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雁门关》【七本】

主要角色
孟怀元:净
殷氏:旦
杨七姐:旦
王怀女:旦
杜金娥:旦
韩昌:净
佘太君:老旦
孟良:净
焦赞:净
杨延顺:小生
碧莲公主:旦
青莲公主:旦
萧太后:旦
杨延辉:老生

《雁门关》刘连荣饰孟良
《雁门关》刘连荣饰孟良
情节
孟良与辽国交战时,曾于洪阳峪借宿,与殷启德之女成亲。三日离去,后生孟怀元。殷氏为寻孟良下落,带孟怀元至韩昌处投军。韩昌见孟怀元武艺超群,命为前部先锋。王怀女、杜金娥奉宋帝之命增援三关,行至护国坡,为孟怀元拦截并擒获宋将柴豹。再战时,孟怀元故作失机为杨七姐所擒。

根据《京剧汇编》第三十集:赵桐珊藏本整理

录入:夜深沉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04.4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王照、寇准、冯涵、丁渭、杨亿、高琼、曾伟、陈尧叟同上。)
王照、
寇准、
冯涵、
丁渭、
杨亿、
高琼、
曾伟、

陈尧叟  (同点绛唇)  忠心耿耿,扶保宋王;恩浩荡,保定家邦,忧国忧民望。

     (同白)    下官——

王照   (白)     左平章、王照。

寇准   (白)     右平章、寇准。

冯涵   (白)     枢密使、冯涵。

丁渭   (白)     知政、丁渭。

杨亿   (白)     翰林学士、杨亿。

高琼   (白)     殿前都指挥、高琼。

曾伟   (白)     将军、曾伟

陈尧叟  (白)     三司判官、陈尧叟。

王照   (白)     众位大人请了!

寇准、
冯涵、
丁渭、
杨亿、
高琼、
曾伟、

陈尧叟  (同白)    请了。

王照   (白)     圣驾升殿,大家分班伺候。

寇准、
冯涵、
丁渭、
杨亿、
高琼、
曾伟、

陈尧叟  (同白)    请!看香烟缭绕,圣驾临朝。你我分班伺候。

(王照、寇准、冯涵、丁渭、杨亿、高琼、曾伟、陈尧叟自两边分暂下。四太监、大太监引宋仁宗同上。王照、寇准、冯涵、丁渭、杨亿、高琼、曾伟、陈尧叟自两边分上。)

宋仁宗  (引子)    虎踞龙盘,汴梁地,胜似长安。

王照、
寇准、
冯涵、
丁渭、
杨亿、
高琼、
曾伟、

陈尧叟  (同白)    臣等见驾,吾皇万岁!

宋仁宗  (白)     平身。

王照、
寇准、
冯涵、
丁渭、
杨亿、
高琼、
曾伟、

陈尧叟  (同白)    万万岁!

宋仁宗  (念)     陈桥兵变祖为君,开基创业扫烟尘。山河气壮尧舜日,与民同乐太平春。

     (白)     朕,大宋天子仁宗在位。自太祖统一寰宇,建都汴梁,历传至今,惟有北番时加叛乱。杨元帅征战数载,不能成功。朕命佘太君统领女将,二次扫北,至今未见回奏。今设早朝.

             众卿!

王照、
寇准、
冯涵、
丁渭、
杨亿、
高琼、
曾伟、

陈尧叟  (同白)    臣!

宋仁宗  (白)     大辽有异人阻挡天兵,杨家将帅不知几时回朝?

王照   (白)     臣启万岁:辽邦与我仇敌,自双龙赴会以来,干戈未息。杨节度不能成功,求圣上添兵征讨,方可指日太平。

宋仁宗  (白)     阃外人马各守疆土,京城又无名将,如何调遣?

高琼   (白)     高琼情愿领兵扫北,报答君恩。

宋仁宗  (白)     卿乃护驾之臣,岂可远离?不必再奏。

高琼   (白)     臣遵旨。

寇准   (白)     臣启万岁:先朝名将,俱有后裔,何不宣上殿来,有武艺者,即封官职,命他们去扫北番。若再不能取胜,再调阃外人马。

宋仁宗  (白)     寇爱卿之言有理。

             高卿!

高琼   (白)     臣!

宋仁宗  (白)     替朕传旨:宣满朝功臣后裔上殿!

高琼   (白)     领旨。

     (念)     太平不是将军定,还得将军定太平。

(高琼下。)

宋仁宗  (白)     众卿!

王照、
寇准、
冯涵、
丁渭、
杨亿、
曾伟、

陈尧叟  (同白)    臣!

宋仁宗  (白)     萧银宗屡次猖狂,若不扫平,乃国家之患也。

王照、
寇准、
冯涵、
丁渭、
杨亿、
曾伟、

陈尧叟  (同白)    诚如圣谕。

宋仁宗  (唱)     五代已终归大宋,

             太祖创业定太平。

             奉天承运归一统,

             无知辽邦屡逞雄,

             但愿马停兵不动,

             朕在尧天舜日中。

(高琼上。)

高琼   (唱)     为国勤劳调忠勇,

             竭力扶保锦江洪。

     (白)     臣启万岁:各功臣后裔俱在午门候旨。

宋仁宗  (白)     宣上殿来!

高琼   (白)     领旨。

             万岁有旨:众功臣后裔上殿!

陈虎、
高奎、
党灵、
焦立、
岳刚、
孟存、
张杰、

柴豹   (内同白)   领旨。

(陈虎、高奎、党灵、焦立、岳刚、孟存、张杰、柴豹同上。)
陈虎、
高奎、
党灵、
焦立、
岳刚、
孟存、
张杰、

柴豹   (同念)    家传弓马与六韬,男儿志争汗马劳。自古将相本无种,不建奇功不英豪。

     (同白)    俺——

陈虎   (白)     陈虎。

高奎   (白)     高奎。

党灵   (白)     党灵。

焦立   (白)     焦立。

岳刚   (白)     岳刚。

孟存   (白)     孟存。

张杰   (白)     张杰。

柴豹   (白)     柴豹。

陈虎   (白)     圣上宣召,一同上殿。

高奎、
党灵、
焦立、
岳刚、
孟存、
张杰、

柴豹   (同白)    请!

(陈虎、高奎、党灵、焦立、岳刚、孟存、张杰、柴豹同进殿。)
陈虎、
高奎、
党灵、
焦立、
岳刚、
孟存、
张杰、

柴豹   (同白)    臣等见驾,吾皇万岁。

(陈虎、高奎、党灵、焦立、岳刚、孟存、张杰、柴豹同跪。)

宋仁宗  (白)     众卿平身!

陈虎、
高奎、
党灵、
焦立、
岳刚、
孟存、
张杰、

柴豹   (同白)    万万岁。

(陈虎、高奎、党灵、焦立、岳刚、孟存、张杰、柴豹同起。)
陈虎、
高奎、
党灵、
焦立、
岳刚、
孟存、
张杰、

柴豹   (同白)    宣臣等上殿,有何训谕?

宋仁宗  (白)     只因元帅杨延昭征剿番邦,数载不能奏凯。朕有意命卿等带兵前去助战,恐卿等俱皆年幼,未经战阵,岂能提兵平虏!

陈虎、
高奎、
党灵、
焦立、
岳刚、
孟存、
张杰、

柴豹   (同白)    臣启万岁:臣等生长将门,幼习武艺,若蒙录用,定当平虏,以报君恩!

宋仁宗  (白)     卿等有此志气,真不愧簪缨世胄。但须一人统领,方能专此责成。

             寇卿以为如何?

寇准   (白)     臣启万岁:

     (念)     运筹用元老,征战须少年。

     (白)     主上洪福齐天,若使王怀女、杜金娥挂帅,必然得胜回朝。

宋仁宗  (白)     与朕传旨,宣上殿来。

寇准   (白)     领旨!

(寇准下。)

宋仁宗  (白)     众卿听封!

     (唱)     众卿承恩皆将种,

             有胆有志是英雄。

             随营争战听调用,

             眼看少年立战功。

     (白)     朕封卿等随营指挥,扫尽北番,另加封赏。

陈虎、
高奎、
党灵、
焦立、
岳刚、
孟存、
张杰、

柴豹   (同白)    谢万岁。万岁赐臣等人马,候旨启程。

宋仁宗  (白)     卿等统领全军,准备即日启行。下殿。

陈虎、
高奎、
党灵、
焦立、
岳刚、
孟存、
张杰、

柴豹   (同白)    领旨!

     (同念)    臣报君恩深雨露,竭力勤王奏凯歌。

(陈虎、高奎、党灵、焦立、岳刚、孟存、张杰、柴豹同下。寇准、王怀女、杜金娥同上。)

寇准   (念)     奉旨招贤无佞府,

王怀女、

杜金娥  (同念)    龙书案前叩君王。

     (同白)    臣妾(王怀女)(杜金娥)见驾,我皇万岁!

(王怀女、杜金娥同跪。)

宋仁宗  (白)     平身。

王怀女、

杜金娥  (同白)    万万岁!

(王怀女、杜金娥同起。)
王怀女、

杜金娥  (同白)    宣臣妾上殿,有何训谕?

宋仁宗  (白)     可恨番邦屡次扰乱我邦,杨元帅征战不能成功。佘太君统领女将后队应援,亦无捷报到京。命二位夫人统领兵马前往番邦,接应太君早日凯旋。王夫人封为三路元帅;杜夫人封为副元帅,你二人带领大兵十万,率众指挥随营立功,得胜回朝,格外旌奖。

王怀女、

杜金娥  (同白)    谢万岁!

王照、
寇准、
冯涵、
丁渭、
杨亿、
高琼、
曾伟、

陈尧叟  (同白)    朝事已毕,请驾回宫!

宋仁宗  (白)     退班!

(众人同下。)

【第二场】

(殷氏上。)

殷氏   (引子)    草舍蓬门,叹家贫,忽又逢春。

     (念)     众鸟高飞远,孤云独自还;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

     (白)     奴,殷氏,小字香云。乃北番庐州洪阳谷人氏。爹爹殷启德,母亲林氏,生奴一人。昔年萧宋交兵,有南朝孟良来到我家借宿,我爹爹见他是中原上将,即将奴许配孟良为婚。成亲三日,离家而去;一去许久,杳无音信。幸喜生下一子,取名孟怀元,年方九岁,学会一身武艺。不料我爹爹去年病故,家业凋零,每日打猎为生。今日天气晴和,不免叫出怀元一同上山打猎。

             我儿哪里?

孟怀元  (内白)    来也!

(孟怀元上。)

孟怀元  (念)     小小英雄擒虎豹,下水能斩海底蛟!

     (白)     母亲在上,孩儿拜揖!

殷氏   (白)     不消。坐下!

孟怀元  (白)     将孩儿唤出,有何训教?

殷氏   (白)     为娘要上山打猎,我儿一同前往。

孟怀元  (白)     哎呀母亲,上山打猎,终无出头之日,想人生天地之间,当与皇家出力,才称得英雄好汉。

殷氏   (白)     嗯!我儿倒有志气。怎奈家中贫寒,权为度日之计。如此我儿不去也罢。你且看守门户,为娘去去就回。

孟怀元  (白)     孩儿与母亲同往。

殷氏   (白)     山中虎豹甚多,你不去也罢。

孟怀元  (白)     母亲!孩儿虽然年幼,力举千斤,英勇无敌,岂怕豺狼虎豹也!

     (唱)     母亲打猎儿随后,

             翻山越岭过深沟;

             要学存孝威风抖,

             杀尽虎狼方罢休。

殷氏   (白)     儿啊!

     (唱)     六略三韬要学透,

             须学古人美名留。

             我儿志气高北斗,

             莫再思亲展眉头。

     (白)     儿啊,你虽年幼,志气可嘉,为娘甚是喜欢。随身带了弓箭兵器,随娘一同上山。

孟怀元  (白)     儿遵命。

殷氏   (白)     随娘来呀!

     (唱)     苦守贫寒洪阳口,

             光阴似箭又转秋。

             荒山旷野人少走,

(雁叫。)

殷氏   (唱)     北雁南飞心里愁。

     (白)     儿呀,那厢来了一群鸿雁,待为娘射了下来。

孟怀元  (白)     母亲,待孩儿箭射此雁,看看孩儿武艺如何。

殷氏   (白)     你且射来为娘观看。

孟怀元  (白)     遵命!

     (唱)     养由基穿杨世少有,

             李广神箭保炎刘。

             男儿好勇天保佑,

(孟怀元射雁落地,笑)

孟怀元  (唱)     箭入云中射斗牛。

殷氏   (白)     好哇!

     (唱)     我儿本领天生就,

             娘放愁眉永无忧。

(内熊鸣。)

殷氏   (白)     啊!

     (唱)     耳边听得风声吼,

             狰狞恶兽下山头。

(熊形上。孟怀元打死熊形。)

殷氏   (白)     呀!

     (唱)     自古近山多猛兽,

孟怀元  (唱)     孽畜相逢岂肯留?

(内虎啸。)

殷氏   (白)     哎呀!

     (唱)     松枝摇动虎拦路,

孟怀元  (唱)     母亲退后免担忧。

(虎形上。孟怀元打虎形。虎形逃下,孟怀元追下。)

殷氏   (白)     哎呀!

     (唱)     无知婴儿年纪幼,

             猛虎凶恶令人愁;

             倘有伤损我绝后,

             手提熊、雁过山头。

(殷氏下。孟怀元追虎形同上,打死虎形。)

孟怀元  (唱)     你无双翅难飞走,

             从此路人免烦忧。

(殷氏上。)

殷氏   (唱)     儿是英雄世少有,

             不由为娘喜心头。

     (白)     我儿果然英勇无敌,只是你父无有音信。如今韩昌在黑水河招兵,你可前去投军,也好找寻你父下落。倘若韩昌问你的家乡,你只说是本国人氏,休说你父是南朝孟良。儿呀,随为娘一同回家,把军中之事,教导与你。就此回家去吧!

     (唱)     多少英雄功名就,

孟怀元  (唱)     虚度光阴枉白头!

殷氏   (唱)     但愿我儿占魁首,

孟怀元  (白)     母亲哪!

     (唱)     风云际会觅封侯。

(殷氏、孟怀元同下。)

【第三场】

(杨延顺上。)

杨延顺  (唱)     两国交锋常对阵,

             不该诓令出雁门。

             手足儿女难保命,

             骨肉分离好伤情!

     (白)     适才见我一家上绑,好不伤惨。孟良!焦赞!我杨八郎被你二人害苦了!

     (唱)     延顺心口两相问,

             不孝别母十二春。

             深感公主多和顺,

             险丧金枝玉叶人。

(四文堂、四上手、四女兵、孟良、焦赞、碧莲公主、青莲公主、佘太君同上。)

佘太君  (唱)     传令三军散了阵,

(四文堂、四上手、四女兵同下。)

佘太君  (唱)     整顿人马好破城。

杨延顺  (白)     哎呀公主啊!

     (唱)     将台不敢违母命,

             太君国法不容情。

             夫妻儿女皆不幸,

     (白)     贤公主啊!

     (唱)     可怜我儿在番营。

青莲公主 (白)     驸马!

     (唱)     你道不敢违母命,

             恩爱夫妻枉伤情!

             母杀儿女心何忍,

             干戈不息怎太平?

碧莲公主 (白)     贤妹呀!

     (唱)     我为你别母离都郡,

             我为你捆绑在宋营。

             好花偏逢严冬景,

             拆散夫妻两离分。

     (白)     贤妹呀!为姐为你来到宋营,不得回去,可怜我那驸马与一双孩儿无人搭救,你害苦了我了!

     (唱)     你为驸马违母命,

             为何连累我受刑?

青莲公主 (白)     驸马呀!

     (唱)     前有大海后有井,

             祸福无门天降临。

     (白)     哎呀驸马呀,只为那支令箭,惹动干戈不宁,反送一家性命。奴今日一死倒也罢了;可怜我儿也作刀头之鬼。只为你诓令出关,才有今日之祸,驸马你心下何安哪!

     (唱)     不该虚言诓母令,

             立誓五更转回程。

             自造罪孽谁怜悯,

             风扫芦花无处寻。

杨延顺  (白)     公主啊!

     (唱)     感蒙盗令施恻隐,

             助我探亲回宋营。

             母子相逢花上锦,

焦赞   (白)     这是孟良之过!

杨延顺  (唱)     焦赞、孟良起毒心。

     (白)     焦赞!孟良!你这两个贼子,我到宋营探母,太君放我回去,你二人将我勒逼在此,害的我一家生死不能相逢。贼子啊,我岂肯与你干休也!

     (唱)     你我平日无仇恨,

             无端害我为何情?

             我今一死不惜命,

     (白)     贼子呀!

     (唱)     兄死子丧实寒心。

孟良   (唱)     无知焦赞心太蠢,

焦赞   (白)     咳!

     (唱)     孟良做事害了人!

孟良   (唱)     此时休要胡言论,

焦赞   (白)     二哥!

     (唱)     兴动人马破番城。

     (白)     众将官,攻城去者!

(碧莲公主、青莲公主、杨延顺同跪。)
碧莲公主、
青莲公主、

杨延顺  (同白)    母亲做主呀!

佘太君  (白)     住了!

     (唱)     祸起刀兵儿延顺,

             银宗无义杀亲生。

             贤德媳妇休烦闷,

             为娘出令谁不遵!

碧莲公主、

青莲公主 (同白)    哎呀婆母哇!若是打破了城池,我母后性命休矣!还求婆母开恩哪!

佘太君  (白)     呸!事到临头还说什么开恩不开恩!

             孟良、焦赞!

孟良、

焦赞   (同白)    在!

佘太君  (白)     快快整顿人马,听我令下!

孟良、

焦赞   (同白)    咋!

佘太君  (唱)     她无情义我心狠,

             军中机关依计行。

(佘太君下。杨延顺、碧莲公主、青莲公主同随下。)

孟良   (唱)     屡战番奴未取胜,

焦赞   (白)     二哥!

     (唱)     焦赞智谋比你能。

孟良   (白)     你有什么能处?

焦赞   (白)     非是焦赞夸口,你我被番贼蒙混了。那萧天佐说道,来日雁门关大战。二哥你想一想,这来日长的很;明日也是来日,后日也是来日。这番奴老不出兵,你我等他一辈子不成么?依俺的主意,瞒过太君元帅,各带本部人马,攻破他的城池,抢出杨家父子,岂不是大大的功劳?

孟良   (白)     你说的有理。只恐太君知道,何人担待。

焦赞   (白)     太君知道有咱焦赞呢!

孟良   (白)     元帅知道呢?

焦赞   (白)     元帅知道,也有咱焦赞承当!

孟良   (白)     好哇!如此起兵前往。

焦赞   (白)     待小弟传令。众将官!

四文堂、

四上手  (内同白)   啊!

焦赞   (白)     大家奋勇当先,随某攻城去者!

四文堂、

四上手  (内同白)   啊!

(孟良、焦赞同下。)

【第四场】

(四番兵、萧天佐、萧天佑、萧天龙、萧天虎引萧太后同上。)

萧太后  (白)     可恼哇可恼!来呀,将杨四郎和四个小畜生绑上来!

(四刀斧手绑杨延辉、宗祥、宗瑞、香郎、香姐同上。)

杨延辉  (唱)     虎落平阳遇陷阱,

             不伤性命暂消停。

             叩谢太后饶我命,

     (白)     老太后哇!

     (唱)     来生结草当报恩。

萧太后  (白)     唗!好畜生,你母亲这样心狠,我要杀你五人,她就要杀我女儿,勒逼赦免你父子,欺压我邦。今日先把你杀了,然后再与她交战。

宗祥、
宗瑞、
香郎、

香姐   (同白)    太后哇!此乃两国相争,与孙儿们何干?只要太后赦我五人,情愿竭力扶保江山。

萧太后  (白)     哼!你们又来哄我。先前指望你们承受我的江山,如今你们都想回南朝;我与宋王有不共戴天之仇,定要舍命交锋。不是他死,就是我亡。还要什么江山!还要什么社稷呀!

杨延辉、
宗祥、
宗瑞、
香郎、

香姐   (同白)    哎,太后哇!

杨延辉  (唱)     儿受大恩报不尽,

             又蒙招赘玉叶人。

宗祥、
宗瑞、
香郎、

香姐   (同唱)    儿等斩首不要紧,

             太后绝了后代根。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禀太后:大事不好了!

萧太后  (白)     何事惊慌?

报子   (白)     南朝孟良、焦赞要打破城池,抢夺杨家父子!

萧太后  (白)     要抢夺他们父子吗?待本后亲自出征!

萧天佐  (白)     且听太后旨下!

报子   (白)     啊!

(报子下。)

萧太后  (白)     杨家兵将如此猖狂,还想打破城池,抢夺你们来哪!

杨延辉  (白)     太后哇!那孟良、焦赞乃是莽夫,何足为虑。太后开恩赦了儿臣父子,待儿臣去到城楼,哀告母亲罢兵回朝,那时儿臣扶保太后江山,永不回转汴梁。想这一十二载,蒙恩宠爱,若有二意,上天不容。儿臣还要扶保太后的江山社稷,共享太平。

萧太后  (白)     别在这儿蒙混我了!我那亲生儿女都忘了养育之恩,何况你是南朝的杨家将哪!本当将你斩首,又恐失信你母。

             国舅,将他五人暂押,候擒了杨延顺同两个丫头,一同问斩。来呀,押到国舅府中去呀!

杨延辉  (白)     哎呀!

     (唱)     几次乞恩成画饼,

             命如春雪风前灯。

             从今抛弃富贵景,

             且候两国大交兵。

(四刀斧手押杨延辉、宗祥、宗瑞、香郎、香姐同下。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禀太后:杨家将言道,要太后定一日期在雁门关大战。

萧太后  (白)     国舅,怎样回答于他?

萧天佑  (白)     前去告知宋营,限定本月二十一日定取他们的首级,决不食言。回答去吧!

报子   (白)     啊!

(报子下。)

萧太后  (白)     国舅哇!我国兵微将寡,韩驸马与耶律休哥兵败,无有音信。雁门关交锋,无人出战,如何是好?

萧天佐、
萧天佑、
萧天龙、

萧天虎  (同白)    太后龙心暂安。臣等不才,愿到雁门关杀退宋兵,擒回杨八郎与二位公主!

萧太后  (白)     卿等虽是英勇,要到雁门关交战,怎奈都城无人;倘若宋将分兵攻打城池,岂不有误大事?

萧天佐  (白)     也罢!待臣下殿问来,看看何人有胆量与杨家对敌。

萧太后  (白)     卿家问来。

萧天佐  (白)     领旨。

             下面听者!太后有旨:有胆量者,去到雁门关抵挡杨家,上殿请旨!

撒里乌、

雅里青  (内同白)   (撒里乌)(雅里青)愿往!

萧天佐  (白)     候着!

             启太后:撒里乌、雅里青愿往!

萧太后  (白)     宣二卿上殿!

萧天佐  (白)     撒里乌、雅里青上殿!

撒里乌、

雅里青  (内同白)   领旨!

(撒里乌、雅里青同上。)

撒里乌  (念)     忆昔天门立大功,

雅里青  (念)     斩将擒王逞威风。

撒里乌、

雅里青  (同白)    (撒里乌)(雅里青)见驾,太后千岁!

萧太后  (白)     平身。本后定于二十一日与杨家将交锋,二卿可有胆量杀退宋兵?

撒里乌、

雅里青  (同白)    臣等深恨杨延顺恩将仇报,公主被擒,臣等若不生擒杨家将,救二位公主回来,誓不回朝!

萧太后  (白)     二卿有此忠心,本后就放心了。只等行兵之日,与卿等饯行。

撒里乌、

雅里青  (同白)    请驾回宫!

(众人同下。)

【第五场】

(陈虎、高奎、党灵、焦立、岳刚、孟存、张杰、柴豹同上,双起霸。)

陈虎   (念)     数载干戈战阵连,

岳刚   (念)     强兵猛将定中原。

高奎、

孟存   (同念)    杀敌须有英雄胆,

党灵、
张杰、
焦立、

柴豹   (同念)    正是豪杰效力年。

陈虎、
高奎、
党灵、
焦立、
岳刚、
孟存、
张杰、

柴豹   (同白)    俺——

陈虎   (白)     陈虎。

岳刚   (白)     岳刚。

高奎   (白)     高奎。

孟存   (白)     孟存。

党灵   (白)     党灵。

张杰   (白)     张杰。

焦立   (白)     焦立。

柴豹   (白)     柴豹。

陈虎   (白)     众位将军请了!

高奎、
党灵、
焦立、
岳刚、
孟存、
张杰、

柴豹   (同白)    请了。

陈虎   (白)     元帅升帐,去扫北番,你我两厢伺候!

高奎、
党灵、
焦立、
岳刚、
孟存、
张杰、

柴豹   (同白)    请!

(四龙套、四上手、四女兵、中军引王怀女、杜金娥同上。〖点绛唇〗。)
陈虎、
高奎、
党灵、
焦立、
岳刚、
孟存、
张杰、

柴豹   (同白)    参见元帅!

王怀女  (白)     众位将军少礼。

陈虎、
高奎、
党灵、
焦立、
岳刚、
孟存、
张杰、

柴豹   (同白)    啊!

(陈虎、高奎、党灵、焦立、岳刚、孟存、张杰、柴豹分站立两旁。)

王怀女  (念)     兵马北行士气雄,将军智勇建奇功。

杜金娥  (念)     旌旗招展天色变,斩将擒王祖父风。

王怀女  (白)     王怀女。

杜金娥  (白)     杜金娥。

王怀女  (白)     啊贤妹,你我叩沐皇恩,封为平番三路大元帅。今乃黄道吉日,正好行兵。贤妹请来传令!

杜金娥  (白)     还是姐姐传令!

王怀女  (白)     如此不恭了。众将官!

陈虎、
高奎、
党灵、
焦立、
岳刚、
孟存、
张杰、

柴豹   (同白)    有!

王怀女  (白)     兵发北国去者!

陈虎、
高奎、
党灵、
焦立、
岳刚、
孟存、
张杰、

柴豹   (同白)    啊!

杨七姐  (内白)    且慢!

中军   (白)     何人阻令?

杨七姐  (内白)    杨七姐阻令。

中军   (白)     随令进帐!

杨七姐  (内白)    来也!

(杨七姐上。)

杨七姐  (唱)     出堂抛却闺阁样,

             勤习弓马与刀枪。

             府中丫鬟纷纷讲,

             我母领兵征辽邦。

     (白)     我,杨七姐。正在花园演武,丫鬟报道:我母领兵平番。我不免跟随母亲前去,扫灭北番,好同我爹爹班师回朝。

     (唱)     随母北番去征战,

             要显谁弱与谁强。

     (白)     母亲!婶母!

王怀女、

杜金娥  (同白)    你为何阻令?

杨七姐  (白)     孩儿正在花园演武,丫鬟们报道,母亲与婶母领兵征缴番邦。孩儿也要前去瞧瞧婆婆与爹爹。我呀,还要立些功劳回来哪!

王怀女  (白)     你小小年纪,又无本领,去之无益。

杨七姐  (白)     我的武艺母亲不知道吗?临阵之时,管叫那番奴望风而逃也!

     (唱)     儿虽年幼智谋广,

             练就花枪比人强;

             有志哪在年纪上,

             无志百岁也平常。

王怀女、

杜金娥  (同白)    路途遥远,儿不去也罢。

杨七姐  (白)     孩儿一定要去!

(杨七姐哭。)

王怀女  (白)     我儿不必啼哭,换了戎装,随为娘一同前去也就是了。

杨七姐  (白)     我要出兵打仗去了!

(杨七姐下。)

杜金娥  (白)     中军,传令下去:兵发北番!带马!

中军   (白)     带马。兵发北番去者!

陈虎、
高奎、
党灵、
焦立、
岳刚、
孟存、
张杰、

柴豹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四番兵、四下手、韩昌、耶律休哥同上。〖点绛唇〗。)

韩昌   (念)     志吞北海气凌云,腰挂青锋杀气生。

耶律休哥 (念)     何年踏破长城月,席卷杨家入雁门。

韩昌   (白)     韩昌。

耶律休哥 (白)     耶律休哥。

韩昌   (白)     可恨杨家女将,杀得我军大败。本宫来到黑水河招兵买马,聚草屯粮,好往都城救驾。

耶律休哥 (白)     中军,将招军旗扯起!

中军   (白)     是。

             下面听者:驸马有令将招军旗扯起!

(内应。殷氏、孟怀元同上。)

殷氏   (念)     男儿当立志,

孟怀元  (念)     必须建奇功。

殷氏   (白)     来此已是。儿站定了!

             啊,哪位在?

中军   (白)     作什么的?

殷氏   (白)     烦劳通禀:投军人求见。

中军   (白)     你们是母子二人么?

殷氏   (白)     正是。

中军   (白)     候着!

             启元帅:有母子二人前来投军。

韩昌、

耶律休哥 (同白)    叫他们进来。

中军   (白)     元帅叫你们进去,小心了!

殷氏   (白)     儿啊,随为娘进去。

             报!投军人告进!

             投军人与元帅叩头!

韩昌   (白)     啊!我看你是乡间贫妇,不是军伍气相,哪有什么武艺。分明是扰乱军规。

             来,赶出去!

耶律休哥 (白)     且慢!请驸马问个明白,再赶不迟!

韩昌   (白)     如此,元帅问来。

耶律休哥 (白)     这一妇人,家住哪里,姓甚名谁,带你儿子前来做甚?一一讲来。

殷氏   (白)     元帅容禀!

     (唱)     承蒙下问容我讲:

             家住本国在洪洋

             孟氏怀元是我养,

             射猎打虎度日光。

             闻知元帅招兵将,

             愿投帐下扫宋邦。

韩昌   (白)     你儿子小小的年纪,说什么深山打虎,一派胡言,赶出帐去!

孟怀元  (白)     且慢!启元帅:驸马道小人打虎是假,演武一回与驸马、元帅观看。

韩昌、

耶律休哥 (同白)    你随身带来什么兵器?

孟怀元  (白)     打将锤。

韩昌、

耶律休哥 (同白)    可在身边?

孟怀元  (白)     现在辕门以外。

韩昌、

耶律休哥 (同白)    拿进帐来。

孟怀元  (白)     得令!

(孟怀元下。)

耶律休哥 (白)     这一妇人,你的儿子若是武艺高强,定当重用,下面伺候。

殷氏   (白)     谢元帅。

(殷氏下。孟怀元上。)

孟怀元  (白)     驸马、元帅请看。

韩昌   (白)     我看此锤甚重,非是你的兵器。

耶律休哥 (白)     等他演来一观。

韩昌   (白)     当面演来!

孟怀元  (白)     得令!

     (唱)     唐室赵王无敌将,

             锤重八百世无双;

             小人难比元霸样,

             要做朝中一栋梁。

(孟怀元耍锤。)

     (唱)     双膝跌跪中军帐,

     (白)     驸马、元帅。

     (唱)     这般武艺可能勤王?

韩昌   (白)     哈哈哈……妙哇!

     (唱)     不料孩童力精壮,

耶律休哥 (唱)     天赐英雄助我邦。

韩昌   (白)     看你小小年纪,倒有一身武艺。在某帐下暂为旗牌,如有功劳,再行升赏!

孟怀元  (白)     启禀驸马、元帅:小人不作旗牌。

韩昌、

耶律休哥 (同白)    你要作什么?

孟怀元  (白)     小人要作前部先锋,方好建功立业。

韩昌   (白)     帐下先锋谢苗、张猛,临阵身亡,如今正好无人。只是你小小年纪,又无寸功,焉去挂得先锋大印?

孟怀元  (白)     启驸马、元帅:有道是,军前征战,强者当先。小人作了先锋,去到都城,杀退中原人马,生擒宋将,易如反掌。

韩昌、

耶律休哥 (同白)    将先锋之事讲来。

孟怀元  (白)     容禀!

     (唱)     为将智谋休鲁莽,

             兵在齐心不在强。

             楚国子胥韬略广,

             临潼举鼎压列邦。

             先锋大印付我掌,

             杀尽杨家夺汴梁。

韩昌   (白)     你要领先锋大印,只恐有人不服。

耶律休哥 (白)     命你帐下问来,若是皆服,就叫你挂了先锋大印。

孟怀元  (白)     得令!

             下面听者:俺孟怀元初次进营,并无寸功,驸马、元帅,命俺挂先锋大印,有不服者,上帐答话。

黑风彪  (内白)    黑风彪不服!

孟怀元  (白)     候着!

             有人不服。

韩昌、

耶律休哥 (同白)    传他进帐!

黑风彪  (内白)    来也!

(黑风彪上。)

黑风彪  (念)     忠心报国立功勋,只为当年沐君恩。满腹珠玑藏战策,黄公三略定乾坤。

     (白)     某,黑风彪。正在后帐议论军机,忽听驸马收一小小孩童,说他武艺高强,要掌先锋大印,某家不服,故而进帐。

             报!黑风彪告进!

             驸马、元帅在上,黑风彪打躬!

韩昌、

耶律休哥 (同白)    将军少礼。

黑风彪  (白)     谢元帅!闻听投军小儿,要挂先锋大印,末将不服。

韩昌   (白)     谢苗、张猛阵亡,无有前部先锋。今见孟怀元武艺高强,故命他执掌先锋大印。

黑风彪  (白)     驸马、元帅!想末将南征北战屡建奇功,并未损兵折将。如今宋兵围困都城,元帅在此召集兵马,与宋兵交战,若将先锋大印,付与孩童执掌,岂不叫宋营耻笑?

韩昌、

耶律休哥 (同白)    孟怀元虽然年幼,乃当世豪杰,国家栋梁,有何耻笑?

黑风彪  (白)     但不知孟怀元现在何处?待末将看来。

韩昌、

耶律休哥 (同白)    孟怀元。

孟怀元  (白)     在!

黑风彪  (白)     原来就是他。哈哈哈……某家看他胎毛未退,乳臭未干,焉能挂得先锋大印?

孟怀元  (白)     将军你此言差矣!为武将者交锋对垒,怀藏孙吴妙计,不在年纪大小。我看你纵活一万岁也是枉然。

黑风彪  (白)     呔!某家看你上马无有拳头大,下马不过磕膝高。这前部先锋,某家要做,谁敢抢?

孟怀元  (白)     呔!俺蒙驸马、元帅大恩,令作前部先锋,谁敢不服?

黑风彪  (白)     某就不服!

孟怀元  (白)     谅你不敢!

黑风彪  (白)     敢是要打?

孟怀元  (白)     就来!

(黑风彪、孟怀元同打。)

孟怀元  (唱)     匹夫作事不自量,

             肉眼不识真栋梁。

             山高还有天在上,

             霜雪焉能见太阳?

黑风彪  (唱)     某家久为萧邦将,

             无知小儿敢逞强。

             先锋大印某要掌,

             谁敢大胆乱猖狂?

孟怀元  (唱)     枯井无水怎起浪?

黑风彪  (唱)     好比翼德断桥梁!

孟怀元  (唱)     铜墙铁壁俺要闯!

黑风彪  (唱)     怒发冲冠比项王!

(黑风彪、孟怀元同打。黑风彪败下,孟怀元追下。黑风豹上。)

黑风豹  (唱)     辕门守护千员将,

             岂肯失志小儿郎!

(孟怀元上,孟怀元与黑风豹对打。黑风彪上,续打。孟怀元打倒黑风彪、黑风豹。孟怀元欲下毒手。)

殷氏   (白)     奴才,还不住手!

     (唱)     不知军情心太刚,

             焉敢帐前把人伤。

             二位将军要原谅,

     (白)     随娘来!

     (唱)     小儿可能扶家邦?

韩昌   (白)     命孟怀元为前部先锋,后帐披挂。

孟怀元  (白)     多谢驸马、元帅!哈哈哈!

(孟怀元下。)

耶律休哥 (白)     黑风彪、黑风豹,在先锋帐下听候差遣。

黑风彪、

黑风豹  (同白)    哎呀驸马、元帅!末将弟兄自受国恩,有多少功劳,岂能受孩童调遣,驸马、元帅开恩另派。

韩昌   (白)     呸!念你弟兄军营效力,暂在本宫帐前听用。出帐去吧!

黑风彪  (白)     嘿!

     (唱)     怒气不息营外趱,

黑风豹  (唱)     小小蝼蚁撼泰山。

(黑风彪、黑风豹同下。)

韩昌   (白)     殷夫人,你孩儿作了先锋,明日便与宋将交战。只要杀退杨家女将,本宫奏明太后,自有赏赐。后帐歇息去吧。

殷氏   (白)     多谢驸马、元帅!咳!

     (念)     又是一番新气相,君恩祖德立庙廊。

(殷氏下。孟怀元上。)

孟怀元  (白)     驸马、元帅在上,受小将一拜!

(孟怀元拜。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禀驸马、元帅:宋营来了一彪人马,已到护国坡,请令定夺。

韩昌、

耶律休哥 (同白)    再探!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孟怀元  (白)     启禀驸马、元帅:小将承蒙大恩,愿领一枝人马,将宋将擒来献功。

耶律休哥 (白)     本帅与你大兵一万,与宋将交战。校场点兵。掩门!

(众人同下。)

【第七场】

(黑风彪、黑风彪同上。)
黑风彪、

黑风豹  (同白)    哎!

黑风彪  (唱)     帐前比武险遭殃,

黑风豹  (唱)     众将耻笑脸无光。

黑风彪  (白)     啊贤弟,可恨驸马、元帅,把先锋大印付与小小孩童执掌,把你我弟兄当作无用之辈了。

黑风豹  (白)     兄长但放宽心,小弟自有害他之计。

黑风彪  (白)     贤弟必须留心在意,回营去吧。

     (唱)     笼中之鸟鱼落网,

(黑风彪下。)

黑风豹  (唱)     暗地机关怎提防。

(黑风豹下。)

【第八场】

(〖牌子〗。四龙套、四上手、四大铠、四女兵、陈虎、岳刚、高奎、孟存、党灵、张杰、焦立、柴豹、杨七姐引王怀女、杜金娥同上。)
陈虎、
岳刚、
高奎、
孟存、
党灵、
张杰、
焦立、

柴豹   (同白)    来在两国交界。

王怀女  (白)     人马列开。

             啊贤妹,来到护国坡前,就在此地安营下寨;再差一能将,打探消息,贤妹意下如何?

杜金娥  (白)     嫂嫂请来传令。

王怀女  (白)     众将官!

陈虎、
岳刚、
高奎、
孟存、
党灵、
张杰、
焦立、

柴豹   (同白)    有!

王怀女  (白)     就在此处安营扎寨!

陈虎、
岳刚、
高奎、
孟存、
党灵、
张杰、
焦立、

柴豹   (同白)    啊!

(王怀女、杜金娥同坐。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禀元帅:番兵阻住道路,有一小将讨战。

王怀女、

杜金娥  (同白)    再探!

报子   (白)     啊!

(报子下。)

王怀女  (白)     众位将军听令!

陈虎、
岳刚、
高奎、
孟存、
党灵、
张杰、
焦立、

柴豹   (同白)    在!

王怀女  (白)     大战小将不得有误!

陈虎、
岳刚、
高奎、
孟存、
党灵、
张杰、
焦立、

柴豹   (同白)    得令。

             带马!

(王怀女、杜金娥同下。陈虎、岳刚、高奎、孟存、党灵、张杰、焦立、柴豹同上马,同下。)

【第九场】

(四番兵、四下手引孟怀元同上。四龙套、四上手、四大铠引陈虎、岳刚、高奎、孟存、党灵、张杰、焦立、柴豹同上,同会阵。)

陈虎   (白)     呔!番邦小将,天兵到此,为何阻路?通名受死!

孟怀元  (白)     听者:我乃韩驸马帐下先锋孟怀元是也!

陈虎   (白)     小小孩童焉能成事?放马过来!

(陈虎、孟怀元同起打。陈虎、岳刚、高奎、孟存、党灵、张杰、焦立同败下,柴豹被捉。)

孟怀元  (白)     押回营去!

(四番兵、四下手押柴豹同下,孟怀元随下。四女兵、杨七姐引王怀女、杜金娥同上。)

王怀女  (念)     两国相争血染红,

杜金娥  (念)     且看将军立大功。

(陈虎、岳刚、高奎、孟存、党灵、张杰、焦立同上。)
陈虎、
岳刚、
高奎、
孟存、
党灵、
张杰、

焦立   (同白)    末将等交令。

王怀女、

杜金娥  (同白)    胜负如何?

陈虎、
岳刚、
高奎、
孟存、
党灵、
张杰、

焦立   (同白)    番邦有一小小孩童,甚是骁勇。柴豹被擒,末将等败回。

王怀女、

杜金娥  (同白)    胜败兵家常事,后面歇息。

(陈虎、岳刚、高奎、孟存、党灵、张杰、焦立同下。)

王怀女  (白)     待本帅亲自出马。

杨七姐  (白)     且慢!妈呀,即是小孩讨战,待孩儿出马,将他擒来,您看好不好哇?

王怀女  (白)     小将甚是骁勇,你如何去得?后帐玩耍去吧!

杨七姐  (白)     妈呀,我一定要去!

王怀女  (白)     小心了!

(王怀女、杜金娥同下。)

杨七姐  (白)     得令。

             众将官!

四女兵  (同白)    有!

杨七姐  (白)     杀!

四女兵  (同白)    啊!

(四番兵、四下手引孟怀元同上,同会阵。)

杨七姐  (唱)     斜踏雕鞍来观瞧,

             阵前闪出小英豪;

             头戴金盔凤翅罩,

             打将铜锤马后捎。

             面似红火非凡貌,

             阻挡天兵动枪刀。

             叫声小将通名号,

             姑娘擒你献功劳。

孟怀元  (白)     听了!

     (唱)     二人交锋如鹰鹞,

             阵前来了女多姣。

             孟怀元虽然年纪小,

             拳打猛虎美名标。

             早通名姓放尔跑,

             稍若延迟你的命难逃!

杨七姐  (白)     住了!

     (唱)     杨七姐奉命来征讨,

             杀你血染锦战袍。

(孟怀元、杨七姐同起打。孟怀元败下,杨七姐追下。四番兵、四下手、四女兵同打连环,四股荡。杨七姐擒孟怀元。)

四女兵  (同白)    小将被擒。

杨七姐  (白)     回营交令!

四女兵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780 ┊ 字数:13924 ┊ 最后更新:2018-08-23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