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雪杯圆》【二本】(一名:《一家团聚》)

主要角色
莫怀古:老生
戚继光:末
陆炳:外
莫文豪:小生
傅氏:老旦

《雪杯圆》马连良饰莫怀古
《雪杯圆》马连良饰莫怀古
情节
蓟州总兵戚继光,与莫怀古交情甚厚。自莫成替主代戮,私放莫怀古至河北暂避。数年以来,不获晤面。招至署中,叙契阔之情。适直新巡按到任,戚继光迎接入城,在总镇衙门稍憩。巡按于途中感冒风寒,口中枯渴特甚。戚继光欲接钦差大员之欢心,即将一捧雪杯,斟茶奉上。而巡按睹物伤心,传命绑缚戚继光。逼问杯之出处。盖巡安非他,即莫怀古之子莫文豪。当初年纪尚幼,只知乃父为一捧雪杯,受戮于蓟州;不知戚继光暗中救护,得保身名一节。所以认出此杯,系家传之物,欲与戚继光为难。于是戚继光立唤莫怀古上前,父子相逢,悲喜交集。从前承审是案之刑部官陆炳,奉旨昭雪莫氏之冤。道经蓟州,相见之下,始悉严嵩势力已倒,抄没家产,父子治罪。遂设筵宴庆幸,于席间互订婚姻,且互为媒妁:陆炳之女,许配莫文豪;戚继光之女,许配莫文禄。均为之择吉成亲云云。

注释
前后《一捧雪》之剧,本考曾载三出(详见十二、十四、十五册内)。是剧为《一捧雪》中之二本《雪杯圆》。

根据《戏考》第二十四册整理

录入:胡宇煌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01.1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龙套、中军、戚继光同上。)

戚继光  (引子)    深习兵机,扶大明,锦绣华夷。

     (念)     防御京畿数十秋,威风杀气贯斗牛。胸中韬略般般有,统领雄兵镇蓟州。

     (白)     本镇,戚继光。大明驾前为臣,官拜蓟州八台总镇。昔年曾与莫仁兄相交多年,亲同骨肉。恼恨汤勤,在严府搬动是非,暗害莫仁兄的性命。幸喜掌家莫成,替主身死。莫仁兄逃往河北避难。至今数载有余。吾也曾修书前去,请他到此。为何还不见到来?

             左右,伺候了!

(四龙套同允。探子上。)

探子   (白)     莫大老爷到!

戚继光  (白)     有请!

探子   (白)     有请!

(傅氏引莫文禄同上,戚继光见。傅氏拱手。傅氏引莫文禄同下。莫怀古上。)

莫怀古  (白)     戚贤弟!

戚继光  (白)     莫仁兄!请坐。

莫怀古  (白)     有坐。

戚继光  (白)     仁兄一路行来,多受风霜之苦。小弟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莫怀古  (白)     岂敢。想昔年,多承贤弟搭救性命之恩。愚兄当面谢过!

戚继光  (白)     岂敢。

莫怀古  (白)     但不知当年愚兄去后,严府怎生了结?

戚继光  (白)     仁兄再休提起。自从仁兄去后,弟即将掌家莫成斩首,将首级装入木桶,交与严府校尉带回京都。不想那汤勤,又在严世藩前搬动是非。他言道头是假:仁兄脑袋,有三台肉枕,此头无有,分明是假。那严世藩大怒,当将小弟也拿问进京,统交总都部堂审问。幸喜遇着陆炳。陆仁兄见此案分明是那汤勤狗男女,贪爱雪艳嫂嫂美貌,要害仁兄。竟将此案,糊涂了结。但是陆仁兄,做了一桩不才之事。

莫怀古  (白)     什么不才之事?

戚继光  (白)     陆仁兄竟将雪艳嫂嫂,就断给了那汤勤了。

莫怀古  (白)     此事做的大大无才!

戚继光  (白)     但不如此,那汤勤依旧说人头不真,焉能结案?今將雪艳嫂嫂断给了那厮,他竟自回复严府,此事可也就完了。

莫怀古  (白)     原来如此。

戚继光  (白)     仁兄方才言道,陆仁兄无才。哪知他却倒是有才。

莫怀古  (白)     怎见得?

戚继光  (白)     那雪艳嫂嫂虽然应允,不料她进得洞房,暗藏利刃。用酒将汤勤劝醉,将汤勤一刀就刺死了。仁嫂那时忙中无计,无处逃脱,她也就自刎而死。

莫怀古  (白)     你待怎讲?

戚继光  (白)     自刎而死。

莫怀古  (白)     哎呀,妻呀!

     (二黄摇板)  听一言来吃一惊,

             不由得怀古泪双淋。

             恨汤勤他把天良丧尽,

             暗夺我妻昧天伦。

             屡屡设计将我害,

             多亏掌家小莫成。

             蓟州堂替我丧了命,

             汤勤又把巧计生。

             他说人头乃是假,

             一心要雪艳来成亲。

             陆仁兄将计就计果应允,

             洞房刺死小汤勤。

             可怜你为人多贞静,

             可怜你为我丧残生。

             这才是天理循环有报应,

             善恶到头甚分明。

             哭一声我的妻早归仙境,

     (哭头)    我的妻呀!

     (二黄摇板)  万古流芳落美名。

戚继光  (二黄摇板)  仁兄不必泪淋淋,

             小弟言来听在心:

             仁嫂报仇雪了恨,

             冤冤相报不差毫分。

             汤勤已死有何论,

             仁嫂可算是节烈妇人。

(中军上。)

中军   (白)     启总爷:按院大人在此下马。

戚继光  (白)     知道了。

             吓仁兄,少坐一时。

莫怀古  (白)     贤弟,按台在此下马,愚兄是见不得他的。

戚继光  (白)     无妨。仁兄就暂且隐藏校尉身后,料也无妨。

莫怀古  (白)     但凭贤弟。请!

(莫怀古下。)

戚继光  (白)     众将官,整齐队伍,迎接按台去者。

(戚继光脱蟒袍、盔甲,上马。〖风入松〗。戚继光、四龙套、中军同下。)

【第二场】

(四刽子手、四龙套、四大铠、中军、二门子同上。)

莫文豪  (内西皮导板) 奉王旨意出帝京,

(莫文豪上。)

莫文豪  (西皮原板)  为国为民哪得安宁。

             扫除强梁和恶棍,

             贪官污吏怎胡行!

             心中常常怀怨恨,

             杀父之仇要报清。

             人役催马往前进,

(四龙套、四上手引戚继光同上,同出城,同迎上。戚继光跪。)

戚继光  (西皮原板)  蓟州总镇迎接大人。

中军   (白)     启大人:蓟州总镇戚继光,迎接大人。

莫文豪  (白)     察院伺候。

中军   (白)     蓟州镇察院伺候。

(众人同入城,同下。)

【第三场】

(四刽子手、四龙套、四大铠、中军、二门子、莫文豪、戚继光同上。莫文豪升帐。)

戚继光  (白)     蓟州总镇戚继光,参见老大人!

莫文豪  (白)     贵镇卸了盔甲,再来讲话。

戚继光  (白)     多谢老大人。

(〖吹牌子〗。戚继光换袍纱帽、捧册子上。)

戚继光  (白)     参见大人!

门子甲  (白)     起,免,打恭。

(四刽子手、四龙套、四大铠同喊。)

戚继光  (白)     谨将公文花名清册呈上。

莫文豪  (白)     贵镇免礼。请坐。

戚继光  (白)     谢坐。

莫文豪  (白)     我且问你:这蓟州目仓库如何?

戚继光  (白)     仓库充满。

莫文豪  (白)     兵丁将士?

戚继光  (白)     兵丁强壮,将士威严。

莫文豪  (白)     营中器械?

戚继光  (白)     刀枪明亮,盔甲鲜明。

莫文豪  (白)     城中街道?

戚继光  (白)     四门齐整,街巷清尘。

莫文豪  (白)     且住!本院只望要报父仇,寻他的短处。怎奈他为官清廉,办事谨慎,这便怎处?好不闷坏吾也!

     (西皮摇板)  杀父之仇不能报,

             怎不叫人心內焦。

(莫文豪吐。)

戚继光  (白)     中军老爷请过来。

中军   (白)     何事?

戚继光  (白)     大人得的是何病症?

中军   (白)     只怕是途中受了风寒,得了伤风病症。

戚继光  (白)     如此待我取杯茶来与大人所用。

中军   (白)     好,你快去取来!

(戚继光取茶递中军,中军递莫文豪,莫文豪饮。)

中军   (白)     大人醒来!

莫文豪  (西皮导板)  一霎时气得我昏迷不醒,

(莫文豪看杯。)

莫文豪  (白)     吓!

     (西皮摇板)  见此杯想起了居家满门。

     (白)     来,将戚继光与我绑了!

戚继光  (白)     大人为何将我绑起来了?

莫文豪  (白)     我且问你:这支杯子本是我家之物,你是哪里来的?

戚继光  (白)     大人若要问这杯子,却有杯主。

莫文豪  (白)     这杯主是哪一个?

戚继光  (白)     就是钱塘的莫怀古。

莫文豪  (白)     他如今还在么?

戚继光  (白)     怎么不在?

莫文豪  (白)     现在哪里?

戚继光  (白)     现在卑镇的衙中。

莫文豪  (白)     你快快请他前来。

戚继光  (白)     哎呀大人呐!似这样绳捆索绑,是怎样去唤他呀?

莫文豪  (白)     中军,与他松绑。

(戚继光下堂叫。)

戚继光  (白)     莫仁兄快来!

(莫怀古上。)

莫怀古  (白)     贤弟你也来同吃一杯呀!

戚继光  (白)     你还吃的是什么酒?大人叫我前来唤你。

莫怀古  (白)     吾乃是有罪之人,如何能去见他呀?

戚继光  (白)     仁兄有所不知:适才大人到此,忽然得下风寒之症。弟因他是朝廷钦差,不敢怠慢。因将仁兄传家之宝与他看了一杯香茶。大人用下,病体果愈。不料他看见了杯子,就将小弟绑起。他说杯子是他家之物,追问此杯从何得的?我一时无奈,可就把你给端出来了。

莫怀古  (白)     既然如此,这便怎样呢?

戚继光  (白)     大人唤你,你要快快前去。

莫怀古  (白)     我是怎能见他呀?

戚继光  (白)     你快去罢!

(莫文豪下座。)

莫文豪  (白)     哎呀爹爹呀!

莫怀古  (白)     你是何人?

莫文豪  (白)     孩儿文豪。

莫怀古  (白)     儿是文豪?

莫文豪  (白)     正是。

(莫怀古、莫文豪同哭。〖牌子〗。)

戚继光  (白)     我道是谁,原来是老贤侄到了。

             哈哈哈哈!你好吓!初次相逢,你就劲捆了我一绳!

莫怀古  (白)     你得罪叔父,还不上前去赔罪!

莫文豪  (白)     不知叔父在此,多有冒犯,望乞恕罪!

戚继光  (白)     贤侄吓!不要陪罪。只是少绑我一绳就够了。

莫怀古  (白)     贤弟:有道是不知者,不降罪。

戚继光  (白)     请坐。

莫怀古、

莫文豪  (同白)    请坐!

莫怀古  (白)     儿吓,你这一身荣耀,是哪里来的?

莫文豪  (白)     爹爹容禀!

(〖急三枪〗。)

莫怀古  (白)     吾儿既然作了八府巡按,就该上殿,参奏严贼才是!

莫文豪  (白)     孩儿遵命。

戚继光  (白)     后堂排宴,一同畅饮。

莫怀古  (白)     请。正是:

     (念)     恼恨严贼太狠心,

戚继光  (念)     一家骨肉两离分。

莫文豪  (念)     今朝父子重相见,

戚继光  (白)     莫仁兄!

     (念)     相逢仍在蓟州城。

莫怀古  (白)     好一个“相逢仍在蓟州城”。

(莫怀古、戚继光、莫文豪同笑,同下。)

【第四场】

(〖六幺令〗。四龙套、陆炳同上。)

陆炳   (念)     金殿领圣旨,加封有功臣。

     (白)     老夫陆炳。今奉圣命,加封莫家满门。

             来,打道蓟州。

(〖牌子〗。众人同下。)

【第五场】

(戚继光、莫文豪、莫文禄、莫怀古同上。)

莫怀古  (念)     一家曾失散,

莫文豪、

莫文禄  (同念)    骨肉又团圆。

陆炳   (内白)    圣旨下!

戚继光、
莫文豪、
莫文禄、

莫怀古  (同白)    香案接旨!

(四龙套引陆炳同上。)

陆炳   (白)     圣旨下跪!

(戚继光、莫文豪、莫文禄、莫怀古同跪。)
戚继光、
莫文豪、
莫文禄、

莫怀古  (同白)    万岁!

陆炳   (白)     听宣读诏曰:今有莫文豪,进宝有功,圣上已封他为进宝状元,官居八府巡按,奉旨回家祭祖。莫怀古封为养老太师。傅氏训子有功,封为一品夫人。雪艳替夫候仇,尽节而死,追封节烈夫人。文禄替主边外充军,封为太常寺正卿之职。戚继光,加升三级。严嵩所参官员,均官复原职,即日上任。严嵩父子,欺君误国,残害忠良。圣上大怒,削去官职,贬为庶人,赶下了金殿。又赐他金碗玉箸,叫他沿街乞讨,不准各家周济于他。如有不遵者,就同严家父子一律治罪。望诏谢恩!

戚继光、
莫文豪、
莫文禄、

莫怀古  (同白)    万万岁!

戚继光、

莫怀古  (同白)    陆仁兄请坐。

陆炳   (白)     请坐。

戚继光、

莫怀古  (同白)    仁兄一路行来,多受风霜之苦。

陆炳   (白)     为国勤劳,理当如此。莫贤弟,今日举家团圆,同受皇家封赠,可喜可贺!

莫怀古  (白)     全仗仁兄提拔!

(陆炳看。)

陆炳   (白)     吓,戚贤弟,请过来。

戚继光  (白)     仁兄有何吩咐?

陆炳   (白)     兄有一女,尚未婚配。要烦贤弟,做一洪媒,许配文豪为妻。不知贤弟意下如何?

戚继光  (白)     此事在弟身上,包管一说就成。

陆炳   (白)     全仗贤弟。

戚继光  (白)     莫仁兄,方才陆仁兄言道:他有一令嫒,欲许与令郎相公为婚。不知尊意如何?

莫怀古  (白)     愚兄感陆仁兄的大恩,焉敢不允。

             儿吓,向前拜过你的岳父!

莫文豪  (白)     岳父请上,受小婿一拜!

陆炳   (白)     不须拜了。

(〖吹打〗,〖牌子〗。)

戚继光  (白)     陆仁兄请过来。

陆炳   (白)     何事?

戚继光  (白)     小弟也有一女,愿许文禄为妻。烦仁兄代为做媒。

陆炳   (白)     此事也包在老朽的身上。

             吓莫贤弟请过来。方才戚贤弟言道:他也有一女,要许于文禄二相公为妻。谅贤弟也断无推辞的了。

莫怀古  (白)     仁兄此言差矣。

陆炳   (白)     何差之有?

莫怀古  (白)     想你我弟兄,乃是一主,那文禄乃是一仆。此事焉能做得?

陆炳   (白)     使得的。

莫怀古  (白)     断断使不得!

陆炳   (白)     戚贤弟,此事办不成了。

戚继光  (白)     怎样办不成了?

陆炳   (白)     莫贤弟言道:此事有主仆的名分,所以就办不成了。

戚继光  (白)     此话是哪个讲的?

陆炳   (白)     乃是莫贤弟讲的。

戚继光  (白)     你且闪开了。

             莫怀古!你曾记得当年,你在蓟州堂上,身遭大难。多亏莫掌家,替你身死。临行之时,你也曾对那莫成言道:“今日你替我一死,日后我定要另眼看待你的儿孙。若有三心两意,天诛地灭”。到今日你一家骨肉团圆,高官得坐。讲什么你是一主,他是一仆。看将起来,你真真是个忘恩负义、丧尽天良了!

莫怀古  (白)     哦!

     (二黄摇板)  听一言来心内惊,

             怀古岂是负义人。

             走向前来忙跪定,

             尊声贤弟听分明:

             他子就是我的子,

             怎敢两样来看承?

             我这里急忙把罪请,

             情愿与你结婚姻。

     (白)     儿吓,上前拜过你的岳父!

莫文禄  (白)     遵命。

             岳父请上,待小婿参拜!

戚继光  (白)     不须拜了。

(〖吹打〗,〖牌子〗。)

陆炳   (白)     待等选下良辰吉日,当将小女送到戚贤弟的衙门,一同齐拜华堂。贤弟意下如何?

莫怀古  (白)     但凭仁兄。

戚继光  (白)     后堂摆宴,大家痛饮一回便了。

莫怀古、

陆炳   (同白)    请!

(〖吹牌子〗。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451 ┊ 字数:5404 ┊ 最后更新:2022-03-15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