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雁门关》【六本】

主要角色
萧太后:旦
佘太君:老旦
杨延辉:老生
杨延顺:小生
杨延昭:老生
碧莲公主:旦
青莲公主:旦
韩昌:净

《雁门关》王瑶卿饰萧太后
《雁门关》王瑶卿饰萧太后
情节
萧太后将杨延辉等绑至城楼行刑,佘太君闻讯,亦将碧莲、青莲二公主绑至城下。杨延辉、杨延顺分别于城上、城下求情,均无结果。杨延昭赶来,欲攻打城池,萧天佐见宋营兵山将海,始将萧太后劝回,宣布停刑。

根据《京剧汇编》第三十集:赵桐珊藏本整理

录入:夜深沉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92.6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番兵引韩昌同上。)

韩昌   (引子)    南争北战,扫汴梁,夺取中原。

     (念)     三尺青锋耀雪光,腰悬明月箭弓张。葡萄美酒胭脂血,貂裘花添锦绣裳。

     (白)     某、韩昌。北国为臣。与宋室争战数载,干戈不宁。元帅出兵,不见回营。

             巴图鲁!

四番兵  (同白)    啊!

韩昌   伺候了!

四番兵  (同白)    啊!

(四番兵引耶律休哥同上。)

韩昌   (白)     元帅大战宋兵胜败如何?

耶律休哥 (白)     哎呀驸马呀!杨家兵将,甚是骁勇。谢苗、张猛死于阵前,眼见宋兵已到。驸马快定良策迎敌才是!

韩昌   (白)     啊?怎么二将阵亡,宋兵眼看就要杀奔大营来了!哎呀!何人敢去迎敌?

耶律休哥 (白)     待某帐下问来。

             呔,下面听者:眼看宋朝兵马要踏我营,有胆量出战者,上帐讨令!

耶律古  (内白)    耶律古愿往!

耶律休哥 (白)     随令进帐!

耶律古  (内白)    来也!

(耶律古上。)

耶律古  (念)     纵马抡枪杀气生,将军立志建奇功。战鼓咚咚惊人胆,两军阵前破敌兵!

     (白)     某、耶律古。随元帅征战杨家,命某看守大营。适才我军大败而回,元帅传令下来,有人敢敌杨家兵将,进帐讨令!

             报!耶律古告进!驸马、元帅在上,末将打躬!

耶律休哥、

韩昌   (同白)    你愿去抵挡杨家兵将么?

耶律古  (白)     非是末将夸口,任他有百万人马,俺一人也要杀他个片甲不回!

(报子上。)

报子   (白)     宋将在营外讨战!

耶律休哥、

韩昌   (同白)    再探!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韩昌   (白)     将军快去迎敌!

耶律休哥 (白)     多加小心!

(耶律休哥、韩昌同下。)

耶律古  (白)     得令!

             巴图鲁,迎敌去者!

四番兵  (同白)    啊!

(会阵。四文堂、四上手、四大铠、岳胜、杨宗保、焦赞、孟良、杨延昭同上。)

杨延昭  (白)     呔!马上番将,通名受死!

耶律古  (白)     听者!我乃萧太后驾前骁骑将军耶律古是也。来将通名!

杨延昭  (白)     我乃大宋元帅杨延昭是也。

耶律古  (白)     我劝你早早收兵回去;如若不然,枪下作鬼!

杨延昭  (白)     一派胡言!看枪!

(杨延昭、耶律古同开打。耶律古败下。杨延昭追下。岳胜上,连环战。杨延昭杀耶律古,四番兵同大败下。)

杨延昭  (白)     杀进番营!

四文堂、
四上手、

四大铠  (同白)    啊!

(四文堂、四上手、四大铠、岳胜、杨宗保、焦赞、孟良引杨延昭同下。)

【第二场】

(四番兵、韩昌、耶律休哥同上。)

韩昌   (白)     哎呀元帅!探子报道:耶律古落马。宋兵骁勇如何是好?

耶律休哥 (白)     你我冲出营去,再作道理!

(四文堂、四上手、四大铠、岳胜、杨宗保、焦赞、孟良、杨延昭同上,四番兵、韩昌、耶律休哥同败下。)
四文堂、
四上手、

四大铠  (同白)    番兵落荒逃走。

杨延昭  (白)     不必迫赶,闯进番营,搜寻军械!

四文堂、
四上手、

四大铠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番兵、韩昌、耶律休哥同上。)

韩昌   (白)     哎呀元帅!我国人马屡败,如何是好?

耶律休哥 (白)     驸马不必忧愁,暂退黑水河,整顿人马,再与宋兵决战。

韩昌   (白)     言之有理。

             巴图鲁!

四番兵  (同白)    啊!

韩昌   (白)     暂退黑水河!

四番兵  (同白)    啊!

(四番兵引耶律休哥、韩昌同下。)

【第四场】

(碧莲公主上。)

碧莲公主 (唱)     蛾眉难展暗自叹,

             来时有路去时难。

             事出意料柔肠断,

             儿夫也是改姓男,

     (白)     咱家、碧莲公主。配夫木易光。因保我妹妹来到宋营,捉拿杨八郎。两军阵前遇见宋营女将孟金榜,言说木易光是她丈夫杨四郎。可恨驸马与我一十二载的夫妻,并未露出一言。驸马呀驸马!你早说实话,我也就不出战了!

     (唱)     胸中忧愁悔已晚,

             思母想夫泪不干。

             营盘清静甚冷淡,

(孟金榜上。)

孟金榜  (唱)     朔风透骨令人寒。

     (白)     妹妹。

碧莲公主 (白)     姐姐来了,请坐!

孟金榜  (白)     妹妹为何愁眉不展?

碧莲公主 (白)     姐姐呀!

     (唱)     自叹红颜多悽惨,

             奴在宋营夫在番。

             母后年迈不能见,

             思想起来心不安。

孟金榜  (白)     贤妹呀!

     (唱)     养育之恩当思念,

             女生外向怎比男?

             但愿两国停征战,

             夫妻同保宋江山。

碧莲公主 (白)     妹妹在此,恐驸马父子受害,如何是好?

孟金榜  (白)     你国兵将,怎能知晓驸马的真名实姓哪?

碧莲公主 (白)     姐姐难道忘了吗?

孟金榜  (白)     忘了什么?

碧莲公主 (白)     那日在两军阵前,你说驸马木易光,是你丈夫杨四郎,我国兵将谁没听见,他们要报与我母后知道,我母后一定要他父子的性命。

孟金榜  (白)     是呀。待我禀明太君,调兵遣将,搭救他父子回朝。

碧莲公主 (白)     如此你我一同进帐。

孟金榜  (唱)     你国不该常造反,

碧莲公主 (唱)     宋王何必屡征番?

孟金榜  (唱)     可叹黎民遭涂炭,

碧莲公主 (唱)     士农工商皆不安。

(碧莲公主、孟金榜同下。)

【第五场】

(四刀斧手押香郎、香姐同上。)

香郎   (唱)     皇太国法谁敢坏,

香姐   (唱)     姐弟无娘也伤怀。

香郎   (唱)     父亲诓令出关外,

香姐   (唱)     去到宋营不归来。

香郎   (唱)     母亲被擒必受害,

香姐   (唱)     谁人去取她尸骸。

香郎、

香姐   (同唱)    不知母亲今何在?

     (同哭头)   儿的娘啊!

     (同唱)    与要相逢梦里阳台。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四刽子手押宗祥、宗瑞、杨延辉同上。)

杨延辉  (唱)     大限已满天注载,

             英雄怒目泪满腮。

             隐姓埋名十二载,

             匹配公主甚和谐。

             所生二子接后代,

             夫妻父子两分开。

             四郎一死无妨碍,

     (哭头)    碧莲妻!我的儿!啊……我那妻儿呀!

     (唱)     可怜姣儿遭祸灾。

宗祥   (白)     爹爹呀!

     (唱)     萧、宋战争有数载,

宗瑞   (唱)     损兵折将遭祸灾。

宗祥   (唱)     母在宋营儿受害,

宗瑞   (唱)     铁石人闻也悲哀!

宗祥、

宗瑞   (同白)    哎呀爹爹呀,你既是宋朝杨家将,就该对儿说明。到今天连累孩儿也受这一刀之苦!

杨延辉  (白)     儿呀,为父本欲说明;因你兄弟年幼,恐怕泄露消息。不料你母亲在两军阵前,遇见你大娘孟金榜,她说出为父是南朝杨延辉,被探子报与太后,这才连累你二人也受一刀之苦哇!

     (唱)     父死子丧真凄惨,

             咫尺如隔万重山。

             都城军民俱悲叹,

     (白)     哎!

     (唱)     灵魂飘渺到九泉。

(众人同下。)

【第七场】

(四女兵引佘太君同上。)

佘太君  (唱)     令出如山掌兵权,

             奉王旨意扫狼烟。

             旌旗飘绕空中展,

             众家儿郎各争先。

             若得苍天遂我愿,

             大宋一统太平年。

(碧莲公主、青莲公主同上。)
碧莲公主、

青莲公主 (同唱)    归心岂怕程途远,

(孟金榜、蔡秀英同上。)
孟金榜、

蔡秀英  (同唱)    大宋、萧邦两有缘。

碧莲公主、
青莲公主、
孟金榜、

蔡秀英  (同白)    婆婆万福!

佘太君  (白)     你们坐下。

碧莲公主、
青莲公主、
孟金榜、

蔡秀英  (同白)    谢坐!

碧莲公主 (白)     启禀太君:媳妇来此,还有驸马同一双儿女都在番邦,媳妇有心回去与我母后说明,好与他父子同归宋营,共侍婆母。

佘太君  (白)     哈哈哈!不必说这些谎话。你若回去见了你家母后,岂能容你夫妻父子同归宋营?你就在此陪伴为婆吧!

碧莲   (白)     啊婆母,倘若我母后知道我们驸马是杨延辉,岂不要他父子的性命?

佘太君  (白)     我儿在你母后驾前并无差错,纵然知道他姓杨,决不忍伤他父子的性命,你不要挂念。

碧莲公主、

青莲公主 (同白)    请婆母奏明宋王,搬兵回转汴梁,两国各守疆土,免动干戈。

佘太君  (白)     为娘奉旨扫北,幸喜团圆。你母后若能将你二人的儿女送过营来,我定然表奏圣上,免动干戈,大兵就回转汴梁了。

碧莲公主、

青莲公主 (同白)    多谢婆母!

(报子上。)

报子   (白)     萧邦城楼摆列刀枪,绑有五人,立刻就要问斩。

碧莲公主、

青莲公主 (同白)    你可认得绑的何人?

报子   (白)     并不认识。

佘太君  (白)     再探!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青莲公主 (白)     哎呀婆母啊!媳妇临行之时,母后言道:如能擒了驸马,母女相会;若是降了宋营,定将我一双儿女绑至城楼问斩。今日绑的一定是我的儿女了。喂呀!

(青莲公主哭。)

佘太君  (白)     适才报道,有五人绑在城楼,怎说有你一双儿女?

碧莲公主 (白)     哎呀婆母哇!想那五人,必有我家驸马与我一双孩儿在内。

佘太君  (白)     不错。怎奈满营将官与我那四郎孩儿并不认识。也罢!叫八郎悄悄前去看个明白。

             来,请你八将军。

四女兵  (同白)    有请八将军。

(杨延顺上。)

杨延顺  (唱)     母子相逢遂人愿,

             常怀儿女心意悬。

     (白)     参见母亲!

佘太君  (白)     罢了。

杨延顺  (白)     谢母亲!将孩儿唤来,有何训教?

佘太君  (白)     适才探子报道:萧邦城楼绑有五人,你可悄悄前去看个明白,速报为娘知道。

杨延顺  (白)     儿遵命!

     (唱)     怕的四哥身有险,

             空负埋名一十二年。

(杨延顺下。)

碧莲公主 (唱)     妻南夫北两挂念,

青莲公主 (唱)     犹如阻隔万重山。

佘太君  (唱)     宋营萧邦路不远,

             姐妹何必带愁颜?

             两国息兵不争战,

             你夫妻儿女得团圆。

杨延顺  (内白)    走哇!

(杨延顺上。)

杨延顺  (白)     哎呀!

     (唱)     适才悄悄去观看,

             见了母亲说一番。

     (白)     哎呀母亲哪!城上绑的是四哥父子与我一双儿女!

佘太君、
碧莲公主、
青莲公主、
孟金榜、

蔡秀英  (同白)    怎么讲?

杨延顺  (白)     我一家五口!

佘太君、
碧莲公主、
青莲公主、
孟金榜、

蔡秀英  (同白)    哎呀!

佘太君  (白)     儿呀!

     (唱)     十二载未见姣儿面,

             连年征战哪得闲。

             延辉好比失群雁,

     (哭头)    延辉!四郎!我的儿呀!

     (唱)     风扫梨花实可怜!

碧莲公主 (唱)     夫死子丧罪难免,

青莲公主 (唱)     姐姐休怪母不贤。

碧莲公主、

青莲公主 (同唱)    哀吿婆母施恩典,

     (同哭头)   喂呀婆母哇!

     (同唱)    早定良策两周全。

     (同白)    哎呀婆母哇!我母后将驸马与两双儿女,绑在城楼,大谅有死无生,望求婆母搭救!

(碧莲公主、青莲公主同跪。佘太君拉起。)

佘太君  (白)     这有何难?

             八郎、孟金榜、蔡秀英听令。

杨延顺、
孟金榜、

蔡秀英  (同白)    在!

佘太君  (白)     吩咐众将,随老身攻打萧邦!

杨延顺、
孟金榜、

蔡秀英  (同白)    得令!

碧莲公主、

青莲公主 (同白)    且慢!

佘太君  (白)     为何阻令?

碧莲公主、

青莲公主 (同白)    哎呀婆母哇!兴兵打破城池,恐救不了一家的性命,只怕我母后命丧乱军之中,如何使得!

佘太君  (白)     不打破城池,怎生搭救?

杨延顺  (白)     母亲哪!此事皆因孩儿所起,也难怪太后要斩我四哥父子与我一双儿女,待孩儿去到城下,向太后苦苦哀告,太后饶恕了他等性命也未可知。

佘太君  (白)     这是我儿一片好心,只是萧太后恨你入骨,你此番前去,恐怕连儿的性命也难保全了!

杨延顺  (白)     既然孩儿不能前去,请母亲另寻别计才好。

佘太君  (白)     儿呀!为娘倒有一计可救他们的性命。

杨延顺  (白)     有何妙计?

佘太君  (白)     要救他五人的性命,须将二位公主也绑在将台。

碧莲公主、

青莲公主 (同白)    婆母为何要绑我姐妹二人?

佘太君  (白)     儿呀,你母后绑的是女婿、外孙儿女,是我的孩儿、孙女、孙儿;为娘绑的是我儿媳、她的女儿。将你二人绑在将台之上,太后见了,就是铁石之人,也不忍斩他们了。

碧莲公主、

青莲公主 (同白)    此计甚好。快快将我们绑起。

佘太君  (白)     将她二人绑起来。

(四女兵同绑碧莲公主、青莲公主。)

杨延顺  (白)     且慢!哎呀母亲哪!倘若萧后眛了心肠,将他五人斩首,岂不断送了二位公主?

青莲公主 (唱)     敬夫可表恩一点,

碧莲公主 (唱)     怕的是拆散并蒂莲。

佘太君  (白)     儿呀!

     (唱)     边庭屡次遭战乱,

             你母为人太凶残。

             骨肉之情她不念,

             反绑我儿孙站城边。

             且放宽心无凶险,

             自有妙计救生还。

(众人同下。)

【第八场】

(慢起三咚鼓。)

杨延辉  (内唱)    堪叹英雄入罗网!

(四番兵、四刀斧手、宗祥、宗瑞、香郎、香姐、杨延辉同上,宗祥、宗瑞、香郎、香姐同哭。)

杨延辉  (白)     哎,儿呀!

     (唱)     羊落虎口必有伤。

             早知今日北国丧,

     (哭头)    我的儿呀!

(杨延辉、宗祥、宗瑞、香郎、香姐同哭。)

杨延辉  (唱)     不该隐名招东床。

             催命的法鼓咚咚响,

             兵将对对似虎狼。

             且候太后旨意降,

(宗祥、宗瑞、香郎、香姐同跪。)
宗祥、
宗瑞、
香郎、

香姐   (同唱)    养育之恩一旦亡。

杨延辉  (唱)     大限已到难阻挡,

             百岁光阴梦一场。

             暂停珠泪城楼往,

(宗祥、宗瑞、香郎、香姐、杨延辉同上城。)

杨延辉  (唱)     且随为父望家乡。

(萧天佐、萧天佑、萧天龙、萧天虎、四番兵、伞夫、萧太后同上。杨延辉、宗祥、宗瑞、香郎、香姐同哭。)

杨延辉  (白)     哎呀母后哇!

     (唱)     儿若不想将母望,

             哪能今日丧无常?

             国法该斩儿命丧,

     (哭头)    母后哇!

     (唱)     无人执掌锦家邦。

宗祥、
宗瑞、
香郎、

香姐   (同白)    哎呀老皇太呀,将外孙儿饶了吧!

萧太后  (白)     摆驾上城!

萧天佐、
萧天佑、
萧天龙、

萧天虎  (同唱)    战马嘶鸣鸾铃响,

(碧莲公主、青莲公主同上。)

青莲公主 (唱)     耀武扬威摆刀枪。

碧莲公主 (唱)     为儿理当报恩养,

青莲公主 (唱)     贤女正应随夫郎。

碧莲公主 (唱)     姐妹同出宋营帐,

碧莲公主、

青莲公主 (同哭)    喂呀!

青莲公主 (唱)     远望儿女心惨伤。

碧莲公主 (唱)     含悲向前把话讲,

             哀吿母后听端详:

             母后开恩把姣儿放,

     (哭头)    母后哇!

     (唱)     城下哀告老皇娘!

     (哭)     喂呀!

宗祥、
宗瑞、
香郎、

香姐   (同白)    哎,娘啊!

(宗祥、宗瑞、香郎、香姐同哭。)
宗祥、
宗瑞、
香郎、

香姐   (同唱)    母在宋营儿萧邦,

             对而嗟叹好悲伤!

             不顾生死往下闯,

(四刀斧手同拦。)
宗祥、
宗瑞、
香郎、

香姐   (同唱)    怎忍骨内两分张?

杨延辉  (唱)     四郎罪重命该丧,

             连累公主刀下亡。

             一十二载恩义广,

             竟作南柯梦一场!

碧莲公主 (唱)     万苦千愁难言讲,

青莲公主 (唱)     母女阻隔在两厢。

碧莲公主、

青莲公主 (同白)    哎呀母后哇!非是女儿存意降宋,我们都是被擒。就是驸马改换名姓,也是母后之恩,将女儿招赘与他。我们并无差错,为何将他五人斩首?

萧太后  (白)     大胆的奴才!还敢前来见我?你们有了丈夫,就忘了母女之情。青莲这个奴才见了八郎之后,不肯回来倒还罢了,碧莲!你这个奴才也不回来,是何道理哪?

碧莲公主 (白)     母亲哪!女儿被擒宋营,也是无奈。只求母后将他五人赦免,我姐妹方能保得性命!

     (唱)     母后不把恩旨降,

青莲公主 (唱)     女儿性命顷刻亡。

碧莲公主 (唱)     抛子别夫血泪降,

     (哭头)    夫君!姣儿呀!

青莲公主 (唱)     只怕是国破与家亡。

(中军、四女兵引佘太君同上。)

佘太君  (唱)     兵强将勇军威壮,

             英雄争战各逞强。

             斩关夺寨无人挡,

             指日班师回汴梁。

             众将带路将台上,

(碧莲公主、青莲公主、宗祥、宗瑞、香郎、香姐、杨延辉同哭。)

佘太君  (唱)     哭声震地我心伤。

             站立将台抬头望,

             城头绑的俱姓杨。

             年幼的孩儿也遭绑,

             萧后人面兽心肠。

             打破城池将你绑,

     (白)     咳!

     (唱)     青莲、碧莲在身旁。

             鞭稍一指催兵将,

(擂鼓。)

佘太君  (唱)     管叫你女儿刀下亡!

杨延辉  (白)     哎呀母亲哪!

     (唱)     咫尺如同天涯样,

             远望老娘暗悲伤。

             顷刻孩儿一命丧,

     (哭头)    儿的娘啊!

     (唱)     难道说不认儿四郎?

萧太后  (白)     看佘氏婆子,这样的心狠,我斩她孩儿,她就杀我的女儿,咳!事到如今,我可实实无计了!

(佘太君冷笑。)

佘太君  (笑)     哈哈哈……

     (唱)     眼看银宗无计想,

             故作真情试萧邦;

             接战争功把兵掌,

             传令呼叫众儿郎。

     (白)     众将官!

四女兵  (同白)    啊!

佘太君  (白)     既将我儿孙绑在城上,为何不斩?

中军   (白)     呔!番邦听者:你国将杨四将军与四个孩儿绑在城上,为何不斩?

萧天佐  (白)     启禀太后:佘氏催斩!

萧太后  (白)     怎么着,佘氏催斩吗?对她去说,时刻未到。

萧天佐  (白)     宋将听者!太后有旨:时刻未到。

中军   (白)     启禀太君:时刻未到。

佘太君  (白)     哼哼哼!时辰未到,老身就要开刀了!

     (唱)     欲待传令将儿媳放,

             又恐失志与番邦。

             我子、她婿一般样,

             虎毒岂肯把儿伤。

     (白)     众将官!

四女兵  (同白)    啊!

佘太君  (白)     起鼓开刀!

杨延顺  (内白)    且慢哪!

(杨延顺上。)

杨延顺  (唱)     催命战鼓耳边响,

             延顺形容甚凄凉;

             针锋相对全不让,

             两国刀枪耀日光。

             城楼绑的我兄长,

             年幼的儿女也跪一旁。

     (白)     也罢!

     (唱)     八郎宁可城下丧!

     (白)     母后哇!

     (唱)     杀身重罪儿承当。

杨延辉  (白)     八弟呀!

     (唱)     你在宋营受安享,

             我比猛虎落平阳。

宗祥、
宗瑞、
香郎、

香姐   (同唱)    太后不把赦皆降,

             快快搭救我亲娘!

杨延辉  (白)     八弟呀!

     (唱)     八弟快把主意想,

             上前哀吿你我的丈母娘。

杨延顺  (唱)     一人拚命万夫难挡,

             八郎一死又何妨!

     (白)     哎呀母后哇!诓令出关,乃是儿臣之罪。宋将围困城池,不过是要救四哥父子,与我一双儿女的性命。只求母后开恩,赦他五人的性命,儿臣愿自刎城下!

萧太后  (白)     唗!大胆的畜生!我将女儿招赘与你,一十二载、本后待你何等恩厚。你要过营探母,乃是你的孝心。你夫妻商议诓我令箭,去到宋营见母一面,就该早早回来;你不回来倒也罢了,反把令箭交与宋将,诈开雁门关,伤了我国无数人马,今日你还敢前来强辩?杨八郎!你真丧尽天良啊!我先斩他五人,然后再将你碎尸万段!

杨延顺  (白)     哎呀!

     (唱)     太后无有容人量,

             都城改作杀人场。

             回头再对老娘讲,

     (白)     母亲哪!

     (唱)     城上绑的俱姓杨。

佘太君  (白)     唗!

     (唱)     娘有誓言儿休讲,

             奴才不必乱张狂!

     (白)     大胆畜生!昔日双龙大会,只道你与四郎同死番邦,今将你当作化外之人。再要多言,将你一同斩首!

             来,押下去!

杨延顺  (白)     哎呀!

     (唱)     母后、娘亲皆一样,

             夫妻父子各一方。

             回营静听法鼓响,

             再收尸骸回汴梁。

(杨延顺下。)

杨延辉  (白)     哎呀不好了!

     (唱)     萧、宋多少兵和将,

             冷眼观我父子亡。

             顷刻之间冥府往,

             好似冰霜见太阳。

佘太君  (白)     众将官!

四女兵  (同白)    啊!

佘太君  (白)     起鼓开刀!

四女兵  (同白)    啊!

(起鼓。四文堂、四上手、四大铠、岳胜、杨宗保、焦赞、孟良、杨延昭同上。)

杨延昭  (唱)     耳旁听得法鼓响,

             母亲因何怒满堂?

     (白)     母亲,因何如此?

佘太君  (白)     我儿不知。萧银宗将你四哥父子、八郎一双儿女绑在城上问斩。为娘也将她两个公主斩首城下!

杨延昭  (白)     既然如此,就该合力攻城。

             众将官!

四文堂、
四上手、
四大铠、
岳胜、
杨宗保、
焦赞、

孟良   (同白)    啊!

杨延昭  (白)     合力攻城!

四文堂、
四上手、
四大铠、
岳胜、
杨宗保、
焦赞、

孟良   (同白)    啊!

萧天佐  (白)     且慢!

     (唱)     层层密密杨家将,

             对对旌旗遮日光。

             打破城池无人挡,

             为臣一本奏君王。

     (白)     启禀太后:杨家兵山将海,一拥攻城,势难抵挡。依臣之见,将杨四郎五人暂且停刑,宋营必放二位公主,两下立定战表,再决胜负。倘若宋军战败,再将他父子五人斩;倘若我邦战败,递上降表称臣,两下罢兵,方为上策。请太后定夺。

萧太后  (白)     哀家情愿不要江山,也不赦他父子五人!

杨延昭  (白)     众将官!

四文堂、
四上手、
四大铠、
岳胜、
杨宗保、
焦赞、

孟良   (同白)    啊!

杨延昭  (白)     一齐攻城!

萧天佐  (白)     且慢!宋营听者:今日天晚,各自停刑;明日再定干戈。

(萧太后下,萧天佐、萧天佑、萧天龙、萧天虎、四番兵、伞夫、杨延辉、宗祥、宗瑞、香郎、香姐同随下。)

佘太君  (白)     快将两位公主松绑,看她动静如何,再作道理。

             众将官!

四女兵、
四文堂、
四上手、
四大铠、
岳胜、
杨宗保、
焦赞、

孟良   (同白)    有!

佘太君  收兵回营!

四女兵、
四文堂、
四上手、
四大铠、
岳胜、
杨宗保、
焦赞、

孟良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07 ┊ 字数:8561 ┊ 最后更新:2017年11月24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