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雁门关》【二本】

主要角色
杨延顺:小生
佘太君:老旦
杨延昭:老生
萧太后:旦
孟金榜:旦
蔡秀英:旦
孟良:净
焦赞:净
韩昌:净

《雁门关》李克昌饰焦赞、贯盛习饰杨延昭、叶盛兰饰杨延顺
《雁门关》李克昌饰焦赞、贯盛习饰杨延昭、叶盛兰饰杨延顺
情节
杨延顺过营探母,因分别已久,佘太君与蔡秀英均不敢相认,后经查验朱砂痣,方知无误。母子夫妻团聚,细诉离情,奈因时限将至,乃忍痛作别。孟良欲借用杨延顺令箭,混进关卡,杀辽军于措手不及。杨延顺恐公主受累,初不肯从,后经晓谕大义,终将令箭交出。杨延昭趁机混进雁门关。韩昌因无萧太后令箭,不得发兵往救,辽军大败,退守黑水河。

根据《京剧汇编》第三十集:赵桐珊藏本整理

录入:夜深沉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91.75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宋兵、四火把、四车夫同上,同站门。岳胜上。)

岳胜   (念)     剑气冲霄贯日红,将军走马建奇功。剿除胡儿扶大宋,不枉百战将英雄。

     (白)     俺,岳胜,随同元帅扫北,难以取胜。闻听太君领兵来到雁门关,因此催粮黑夜急行。

             众将官!

四宋兵、
四火把、

四车夫  (同白)    啊!

岳胜   (白)     粮草解往雁门关去者!

四宋兵、
四火把、

四车夫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番兵执火把引萧天佐、萧天佑同上。)

萧天佐  (念)     平地风狂摧细柳,

萧天佑  (念)     塞北天寒尚如秋。

萧天佐  (白)     萧天佐。

萧天佑  (白)     萧天佑。

萧天佐  (白)     只因韩驸马与杨家交兵,大败而回。明日太后亲自出兵,你我点齐人马,去到校场伺候。

             巴图鲁!

四番兵  (同白)    啊!

萧天佐  (白)     校场去者!

四番兵  (同白)    啊!

(四番兵、萧天佐、萧天佑同走圆场。)

萧天佐  (白)     前道为何不行?

四番兵  (白)     南朝粮草离此不远。

萧天佐、

萧天佑  (同白)    劫他粮草!

四番兵  (同白)    啊!

(四宋兵、四火把、四车夫、岳胜同上。)

四宋兵  (同白)    番兵断路!

岳胜   (白)     粮草退后。

             众将官,杀!

四宋兵  (同白)    啊!

(开打。萧天佐、萧天佑、四番兵同败下。岳胜领四宋兵同追下。萧天佐、萧天佑、四番兵同上。)

萧天佐  (白)     且住!宋将骁勇,粮草难以夺取。

             巴图鲁!

四番兵  (同白)    啊!

萧天佐  (白)     人马撤回校场!

四番兵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三场】

杨延昭  (内唱)    更鼓响银箭催月明星现,

(四宋兵引杨延昭同上。)

杨延昭  (唱)     为宋室征杀砍哪得消闲!

             实指望扫北国得胜回转,

             番营中兵将广倒海排山。

             两军阵我与他交过数战,

             我营中众兵将难胜北番。

             多蒙那圣天子爱将恩典,

             命老母领人马来到边关。

             幸喜得败番兵遂我心愿,

             奉母命巡营哨军威森严。

             众将官披星月小心查点,

(杨延昭上城。四宋兵同随上城。)

杨延昭  (唱)     紧提防众番寇暗地行奸。

(四宋兵、四火把、四车夫、岳胜同上。)

岳胜   (唱)     押军粮如急风归心似箭,

             催战马紧加鞭来到关前。

     (白)     开关!

杨延昭  (白)     关下何人?

岳胜   (白)     岳胜押解粮草回营。

杨延昭  (白)     岳胜将军回来了。

             守关军士快快开关!

(四宋兵同开关。岳胜、四宋兵、四火把、四车夫同进关。)

岳胜   (白)     参见元帅!粮草催齐。

杨延昭  (白)     将粮草押送回营!

岳胜   (白)     得令!

(岳胜、四宋兵、四火把、四车夫同下。)

杨延昭  (唱)     今不是汉武侯西城弄险,

             番邦将如仲达枉起狼烟。

             为国家运粮草星夜回转,

             杨延昭查奸细理所当然。

(杨延昭、四宋兵同下。)

【第四场】

(四宋兵、四女兵同上,同站门。佘太君上。)

佘太君  (唱)     奉王旨领人马南北征战,

             西王母降瑶池白发老年。

             中军帐灯光照光辉灿烂,

             且等候巡营将禀报帐前。

(陈林、柴干、郎千、朗万、孟金榜、杨八姐、杨九妹同上。)

陈林   (白)     启禀太君:末将等拿住奸细,现有萧银宗金批令箭在此。太君请看!

佘太君  (白)     待我看来。呜呼呀!果然是萧银宗的令箭。吩咐众将,弓上弦、刀出鞘,将奸细押上帐来!

陈林   (白)     下面听者!太君有令:弓上弦、刀出鞘,将奸细押上帐来!

四宋兵  (同白)    啊!

(四宋兵押番兵甲、杨延顺同上。)

四宋兵  (同白)    奸细带到。

佘太君  (白)     将小番带下去!

(四宋兵同允,带番兵甲下。)

佘太君  (白)     将奸细带上来!

(佘太君看。)

佘太君  (白)     果然番邦奸细,推出斩首!

孟金榜、
杨八姐、

杨九妹  (同白)    且慢!此人不是小番打扮,何不将他叫醒,问问北国情形。他若不说,再斩不迟。

佘太君  (白)     快快将他唤醒!

孟金榜、
杨八姐、

杨九妹  (同白)    番将醒来!

杨延顺  (唱)     昏沉沉只听得人声叫喊,

             心恍惚如梦中意马心猿。

             放开了英雄胆睁开双眼,

             好一似孽镜台鬼魂诉冤。

             跪宝帐实不敢抬头仰面,

             听老母传将令再把话言。

佘太君  (白)     奸细听了!

     (唱)     问奸细你奉了何人差遣,

             黑夜里到宋营所为哪般?

             说真情饶尔命放尔回转,

             若隐瞒管叫尔命丧黄泉。

杨延顺  (白)     母亲哪!

     (唱)     我非是小胡儿奉命打探,

             想老母诓令箭黑夜出关。

             离膝下十二载未见娘面,

             我本是杨延顺不孝儿男。

佘太君  (白)     胡说!

     (唱)     杨延顺岂是这胡儿打扮?

             他弟兄闯幽州至今未还。

             我兴兵胜吕望能知暗算,

             早知道贼今晚偷探营盘。

             中军帐岂容尔巧言善辩,

     (白)     众将官!

陈林、
柴干、
郎千、

朗万   (同白)    有!

佘太君  (唱)     绑辕门将他斩决不容宽!

杨延顺  (白)     母亲哪!

     (唱)     儿好心探母亲反遭大难,

             容禀明再斩首死也心甘。

佘太君  (白)     你且讲来!

杨延顺  (白)     哎呀母亲哪!暂息雷霆之怒,不要误杀孩儿。儿离膝下一十二载,母亲年迈,老眼昏花,不能相认;众位嫂嫂、二位贤妹,难得也不认得了么?

佘太君  (白)     你是北国胡儿,谁来认你?

杨延顺  (白)     啊!我妻蔡秀英,为何不在此处?

佘太君  (白)     胡说!蔡秀英是我的媳妇,老身命她巡营去了,你在哪里访得这个名字,前来蒙哄于我?

杨延顺  (白)     母亲将她唤进营来,她若不认孩儿,再死也是无怨的了。

佘太君  (白)     暂容你多活一时。

             春景、春花,传你蔡氏嫂嫂进帐!

杨八姐、

杨九妹  (同白)    遵命!

(杨八姐、杨九妹同下。)

佘太君  (白)     陈林、柴干、郎千、朗万听令!

陈林、
柴干、
郎千、

朗万   (同白)    在!

佘太君  (白)     命你等巡营瞭哨,若遇番兵哨探,速来通报。

陈林、
柴干、
郎千、

朗万   (同白)    得令!

(陈林、柴干、郎千、郎万同下。杨八姐、杨九妹引蔡秀英同上。)

蔡秀英  (唱)     二贤妹报一信心中难解,

             到前帐问婆婆便知明白。

             见小番跪帐前低头细揣,

杨延顺  (白)     哎呀母亲,这就是我妻蔡秀英!

             哎,难得见的妻呀!

蔡秀英  (白)     唗!

杨延顺  (白)     哎!她也不认我了!

蔡秀英  (唱)     番邦人叫的我羞惭满腮。

佘太君  (白)     啊媳妇,这番将可是八郎么?

蔡秀英  (白)     啊呀母亲哪!延顺左腿有朱砂大痣一个,何不吩咐众将看个明白:若是无有,即刻将他斩首!

杨延顺  (白)     大痣是有的。

佘太君  (白)     来!将他的左腿验来!

四宋兵  (同白)    脱了靴袜!

(四宋兵同验。)

四宋兵  (同白)    左腿有大痣一个!

佘太君  (白)     待我看来。

(佘太君看。)

佘太君  (白)     儿是八郎?

杨延顺  (白)     正是。

佘太君  (白)     儿呀!

杨延顺  (白)     娘啊!

佘太君  (唱)     离为娘十二载不能见面,

             想姣儿只想得两眼欲穿!

             只说是母子们不能相见,

             我的儿呀!

             你弟兄为国家命丧黄泉。

             九骑马保宋王五台还愿,

             儿失落番邦地一十二年。

             天保佑为娘我身体康健,

             百年后有谁人送归九泉!

杨延顺  (唱)     儿不孝好一比失群孤雁,

             反哺恩未报答罪大如天。

             想老母无一日心不挂念,

             失番邦别膝下少奉慈颜!

佘太君  (白)     儿呀!你且坐下,为娘有话问你。

杨延顺  (白)     孩儿告坐!母亲有何训教?

佘太君  (白)     自你失落番邦,为娘的只道你丧命,不想你、你、你、还在?

杨延顺  (白)     儿在金沙滩被擒改名王司徒,将他们蒙哄过去;又蒙萧太后将青莲公主——

蔡秀英  (白)     青莲公主怎么样啊?

杨延顺  (白)     招我为东床驸马,所生一子一女。

佘太君  (白)     啊,生了一子一女!

蔡秀英  (白)     喂呀!

(蔡秀英哭。)

杨延顺  (白)     呀!

     (唱)     我一言错出口失于检点,

             哭坏了蔡氏妻结发红颜。

             长寿帕奉高堂权为纪念,

             不孝媳缺甘旨少到膝前。

佘太君  (白)     好一个贤德的媳妇,为娘收下了。

杨延顺  (白)     啊嫂嫂、贤妹!

     (唱)     青莲女今相送宝珠一串,

     (白)     咳!

     (唱)     蔡秀英含悲泪叫人不安。

     (白)     贤德妻呀!

     (唱)     自别你十二载非我心愿,

             我纵然受责骂理所当然。

             恩爱妻请上前来把礼见,

             喜相逢宋营内你要心宽。

蔡秀英  (唱)     离别后妻在家暗许心愿,

             谁想你在北国结下姻缘!

             恋新婚忘旧情天眼得见,

             你只顾享荣华忘却家园。

             奴为你菱花镜懒照脸面,

             奴为你每夜里梦绕边关。

             只说得气难消咽喉哽断,

             天波府好一比修行尼庵。

杨延顺  (白)     妻呀!

     (唱)     别贤妻失番邦身遭凶险,

             若不是青莲女早赴九泉。

             多蒙她诓令箭放我回转,

             无三从少四德相会实难。

             启程时多拜上百般思念,

             送罗帕须珍重能避风寒。

             但能够我和你与她相见,

             青莲女必敬你结发在先。

蔡秀英  (唱)     去愁眉换笑脸重把礼见,

             守贞节知礼义有愚有贤。

             喜孜孜收罗帕承问挂念,

             分别了十二载才得团圆。

佘太君  (唱)     今扫北托天恩母子相见,

             似花谢又重开月缺再圆。

     (白)     一同坐下。儿呀,你弟兄八人俱已为国尽忠。你五哥出家为僧,不染红尘;如今只有你六哥一人在我身边了!

杨延顺  (白)     啊母亲,四哥也在番邦招为驸马,有子接后了。

佘太君  (白)     哦!你四哥也招为驸马了?哈哈哈……我好喜也!

孟金榜  (白)     喂呀!

     (唱)     听一言不由人暗自悲叹,

             指番邦恨丈夫久别多年。

             叔探母他也该回来一见,

             竟忘却养育恩不到膝前。

杨延顺  (白)     嫂嫂哇!

     (唱)     我埋名和隐姓才躲凶险,

             虽招赘犹如那坐井观天。

             愿宋室平番邦洪福齐现,

             扫烟尘平宇内人寿丰年。

孟金榜  (唱)     非是他贪恩爱心肠改变,

             皆因是大限来拆散良缘。

佘太君  (白)     儿呀!你四哥也招为驸马,为何不一路而来?

杨延顺  (白)     孩儿是哀告公主诓得令箭,才能出关,四哥他怎能知道!

佘太君  (白)     待为娘点动人马扫尽北番,救你四哥一同回朝。

杨延顺  (白)     多谢母亲!

(起四更鼓。)

杨延顺  (白)     哎呀母亲,天交四鼓,孩儿就要拜别了!

佘太君  (白)     啊!母子才得相逢,怎忍又抛弃为娘啊?

杨延顺  (白)     哎呀母亲那!孩儿怎忍分离?怎奈这支令箭,乃是公主在太后驾前诓的来的,明早就要点兵与母亲交战。孩儿若不回去,不但公主性命难保;还有一双儿女,也要命丧番邦。母亲放儿回去,再与四哥商议,讨下人马,杀他个里应外合,叫公主归顺天朝,岂不是一举两得?望母亲再思再想!

佘太君  (白)     既然如此,你速速去吧!

蔡秀英  (白)     哎呀母亲哪!儿夫之言,乃是脱身之计。他今回去,那青莲公主岂肯弃国别母?依媳妇之见,统领人马,将那青莲公主一齐擒来,岂不是好?

杨延顺  (白)     哎呀妻呀!那青莲公主甚是贤德,今晚无有令箭交回,哎呀,只怕公主与我那一双儿女定丧番邦了哇!

佘太君  (三叫头)   延顺!八郎!儿呀!

     (唱)     你若回番邦去娘不阻拦,

             今相逢怎忍别白发老年?

             见公主交令箭儿要回转,

             切不可违母命罪大如天!

杨延顺  (白)     母亲哪!

     (唱)     儿岂能忘天伦富贵贪恋,

             自幽州相别后一十二年。

             萧太后待孩儿实实恩典,

             忍心肠暂别母泪洒胸前。

             悲切切出帐口归心似箭,

     (白)     娘啊!

(杨延顺哭。)

蔡秀英  (白)     将军哪!

     (唱)     哭啼啼拉衣襟且听奴言:

             我哭、哭一声恩爱夫!

             我叫、叫一声负义郎啊!

             别母离家十二载,

             奴红颜薄命守孤单。

             你此去见了公主面,

             须要早早转回还。

             抬头看婆婆年纪迈,

             你、你、你……忍心分离抛慈颜。

     (哭头)    啊、啊、啊无义的夫啊!

杨延顺  (白)     妻呀!

     (唱)     回番营交令箭若不回转,

             命丧在乱军中尸首不全。

佘太君  (唱)     娘别子!

蔡秀英  (唱)     妻别夫哇!

佘太君、
杨延顺、

蔡秀英、 (同唱)    难分难舍!

(佘太君、杨延顺、蔡秀英同哭。)

杨延顺  (白)     罢!

     (唱)     忍珠泪哭出了大宋营盘。

(番兵甲暗上,领杨延顺同下。)

蔡秀英  (白)     喂呀!

(蔡秀英哭。)

蔡秀英  (唱)     好鸳鸯顷刻间分离失散,

             皆是奴命运乖独守孤单。

             离别了十二载他心肠改变,

             咫尺地如隔了万水千山。

佘太君  (白)     儿呀!

     (唱)     虽分别非是那风筝断线,

             劝媳妇去愁眉将心放宽。

             但愿得宋天子洪福早现,

             灭萧邦救二子一同回还。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四文堂、四长枪手同上,同站门,杨延昭上。)

杨延昭  (唱)     旌旗飘干戈绕乱离世界,

             叹杨家为宋室粉碎骨骸!

             查罢了众三军即回营寨,

             待天明请母命早作安排。

(孟良、焦赞同上。)
孟良、

焦赞   (同白)    启禀元帅:末将巡营,拿住番邦奸细。那将口称是八郎延顺,末将不敢隐瞒,将他二人带在营外,请令定夺。

杨延昭  (白)     且住!当年金沙滩赴会,四哥、八弟失落番邦,算来一十二载,如今为何黑夜来至宋营?嗯!带进帐来,一问便知。

             将他二人带进帐来!

孟良、

焦赞   (同白)    呔!将番将押进帐来!

(杨延顺上。)

杨延顺  (唱)     母子逢手足会忧愁更改,

             诚恐怕天明亮公主受灾。

     (白)     啊!你是我六哥延昭?

杨延昭  (白)     你是八弟延顺么?哎呀,贤弟呀!

     (唱)     闯幽州失番邦一十二载,

             天保佑忠良将又得归来。

             只说你沙滩会性命不在,

             问贤弟在何处姓隐名埋?

杨延顺  (白)     六哥呀!

     (唱)     金沙滩被擒去蒙恩厚待,

             弟改名王司徒招赘裙钗。

             闻听说老娘亲领兵关外,

             暗地里探老娘连夜前来。

杨延昭  (白)     一同坐下。贤弟,你既见了母亲,就该弟兄相会才是,为何就要回转番邦?

杨延顺  (白)     这支令箭,乃是公主在太后驾前诓得来的,五鼓天明就要用令箭点动兵马与兄长交战。

杨延昭  (白)     贤弟要回番营,愚兄也不阻拦于你,明日领兵救你回朝便了。

焦赞   (白)     元帅,俺的计来了。

杨延昭  (白)     有何妙计?

焦赞   (白)     八将军今晚不要回去了。

杨延顺  (白)     却是为何?

焦赞   (白)     萧银宗明日点兵与我们交战,你把这支令箭交付与俺,俺与孟二哥拿着这支令箭,诈开番邦城池,元帅统领大兵,随后杀来,叫那番邦兵将措手不及,岂不是一战成功?

杨延昭  (白)     言之有理,依计而行!

杨延顺  (白)     且慢。六哥呀,那青莲公主,诓得令箭,天明就要交还。那公主贤孝双全,我还有一双儿女,若不会去,岂不枉送他母子的性命!

杨延昭  (白)     如此说来,八弟你就回去吧。

孟良   (白)     啊元帅!有道是:尽得忠来难尽孝;为得国来难顾家。我军与萧银宗屡次交战,今日得此机会,为主江山,还顾得什么妻室儿女!

     (唱)     食爵禄当与君扫平北塞,

             讲什么儿和女难以丢开?

             你杨家是忠良荣封三代,

焦赞   (白)     呔!

     (唱)     为国家一身死也是应该!

杨延顺  (白)     二位兄长啊!

     (唱)     非是我背主恩贪图欢爱,

             我还有四兄长怎样回来!

     (白)     哎呀六哥呀,就是小弟不回北番,我那四哥延辉也是番邦驸马,叫他怎样逃出虎口!

杨延昭  (白)     四哥也招为驸马了?既然如此,放他回去。待愚兄禀过母亲,统领大兵前去征剿。你二人必要作一内应!

杨延顺  (白)     那是自然。

焦赞   (白)     且慢!哎呀元帅呀!你我征战北番,不能成功。今乃我主洪福,使八将军来到宋营,岂能放他回去!今晚若不将令箭交付于我,也罢!孟二哥,我等回朝奏明天子,就说他杨家私通番邦,卖主江山。你我就此回朝!

杨延昭  (白)     哎呀!

     (唱)     他二人俱都是忠肝义胆,

杨延顺  (唱)     杨延顺入虎穴进退两难!

杨延昭  (白)     贤弟,夜静更深,你焉能得进雁门关?可将令箭交付他二人,看他二人怎么样进关?

杨延顺  (白)     唉!杨延顺今夜做了无义之人了!

孟良   (白)     元帅带领人马,随后进关。

焦赞   (白)     八将军在营内不可出去,这支令箭交付与咱。

     (笑)     哈哈哈……

     (白)     咱焦赞就有了主意了。

杨延顺  (白)     你有何主意?

焦赞   (白)     你是什么名字出关?

杨延顺  (白)     新招军木易,奉太后旨意,探听宋营消息,黄昏出关,五鼓回营交令,对上号簿即便开关。

焦赞   (白)     啊哈哈哈!

杨延顺  (白)     还有一小番,对他说明,带他一同前往。

焦赞   (白)     呔!小番走上!

(番兵甲上。)

番兵甲  (白)     小人叩头!

杨延昭  (白)     如今驸马不回北国,你可归顺我朝,干戈平定,必有爵赏。

番兵甲  (白)     小人甚是愿意,但老母现在北国,求元帅施恩!

杨延昭  (白)     只要你不泄露风声,本帅杀进雁门关,自然救你母亲。

番兵甲  (白)     谢元帅!如今我是大宋朝人了。

(番兵甲下。)

杨延昭  (白)     焦赞,令箭交付与你,须要小心进关。

焦赞   (白)     元帅,令箭交与小弟,使小卒扮作八将军的模样,将过关的口号对他说明,定然诈开城门,元帅人马一拥而进,管叫番贼死于非命。

杨延顺  (白)     虽然如此,但我杨家之人,不可伤害。

孟良、

焦赞   (同白)    那是自然。

杨延昭  (白)     好!照计而行。

(孟良、焦赞同下。)

杨延昭  (白)     八弟请到后帐。

杨延顺  (白)     哎公主啊,我延顺断送你的性命了哇!

(杨延顺哭。)

杨延顺  (唱)     多感你贤孝心恩深似海,

             结发情自今晚一旦丢开。

             非是我杨延顺忘却恩爱,

             怕的是宋天子怪下罪来。

(杨延昭、杨延顺、四文堂、四长枪手同下。)

【第六场】

(四番兵引哈哈珠同上。)

哈哈珠  (唱)     天慌慌乱纷纷军民悲怨,

             闹哄哄恶狠狠哪得清闲。

             战兢兢意悬悬国运改变,

             劳碌碌闷恹恹何日安然?

(下场门设城。宋兵甲假扮番兵甲、杨宗保假扮杨延顺同上。)

杨宗保  (唱)     假扮着八叔父令箭遮面,

     (白)     呔!

     (唱)     叫一声众将士急速开关。

哈哈珠  (唱)     进雁门你身旁可有令箭?

             俺这里防南蛮混进边关。

杨宗保  (唱)     尊一声平章官放开大胆,

             我本是新招军巡查宋蛮;

             昨夜晚曾验过金批令箭,

             已说明过五鼓又复回还。

哈哈珠  (白)     查看号簿。

小番甲  (白)     昨晚有新招军木易,奉令出关,上过号簿。

哈哈珠  (白)     如此开关!

(宋兵甲、杨宗保同进关,孟良、焦赞、众宋兵同上。)

孟良   (白)     众将官!随俺杀进关去!

(焦赞、孟良、众宋兵同进关。焦赞用鞭打死哈哈珠,众人同下。)

【第七场】

(四番兵、四番将引韩昌同上。)

韩昌   (念)     眼观旌旗起,耳听好消息。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驸马:大事不好了!

韩昌   (白)     何事惊慌?

报子   (白)     宋朝人马杀进关来,请令定夺!

韩昌   (白)     再探!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韩昌   (白)     啊!雁门关乃是哈哈珠把守,宋朝人马如何杀进关来?这其中定有原故,太后令箭未来,叫我如何迎敌?也罢!待我到太后面前请令便了。

(韩昌向四番将。)

韩昌   (白)     你等保护大营,某到太后驾前请令,再与宋兵交战便了!

(韩昌下。)

番将甲  (白)     巴图鲁!

四番兵  (同白)    啊!

番将甲  (白)     静候将令,小心把守!

四番兵  (同白)    啊!

(四番兵、四番将同下。)

【第八场】

(四番兵、四宫女、大太监、萧太后同上。)

萧太后  (唱)     承天运掌国政龙飞凤彩,

             庆丰年献祥瑞凤绕金阶。

             传旨意统大兵亲征出塞,

             且等那青莲女交令前来。

(韩昌上。)

韩昌   (唱)     雁门关一座城血海兵山,

             上金殿请令箭杀退南蛮。

     (白)     臣、韩昌见驾,太后千岁!

萧太后  (白)     平身。

韩昌   (白)     谢太后!启禀太后:大事不好了!

萧太后  (白)     何事惊慌?

韩昌   (白)     今有宋朝人马,杀进雁门关来了!

萧太后  (白)     你为何不去迎敌?

韩昌   (白)     臣无太后将令,不能调动人马。

萧太后  (白)     令箭在三公主府中,且赐你旨意一道,抵挡宋朝人马,即刻就送令箭前去!

韩昌   (白)     领旨!

     (唱)     杨家将破雁门其情难解,

             君命召调兵将哪敢迟挨。

(韩昌下。)

萧太后  (唱)     守社稷国不安黎民受害,

             雁门关被攻破必有藏埋。

             内侍臣取令箭休要等待,

             若迟误军国事割下头来!

大太监  (白)     领旨!

(大太监下。萧太后、四宫女、四番兵自两边分下。)

【第九场】

(二宫女引青莲公主同上。)

青莲公主 (唱)     在宫院只等得月落星散,

             恨鸡鸣声声催越加愁烦!

             想必是他母子难舍难散?

             悔不该诓令箭叫他出关。

(大太监上。)

大太监  (白)     启禀公主:太后有旨,请公主上殿交令,即刻就要发兵啦!

青莲公主 (白)     太后就要发兵吗?

大太监  (白)     正是。您就快点来吧!

(大太监下。)

青莲公主 (白)     哎呀杨驸马,杨延顺,你害死我了!

     (唱)     我见你出言语忠孝肝胆,

             竟不念夫妻情儿女在番!

             眼睁睁同林鸟棒打失散,

     (白)     杨驸马!负心的贼呀!

     (唱)     似井底捞明月一去不还。

(四太监、四校尉、大太监同上。)

大太监  (白)     旨下。太后有旨:命青莲公主速速交令;若无令箭上殿复旨!

青莲公主 (白)     千千岁!

大太监  (白)     公主将令箭交出,奴婢好去交旨。

青莲公主 (白)     令箭吗?昨儿晚上不知失落何方去了。

大太监  (白)     请公主一同上殿,面见太后。

青莲公主 (白)     哎呀!

     (唱)     此一去是祸福难以分解,

             上银安见母后再说开怀。

(众人同下。)

【第十场】

(四龙套、四上手、四女兵引孟金榜、蔡秀英同上。)

孟金榜  (念)     剑戟鲜明霞光动,

蔡秀英  (念)     弯弓射月紫云中。

孟金榜  (白)     孟金榜。

蔡秀英  (白)     蔡秀英。

孟金榜  (白)     贤妹,你我杀进雁门关,幸喜无人抵挡。闻听韩昌领兵前来,太君命我二人攻打头阵,就此前往。

蔡秀英  (白)     嫂嫂请来传令!

孟金榜  (白)     众将官!

四龙套、
四上手、

四女兵  (同白)    啊!

孟金榜  (白)     杀上前去!

四龙套、
四上手、

四女兵  (同白)    啊!

(四龙套、四上手、四女兵、孟金榜、蔡秀英同走圆场。四番兵、四番将、四下手、铁目虎、韩昌同上,同起打,韩昌、铁目虎、四番兵、四番将、四下手同败下,孟金榜、蔡秀英、四龙套、四上手、四女兵同追下。韩昌、铁目虎、四番兵、四番将、四下手同上,孟金榜、蔡秀英、四龙套、四上手、四女兵同上,同起打,韩昌、铁目虎、四番兵、四番将、四下手同败下,孟金榜、蔡秀英、四龙套、四上手、四女兵同追下。韩昌、铁目虎、四番兵、四番将、四下手同上,同挖门。)

韩昌   (白)     且住!杨家女将甚是骁勇。

             巴图鲁!

四番兵、
四番将、

四下手  (同白)    啊!

韩昌   (白)     人马暂退黑水河!

四番兵、
四番将、

四下手  (同白)    啊!

韩昌   (白)     嘿!

(韩昌、铁目虎、四番兵、四番将、四下手同下。四龙套、四上手、四女兵同上,同挖门。孟金榜、蔡秀英同上。)
四龙套、
四上手、

四女兵  (同白)    番兵败走!

蔡秀英、

孟金榜  (同白)    杀进番营去者!

四龙套、
四上手、

四女兵  (同白)    啊!

(倒脱靴。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921 ┊ 字数:9465 ┊ 最后更新:2015年07月18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