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一捧雪》

主要角色
莫成:老生
莫怀古:老生
戚继光:老生
雪艳:旦
严世蕃:净
汤勤:丑

《一捧雪》王少楼饰莫成
《一捧雪》王少楼饰莫成
情节
汤勤见色起意,报莫怀古家藏宝杯“一捧雪”。严世蕃急索,莫怀古以假杯献之,为汤勤识破。严世蕃大怒,限期抄斩莫氏满门。莫怀古因弃官,携雪艳出走。汤勤复献计,严世蕃即遣人星夜追赶。莫怀古终被执,送与蓟州总镇戚继光,令即斩首报京。戚继光、莫怀古本为世交。莫怀古与义仆莫成貌似。莫成替主死。戚继光将首级报京,并藏“一捧雪”,遣莫怀古投奔古北友人处。

根据《京剧汇编》第三十九集:赵德普藏本整理

录入:Green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26.2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六么令〗。四龙套、四校尉引严世蕃同上。汤勤自下场门上,迎接。)

严世蕃  (白)     可恼哇可恼!

汤勤   (白)     啊,老大人,今日下得朝来,为何这等烦恼?

严世蕃  (白)     汤勤,你哪里知道,今日在金殿之上与夏言老儿顶本,被他一本参倒。你道恼是不恼?

汤勤   (白)     这有何难?明日太师上朝的时候,本尾略带他一笔,也就够他受用的了。

严世蕃  (白)     汤勤,这几日你往哪里去了?

汤勤   (白)     小子莫府谢官去了。

严世蕃  (白)     看将起来,你倒是个有良心的。

汤勤   (白)     小子本来就有良心。眼前一个人他却无有良心!

严世蕃  (白)     哪一个无有良心?

汤勤   (白)     就是那莫大老爷他无有良心!

严世蕃  (白)     怎见得我那莫仁兄他无有良心?

汤勤   (白)     请问老大人:先前莫大老爷献与大人的那只杯子,是真的还是假的?

严世蕃  (白)     自然是真的,哪有假的道理?

汤勤   (白)     分明是假,怎说是真?

严世蕃  (白)     怎见得?

汤勤   (白)     那日小子过府谢官,在酒席筵前,观见真杯现在他府。

严世蕃  (白)     老夫不信!

汤勤   (白)     大人不信,过府搜杯!

严世蕃  (白)     搜得出杯?

汤勤   (白)     莫爷之罪。

严世蕃  (白)     搜杯不出?

汤勤   (白)     小子情愿领罪。

严世蕃  (白)     好。

             校尉的!

四校尉  (同白)    有!

严世蕃  (白)     顺轿过府搜杯去者!

四校尉  (同白)    啊!

严世蕃  (唱)     汤勤说话如刀切,

             过府去搜一捧雪。

(四龙套、四校尉引严世蕃同下。汤勤下。)

【第二场】

(莫怀古、雪艳同上。)

莫怀古  (唱)     昨晚一梦大不祥,

雪艳   (唱)     眼跳心惊为哪桩?

(〖水底鱼〗。莫成上。)

莫成   (白)     启禀老爷:严爷过府。

莫怀古  (白)     知道了。

(莫怀古、雪艳、莫成同下。〖急急风〗。四龙套、四校尉引严世蕃同上。)

严世蕃  (唱)     来在莫府下了轿,

             会会当年旧故交。

(莫成上。)

莫成   (白)     有请老爷!

(莫怀古上。)

莫怀古  (白)     何事?

莫成   (白)     严爷已到府门。

莫怀古  (白)     知道了。

     (唱)     听说严爷到府门,

             整整衣冠礼相迎。

             莫不是升官未曾谢?

严世蕃  (白)     你做的嘉靖爷的官,谢我何来?

莫怀古  (唱)     大人发怒为何情?

     (白)     大人怒气不息,所谓何来?

严世蕃  (白)     就为你来!

莫怀古  (白)     为我何来?

严世蕃  (白)     我且问你:“一捧雪”献与不献,但凭于你;为何拿假杯哄我?

莫怀古  (白)     杯子只有一个,献与大人,并无第二。

严世蕃  (白)     你待怎讲?

莫怀古  (白)     并无第二。

严世蕃  (白)     住了!

(莫成暗下。)

严世蕃  (唱)     听一言来怒气生,

             骂声怀古太欺情。

             进京未到一月整,

             保你太常寺正卿。

             人来与我忙搜定,

四龙套、

四校尉  (同白)    啊!

(四龙套、四校尉同搜杯。莫成暗上,闯前门不能出去,下。)
四龙套、

四校尉  (同白)    搜杯不出。

严世蕃  (唱)     削土三尺再搜寻!

四龙套、

四校尉  (同白)    啊!

(四龙套、四校尉同削土搜杯。莫成暗上,闯后门,逃下。)
四龙套、

四校尉  (同白)    玉杯无有。

严世蕃  (白)     起过了!

     (唱)     搜杯不出脸带红,

             失却当年旧宾朋。

(雪艳上,严世蕃看雪艳。)

严世蕃  (白)     仁兄,身后何人?

莫怀古  (白)     贱妾雪艳。

严世蕃  (白)     请来见礼!

莫怀古  (白)     夫人,见过严大人!

雪艳   (白)     参见大人!

严世蕃  (白)     仁嫂!

莫怀古  (白)     回避了!

(雪艳下。)

严世蕃  (白)     莫仁兄,真杯也好,假杯也好,将拿出来,待小弟一观,不要你的也就是了。

莫怀古  (白)     方才言过,只有一只杯子,献与大人,并无第二。

严世蕃  (白)     有人亲眼得见!

莫怀古  (白)     何人亲眼得见?

严世蕃  (白)     汤勤亲眼得见!

莫怀古  (白)     汤勤?哦呵是了,那日汤勤过府谢官,酒席筵前,是我得罪于他,因此他在大人台前,搬动是非。有道是:过耳之言,不可深信!

严世蕃  (白)     住口!

     (唱)     听罢言来怒气生,

             我有言来听分明:

             朝里朝外访一访,

             严家父子甚样人?

             人来与爷把轿顺,

             三日定灭尔的满门!

(四龙套、四校尉引严世蕃同下。雪艳上。)

莫怀古  (白)     严爷下轿,莫成这个奴才哪里去了?

雪艳   (白)     不知去向。

莫怀古  (白)     两厢唤来。

             莫成!掌家!

雪艳   (白)     莫成!掌家!

莫成   (内白)    走啊!

(〖水底鱼〗。莫成上。)

莫成   (白)     老爷受惊了!

莫怀古  (白)     我受的什么“惊”哪?

莫成   (白)     老爷,莫非是为了昨晚的酒?

莫怀古  (白)     嗯!你敢断定老爷吃酒?我打死你这个奴才!

(莫怀古欲打莫成,雪艳拦。)

莫成   (白)     纵然打死小人,可容小人讲个明白?

莫怀古  (白)     你且讲来!

莫成   (白)     小人见严爷下轿之时,气色不正,就知为“一捧雪”而来。小人去到房上,扭开箱锁,揣了“一捧雪”前门而逃,有严府校尉把守;小人打从后门而走,有严府家丁拦阻。小人只得从犬洞而逃,站在高坡之上。见严爷远去,小人才得回来。老爷不问青红皂白,开口就骂,举手就打,想我们为奴才的,也就难了啊!

莫怀古  (白)     哼!有了“一捧雪”,还则罢了;如若不然,夫人不要拦阻,待我打死这个奴才!

莫成   (白)     小人打不起了!

雪艳   (白)     待妾身向前。

             啊莫成,你家老爷打你,你知为了何事?

莫成   (白)     小人不知。

雪艳   (白)     为的就是那“一捧雪”。

莫成   (白)     这“一捧雪”么。

(莫成两望。)

莫成   (白)     有有有,这不是“一捧雪么”?

(莫成献“一捧雪”。)

雪艳   (白)     老爷,“一捧雪”在此。

莫怀古  (白)     呕!

     (唱)     一见玉杯果是真,

             好个聪明小莫成。

             走上前来掌家叫,

             错打你几下莫记在心。

     (白)     有了“一捧雪”,拿稳做官,怕他何来?

莫成   (白)     是呀,有了“一捧雪”,拿稳做官,怕他何来?啊老爷,严爷上轿之时,可曾讲些什么?

莫怀古  (白)     讲了两句淡话。

莫成   (白)     哪两句淡话?

莫怀古  (白)     “三日之内,要灭你的满门”。

莫成   (白)     呕,“三日之内,要灭你的满门”?哎呀老爷呀!三日之后,难道灭夫人的满门,还是小人的满门?自然是灭老爷的满门!

莫怀古  (白)     你待怎讲?

莫成   (白)     灭老爷的满门!

莫怀古  (白)     哎呀!

     (唱)     听说三日灭满门,

             吓得我三魂少二魂。

             走上前来掌家叫,

             想一良策去逃生。

莫成   (白)     启禀老爷:有道是,不做他人官,不受他人管。倒不如弃官逃走了吧!

莫怀古  (白)     如此往钱塘而逃!

莫成   (白)     且慢!哪一个不知老爷是钱塘人氏?钱塘去不得!

莫怀古  (白)     往哪里而逃?

莫成   (白)     那日跟随老爷进京求官,路过海岱门,见一位穿红袍的长官,他叫什么戚——

莫怀古  (白)     戚继光?

莫成   (白)     正是。戚大人在哪里为官?

莫怀古  (白)     蓟州总镇。

莫成   (白)     往蓟州而逃!

莫怀古  (白)     吩咐外厢,顺轿、备马!

莫成   (白)     老爷,事到如今,用不得轿马,只好步行了吧!

雪艳   (白)     喂呀!

(雪艳哭。)

莫怀古  (白)     夫人,下官连累你了!

(〖牌子〗。雪艳哭下。)

莫怀古  (白)     莫成,你老爷进京,未到一月,就有这身荣耀,叫我怎能割舍?

莫成   (白)     老爷,事到如今,舍不得也要舍!

莫怀古  (白)     罢!

(莫怀古、莫成同下。)

【第三场】

(四龙套、四校尉引严世蕃同上。汤勤自下场门上,迎接。)

严世蕃  (白)     来,将汤勤绑了!

汤勤   (白)     慢来慢来!留头讲话!

严世蕃  (白)     你且讲来!

汤勤   (白)     启禀大人:若是真杯,他必定拿稳做官;若是假杯,他必定弃官逃走!

严世蕃  (白)     且听一报。

(旗牌上。)

旗牌   (白)     启禀大人:莫怀古弃官逃走。

严世蕃  (白)     知道了。

(旗牌下。)

汤勤   (白)     啊大人,如何呀!

严世蕃  (白)     啊呀莫仁兄啊莫仁兄!真杯也罢,假杯也罢,你只管做官,不该弃官逃走。

             外厢顺轿!

汤勤   (白)     大人顺轿何往?

严世蕃  (白)     追赶莫仁兄回来做官。

汤勤   (白)     他如今做不得官了!

严世蕃  (白)     怎么做不得官了?

汤勤   (白)     拐带皇家器皿,岂非是辱国欺君!

严世蕃  (白)     依你之见?

汤勤   (白)     大人必须行文,命驿马沿途追赶,无论文武大小衙门,拿获者,需要问他个罪名才是!

严世蕃  (白)     看文房伺候!

汤勤   (白)     小子磨墨。

(严世蕃修书,念。)

严世蕃  (白)     “太子少保、兵部左侍郎严,票行阃外事:为犯官一名莫怀古,拐带皇家印信,弃官逃走,有欺君辱国之罪。命马上二校尉沿途追赶。无论文武大小衙门,拿获者——”

汤勤   (白)     “斩头解京”!

严世蕃  (白)     呃!我那莫仁兄哪有这样的罪过?

汤勤   (白)     这是他自作自受,哪个狗娘养的害他不成!

严世蕃  (白)     好!“斩头解京”!

             来,传马上校尉走上!

龙套   (白)     马上校尉走上!

(张龙、郭仪同上。)
张龙、

郭仪   (同白)    参见大人!

严世蕃  (白)     这有公文一角,沿途追赶莫怀古,不得有误!

张龙、

郭仪   (同白)    遵命。

(张龙、郭仪同欲下。)

严世蕃  (白)     回来!莫怀古事小,“一捧雪”事大!

张龙、

郭仪   (同白)    是。

(张龙、郭仪同欲下。)

汤勤   (白)     二位,“一捧雪”事小,雪娘子事大呀!

张龙、

郭仪   (同白)    哼!

(张龙、郭仪同下。)

严世蕃  (白)     汤勤,从今以后,在老夫面前,当讲则讲;不当讲,不要胡言乱讲!

汤勤   (白)     小人记下了。

严世蕃  (白)     正是:

     (念)     恼恨怀古太不仁,

汤勤   (念)     不该假杯哄大人。

严世蕃  (念)     可叹一家俱失散,

汤勤   (念)     但愿人头早解京!

严世蕃  (白)     好一个“早解京”!汤勤,随老夫来呀!

汤勤   (白)     来了。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四龙套引张龙、郭仪同上。)
张龙、

郭仪   (同白)    俺、(张龙)(郭仪)。

张龙   (白)     请了!

郭仪   (白)     请了!

张龙   (白)     奉了严爷之命,追赶莫怀古,就此马上加鞭!

郭仪   (白)     请!

(众人同下。)

【第五场】

莫怀古  (内白)    趱行者!

(〖香柳娘〗。莫怀古、雪艳、莫成同上。)

雪艳   (白)     喂呀!

(雪艳哭。)

莫怀古  (白)     夫人为何不走?

雪艳   (白)     两足疼痛,难以行走。

莫怀古  (白)     夫人两足疼痛,难以行走,如何是好?

莫成   (白)     啊老爷,此处离蓟州不远。待小人进得城去,雇两乘小轿,迎接老爷、夫人进城。

(莫成欲下。)

莫怀古  (白)     莫成转来!

莫成   (白)     老爷何事?

莫怀古  (白)     你要小心了!

莫成   (白)     大家小心了。

(莫成下。)

莫怀古  (白)     夫人,莫掌家前去雇轿。待下官搀扶于你,步行几步,在柳林躲藏。

(四龙套引张龙、郭仪同上)

张龙   (白)     啊!他们在前边走,我二人在后面追赶,来到此地,为何不见?

郭仪   (白)     想必在柳林里面躲藏,你我冒叫一声。

张龙、

郭仪   (同白)    里面可有莫怀古、莫大老爷?

雪艳   (白)     啊老爷,外面有人唤你。

莫怀古  (白)     哪一位?

张龙、

郭仪   (同白)    你是莫怀古,锁了!

(四龙套同锁莫怀古、雪艳。众人同拉下。)

【第六场】

(四龙套、张龙、郭仪锁莫怀古、雪艳同上,叫喊,劈栅子,出堂鼓。〖急急风〗。四龙套、二旗牌引戚继光同上。)

戚继光  (念)     辕门鼓角声高,想必公文来到。

张龙、

郭仪   (同白)    请了!

戚继光  (白)     请了!

张龙、

郭仪   (同白)    上司公文,大人请看。

(张龙、郭仪同呈公文。)

戚继光  (白)     当堂拆封。

(戚继光看公文,惊。)

戚继光  (白)     人犯可曾带齐?

张龙、

郭仪   (同白)    带齐了。

戚继光  (白)     带上堂来!

张龙、

郭仪   (同白)    带莫怀古、雪艳上堂!

(四龙套带莫怀古、雪艳同上堂。)

雪艳   (白)     喂呀!

(雪艳哭。)

莫怀古  (白)     夫人不必害怕,来此戚贤弟的衙门,料无妨碍。

(莫怀古、雪艳同进。)

莫怀古  (白)     上面敢是戚——

戚继光  (白)     嗯!本镇点名,哪怕你不“齐”?听点!犯官莫怀古,女犯无名。带下去!

(莫怀古、雪艳同出。)

莫怀古  (白)     哎呀夫人,事到如今,连戚贤弟也不认你我了!

雪艳   (白)     这都是你交的好朋友!

(四龙套押莫怀古、雪艳同下)
张龙、

郭仪   (同白)    大人,人犯拿获,就该立即斩首,回京复命!

戚继光  (白)     这!深夜处决,多有不便。暂押监中,明日五鼓天明,斩首解京。只是此事重大,必须两家担待!

张龙、

郭仪   (白)     何为“两家担待”?

戚继光  (白)     头门以里,仪门以外,有一军小房,里面有灯,外面有锁,锁上加封。将你四人,锁在一起,等候五鼓天明,看着绑,看着斩,人头打入木桶,回复严爷。

张龙、

郭仪   (同白)    好便好,只是我二人太辛苦了!

戚继光  (白)     自有你二人的下场。

张龙、

郭仪   (同白)    看他与我们的下场!

戚继光  (白)     来!

旗牌甲  (白)     有。

戚继光  (白)     准备酒饭,款待二位官差!

旗牌甲  (白)     是。

(旗牌甲向张龙、郭仪。)

旗牌甲  (白)     随我来!

(旗牌甲领张龙、郭仪同下。)

戚继光  (白)     唔呀呀,想我那莫仁兄,不知为了何事,冒犯严府身遭不幸。我想莫仁兄他有一掌家,名叫莫成,颇能办事,为何不跟随他前来。不免去到大街上寻找寻找。

             来,掌灯!

(旗牌乙掌灯,引戚继光走)

戚继光  (唱)     人来掌灯大街进,

             大街小巷找莫成。

(戚继光、旗牌乙同下。)

【第七场】

(〖起初更鼓〗。更夫上。)

更夫   (念)     为人不打更,打更受苦情。风里也得去,雨里也得行。

     (白)     我蓟州堂更夫便是。只用今夜拿住一名犯官莫怀古,五鼓天明,就要开刀问斩。奉了大人之命,巡更守夜。就此走走。

莫成   (内白)    走哇!

(莫成上。)

更夫   (白)     拿住啦,拿住啦。

莫成   (白)     拿住什么?

更夫   (白)     拿住犯夜的啦。

莫成   (白)     我是乡下人哪。

更夫   (白)     乡下人不犯夜,难道城里人犯夜吗?

莫成   (白)     我是交钱粮的。

更夫   (白)     交钱粮的,到文官衙门去呀,上我们武官衙门干什么呀?

莫成   (白)     此地是什么衙门?

更夫   (白)     乃是戚大人的衙门。

莫成   (白)     原来如此。

(〖内喊声〗。)

莫成   (白)     为何这等喧哗?

更夫   (白)     你不知道,我告诉你:只因拿住一名犯官莫怀古,五更天明,就要斩首啦。

莫成   (白)     唉,老爷呀!

(莫成哭。)

更夫   (白)     你哭什么呀!

莫成   (白)     不是呦,那莫大老爷为官清正,如今遭此不幸,怎不叫我悲叹那!

(莫成泣。)

更夫   (白)     我把你好有一比!

莫成   (白)     比作何来?

更夫   (白)     看兵书落泪——替古人担忧嘛!这么办:你先到我房里去,等到天明,你再去交钱粮。你随我来!

莫成   (白)     是是是。

更夫   (白)     我问问你,你多大岁数啦?

莫成   (白)     一十六岁。

更夫   (白)     呕,小孩子呀!跟我进来。你进来没有?在哪儿哪?

莫成   (白)     在这里。

(更夫摸着莫成胡子。)

更夫   (白)     你不是十六岁吗,怎么有胡子呀?

莫成   (白)     我四十六岁了。

更夫   (白)     呕,是个老头子呀!你替我打更,我先睡一觉,你在那边儿,我在这边儿。

莫成   (白)     是是是。

(更夫睡觉。〖起二更鼓〗。旗牌乙掌灯引戚继光同上。)

戚继光  (唱)     听谯楼打罢了二更时分,

             八台官倒做了巡更之人。

莫成   (白)     老爷呀!

(莫成哭。)

戚继光  (唱)     哭啼之人是哪个?

莫成   (白)     小人莫——

戚继光  (白)     噤声!

(戚继光拉莫成同下,旗牌乙随下。)

幕后   (内白)    打更的!打更的!

(更夫醒。)

更夫   (白)     唉,来啦来啦。我的锣哪?在这儿。我的锣锤找不着啦,这怎么好哇?我拿脑袋撞吧!

(更夫下。)

【第八场】

(旗牌乙、戚继光、莫成同上。)

戚继光  (唱)     来在二堂问分明。

莫成   (白)     参见大人!

戚继光  (白)     罢了。你家老爷来了。

莫成   (白)     可容我主仆一见?

戚继光  (白)     下面伺候。

莫成   (白)     谢大人!

             唉,老爷呀!

(莫成哭,下。)

戚继光  (白)     来!

旗牌乙  (白)     有。

戚继光  (白)     看看严府校尉可曾睡着?

旗牌乙  (白)     是。

(旗牌乙下,上。)

旗牌乙  (白)     睡着了。

戚继光  (白)     悄悄揭开封锁,有请莫大老爷!

旗牌乙  (白)     遵命。

(旗牌乙下。旗牌乙引莫怀古、雪艳同上。)

雪艳   (白)     喂呀!

(雪艳哭。)

莫怀古  (唱)     夫人啼哭莫高声,

             休要惊动严府人。

             悲悲切切把二堂进,

戚继光  (唱)     有弟在此莫心惊。

(〖乱锤〗。戚继光搀莫怀古、雪艳,松刑。)

戚继光  (白)     莫仁兄,你掌家莫成来了。

莫怀古  (白)     在哪里?

戚继光  (白)     有请莫掌家!

(莫成上。)

戚继光  (白)     你家老爷来了。

莫成   (白)     老爷在哪里?

             老爷受惊了!

莫怀古  (白)     你这奴才,办得好事!

莫成   (白)     事到如今,埋怨小人,也是枉然了。

戚继光  (白)     是呀!埋怨他,也是枉然了。但不知莫仁兄为了何事,冒犯严府?

莫怀古  (白)     就为了那“一捧雪”。

戚继光  (白)     “一捧雪”乃是一桩小事,为何有紧急公文到来!

莫怀古  (白)     来得好快呀!可容我一看?

戚继光  (白)     那是自然。

             旗牌,掌灯!

(旗牌乙掌灯。)

戚继光  (白)     仁兄请看!

(戚继光递公文。莫怀古念。)

莫怀古  (白)     “太子少保、兵部左侍郎严,票行阃外事。为犯官一名莫怀古,拐带皇家印信,弃官逃走,有欺君辱国之罪。命马上校尉沿途追赶。无论文武大小衙门拿获者——”

(戚继光抢公文。)

莫怀古  (白)     为何不叫我看了?

戚继光  (白)     恐仁兄看了害怕!

莫怀古  (白)     看完了,也好作一准备。

莫成   (白)     是呀!看完了也好作一准备。

(戚继光递公文与莫怀古。莫怀古念。)

莫怀古  (白)     “拿获者,斩头解京”!哎呀!

(莫怀古晕倒。)
莫成、

雪艳   (同白)    老爷醒来!

莫怀古  (唱)     听说斩头要解京,

             好似钢刀刺在心。

             回头再与贤弟论,

             想一良策救我身!

戚继光  (白)     仁兄,有道是:不做他人官,不受他人管。倒不如弃官逃走!

莫成   (白)     大人,走得的么?

戚继光  (白)     走得的!

莫成   (白)     走得的,好,走啊!

戚继光、

莫怀古  (同白)    走啊!

莫成   (白)     走不得呀,走不得!

戚继光  (白)     怎么走不得?

莫成   (白)     哎呀大人哪!我家老爷,只为弃官逃走,才惹下这场杀身大祸。今日又要逃走,岂不连累大人么?

莫怀古、
雪艳、

戚继光  (同白)    哎呀!

(〖乱锤〗。)

戚继光  (白)     仁兄,倒不如点动人马反了吧!

莫成   (白)     大人,反得的么?

戚继光  (白)     反得的!

莫成   (白)     反得的!好,反哪!

戚继光、

莫怀古  (同白)    反哪!

莫成   (白)     反不得呀,反不得!

戚继光  (白)     怎么反不得?

莫成   (白)     请问大人:蓟州堂上有多少人马?

戚继光  (白)     三千人马,五百守城军。

莫成   (白)     哎呀大人哪!这三千人马,五百守城军,在乱世年间,可以抵挡一阵;这太平年间,漫说交锋打仗,就是垫马蹄,也是不够啊!

莫怀古、
雪艳、

戚继光  (同白)    哎呀!

(〖乱锤〗。)

戚继光  (白)     唉!

     (唱)     叫你反来你不反,

             叫你逃来你不行。

             等到五鼓天明亮,

             我坐法堂你受刑。

莫成   (白)     老爷!夫人!大人哪!

     (唱)     一家人只苦得如酒醉,

     (白)     老爷!夫人!大人哪!

雪艳   (白)     喂呀!

(雪艳哭。)

莫成   (唱)     那一旁哭坏了二夫人。

             戚大人八台官救不了家主爷的命、家主爷的命,老爷呀!

             蓟州堂闷坏了小莫成。

     (白)     且住!曾记得跟随我家老爷进京之时,大夫人手捧一斗酒,叫道一声莫成啊掌家!此番跟随你家老爷进京求名,劝你家老爷酒要少饮,事要正办。若得一两桩好事,漫说我在钱塘;就是去世的先人,也感恩匪浅。今日我家老爷在蓟州堂惹下杀身大祸,难道叫我袖手旁观?这!这!这!

(莫成想。)

莫成   (白)     哎呀且住!想来想去,我倒想起一桩心事来了,那一日随老爷拜客而归,路过十字路口,遇见一位相面先生,与我家老爷相了一相,然后又与我觑了一觑,叫道:莫掌家,莫大哥!你的好贵相,你的好骨格!你有你家老爷之相,可惜无你家老爷之福,你家老爷日后有杀身大祸,要应在你的身上。那相面先生说得无心,我却听得有意。莫非此言就应在今晚这蓟州堂上?也罢!我家老爷待我十分恩厚,无恩可报。倒不如替我家老爷一死,纵然不能青史名标,也落个万古流芳。我就是这个主意呀!

     (唱)     走向前来忙跪定,

             大人开了天地恩。

(莫成向戚继光跪。)

戚继光  (白)     莫成,你跪在我面前作甚?

莫成   (白)     只要大人开恩,我家老爷有救了。

戚继光  (白)     起来。

             仁兄醒来!

莫怀古  (白)     贤弟何事?

戚继光  (白)     你有了救了。

莫怀古  (白)     救在哪里?

戚继光  (白)     莫成言道仁兄有救。

莫怀古  (白)     莫成,你老爷救星在哪里?

莫成   (白)     哎,事到如今,哪里来的救星?老爷待小人情同骨肉,无恩可报,只得替老爷一死!

莫怀古  (白)     想世间哪有人替人死的道理?你有这两句话么,也就够了。

莫成   (白)     老爷!说什么无有人替人死的道理?有辈古人说与大人、老爷、夫人一听!

戚继光、
莫怀古、

雪艳   (同白)    慢慢的讲来!

莫成   (白)     老爷容禀:昔日杨生好养犬,酒醉卧在荒山。那放牛的牧童,不知事务,他就放火烧荒。那火看看烧到杨生的身边,那犬见主有难,就翻身跳下涧去,滚湿皮毛,舍身救主,来回数十趟,它就累、累死在荒山。杨生醒来,见犬已死在一旁。想那乌鸦有反哺之意,羊有跪乳之恩,马有渡江之力,犬有救主之心,畜生尚且如此,难道小人不如禽兽乎?老爷不叫小人替死,我就碰——

(莫成欲碰壁。)

戚继光  (白)     不必如此!

莫怀古  (白)     掌家呀!

     (唱)     莫成请上我拜定,

             拜你如同拜先人。

莫成   (唱)     未犯王法身受刑,

             犹如进了枉死城。

             眼望塘钱哭文禄,

     (哭头)    我的儿啊!

     (唱)     小人有话要禀明。

莫怀古  (白)     你且讲来!

莫成   (白)     小人有一子,名唤文禄,在钱塘服侍大相公。大相公性情不好,开口就骂,举拳就打。可怜我那文禄孩儿,他三岁亡母。小人今日替老爷一死,算来他刚刚七岁,可算七岁亡父。望求老爷另眼看待我那文禄孩儿,小人纵死九泉,也是感恩匪浅!

莫怀古  (白)     哎呀莫成啊!日后我若错待你的孩儿,叫我天诛地灭!

莫成   (白)     谢老爷!

     (唱)     水流千遭归大海,

             原物交回旧主人。

(莫成交“一捧雪”与莫怀古。)

莫怀古  (唱)     玉杯本是起祸根,

             为你伤了小莫成。

             恨不得将杯来摔碎!

(莫怀古欲摔杯,戚继光、雪艳同拦阻。)

戚继光  (唱)     摔杯犹如欺先人。

             将杯寄在弟衙内,

莫怀古  (白)     寄与贤弟,日后见杯,犹如见兄一般。

雪艳   (白)     喂呀!

(雪艳哭。)

莫怀古  (白)     贤弟请上,受愚兄一拜!

戚继光  (白)     施礼为何?

莫怀古  (白)     将贱妾雪艳寄在贤弟衙内,不要当做仁嫂看待,全当使女丫鬟。

戚继光  (白)     还是仁嫂看待。

莫怀古  (白)     多谢贤弟!

莫成   (白)     老爷,还有小人呢!

莫怀古  (白)     贤弟请上,受愚兄一全礼。

戚继光  (白)     施礼为何?

莫怀古  (白)     等到五鼓天明,将我恩人一刀斩断。还望贤弟在西门以外,柳林之下,立一碑牌,上写“太守寺正卿莫公之墓”。后来我那儿孙好与他烧钱化纸。

莫成   (白)     小人不敢!

莫怀古  (唱)     三件大事托付你,

(〖起四更鼓〗。)

莫成   (唱)     忽听谯楼打四更。

     (白)     哎呀大人哪!谯楼鼓打四更,看看快到五鼓天明,难道蓟州堂上有两个莫怀古不成?

戚继光、
莫怀古、

雪艳   (同白)    这!

戚继光  (白)     仁兄,小弟有一好友,在古北为官。待弟修书一封,仁兄去到那里躲避躲避。

莫怀古  (白)     贤弟修书,愚兄更衣。

(莫怀古、雪艳同下。)

莫成   (白)     待小人磨墨。

(莫成磨墨。戚继光修书。)

戚继光  (唱)     上写顿首三顿首,

             拜上古北魏参谋:

             怀古本是我好友,

             还望仁兄好收留。

             一封书信忙写就,

(莫怀古、雪艳同上。)

戚继光  (唱)     仁兄快快离蓟州。

莫怀古  (唱)     多谢贤弟施恻隐,

             搭救怀古命残生。

             回头便对夫人论,

             下官言来你是听:

             五鼓天明法场进,

             你对莫成叫夫君。

莫成   (白)     小人不敢!

莫怀古  (唱)     辞别贤弟足踏镫!

(莫怀古欲下。)

莫成   (白)     老爷慢走!

莫怀古  (唱)     莫非他起下追悔心?

     (白)     莫成,敢莫有追悔之意?来来来,把刑具与你老爷带上了吧!

莫成   (白)     小人哪有追悔之意?老爷此番前去,酒要少饮,事要正办,当交的朋友交上几个;切莫要再交汤勤那样的狗男女。若再惹下祸事,要想找我这第二个莫成啊,今生只恐难得了!

莫怀古  (白)     话倒是两句好话,可惜讲迟了!

戚继光  (白)     却还不迟。上马去吧!

戚继光  (三叫头)   仁兄!兄长!仁兄啊!

莫怀古  (三叫头)   贤弟!我妻,掌家呀!

雪艳   (三叫头)   老爷!我夫!夫啊!

莫成   (三叫头)   老爷!夫人!老爷呀!

(莫怀古下。)

雪艳   (白)     喂呀!

(雪艳哭。)

戚继光  (唱)     仁嫂休要两泪汪,

雪艳   (唱)     全凭大人做主张。

莫成   (唱)     大事全仗戚总镇,

戚继光  (唱)     你的名儿天下扬。

(雪艳哭下。)

戚继光  (白)     莫成,五鼓天明,法场之上,一不要胡言,二不要乱语。本镇的前程,你老爷的性命……

莫成   (白)     大人!五鼓天明,法场之上,一不胡言,二不乱语。只求与小人一个痛快!

戚继光  (白)     那个自然。

莫成   (白)     谢大人!

(戚继光下。〖起五更鼓〗。)

莫成   (白)     文禄!我儿!今日盼为父回来,明日盼为父回来,盼来盼去,将为父盼到枉死城中!哎呀,想我莫成为奴一世,今日替我家老爷一死,乃是一桩喜事,必须大笑三声。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白)     哎,儿呀!

(莫成哭下。)

【第九场】

(四龙套引戚继光同上,戚继光坐高台。)

戚继光  (念)     本镇坐法场,埋下杀人桩。

     (白)     本镇、戚继光。奉了严大人之命,监斩莫怀古。

             刀斧手!

二刀斧手 (内同白)   有!

戚继光  (白)     将莫怀古绑上来!

二刀斧手 (内同白)   啊!

(二刀斧手绑莫成同上。雪艳、张龙、郭仪同随上。禁卒背桶上。)

戚继光  (白)     二位公差看得真?

张龙、

郭仪   (同白)    看得真。

戚继光  (白)     见得明?

张龙、

郭仪   (同白)    见得明。

戚继光  (白)     将莫怀古绑好了!

二刀斧手 (同白)    啊!

(二刀斧手同与莫成插招子。)

莫成   (白)     天哪,天!想我莫——

戚继光  (白)     刀斧手,将莫怀古绑好了!

二刀斧手 (同白)    啊!

雪艳   (白)     哎呀老爷呀,事到如今,你那心中要放明白些!

莫成   (白)     想我莫、莫、莫……怀古死的好不瞑目也!

戚继光  (白)     斩!

二刀斧手 (同白)    啊!

(〖慢风入松〗。二刀斧手推莫成同下,斩,二刀斧手同上,同献头。雪艳看头,下。禁卒将头打入木桶。)

戚继光  (白)     二位上差,这是你们的下场——

(戚继光回文。)

戚继光  (白)     还有本镇叩问严大人的金安!

张龙、

郭仪   (同白)    谢大人!

(张龙、郭仪同下。)

戚继光  (白)     众将官,回衙去者!

四龙套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439 ┊ 字数:1万1277 ┊ 最后更新:2022-10-14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