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八郎探母》

主要角色
杨延顺:生
碧莲公主:旦
俞氏:旦
萧太后:旦
佘太君:老旦
萧燕宗:净
韩延寿:外
韩延庆:丑
公子:小生
姑娘:小旦

《八郎探母》王楞仙饰杨廷顺、陈德霖饰萧太后、钱金福饰韩昌
《八郎探母》王楞仙饰杨廷顺、陈德霖饰萧太后、钱金福饰韩昌
情节
宋辽失和,屡次动兵,自金沙滩双龙会(即八虎闯幽州)一役,为辽所败,杨老令公之子,或死或亡,承欢膝下者,只有六郎。后令公被困两狼山,撞死李陵碑下,父子尽忠于王事,后之人皆称道勿衰也。佘太君亦有军事知识,及六郎为帅,太君年虽耄老,每在营中参赞机宜。当初八郎失在辽邦,改姓名为王司徒,萧太后配以碧莲公主,生有子女,为辽邦驸马。荏苒已十二年矣。辽又伐宋,宋命六郎征之。八郎得悉佘太君同在一处,意欲乘机探望老母,谋于公主初则不许,继欲杀子以要求,惧而许之,入太后宫,代为盗出令箭,赠于八郎,约定黎明即返,不得逗留。

注释
剧本事实,无从考证,本考载有《四郎探母》一出,同一用意,编排者大约胎息于此,惟唱口白口,绝不相同。即是《雁门关》第一、第二两本,腔调全是西皮。前见北京四喜班名伶,如余紫云、梅巧玲、时小福等,串演此剧,唱做工夫,极璧合珠联之妙。

根据《戏考》第十五册整理

录入:小露686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2.45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萧燕宗、杨延顺、韩延寿、韩延庆同上。)

萧燕宗  (念)     锦衣上绣花,

杨延顺  (念)     朝阳骑骏马。

韩延寿  (念)     待漏朝女王,

韩延庆  (念)     大将长尾巴。

萧燕宗  (白)     俺,萧燕宗。

杨延顺  (白)     本宫王司徒。

韩延寿  (白)     韩延寿。

韩延庆  (白)     咱,韩延庆。

众人   (同白)    列位请了,太后登殿,在此伺候,请。

(四太监、萧太后同上。)

太监   (同白)    咦咦咦咦。

萧太后  (念)     双凤绕花梁,珠帘黄罗帐。

太监   (同白)    咦咦。

众人   (同白)    臣等参见太后千岁!

萧太后  (白)     平身。

众人   (同白)    千千岁!

萧太后  (白)     列位卿家,可知征剿杨家之事如何?

韩延庆  (白)     但等探马报来。

(报子上。)

报子   (念)     他国人马勇,难以占头功。

     (白)     孩子见驾,愿太后千岁!

萧太后  (白)     平身。

报子   (白)     千千岁!

萧太后  (白)     命你打听杨家之事,如何下落?

报子   (白)     启奏太后:头一阵把杨六杀的大败。那杨六回到天波府,搬来他母亲,他身边有一个他妈的杨排风,十分厉害,杀得吾国孩子大败,望太后就发兵对敌!

萧太后  (白)     再探!

报子   (白)     领旨。

萧太后  (白)     王驸马,

杨延顺  (白)     千岁。

萧太后  (白)     命你挂帅征剿杨家,不得有误。

杨延顺  (白)     得令。

(众人同下。)

杨延顺  (叫头)    咳,亲娘呀!

     (西皮导板)  宋皇爷有道坐龙楼,

     (西皮慢板)  萧太后打战表累战无休。

             吾六哥打一战兵败寨口,

             搬来了吾的母驾到幽州。

             吾本当回宋营把母问候,

             尤恐怕贤公主不放吾回头。

             左一思右一想珠泪双流,

(碧莲公主上。)

碧莲公主 (西皮慢板)  驸马爷你为何泪双流?

杨延顺  (白)     呀,公主请坐。呀,公主可曾听得本宫说的什么?

碧莲公主 (白)     呀,驸马,方才说的是天朝之事。

杨延顺  (白)     咳,泪似湘江水,一点一声愁!

碧莲公主 (白)     驸马今日为何这等模样?

杨延顺  (白)     咳,事到如今,我也不瞒公主了,你吾打坐一旁,听吾道来。

碧莲公主 (白)     驸马请坐。

杨延顺  (白)     母亲吓!

     (西皮慢板)  未开言不由吾双泪飘,

             尊一声贤公主细听根苗:

             自那年沙滩会血染战袍,

             可怜吾父子们死故亡逃。

             吾大哥替宋主把忠尽了,

             吾二哥短剑亡血染荒郊。

             吾三哥马踹死把命丧了,

             吾四哥无形影不见回朝。

             吾五哥抛红尘削发修道,

             吾六哥镇三关常把阵剿。

             吾七哥被奸贼乱箭花标,

             有本宫杨八顺来到你朝。

             蒙太后不杀吾恩同再造,

             贤公主待本宫情

     (西皮快板)  重义高!

             多只为今早朝探马报到:

             他报到吾的母驾临北朝。

             吾本当辞公主把母来孝,把母来孝,公主吓!

(杨延顺哭。)

杨延顺  (西皮快板)  望公主开鸿恩放吾回朝!

碧莲公主 (西皮慢板)  听他言不由我心中忧闷,

             却原来杨八顺来到番营。

             咱与你做夫妻一十二春,

             说什么今日里要回宋营。

             在吾朝享荣华何等清净,

             怎舍得儿和女骨肉离分。

杨延顺  (西皮快板)  说什么享荣华何等清净,

             说什么儿和女骨肉离分。

             常言道生养儿不把母孝,

             要什么儿和女接代根苗?

             没奈何上前来双膝跪倒,

(杨延顺哭。)

杨延顺  (哭头)    公主吓!

     (西皮快板)  发慈悲全忠孝恩比天高!

碧莲公主 (西皮摇板)  驸马爷休得要再三哀告,

             吾母后若知道颈上加刀!

杨延顺  (白)     呀吓!

     (西皮摇板)  贤公主她那里把脸变了,

             拿太后压本宫怒气难消。

(公子、姑娘同上。)

公子   (西皮摇板)  咱的爹咱的母二堂吵闹,

             叫一声贤妹妹细听根苗:

             兄妹们上前来双膝跪倒,

             尊一声咱的爹休回天朝!

碧莲公主 (白)     儿吓,起来!他不是你家老子,不要跪他!

杨延顺  (白)     唉吓!

     (西皮摇板)  这贱人说此话心如刀绞,

             不由吾一阵阵怒气难消!

             吾这里执宝剑将儿杀了!

     (白)     儿吓,来!

     (西皮摇板)  我杀了儿和女各自奔逃!

(杨延顺、公子同下。)

姑娘   (白)     吓,母亲大事不好了!

碧莲公主 (白)     什么大事?

姑娘   (白)     爹爹杀阿哥去了!

碧莲公主 (白)     这还了得,快快前去!

(碧莲公主、姑娘同下。公子哭上,杨延顺上。)

杨延顺  (西皮摇板)  杨八顺执宝剑要杀儿命……

(碧莲公主上。)

碧莲公主 (西皮摇板)  有妻子上前来扯住衣衿:

             咱和你做夫妻一十二春,

             为什么杀姣生所为何因?

             今日里一心心要回宋营,

             你不该执宝剑要杀姣生。

             你要去探母亲咱也依允,驸马吓!

     (西皮锁板)  你杀姣生吾痛心!

杨延顺  (白)     唉!

     (西皮快板)  非是本宫心肠狠,

             只为老母挂在心。

             公主放吾回宋营,

             结草衔环不忘恩!

碧莲公主 (西皮快板)  本当放你回宋营,

             怕你一去不回程。

杨延顺  (西皮快板)  公主怕吾不回程,

             吾对苍天把誓盟:

             八顺探母不回程,

             死在千军万马营!

碧莲公主 (西皮快板)  一见驸马把誓明,

             不由咱家喜在心。

             吾到深宫盗一令,

             盗令回来早动身。

杨延顺  (白)     有劳公主了!

(碧莲公主下。)

杨延顺  (西皮摇板)  一见公主去盗令,

             不由本宫喜在心。

(杨延顺下。)

【第二场】

(萧太后上。)

萧太后  (西皮摇板)  可恨杨家兵将勇,

             王驸马难以占头功。

(碧莲公主、公子同上。)

碧莲公主 (西皮摇板)  手挽姣儿銮庭进,

             见了母亲礼相迎。

     (白)     儿臣见驾。母后千岁!

萧太后  (白)     王儿平身,赐坐。

碧莲公主 (白)     谢坐。母后,征剿杨家之事如何?

萧太后  (白)     王儿有所不知,只因二驸马,被杨家杀得大败而回。

碧莲公主 (白)     母后传下将令,待孩儿前去征剿杨家。

萧太后  (白)     好,停兵三日,就命吾儿前去。

碧莲公主 (白)     多谢母后!

             哦,儿吓。这是母后金鈚御令,拿在手内做什么?

公子   (白)     儿要玩的!

碧莲公主 (白)     这是玩不得的。

公子   (白)     儿要玩!

碧莲公主 (白)     你不丢下来,吾要打你小杂种!

公子   (哭)     哎呀!

萧太后  (白)     小孩子打他做什么?

碧莲公主 (白)     母后的金鈚御令,他要玩。

萧太后  (白)     小孩子,他晓得什么?今晚要玩,明晚五鼓送进宫来就是。

碧莲公主 (白)     多谢母后了。

     (西皮摇板)  谢罢母后出宫庭,

             袖内机关怎知情。

(碧莲公主、公子同下,萧太后下。)

【第三场】

(杨延顺上。)

杨延顺  (西皮摇板)  公主后宫去盗令,

             这时为何无信音?

(碧莲公主、公子同上。)

碧莲公主 (西皮摇板)  带领姣儿宫门进,

             见了驸马说分明。

杨延顺  (白)     呀,公主来了。

碧莲公主 (白)     来了。

杨延顺  (白)     公主令箭可曾盗来?

碧莲公主 (白)     这个么,咱家倒也忘怀了。

杨延顺  (白)     呀吓,公主,误了吾的大事了吓!

碧莲公主 (白)     驸马不必啼哭,在吾儿手内。

杨延顺  (白)     呀吓儿呀,令箭拿来!

公子   (白)     是孩儿偷来的。

杨延顺  (白)     偷来的也好,盗来的也好,后面玩耍去罢。

(公子下。)

碧莲公主 (白)     驸马,这时候还不动身,等待何时?

杨延顺  (白)     哦,如今有劳公主了!

     (西皮摇板)  好个公主贤惠顺,

             她今放吾转回程。

             将身上了马能行,

             乔妆打扮回宋营。

(杨延顺带马。)

碧莲公主 (白)     慢着,

杨延顺  (西皮摇板)  回言便把公主请,

碧莲公主 (西皮摇板)  驸马跟前把礼行。

杨延顺  (白)     呀,公主此礼为何?

碧莲公主 (白)     此礼非是拜你。

杨延顺  (白)     所拜何人?

碧莲公主 (白)     拜的是天朝太君婆婆。

杨延顺  (白)     多谢公主!

碧莲公主 (慢西皮二六板)手挽手站宫庭珠泪滚滚,

             尊一声杨驸马吾的夫君:

             自那年下幽州沙滩赴会,

             你那里败了阵被吾所擒。

             那时节驸马爷改换名姓,

             吾母后不杀你配你为婚。

             昨日里那探子来报一信,

             他报到老婆婆来到番营。

             吾本当回朝去同把婆敬,

             怎奈是国不和难出番营。

             你今日回朝去代问一信,

             你就说那番邦女少问安宁:

             送婆婆万寿球头上带定,

             送婆婆珍珠串可修空门;

             送婆婆菱花镜容颜照定,

             但愿得长生不老不老长生老寿星!

             送嫂嫂黄罗帕常常挂定,

             送妹妹五色带常挂在身,表一表姊妹们一片好心。

             有千言和万语有话难罄,

(碧莲公主哭。)

碧莲公主 (慢西皮二六板)驸马你到五更即回程。

杨延顺  (西皮摇板)  公主不必细叮咛,

             本宫岂是那样人。

             辞别公主上马行,

     (哭)     公主吓!

     (西皮摇板)  不到五更回番营。

(杨延顺下。)

碧莲公主 (西皮摇板)  一见驸马上马行,

             不由咱家挂在心。

             泪眼含悲宫门进,

             但愿驸马早回程。

     (哭)     驸马吓……

(碧莲公主下。)

【第四场】

(俞氏上。)

俞氏   (念)     领了婆婆令,巡查在大营。

     (白)     吾乃俞氏,领了婆婆令,前去走走。

(俞氏下。)

【第五场】

(陈林、柴淦同上。)

陈林   (白)     上命差遣,

柴淦   (白)     皆不由己。

陈林   (白)     俺,陈林。

柴淦   (白)     俺,柴淦。请了,奉了太君将令,巡查大营,就此催马加鞭。

(陈林、柴淦同下。)

【第六场】

(萧燕宗、韩延寿、韩延庆同上。)
韩延寿、

韩延庆  (西皮摇板)  吾今奉了太后令,

萧燕宗  (西皮摇板)  把守关门要小心。

韩延寿  (西皮摇板)  孩子带路把关进,

韩延庆  (笑)     哈哈哈……

萧燕宗  (西皮摇板)  有人过关要查清。

(杨延顺上。)

杨延顺  (白)     来此关门。呔!开关!

韩延庆  (白)     启奏老爷:有人叫关。

萧燕宗  (白)     怎么着,有人过关么?问他姓什么,叫什么?

韩延庆  (白)     是。

             呔!你姓什么,叫什么?

杨延顺  (白)     姓木,名易!

韩延庆  (白)     怎么姓木名易?

杨延顺  (白)     快些!

韩延庆  (白)     慢着慢着。

             启禀老爷:他姓木名易。

萧燕宗  (白)     可有太后的金鈚御令?

韩延庆  (白)     呔!你可有太后的金鈚御令?

杨延顺  (白)     这就是令箭,快些!

韩延庆  (白)     慢点,慢点!

             启禀老爷:他有令箭。

萧燕宗  (白)     问他几时回关交令?

韩延庆  (白)     是。

             问你几时回关交令?

杨延顺  (白)     五更时回关交令,快些,快些!

韩延庆  (白)     慢点,慢点!

             启禀老爷:五更时回关营交令。

萧燕宗  (白)     五鼓交令,放他过去罢!

(杨延顺下。)

萧燕宗  (白)     看这孩子出关,手拿令箭,遮住脸蛋子。敢是奸细,孩子追他回来!

韩延庆  (白)     得令!

(俞氏上。)

韩延庆  (白)     追他不上,站立高岗一望。

(众将同上。)

韩延庆  (白)     哈哈哈!吾道他国奸细,原来吾国孩子,被他拿下,待我报于老爷知道便了。

(众人同下。)

【第七场】

(佘太君上。)

佘太君  (西皮慢板)  宋王爷坐江山风调雨顺,

             全凭着吾杨家保定乾坤。

             可恨那番邦贼摆下大阵,

             一心心夺吾主锦绣龙庭。

             吾儿夫为江山李陵命尽,

             可怜吾八个子沙滩丧生。

             都只为吾六郎大败一阵,

             因此上我亲自领兵来征。

             闷恹恹将身儿宝帐坐定,

             在等那巡营官来报军情。

(二嫂嫂同上。)

二嫂嫂  (同白)    启太君:巡查大营,拿着一个奸细。

佘太君  (白)     将那奸细绑上来!

家将   (白)     将奸细绑上!

(众人押杨延顺同上。)

佘太君  (白)     松刑,将他唤醒。

家将   (白)     汉子醒来,醒来!

杨延顺  (西皮导板)  适才间打得吾昏迷不醒,

     (西皮快板)  抬头只见一宋营。

             上面坐的老娘亲,

             众位嫂嫂两边存。

             低头不语不敢认,

             问一言来答一声。

佘太君  (西皮摇板)  你是番邦一小军,

             来到吾国探军情。

             吩咐柴淦和陈林,

             推出帐外问典刑!

杨延顺  (西皮摇板)  老母不必怒生嗔,

             儿是八顺转回营!

佘太君  (西皮摇板)  说什么八顺转回营,

             要回番邦万不能!

杨延顺  (白)     哎呀!

     (西皮摇板)  母亲年迈认不真,

             众家嫂嫂认不明。

             对着番邦高声叫,

(杨延顺哭。)

杨延顺  (西皮摇板)  夫妻们相会万不能!

     (白)     吓吓,母亲。既认不得孩儿,众家嫂嫂,俱已在此,为何不见那俞氏?

佘太君  (白)     你还认得俞氏么!

杨延顺  (白)     呀吓,母亲吓!孩儿见面,就认得了;如若认不得,再将孩儿千尸万断,死而无怨!

佘太君  (白)     柴淦、陈林,将俞氏马头调回。

柴淦、

陈林   (同白)    得令。

(柴淦、陈林同下。)

佘太君  (白)     贼吓,贼呀!俞氏到来。认她不得,将你千尸万断!

(俞氏上。)

俞氏   (白)     婆婆在上,媳妇交令。哦,婆婆,媳妇去得好好,为何将马头调回,有何军情?

佘太君  (白)     儿呀,番邦来了一个奸细,称儿的丈夫,下面认来。

俞氏   (白)     哦,婆婆,媳妇进得营来,只见营外一汉子,像八将军模样。

佘太君  (白)     哦,番邦汉子多,奸细多,儿要认真了!

俞氏   (白)     呀婆婆!媳妇想起一桩心事来了。

佘太君  (白)     什么心事来了?

俞氏   (白)     你那八将军,有个异像。

佘太君  (白)     什么异像?

俞氏   (白)     左脚有颗硃砂红痣。

杨延顺  (白)     呀呀,母亲吓!孩儿左脚有一硃砂红痣。

众人   (同白)    吾们不信,大家看来!

(众人同看,同哭。)

佘太君  (白)     呀吓,儿吓!

     (西皮摇板)  一见硃砂果然真,

             不由为娘两泪淋。

             曾记父子投宋营,

             犹如猛虎下山林。

             你父为国把忠尽,

             众家兄弟丧残生。

             母子分别十二春,

     (哭)     吾的儿吓!

     (西皮摇板)  今日才得回宋营!

杨延顺  (白)     咳,母亲吓!

     (西皮二六板) 向前来施一礼把话来论,

             尊一声老太君吾的娘亲:

             自那年下幽州大杀一阵,

             你孩儿失了计被他所擒。

             蒙太后不杀吾改名换姓,

佘太君  (白)     呀,吾儿改名换姓了!

杨延顺  (西皮快板)  反将那贤公主配吾为婚。

             贤公主待孩儿恩如海深,

             到如今生下了两个姣生。

佘太君  (白)     吓,你如今有了后代,谢天谢地!难得吓,难得!

杨延顺  (西皮摇板)  番邦女她那里一礼恭敬,

             她言道娘跟前少问安宁。

             她本当到吾朝同把母敬,

     (白)     老母吓!

     (西皮摇板)  你恕她番邦女不孝之人。

佘太君  (西皮摇板)  别的话儿吾不问,

             可知四哥信和音?

杨延顺  (西皮摇板)  吾弟兄相会了不敢相认,

             他如今也生下两个姣生。

四夫人  (哭)     苦呀!

杨延顺  (白)     吓,母亲,她是何人?

佘太君  (白)     他就是你四嫂。

杨延顺  (西皮摇板)  上前来见四嫂把礼恭敬,

             为叔的有一言细听分明:

             吾四哥在番邦也曾相认,

             对四嫂他言道不久就要回营。

四夫人  (白)     多谢八叔,这是他说的?

杨延顺  (白)     正是。

     (西皮摇板)  转面来就把我老母来问,

             我六哥这几日可在宋营?

佘太君  (白)     现在营中,人来,叫他前来相会。

杨延顺  (白)     不要,不要,

     (西皮摇板)  吾弟兄相会了说话不尽,

             误过了五更时大事难成。

             有千言和万语难以说尽,

             想起了贤公主一片人情。

俞氏   (白)     哦,母亲,不要放八将军回去。

佘太君  (白)     这个自然。

杨延顺  (西皮导板)  喜呵呵笑盈盈把母来敬,

     (西皮二六板) 尊一声老太君吾的娘亲:

             番邦女临行时有言说定,

             一桩桩一件件记挂在心:

             送老母万寿球头上戴定,

             送老母珍珠串可修空门;

             送老母菱花镜容颜照定,

             送老母护心镜不可离身。

             送老母长寿珠颈上挂定,

             愿老母长生不老,不老长生你是个老寿星!

             众嫂嫂上前来有礼恭敬,

             送嫂嫂长寿帕随带在身;

             送妹妹绫罗带身上挂定,

             表一表番邦女一片好心。

众人   (同白)    多谢了。

(俞氏哭。)

杨延顺  (白)     呀!

     (西皮摇板)  俞氏妻在一旁珠泪滚滚,

             说两句好言语宽她的心:

             自那年下幽州打下一阵,

             为丈夫失了计被他所擒。

             高堂上老太君蒙你孝顺,

             你本是吾杨家大孝之人!

俞氏   (哭)     夫呀!

     (慢西皮二六板)手挽手站营门珠泪滚滚,

             尊一声杨八顺吾的夫君:

             自那年下幽州打下一阵,

             吾的夫失了计被他所擒。

             高堂上老婆婆无人侍奉,

             吾国中大小将哪里找寻?

             妻为你茶和饭不去沾唇,

             妻为你每日里懒整乌云;

             妻为你在营外常常问信,

             妻为你各古庙去求神明;

             妻为你每日里五荤戒尽,

             妻为你绣房中独伴孤灯;

             妻为你每夜里思夫不寝,

             妻为你梦中间泪沾衣襟;

             妻为你分别了一十二春,

             到如今你那里才回宋营。

             有千言和万语说之不尽,

             天波府好一似带发修行。

(打更。)

杨延顺  (白)     哎呀!

     (西皮摇板)  谯楼上打过了四更鼓尽,

             想起了番邦女就要回营。

     (白)     哎吓,母亲吓!孩儿回去,与四哥说明,带了妻小回朝,岂不两全其美?

佘太君  (白)     儿吓,不要去罢!

杨延顺  (白)     此番不去,一双儿女,岂不断送他人之手?

俞氏   (白)     婆婆吓,他乃脱身之计!

杨延顺  (白)     贱人吓!

     (西皮摇板)  俞氏妻在一旁多言多论,

             误过了五更时大事难成!

             硬心头别老母忙上能行,

俞氏   (西皮摇板)  有妻子上前来扯住衣襟!

             吾哭一声杨八顺吾的夫君,

     (哭)     夫君吓!

     (西皮摇板)  夫妻们分别了十二春!

             到今日你回营未把话论,

             怎能够今夜间即要回程?

     (哭)     八顺,吾的夫吓!

     (西皮摇板)  奴这里只哭得珠泪难忍,

             怎舍得高堂上年迈太君?

杨延顺  (西皮摇板)  一家人都哭得珠泪滚滚,

             吾腹内好一似钢刀刺心!

             顾不得妻和母扳心难定,

             马上加鞭回番营!

(杨延顺下。)

众嫂嫂  (同白)    叔叔回来吓!

(杨延顺上。)

杨延顺  (白)     母亲吓,俞氏吓!

(众嫂嫂、杨延顺同下。)

佘太君  (白)     吾儿八顺吓!

俞氏   (白)     杨八顺,吾的夫吓!夫吓……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0053 ┊ 字数:7605 ┊ 最后更新:2005年06月02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