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傅氏发配》

主要角色
傅氏:老旦

情节
严世蕃将莫怀古之妻傅氏及其子莫豪发配边关。莫成之子莫文禄替莫豪前往。

根据《京剧汇编》第三十九集:孙甫亭藏本整理

录入:小波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16.1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傅氏   (内白)    苦哇!

     (内二黄导板) 凄惨惨泪淋淋远离钱塘,

张龙   (内白)    呔!拉着走!

(张龙拉傅氏同上。)

傅氏   (二黄回龙腔) 遭不幸我莫门家破人亡。

(郭仪赶打莫文禄同上,四校尉同随上。)

傅氏   (白)     想我夫莫怀古,不知犯了何罪,身遭惨戮,连累老身傅氏——

     (二黄慢板)  受此灾殃!

             叹我夫贪宦途远离家乡。

             实指望随心愿爵禄安享,

             不料想被刑诛枉遭祸殃。

             不料想抄家产田园扫荡,

             不料想累妻儿发往边疆。

             不料想年迈人长途奔往,

             可怜我,老和少,身戴枷锁,跋山涉水,只怕要命丧他乡。

莫文禄  (白)     娘啊!

(莫文禄哭。)

张龙   (白)     拉着走!

傅氏   (二黄原板)  又只见这前途人烟辐辏,

             有商贾和旅客来来往往、车水马龙、一个一个、好不自由。

             低下头看自身羞愧难受,

             老犯妇、幼童囚、因何故、身遭缧绁、却不知犯罪的根由。

             我的儿呀!

莫文禄  (白)     母亲啊!

(莫文禄哭。)

张龙   (白)     拉着走!

傅氏   (二黄原板)  我这里对长官躬身叩首,

             尊一声长官爷细听从头:

             我夫君犯何罪身被斩首?

             告知我犯妇人以免糊涂。

张龙   (念)     堪笑你夫心太贪,枉在黉门读书篇。妻妾田园不安享,偏想朝中作高官。

     (白)     你那丈夫,攀结权门,指望倚为靠山,得享高官厚禄。谁知反送了性命,连累妻儿发往边疆,这就是他取祸的根源。

傅氏   (白)     噢!此言果然不错。啊长官,这前面是什么所在?

张龙   (白)     待我看来。

             已到蓟州地界。

傅氏   (白)     噢!可是我夫君受刑之处?

张龙   (白)     正是。

傅氏   (白)     啊长官,可容犯妇哭吊一番?

张龙   (白)     想俺张龙与郭仪兄弟原非长解,是奉了严府之命,将你押送配所,早日回去交差。若去哭吊,岂不耽误了路程!况你丈夫自己引火烧身,你何必吊他!

傅氏   (白)     怎见得他是“引火烧身”?

张龙   (白)     谅你不晓。郭贤弟将她带好,待俺说与她听:

     (扑灯蛾)   引火烧身火烧身,

             不该严府荐汤勤。

             谁知那贼良心丧,

             居官忘了引荐恩。

             宴乐楼,饮杯巡,

             雪杯高擎把酒斟。

             严爷见杯心爱喜,

             开口要人将宝赠。

             你夫不该献赝品,

             难瞒裱褙认得清。

             严爷搜杯未到手,

             你夫逃走蓟州城。

             终被擒获斩就地,

             西门以外把命顷。

             引荐汤勤反招祸,

             岂非引火自烧身、自烧身?

     (白)     呔!拉着走!

傅氏   (二黄原板)  听罢了长官爷一番言论,

             方知道我夫君惹祸原因。

             无奈何咬牙关忙往前奔,

(傅氏走圆场。)

傅氏   (二黄原板)  这一阵走的我遍体生津。

张龙   (白)     你要紧行走!

傅氏   (二黄原板)  紧行走走的我昏头气喘,

张龙   (白)     你要慢行走!

傅氏   (二黄原板)  慢行走走的我寸步——

     (二黄散板)  难行!

张龙   (白)     你怨天?

傅氏   (二黄原板)  尊长官我怎敢将天怨恨,

             我怨天也不过枉费舍唇。

郭仪   (白)     你怨地?

傅氏   (二黄散板)  尊长官我怎敢将地来恨,

             我恨地也不能缩减途程。

             无奈何我这里埃尘跪定,

             你、你、你、你可怜我年衰迈寸步难行。

张龙   (白)     郭贤弟!

郭仪   (白)     大哥!

张龙   (白)     这犯妇不走,我在前面拉,你在后边赶,咱们拉着走!

郭仪   (白)     走!

傅氏   (白)     儿呀!

莫文禄  (白)     娘啊!

(张龙、郭仪拉赶傅氏、莫文禄同下。四校尉同下。)
(完)


浏览次数:915 ┊ 字数:1409 ┊ 最后更新:2021-07-30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