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雁门关》【五本】

主要角色
杨延辉:老生
萧太后:旦
孟良:净
焦赞:净
杨延昭:老生

《雁门关》李克昌饰焦赞、刘连荣饰孟良
《雁门关》李克昌饰焦赞、刘连荣饰孟良
情节
萧太后因青莲、碧莲被擒后投降宋朝,又知驸马木易乃杨继业之子杨延辉,愤欲将杨延辉及其子女斩首,萧天佐施计奏请将杨延辉等绑至城楼问斩,要挟佘太君放还青莲、碧莲。孟良欲私往辽营刺探军情,查明妖术真相。焦赞以其有意邀功,心生嫉妒,乃以假葫芦装酒,易其所佩火葫芦。孟良背假葫芦至辽营佯装韩驸马巡营兵士,骗过二更夫。二更夫闻有酒香,欲请孟良出酒同饮。孟良将二更夫灌醉,并乘机将张猛之宝葫芦盗回。辽营失宝,宋军再战耶律休哥获胜。

根据《京剧汇编》第三十集:赵桐珊藏本整理

录入:夜深沉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56.7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杨延辉上。)

杨延辉  (引子)    身居番邦,夜梦里,想念萱堂。

     (念)     父子领兵赴辽邦,沙滩被擒招东床。虽然只身居北塞,思念老母暗愁肠。

     (白)     本宫,四郎延辉。宋室为臣。当年双龙大会被擒在此。蒙太后高恩,将碧莲公主招我为婿。生有二子,取名宗祥、宗瑞。前日闻报,我母统领大兵扫灭北番,我八弟诓了令箭诈开雁门关。宋兵攻至都城,二位公主奉命出兵,未知胜负。咳!八弟呀!你只顾过营探母,倘有不测,你一双儿女性命难逃。我也曾讨令出关,想见母一面,太后恐军情败露,叫我静养宫廷。只是心悬两地,好不忧闷人也!

     (唱)     父子保宋在汴梁,

             双龙赴会到辽邦。

             可怜我父两狼丧,

             弟兄大半阵前亡。

             虽然被擒招驸马,

             受恩深重配鸾凰。

             身心两地空悬望,

             闷恹恹心内好凄凉。

(小番上。)

小番   (念)     忙将惊天事,报与驸马知。

     (白)     启禀驸马爷:大事不好了!

杨延辉  (白)     何事惊慌?

小番   (白)     二位公主出战,俱被杨家女将擒去了!

杨延辉  (白)     你待怎讲?

小番   (白)     俱被杨家女将擒去了!

杨延辉  (白)     哎呀不好了!

     (唱)     听说公主她被擒,

             不由本宫痛伤心。

     (白)     来,请你二位阿哥!

小番   (白)     有请二位阿哥!

(宗祥、宗瑞同上。)

宗祥   (唱)     宫廷瑞霭从天降,

宗瑞   (唱)     龙楼凤阁映画梁。

宗祥、

宗瑞   (同白)    孩儿请安!

杨延辉  (白)     罢了。

宗祥、

宗瑞   (同白)    将儿唤来,有何训教?

杨延辉  (白)     只因你姨母青莲公主失了令箭,被宋营盗去,诈开雁门;你母亲与你姨母出战,不想俱被宋营擒去。

宗祥、

宗瑞   (同白)    不好了!

宗祥   (唱)     闻听我母入罗网,

宗瑞   (唱)     点点珠泪洒胸膛!

宗祥、

宗瑞   (同唱)    爹爹速把银安上,

             快快搭救我亲娘。

     (同哭)    母亲哪!

杨延辉  (白)     我儿且免悲伤。为父上殿奏请太后,领兵搭救你母亲便了。

宗祥、

宗瑞   (同白)    爹爹出兵,孩儿也要前去!

杨延辉  (白)     咳!此战非同小可,太后未必叫你们前去呀!有了,待为父教导于你,你二人随为父同到太后驾前讨令,太后若是不允,你们就说学了一身武艺,可以擒拿宋将。儿呀,记下了。随为父上殿去者!

     (唱)     嘱咐言语记心上,

             千万不要语癫狂。

(杨延辉、宗祥、宗瑞同下。)

【第二场】

(众番兵、香姐、香郎、萧太后同上。)

萧太后  (引子)    狼烟未静,每日里,杀砍不宁。

香姐、

香郎   (同白)    太后,我妈怎么还不回来呀?

萧太后  (白)     你娘出兵,两日不见回来,莫非被杨八郎留在宋营了?哎!青莲哪青莲!你无此事便罢;若有此事,你一双儿女要想活命也就难了!

香姐、

香郎   (同白)    哎呀太后宽恩吧!

萧太后  (白)     不必痛哭,但听一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禀太后:青莲公主降了宋营;碧莲公主被擒。

萧太后  (白)     啊!碧莲也被擒去了吗?再去打探!

报子   (白)     啊!

(报子下。)

萧太后  (白)     你们可曾听见?你母降顺宋营。

             来呀!将他二人绑起来!

香姐、

香郎   (同白)    太后饶了孩儿吧。我妈岂肯投降宋营,她是被杨家擒了去的。

萧太后  (白)     哪是擒了去的?分明是见了杨八郎,就舍不得回来啦。我有言在先,她要降了宋营,我就将你二人斩首。

             来呀,将他二人推出斩了!

香姐、

香郎   (同白)    哎呀不好了!

香姐   (唱)     一声令下如雷震,

香郎   (唱)     浑身是口也难分。

香姐   (唱)     悲悲切切下龙廷,

香郎   (唱)     太后不念骨肉情。

(香姐、香郎同下。杨延辉领宗祥、宗瑞同上。)

杨延辉  (唱)     萧、宋不和干戈振,

             数载征战不安宁。

             含悲忍泪金殿进,

             太后驾前请令行。

     (白)     儿臣见驾,太后千岁!

萧太后  (白)     驸马平身。

杨延辉  (白)     谢太后!

宗祥、

宗瑞   (同白)    孩儿请太后金安。

萧太后  (白)     起来吧。

宗祥、

宗瑞   (同白)    太后,为何将香姐、香郎斩首?

萧太后  (白)     他们两人没有良心,故而将他们斩首。为婆以后就靠你二人了。

宗祥、

宗瑞   (同白)    我们哥俩情愿侍奉太后。

萧太后  (白)     你二人情愿侍奉我吗?等为婆百年之后,这江山就是你兄弟二人的了。

宗祥、

宗瑞   (同白)    谢过太后!

杨延辉  (白)     太后为何将香姐、香郎斩首?

萧太后  (白)     驸马还不知道吗?二位公主出马,俱被杨家女将把她们擒去了!

杨延辉  (白)     哦!二位公主俱被杨家女将擒去了!儿臣情愿领兵擒那杨八郎,救回二位公主。

萧太后  (白)     她姐妹二人俱降宋营,那青莲见了杨八郎不肯回来,倒也罢了;那碧莲与那宋营无亲无故,她也不肯回来,你说可气不可气!

宗祥、

宗瑞   (同白)    真是可气!

萧太后  (白)     你弟兄也恨她吗?好哇,你这才算是有义气的孩子哪!

杨延辉  (白)     启奏太后:且将青莲公主一双儿女赦回,待儿臣出马,将他三人擒来,一同斩首,也不为晚。

萧太后  (白)     咳!驸马你可去不得,你看我跟前并无接位之人,韩驸马未曾生子,那无义的八郎与那两个丫头,纵然回来,我也要杀了他们。你要出马,倘若也被宋将擒去,如何是好?

杨延辉  (白)     太后但放宽心。儿臣此去,定要擒他三人回来,以消太后之恨。

萧太后  (白)     好!既然如此,须要早早回来。

杨延辉  (白)     儿臣领旨!

宗祥、

宗瑞   (同白)    孩儿也要前去。

萧太后  (白)     你二人年青幼小,提不动刀,杀不了人,不必前去。

宗祥、

宗瑞   (同白)    孩儿学得一身武艺,此去定要抢个头功!

萧太后  (白)     驸马他们去得吗?

杨延辉  (白)     他二人虽然年幼,倒有一身武艺,可以去得。

萧太后  (白)     既是去的,下面披挂去吧!

杨延辉  (白)     领旨!

(杨延辉拟下。)

萧太后  (白)     将香姐、香郎赦回!

(众番兵同应。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禀太后:小人打听得木易驸马就是南朝杨四郎,他是改名换姓的。

萧太后  (白)     再探!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杨延辉  (白)     哎呀!

萧太后  (白)     什么?你是杨四郎改名换姓的呀!好大胆的畜生!

             来!将他父子都绑起来!

杨延辉  (白)     哎呀太后啊!容儿臣一言说明,纵死九泉也得瞑目了!

萧太后  (白)     有话快讲!

杨延辉  (白)     儿臣蒙太后深恩,相依驾前一十二载,心无二意,情愿一死。求太后赐儿臣人马,将他三人一并擒来,若是辜负太后圣意,再将儿臣斩首也还不迟。如若不然,哎呀太后哇,儿死也是不能瞑目哇!

萧太后  (白)     唗!我哪些待你不好?你和碧莲通同作弊,叫她先到宋营,你再在我跟前讨下人马,带子出征,你夫妻竟敢同谋,扰乱我的江山。你们都是一党,我焉能留你?都给我推出斩了!

杨延辉  (白)     哎呀!

     (唱)     猛虎出林遇陷阱,

             身无罪过问斩刑。

             望乞太后饶儿的命!

     (哭头)    太后哇!

萧太后  (白)     押下殿去!

杨延辉  (唱)     苦苦哀告她也不留情。

(众番兵押杨延辉、宗祥、宗瑞同下。萧天佐、萧天佑、萧天龙、萧天虎同上。)
萧天佐、
萧天佑、
萧天龙、

萧天虎  (同白)    刀下留人!

     (同唱)    两国不合起战争,

             朝朝暮暮不太平。

     (同白)    臣等见驾,太后千岁!

萧太后  (白)     哎呀众卿啊,他们都闹开了!

萧天佐  (白)     臣等适才闻知此事。昨日二位公主出战之时,太后也曾传旨,公主若是降了宋营,即将她儿女绑在城楼问斩。今日始知木易驸马是南朝的杨四郎,改名招赘碧莲公主一十二载。如今八郎已在宋营,太后若将杨四郎父子和香郎、香姐五人绑在城头,那佘氏婆子见他骨肉受惨,必放二位公主回来,然后再兴动人马生擒八郎,以正国法,伏乞恩准。

萧太后  (白)     依卿所奏。将他父子三人捆绑,游过四门,然后押至城楼,等本后亲自监斩。领旨下殿!

(众番兵、萧太后同下。)
萧天佐、
萧天佑、
萧天龙、

萧天虎  (同白)    领旨!

     (同唱)    九龙口前领圣命,

             搭救金枝玉叶人。

(萧天佐、萧天佑、萧天龙、萧天虎同下。)

【第三场】

(众番兵引韩昌同上。)

韩昌   (引子)    两国相争,干戈密,直捣汴京!

     (念)     金戈铁马任西东,十面旌旗映日红。将似猛虎撼山岳,马行北海起蛟龙。

     (白)     某,韩昌。可恨宋室与我国屡次不和,佘氏婆子带了一班女将,甚是骁勇,将我国都城围困,某家在黑水河搬来耶律休哥,兵扎合国坡前。本想杀退杨家兵将,再来保护都城;谁知那佘氏分兵两路来犯,我营元帅出战,还未见回营。

             来,伺候了!

众番兵  (内同白)   元帅回营!

韩昌   (白)     有请!

(众番兵、谢苗、张猛、耶律休哥同上。)

韩昌   (白)     元帅出战胜负如何?

耶律休哥 (白)     本帅统兵迎敌,与他打了两仗;多亏张猛祭起纸人纸马,将他国兵将围困,大谅宋将无救矣!

韩昌   (白)     元帅用兵如神,只是那佘氏围困都城,元帅既破宋兵,可往都城接应!

耶律休哥 (白)     驸马但放宽心,本帅来日讨战,驸马带兵埋伏后面,定叫那宋兵片甲不回!

韩昌   (白)     全仗元帅虎威。后帐摆宴,与元帅贺功。请!

(众番兵、韩昌、耶律休哥同下。)

【第四场】

(孟良、焦赞同上。)

孟良   (唱)     征战疆场十数春,

焦赞   (唱)     朝夕杀砍哪安宁。

孟良   (白)     孟良。

焦赞   (白)     焦赞。

孟良   (白)     贤弟请了。

焦赞   (白)     二哥请了。

孟良   (白)     贤弟,你我被番兵杀败护国坡前,太君人马又在萧邦都城,一时不能救应,这便如何是好?

焦赞   (白)     二哥,你我瞒过元帅,悄悄去到番营,探探他用的什么邪术,你看如何?

孟良   (白)     好便好,只是你去不得。

焦赞   (白)     怎么我去不得?

孟良   (白)     你又好吃酒,又好杀人,又不会说番语,倘被番兵看破,岂不是白白送了性命!

焦赞   (白)     哈哈哈……二哥,你说咱好吃酒,好杀人,那是真的;要说咱不会说番邦话,那就有僭你了,哈哈,有僭你了!

孟良   (白)     难道你会说番邦的话吗?

焦赞   (白)     不论是哪一邦、哪一府、哪一州、哪一县的话,俺焦赞没有不会说的。不用说你我来在北番,征战多年,就是那初到的地方,焦赞去不得,谁又去得呢?

孟良   (白)     不是哟,你在番邦并不出名;俺孟良却有葫芦宝贝,番人见了个个害怕。你若前去,谁不知道你这个南朝的焦赞,是个无名小卒,焉能成其大事?那时岂不失了你的威名?愚兄一人前去,自然平安无事的了。

焦赞   (白)     二哥,自征战以来,不是俺焦赞焉能破了雁门关,那些功劳都是俺的。番邦人哪个不认得咱焦二爷?

孟良   (白)     你是无名之将,哪个把你放在心上?不是俺孟良夸口,那些番兵、番将见了俺的葫芦,个个望风而逃!

焦赞   (白)     见了你的葫芦,就要望风而逃。啊二哥,咱们商量商量。

孟良   (白)     商量什么?

焦赞   (白)     你不是有两个葫芦吗?

孟良   (白)     不错,一真一假。

焦赞   (白)     你拿着真葫芦,假葫芦让小弟我背着,让俺也去到番营;只说有两个孟良来了,等他们躲避,你我慢慢地探听消息好不好?

孟良   (白)     谁不知你是无名的焦赞,你去若被番兵拿住,元帅岂不加罪于我?还是我一人去吧,相烦贤弟到我营内,把我的葫芦取来。

焦赞   (白)     二哥,你当真不叫我去么?

孟良   (白)     你不用去了,取我的葫芦来。

焦赞   (白)     不叫咱去,咱就不去。

             哎呀且住,想孟二哥与俺焦赞是一样之人,他往番营打探消息,为什么不叫俺焦赞同去?哦喝是了。想是怕咱夺了他的功劳!哈哈有了。他叫俺到他营内取他的葫芦来,我不免把真葫芦留下,装一瓶烧酒在假葫芦之内,他到了番营,口中焦渴,没有茶吃;他闻见酒香,以酒当茶,那时喝得醺醺大醉,被番兵拿住,咱去救他,也叫番邦之人知道咱焦赞胜似孟良也!

     (唱)     今日番营去探听,

             道某胆小怕辽兵!

             调换葫芦计已定,

(焦赞下。)

孟良   (唱)     独闯虎穴探军情。

             怕的焦赞逞烈性,

             惊动番兵无救星。

             要带宝贝且相等,

(焦赞上。)

焦赞   (唱)     葫芦装酒假当真。

             二哥独去须谨慎,

             小弟静候听好音。

孟良   (白)     贤弟呀!

     (唱)     愚兄此去须悄静,

             休叫元帅得知情。

             贼兵围困不能进,

             祭起葫芦烧番营。

             嘱托言语休违命,

             你我建功俱留名!

(孟良下。)

焦赞   (笑)     哈哈哈……

     (唱)     可笑孟良太直性,

             我调换假的他不知情。

             独自一人看风景,

             要学楚、汉灭西秦。

             临行不好明茶敬,

             一瓶烧酒作人情。

             此去若是遭不幸,

             俺焦赞救他的命残生、显显奇能。

(焦赞下。)

【第五场】

(孟良上。)

孟良   (唱)     一人独步须悄静,

             不愿戴月与披星。

             番兵若问我名姓,

     (白)     唔!

     (唱)     我只说韩昌差来的巡夜兵。

(孟良下。)

【第六场】

(二更夫同上。)

更夫甲  (念)     宁做太平犬,

更夫乙  (念)     不做乱世人。

更夫甲  (白)     伙计请啦!

更夫乙  (白)     请啦!

更夫甲  (白)     你我奉了元帅将令,巡营瞭哨,防备宋将混进营盘,须要用心查点。

更夫乙  (白)     言之有理。

更夫甲  (白)     走着!

     (干板)    水火刀兵,

             昼夜不安宁;

             黎民涂炭,

             各个胆心惊。

孟良   (内白)    走哇!

(孟良上。)

孟良   (唱)     营盘鼓交初更尽,

             豪杰大胆进番营。

二更夫  (同白)    拿住了!

孟良   (白)     拿住什么?

二更夫  (同白)    拿住奸细啦!

孟良   (白)     哎呀呀!二位,我也是巡营的呀。

更夫甲  (白)     你是巡营的?我可要盘你一盘。

孟良   (白)     盘我什么?

更夫甲  (白)     你是哪一位差的?

孟良   (白)     哈哈哈……我倒要先问问你们。

更夫甲  (白)     盘问我们什么?

孟良   (白)     你们是哪一位差的?

更夫甲  (白)     你问我们哪?我们是耶律休哥元帅差的,你呢?

孟良   (白)     我是韩驸马差来的!

更夫甲  (白)     不用说了,咱们三个人一块儿巡营,谈谈讲讲也热闹些。

孟良   (白)     奉陪二位。

二更夫  (同白)    岂敢岂敢!

孟良   (白)     耶律元帅与宋将交战,得胜回营,二位都是有功劳的了。

更夫甲  (白)     咳,我们也没什么功劳。要有哪,都是张猛、张将军的功劳。

孟良   (白)     怎么是张将军的功劳?

更夫甲  (白)     你不知道:我们元帅新收二将,一个叫谢苗,一个叫张猛,都有本领。今儿个大战宋兵,杀得他国大败,就多亏张猛将军啊。

孟良   (白)     用的什么法宝杀败了杨家兵将?

更夫甲  (白)     他有个葫芦,跟你这个一样。哎!哪儿来的酒香?哟!是这葫芦的酒味。大哥取来,大家喝几口。今天扰了你,明天再扰我。

孟良   (白)     啊,我这里有酒么?

更夫甲  (白)     你自己装的酒还不知道?今晚上我们扰定了你啦!

孟良   (白)     哎呀!焦赞将我的真葫芦留下,把这个假葫芦装酒在内,这便如何是好?我自有道理。

             啊二位,要扰我也是的,只是没有酒杯,如何吃法呢?

更夫甲  (白)     不用酒杯,仰葫芦就嘴呀!

孟良   (白)     好,你二人分着喝吧。

(二更夫、孟良同坐。)

更夫甲  (白)     我们俩扰你的酒,还没问你贵姓大名哪?

孟良   (白)     我姓父名亲。二位姓什么?

更夫乙  (白)     我们俩同姓同名。

孟良   (白)     姓甚名谁?

更夫乙  (白)     姓令名郎。

孟良   (白)     令郎,方才你说什么张将军葫芦之内,有什么宝贝?

更夫甲  (白)     他那葫芦里是纸人纸马斩不尽、杀不绝,把杨家人马团团围住,所以这葫芦里头有这样贵处。

孟良   (白)     他的葫芦自然带在身边了哇?

更夫甲  (白)     倒不带在身边,他挂在营内牛皮帐外。

孟良   (白)     他在哪座营内?

更夫乙  (白)     他在这右营,一进去就是。哎呀,喝醉了!咳,扰了他的酒,他是怎么说,咱是怎么应。咳,睡一会。

(二更夫同睡。)

孟良   (白)     哈哈哈,好机会也!

     (唱)     宋王有道洪福降,

             不顾戴月与披霜。

     (白)     二位!二位!

     (笑)     哈哈哈!

     (白)     都醉了。

     (唱)     酒醉如泥一般样,

             寻个妙计进帐房。

     (白)     且喜他二人酒醉,我不免将他的衣服剥下,穿着我的身上,混进帐去,看个明白便了。

     (唱)     太白好酒捞月丧,

             吴王贪酒失家邦。

             巡卒号衣穿身上,

(孟良穿衣。)

孟良   (唱)     大将改作小儿郎。

             龙潭虎穴也要闯,

             急急悄探贼营房。

(孟良下。)

【第七场】

(小幔帐挂葫芦。起二更鼓。张猛带醉上。)

张猛   (白)     好酒哇好酒!

     (唱)     头阵杀败杨家将,

             指日带兵夺汴梁。

             大宋江山太后掌,

             奉天承运乐尧唐。

(张猛醉。起三更鼓。孟良上。)

孟良   (唱)     阵阵朔风吹营帐,

             星斗明朗映月光。

             耳边听得更鼓响,

     (白)     哎呀!

     (唱)     帐内一将似虎狼。

     (白)     幸喜张猛在此熟睡,本当将他斩首,这番营兵多将广,恐一人难出重围。可恨焦赞把个假葫芦与我,若带了真葫芦来,我便放起火来,将他营盘烧毁。咳!如今杀又杀不得;烧又烧不得,这便怎么处?哦!番贼的葫芦,挂在帐上,俺不免将他葫芦盗去,带回营去,叫元帅兴兵前来,踏破他的营盘!

(起四更鼓。)

孟良   (唱)     丈夫有谋休鲁莽,

(孟良取葫芦。)

孟良   (唱)     无知的番奴太猖狂。

             回营请令调兵将,

             杀他个搅海与翻江。

(孟良笑,下。起五更鼓。)

张猛   (唱)     一醉昏迷神不爽,

             醒来才知梦一场。

(谢苗上。)

谢苗   (唱)     更鼓相催天明亮,

             奉命调回众儿郎。

     (白)     啊!将军请了!

张猛   (白)     请了。

谢苗   (白)     元帅就要发兵,齐去辕门伺候。

张猛   (白)     带了法宝前去。啊!葫芦为何不见?

             众军士走上!

(四番兵自两边分上。)

张猛   (白)     我的葫芦为何不见?

四番兵  (同白)    将军宝帐,无人到此。

谢苗   (白)     想是宋营差人盗去?

张猛   (白)     传巡营小军进见!

四番兵  (同白)    巡营小军进见!

(二更夫同上。)

二更夫  (同白)    小人与将军叩头!

张猛   (白)     可有什么人来到营中?

二更夫  (同白)    没有什么人来,只有韩驸马差一小军巡查营盘,带着一个葫芦,与将军的葫芦一样;他的葫芦是装酒的,小人们有偏将军,扰了他的酒啦!

张猛   (白)     哪里是驸马的兵丁?分明是宋营的孟良盗去某的法宝!

二更夫  (同白)    他说是驸马的兵丁,去问韩驸马便知。

张猛   (白)     若是驸马的兵丁便罢;倘若不是驸马的兵丁,斩你二人的狗头!

             来呀!

四番兵  (同白)    啊!

张猛   (白)     打道韩驸马营盘!

四番兵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八场】

(四文堂、四上手、四大铠、岳胜、杨宗保、焦赞、杨延昭同上。)

杨延昭  (引子)    六韬三略掌兵权,七英八俊可擎天。

     (念)     南征北战动刀兵,干戈扰攘不太平。男儿须挂封侯印,将军令下鬼神惊!

     (白)     本帅,杨延昭。可恨番奴用邪术妖法,闪出兵山将海,将我国人马围困。是我屡次与番兵交战,怎奈本帅兵微将寡,一时难以取胜,好不叫人焦急也!

焦赞   (白)     启禀元帅:昨晚孟良私探番营去了,等他回来,再议破敌之计。

杨延昭  (白)     唔!孟良私探番营去了!倘有差池,如何是好?

孟良   (内白)    走哇!

(孟良上。)

孟良   (唱)     夜探番营无人挡,

             英雄巧计比人强。

     (白)     参见元帅!

杨延昭  (白)     啊!你不是私探番营去了么?

孟良   (白)     恭喜元帅!

杨延昭  (白)     喜从何来?

孟良   (白)     末将私探番营,盗得张猛葫芦一个,内有纸人纸马,请元帅观看。

杨延昭  (白)     待本帅一观。

(杨延昭看。)

杨延昭  (白)     哎呀!原来尽是纸人纸马,真是邪术妖法!

焦赞   (白)     啊元帅,将那葫芦交与末将,去到阵前,把这些纸人纸马一齐放了出来,将番兵团团围住,叫他们一辈子不得出来。

杨延昭  (白)     你不知道真言咒语,焉能使得?此乃无用之物了!

焦赞   (白)     既是无用之物,你就赏给我装酒吃。

孟良   (白)     呔!你这呆子,你若把真葫芦与俺,昨晚就将番营烧了,免得今日又动干戈。

焦赞   (白)     哎!你不是我那一葫芦酒哇,你焉能盗得来他的宝贝,你不谢俺倒也罢了,反倒怪起我来了!

孟良   (白)     算你有理。

杨延昭  (白)     此乃宋王洪福,众将理当建立奇功。

孟良   (白)     元帅提拔!

(报子上。)

报子   (白)     耶律休哥讨战!

杨延昭  (白)     再探!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杨延昭  (白)     众将官!

岳胜、
杨宗保、
焦赞、

孟良   (同白)    啊!

杨延昭  (白)     迎敌者!

岳胜、
杨宗保、
焦赞、

孟良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九场】

(四文堂、四上手、四大铠、岳胜、杨宗保、焦赞、孟良、杨延昭同上。四番兵、四番将、张猛、谢苗、耶律休哥同上,同会阵。)

杨延昭  (白)     呔!番奴以妖术取胜,如今还敢前来争战么?

耶律休哥 (白)     可恨你差孟良盗去我的法宝,今日要与你见个胜负!

杨延昭  (白)     休得狂言!杀!

(杨延昭、耶律休哥同开打。耶律休哥败下。杨延昭追下。孟良、焦赞、张猛自两边分上。)

张猛   (白)     大胆的强盗,盗去我的法宝,好好还我便罢;如若不然,叫你们枪下作鬼!

孟良   (白)     谁叫你巡营兵丁,爱喝俺的烧酒?你那葫芦是你孟爷爷拿来装酒了。

张猛   (白)     强盗休发狂言,看枪!

(孟良、张猛同开打。孟良败,岳胜上,杀,张猛败下,岳胜追下。焦赞杀谢苗败下,焦赞追下。杨宗保杀四番将同败下,杨宗保追下。岳胜、杨宗保、孟良、焦赞同杀死谢苗、张猛。耶律休哥上。岳胜、杨宗保、孟良、焦赞同下。杨延昭上,打败耶律休哥,杨宗保上。)
岳胜、
杨宗保、
焦赞、

孟良   (同白)    谢苗、张猛已死,耶律休哥败走。

杨延昭  (白)     马踏番营!

岳胜、
杨宗保、
焦赞、

孟良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场】

(四番兵引耶律休哥同上。)

耶律休哥 (白)     且住!可恨杨家将伤我两员虎将。

             巴图鲁!

四番兵  (同白)    啊!

耶律休哥 (白)     与韩驸马商议再来交战!

四番兵  (同白)    啊!

(四番兵引耶律休哥同下。)
(完)


浏览次数:423 ┊ 字数:9008 ┊ 最后更新:2017年07月13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