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收雪艳》

主要角色
莫怀古:老生
雪艳:旦
莫成:老生
戚继光:老生

情节
雪艳原系宦门女,家遭兵变,误入勾栏。莫怀古见怜,赎为侧室。

根据《京剧汇编》第三十九集:李丹林藏本整理

录入:五个骆驼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60.5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番臣、四番将同上。〖点绛唇〗。)

番臣甲  (白)     众位平章请了!

三番臣、

四番将  (同白)    请了!

番臣甲  (白)     我主传谕,齐集我等。不知有何军情。今日早朝,你我前去伺候。

三番臣、

四番将  (同白)    请!

(四番兵引柯蜜同上。)

柯蜜   (引子)    生长土番,慕中华,山河堪羡。

     (念)     地居偏僻意不舒,称孤道寡心弗足。常怀谋夺中华土,两国一统定王都。

     (白)     某、土蛮国王柯蜜。生于边僻,常羡中华风景,每怀觊觎之心。如今孤兵强将勇,正好兴师。

             众卿,孤要夺取大明江山,众卿以为如何?

四番臣、

四番将  (同白)    吾主欲夺取大明疆土,就该打去战表,约期会战。

柯蜜   (白)     言之有理。

             启开文房。

(番兵甲启文房,柯蜜修表。)

柯蜜   (白)     就命卿等将此表下到中原,孤家择日兴师!

四番臣、

四番将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二场】

(严嵩、张居正、徐贵宾、徐宁同上。〖点绛唇〗。)

严嵩   (白)     严嵩。

张居正  (白)     张居正。

徐贵宾  (白)     徐贵宾。

徐宁   (白)     徐宁。

严嵩   (白)     众位大人请了!

张居正、
徐贵宾、

徐宁   (同白)    请了!

严嵩   (白)     今有土蛮国柯蜜打来战表,要夺我主江山。万岁登殿,一同启奏。看香烟缭绕,圣驾临朝,你我金殿伺候!

张居正、
徐贵宾、

徐宁   (同白)    请!

(四太监、大太监引嘉靖同上。)

嘉靖   (引子)    稳居龙楼,但愿得,寿享千秋。

严嵩、
张居正、
徐贵宾、

徐宁   (同白)    臣等见驾,吾皇万岁!

(严嵩、张居正、徐贵宾、徐宁同跪。)

嘉靖   (白)     平身。

严嵩、
张居正、
徐贵宾、

徐宁   (同白)    万万岁!

(严嵩、张居正、徐贵宾、徐宁同起。)

嘉靖   (念)     安居紫禁享天年,龙飞凤舞绕金銮。金井梧桐锁上苑,黄鹂声歌鸣君前。

     (白)     孤、大明天子嘉靖在位。承先王基业,以继正统。诸英辅佐,武将用命,以致狼烟尽息,方得太平景象。今临早朝。

             众卿,有本早奏。

严嵩   (白)     臣启万岁:今有土蛮柯蜜国打来战表,要夺我主山河。请旨定夺!

嘉靖   (白)     将表呈上,待孤一观。

(严嵩呈表,嘉靖观。)

嘉靖   (白)     卿家,不知命何人前去征剿?

严嵩   (白)     臣启万岁:想那戚继光文韬武略,抱负不凡,足智多谋,颇有惊天动地之才。命他前去征讨,必然一战成功。

嘉靖   (白)     依卿所奏。这有圣旨一道,就命戚继光前去征剿,得胜回来,另有升赏。领旨下殿!

严嵩、
张居正、
徐贵宾、

徐宁   (同白)    请驾回宫!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八将官同上,同起霸。)

将官甲  (白)     诸位将军请了!

七将官  (同白)    请了!

将官甲  (白)     主帅升帐,两厢伺候!

七将官  (同白)    请!

(〖发点〗。四龙套、四上手引戚继光同上。〖点绛唇〗。)

八将官  (同白)    参见元帅!

戚继光  (白)     众位将军少礼。

八将官  (同白)    啊!

戚继光  (念)     大将威风凛,临阵气吐云。虎穴何足惧,身先士卒兵!

     (白)     本帅、戚继光。今有土蛮国柯蜜兴兵犯境,是我奉了主上之命,前去征剿。

             众将官!

八将官  (同白)    有!

戚继光  (白)     人马可齐?

八将官  (同白)    齐备多时。

戚继光  (白)     起兵前往!

八将官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四番兵、四番将、柯蜜同上。)

柯蜜   (白)     孤、柯蜜。统领大兵,夺取明室天下。

             众兵将!

四番兵、

四番将  (同白)    有!

柯蜜   (白)     杀上前去!

四番兵、

四番将  (同白)    啊!

(四番兵、四番将、柯蜜同走圆场。四龙套、四上手、八将官、戚继光同上,同会阵。)

戚继光  (白)     马前来的敢是土蛮柯蜜?

柯蜜   (白)     然!

戚继光  (白)     我主未曾亏负尔等,无故兴兵,是何道理?

柯蜜   (白)     孤家夺取明室天下,你是何人,竟敢领兵阻路?

戚继光  (白)     大将戚继光!

柯蜜   (白)     戚继光!孤家兴兵前来,你若归顺孤家,少不得封侯之位。

戚继光  (白)     一派胡言!杀!

(戚继光、柯蜜同起打。四番兵、四番将、柯蜜同败下,四龙套、四上手、八将官、戚继光同追下。)

【第五场】

(四番兵、四番将、柯蜜同上。)

柯蜜   (白)     戚继光杀法骁勇。众兵将,速进山口!

(四番兵、四番将、柯蜜同下。设碑碣。四龙套、四上手、八将官、戚继光同上。)
四龙套、
四上手、

八将官  (同白)    贼兵败进山口。路旁现有碑碣。

戚继光  (白)     待我看来。

(戚继光看,念。)

戚继光  (白)      “此处无人到——诸葛武侯题”。

             唔呼呀,前贤武侯,领兵到此。难道说我戚继光就不能南征?

             众将官!

四龙套、
四上手、

八将官  (同白)    有!

戚继光  (白)     杀进山口!

四龙套、
四上手、

八将官  (同白)    山路崎岖,不能前进。

戚继光  (白)     身为武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众将官,努力向前杀进山口!

四龙套、
四上手、

八将官  (同白)    啊!

(四龙套、四上手、八将官、戚继光同走圆场,四番兵、四番将、柯蜜同上,同起打。四番兵、四番将、柯蜜同败下,四龙套、四上手、八将官、戚继光同追下。)

【第六场】

(四番兵、四番将、柯蜜同上。)

柯蜜   (白)     戚继光杀法骁勇,兵撤荒草泥塘!

(四番兵、四番将、柯蜜同下。四龙套、四上手、八将官、戚继光同上。)
四龙套、
四上手、

八将官  (同白)    贼兵败进荒草泥塘。我兵实难前进。

戚继光  (白)     待我看来。

(戚继光看。)

戚继光  (白)     路旁又有碑碣。

(戚继光念。)

戚继光  (白)      “此处无人到。孤军轻入四十里——诸葛武侯题。”

             哎呀武侯啊,你可算神人也!待我望碑一拜。

(戚继光拜。)

戚继光  (白)     荒草泥塘,我兵实不能前进。打了得胜鼓。奏凯还朝!

四龙套、
四上手、

八将官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七场】

(莫怀古上。)

莫怀古  (引子)    才华出众辈,经纶满腹中。

     (念)     才高班马贯古今,生花妙笔论诗文。先父在朝为宰辅,钦赐翰林第二名。

     (白)     卑人、莫怀古。乃钱塘人氏。先父在世,曾为宰辅。配妻傅氏。所生一子,名唤莫豪,现在学中攻读。今日只觉心头闷倦,不免去到外边游玩一番。

             莫成哪里?

莫成   (内白)    来了!

(莫成上。)

莫成   (念)     常思程婴报主义,美名佳话万古提。

     (白)     参见主人!

莫怀古  (白)     罢了。

莫成   (白)     将小人唤出,有何吩咐?

莫怀古  (白)     今日心头闷倦,欲到外面游玩一番。你在家中,不要远离。

莫成   (白)     是。倘若有人来访,小人何处寻找?

莫怀古  (白)     在勾栏院内寻找。

莫成   (白)     想那勾栏院乃是杂乱之地,老爷如何去得?

莫怀古  (白)     偶尔遣兴,有何不可。

莫成   (白)     请老爷早去早回。

莫怀古  (白)     知道了。你且退下。

莫成   (白)     是。

(莫成下。)

莫怀古  (白)     就此走走!

     (唱)     残春绿柳风翻浪,

             野花灿烂遍地香。

             意懒心摇增触想,

             穿花逐柳去寻芳。

(莫怀古下。)

【第八场】

(严世蕃上。)

严世蕃  (引子)    位列三台,君见我,喜笑颜开。

     (念)     生成眉横一字,衬就两眼炯明。上殿君王害怕,父子武西文东。

     (白)     老夫、严世蕃,字东楼。在嘉靖驾前为臣。我父官拜首相。某为兵部侍郎。嘉靖爷与我同年同月同日同时生,只是不同刻。他有九五之尊,我还是小小的兵部侍郎。这且不言,钱塘我有一好友,名叫莫怀古,与我两世故交。如今我父子官居显爵;他还在家,困守田园。我不免修书一封,叫他进京补官。

             来!

(门官上。)

门官   (白)     有!

严世蕃  (白)     启开文房!

门官   (白)     是。

(门官启文房,严世蕃修书。)

严世蕃  (白)     唤旗牌来见!

门官   (白)     旗牌来见!

(旗牌上。)

旗牌   (念)     兵部门下听传唤,出入朝臣第一家。

     (白)     参见大人!有何差遣?

严世蕃  (白)     这有书信一封,下到钱塘莫怀古那里,不得有误!

旗牌   (白)     遵命。

(旗牌下。)

严世蕃  (白)     正是:

     (念)     但得一步地,何须不为人!

(严世蕃、门官同下。)

【第九场】

(鸨儿上。)

鸨儿   (念)     终日缠头似锦,对镜铅华细匀。巧梳云鬓点绛唇,坐等公侯迎聘。

             专蓄吴姬越女,迎送客旅经商。虽然不似家公馆,也算温柔之乡。

     (白)     我、鸨儿褚氏。在这钱塘县地方,开了一个窑子。这个买卖,倒是我祖辈传留的旧业。今已传留十八辈儿。我又继承我母之业,生意颇称不坏。每日车马如龙,踵接于门,十分拥挤。是我新近买了一个小姑娘,乃是宦门之女,读书识字。只因她随父母逃反,父母被乱军所杀。她被歹人拐来卖给我啦。长得非常标致。只是我叫她接客,她誓死不从。我有心打她几下,打轻了吧,她不怕:打重了,又怕她寻死,我落个人财两空。今天我起了个早儿,游客还没来哪。我把她叫出来,问问她,是打着什么主意。

             雪艳哪,快来!

雪艳   (内白)    来了!

(雪艳上。)

雪艳   (唱)     叹命薄遭不幸身落妓馆,

             昼夜间泪潜流眉锁春山。

             但不知何日里脱离魔难?

鸨儿   (白)     快来呀!

雪艳   (白)     呀!

     (唱)     听呼唤不由我胆怯心寒。

             心忐忑意彷徨实是懒见,

             换笑脸展愁眉裣衽问安。

     (白)     参见妈妈!

鸨儿   (白)     罢啦。

雪艳   (白)     妈妈,将我唤了出来,有何吩咐?

鸨儿   (白)     你到我这儿日子也不少啦,连吃带穿,铺盖褥子,你说我在你身上花了多少钱的本钱吧?我一叫你迎宾接客,你就誓死不从。我有心打你几下吧,我又疼的慌——我虽说是开窑子的,可与别人不同,我这人是心慈面善,不然,我这营业也不能流传十八辈儿。你得想个主意,别叫我赔钱哪!

雪艳   (白)     妈妈,想我乃是良家儿女、宦门之后,世代书香,岂可将我祖上清白家声败坏?想这皮肉生涯,实难从命。除此而外,无不听从妈妈教导。望求妈妈多施恻隐,开方便之门,拯救难女于水火之中,做福积德,好保妈妈旧业。漫说我死去的父母;就是难女,也感恩非浅!

鸨儿   (白)     对呀,我积点儿德,好保佑我祖祖辈辈开窑子。你说除了这一样,什么都行?

雪艳   (白)     无一不从。

鸨儿   (白)     那么叫你抬煤去?

(雪艳摇头。)

鸨儿   (白)     不行吧。那么叫你拉车去?

(雪艳摇头。)

鸨儿   (白)     又不行吧。你呀,好比这么一坛子没打封的醋——早晚也得打封,你为什么不早点儿打?大家都痛快!你要是等我楞给你扯开,那可就没有面子啦!

雪艳   (白)     呀!

     (唱)     听她言不由奴心惊胆战,

             大谅我不能够逃出勾栏。

             自幼儿在闺中习学经典,

             怎能够败家风辱没祖先?

             到如今无法解风尘魔难,

             这也是命里造就难怨老天。

             默无言暗沉吟心内盘算,

             想良策好出这苦海深渊。

             秉节操在教坊抛去腼腆,

(雪艳想。)

雪艳   (唱)     卖颜面不卖身暂且从权。

     (白)     哎呀且住!想我身落勾栏,怎能逃出虎口?不免对她说明:只能陪酒,不能伴宿。如遇乐善好施之人,将奴救出苦海,也未可知。

             啊妈妈,要我依从,却也不难,我只能陪酒,不能伴宿。若能依得,方可应允;如不依我,纵然一死,也不从命。遇有良善之人,还望妈妈许我自行择配!

鸨儿   (白)     孩子,只要陪酒就行啦。难道说你不愿卖身,我还非叫你做这个缺德事不可吗?只要有人与你赎身,不叫我赔钱,你就走。

雪艳   (白)     多谢妈妈!

鸨儿   (白)     不用谢啦。你去换换衣裳伺候着。要有好客,我就叫你。要是戛杂子、琉璃球来了,咱们不见。你歇着去吧!

雪艳   (白)     是!

     (唱)     可叹我命运乖遭此恹蹇,

             只落得宦门女身坠勾栏。

             叹红颜多薄命增人凄怨,

             但愿那苦海中早现青莲。

(雪艳下。)

鸨儿   (唱)     只见她锁双眉粉面惨淡,

             受这些风尘苦确也堪怜。

     (白)     看她这个样儿,也怪可怜的。倘有人看上了她,只要不叫我赔钱,我叫她跟人走,那不也是行好吗?哟!天不早啦,该叫孩子们起来洗脸啦。

             头子快来!

(忘八上。)

忘八   (念)     当头带扛叉,长把茶叶抓。脖子长脑袋,绰号叫忘八。

     (白)     老板嘛事?

鸨儿   (白)     嘛事,你怎么这时候才起呀?你昨儿晚上干什么来着,怎么睡不醒啦?

忘八   (白)     昨儿晚上我不是在你床上——

鸨儿   (白)     什么?

忘八   (白)     给你捶腿来着吗!我不困哪?

鸨儿   (白)     你要是贪睡,咱们这个买卖可就不用做啦!

忘八   (白)     有嘛事,你说啊!

鸨儿   (白)     你看天什么时候啦?该叫孩子们起来洗脸,伺候着啊!

忘八   (白)     是。我喊叫一声。

             姑娘们哪,该起啦!

     (念)     漱口搭洗脸,先把住客赶。随后就开饭,送旧迎新鲜。

众妓女  (内同白)   是啦。

(莫怀古上。)

莫怀古  (唱)     闷无聊到勾栏解烦消遣,

             见一家花名牌挂在门前。

     (白)     院主哪里?

忘八   (白)     莫老爷,您来啦?

莫怀古  (白)     来了。

鸨儿   (白)     哟!莫老爷,您有一年多没上我们这儿来啦。今儿个您怎么这么高兴啊?

莫怀古  (白)     偶尔遣兴,信步而游,不觉就到这里来了。

鸨儿   (白)     我说我昨儿晚上作了好梦了哪!叫孩子们来见见吧!

莫怀古  (白)     不要唤她们。我坐坐就走。

鸨儿   (白)     叫她们陪着您玩会儿吧。叫她们来!

忘八   (白)     是啦。

             孩子们,见客啦!

(众妓女同上,同见莫怀古。)

忘八   (白)     嫒媛,红春,艳芳,翠绿。

鸨儿   (白)     叫哪个伺候您?

莫怀古  (白)     都不堪入目。我要告辞了。

鸨儿   (白)     您别走,我这儿有一个姑娘,是个宦门之后,我叫她来陪您。

莫怀古  (白)     好,唤她前来。

忘八   (白)     那行吗?

鸨儿   (白)     我跟她说好啦。

忘八   (白)     雪艳姑娘快来呀!

雪艳   (内白)    来了!

(雪艳上。)

雪艳   (唱)     辜负了父母亲劬劳恩典,

             生下我薄命女身遭沛颠。

             无奈何迎宾客抛羞露面,

             慢移步羞答答趦趄不前。

鸨儿   (白)     孩子,见见莫老爷!

雪艳   (白)     参见莫老爷!

(雪艳泣。)

莫怀古  (白)     啊!

     (唱)     只见她泪淋淋愁眉惨淡,

             必是个良家女误入勾栏。

             想世人理应当多施德善,

             昧天理实可畏报应循还。

鸨儿   (白)     您看这个怎么样啊?

莫怀古  (白)     倒也不错。她叫何名?

鸨儿   (白)     叫雪艳。

莫怀古  (白)     噢,雪艳!

(莫怀古看雪艳,雪艳羞。)

忘八   (白)     您这儿来!

鸨儿   (白)     干什么?

忘八   (白)     您没看见莫老爷很喜欢她吗?咱们躲躲,叫他俩痛痛快快地说两句,倘若爱上她,咱们就来了财啦。

鸨儿   (白)     对呀!

             孩子,你陪莫老爷这儿坐着,我给你们沏茶去。

雪艳   (白)     妈妈你不要走!

鸨儿   (白)     不要紧!他是规矩人。

忘八   (白)     别说啦,走吧!

(忘八下。鸨儿对雪艳。)

鸨儿   (白)     走啦。你好好伺候着!

(鸨儿下。莫怀古看雪艳,雪艳羞,擦泪。)

莫怀古  (白)     雪艳,我看你眉锁春山,芙蓉惨淡,面带泪痕,必是误落烟花。有什么委屈之事,对我言讲,若能效力,也好救你脱离苦海。

雪艳   (白)     老爷不嫌耳烦,听我薄命之人一言告禀!

     (唱)     奴本是书香后父为官宦,

             因年迈辞士禄归隐家园。

             遭不幸偶遇那贼兵变乱,

             我一家逃性命远奔关山。

             叹父母遭杀害死别分散,

             被歹人拐卖我误落勾栏。

             望老爷拯救我脱离此难,

             奴情愿供使唤婢妾相甘。

莫怀古  (唱)     你本是良家女误入妓馆,

             触起我怜香意惜玉心田。

             我收你作妾室——

(雪艳羞。)

莫怀古  (唱)     你可情愿?

     (白)     我救你脱离乐籍,逃出苦海,纳你以为侧室,你可愿否?

雪艳   (白)     这!

莫怀古  (白)     你可愿否?

雪艳   (白)     喂呀!

莫怀古  (白)     你可愿否?

(雪艳不语。)

莫怀古  (白)     愿意与否,请道其详啊!

雪艳   (白)     老爷呀!

     (唱)     救奴家出苦海恩重如山。

             保清白全家声不辱乡宦,

             我情愿侍奉你——

莫怀古  (白)     什么?

雪艳   (白)     咳!

     (唱)     床笫之间。

莫怀古  (笑)     哈哈哈!

     (唱)     一句话说得我心花开展,

             用千金救你出苦海波澜。

     (白)     好好好,待我救你出去,唤鸨儿前来。

雪艳   (白)     是。

             妈妈快来!

(鸨儿、忘八同上。)

鸨儿   (白)     什么事?

雪艳   (白)     莫老爷唤你。

鸨儿   (白)     我瞧瞧去。

             莫老爷,您叫我有什么事呀?

莫怀古  (白)     我看雪艳,清白之身,不宜久在烟花。我有心替她赎身,不知身价银子多少?

鸨儿   (白)     您要替她赎身哪?要是别人,我得多要钱;您要是讨她,您看着给就得啦。

莫怀古  (白)     我付你一千两银子如何?

鸨儿   (白)     还讲什么多少啊?我谢谢您吧!

莫怀古  (白)     不用谢了。

(莫成上。)

莫成   (唱)     残春闷人难消遣,

             赏心乐事久留连。

     (白)     门上有人么?

忘八   (白)     哪位?

莫成   (白)     是我呀!

忘八   (白)     莫掌家什么事?

莫成   (白)     我家主人可在这里?

忘八   (白)     不错,在这儿哪。您进来吧!

莫成   (白)     好。

(莫成进。)

莫成   (白)     参见老爷!

莫怀古  (白)     罢了。你做什么来了?

莫成   (白)     奉了我家夫人之命,请老爷回去用饭。

莫怀古  (白)     这就是了。

             雪艳,随我回去。

雪艳   (白)     遵命。

莫怀古  (白)     莫成,明日与他们这一千两银子过来。

莫成   (白)     是。

鸨儿   (白)     几时送来都行,忙什么?

莫怀古  (白)     我们告辞了。

忘八、

鸨儿   (同白)    不远送啦。

莫怀古  (唱)     喜笑颜开出妓馆,

雪艳   (唱)     多谢厚待恩义宽。

(莫怀古、雪艳、莫成同下。)

忘八   (白)     人可是走啦,明天钱可别来不了啊!

鸨儿   (白)     钱塘谁不知道莫老爷呀!家里有的是钱,人家还在乎这点儿钱!哪能像你这个穷小子啊?

忘八   (白)     您这是嘛话呀?我要不穷,每天晚上怪累的慌的,还伺候你吗?

鸨儿   (白)     你这个累的慌,怎么总在晚上哪?

忘八   (白)     我不是老在晚上给你捶腿吗!

鸨儿   (白)     别挨骂啦。

(鸨儿、忘八同下。)

【第十场】

(傅氏上。)

傅氏   (唱)     艳阳天春光好良辰美景,

             满院中百花开芳香袭人。

             我夫妻琴瑟调儿知孝敬,

             胜似那登仕路一品朝臣。

(莫成、莫怀古、雪艳同上。)

莫怀古  (唱)     一片心我将你救出陷阱,

雪艳   (唱)     怜惜奴苦命人感君盛情。

莫成   (唱)     我老爷性侠义扶危救困,

莫怀古  (白)     随我进来!

(莫成、莫怀古、雪艳同进。)

傅氏   (白)     老爷!

莫怀古  (白)     夫人!

(傅氏看雪艳,雪艳怕。)

莫怀古  (笑)     哈哈哈!

     (唱)     见夫人不由我喜笑盈盈。

     (白)     夫人请坐!

傅氏   (白)     老爷,这是何人?

莫怀古  (白)     她名雪艳,乃是良家女子,只因父母已死,被歹人拐卖,误落烟花,虽在勾栏,仍为处女,每日被鸨母逼迫,实为可怜。我将她救回家来,为婢为妾,听从夫人的——

(莫怀古笑。)

莫怀古  (白)     吩咐!

(傅氏笑。)

傅氏   (白)     老爷救人于水火之中,乃是大大的功德。若令其为婢,岂不有负于她?老爷就纳为侧室,有何不可?

莫怀古  (白)     多谢夫人!

莫成   (白)     夫人贤德。

莫怀古  (白)     雪艳,上前拜过大夫人!

雪艳   (白)     遵命。

     (唱)     见夫人施仁慈将我怜悯,

             从今后身有靠免受欺凌。

             走向前忙叩首恭恭敬敬,

傅氏   (唱)     叫贤妹快请起免礼平身。

             来来来随愚姐并肩坐定,

雪艳   (唱)     奴这里谢老爷再谢夫人。

莫怀古  (白)     坐下。

莫成   (白)     与老爷、夫人叩喜!

莫怀古、

傅氏   (同白)    罢了。

莫成   (白)     参见二夫人!

雪艳   (白)     掌家免礼。

莫怀古  (白)     天色傍午,为何不见莫豪孩儿下学?

莫成   (白)     少时也就来了。

(莫豪上。)

莫豪   (唱)     每日里读的是圣贤书本,

             见爹娘施一礼再问安宁。

莫怀古、

傅氏   (同白)    罢了。

傅氏   (白)     儿呀,见过你家二娘!

莫豪   (白)     参见二娘!

雪艳   (白)     大相公免礼。

莫怀古  (白)     儿呀,坐下。

莫豪   (白)     谢坐!

(旗牌上。)

旗牌   (念)     千里跋涉苦,远路送信音。

     (白)     来此已是。里面有人么?

莫成   (白)     是哪个?

旗牌   (白)     京都严爷差人下书。

莫成   (白)     候着。

             启老爷:京都严爷差人下书。

莫怀古  (白)     叫他进来。

莫成   (白)     是。

莫怀古  (白)     你们回避了。

傅氏、

雪艳   (同白)    是。

傅氏   (白)     儿呀,随娘来呀!

(傅氏、雪艳、莫豪同下。)

莫成   (白)     下书人,随我进来。这就是家爷。

旗牌   (白)     参见莫老爷!

莫怀古  (白)     罢了。你奉何人所差?

旗牌   (白)     严爷所差。有书信呈上。

莫怀古  (白)     呈上来。

             莫成,领到书房款待。

莫成   (白)     是。

             随我来!

(莫成领旗牌同下。)

莫怀古  (白)     待我拆书一观。

(莫怀古拆书,观。)

莫怀古  (白)     原来严爷叫我进京补官。待我到后面,说与夫人知道便了。

     (唱)     富与贵在钱塘享受不尽,

             又何必为官宦劳费精神。

(莫怀古下。)

【第十一场】

(四太监、大太监引嘉靖同上。)

嘉靖   (唱)     可恨土蛮打战表,

             要夺孤王九龙朝。

             戚继光领兵去征剿,

             但愿奏凯早还朝。

(严嵩上。)

严嵩   (唱)     撩袍端带上御道,

             微臣有本奏当朝。

     (白)     参见万岁!

嘉靖   (白)     平身。

严嵩   (白)     万万岁!

嘉靖   (白)     卿家上殿,有何本奏?

严嵩   (白)     今有戚继光得胜还朝,现在午门候旨。

嘉靖   (白)     宣他上殿!

严嵩   (白)     万岁有旨:戚继光上殿!

戚继光  (内白)    领旨!

(戚继光上。)

戚继光  (念)     旗开得胜转,高唱凯歌还。

     (白)     臣、戚继光见驾,吾皇万岁!

嘉靖   (白)     平身。

戚继光  (白)     万万岁!

嘉靖   (白)     卿家怎样得胜,奏与寡人知道!

戚继光  (白)     是。为臣征战土蛮呵!

(〖牌子〗。)

嘉靖   (白)     卿家得胜还朝,孤封你以为蓟州总镇。赏假一月,再为荣任。

戚继光  (白)     谢主龙恩!

嘉靖   (白)     下殿去吧。

戚继光、

严嵩   (同白)    请驾回宫!

(众人自两边分下。)
(完)


浏览次数:415 ┊ 字数:8881 ┊ 最后更新:2024-03-21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