     (念)     准备清茶来接待,年年今日赛会来。

杨延昭、

杨延嗣  (内同白)   走哇!

(杨延昭、杨延嗣同上。)

杨延昭  (唱)     天齐庙开圣会人烟甚众,

杨延嗣  (唱)     焚香客络绎来热闹哄哄。

(杨延昭、杨延嗣同进庙。小吹打。杨延昭、杨延嗣同拜。)

杨延昭  (唱)     拜酬神祈求事国家昌盛,

杨延嗣  (唱)     愿父母永安泰福寿康宁。

杨延昭  (唱)     弟兄们出庙堂四下观定,

(住持暗下。杨延嗣望。)

杨延嗣  (唱)     猛抬头又只见擂字悬空。

     (白)     六哥,你看那旗竿之上悬定“擂”字,莫非有人在此摆擂不成?

杨延昭  (白)     问过住持,便知分晓。

杨延嗣  (白)     住持哪里?

(住持上。)

住持   (白)     客官何事?

杨延嗣  (白)     我且问你,那旁旗竿之上悬定“擂”字,敢是有人在此摆擂?

住持   (白)     不错,有人在此摆擂。

杨延嗣  (白)     摆擂者何人?

住持   (白)     就是国丈之子潘国舅。

杨延嗣  (白)     敢是那潘虎、潘豹?

住持   (白)     正是。

(住持下。)

杨延嗣  (白)     好贼子!

     (唱)     小潘豹立擂台武艺卖弄,

             杨延嗣闻此信怒气填胸。

             他父子在朝堂倚权压众,

             埋没我杨家将汗马大功。

     (白)     六哥,我父子征辽归来,天子赐宴,满朝文武俱来慰劳,唯有潘氏父子轻藐我等。这廝今日在此设立擂台,小弟要与那潘豹小儿见个高下!

杨延昭  (白)     贤弟,你我出门之时,大哥嘱咐不可生事!

杨延嗣  (白)     哎呀,虽是大哥嘱咐,小弟今闻此事,怒气填胸,若不打那潘豹,誓不为人也!

杨延昭  (白)     使不得!

杨延嗣  (白)     闪开了!

     (唱)     某曾在瓦桥关征番战胜,

             今日里何惧这潘氏浑虫!

(内呐喊声。)

杨延嗣  (白)     啊!

     (唱)     耳边厢又听得人声哄动,

     (白)     有了!

     (唱)     咱只得上高坡细看分明。

(杨延昭、杨延嗣同下。)

【第十场】

(四家将引周青同上。)

周青   (念)     主命怎辞劳,今朝论英豪。

     (白)     某,潘太师府中教师周青是也。今乃天齐圣诞,游人甚众,赛会者颇多。国舅在此搭起擂台一座,要卖弄武艺,查访英雄好汉,另有别图。太师放心不下,命俺保护国舅,以防不测。不免在此等候。远远望见国舅来也!

(急急风牌。潘虎、潘豹同上,同下马。)

周青   (白)     周青迎接国舅!

潘虎、

潘豹   (同白)    教师在此做甚?

周青   (白)     奉太师钧旨,保护国舅。

潘豹   (白)     咳,爹爹忒以过虑了!想你我弟兄全身武艺,何人敢来对敌?

潘虎   (白)     倘若有人打擂,教师只在一旁观看,不要帮助!

周青   (白)     是。

潘虎、

潘豹   (同白)    一同上擂!

(潘虎、潘豹同上擂台。)

潘虎   (白)     你我演习一回。

(潘虎、潘豹同拉拳。)
潘虎、

潘豹   (同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四游人同上。)

潘豹   (白)     呔!台下听者:俺潘国舅在此立擂比武,原为招募勇士,自有用处。无论军民人等,如能打俺一拳,踢俺一足,输银一锭。打跌我者,请入府中拜为教师,每月厚给供养,决不食言。倘若被我失手打伤,亦不得反悔。有胆量者,上台会俺一会!

马飞熊  (内白)    俺来也!

(马飞熊上。)

潘豹   (白)     呔!来者敢是打擂的的么?

马飞熊  (白)     然也!

潘豹   (白)     报名上来!

马飞熊  (白)     听者!俺乃二龙山好汉马飞熊是也。

潘豹   (白)     马飞熊!方才某家所讲,量必听见。拳头之下,无有眼睛。倘有伤损之处,休要见怪!

马飞熊  (白)     那个自然。

潘豹   (白)     请!

(潘豹、马飞熊同起打,马飞熊败下。李彪上。)

潘豹   (白)     呔!你这人上得擂台,敢是心中不服?

李彪   (白)     要与马飞熊报仇!

潘豹   (白)     你叫什么?

李彪   (白)     二龙山好汉李彪是也!

潘豹   (白)     咳,兽中虎、豹为王,熊、彪岂是俺的对手?

李彪   (白)     休出大言,招打!

(潘豹、李彪同起打,李彪败下。)

潘豹   (笑)     哈哈哈……

潘虎   (白)     贤弟歇息。

(潘豹下。)

潘豹   (白)     呔!台下人等听者:李彪、马飞熊被我们打坏,有不服者,只管前来!

史文   (内白)    休出大言,俺来会你!

(史文上。)

潘虎   (白)     呔!你爷不打无名之辈。通尔的名来!

史文   (白)     听者!俺乃东平王世子史文。因你口出大言,特来与你见个上下!

潘虎   (白)     既然如此!莫怪某家无礼了!

(潘虎起打,史文跌。)

潘虎   (白)     哈哈哈……啊,史公子受惊了。明日到府请罪!

(史文羞,下。)

潘虎   (白)     呔!还有何人再来会俺一会?

杨延嗣  (内白)    杨七爷来也!

(杨延嗣上。)

潘虎   (白)     哦,原来是七将军!到此何干?

杨延嗣  (白)     打擂来了!

潘虎   (白)     啊七将军,我弟兄今日在此立擂,为的是招募勇士,以为国家之用。七将军请下擂台去吧!

杨延嗣  (白)     我且问你,既是招募勇士,为何将人打坏?

潘虎   (白)     此乃一时心头火起。

杨延嗣  (白)     怎么讲?

潘虎   (白)     一时心头火起。

杨延嗣  (白)     好啊!你七爷此时也是心头火起,你我较量较量!

潘虎   (白)     延嗣,你上得擂台,某潘虎好言答对,你执意强横,莫怪潘虎无礼了!

杨延嗣  (白)     招打!

(杨延嗣、潘虎同起打,杨延嗣抱住潘虎往台下掷。)

杨延嗣  (白)     嘿!这样武艺,也敢摆擂台,叫人好笑,

     (笑)     啊哈哈哈……

潘豹   (内白)    呔!七郎休得发笑,潘豹来也!

(潘豹上。)

潘豹   (白)     呔!七郎,俺乃当朝国舅太师之子。你本一介武夫,竟敢前来唐突于我?

杨延嗣  (白)     潘豹啊,小奴才!休要卖弄你的权势,七爷爷岂惧什么国舅?招打!

(潘豹架住。)

潘豹   (白)     七郎!某潘豹奉旨立擂,尔敢在此搅乱?少时奏明天子,把你天波府老幼尽行诛戮!

杨延嗣  (白)     哇呀呀……就是奏明天子,千刀万剐,还待明天。此时待我先送尔到阴司去吧!

潘豹   (白)     啊!气死我也!招打!

(杨延嗣扭住潘豹。)

杨延嗣  (白)     潘豹!来年今日今时算你的周年哪!

(杨延嗣打死潘豹。四游人暗同下。周青上,起打,杨延嗣打周青下,四家将同接打。杨延昭上,混打,四家将同败下。杨延昭、杨延嗣同下。)

【第十一场】

(四家将搀潘虎同上,周青急上。)

周青   (白)     国舅。三国舅被七郎打死了!

潘虎   (白)     啊!这厮好生无礼!家将收殓尸首,报与太师,再行定夺。唉!

     (念)     忙将不测风波事,

周青   (念)     报与当朝国丈知。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杨延昭、杨延嗣同上。)

杨延昭  (白)     哎呀七弟呀,你将潘豹打死,此祸非小!

杨延嗣  (白)     六哥只管放心。小弟一人做事,一人承当。

杨延昭  (白)     随我去见众位兄长,再作商议便了!

     (唱)     今日此祸真非小,

杨延嗣  (唱)     急速回见众同胞。

(杨延昭、杨延嗣同下。)

【第十三场】

(杨延平、杨延定、杨延朗、杨延辉、杨延德同上。)
杨延平、
杨延定、
杨延朗、
杨延辉、

杨延德  (同唱)    延昭、延嗣去逛庙,

             只见红日落山梢。

(杨延昭、杨延嗣同上。)
杨延昭、

杨延嗣  (同白)    参见众位兄长!

杨延平  (白)     你二人回来了?

杨延昭  (白)     回来了。

杨延平  (白)     啊七弟,你为何这样光景?

杨延嗣  (白)     哎呀大哥呀!小弟今犯弥天大罪了!

杨延平  (白)     啊!所犯何罪?你且讲来!

杨延嗣  (白)     哎呀列位哥哥啊!小弟在天齐庙外闲游,谁想潘豹在庙旁立擂,口出狂言。小弟一时忿怒,跳上擂台,将那厮打死了!

杨延平  (白)     哎呀!

     (唱)     闻言不禁心急躁,

杨延平、
杨延定、
杨延朗、
杨延辉、

杨延德  (同唱)    罪恶弥天怎能逃?

杨延平  (白)     七弟呀!你今无端惹下大祸,倘若连累父母,如何是好?

杨延定、
杨延朗、
杨延辉、

杨延德  (同白)    是呀!

杨延嗣  (白)     啊,列位哥哥不要着急。小弟一人做事,岂能连累父母、兄长?俺自往开封府投案认罪去了!

杨延平  (白)     且慢!还当见过爹爹,再作道理。

杨延嗣  (白)     咱的哥,小弟主意决定,俺就此去也!

     (唱)     自投开封情由告,

             杀人偿命按律条。

             身首异处人莫笑,

             岂累父母与同胞!

(杨延嗣下。)

杨延平  (唱)     无端大祸从天掉,

             回头再怨杨延昭。

     (白)     延昭,你既跟他前去,为何惹此大祸?

杨延嗣  (白)     小弟拦他不住,也是枉然。

杨延平  (白)     唉,一同禀告爹爹,再作道理。

     (唱)     父母台前须禀告,

杨延平、
杨延定、
杨延朗、
杨延辉、
杨延德、

杨延昭  (同唱)    焚香反把祸事招!

(杨延平、杨延定、杨延朗、杨延辉、杨延德、杨延昭同下。)

【第十四场】

(杨延嗣上。)

杨延嗣  (白)     罢了啊罢了!

     (唱)     凭空怒打潘豹死,

             这场恶气尚未息。

             拼命血溅沙场地,

             二十载依然七尺躯。

             来到开封心梢悸,

             不由延嗣步履迟。

(杨延嗣怕,怒。)

杨延嗣  (唱)     英雄到此岂回避?

(杨延嗣击鼓。四青袍、四牢子、书吏、二灯夫引吕蒙正同上。)

吕蒙正  (白)     左右,何人击鼓?速去看来!

书吏   (白)     看是何人击鼓?

牢子   (白)     呔!何人在此击鼓?

杨延嗣  (唱)     杨七将军把鼓击。

牢子甲  (白)     原来是七将军!击鼓何事?

杨延嗣  (白)     延嗣有紧急之事,求见大人,快去通报。

牢子甲  (白)     请少待。

(牢子甲向书吏。)

牢子甲  (白)     杨七将军有紧急之事求见大人。

书吏   (白)     启大人:杨七将军击鼓,有紧急之事求见大人。

吕蒙正  (白)     夤夜至此击鼓,必有紧要,请来相见。

书吏   (白)     请来相见!

牢子甲  (白)     请七将军相见!

(杨延嗣进。)

杨延嗣  (白)     啊大人!

吕蒙正  (白)     啊七将军!请坐!

杨延嗣  (白)     谢坐!

吕蒙正  (白)     将军为何这般光景?

杨延嗣  (白)     一言难尽哪!

     (唱)     只为闲游去放荡,

             天齐庙内来拈香。

             忽听人声噪喧嚷,

             原来是潘豹立擂在庙旁。

             多少英雄惧打丧,

             一时怒恼杨七郎。

             因此我把擂台上,

             拳打潘豹一命亡。

吕蒙正  (白)     哎呀,他乃圣上国戚权相之子,你如何便将他打死!唔,将军如今意欲如何?

杨延嗣  (白)     俺恐累及双亲,为此先来伏罪。投到贵衙,将俺绑至朝门,奏明圣上,将俺延嗣一人呵!

(牌子。)

吕蒙正  (白)     将军虽然忠孝。但事关重大,待明早申奏圣上,再看议论如何。奈下官无能解救,如何是好?

杨延嗣  (白)     这个!

(乱锤。)

杨延嗣  (白)     哎呀大人哪!不须着急,且将小将绑缚起来,囚进狱中,只待明早绑至朝门,任凭圣上处治便了!

吕蒙正  (白)     哪有此理!足下也是盖世豪杰,令尊大人伟绩颇多,虽与奸相作对,圣上必念旧日有功之臣,料不能罪及家属。今晚权在敝衙歇息,待下官明早与足下同到朝房,写本奏闻便了。

杨延嗣  (白)     如此多谢了!

吕蒙正  (白)     将军哪!

     (唱)     将军暂息敝衙里,

             明晨奏疏代分析。

             只恐难展回天计,

             可惜将军栋梁裔。

             下官愿以残躯替,

杨延嗣  (白)     大人哪!

     (唱)     此言惭死杨延嗣。

吕蒙正、

杨延嗣  (同白)    咳,请!

(众人同下。)

【第十五场】

(四文堂引潘洪同上。)

潘洪   (白)     老夫,潘洪。可恨杨继业纵子行凶,将我儿潘豹打死。今日早朝奏闻天子,叫那七郎与我儿潘豹抵命。

             左右,打道!

四文堂  (同白)    啊!

(四文堂同挖门。四文堂引杨继业同上。潘洪扭杨继业。)

潘洪   (白)     杨继业,你不该纵子行凶,绝吾的后嗣啊!

杨继业  (白)     太师息怒。此事我本不知啊!

潘洪   (白)     啊!你子延嗣将我儿潘豹打死,你这老匹夫还佯推不知么?

杨继业  (白)     潘洪休要破口伤人!打死你子,无非杀人偿命!

潘洪   (白)     那个自然。

杨继业  (白)     你我面见天子,是非自有公断。

潘洪   (白)     走啊!

(吹打。八文堂同下。四太监、大太监引宋太宗同上,升殿。)

潘洪   (白)     臣启万岁,杨继业纵子行凶,将臣子潘虎打伤,潘豹打死,望万岁做主,把杨延嗣明正典刑,以抵臣子潘豹之命!

宋太宗  (白)     杨继业,因何纵子行凶,将潘豹打死?从实奏来!

杨继业  (白)     臣启万岁:想此事臣本不知。可召臣子延嗣上殿,与潘洪质对,万岁裁夺。

宋太宗  (白)     延嗣今在何处?

杨继业  (白)     开封府自行投案去了。

宋太宗  (白)     二卿平身!

潘洪、

杨继业  (同白)    谢万岁!

宋太宗  (白)     宣吕蒙正上殿!

大太监  (白)     领旨。万岁有旨:吕蒙正上殿!

吕蒙正  (内白)    领旨!

(吕蒙正上。)

吕蒙正  (念)     忽听万岁宣,上殿见龙颜。

     (白)     臣、开封府尹吕蒙正见驾,吾皇万岁!

宋太宗  (白)     平身。

吕蒙正  (白)     万万岁!

(吕蒙正起。)

吕蒙正  (白)     宣臣上殿,有何圣训?

宋太宗  (白)     杨延嗣将潘豹打死,可在开封府自行投案?

吕蒙正  (白)     正是。现已押到午门,候旨发落。

宋太宗  (白)     吩咐武士,将杨延嗣押上殿来!

吕蒙正  (白)     领旨。

             万岁有旨:众武士将杨延嗣押上殿来!

四武士  (内同白)   领旨!

(四武士押杨延嗣同上。)

杨延嗣  (唱)     潘洪父子生奸巧,

             要谋宋室锦龙朝。

             摆设擂台行强暴,

             惹得某家怒冲霄。

             纵上擂台打潘豹,

             一命归西赴阴曹。

             开封府内自投告,

             罪臣延嗣跪当朝。

宋太宗  (唱)     打死人命罪非小,

             原由之事奏根苗。

杨延嗣  (白)     容奏!

     (唱)     都只为潘虎行霸道,

             潘豹擂台逞雄骁。

宋太宗  (唱)     设立擂台有圣诏,

             杀人偿命按律条。

     (白)     殿前武士!

     (唱)     推出午门忙斩了!

杨延嗣  (白)     谢万岁!

(四武士押杨延嗣同下,赵德芳上。)

赵德芳  (白)     刀下留人!

     (唱)     上殿保本慢开刀。

     (白)     臣、德芳见驾,吾皇万岁!

宋太宗  (白)     平身。

赵德芳  (白)     万万岁!

宋太宗  (白)     有何本奏?

赵德芳  (白)     臣启万岁:遂城守将刘廷翰有告急本章,请吾主龙目御览。

宋太宗  (白)     呈上来!

(赵德芳呈本。宋太宗看本。牌子。)

宋太宗  (白)     胆大番兵,屡次兴兵犯境!何人前去征伐?

赵德芳  (白)     请问万岁,午门以外斩者何人?

宋太宗  (白)     杨延嗣。

赵德芳  (白)     不知身犯何罪?

宋太宗  (白)     只因他将潘豹打死,因此问斩,以抵潘豹之命。

赵德芳  (白)     臣启万岁:杨延嗣曾在高凉山救驾有功,他父子功绩颇多。潘豹素日招摇纳贿,倚势凌人,死者不亏。臣保奏将延嗣赦回,去敌番兵,得胜回来,将功赎罪。伏乞万岁宽恩!

宋太宗  (白)     依卿所奏。将杨延嗣赦回!

赵德芳  (白)     领旨。

             万岁有旨:将杨延嗣赦回!

杨延嗣  (内白)    领旨!

(杨延嗣上。)

杨延嗣  (念)     千层浪里翻身转,百尺高竿得命还。

杨继业、

杨延嗣  (同白)    谢万岁不斩之恩!

宋太宗  (白)     非是朕不斩于你,念尔在高凉山救驾有功。刻下番人兵马复出,刘廷翰有本告急。命你父子援救遂城,得胜回来,将功赎罪。领旨下殿!

杨继业、

杨延嗣  (同白)    谢主隆恩!

(杨继业、杨延嗣同下。)

宋太宗  (白)     退班!

(宋太宗下。大太监、四太监随同下。吕蒙正、赵德芳自两边分下。)

潘洪   (白)     且住!正要将那七郎斩首,不想被八王德芳保奏赦回。老夫恶气难消。也罢!暂且吞声,将来若遇机会,再报这打子之仇。正是:

     (念)     明枪容易躲,暗箭最难防。

     (白)     左右!

(四文堂同上。)

四文堂  (同白)    有。

潘洪   (白)     打道回府!

四文堂  (同白)    啊!

(四文堂、潘洪同下。)

【第十六场】

(四下手、八番将、二先行引耶律休哥同上,耶律休哥上高台。)

耶律休哥 (念)     干戈入大宋。战表节使通。人马威风凛,争锋道途中。

     (白)     某,耶律休哥。前者被宋兵杀败之后,回至我国,休息数月之久,养的人强马壮,誓雪兵败之耻。今奉辽主之命,领兵十万,望瓦桥关进发。

             二先行,人马可齐?

二先行  (同白)    俱已齐备。

耶律休哥 (白)     兵发瓦桥关!

二先行  (同白)    兵发瓦桥关!

四下手、

八番将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七场】

(杨延德、杨延昭同上,双起霸。)
杨延德、

杨延昭  (同念)    忆昔当年据太原,归顺天朝扫狼烟。今日出兵去作战,紧备铠甲扣连环。

     (白)     俺——

杨延德  (白)     五郎延德。

杨延昭  (白)     六郎延昭。

杨延德  (白)     六弟请了!

杨延昭  (白)     五哥请了!

杨延德  (白)     父帅发兵援救遂城,你我在此伺候。

杨延昭  (白)     请!

(四文堂、四上手、四马童、杨延平、杨延定、杨延朗、杨延辉引杨继业同上。)

杨继业  (念)     奉命援遂城,

杨延嗣  (内白)    啊咳!

(杨延嗣上,起霸。)

杨延嗣  (念)     报主不斩恩。

杨延平、
杨延定、
杨延朗、
杨延辉、
杨延德、
杨延昭、

杨延嗣  (同白)    参见父帅!

杨继业  (白)     人马可齐?

杨延平、
杨延定、
杨延朗、
杨延辉、
杨延德、
杨延昭、

杨延嗣  (同白)    俱已齐备。

杨继业  (白)     起兵前往!

杨延平、
杨延定、
杨延朗、
杨延辉、
杨延德、
杨延昭、

杨延嗣  (同白)    起兵前往!

四文堂、
四上手、

四马童  (同白)    啊!

(众人同走圆场。四下手、八番兵、二先行、耶律休哥同上。二龙出水会阵。)

杨延嗣  (白)     呔!番寇,前者饶尔不死,今日兵马复出,敢是前来送死?

耶律休哥 (白)     住了!我国人强马壮,今日兴兵,定要活捉你杨家父子,以雪兵败之耻!

杨继业  (白)     呸!满口胡言!众家儿郎!

杨延平、
杨延定、
杨延朗、
杨延辉、
杨延德、
杨延昭、

杨延嗣  (同白)    有!

杨继业  (白)     杀!

杨延平、
杨延定、
杨延朗、
杨延辉、
杨延德、
杨延昭、

杨延嗣  (同)     啊!

(众人同开打,众人同下。杨延嗣、耶律休哥同上,打快枪,双跑下。杨延德、八番将同上,接打,八番将同败下。二先行同上,接打,二先行同败下。八番将同上,接打,杨延德杀八番将。耶律休哥上,接打,杨延德败下。杨延嗣上,接打,耶律休哥败下。二先行同上,接打,杨延嗣杀二先行。耶律休哥上,接打,耶律休哥败下。杨继业、杨延平、杨延定、杨延朗、杨延辉、杨延德、杨延昭、四文堂、四上手、四马童同上。)
杨延平、
杨延定、
杨延朗、
杨延辉、
杨延德、
杨延昭、

杨延嗣  (同白)    那贼败走。

杨继业  (白)     回朝交旨!

杨延平、
杨延定、
杨延朗、
杨延辉、
杨延德、
杨延昭、

杨延嗣  (同)     啊!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264 ┊ 字数:11931 ┊ 最后更新:2014年11月11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