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祭雪艳》

主要角色
莫怀古:老生
傅氏:老旦
戚继光:老生
莫豪:小生
陆炳:老生

情节
严世蕃将莫怀古妻傅氏发配边关。莫成子莫文禄,亦替主子莫豪前往。七年后,傅氏遇赦得还,遂往蓟州探夫墓。时莫怀古亦归省仆茔。夫妻相会,并收莫文禄为义子。莫豪为师所救,更名攻读,后任巡抚。恨父为戚继光所害,寻隙报复,及至戚府,重会“一捧雪”,举家方得团聚,并往雪艳墓前祭奠。嗣经陆炳参奏,严嵩父子削官为民,乞讨终生。

根据《京剧汇编》第三十九集:李万春藏本整理

录入:五个骆驼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21.6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龙套、张龙、郭仪同上。)

张龙   (念)     奉了少保命,

郭仪   (念)     钱塘抄犯人。

张龙   (白)     请了!

郭仪   (白)     请了!

张龙   (白)     只因犯官莫怀古弃官逃走,业经在蓟州就地正法。现奉严少保之命,去到钱塘抄拿莫怀古妻子家小,发往边外。就此走走。

郭仪   (白)     走。

(张龙、郭仪、四龙套同下。)

【第二场】

(莫文禄、莫豪、傅氏同上。〖乌鸦叫〗。)

傅氏   (念)     忽听檐前乌鸦叫,吉凶事全然不晓。

(傅氏坐。〖急急风〗。方义上。)

方义   (念)     忙将抄拿事,报与莫家知。

     (白)     门上有人么?

莫文禄  (白)     哪一位?

(莫文禄开门。)

莫文禄  (白)     原来是方先生,到此何事?

方义   (白)     快去通报,就说有紧急大事,我要面见夫人!

莫文禄  (白)     候着。

(莫文禄进。)

莫文禄  (白)     启夫人:方先生有紧急大事,面见夫人。

傅氏   (白)     有请!

莫文禄  (白)     有请方先生!

(方义进。)

方义   (白)     哎呀夫人哪,大事不好了!

傅氏   (白)     先生,何事惊慌?

方义   (白)     适才卑人到钱塘县衙科房之中去看朋友,不想由京中来了紧急公文一道,说是莫大老爷弃官逃走,业经在蓟州拿获正法。京中严少保派人前来抄拿你母子来了!

傅氏   (白)     你待怎讲?

方义   (白)     抄拿你母子来了!

傅氏   (白)     哎呀!

(傅氏昏倒。)
莫豪、
方义、

莫文禄  (同白)    (母亲)(夫人)(夫人)醒来!

傅氏   (唱)     听一言吓得我三魂飘荡,

             无端的却因何天降祸殃?

             心哀伤不由人泪如雨降,

             此时节倒叫我无有主张。

     (白)     哎呀先生哪!我想先夫已死,只留下此子,若被官人拿去,定必凶多吉少,倘有差池,岂不绝了莫氏香烟?这、这、这便如何是好?

莫文禄  (白)     夫人哪!想我父子受老爷、夫人大恩,岂忍少爷眼睁睁被差官拿去?文禄不才,情愿冒名替少爷当官领罪。

             少爷你、你、你就赶快逃走吧!

傅氏   (白)     想你家少爷平日待你颇多暴虐,不想你倒有此忠义之心。只是一来我心有些不忍;二来少爷一人逃走,无人照应,我也是放心不下呀!

(傅氏哭。)

方义   (白)     看文禄小小年纪,既有主仆之义;难道说我方义就无有师生之情么?夫人不必忧虑,卑人不才,情愿带同莫豪远遁他方,隐姓埋名,俟他学问成就,倘若得中,一来能接续你莫氏香烟;二来也好报你家冤仇怨恨。事不宜迟,速速改扮起来!

(莫豪、莫文禄同换衣。)

傅氏   (白)     谢先生、文禄救命之恩,转上受我母子一拜!

(傅氏、莫豪同拜。)

方义   (白)     看看官兵已到,你母子就此分别了吧!

傅氏   (三叫头)   莫豪!我儿!儿呀!

莫豪   (三叫头)   母亲!老娘!娘啊!

莫文禄  (三叫头)   夫人!公子!公子呀!

(方义拉莫豪同下。四龙套引张龙、郭仪同上。)

张龙   (白)     来此已是,打了进去。

             你们可是莫怀古的妻室孩儿?

傅氏、

莫文禄  (同白)    正是。

张龙   (白)     戴了刑具,发往边外去者!

傅氏、

莫文禄  (同白)    哎呀!

(张龙、郭仪同与傅氏、莫文禄带刑具,同拉下。)

【第三场】

(四太监、大太监捧圣旨同上。)

大太监  (念)     东征大奏凯,四海诏旨颁。

     (白)     咱家、内廷总管张福。只因戚继光东征奏凯班师,万岁大喜,戚继光加升三级,仍镇蓟州,遇缺升授。又下了恩旨两道:一道大赦天下,发往边外之人,一律赦回;一道加开恩科,钦考状元。奉了朝命,各省颁发诏旨。

             孩子们!

四太监  (同白)    有!

大太监  (白)     趱路哇!

四太监  (同白)    啊!

(大太监、四太监同下。)

【第四场】

(〖牌子〗。四文堂、中军引莫豪同上。)

莫豪   (白)     本院、莫豪。只因我父莫怀古被奸臣所害,又要抄我全家,幸而义仆文禄冒名替我充军,是我随同方先生在外逃隐数年,改名白元。连科得中。今又蒙恩科钦点状元,职授查办直隶钦差大臣。想我父在世之时,曾与戚继光有八拜之交。不想我父被拿,正在他的蓟州地面。他不思设法搭救;反而亲自监斩。思想起来,令人可恨!我不免亲至蓟州,查点仓库、兵额,寻他一个罪名,以报此仇,方消我胸中之恨也!

     (唱)     可恨继光心太狠,

             竟将我父问典刑。

             人来与爷蓟州进,

             杀了仇人方称心。

(众人同下。)

【第五场】[1]

【第六场】

(四文堂、旗牌引戚继光同上。)

戚继光  (引子)    奏凯班师,保我主,锦绣华夷。

     (念)     文经武纬运奇谋,一战成功社稷扶。忠心报国仁交友,方是英雄大丈夫。

     (白)     本镇、戚继光。只因东海作乱,是我带兵攻打,一战成功。蒙圣恩加升三级,仍回原任训练人马,以便拱卫京师。圣上因东征奏凯,特开恩科,钦点状元白元,特授直隶钦差大臣。他乃新任钦差,倘若到此,少不得要恭敬接待。

             左右!

四文堂  (同白)    有!

戚继光  (白)     伺候了!

四文堂  (同白)    啊!

(莫怀古、傅氏、莫文禄同上。)

莫怀古  (念)     边关含悲万里。

傅氏   (念)     故旧义重三生。

莫怀古  (白)     门上有人么?

旗牌   (白)     什么人?

莫怀古  (白)     烦劳通禀:就说故人求见。

旗牌   (白)     请问贵姓高名?也好通禀。

(莫怀古出函。)

莫怀古  (白)     呈上密函,他就晓得了。

旗牌   (白)     是。

(旗牌进,呈函。)

旗牌   (白)     启大人:门外有故人求见。

(戚继光看函。)

戚继光  (白)     左右退下!请至内堂!

旗牌   (白)     左右退下!

             请至内堂!

(四文堂同下。莫怀古、傅氏、莫文禄同入,戚继光迎。)

戚继光  (白)     那一少年他是何人?

傅氏   (白)     他乃莫成之子文禄,替我儿充军边外,今日才得回来。

戚继光  (白)     难得父子尽皆忠义,令人可敬!

莫怀古  (白)     戚贤弟,我且问你:我走之后,汤勤可曾又搬动是非?

戚继光  (白)     一言难尽!

     (唱)     汤勤贼他言道人头是假,

             因此上派陆炳审问于咱。

             陆仁兄在当堂把计定下,

             把雪艳断与了对头冤家。

莫怀古  (白)     陆仁兄此案断的大大的无才了!

戚继光  (白)     大大的有才!

莫怀古  (白)     怎么“有才”?

戚继光  (白)     听了!

     (唱)     却原来其中多有诈,

             要把汤勤来刺杀。

             那雪艳洞房把毒手下,

             全节一死玉无瑕。

莫怀古  (白)     好哇!

     (唱)     听说雪艳刺汤勤,

             倒叫怀古快在心。

             可怜雪艳丧了命,

     (哭头)    二夫人哪!

     (唱)     陆仁兄可算我报仇人。

戚继光  (白)     啊仁兄、仁嫂今日团圆,但不知我那莫豪贤侄今在何处?

傅氏   (白)     自从方先生带他逃走,至今未知下落。

戚继光  (白)     想贤兄、贤嫂一生忠厚,我那贤侄自当吉人天相。

莫豪   (内白)    钦差大人到!

戚继光  (白)     二位兄嫂后堂迴避。待小弟迎接钦差。

(莫怀古、傅氏、莫文禄同下。)

戚继光  (白)     有请!

(四文堂、中军引莫豪同上,戚继光迎,莫豪进,坐。)

莫豪   (白)     本院奉命查房军务,如有情弊,决不宽容。戚总镇,可将仓库兵丁清册呈上!

戚继光  (白)     是。

(戚继光呈清册。)

莫豪   (白)     中军,按册查点!

中军   (白)     是。

(中军下,上。)

中军   (白)     启禀大人:仓库充实,兵丁强壮,按册并无缺少。

(莫豪背供。)

莫豪   (白)     唔呼呀!我本想寻他一个错处,以报父仇。不想他人马精壮,仓库充实,无法问罪。这、这、这、哎呀!

(莫豪作心痛状、倒座上。)

戚继光  (白)     中军老爷,钦差大人这是怎么样了?

中军   (白)     不过一时急气。贵镇可寻一大夫前来!

戚继光  (白)     是。

(戚继光出。)

戚继光  (白)     莫仁兄快来!

(莫怀古上。)

莫怀古  (白)     何事?

戚继光  (白)     钦差一时急气,晕倒座上。这便如何是好?

莫怀古  (白)     不妨。可将酒斟在“一捧雪”内,此酒饮下,立时痊愈。

戚继光  (白)     你入死出生这杯儿还在么?赶快拿来!

(莫怀古与戚继光杯,下。戚继光斟酒,中军与莫豪灌。)
戚继光、

中军   (同白)    大人醒来!

(莫豪醒。)

莫豪   (白)     我一时心痛晕倒,是怎生痊愈?

戚继光  (白)     宝杯斟酒,与大人饮下,故尔痊愈。

莫豪   (白)     宝杯安在?拿来我看!

(戚继光呈杯、莫豪看杯。)

莫豪   (白)      “一捧雪”!

(莫豪神气。)

莫豪   (白)     “一捧雪”!为此宝杯,害得我全家满门生离死散,怎么,这“一捧雪”它、它、它竟落在此地?

(戚继光背供。)

戚继光  (白)     咳!这“一捧雪”又惹出事非来了。

莫豪   (白)     戚继光!我且问你:这“一捧雪”是哪里来的?

戚继光  (白)     这个!

莫豪   (白)     什么这个?那个?分明来路不分。你匿宝不献,该当何罪?

             左右,与我绑了!

四文堂  (同白)    啊!

(四文堂同绑戚继光。戚继光背供。)

戚继光  (白)     事到如今,莫仁兄,我可顾不了你了!

(戚继光向莫豪跪。)

戚继光  (白)     钦差大人不必动怒,此杯有主。

莫豪   (白)     杯主现在何处?叫他前来见我!

戚继光  (白)     莫仁兄快来!

(莫怀古上。)

莫怀古  (白)     何事?

戚继光  (白)      “一捧雪”又犯了事了。钦差要见杯主。

莫怀古  (白)     你说杯主不在。

戚继光  (白)     已经将你说出,非见不可。

莫怀古  (白)     我是不去的!

戚继光  (白)     到了此时,由不得你了。

(戚继光扯莫怀古衣带进。)

戚继光  (白)     杯主在此。

(莫怀古跪。莫豪起,视。)

莫豪   (白)     下跪何人?

莫怀古  (白)     小人名叫莫、莫、莫、……

莫豪   (白)     莫什么?

戚继光  (白)     他叫莫怀古。我替他说了吧。

(莫豪出位。)

莫豪   (白)     哎呀爹爹呀!

(莫豪跪。)

莫怀古  (白)     钦差大人,不可如此称呼。

莫豪   (白)     孩儿莫豪在此!

莫怀古  (白)     儿是莫豪?

(莫怀古哭,起。)

莫怀古  (白)     我儿因何至此?

莫豪   (白)     孩儿自从随方先生逃走之后,改名白元,中了恩科状元,职授直隶钦差。今日来此,本打算报当年戚继光杀害父亲之仇,不想父亲尚在他的衙内。

戚继光  (白)     原来如此。

(戚继光向莫豪。)

戚继光  (白)     绑坏了!

莫豪   (白)     快快松绑!

(四文堂同与戚继光松绑。)

莫怀古  (白)     上前谢过戚叔父救命之恩!

莫豪   (白)     多谢戚叔父救命之恩!

戚继光  (白)     谢钦差不斩之恩!

莫豪   (白)     取笑了。

戚继光  (白)     此时你父子虽然相遇,但是当年莫成冒名替死,贤侄改名在逃,又冒名中了状元,这欺君之罪,倘若被人奏参,你父子怎样担当?就是我这小小的镇台,也恐吃罪不起,这便如何是好?

莫怀古、

莫豪   (同白)    这!

(〖乱锤〗。)

戚继光  (白)     噢,我倒有了主意了。

莫怀古  (白)     什么主意?

戚继光  (白)     如今已非昔比,严家父子已然正罪,不如将原原本本,一一奏明天子,并将这“一捧雪”宝杯献与朝廷,圣上见喜,必然赦免欺君之罪,贤侄也可认祖归宗,就是那捐躯死去的莫成,替主充军的文禄,全节报仇的雪艳,也可上达天廷荣膺封赏。仁兄以为如何?

莫怀古  (白)     此计,甚好。但只一件!

戚继光  (白)     哪一件?

莫怀古  (白)     我如何舍得这宝杯呀!

戚继光  (白)     呃!不提宝杯还则罢了,想当初为宝杯引起汤勤的奸心,为宝杯惹起严世蕃的毒手,莫成死于宝杯,雪艳殉于宝杯,你一家人死走逃亡、更名改姓,哪不是从此“一捧雪”而起?适才不是我的嘴快将你说出,喏喏喏,我这一条性命也几乎断送在这宝杯之上。惭愧惭愧!还饶上我一绑。提起宝杯,就应当令人心寒!令人可恨!怎么事到而今,你、你、你还是这样贪恋宝杯?岂不闻古人云: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莫仁兄呀,你这是何苦哇!

     (唱)     匹夫无罪古明训,

             宝珠玉者祸及身。

             贤侄快快修奏本,

             速将那一捧雪献与朝廷。

莫豪   (白)     遵命!

(莫豪修本。〖三枪〗。)

莫豪   (白)     中军,命你将“一捧雪”连同奏本,连夜进京,呈献朝廷便了。

中军   (白)     是。

(中军下。)

莫怀古  (白)     戚贤弟,我且问你:雪艳死后,尸身可有人收敛?

戚继光  (白)     乃是陆仁兄派人收敛,移葬于蓟州西门以外,与莫成坟墓相离不远,以表义仆贞妾。

莫怀古  (白)     烦劳贤弟,明日派人在雪艳墓前设备祭品,愚兄我要亲临一祭。

戚继光、

莫豪   (同白)    我等也当相随一祭。

戚继光  (白)     后面备酒,与仁兄、仁嫂、贤侄等接风。呃,说什么“贤侄”不“贤侄”,还是要称“钦差大臣”才是!

莫豪   (白)     叔父不必如此。少时备酒,小侄与叔父陪罪压惊就是。

莫怀古、

戚继光  (同笑)    哈哈哈……

(众人同下。)

【第七场】

(场设坟墓。二青袍同抬祭礼上。)

青袍甲  (白)     请了!

青袍乙  (白)     请了!

青袍甲  (白)     奉了大人之命,在此设备祭礼,远远望见大人车驾来也。

(〖牌子〗。四文堂、莫怀古、傅氏、莫豪、戚继光、莫文禄同上,莫怀古、傅氏、莫豪、戚继光、莫文禄同祭。)

莫怀古  (念)     巾帼真堪愧须眉,千载英风实可追。义重飞霜天地惨,心同化石共星垂。

     (二黄碰板)  悲雪艳今一死千古恨,

             都只为负义人断送钗裙。

             我那节烈的夫人哪!

     (二黄原板)  狗汤勤起祸端心毒意狠,

             借玉杯陷害我全家满门。

             雪娘子假许婚暗藏利刃,

             可怜你冰霜凛凛、战战兢兢、拚着性命、杀了贼的身、节烈名儿万古留存。

傅氏   (二黄原板)  你好比贤孟姜全节自尽,

             你好比徐夫人手刃仇人。

莫怀古  (二黄原板)  凄凉凉只落得香消玉殒,

             悲切切一霎时容逝音沉。

莫豪   (二黄原板)  二爹娘少悲伤保重要紧,

             她虽死落一个彤管标名。

莫怀古  (二黄原板)  但愿得你真魂早登仙境,

戚继光  (二黄原板)  天色晚仁兄嫂请驾回程。

(众人同下。)

【第八场】

(四文堂引陆炳捧圣旨同上。)

陆炳   (白)     老夫、陆炳。奉了圣旨,前去蓟州赐封莫怀古等。

             左右,趱行者!

四文堂  (同白)    啊!

(〖牌子〗。四文堂、陆炳同走圆场。)

陆炳   (白)     来此已是蓟州衙门。传谕他等香案接旨。

四文堂  (同白)    圣旨下!

(戚继光、莫怀古、傅氏、莫豪、莫文禄同上。)

陆炳   (白)     圣旨下,跪!

戚继光、
莫怀古、
傅氏、
莫豪、

莫文禄  (同白)    万岁!

陆炳   (白)     听宣读。诏曰:朕据直隶钦差莫豪本奏,前因已故犯官严世蕃,误听汤勤奸谋,谋夺莫怀古宝杯、侍妾,陷害莫怀古全家,冤沉海底,不得已苟全性命,以待昭雪,由义仆莫成代死;贞妾雪艳杀仇尽节;文禄替主充军,曾经蒙蔽圣聪,请旨议罪等语。朕查事虽欺蒙,情非得已,降旨一概免究。莫怀古宝杯不敢自私,供献朝廷,尤属深明尊君敬上。着即封为太子太保。莫豪加少保衔。戚继光升授直隶经略使。莫文禄恩赐进士,授职京卿。莫成即按太常寺正卿恤典改葬,并赐“义烈英风”碑碣。雪艳赐一品夫人按封赠改葬,并赐建“节凛冰霜”贞节牌坊。钦此。旨意读罢,望诏谢恩!

戚继光、
莫怀古、
傅氏、
莫豪、

莫文禄  (同白)    万万岁!

(莫怀古接旨。)

莫怀古  (白)     香案供奉。

戚继光  (白)     陆仁兄一路风尘,二堂款待。

(四文堂、陆炳、戚继光、莫怀古、傅氏、莫豪、莫文禄同走小圆场,戚继光、莫怀古、傅氏、莫豪、莫文禄同坐。)

莫怀古  (白)     前者之事,蒙仁兄委曲成全,不但得免追究,又能刺死仇人,当面谢过!

陆炳   (白)     仁兄大仇已雪,大冤已伸;贤侄又蒙圣上重用,岂不是苦尽甘来,先忧后喜?

莫怀古  (白)     莫豪,上前见过陆伯父!

莫豪   (白)     伯父在上,侄儿参拜!

陆炳   (白)     罢了。但不知贤侄可定下亲事?

傅氏   (白)     他十年飘泊,因父仇未报,尚未定亲。

(陆炳点头,下位,招戚继光。)

陆炳   (白)     愚兄有一小女,意欲许配莫贤侄。烦劳贤弟作一大媒。

戚继光  (白)     此事全在小弟一言之下,管保成就。

陆炳   (白)     有劳贤弟。

(戚继光招莫怀古。)

戚继光  (白)     适才陆仁兄言道:他有一女,意欲许配贤侄莫豪,叫小弟作媒。仁兄谅无推却!

莫怀古  (白)     前恩未报,后恩又来,如何使得?

陆炳   (白)     不必推辞!

莫怀古  (白)     莫豪,来来来,拜见你岳父!

(莫豪拜。戚继光想,看莫文禄。)

戚继光  (白)     请问莫仁兄,文禄现在也奉旨封了官了,不知他可曾定下亲事?

傅氏   (白)     文禄随老身充军十年,哪里来得亲事呀!

戚继光  (白)     如此好了。

(戚继光招陆炳。)

戚继光  (白)     小弟也有一女,意欲许配文禄。烦劳仁兄,也与我作一大媒。

陆炳   (白)     当时他就要还席呀!不是愚兄大话。此事在我一言之下,管保成就。

戚继光  (白)     你且说来。

(陆炳招莫怀古。)

陆炳   (白)     适才戚贤弟言道,他有一女,意欲许配文禄为妻。仁兄谅无推辞的了!

莫怀古  (白)     这事却有些不便!

陆炳   (白)     有何不便?

莫怀古  (白)     想文禄乃是仆人出身,怎好匹配戚贤弟爱女?此事断断使不得!

(莫怀古坐。陆炳招戚继光。)

戚继光  (白)     怎么样了?

陆炳   (白)     愚兄一言之下……

戚继光  (白)     成了?

陆炳   (白)     碰了!

戚继光  (白)     怎么碰了?

陆炳   (白)     他言道,文禄乃是“仆人出身”,“这事断断使不得”!

戚继光  (白)     这是他讲的么?

陆炳   (白)     不是他讲的,还是我讲的不成!

(戚继光怒。)

戚继光  (白)     好好!莫怀古,你与我走过来!适才我托陆仁兄为媒,意欲将小女许配文禄。怎么你说他乃“仆人出身”,这是你讲的么?

莫怀古  (白)     恐怕是有辱贤弟高门。

戚继光  (白)     讲什么“高门’不“高门”,想当年莫成替你法场一死,真乃“杀身成仁”;文禄替你子边外充军,又能“舍生取义”,似这等“仆人出身”,虽然微贱,却能作出忠义之事。比起官高而心不高,爵贵而品不贵的人儿,胜强万倍。你分明是忘恩负义势利小人,来来来,且吃我一拳!

莫怀古  (白)     贤弟休要错怪!莫成待我家有恩,于贤弟究有“贵贱”之分。故尔未敢冒昧应允。贤弟既不弃嫌,愚兄就令莫豪、文禄结为兄弟,亲事我当面应允了就是。

             文禄,上前拜见你家岳父!

(莫文禄拜。)

莫怀古  (白)     文禄、莫豪当堂结拜!

(莫文禄、莫豪同拜。)

戚继光  (白)     后面备酒,我等同饮。正是:

(莫豪挽莫文禄。)

莫豪   (念)     贤弟不能究既往,

陆炳   (念)     莫成、雪艳义无双。

莫怀古  (念)     善恶从头须细想,

戚继光  (念)     相逢仍在蓟州堂。

(众人同下。)
(完)

——————————
1. ^ 此场接《柳林会》一折,原本缺。


浏览次数:438 ┊ 字数:7547 ┊ 最后更新:2024-03-21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