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雁门关》【四本】

主要角色
佘太君:老旦
杨延顺:小生
青莲公主:旦
碧莲公主:旦
孟金榜:旦
蔡秀英:旦
杨延昭:老生
岳胜:老生
杨宗保:小生
孟良:净
焦赞:净

《雁门关》李克昌饰焦赞
《雁门关》李克昌饰焦赞
情节
碧莲公主、青莲公主被擒,佘太君爱惜备至。蔡秀英、孟金榜陈述大义,劝留宋营团聚。二公主受婆媳三人感动,允暂留。蔡秀英送青莲公主往见杨延顺,不慎将令箭丢落帐中。青莲公主知佘太君欲攻辽营,恐母后遭难,见宋营令箭,乃请杨延顺趁夜一同逃回北国。事泄,蔡秀英将二人送交佘太君。杨延昭奉佘太君之命,大战耶律休哥,欲夺回青莲公主二子与四郎杨延辉。耶律休哥不敌,施用妖术,命部将张猛祭起纸人纸马。杨延昭不敌,暂将免战牌高挂。

根据《京剧汇编》第三十集:赵桐珊藏本整理

录入:夜深沉


相关剧本
《八郎探母》(根据《戏考》第十五册整理)
《雁门关》【头本】(根据《京剧汇编》第三十集:赵桐珊藏本整理)
《雁门关》【二本】(根据《京剧汇编》第三十集:赵桐珊藏本整理)
《雁门关》【三本】(根据《京剧汇编》第三十集:赵桐珊藏本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16.7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龙套、四女兵引佘太君同上。点绛唇牌。)

佘太君  (念)     孙吴兵法是家传,满门忠烈镇边关。为国捐躯防外侮,敢将衰朽惜残年!

     (白)     老身,佘氏。奉王旨意,征剿北番。且喜母子相会。只是四郎孩儿仍在番邦。适才探子报道,说道碧莲、青莲二公主前来讨战,曾命孟金榜、蔡秀英出马,未见回报。

             来,伺候了!

(孟金榜、蔡秀英同上。)

孟金榜  (念)     貔貅列虎帐,

蔡秀英  (念)     春暖舞龙衣。

孟金榜、

蔡秀英  (同白)    媳妇交令。

佘太君  (白)     你二人胜负如何?

孟金榜、

蔡秀英  (同白)    将二位公主擒来,现在营外候令。

佘太君  (白)     胡地女子,定有野性。先将碧莲公主,绑进营来;蔡秀英看守青莲公主。

蔡秀英  (白)     得令。

(蔡秀英下。)

孟金榜  (白)     将碧莲公主绑上帐来!

(四上手押碧莲公主同上。)

碧莲公主 (唱)     早知驸马是杨家将,

             岂肯与他配鸾凰?

             今日被擒鱼落网,

             纵有双翅难飞翔。

佘太君  (唱)     众将暂且回营帐,

四龙套、

四女兵  (同白)    啊!

(四龙套、四女兵自两边分下。)

佘太君  (唱)     两厢退却众儿郎。

     (白)     帐下站的可是我四儿媳么?

碧莲公主 (白)     我乃萧太后之女,木易光之妻,碧莲公主是也。怎么说是你的儿媳哪?

佘太君  (笑)     哈哈哈……

     (白)     木易光就是我儿四郎杨延辉,你已招赘于他,岂不是我的儿媳么?

碧莲公主 (白)     我早知驸马是杨延辉了,快快放我回去吧。

佘太君  (白)     既到宋营,为何又要回去?

碧莲公主 (白)     我奉母后之命,保定妹妹青莲捉拿无义的杨八郎,来到阵前,才知道我的驸马也是姓杨的了。

     (唱)     相助吾妹战场上,

             奉命来擒杨八郎。

             一时不慎入罗网,

             你暗算擒我不算强。

佘太君  (唱)     八虎曾把沙滩闯,

             四郎、八郎失番邦。

             仗主洪福吉祥降,

             贤德媳妇到营房。

             老眼昏花难观望,

     (笑)     哈哈哈……

     (唱)     金枝玉叶胜王嫱。

             貌赛嫦娥仙姬样,

             天姿国色世无双。

             面似三月桃花放,

     (白)     儿媳啊!

     (唱)     难怪你丈夫不还乡。

             老身亲自来松绑,

(佘太君与碧莲公主松绑。碧莲公主扭孟金榜打。)

孟金榜  (白)     咳!这是什么地方,还敢放肆!

碧莲公主 (白)     谁怕你!

佘太君  (白)     儿呀!

     (唱)     让她几句有何妨。

             贤孝的媳妇休争嚷,

     (白)     孟金榜!

     (唱)     劝你妹妹免悲伤。

孟金榜  (白)     儿遵命!

     (唱)     她是次来奴是长,

             倚大压小理不当。

     (白)     公主!贤妹!四将军在你国一十二载,多感妹妹看待。今在两军阵前将你擒来,乃是婆婆的将令。你把丈夫留在你国一十二载,奴不怪你;你反怪起我来了么?

     (唱)     生前同枕死共葬,

             要学女英与娥皇。

碧莲公主 (白)     呀!

     (唱)     低下头来暗思想,

             非她无义我不良。

             贤德姐姐快请上,

(碧莲公主跪。)

碧莲公主 (唱)     宽恕小妹语癫狂。

     (白)     参见太君!

佘太君  (白)     罢了,坐下。

碧莲公主 (白)     谢坐。

佘太君  (白)     我那四郎孩儿多感公主贤德,且等回朝奏明圣上,自然荣封于你。

碧莲公主 (白)     我乃番邦女子,怎受天朝容封。媳妇要告辞回营去了。

佘太君  (白)     为何又要回去?

碧莲公主 (白)     哎呀婆婆啊!媳妇此来,乃是奉母后之命,还有驸马与一双儿女留在我邦,今日若不回去,恐他们要作刀头之鬼!

佘太君  (白)     不必性急,待你妹进帐一同商议。

             啊,孟氏媳妇,你同公主到你帐中歇息歇息去吧!

孟金榜  (白)     是。妹妹随我来。

     (唱)     贤妹且把宽心放,

碧莲公主 (白)     多谢婆婆。

     (唱)     堪叹骨肉两分张!

(孟金榜、碧莲公主同下。四龙套同暗上。)

佘太君  (白)     来,将青莲公主押上帐来!

四龙套  (同白)    将青莲公主押上帐来!

(四上手、蔡秀英押青莲公主同上。)

青莲公主 (唱)     前世红颜遭魔障,

             今生又遇无义郎。

             满怀愤怒对谁讲,

             不见八郎在哪厢?

佘太君  (唱)     面貌容颜皆一样,

             西施、骊姬与王嫱。

             我与媳妇亲松绑,

(佘太君与青莲公主松绑。)

青莲公主 (唱)     要见无义杨八郎。

佘太君  (唱)     事要从容休鲁莽,

             老身言来听端详:

             满营将官纷纷讲,

             八郎不该降番邦。

             吾儿不敢随令往,

             恐怕一命丧无常。

青莲公主 (唱)     非是驸马良心丧,

             都是秀英不贤良。

             驸马过营把母望,

(青莲公主对蔡秀英。)

青莲公主 (唱)     为何不放他转回乡?

             你只图欢乐红罗帐,

             不管我母子受凄凉;

             无羞无耻禽兽样,

             不怕旁人道短长!

蔡秀英  (唱)     忆昔当年幽州闯,

             擒去丈夫到番邦。

             红鸾自有月老降,

             为何逼他招东床?

             秀英不肯把话讲,

             你反巧言发癫狂!

             他在你国十年上,

             我留几日也无妨。

青莲公主 (白)     呸!

     (唱)     你要丈夫该明讲,

             为何连累我遭殃?

蔡秀英  (唱)     我丈夫本是天朝将,

             岂肯留落在番邦?

青莲公主 (白)     唗!

     (唱)     今日不献杨八郎,

             取你首级挂营房!

蔡秀英  (唱)     丈夫现在我营帐!

青莲公主 (唱)     今日要见无义郎!

蔡秀英  (唱)     你敢大胆把营闯?

青莲公主 (唱)     杀你个国破与家亡!

(青莲公主、蔡秀英对打。)

佘太君  (白)     嗯!

     (唱)     姐要宽洪妹海量,

             为女敬夫是贤良。

     (白)     秀英!

     (唱)     她为丈夫把令诓,

             抛弃子女在番邦。

             凡事须看婆分上,

             姐妹之间要情长。

蔡秀英  (唱)     婆婆严命怎违抗,

             念她初到宋营房。

             走上前来礼相让,

     (白)     贤妹呀!

     (唱)     何须恶言把我伤?

             奴夫感你恩义广,

             一十二载好时光。

             他在我营常思想,

             时刻不忘因你贤良。

             贤妹且把宽心放,

             从今后换笑脸免去愁肠。

佘太君  (白)     青莲公主,你要叫她一声姐姐!

青莲公主 (白)     咳!

     (唱)     八郎无义将我诓,

             错怪姐姐不贤良。

     (白)     姐姐呀!

     (唱)     愚妹无知姐容让,

             要见丈夫即还乡。

佘太君  (白)     秀英儿,送你妹妹回营歇息,且候为娘令下。

蔡秀英  (白)     儿遵命。

             妹妹随我来!

青莲公主 (白)     媳妇暂别了。

     (唱)     身在宋营心难放,

蔡秀英  (白)     贤妹呀!

     (唱)     暂别一刻有何妨?

(青莲公主、蔡秀英同下。)

佘太君  (唱)     今日相聚是天降,

             儿媳带子回汴梁。

     (白)     掩门!

(佘太君、四龙套同下。)

【第二场】

杨延顺  (内唱)    金乌坠玉兔升星斗明亮,

(杨延顺上。)

杨延顺  (唱)     杨延顺思公主泪洒千行。

             老娘亲与蔡氏将我释放,

             最可恨无知辈焦赞、孟良。

     (白)     我,杨延顺。虽然在此安乐,只是公主与我那一双儿女,定作刀头之鬼了!哎,公主呀!我杨延顺一片孝心,亏你诓出令箭,才能得出雁门关,来到宋营探望母亲。可恨焦、孟二将,将我勒逼在此。咳!倒是我害了你的性命。你的灵魂休散,可怜夫妻之情,托一梦兆,我杨八郎一定要与你一路同行。我那难得见的公主啊!

     (唱)     多感你贤德心敬我为上,

             多感你十二载匹配鸾凰;

             好姻缘倒做了冤孽魔降,

             拆散了同林鸟分隔阴阳。

             你魂灵速到我枕边之上,

             杨八郎即与你畅诉衷肠。

             想公主恩情重懒进罗帐,

             身困倦昏沉沉梦游萧邦。

(杨延顺睡。蔡秀英、青莲公主同上。)

蔡秀英  (白)     贤妹,随我来!

青莲公主 (唱)     大宋营与我邦两般气象,

             又只见这营中摆列刀枪。

蔡秀英  (白)     八将军,公主来了!

青莲公主 (白)     呀!

     (唱)     他在那宋营中宽心大放,

             害得我受凄凉险把命伤。

     (白)     驸马醒来!

杨延顺  (唱)     梦魂中好一似公主声嚷,

青莲公主 (白)     你个无义的强盗哇!

(青莲公主拔剑。)

蔡秀英  (白)     住手!我好意带你进营,为何举剑杀我丈夫,是何道理?

青莲公主 (哭)     喂呀!

杨延顺  (白)     啊!

     (唱)     睁眼看心恍惚无有主张,

             灯光亮如白昼红日一样。

     (白)     蔡氏妻呀!

     (唱)     她是人还是鬼来到营房?

青莲公主 (白)     他花了眼睛啦,就不认识我了!

蔡秀英  (白)     这是青莲公主。

杨延顺  (白)     公主啊!

     (唱)     我愁你被太后斩首殿上,

             我愁你在宫院独守空房。

             今相逢果然是喜从天降,

             多谢你贤德心永挂心旁。

青莲公主 (白)     驸马呀!

     (唱)     你本是大丈夫英雄志量,

             为什么辜负我孝女贤良?

             你只顾结发情报母恩养,

             抛却我胡地女险遭祸殃!

杨延顺  (白)     这就是我的不是了!

青莲公主 (唱)     只问得狠心郎无有话讲,

     (白)     喂呀苍天哪!

     (唱)     见一面奴就要转回番邦。

杨延顺  (白)     公主呀!

     (唱)     非是我忘大义奉母为上,

             宋营将都道我降顺番邦。

             因此上我不敢违理相抗,

             天怜我夫和妻又得成双。

青莲公主 (白)     你个无义的强盗哇!

(青莲公主哭。)

杨延顺  (白)     咳!

     (唱)     我一番心腹言她愁眉不放,

     (白)     蔡氏妻!

     (唱)     这件事还要你述说衷肠。

蔡秀英  (白)     咳!

     (唱)     番邦女也有个夫妻相让,

             金石言还要你暗自思量。

     (白)     贤妹呀!

     (唱)     与将军十二载恩情同享,

             切不可一旦间眛却天良。

             请将军来见礼休要谦让,

杨延顺  (唱)     贤公主!

蔡秀英  (唱)     好妹妹!

杨延顺、

蔡秀英  (同唱)    你休要悲伤!

青莲公主 (唱)     姐姐劝从前事不咎既往,

             恕小妹一时间言语轻狂!

杨延顺  (白)     一同请坐。公主你好哇?

青莲公主 (白)     驸马好?

杨延顺  (白)     小姐好!

蔡秀英  (白)     将军好!

青莲公主 (白)     得!耗起来了。

杨延顺  (白)     嗯!,耗起来了。

蔡秀英  (白)     什么叫做耗起来了?哦哦是了!

     (唱)     我在此他二人有语难讲,

             作一个方便人她好叙衷肠。

     (白)     妹妹,愚姐有军务在身,暂别一时。

青莲公主 (白)     我姐姐碧莲今在何处?

杨延顺  (白)     哦!碧莲公主也来了么?

青莲公主 (白)     同我一块被擒来的吗!

杨延顺  (白)     为何不见?

蔡秀英  (白)     现在嫂嫂帐中,妹妹不用挂心,少陪了!

     (唱)     想他们定然有许多话讲,

             作一个解事人暂避一旁。

(蔡秀英下。)

杨延顺  (白)     公主呀!

     (唱)     我和你今相会昏镜重亮,

             好良夜休错过青年时光。

(起三更鼓。)

青莲公主 (白)     驸马,你这房中好热闹,这是谁的睡鞋呀?

杨延顺  (白)     本宫一人在此睡觉,哪里来的睡鞋?

青莲公主 (白)     什么,你一人在此睡觉?这睡鞋是哪儿来的?

杨延顺  (白)     哦哦,想是蔡小姐寄放在此处的。

青莲公主 (白)     算了吧,甭赚我了!

     (唱)     我待你恩情重全不思想,

             忍心肠抛别我并头鸳鸯。

             若不是老太后将我释放,

             险些儿害得我一命身亡。

(蔡秀英暗上偷听。)

杨延顺  (白)     公主啊!

     (唱)     我若是忘你恩天遭命丧,

             跪在了尘埃地祝告上苍:

             我若是爱结发心有偏向,

             同与那蔡秀英马踏身亡!

(蔡秀英进门。)

蔡秀英  (白)     得啦!

杨延顺  (白)     小姐来了?

蔡秀英  (白)     你跪在地下的时候,我就来了!

青莲公主 (白)     她早来了。

杨延顺  (白)     小姐进帐,有何军务?

蔡秀英  (白)     太君有令:明日五鼓统领大兵大战耶律休哥,搭救四将军与公主一双儿女回朝。

杨延顺、

青莲公主 (同白)    哦!救一双儿女?

青莲公主 (白)     咳!只怕他们早被太后杀了!

蔡秀英  (白)     太后必不肯伤他们性命。夜已深了,公主与将军安歇了吧。

(旗牌持令箭上。)

旗牌   (白)     太君有令:命蔡夫人即刻巡营哨探,不得有误!

(旗牌下。)

蔡秀英  (白)     得令。

             将军、贤妹,婆母命我巡营瞭哨,我就暂别了。

     (唱)     看他们喜相逢重入罗帐,

             老太君又命我巡查营房。

(蔡秀英丢令箭,下。)

杨延顺  (唱)     我三人正在那连理枝上,

             交颈鸟被弹弓惊散两厢。

     (白)     哎呀!蔡小姐行走慌张,把令箭丢失在此,她是怎样巡营?

青莲公主 (白)     适才听说老太君有令,明日五鼓点动人马杀进都城,救我一双儿女。咳!可叹我母后必丧在乱军之中,这便怎么好哪?

杨延顺  (白)     公主但放宽心,我母亲兴兵攻破城池,不过是救你我四哥和一双儿女,岂肯伤害太后。公主稳坐宋营,听候好音便了。

青莲公主 (白)     咳!可怜我母后只生我姐妹三人,不能送她老人家黄金入柜倒也罢了,我若卖国求荣,天理也不能容。我母后有言在先,今晚若不回去,她将我一双儿女绑在城楼,斩首示众啊!

     (唱)     临别时我母后谕旨下降,

             吩咐我拿住你急速回乡。

             怕的是玉漏催五鼓明亮,

             大谅着儿和女斩首云阳!

杨延顺  (白)     公主呀!

     (唱)     非是我狠心肠不肯回往,

             密层层兵和将摆列刀枪。

             杨延顺岂忍叫儿女命丧,

             此乃是险要地铁壁铜墙。

青莲公主 (唱)     自古道人拼命万夫难挡,

             要学那楚项羽接战咸阳。

             尊驸马今夜晚不出营帐,

             奴情愿学一个节孝贤良。

杨延顺  (白)     哎呀!这样夜静更深,你要出营,你来看,这层层营盘,就是鸟雀也难以飞过。

青莲公主 (白)     哦,有了!方才姐姐失掉令箭在此,驸马带在身旁,我们一同出营,谁敢阻拦哇!

杨延顺  (白)     此计甚好。只是碧莲公主在我嫂嫂帐中,她怎样逃脱?

青莲公主 (白)     那就顾不了啦。事不宜迟,速速改扮。只好是步行吧。走哇!

杨延顺  (唱)     我好比淮阴侯枉为名将,

青莲公主 (唱)     好一似卓文君私奔情郎。

(杨延顺、青莲公主同下。)

【第三场】

(四龙套、四女兵引蔡秀英同上。)

蔡秀英  (白)     我、蔡秀英。奉了太君将令,巡营瞭哨。

             众将官!

四女兵、

四龙套  (同白)    啊!

蔡秀英  (白)     催军!

四女兵、

四龙套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四场】

(杨延顺、青莲公主同上。)

杨延顺  (唱)     静悄悄出营盘无人阻挡,

青莲公主 (唱)     尊驸马放大胆休要慌忙。

(二更夫同上。)

二更夫  (同念)    吃粮当兵,守夜巡更;不避风雨,寒冷如冰。

更夫甲  (白)     伙计请了。

更夫乙  (白)     请了。

更夫甲  (白)     今天元帅在太君跟前调兵遣将,明日五鼓大战耶律休哥,要攻破萧邦城池。伙计,你我都要争功劳啦。

更夫乙  (白)     那是自然,巡营去吧。

更夫甲  (白)     走着!

杨延顺  (唱)     怕的是漏网鱼又被钩上,

             似鹦鹉展双翅又落沙场。

二更夫  (同白)    拿住了!拿住了!

杨延顺  (白)     拿住什么?

二更夫  (同白)    哦!原来是八将军。这时候您上哪儿去呀?

杨延顺  (白)     太君命我巡营瞭哨,你们要放我们过去。

二更夫  (同白)    啊!这不是今天擒来的公主吗?

杨延顺  (白)     正是。快快闪开!

二更夫  (同白)    咳!你一定是盗令逃走,一同见太君去!

杨延顺  (白)     我是巡营瞭哨,要见什么太君?好好让我过去;如若不然,这一剑结果了你的性命!

二更夫  (同白)    哎呀!放你过去吧。

杨延顺  (白)     闪开了!

(杨延顺、青莲公主同下。)

二更夫  (同白)    不好!看他慌慌张张的,定是盗令逃走,你我鸣锣,就说有了奸细。

(二更夫同打锣。四龙套、四女兵引蔡秀英同上。)

蔡秀英  (白)     何事鸣锣?

二更夫  (同白)    八将军盗了令箭,带着公主逃走了!

蔡秀英  (白)     啊!我的令箭呢?咳!是失落营中,被他拾去了。

             众将官!

四龙套、

四女兵  (同白)    啊!

蔡秀英  (白)     紧紧追赶!

(众人同下。)

【第五场】

(杨延顺、青莲公主同冲上。)

杨延顺  (唱)     耳听得人声嚷灯光明亮,

             看两旁尽营帐无处躲藏。

(蔡秀英、四龙套、四女兵同上同,擒住杨延顺、青莲公主。)
四龙套、

四女兵  (同白)    拿住了。

蔡秀英  (白)     带上来!

             哟!原来是八将军!夜静更深要往哪儿去呀?

杨延顺  (白)     这个?咳!恐小姐一人冷淡,特来奉陪于你。

蔡秀英  (白)     哦!陪伴我来啦?贤妹你干什么来了?

青莲   (白)     我简直的告诉你吧:我的一双儿女都在北国,是我放心不下,要与驸马一同回去。

蔡秀英  (白)     住了!我只道你有什么正经事,原来是要拐走我的丈夫啊。

             来呀!

四龙套、

四女兵  (同白)    有!

蔡秀英  (白)     将他二人带到太君帐中!

四龙套、

四女兵  (同白)    啊!

(蔡秀英、四龙套、四女兵押杨延顺、青莲公主同下。)

【第六场】

(岳胜、杨宗保、孟良、焦赞同上,同起霸。)

岳胜   (念)     封疆招讨离天朝,

杨宗保  (念)     接战山河血未消。

孟良   (念)     冲锋破敌旌旗绕,

焦赞   (念)     斩将削草不留苗!

岳胜   (白)     岳胜。

杨宗保  (白)     杨宗保。

孟良   (白)     孟良。

焦赞   (白)     焦赞。

岳胜   (白)     众位将军请了!

杨宗保、
孟良、

焦赞   (同白)    请了!

岳胜   (白)     前次我兵杀败韩昌,夺了雁门关。那韩昌兵败黑水河,搬来耶律休哥兵扎护国坡前;今日太君点将,大家同到辕门去者!

杨宗保、
孟良、

焦赞   (同白)    请!

(岳胜、杨宗保、孟良、焦赞自两边分下。四龙套、四大铠、中军引杨延昭同上。)

杨延昭  (引子)    紫绶金章,统雄师,斩将勤王。

     (念)     军营发鼓集英豪,将士腰横雁翎刀。两国交兵选黄道,一跃龙门万丈高!

     (白)     本帅、杨延昭。奉王旨意,征剿番邦,且喜夺了雁门关,为此与母亲分兵扎营。适才探子报道:韩昌搬来耶律休哥,统兵到此,且候太君令下!

旗牌   (内白)    太君令下!

中军   (白)     太君令下!

杨延昭  (白)     有请!

(旗牌上。)

旗牌   (白)     太君有令:命元帅登台点将,统领一万人马,大战耶律休哥,不得有误!

杨延昭  (白)     得令!

(旗牌下。)

杨延昭  (白)     吩咐众将击鼓听点!

中军   (白)     击鼓听点!

(岳胜、杨宗保、孟良、焦赞自两边分上。)
岳胜、
杨宗保、
孟良、

焦赞   (同白)    参见元帅!

杨延昭  (白)     众位将军少礼!

岳胜、
杨宗保、
孟良、

焦赞   (同白)    啊!

杨延昭  (白)     本帅奉命征剿耶律休哥,必须要人人奋勇,个个争先,听我号令!

岳胜、
杨宗保、
孟良、
焦赞、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啊!

杨延昭  (唱)     大宋天子重英勇,

             颇牧声名列国中;

             孙吴兵法黄石授,

             文韬武略妙无穷。

     (白)     岳胜、宗保听令!

岳胜、

杨宗保  (同白)    在!

杨延昭  (唱)     将令一出山摇动,

             竭力勤王报军功!

岳胜、

杨宗保  (同白)    得令!

杨延昭  (唱)     五色旌旗飞彩凤,

             孟良、焦赞二英雄!

     (白)     孟良、焦赞听令!

孟良、

焦赞   (同白)    在!

杨延昭  (唱)     杨家世代受恩宠,

             为了辅国要尽忠!

孟良、

焦赞   (同白)    得令!

杨延昭  (唱)     将士齐心当奋勇,

             奏凯班师加赠封!

     (白)     众将官!

岳胜、
杨宗保、
孟良、
焦赞、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啊!

杨延昭  放炮起营!

岳胜、
杨宗保、
孟良、
焦赞、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啊!

(牌子。众人同下。)

【第七场】

(报子上。)

报子   (念)     烟尘滚滚卷地来,投鞭断流万山开。将士南来效李广,谁人敢上黄金台。

     (白)     某、耶律休哥麾下能行探子是也。打听得杨家将出了雁门关,蜂拥而来。不免飞报元帅知道,呔。马来!

(报子下。)

【第八场】

(四番兵、四马夫、耶律休哥同上。)

耶律休哥 (引子)    北国兵强,夺汴京,气势浩荡!

     (念)     昆明池水汉时功,武帝旌旗绕碧空。军催战鼓山河动,更深风送紫云中!

     (白)     本帅、耶律休哥。大辽为臣,官拜大元帅总兵之职。与驸马韩昌共同灭宋,兵扎护国坡前,不见杨家女将前来对敌。也曾命探子打探,未见回报。

报子   (内白)    走哇!

(报子上。)

报子   (念)     心急嫌夜短,迎晓报帐前。

     (白)     报!探子告进。小人叩头!

耶律休哥 (白)     打听杨家之事,一一报来!

报子   (白)     元帅容禀:小人探得杨延昭统领十万大兵,一路蜂拥而来,好不威严人也!

(牌子。)

耶律休哥 (白)     可有女将跟随?

报子   (白)     但见:

     (念)     对对旌旗招展,咚咚战鼓惊天;男儿奋勇各争先,并无女将出战。

耶律休哥 (白)     赏你银牌一面,再去打探。

探子   (白)     谢元帅!

(报子下。)

耶律休哥 (白)     来,传谢苗、张猛进帐。

四番兵、

四马夫  (同白)    谢苗、张猛进帐。

谢苗、

张猛   (内同白)   来也!

(谢苗、张猛同上。)

谢苗   (念)     太平食禄乱时用,

张猛   (念)     男儿到此论英雄。

谢苗、

张猛   (同白)    元帅在上,末将打躬!

(谢苗、张猛同进帐。)

耶律休哥 (白)     站立两厢。

谢苗、

张猛   (同白)    啊!唤末将进帐,有何将令?

耶律休哥 (白)     今有杨家将兴兵前来,传你等进帐,商议迎敌。

谢苗、

张猛   (同白)    元帅但放宽心,任他兵强将勇,俺二人出马,杀他个片甲不留!

耶律休哥 (白)     你二人虽是英勇,不知杨家将的厉害,少时出马便知。

             呔!巴图鲁!

四番兵、

四马夫  (同白)    啊!

耶律休哥 (白)     迎敌去者。

四番兵、

四马夫  (同白)    啊!

(杨延昭、岳胜、杨宗保、孟良、焦赞、四龙套、四大铠同上,与耶律休哥会阵。)

杨延昭  (白)     马前来的可是耶律休哥?

耶律休哥 (白)     然也!

杨延昭  (白)     杀不死的番奴!当初在金沙滩前争战,在两狼山交锋,屡次饶你性命,今日又来送死!

耶律休哥 (白)     杨延昭!我国与你有切齿之仇,本帅统兵前来,要平灭你等!

杨延昭  (白)     休得胡言!众将官!

岳胜、
杨宗保、
孟良、
焦赞、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啊!

杨延昭  (白)     压住阵脚!

     (唱)     战鼓频催山河动,

(打鼓。)

杨延昭  (唱)     番邦的胡儿敢逞雄?

             今日平番兴大宋,

             天朝将士建奇功。

耶律休哥 (唱)     杨家枉把机谋用,

             身陷龙潭虎穴中。

             任你雄兵百万众,

             好似曹瞒遇东风。

杨延昭  (白)     住了!

     (唱)     无名小辈敢逞勇?

             各为其主两交锋。

             归顺免把干戈动,

             稍若迟延血染红。

             枉在阵前把命送!

(扫头。杨延昭、耶律休哥同杀,耶律休哥败下,杨延昭追下。)

【第九场】

(耶律休哥、谢苗、张猛、四番兵、四马夫同上,同挖门。)

耶律休哥 (白)     且住!杨家杀法厉害,如何是好?

张猛   (白)     元帅不必惊慌,待末将祭起纸人纸马,将他们困住,一鼓而擒!

耶律休哥 (白)     有劳将军!

(杨延昭率岳胜、杨宗保、孟良、焦赞、四龙套、四大铠同冲上,杀,连环。张猛用葫芦放烟火,杨延昭、岳胜、杨宗保、孟良、焦赞、四龙套、四大铠同败下。)

张猛   (白)     巴图鲁!

四番兵、

四马夫  (同白)    啊!

张猛   (白)     将杨家人马团团围住!

四番兵、

四马夫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场】

(四宋兵、岳胜、杨宗保、孟良、焦赞引杨延昭同上。)

杨延昭  (白)     番邦兵将被我杀伤大半,为何又有许多人马?这倒奇了!

岳胜   (白)     想是番奴暗用邪法,故此我兵难以取胜。

孟良   (白)     着哇!番奴祭起葫芦,必是纸人纸马。

焦赞   (白)     二哥,他们既用邪术,你用葫芦放起火来,烧个囚娘养的!

杨延昭  (白)     且慢!此事不可卤莽,暂且挂了免战牌,紧守营盘。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84 ┊ 字数:9579 ┊ 最后更新:2017年04月07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